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布袋戏吧 关注:150,995贴子:3,490,522

霹雳同人文,贼冷的那种问奈何×风僧白云剑校园的阳光总是那么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霹雳同人文,贼冷的那种
问奈何×风僧白云剑
校园的阳光总是那么的美好,绿树成荫,不比灵云寺差,佛剑你说是吧?白云剑闭着眼睛享受着阳光。
嗯.
哎?佛剑你说说你,和我这个乐天派天天在一起怎么就没有些改变呢?白云剑有些不满,挡在佛剑面前道。
佛者,稍安勿躁。语毕,双手合一坐在了石凳上。
白云剑见样子扶了扶额叹气:又是这样,算了算了,估计放假那段时间你没少和君奉天混在起来。
只见远处一道身影渐渐走来。
天迹拿着包子看到不远处的白云剑挥手:嘿!风僧!
啊,天迹学长好久不见啊。看着天迹白云剑默默擦汗:不是学校代表吗?怎么是这样的,和宣传片完全不一样!
天迹看着白云剑犹犹豫豫的样子又看了看手中的包子笑道:嘿嘿嘿,别这么见外,叫我玉逍遥就可以了,你们这是做什么?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白云剑连忙摆手:没有没有,就是刚来学校到处逛逛,逛逛。
哦,那你们可要好好瞧瞧了,这学校可是由我们云海仙门赞助的,风景美丽不说,教学质量肯定是一级棒的!
嗯嗯嗯,肯定的。白云剑看了看石凳上的佛剑思索了一番拉着天迹到一旁:逍遥学长,法儒学长暑假里都在做些什么?
嗯...奉天啊,忙着教离经和云忘归学习呢,怎么了?玉逍遥吃完包子又不知从哪变出一个馒头又啃了起来。
啊...那法儒学长有与佛剑外出过吗?
这个嘛,我想想....嗯,没有吧,奉天一天不是在儒门就是在仙门。
哦...
佛剑肿么了吗?玉逍遥啃着馒头含含糊糊的问道。
我觉得他...有点和法儒学长相似,什么东西都喜欢往自己肩上抗,我逗他也不会笑,难道我讲的笑话不够好笑吗?
玉逍遥听到这话被馒头呛到:咳咳咳,咳咳...
学长你没事吧?白云剑拍着玉逍遥的背给他顺气。
没事,没事,我告诉你其实佛剑是患了一种和奉天一样的病。
白云剑着急道:什么生病了?什么病?
啊..不是什么大病,也不用吃药。病名叫做逞能做英雄疑难杂症综合症。
....学长你是在说笑吗?
没有,现在这个病苦境很多人都患有了,大部分在武力值高超的人士上,佛剑肯定不用说了。
呵呵...
树上传来轻轻的笑声。
谁?谁在那里?白云剑抽出背后的防身武器。
小学生文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14 23:20
    给自己顶一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15 00:15
      只见一道白色身影跳了下来。
      问奈何?白云剑惊道。
      天迹看看风僧又看看问奈何眨了眨眼:你们认识?
      问奈何不语...
      白云剑也沉默了
      玉逍遥眼见气氛不对道:我小师弟还有事托付于我,我先走了。说罢飞一样的走了。
      路上
      这两人怎么会事,感觉有杀气啊!
      不远处的教学楼三楼云徽子觉得鼻子不适:哈切!
      一旁的意琦行递上纸巾:感冒了?
      云徽子揉了揉鼻头:没有,估计是有人又念叨我了。
      树下玉逍遥以渐渐远去,白云剑收起武器准备离开,问奈何出声道:你就没有什么话想说吗?
      白云剑握紧衣袖好一会才放开:对杀人凶手有什么好说的。
      说罢正想离开时,似乎想到了什么:佛剑也来了。
      嗯..问奈何应道。
      佛剑在石凳上打坐,睁开眼发现风僧不在身边,等了一会变看见了身影:你刚刚去哪了?
      遇见天迹学长聊了几句,我们先去教室吧。
      佛剑有数多问题想问白云剑,但此时白云剑脸色并不好,便作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15 00:52
        只见一道白色身影跳了下来。
        问奈何?白云剑惊道。
        天迹看看风僧又看看问奈何眨了眨眼:你们认识?
        问奈何不语...
        白云剑也沉默了
        玉逍遥眼见气氛不对道:我小师弟还有事托付于我,我先走了。说罢飞一样的走了。
        路上
        这两人怎么会事,感觉有杀气啊!
        不远处的教学楼三楼云徽子觉得鼻子不适:哈切!
        一旁的意琦行递上纸巾:感冒了?
        云徽子揉了揉鼻头:没有,估计是有人又念叨我了。
        树下玉逍遥以渐渐远去,白云剑收起武器准备离开,问奈何出声道:你就没有什么话想说吗?
        白云剑握紧衣袖好一会才放开:对杀人凶手有什么好说的。
        说罢正想离开时,似乎想到了什么:佛剑也来了。
        嗯..问奈何应道。
        佛剑在石凳上打坐,睁开眼发现风僧不在身边,等了一会变看见了身影:你刚刚去哪了?
        遇见天迹学长聊了几句,我们先去教室吧。
        佛剑有数多问题想问白云剑,但此时白云剑脸色并不好,便作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15 00:52
          教室内吵吵闹闹的,几个关系好的连坐在了一起,白云剑正想说话被龙宿打断道:佛剑你来了,我和剑子等你好久了,来这边坐吧。
          佛剑看了看一旁的白云剑道:这.....
          佛剑你去吧,龙宿与剑子前辈好久没见到你了,正好可以叙叙旧,我随便找个人都可以坐。
          那好吧。
          白云剑向室内其它同学看了看
          离开灵云寺除了佛剑就只认识元佛子了,可是他和荧惑要好,他俩肯定坐一起...
          班上别的同学都不怎么认识,贸然过去会不会不礼貌啊?正当白云剑思虑之时,一只手拍在了白云剑肩上:要和我一起做吗?
          白云剑扭头看去:是云尊?
          哈哈哈别什么云尊了,都是学生叫云徽子就好了。
          白云剑有些感激,但又疑惑道:不过学长我记得你比我大一届啊?
          云徽子道:没事啊,帮助同学是我们仙门的良好品德,而且少上一节课对我来说没有多大损失。(还不是因为大师兄)
          白云剑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不用麻烦了学长,我一个人坐就可以了。
          啊....见白云剑态度坚定的样子,云徽子不好说些什么只道: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找我,我帮你解决!
          嗯,谢谢学长了。
          白云剑走到教室最后一排,拉开靠墙的座位坐下,看着窗外的景色有些犯困,撑着头的手也摇摇晃晃...眼见就要倒下去,一双温暖的手撑住了白云剑的脑袋,拿出小毯子叠成一小方块放在白云剑头下,轻轻的将他的头枕在上面。
          风僧不知梦见了什么只听他小声喃喃:佛剑这个死正直...怎么和君奉天学的....呼噜噜.......啊啊罪佛手下留情....手下...留情....
          呼噜噜,呼噜噜噜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15 00:53
            荧惑走到旁边道:问奈何,你这是做什么?
            问奈何小声道:嘘,小声点别吵醒他了。
            荧惑愣了,此时问奈何脸上的这种表情他从未见过,然而使问奈何有这样表情的人是这个一边说着梦话的一边挠桌子的和尚?
            等等这和尚有点眼熟。
            荧惑走回到自己座位上问:元佛子,你看那边穿紫色衣服的留发僧你认识吗?
            元佛子看向道:认识,是同修风僧白云剑,来自灵云寺。
            灵云寺嘛.....荧惑似乎想到问奈何和灵云寺好像有什么关系。
            元佛子再仔细一看,白云剑身边坐着的人是...问奈何!?
            问奈何怎么会在这?
            这个我不知道,来上学的吧。
            风僧在他身边会有危险,我要提醒风僧一下。
            元佛子,你等等现在你去肯定会被问奈何打的,而且我看风僧一时半会也不会受伤。有事放学后在谈吧。荧惑道。
            嗯,也只好如此....
            此时的白云剑舒适的枕在小毯子上,蹭了蹭毯子却忽然想起什么不对,一下子惊醒。
            只见旁边不知何时做了人,而此人偏偏却是问奈何。
            风僧下意识的动作一脚踹上问奈何坐的椅子,于是问奈何连人带凳侧翻在地上,发生好大一声声响。前排的众人分分回过头来。
            问奈何捂着嘴咳道:咳咳咳,咳咳...
            眼睛望着白云剑,白云剑不知所措的道:我...我不是故意的....自身防范...
            问奈何瘫在地上连续不断的咳嗽声在安静的教室中异常的突出。
            前排的却尘思提醒道:风僧快点扶他起来啊!
            哦...哦哦。起身伸手拉起问奈何,只见问奈何手中有血迹,问奈何想掩饰,但越掩饰却是越明显。
            白云剑愣了愣:我刚刚没揣那么重啊....
            荧惑见血连忙站起身,推开愣着的白云剑扶起问奈何:你没事吧?
            问奈何借过同学的纸巾擦了擦手中的血迹道:没事,咳咳咳...咳咳...白云剑同学真是好功夫啊,改日一定请教请教,咳咳...咳...
            你怎么恩将仇报?刚刚你睡觉还是问奈何给你枕了个毯子,现在你居然踹他!!
            白云剑有些结巴道: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对...对不起对不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6-15 00:53
              问奈何抬起头原本没有多少血色的脸又苍白了一些:没事的同学,是我不注意...咳..
              说完吐了一摊血在地板上。
              众多人都惊了,白云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我刚刚踹的真的有这么重?
              不一会众人反应过来,有人喊道:抬去医务室,抬去医务室!
              荧惑将问奈何托付给了元佛子对白云剑道:出来,我要和你比试!
              ......
              白云剑在比试完后都是懵的,武力并不弱只是没有好好对招,还是伤了几处。
              佛剑走来安慰道:没事,白云剑你才踏入江湖不久,误伤在所难免。
              啊...嗯....看着同修们同情的眼神白云剑心中只有一个想法:罪佛我错了,让我回灵云寺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6-15 00:54
                隔天白云剑找到玉逍遥
                逍遥前辈,请问我现在还有机会可以回灵云寺读书吗?
                哦?怎么了?学校不好吗?玉逍遥疑惑道,理应来到此校的人都会因为学校的风景人文折服再次,就连侯娘也不例外,白云剑怎么就像走了?
                白云剑道:没有,学校很好,只是我还是很想念灵云寺,还有很多人不舍得...
                玉逍遥明显不信:哦~这样啊~走是可以走的,不过要监护人同意,而且这个学期结束后在能转。
                白云剑急忙应道:好的好的,没问题。
                这个地方简直就是魔鬼
                昨天踹伤了问奈何,本以为他会离自己远远的,但他好像丝毫不怕,又做了过来...而且自己还成功的获得了荧惑的顶级仇恨。
                灭寺之仇还未报,现在..还得对仇人毕恭毕敬...还不如一刀捅死我算了。
                哎,向元佛子借个电话打给罪佛吧。
                回教室内,白云剑没脸面对同学,丢了灵云寺的脸。
                元佛子,你手机借我一下,我打个电话给罪佛。
                元佛子拿出手机递给白云剑:你有什么事吗?
                嘟..嘟....嘟
                啪嗒,通了。
                白云剑开口道:罪佛?
                嗯?风僧?你不好好在学校学习打电话回来做什么?
                白云剑有点犹豫磕磕巴巴的说:罪佛...我有点事情..想要说,就是我想回灵云寺。
                嗯?为什么?
                我在新学校呆不习惯,想想还是回来比较好....
                罪佛:呆了时间长了就会习惯的,这么点小事就要回来?
                白云剑沉默了,过了好久罪佛道:没别的事我先挂了....
                白云剑发声道:我在这里,碰见了问奈何。
                罪佛:什么?......那你回来吧。
                挂断电话,白云剑交还了手机
                元佛子道:你要回灵云寺了?
                嗯...是的
                什么时候回去?
                这个学期结束。
                那记得帮我向冬雨问好。
                嗯,好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15 01:1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15 09:2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15 11:41
                      ( *・ω・)✄╰ひ╯先宫为敬,你随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15 12:36
                        这神奇的C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15 15:20
                          白云剑满脸都是藏不住的喜悦回到了座位上。
                          什么事这么开心?
                          白云剑含含糊糊:没事...没事刚刚老师和我说这次考试我有进步,让我继续努力。
                          哦..听不到真实答案问奈何也不去追究,以后机会多的是。
                          叮铃铃铃铃...
                          上课时间到了
                          白云剑无聊的看向窗外:...这个老师可真慢啊,上课都快十分钟了还没来...
                          一股热气吹在白云剑耳边:你对我有意见?
                          白云剑耳根一红连忙站起转身一看惊道:魙...魙天下!?
                          是我,很吃惊吗?
                          有点...没想到你都能成为老师。白云剑挠了挠脸内心里想到:这学校...有黑幕吧。
                          一旁的魙天下默默的叹了口气:不能让他知道我是带资入校(此校由云海仙门联办,资指的是九天玄尊)
                          咳,那只能证明我有实力,你坐下吧。
                          魙天下走到讲台上从手中的袋子里拿出一道试卷:接下来我来念念上次我们考试的成绩,有些同学进步很大值得表扬,而有些同学不知道在答些什么,一派胡言!说罢重点的看了看想把头卖进衣服的白云剑与元佛子两人...
                          暗姬94..
                          云徽子85
                          非常君97...
                          冽红角87
                          越饺子94
                          白马秋水76
                          澡雪76...
                          咳,白马秋水和澡雪你们两人的试卷答题方式有些一样啊,这是怎么回事?魙天下拿着两张试卷对比道。
                          这....澡雪小声道:秋水不是说好不全抄的吗?
                          秋水:我没全抄啊!
                          嗯?你们在说什么?
                          啊啊啊..没有没有,老师我觉得是这样的,在还没来这学校前我和澡雪就读云海仙门,是迹君授课所以答题方式相似了点。
                          哦,是这样吗?魙天下把目光转视到云徽子身上。
                          嗯,是的.
                          原来如此,那你们两人可要好好努力了,这点成绩交出去给云海仙门丢脸可不好了。
                          是,老师。
                          阿丙66
                          荧惑85
                          龙宿90
                          剑子仙迹83
                          元佛子60
                          佛剑54
                          白云剑50
                          却尘思67
                          .....
                          问奈何10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6-15 19:17
                            问奈何?问奈何坐在哪?
                            这,问奈何缓缓的站了起来看向台上的试卷并无欣喜之色。
                            嗯,考的很不错...咦这是?
                            魙天下见问奈何旁边的那名同学头都快伸出教室了..这不是风僧吗?呵..
                            白云剑同学,窗外有什么东西那么好看?倒不如看看你的卷子?50分,全班倒数第一!和你同桌好好学学。
                            白云剑闷闷的嗯道。
                            魙天下也没有接着为难他,吩咐暗姬将试卷发下去..
                            拿到试卷的白云剑仔仔细细的看了看,正常的基础题自己都是答对了,而后面的大题全是红叉叉,从下笔的力道来看怕不是忍着脾气才没有将试卷撕了....
                            可是自己并没有扭曲事实啊!
                            忍着疑问的白云剑等到了下课,魙天下走后,以前的同修们纷纷围过来。
                            元佛子拿着卷子不解:佛友,你们看看这些题,我觉得我的答案很对啊...
                            白云剑凑过去一看。
                            如果女人能自我繁殖,男性就不需要存在做出观点表达。
                            元佛子:两性在人类繁衍这一事件上都发挥着作用,女性在生产过程中承受着心理与身体的双重负担,更为辛苦。不改变现有的现实状况是最好的。我是这么回答的。
                            却尘思:观点一样。
                            佛剑:一样
                            白云剑:一样
                            那你们都拿了几分?
                            零分,并注明了一句有何不可?
                            嗯...白云剑思索道:我只拿了基础分,大题分一分没拿。
                            元佛子,佛剑,却尘思不约而同说:我也是。
                            ......过了良久元佛子看了看各位的试卷开口道:我们的试卷观点都是差不多的,只有却尘思有些改过的题拿到了高分,并且观点大不相同...
                            所以?却尘思你改题时在想些什么?
                            却尘思看着该过的题:这个字迹不是我的,我把卷子交给了缥缈月,应该是她帮我改的。
                            .........
                            一旁的问奈何缓缓道:因为你们本着自己的思想以一种客观的方面回答,而没有想到魙天下自己想表达的意义。
                            白云剑反驳道:客观也并非没有道理啊!
                            你是老师,她是老师?魙天下主张“女人能做,男人亦能”的思想她清楚地看到了母职是怎么让女人的人生发展和地位受限的,要是女人不必承受生育之苦,又怎么会被压制成那。记不记得她曾经说过一句话:“如果女人挺起了肚子,学会坚强,那男人也该弯下脊梁,学会谦卑”。
                            ......这到是,但她还是有大部分些题出的扭曲事实。
                            如果不想顺利毕业,你们大可坚持你们自己的思想...
                            这...气氛冷到了极致。这会窗外传来熟悉的声音。
                            嘿,嘿白云剑看着看着!天迹坐着神谕啃着包子道。
                            逍遥学长你怎么在这里?这可是六楼啊!
                            没事,没事,我听说你在魙天下的考试中拿了个第一,过来提醒一下要是想转学媚门课必须达到合格哦!你这个成绩有点危险!
                            大师兄,我看你现在才叫危险,云徽子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
                            啊,小默云啊!你怎么在这呆着?玉箫刚刚到处找你呢!
                            小师姐找我做什么?
                            嗯...我也不知道在她说在办公楼三楼等你,我先去找奉天了,拜拜!
                            佛剑:风僧你与天迹相识,不如去请教请教他?
                            一旁正要出班的云徽子听到转头:问他?还不如亲自去魙天下那边。
                            ......原来如此
                            问奈何皱了皱眉:你要转学?什么时候?
                            白云剑顺口回答:这个学期结束..不过这个题目我要怎么办啊!昧着良心的话我说不出口啊!她定的合格分还出奇的高!
                            却尘思回想了想:其实魙天下的这门科并不是必修的,只要学完这个学期以后就不用学了。
                            白云剑挠头,把梳的整整齐齐的马尾辫打乱了:那这个学期还是要学啊。
                            元佛子:不如你去请教下隔壁班的乐寻远?他与各大老师混的风生水起。
                            ...
                            分享歌词:
                            嗡 牟尼牟尼 嘛哈牟尼 释迦牟尼耶,梭哈
                            荧惑举着手机道:元佛子你手机响了!
                            哦,元佛子接过手机看:是罪佛的电话,应该是找风僧你的。
                            哦,风僧接通电话
                            风僧啊,我们这边已经处理好了,到时候期末你好好考试,考过了就可以回来了。
                            嗯。
                            还有啊,离问奈何远一点。
                            好的,好的,罪佛费心了。
                            .......
                            挂断电话,元佛子问道:罪佛说什么了?
                            他说手续已经办好了,就等最后期末的考试了。
                            嗯...那你加油吧,有些问题就顺着老师的意吧。
                            叮铃铃叮铃铃
                            上课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15 20:31
                              会有人看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15 21:20
                                .......
                                挂断电话,元佛子问道:罪佛说什么了?
                                他说手续已经办好了,就等最后期末的考试了。
                                嗯...那你加油吧,有些问题就顺着老师的意吧。
                                叮铃铃叮铃铃
                                上课了...
                                嗯,很安静。你们好,我是教你们个人形象与卫生的老师。
                                香独秀巡视一遍教室回到讲台上:那个坐窗旁边最后一排的学生起立一下。
                                ??我又犯什么事了?白云剑一脸不解的站了起来。
                                香独秀:你头发乱了,重新梳一下。叫什么名字?
                                风僧白云剑。
                                哦,梳好就坐下吧。香独秀挥了挥手。
                                随着白云剑的动作几丝发丝落在桌上,斜射进来的阳光照射着头发,问奈何用两只手指挑起头发,扔下了桌子。
                                .....白云剑有点无语,他是有洁癖吗?
                                ......
                                一天的课下来,白云剑看着手中的表格502宿舍...
                                走到宿舍区,找到宿舍,只见一旁簇拥着四个人。
                                这不是元佛子他们吗?
                                白云剑走向前去:你们在门口停着做什么?
                                哦,白云剑啊,刚刚佛剑开门时不小心把钥匙折断在里面了。却尘思道。
                                要紧吗?
                                没事,刚刚小道找开门师傅去了。
                                哦,白云剑用钥匙开自己的门进去整理好床铺,向外看:还没回来啊?要不进来这里坐坐?
                                却尘思道:里面没有人?
                                没有,估计不回来了都这么晚了。看了看手上的表11点多了...
                                那就打扰了,却尘思一等人走进房间内。
                                不久鹤白丁回来道:没有找到人,估计可能睡觉了。
                                那你们晚上怎么办?白云剑拿起放在桌上的桃子咬了口走到窗边。
                                那只能看看有没有别人能收留我们了。
                                嗯...你们房间有个阳台啊!可以从这跳到阳台上开门呀,白云剑道。
                                说罢白云剑跳上窗户,轻轻一跃跳到隔壁阳台上,过了会白云剑从门进来:门开了,你们可以进去了,明天记得找人修啊。
                                谢谢佛友了。
                                哈哈不客气。
                                白云剑洗漱好,正准备睡觉时,只听啪嗒一声,房门开了。
                                只见问奈何拖着行李箱走了进来。
                                白云剑愣在原地不知所措,问奈何也没想到房间还有人,看了几眼便说道:你去睡吧,我声音会小点。
                                白云剑回过神来,爬上床铺拉起窗帘...
                                半夜听到几声咳嗽
                                他身体真的差成那样了?算了算了睡觉白云剑闭上眼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
                                第二天早上准时的生物钟使白云剑清醒,待他下床时,问奈何已经洗漱回来。
                                白云剑拉开窗帘伸了个懒腰:天气真好啊!
                                旁边宿舍的佛剑听到声音回道:嗯,你快点吧,食堂快关门了。
                                白云剑一听转身便跑入卫生间洗漱起来,等出来时看见桌上有一份早餐,一旁的问奈何嘴里还在咀嚼着食物,但手上却是整理起书本。
                                白云剑从床上拿下发圈在头上高高束起。
                                早餐给你带了桌上那份就是,我先去教室了。说罢起身走了。
                                白云剑有些奇怪,伸手拿起放在桌上的早餐默默端详:他...这是做什么?脑子出问题了?有没有毒?本着不想吃的心态放下了手中的食物,但肚子却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算了,在学校他也不敢怎么样。说着三五口吃完了,再看看闹钟7:10分了,还有10分钟就上课了!白云剑抓起昨晚理好的书本飞似的跑向教学楼,终于在铃响前踏入了教室,此时教室内已有老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6-15 23:18
                                  哎呀,这位同学要是在慢点老师可就要惩罚你了呢。步香尘停下翻书的动作看向门外。
                                  白云剑急急忙忙的回到座位,将书本放在桌上大口喘气...
                                  哈...哈....哈...
                                  前排的却尘思转过身道:怎么了?昨晚没睡好吗?
                                  白云剑喘了几口气道:有点..可能是认床吧。
                                  哎,那位迟到的东西在说些什么秘密的话呢?和老师我分享分享?步香尘不知什么时候走到这边拍了拍白云剑。
                                  却尘思立马转过身拿起眼前的书有模有样的看了起来。
                                  这...没说什么...
                                  哦,以后有事记得和老师我说哦,嗯哼老师晚上等你哦~步香尘摇了摇扇子离开了。
                                  前排的却尘思看步香尘走回的背影又转过身来飞快的说了一句:她睡过忘尘缘,小心点。
                                  白云剑比了个OK的手势,低头看向书...
                                  《养“花”指南》《花不在还包待放怎么办》
                                  这书...真的是要上的内容吗?
                                  步香尘摆动着手中的折扇:各位现在请看《养“花”指南》的第一章,待会我会给每人发放一盆花朵,你们按照书上所写的内容行动。
                                  说罢每个人的桌上都摆放着一盆婀娜多姿的花散发着迷人的异香...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班上一直默默无闻的阿丙突然傻笑起来。
                                  步香尘似乎想起什么:啊呀,刚刚忘记说了,如果心性不定的人会被花的异香所迷惑,到时候只能送到我这里帮他治疗了~
                                  白云剑心想:总觉得这个治疗好像我不是我想的那个意思。
                                  现在阿丙同学就当个例子吧,希望等一下同学们就不要在犯了哦~只见步香尘妙手一挥,无数花瓣涌入阿丙七孔。
                                  阿秋!阿秋!阿宾被鼻中的花粉引的哈气连连,过了一会清醒了很多。
                                  阿丙同学,希望之后你不要在被迷惑了,要不然我就拿一盆假花来喽。
                                  白云剑用书上所述的方式催动功体注入到眼前这珠花上,花儿摆动着身体:哎呀,好舒服啊~
                                  白云剑无视花儿的言语继续催动。
                                  哎呀,哎呀好痛啊,你懂不懂得怜香惜玉?
                                  白云剑降低了手中注入的功力
                                  嗯,这还差不多~花朵舒适的伸了个懒腰继续道:有什么问题问吧~
                                  白云剑想了想,瞥眼看见步香尘在看他,还刨了个媚眼顿时转移目光问道:你知道现在步香尘在想些什么吗?
                                  花儿沉默了一会,后又笑道:主人她说,今晚又可以睡男人了~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6-15 23:18
                                    好了同学们,下课了,那位紫色衣服的男同学过来一下,靠窗那位。步香尘看着白云剑就仿佛在看触手可得的猎物一样。
                                    步香尘拉着白云剑走出教室:嗯哼,这位同学刚刚你差点要迟到了呢?是对我这个老师不满意吗?说罢用手帕掩着面抽泣道。
                                    没有的步香尘老师,我只是昨晚没睡好!白云剑解释道。
                                    没睡好吗?学生宿舍这么差,你今晚可以来我这里,保证明天让你容光焕发精神百倍~
                                    这...不好吧..我..我出家人
                                    步香尘转个身靠在白云剑怀中抬头用扇子挑逗道:没事~忘尘缘也是出家人啊~就这么说定了,晚上等你可不要不来伤了老师的心,这样你的期末总分也会伤心的~
                                    说罢便走了..
                                    白云剑只觉倒霉昨天是魙天下今天是步香尘:我就是转个学容易吗我?
                                    却尘思见白云剑回来道:怎么样怎么样?
                                    白云剑一脸失落:还能怎么样?用学分威胁...哎...转个学怎么就这么难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15 23:31
                                      哭了,感情线还没写到(๑•ี_เ•ี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15 23:31
                                        却尘思摇了摇头:没办法,我们学校的女老师出了名的奇葩,你全撞靶子上了。
                                        白云剑提起神:还有什么女老师?
                                        却尘思:啊君海棠,劫红颜,廉庄,天谕。这里面脾气好的就属廉庄了,她刚任职没多久,劫红颜也可以,就喜欢挑弄人。最不好惹的是君海棠和天谕,有事没事绕道走..有家室的人惹不起啊...
                                        哦...所以这到底是个什么学校。
                                        平安的过了几天,学校赢来了运动会。
                                        安静,安静!我们先来分配一下组吧。时间城主敲着讲台说。
                                        我们都有这么几个比赛
                                        女子短跑100米200米
                                        男子短跑100米200米
                                        女子长跑800米
                                        男子长跑1000米
                                        接力比赛2000米十个人
                                        武技对赛
                                        艺术对赛
                                        不是运动会吗?艺术对赛是什么?
                                        这是今年新增的,运动会不止是身体运动,脑子也要运动!
                                        所以却尘思过来拿表格,想要报名的去找却尘思。
                                        却尘思拿到表格转身问道:白云剑你想报什么?
                                        啊,随便吧!都可以。
                                        那我给你写接力了。
                                        嗯,好的。
                                        那问奈何呢?...哦算了你身体不好。说着却尘思便要转身回去,问奈何出声道:我也报接力。
                                        却尘思没有立即下笔写,而是问道:你身体没事吗?
                                        问奈何:没事,小病不影响。
                                        哦,那给你写上去了,想改随时和我说啊!
                                        嗯。
                                        快要下课了,却尘思也将名单整理好了
                                        时间城主道:那却尘思你就把名单报一下,各位看看有没有什么错。
                                        嗯,好的。
                                        女子100米凛若梅,200米仙姬
                                        男子100米澡雪,200米白马秋水
                                        女子800缥缈月
                                        男子1000剑子仙迹
                                        接力比赛:疏龙龙宿,剑子仙迹,佛剑,云徽子,却尘思,元佛子,荧惑,风僧白云剑,问奈何,阿宾。
                                        武技比赛除阿丙之外所有人。
                                        艺术比赛
                                        云徽子表演唱歌:绝唱
                                        鹤白丁:蹴鞠
                                        赑风隼:弹琴
                                        龙宿荧惑元佛子:做甜点
                                        时间城主皱了皱眉:怎么艺术表演人这么少?
                                        ....老师节目不在于多而是在于精!
                                        理由挺多,那你们要好好准备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16 00:50
                                          风僧那我去别的班看看他们是什么情况了!
                                          好的,白云剑随手拿起一本书盖在脸上。
                                          哎呀,是哪位学生这么热爱我的课呢,连睡觉都用它呢~一阵花香传来,带着成熟女性的气味。
                                          白云剑拿开脸上的书本,睁眼一看是步香尘,立马将书整整齐齐的放在桌上:步香尘老师你好。
                                          步香尘靠在凳子上:我一点也不好,前几天你没来我气的到现在都是全身燥热呢,想来看看你,没想到你对我写的书那么入迷~不如这样吧,前一次我就原谅你了,你这么喜欢这书我们今天再来好好探讨一下~
                                          白云剑想要拒绝,步香尘按住他的嘴唇道:幽梦楼等你~
                                          窗口传来一件声音:嗯...步香尘又来撩人了。
                                          白云剑对玉逍遥这样的出现已经见怪不怪了:我现在从这楼跳下去最多摔的多惨。
                                          玉逍遥咽下空中的包子道:根据跳崖不死定律推导死不了就对了,不过也不要想的那么悲观,步香尘顶多揩几把油,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白云剑想到:难道前辈也被调戏过。
                                          玉逍遥一眼就看出白云剑所想,打断道:你可别瞎想,我是听赮毕钵罗说的。
                                          哦,那逍遥学长这次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玉逍遥:没事我就不能来找你吗?
                                          没有,只是逍遥学长每天恨不得粘在法儒身上,没事应该不会来找我的。白云剑慢慢的解释道。
                                          哈哈哈..也没有整天吧,我确实有事你头凑过来我悄悄的和你说.
                                          ......
                                          中午白云剑收拾东西正准备走时,看见一旁的问奈何便问道:一起去吃午饭吗?我请客就当回你上次的早餐了。
                                          白云剑虽是这么说但他知道已问奈何的性子不会答应的,但是这次却超出了他的意料。
                                          好,问奈何加快了手中的速度,一会儿变收拾好了。
                                          白云剑有些不解他这是怎么了。
                                          问奈何走出教室见白云剑还没跟上来说道:怎么不走?
                                          白云剑连忙跟上去:没什么...
                                          食堂内,白云剑点了两菜一汤付了钱转头问道:你要吃什么?
                                          问奈何看着白云剑盘子里的菜有点寒酸反问道:
                                          你还有多少钱?
                                          白云剑拿出怀中的人钱袋:你尽管点吧,我钱还剩挺多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6-16 01:16
                                            嗯。问奈何指着几道菜点了下来,白云剑看了道:没想到你吃的还挺多。帮我拿下盘子我给个钱。
                                            问奈何接过盘子,端着盘子走到一片较为安静的地方坐下,风僧把剩下的菜端了过来。将自己的那盒移过来吃了起来。
                                            问奈何看了看自己盘子中的菜,将菜分为两半,一半给了风僧:我吃不下那么多,你帮我吃点。
                                            白云剑觉得眼前之人更为奇怪了,吃不下那么多,为什么还要点那么多?
                                            问奈何吃着碗里的饭,咽下一口道:你每天就只吃刚刚那两个菜吗?赦无心不给你钱吗?
                                            白云剑:没有,只是自己吃不了那么多,少点几个菜,剩下的钱也可以捐出去。
                                            哦,本来就不吃肉,多吃几个菜才能保持健康...
                                            谢谢关心了,白云剑只觉空气中弥漫着不知名气氛..
                                            两人吃完后距离上课还有半个多小时白云剑道:你是回教室还是要去散步?
                                            问奈何没有回答反问道:你要做什么?
                                            白云剑指着不远处的小亭子道:去睡觉。
                                            问奈何:哦,那我回教室了。
                                            白云剑:好。
                                            白云剑走到亭子里,坐在石凳上,靠着柱子就睡着了。
                                            问奈何并没有上楼,而是在不远处观望着。
                                            夏承凛走到问奈何身边道:看什么这么入神?
                                            哦?那个小和尚有点眼熟,是不是被你灭门那寺里的人?
                                            问奈何应道。
                                            夏承凛:哦,那可真是太可怜了。
                                            问奈何白了夏承凛一眼:有事快说。
                                            夏承凛:我没有什么事,只是来看看老朋友,现在看见了那么就不打扰你了。
                                            待夏承凛走后,问奈何走向亭子内,白云剑的头发散落在地上,照射在他脸上的阳光使他侧过头来。问奈何将散落在地上的头发拿起,放在手心里揉搓...很软...手另一只手不自觉的抚上白云剑嘴唇,也是软软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16 01:50
                                              很好(✪▽✪)继续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6-16 23:44
                                                留爪,楼主加油^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6-17 13:46
                                                  问奈何摇了摇头,放下手将散落在地上的头发拿起将头发压在白云剑手下离开了。
                                                  路上问奈何不停的想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直到上课白云剑还是没有出现
                                                  时间城主来到教室
                                                  翻开书本第二十五页,我们来讲讲如果在野外遇上孩子应该怎么办。
                                                  问奈何:城主,风僧白云剑还没有来。
                                                  时间城主:哦对了,罪佛赦无心来了,他与白云剑有话说,却尘思你就不用扣他的分了,估计这节课结束就来了。
                                                  赦无心?他怎么会来这里!
                                                  ......
                                                  果然下课没多久,白云剑就回来了...
                                                  白云剑嘴角有淡淡的血迹脸色凝重,走进教室拿起依靠在座位边的白云正心离开了。
                                                  他这是怎么了?却尘思疑惑道。
                                                  emmmm.....
                                                  不知道...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要不跟过去看看?
                                                  时间城主坐在讲台上低头慢慢饮茶:饮岁,这茶你糖加少了。
                                                  饮岁一副标准的四十五的笑脸道:好的城主。
                                                  手中的卷子被揉的面目全非...
                                                  赑风隼:QAQ我的卷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6-17 22:54
                                                    加油(ง •̀_•́)ง努力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6-17 23:28
                                                      ~~~~~这是一条骚气的分割线~~~~~~
                                                      一周后
                                                      白云剑,罪佛找你有什么事啊?宿舍串门的却尘思问道。
                                                      啊....灵云寺的冬雨师弟失踪了,大师兄名剑绝世在白羽境天道出不来,就把我找回去找人了。
                                                      但是灵云寺没有别人可以出去寻找吗?罪佛自己不可以吗?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现在三教内斗的厉害,我觉得罪佛可能也是脱不开身吧,但也说不定是因为懒。
                                                      却尘思看着白云剑一脚横放一脚竖立在一旁,手中拿着桃子的样子内心默默流汗:佛友,我觉得你现在样子有点不妥当...
                                                      白云剑尴尬的笑了笑:哈哈哈,也就现在这样放松放松...
                                                      却尘思不知如何是好捋了捋浮尘:前几天你没来上课作业问奈何帮你拿走了,等一下他回来你找他要了补一下,最好明天就能给我,还有就是运动会推迟和校舞会连着举办,运动会你的项目不会变,如果舞会你要表演什么也可以和我说。
                                                      这学校活动也太多了吧....白云剑吐槽道。
                                                      的确有点,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白云剑扔了个桃子下去:常来玩,灵云寺自产桃子,挺甜的。
                                                      嗯,谢谢了。
                                                      却尘思离开后白云剑从上铺爬了下来,洗洗被桃汁弄的黏糊糊的手,做到床铺下的座位伸了个懒腰:还要补作业啊...刚刚却尘思说我作业在问奈何那边,嗯....找一下。
                                                      白云剑站在公共书架边寻找着自己的作业本,看着一书架塞满了满满的书但没有几本是自己的感叹道:不愧是考满分的人,看的书这么多啊...白云剑随手抽下一本却是呆住。
                                                      《演员的修养》..我记得这好像是隔壁班乐寻远的书...
                                                      重新放回去后寻找起自己的作业本,目光确是被一本名叫《如果养好一个孩子》的书吸引过去
                                                      白云剑拿着书匆匆看了几眼:...我记得问奈何好像是个和尚来着....细思极恐算了算了,找作业本要紧。
                                                      过了良久才在一叠书中的夹缝找到:所以我的作业是被他当成书签了吗?压的这么平。
                                                      拿回作业本的白云剑走回桌前,翻开来却是满满当当的,字迹工整。后面的每一本都是如此。
                                                      这字迹不是我的,难不成是问奈何?白云剑嘀咕道。
                                                      是我。上完体育课的问奈何回到寝室,白云剑回来了。
                                                      白云剑不是很理解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多写一遍,换一种思路。
                                                      .....你不会打草稿吗!?
                                                      顺手了,你可以擦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6-17 23:30
                                                        此时的白云剑很想过去打一掌并说一句:顺手了,你可以无视。
                                                        哦。白云剑合上作业本,打开手机
                                                        你有一条步香尘的消息未接收。
                                                        小白云~你又失约了,不过没事哦,下次补偿回来就可以了~
                                                        .......
                                                        哎呀~小白云你回来了?老师没有来接你都是老师的过错,要什么补偿都和老师说。
                                                        并没有...
                                                        不用这么冷漠,现在有空吗?
                                                        没空,写作业。
                                                        作业有什么好写的?你把作业带过来,我帮你写。
                                                        算了算了,靠自己。
                                                        哎呀~如果不想在楼上听见有人喊你,你就接着写作业吧~
                                                        ...这样不大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
                                                        幽梦楼等你~四缺一
                                                        幽梦楼中
                                                        鷇音子抓着手中的人牌:夫人,你喊的那个人真的会过来吗?
                                                        步香尘笑道:会来的,佛门中人脸皮都比较薄~
                                                        三余无梦生:不会是夫人又说什么写什么吧?
                                                        啊呀,小四我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四个九,我炸了。
                                                        问奈何在背后看的一清二楚:你要去?
                                                        白云剑穿上外套正在绑鞋:去呗,也不会怎么样。
                                                        哦。
                                                        白云剑从枕头下面拿出钥匙:等下离开记得关门。
                                                        嗯。
                                                        问奈何做到白云剑的位子上,本子还有残留的余温,自己回答的题也被人用相似的字迹改写了一些。
                                                        咳咳咳..咳咳...
                                                        老毛病又犯了?夏承凛站在门口走进道:你说说你,不好好躺在家里养病跑到这里来上学,是说你淡然呢还是说你不要命呢?
                                                        问奈何离开座位整理自己脱下的运动服:与你无关,有事快说吧。
                                                        夏承凛:都说了没事不能来找好朋友聊聊吗?只是刚刚看着那个小和尚朝着幽梦楼跑去了,你都不用担心吗?
                                                        问奈何:三教内乱,你还有心情管别的是不是已经有把握了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6-18 00:49
                                                          呵,把握倒是没有,赦无心也是个很角色,听说那个风僧白云剑也是灵云寺的?
                                                          嗯。
                                                          这么淡然,不怕我会害他?
                                                          如若你这样做,我便不会结交到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到还是朋友你懂我。
                                                          幽梦楼内
                                                          小白云,你来了感觉坐下吧,四缺一就等你了~
                                                          .....你们这是?鷇老师,无梦生老师好。
                                                          三余无梦生:不用见外,坐下吧。
                                                          白云剑拉开凳子,战战兢兢的坐下。
                                                          步香尘见了忍不住的调戏道:你们和尚还都是一个样~小白云会打扑克吗?
                                                          白云剑思索着前一句和尚都是一个样,难道还有不一样的?
                                                          嘿,嘿小白云发什么呆呢?扑克牌会打吗?步香尘摇着扇子问。
                                                          白云剑:有所涉及,会一些。
                                                          步香尘:那好呀,不是个雉鸟不用费大把时间教了~感觉开始吧。
                                                          叫地主
                                                          抢地主
                                                          不抢
                                                          +1

                                                          几局过后
                                                          步香尘轻拍着白云剑的肩:小白云不错啊,比鷇音子厉害。
                                                          鷇音子:夫人,我这也不擅长...
                                                          胡说,你看看小四,同为素还真他就很会打,我都输的心服口服~
                                                          再来再来~
                                                          不知时间过去多久,一旁的侍女上前道:夫人,学校要熄灯了。
                                                          白云剑一看表:时间过的这么快的吗?
                                                          鷇音子问道:学生宿舍熄灯有三个多小时,门都关了你还进的去吗?
                                                          步香尘收拾着牌:你也可以在我这借宿一晚哦,我什么都不会做的~
                                                          白云剑:不用了,翻墙进去好了,宿舍的钥匙我也带了,我先走了。
                                                          好的~如果进不去可以随时来找我哦,我会很高兴的~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6-18 00:50
                                                            所以你们两个是打算留下来过夜吗?步香尘将理好的牌递给了侍女。
                                                            鷇音子急忙站起身:那夫人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拉起无梦生跑了。
                                                            步香尘掩面道:跑这么快做什么?我又不是老虎又不会吃了你们。
                                                            另一边翻墙进去的白云剑找到自己所在的宿舍楼,扶着楼梯走上去,从衣袖中掏出要是小心翼翼的开了门,却发现问奈何并没有睡,拿着一本书一旁一展小台灯照亮着他略微苍白的脸。
                                                            问奈何抬头看了眼:这么晚回来,还以为不回来了。
                                                            白云剑不好意思的道:...我没有提前说,抱歉了,下次会注意的。
                                                            白云剑脱掉衣服留了件内衣正准备爬上去睡觉问奈何开口道:你洗过澡了?
                                                            白云剑整理着床铺道:洗过了。
                                                            哪里洗的。
                                                            .......步香尘那里
                                                            ..........
                                                            你不要误会,没什么,鷇音子和三余无梦生也在那洗了。
                                                            哦。
                                                            一夜无话...
                                                            白云剑按照惯例早早的起了床,梳好发型去食堂买早餐吃。
                                                            回到教室
                                                            男同学们都在换着运动服,白云剑看了看课表:第一节体育课,刚吃完早饭就运动会不会对肠胃不大好?
                                                            却尘思换好衣服出门,看着站在课程表的白云剑道:不用看了,没什么运动量的,赶紧换衣服去吧。
                                                            回到座位放下剑...这运动服挺有风格的。
                                                            迅速换好衣服的白云剑来到操场上,找到班级,老师站在班级前面...
                                                            白云剑:这老师好眼熟啊
                                                            鷇音子:这学生好眼熟啊
                                                            白云剑与鷇音子:算了当不认识吧。
                                                            鷇音子:大家跟着我先做做热身运动,只有把身体放松开来等一下的运动才不会受伤。
                                                            白云剑与全班同学:所以你为什么要打太极..
                                                            热身运动是打太极就算了,为什么除了跑步就还是打太极?
                                                            一节太极课终于度过...
                                                            白云剑你头上用来绑头发的佛珠链子去哪了?
                                                            云忘归跑上去道。
                                                            我怕上体育课会把链子丢掉就没带下来,只是没想到打了一节课的太极。
                                                            云忘归:嘿嘿嘿,没办法鷇音子老师就是这样。
                                                            嗯...
                                                            我还有点事想要请你帮忙一下。
                                                            什么事,说说看?
                                                            我们宿舍又多来一个人,挤不下了,听说你的宿舍只有两个人住,我想能不能让我们宿舍的人过去一个?
                                                            白云剑道:我是没有什么关系,你们可以问问另一个人的决定,他同意就行了。你们谁住过来?
                                                            云忘归道:御钧衡。
                                                            新法儒那个?
                                                            对的!
                                                            我建议你们还是换一个人比较好,他太老实了。
                                                            那也就只有我云忘归了。
                                                            ....你去问问问奈何?
                                                            ??你室友问奈何?
                                                            是啊,怎么了?
                                                            这没什么,要不你待我去问问?
                                                            ....行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6-18 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