镜之边缘吧 关注:10,694贴子:232,566
  • 4回复贴,共1
白昼消散,心力交瘁,又一个没有繁星的夜,难眠。仿佛总有另一打二十四小时供我蹉跎,不求回报,无限供给,当我躺下,骨头与木头的第八千次撞击,年轻的、鲜活的生命依照原有的速率衰败,而阖眼后所洞察到的黑暗却愈来愈阴冷,我一次次地被惊醒,呼喊着骑手的名字,因他,我被笼罩在虚空中,没有回响,他吞噬着一切,好似丧钟乃正义之音,知觉被剥夺,灵魂像被压缩,被撕扯,整副躯壳堕入深渊,那位骑手胯下一匹惨绿色马——这是脑海中的最后一幅画面,声音,气味,光线,同旧世界一般分崩离析,呼吸与心跳也凝住,一瞬间如烛火都给熄灭了,深感大限将至,是溺水?是窒息?是,死亡。


我不是从死寂中复生的圣子,仅大千世界中平凡而脆弱的一员生灵,背负着与日俱增的罪孽,我曾祈求圣父的怜悯,也无时不刻在渴求圣灵能给我一个答案,亦或指明一条通往那永恒的幽径。但此刻的虚空中已无他物,检查,意识是否在消逝?灵魂的深度和广度是否在萎缩?残存的记忆中回荡着孩子间的欢笑,限时的天真映照在未发育成型的扁平鼻梁上,他笑着,跑着,他夺取了胜利,他获得了财富,他也将生命的半把钥匙播撒了出去,但从画面的下一帧开始便是血液:深红,浓稠,腥臭,满地皆是它所半凝结的溅射,呈放射状,伴随着它的还有一片片肉渣翻露的指甲,一颗颗残破的牙齿,被绞烂、碾碎、爆浆的内脏,血肉模糊的关节裂出骨头来,渗出乳白色、暗黄的汁液,断掉的胫骨戳开肌肤,噢,瞧那颗从头颅内探出的丝丝连坠着的眼珠,他的主人,是黑暗,是猩红,还是整个世界都颠倒了?有人一遍遍被摧残,直至呼吸与心跳的停止,眼睑未能遮住放大的瞳孔,而所摧残他的骑手,便最为喜于望见那一双双眼中的光芒一点点褪尽。


审判之日终将到来,迎接次品的不是步履维艰而是被斩尽杀绝,被唤作"死亡"的瘟疫以一个新生命的诞生而终结,也因这个新生命而继续蔓延,往下重复着开始与结束的交汇,即是永生。


回复
1楼2019-06-11 23:21
    守望先鋒玩炸心態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6-12 00:4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13 0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