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飘飘吧 关注:12,821贴子:88,112

°霓裳飘窈_《饮鸩》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拿自己画的大小姐镇楼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6-13 11:37
    这是半年前答应啊泞写的一篇文
    啊泞好像退了
    但文还是要写的

    *食用说明

    *cp紫飘 紫飘 紫飘 雷紫飘的可以现在就退出去 不**

    *小学生文笔 尽量不ooc吧。。 越菜越想写 写的就是自己脑子里面他们两个的故事

    *民国paro 如果有bug就当是私设好了 不要太较真

    *缓更 不知道能写到什么程度

    *第一次写文 接受批评建议 但希望你的语气可以友好一点

    *希望食用愉快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6-13 11:39
      我是幻子 因为高考退了半年 吧里认识的人不多 就几个之前一起聊天的 希望能在这个文帖里跟你们互动一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6-13 11:41
        所谓乱世中的爱情 不过饮鸠止渴而已。
        ——题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6-13 11:44
          ·引

          “多少悲欢离合都成为说书人口中轻摇纸扇就可结束的戏。”

          战火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野,硝烟散去后的和平令那个时代的人们感到不太真实。
          国家统一已数十年了。

          城中一家老酒馆中坐着或慕名而来或闲散无事的听书人。

          这说书人在方圆百里内有些名气,要说他说的最好的一段,便是那经久不衰的《饮鸩》。

          “且说早年间军阀混战,有段凄美的故事。可战火纷飞年间的感情,无一不是饮鸩止渴。

          军阀分三派,割裂旧时的甲虫王国,且各雄踞一方。
          一派以竹叶青为首。家有一女名青飘飘,坊间传言其貌若天仙。

          这青飘飘为完成父亲交予的任务,与家中的头号杀手玖玺去刺杀另一派中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上将,紫云金甲。

          故事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开始。

          紫云金甲这辈子只对青飘飘笑过五次。一次初见时兴致盎然,一次他对她身世怜悯,一次生离,一次她在他身下婉转承欢,一次死别。

          先说这初见……”

          说书人纸扇轻摇,笑着摇头。
          ——是缘还是劫?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6-13 11:53
            啊啊,幻子回来了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6-13 12:40
              顶一个,我是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6-13 12:41
                幻子回来啦,欢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13 13:05
                  在人身下承欢,说书人也能知道啊。这是什么神仙工作!加我一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13 13:57
                    来了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6-13 15:16
                      这…神仙文笔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06-13 15:21
                        幻子回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13 18:05
                          来顶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6-13 18:05
                            镇楼图画风太可爱了吧!!!!!幻子写文超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13 21:00
                              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13 21:04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6-13 21:05
                                  文笔好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6-14 09:12
                                    dd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9-06-14 12:13
                                      dd,镇楼好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14 17:03
                                        顶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14 17:40
                                          顶!!期待ing


                                          收起回复
                                          21楼2019-06-14 17:43
                                            我来更一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9-06-15 10:12
                                              ·壹 初见

                                              那是四十年前了。

                                              初夏月容皎洁的夜,恍若荷风。

                                              钢之城租界的夜晚仍旧那样灯火通明。
                                              隐隐约约从许多花天酒地的场子里传出歌姬不知为谁效劳又腻到哪里去的柔美甜软的歌声,糅杂成与这战火纷飞的漆黑乱世大相径庭的光景。

                                              镶钻自鸣钟上的时针落到了十的位置。
                                              钟尖儿上的小金塔适时地转了十圈,发出似泉涌般叮咚的声响。

                                              紫云金甲捏起手中的高脚杯,半眯着眼睛看着下面摇晃的男女。
                                              那睥睨天下的目光似是扫过了所有人,却又像是不经意地从哪里溜走了,没有对上任何一个目标。

                                              青飘飘只觉得这烂地方吵的她耳根子生疼,莺歌燕舞她欣赏不来,红酒香烟她样样不通,若不是组织派下的任务,大抵她一辈子也不想来这种不干不净的地儿。

                                              罢了,任务在身,可由不得自己耍脾气。

                                              “玖,你说这人会在哪儿啊。”
                                              “不用着急,他总是晚上来的,再等等吧。”
                                              青飘飘下意识的紧了紧面上的薄纱。

                                              殊不知,第一次出来执行任务懵懂无知的青飘飘生涩的举动出卖了她们。
                                              不饮酒不跳舞、不簪髻不配裙,鬼鬼祟祟,穿得倒是利落的很。

                                              定是有问题的。

                                              紫云金甲手中的酒杯不知什么时候撂下了,荡得那液面轻颤,就像他给人的感觉一样——
                                              高贵的沉寂。

                                              “那两个姑娘倒是悠闲的很呢。”
                                              他似乎是在对旁人说话,亦或是在自言自语。

                                              “可否需要属下前去探查?”
                                              一旁的下属低眉顺目,看上去倒是忠心的很。

                                              “不必了。”
                                              紫云金甲从腰间摸出了自己的佩/枪,顺势搁在桌子上,虽着手套但依旧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敲了敲枪/柄。

                                              鎏金镶嵌的枪/柄在灯光掩映下更显华贵,影影绰绰的,似是撒下了一地碎金。
                                              下属识相地用丝绸包好那枪,仔细收好。

                                              紫云金甲负手走出屋阁,缓缓踏着楼梯。
                                              木质楼梯迎着马丁靴发出咯噔咯噔的闷响。

                                              “哟~这不是紫云上将吗,怎的今天没有叫婻脂陪您?”
                                              这老/鸨倒是眼尖,备好一脸谄媚笑容便迎了上去。

                                              “今日便让她歇着吧,整夜地陪着怕是她吃不消啊。”
                                              紫云金甲面上淡淡应着。
                                              其实他只是玩腻了而已。

                                              “有您这样体贴的人,婻脂也是有福气的。”
                                              不论何时都要对权贵阿谀奉承,这是一个合格的老/鸨的信条。

                                              婻脂是紫云金甲在她刚来到此处准备做妓时算是买下来的一个女子。
                                              往来这里的人只有紫云金甲一人才可以碰她,也从没有客人见过婻脂的样子。
                                              这么些个月来也变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试问为什么买下她,许是紫云金甲看上了这姑娘的脸蛋儿罢。

                                              听见不远处有人被换作“上将”,青飘飘便条件反射性地回了头——
                                              除了那个男人着一身军装,便再无他人。
                                              那便是目标。

                                              于是青飘飘有那么一点喜欢那个男人穿军装的样子。
                                              那看起来既modern又爱国。

                                              青飘飘看不清男人的正脸,可她看着他腰板挺得溜直,隐隐约约觉得他应是有个天不怕地不怕连死都不怕的倔脾气。
                                              她想不到更好的形容词来形容面前的人,她只觉得他像鸩——
                                              危险而美丽。
                                              他浑身上下散发着的危险气息若用八个字来形容——
                                              生人勿近,违者杀之。

                                              和印象中父亲那边的军/人完全不符合的白皙皮肤、细腰长腿、加上这种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高傲气质让青飘飘觉得好像自己面前的人只会出现在梦里。
                                              而且他就像个上好的衣服架子。
                                              至少是在青飘飘的认知里,没有人能把军装穿的比他更好看。
                                              这样的印象被轻轻悄悄地烙在了她的脑子里,而脑子的主人却迟钝地浑然不觉。

                                              “玖,你看。”
                                              “行动吧,我掩护。”
                                              “好。”

                                              第一次脱离组织单独行动的青飘飘倒是有些按捺不住的激动。

                                              紫云金甲嘴角一勾,扯出一个清冽的弧度。
                                              漫不经心地踱至离她们不远的地方。

                                              青飘飘装作不经意地碰到他——
                                              却已是寒光出鞘。

                                              紫云金甲顺着她的力道,左臂轻锁她曼妙腰肢,右臂熟练地将她虚扣在了贴着壁纸的墙面上。

                                              他看似温柔的青色眸子中深深埋藏着早已融进骨血中的戾气,其主人面上毫无波澜的盯着她发颤的、躲闪着的瞳。
                                              那眼神给她感觉就像是此时腰间的寒气,盘旋着蔓延至四肢百骸,叫嚣着要把她割成碎片——
                                              青飘飘那把银色镶金叶的匕/首不知何时调转了刀锋,落入了他的手中。

                                              青飘飘不敢有所举动,而对方看起来好像也没有什么要置她于死地的想法。
                                              这倒是给了她一点仔细观察紫云金甲的时间。

                                              剑眉微蹙,深邃眼窝中一双下垂桃花眼含着透彻如梦一般的青绿眸子,眸中却深埋着与这双眼判若天渊的戾气。鼻梁如刀削一般果决挺拔,下衬花瓣般细腻而上翘的唇,如盛放的血玫瑰一般妖冶——
                                              真真如鸠般令人深陷其美丽而至陷于危险之中却浑然不觉。

                                              以玖玺的实力,完全可以与这位上将同归于尽,可她现在显然不敢轻举妄动。
                                              任务已经失败,若是青飘飘再出了什么事,自己的小命可担待不起。
                                              且这周围全是紫云金甲的人,若是惹急了他,两个人的命都保不住,真是个一死一送了。

                                              青飘飘暗自思忖着对策,却安抚不了心中惶惶。

                                              “你最好别轻举妄动,我觉得你应该不想挨枪子儿。”
                                              紫云金甲环视一圈又悄悄地靠近了她些,咬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9-06-15 10:12
                                                紫云金甲环视一圈又悄悄地靠近了她些,咬着耳朵警告她。

                                                她红了耳尖,鼓起勇气直视那令人发寒的眸,悠悠然开口。
                                                “那好,我现在不动了,接下来你想怎样?”

                                                这话倒是把紫云金甲给问了个猝不及防。从前落在他手里的女人,或抱腿求饶,或媚眼撩春,或大义凛然……可偏偏没有她这样的啊。
                                                他“哒”一声将匕/首收入鞘内,一手勾起了她的下巴,并未理睬她的面纱。
                                                紫云金甲觉得她的眼睛很特别,霭灰中带着靛青的瞳仁似是沉寂肃穆的明月,却又有着不灭的灵动。
                                                她的轻狂与倔强像极了年少的自己。

                                                “姑娘可是要取我性命?”
                                                青飘飘不答。
                                                紫云金甲也没打算得到回答,兀自往下说着。
                                                “若单论暗杀,在这钢之城的租界还没有人敢和我叫板。”

                                                “我只是为了完成任务,又没说要和你叫板,大不了我再训练几年再来杀你,也不迟嘛。”
                                                青飘飘觉得他属实自大,但又觉得他的自大不无道理。

                                                这姑娘倒是有趣的很。
                                                紫云金甲蓦地捏起刀把儿,朝她天灵盖儿轻轻一敲——
                                                青飘飘一惊,发出了细细小小听起来像是小猫儿喝水时被吓到的声响。
                                                “你干嘛!”

                                                紫云金甲见她此举不禁轻笑了一声,这姑娘不光是有趣,还有些蠢。
                                                这是紫云金甲第一次对青飘飘笑——
                                                好奇且嘲讽。
                                                这笑让她觉得自己像他的玩物,她觉得有些恼怒,这个男人的笑真是讨厌的很。

                                                “就这点胆量,还当什么杀手啊。你这东西我收下了。”
                                                紫云金甲撤走了腻在她腰间的手,转身离开了。
                                                “我等你再来杀我的那天。”
                                                青飘飘还是在嘈杂的舞曲声中隐约听见了这句话。
                                                这算是变相的挑衅吗,还是类似于某种约定?
                                                她不知道。

                                                “笑什么……你没被吓过吗,真是的。”
                                                忽然间反应过来腰间温暖已撤去了许久——
                                                “你个色狼!就这么走了?!”
                                                青飘飘握着拳,脑内已经把紫云金甲五马分尸又汤镬炮烙了一番。

                                                一旁的玖玺不明白甚至有点怀疑紫云金甲的通情达理。

                                                而后冷静下来的青飘飘觉得,失败的杀手得以保全性命,就如紫云金甲并没有杀她这件事情一样简直属枯木开花。
                                                直觉告诉她,若以后的自己不是如避瘟神般避着他,那她青飘飘将必定与他紫云金甲有一些想甩也甩不掉的交集。

                                                当青飘飘意识到自己有些意外地期待着这些交集时她恨不得打坏自己的脑袋。

                                                真是不愉快的相遇。
                                                一点也不愉快。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9-06-15 10:13
                                                  我比较懒 不艾特了 随缘看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9-06-15 10:14
                                                    贴吧的排版好奇怪 枯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9-06-15 10:16
                                                      我啥时候变成小吧主了?!贴吧出bug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9-06-15 10:27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9-06-15 15:32
                                                          dd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9-06-15 17:51
                                                            顶一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6-15 2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