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哲学吧 关注:41,352贴子:527,375
  • 8回复贴,共1

求助贴(求助关于版权方面问题特别是版权与资本关系的资料)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求助贴(求助关于版权方面问题特别是版权与资本关系的资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14 07:29
    最近这个事件热度挺大的,我主要是想利用暑假这个时间探讨一下版权问题。当然,如果有有关海盗运动、盗版和创作者与版权所有者的矛盾等具体案例,欢迎分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14 07:33
      你等一下,我去搬一下资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14 08:41
        作为 “ 一般 劳动” 的知识

        马克思在 《 资本论》 第 3 卷提出了 “ 一般劳动 ” 和 “ 共同劳动” 的概念。 他认为: “ 应当把一般劳动和共同劳动区别开来。 二者都在生产过程中起作用, 并互相转化, 但它们也有区别。 一般劳动是一切科学工作 ,一切发现 , 一切发明。 这种劳动部分地以今人的协作为条件, 部分地又以对前人劳动的利用为条件 。 共同劳动以个人之间的直接协作为前提。”显然, 马克思这里所说的 “ 一般劳动”, 主要是指从事科学工作、 技术创造的脑力劳动。 这种劳动虽然也是协作的劳动, 但它不限于今人的协作, 它包含一代代知识创造者接力棒式的协作。 当然,无数知识创造者中大师的作用也是至关重要的。 但是这些巨人的成就也是站在前代和同代的巨人的“ 肩膀 ” 上才取得的。马克思在 《 经济学手稿 (1857—1858 年 )》 中对这种作为 “ 一般劳动 ” 的动态的知识创造过程给予了高度 的重视。 他甚至指 出: “ 随着大工业的发展 ,现实财富的创造较少地取决于劳动时间和已耗费的劳动量, 较多地取决于在劳动时问内所运用的动因的力量, 而这种动因自身——它们的巨大效率——又和生产它们所花费的直接劳动时间不成 比例, 相反地却取决于一般的科学水平和技术进步,或者说取决于科学在生产上的应用 。”而近代以来 日益发展的知识产权制度, 其实质主要是着眼于保护服务于资本生产环节的那部分的所谓 “ 知识” 产权, 而对作为 “ 一般劳动” 的动态的知识创造过程却是视而不见的。 虽然知识产权制度 中的 “ 知识产权 ” 也包含有一定程度的知识创造者的精神权利, 但其重点显然在于服务于资本生产环节的知识产权的经济权利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14 08:47
          知识产权制度只是强化了资本的统治地位


          在19世纪晚期, 崇尚自由市场制度的经济学家强烈反对加强知识产权制度 。 因为他们认为这种政府赋予的 “ 垄断权” 侵犯了 自由市场的 “ 神圣” 基础 。 但是 l9 世纪末 , 经济危机的出现使情形发生了突然的变化。这些经济学家开始认识到知识产权可 以作为消除危机的手段之一。进入 20 世纪后,在知识产权问题上, 像哈耶克、 米塞斯这样继续反对知识产权制度 的经济学家 已是崇尚自由市场制度的经济学家中的少数 (Perelm an, 2003 ) 。 自由主义经济学家越来越倾向于把对知识的产权的界定和保护与对 实物产权的界定和保护相比拟。知识产权制度也就越来越得到强化和发展。 因此,与实物产权制度相类似, 知识产权制度的本质只是强化了资本的统治地位。


          在马克思所处的那个时代, 还没有当今世界所拥有的那种大规模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 因此,马克思对知识产权问题也就没有作有重点的、 系统的论述。 然而, 散见于马克思著作中的有关知识、“ 一般劳动 ” 问题的论述对我们今天理解知识产权制度 的本质 问题还是具有重要的启发意义的。马克思一针见血地指 出了知识创造过程的动态特征 , 从而揭露了资本对 “ 一般劳动” 的剥削本质。马克思早在完全区分价值与价格之前, 就在 《 剩余价值论》 中指出: “ 对脑力劳动的产物——科学——的估价 , 总是比它的价值低得多, 因为再生产科学所必要的劳动时间, 同最初生产科学所需要的劳动时问是无法相比的, 例如学生在一小时内就能学会二项式定理。”


          他在《经济学手稿 (1857— 1858 年) 》中指出:“另一种不费资本分文的生产力,是科学力量。(不言而喻,资本总要为僧侣、教师、学者纳一定的税,不管他们发挥出来的科学力量是大还是小。) 但是,资本只有通过使用机器 (部分也通过化学过程 )才能占有这种科学力量。 人口增长也是一种不费资本分文的生产力。”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1卷也指 出:“利用自然力是如此,利用科学也是如此。电流作用范围内的磁针偏离规律,或电流绕铁通过而使铁磁化的规律一经发现,就不费分文了。” “ 科学不费资本家‘分文’,但这丝毫不妨碍他们去利用科学。资本像吞并别人的劳动一样,吞并 ‘ 别人的’科学。但是,对科学或物质财富的‘ 资本主义的’占有和‘ 个人的’占有,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尤尔博士本人曾哀叹他的亲爱的、使用机器的工厂主对力学一窍不通。 李比希也曾述说英国的化学工厂主对化学惊人地无知 。”


          即使在资本利用科学的环节 , 也有不同的情形 。 马克思提到了“经常观察到的下列事实”: “ 一台新机器初次制造的费用和再生产的费用之间有很大的差别。”“ 经营一个建立在新发明基础上的工厂所需要的费用,同后来在它的废墟上,在它的遗骸上出现的工厂相比, 要大得多。这种现象如此普遍 ,以致最初的企业家大都遭到破产,而后来用比较便宜的价格买到建筑物、机器等等的人才兴旺起来。 因此,从人类精神的一般劳动的一切新发展 中, 以及这种新发展通过结合劳动所取得的社会应用中,获得最大利润的,大多都是最无用和可鄙的货币资本家。”


          用马克思的这些观点来看现代知识产权制度,显而易见,现代知识产权制度所要保护的重点显然不是知识创造、发展及其应用的整个过程,而仅仅是资本利用知识的环节。例如,张薰华就认为:“由于科学并不是直接生产力,生产科学的成果不直接体现为经济成果,科学家为此付出大量的复杂劳动往往得不到应有的报酬”。在这里,科学和科学家的概念其实还应该包括人文社会科学和从事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人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14 08:48
            知识的本质是一个自由创造、传播和发展的过程


            托马斯 ·杰斐逊 曾特别提到, 思想 (ideas) 就像一束烛光: 可以把你的烛光传递到他人的蜡烛上一起发光, 而这丝毫也不减弱你的烛光的光辉。 用现代经济学的术语来表达 , 思想 (ideas)、 知识具有最明显的非排他性 (non— excludability ) 和非对抗性 (non— rivalness) 的特征, 它们其实是最重要的公共品。企图界定 “ 知识 ” 的私人产权、 把 “ 一般劳动” 私有化并且强调这种私人产权的经济权利的现代知识产权制度不应该也不可能阻碍思想、 知识的自由创造、 传播和发展。



            马克思曾指出:“密尔顿出于同春蚕吐丝一样的必要而创作《失乐园》。那是他的天性的能动表现。”诚然,人们创造、追求新知识的激情和灵感本质上是 出于一种天性,“ 出于同春蚕吐丝一样的必要”,而不是所谓的知识产权制度中的经济权利所激励出来的。正像 D rahos 所认为的,根据马克思的理论,知识产权也具有一个清晰的意识形态功能,知识产权法具有刺激和酬劳创造性劳动的功能,会隐盖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创造性劳动被剥削的事实。 知识产权由于其将抽象物并入所有权之物中,增加了商品拜物教的成分。并且在知识产权 中商品拜物教达到了顶点。因为个人精神生活这个完全应该属于个人的东西被外化或异化为物之间关系的部分,以及资本主义生产与交换机制部分。 资本主义社会知识产权法 的目的是将创造性劳动整合至资本主义生产方式 中 。



            我们都知道,马克思在《资本论》第1卷深刻地揭露了资本原始积累和圈地运动的本质。他指出:“新被解放的人只有在他们被剥夺了一切生产资料和旧封建制度给予他们的一切生存保障之后,才能成为他们自身的出卖者。而对他们的这种剥夺的历史是用血和火的文字载入人类编年史的。”



            在当今世界, 一场表面上似乎要温文尔雅得多的“圈地运动”正在知识产权领域悄悄地展开。④跨国公司大规模的战略性专利申请、大公司之间白热化的专利竞赛、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知识产权贸易战等等,正是这种“知识”“圈地运动”的具体表现。从长远来看, 资本在知识的应用环节对知识的统治,割裂了知识创造、传播和发展的动态特性,扭曲了知识产生和发展的自身规律,因此,当今世界范围内的知识产权制度作为一种法律制度,作为上层建筑的组成部分,从长远来看,是阻碍生产力的发展和科学技术的进步的。



            我们从马克思在《经济学手稿(1857-1858年)》的有关论述中已经能够看到他对这种资本统治“一般劳动”而引起的内在矛盾的揭示。马克思指出:“劳动时间——单纯的劳动量——在怎样的程度上被资本确立为唯一的决定要素,直接劳动及其数量作为生产即创造使用价值的决定原则就在怎样的程度上失去作用;而且,如果说直接劳动在量的方面降到微不足道的比例,那么它在质的方面,虽然也是不可缺少的,但一方面同一般科学劳动相比,同自然科学在工艺上的应用相比,另一方面同产生于总生产中的社会组织的、 并表现为社会劳动的自然赐予 (虽然是历史的产物 ) 的一般生产力相 比,却变成一种从属的要素。 于是,资本也就促使自身这一统治生产的形式发生解体。”


            知识的本质是一个自由创造、传播和发展的过程。马克思也展望了人们在摆脱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后自由地创造、传播、发展知识的美好前景:“现今财富的基础是盗窃他人的劳动时间, 这同新发展起来的由大工业本身创造的基础相 比,显得太可怜了。一旦直接形式的劳动不再是财富的巨大源泉,劳动时间就不再是,而且必然不再是财富的尺度,因而交换价值也不再是使用价值 的尺度。群众的剩余劳动不再是发展一般财富的条件,同样,少数人的非劳动不再是发展人类头脑的一般能力的条件。于是,以交换价值为基础的生产便会崩溃,直接的物质生产过程本身也就摆脱了贫困和对抗性的形式。 个性得到 自由发展,因此,并不是为了获得剩余劳动而缩减必要劳动时间,而是直接把社会必要劳动缩减到最低限度,那时,与此相适应,由于给所有的人腾出了时间和创造了手段,个人会在艺术、科学等等方面得到发展。”


            马克思所展望的前景是虚无缥缈间的幻景吗? 不是的。我们从起源于美国计算机软件界的 自由软件运动和开放源码运动,就可以看到挑战知识产权的现实动向的生动一例。在计算机发展的较早时期(20世纪6O年代和70年代),无论是在著名大学的计算机系,还是在大公司的研究机构,计算机源代码的自由发布和传播是被认为自然而然、理所当然的事。因此那个时期是真正的“自由软件”的时期。


            然而,自由软件的逻辑在60年代末随着现代商业化软件产业的诞生而开始被打破。众所周知,今天的微软公司已是能左右世界 IT 产业 的商业性软件的 “ 帝国”。1984 年 , 麻省理工学院的理查德 ·斯托曼发起成立了自由软件基金会,建立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6-14 08:49
              然而,自由软件的逻辑在60年代末随着现代商业化软件产业的诞生而开始被打破。众所周知,今天的微软公司已是能左右世界 IT 产业 的商业性软件的 “ 帝国”。1984 年 , 麻省理工学院的理查德 ·斯托曼发起成立了自由软件基金会,建立了“通用公共许可制度”(G PL ) 。在 GPL制度下,人们可以通过开放的源代码免费使用、复制、修改计算机程序, 也可以向他人自由传播经其修改后的版本,其前提条件是在发布、传播修改后的版本的过程中也必须同时遵守GPL有关 自由软件的条款。GPL的要旨在于:自由复制、修改、传播软件的过程也必须是传播 G PL 条款的过程,以确保合作开发的自由软件的任何部分免于被转化成私有专用的软件。在自由软件运动中,世界各地大批的高智商的编程者们 自愿地、无偿地把他们大量的时间和脑力贡献给了自由软件工程 。


              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为了消除GPL条款不够灵活的特点而发起的“开放源码倡议”开始用“开放源码软件”的概念代替 “ 自由软件 ” 的概念。 一场引人注 目的开放源码运动就在世界范围内展开了。


              今天, 开放源码运动中的佼佼者 G N U / Linux 操作系统、 A pache 服务器、 Perl、 sendm ail、B IN D等已获得 了相当大的成功, 令人刮 目相看。 软件帝国微软早已经把 Linux 视作将动摇其垄断地位的实质性威胁 了。 显然, 自由软件运动和开放源码运动挑战知识产权 的前景令人鼓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6-14 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