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吧 关注:42,798贴子:262,076

【酒茨】《错位》大妖转世现代梗前小破车后加长林肯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酒茨】《错位》
大妖转世
现代梗
前小破车后加长林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17 21:37
    二楼祭奠度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17 21:38
      酒茨——《错位》
      大妖转世
      现代prpo
      前小破车后加长林肯


      【若第一颗纽扣便错位,最后的结局便是一塌糊涂,只想,全部撕毁扯坏重来。但若错位的,是人呢?】

      灵魂的火焰似乎被点燃,血肉之躯之中砰砰撞动的心脏好似妄图逃离这幅躯体。呼吸逐渐急促,胸口起伏安抚情绪——然而,男人轻笑,带着烟酒气的熟悉味道刮擦过鼻尖——理智 崩溃。
      拉过假装正经而打的领带,借对方薄唇叼着的烟点燃自己口中的烟叶,近在咫尺的距离,观察对方漂亮的魅紫色眼瞳却是一片深邃,烟雾缭绕间,根本无法辨析他眼中倒映的影像是否是自己。
      “放纵吧 —— 一次也好。”
      酒精的催眠下,茨木闭上了眼睛。
      放纵的夜晚,精硕的躯体,暧昧的喘息,无尽的痴缠,濒临死亡的快感,不知饕足的索取与给予......
      当如风浪之中的叶舟似的上下起伏时,酥麻电流迫使茨木仰起脖颈,线条分明的颈项就像最诱人的猎物展现弱点。像是本能一般,酒吞偏首张口咬住了那凸起喉结,窒息感和快感成功将双方送达顶点......
      朦胧间,茨木似乎觉得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眉宇间有了一种君临天下的压迫感以及幻觉般得看见他的炎发更加耀眼张扬......
      酒吞入眠前进入脑海的只有对方脸颊上的两抹血红,刺眼又熟悉至极,以及似有若无叮铃一声清脆音响。


      “嘶... ...”
      阳光透过窗帘染亮房间,惊醒了原本还在熟睡的炎发男子。眉骨微蹙间手掌扶上额头,恍惚间,酒吞坐起了身。
      “哈,这是多久没喝那么多了。”
      沙哑的嗓音带着男人特有的魅力声线回响在空荡的房间。自嘲间酒吞不禁轻轻摇了摇头,顿时一阵晕眩,宿醉的后遗症远比想象的难熬。直到眼眸完全睁开,酒吞才意识到这并非自己的房间,而且怎么看都像酒店......一旦发现不对劲,不对劲的地方便接踵而至。掀开柔软轻薄的被单看了看里面的状态。情场老手的酒吞瞬间明白——酒后乱性了。这不是重点,乱性就负责呗。重点是千杯不醉的酒吞童子,他断片了,该对谁负责是现在酒吞所面临的最大难题。
      这叫什么事呢?这算谁亏了?
      更令酒吞难堪的是,床头柜上,赫然放着开房的金额... ...看样子还有余......
      “爷这是被嫖了?【脏话】”
      顶着宿醉的疼痛,酒吞能回忆起的便只有对方脸上似纹身又似木甲的红艳,妖异得不像人类所该有的特征。还有那穿越时空般空灵的铃声。
      酒吞觉得自己脑子快炸开了。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17 21:39
        同时,脑子快炸开的还有茨木童子。当醒后逃也似的离开酒吞身边到现在整个窝进家中沙发将自个儿蜷成了个球。
        “疯了,吾怕是彻底疯了。”
        绝望闭上双眼,他与酒吞同为大江山公司高层,酒吞便是他的顶头上司,又因从高中起酒吞便是茨木的学长。茨木从一开始,就非常看不惯他。没错,非常看不惯,看不惯得想在各个方面打败酒吞,看不惯得当初几乎天天找酒吞切磋,从打架到打游戏。条件允许下,只有想不到,就没有茨木和酒吞没比过的项目。最后不打不相识,发生了一件茨木不愿提及的大事之后。两者竟然还成为至交,远离工作时,茨木喜唤酒吞挚友。
        回想起来,当初酒吞也是好性情,嫌弃着还陪他胡闹... ...想着想着茨木不禁嘴角带起了笑容。片刻反应过来,赶忙摇摇头把那些远离现今生活的想法给晃出脑海。现在不是回忆过往的时刻。
        “酒吞童子怕是再不想看见吾了。会被辞退吧。要不吾自己写辞职信好了。”
        回想之前,酒吞也是谈过几个对象的,但都是清一色的女性,还都是胸大腿长类型,虽然最后都不了了之了。这次去酒吧一开始的初衷也不过是两个黄金单身汉想要买醉一场罢了。谁知道买出事来了,当时怎就鬼迷了心窍呢?可是那染上醉意却依然满是侵略意味的目光让茨木现在回忆起来仍旧呼吸一滞。
        ”不对,吾对挚友的情谊不掺一丝杂质。”
        平复心情后茨木抱以赴死的心情捯饬好自己,忍着腰酸腿软依旧去了公司。
        但出乎意料的是居然一日无事。酒吞一整日都没来公司,茨木暂时松了一口气心情却没有放松。
        回到自己公寓的茨木瘫倒在沙发上,腰部的酸痛比早上出门前还要严重,茨木甚至怀疑自己腰肌劳损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17 21:42
          门铃响起的瞬间茨木几乎想把杯子砸到门上叫外面的人滚,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那么暴躁。直到他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和专属于那个人的口癖。
          “茨木,在家么,是爷。”
          身体快于思维,门被打开。
          “挚友,你怎么来了。”
          茨木童子尽量保持平静一如既往将人让进了屋。酒吞也不客气,熟门熟路地进入茨木家中坐上沙发,还把旁边茨木最习惯窝着的地方留给了他。但这次茨木没有坐过去,而是选择了旁边的单人沙发座椅。酒吞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双手八指相交抵于鼻子下方,两只拇指撑着下巴似乎在思考什么重要的事情。
          “茨木童子。”
          “嗯?吾在,挚友。”
          “本大爷好像做了一件过分的事。”
          “... ...什么事?”
          “昨晚.......”
          “昨晚什么都没发生!”
          酒吞疑惑地抬眸看了茨木一眼。
          “你应该是什么都没发生,本大爷是说爷自己,好像对一个女孩子做了过分的事。”
          “!?”
          茨木懵了,低头看了看自己。女孩子?而且要说过分的事也是自己对挚友... ...
          “不是,挚友你没有......”
          “所以,你知道红叶喜欢什么礼物吗?”酒吞像是犹豫了许久终于开口。
          “红叶?”茨木更懵了。
          “是啊,那一抹艳红和那轻灵的声音。应该是她没错。本大爷还是第一次哄女孩子,实在没经验也没人可商量,就来找你。”
          虽然茨木不知道酒吞说的艳红和声音是什么但回忆起自己部门下新来的部员红叶的确喜欢穿一袭红裙,偏古风像是步摇的头饰也不时露出一两声清脆撞击声来。嗯,对了,昨晚在酒吧还跟她打过招呼。
          “挚友,看上她了?”
          茨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些不正常的沙哑。
          酒吞十分顺手地抄起茨木家茶几上的水壶,倒了一杯水推了过去。动作一气呵成自然得好像呼吸。
          “作为一个男人,得负责。”
          酒吞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轻吹下后便饮下一口,略烫的茶水滑过喉咙,喉结上下浮动咽下水液。也像是压下心中繁杂心绪。
          “喝醉后估计挺粗鲁,她大概生气了。”
          茨木一口茶水没喷出来但差点没把自己给呛死。
          “咳!咳咳!挚友其实......”茨木放下杯子想要说出真相。然而放杯子的手伸到一半就停了下来,那双淡紫色的眼瞳又盯着自己了,若是带着笑意的还好,一旦严肃起来,茨木总觉得里面含有一种磨不掉的肃杀感,就像浴血千百沙场后君临天下的王者所带有的那种威压。目光所及皆为猎物。对于这样的感觉,茨木说是惧怕,不如说是兴奋,整个身体从胸腔开始热血沸腾。
          吾王酒吞童子,江山之主。
          吾友酒吞童子,支配吾身。
          以自己声音叙说的两句话浮进自己脑海,虽然及其熟悉,但茨木很清楚,自己不曾说过这种话。
          就在茨木晃神期间,酒吞的耐性耗尽,起身后拍了拍茨木的肩膀。
          “算了,这事本大爷自己能处理好,不用太在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17 21:43
            一夜无眠【纽扣错位】
            茨木想了一夜觉得这样也好,至少还能像以前一样为挚友。那情不自禁的悸动只是自己单身久了而已吧,怎么可以因为自己欲望就污染自己和酒吞童子纯洁的挚友情谊呢。
            老大不小了,差不多也该找个对象了。
            当来到公司的时候,得到的消息让这两天心绪不宁的茨木的神经再次受到冲击——酒吞被拒绝了,而且被甩得十分彻底。酒吞童子的相貌不说惊为天人但也毫不愧对俊朗二字,为人冷静,处事杀伐果断,洒脱不拘泥,可以算大多数女孩子的理想型了。再说也是这公司上层,公司员工多少会留些面子。然而这个红叶也是个敢爱敢恨的爽直主,说没感觉就没感觉,心内只有一人,只是不在此处。
            茨木第一反应是去看看酒吞如何,然而推开办公室门的一瞬间,酒吞正翘着二郎腿躺在老板椅上看电脑。看见茨木童子冲进来,酒吞童子也是一愣,坐直身子后将鼠标往前一推打趣道:“进门要敲门,给你惯的。你这家伙,爷上班偷会闲都能被你发现。属警犬的?”
            茨木无视酒吞的插科打诨,将身后办公室的门关上。深吸一口气认真对酒吞认真说出:“那晚,是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6-17 21:56
              然而,在酒吞做出反应之前,茨木童子沉稳地继续说了下去:“不是红叶,所以挚友不因为红叶有眼不识真英雄而气愤。酒吞童子的魅力毋庸置疑。那晚我们都喝多了,精力旺盛擦枪走火很正常,吾并不介意,也请挚友不要放在心上,吾不是女子不需要挚友负责什么。吾与挚友是任何感情都不可比拟的友谊之情,其余都是碍事的杂质罢了。但若是挚友无法忍受,吾会自愿请辞的。”茨木说的时候头微微抬起,语调平静得像是汇报工作。分贝正常到甚至不会传到办公室外面。
              茨木说完了,酒吞沉默着。整个房间陷入一片诡异的寂静......最先忍不住这种氛围的还是茨木,茨木转身便想离开。
              “如果本大爷要你负责呢?”
              轻飘飘的话语却像一声炸雷。
              “嗯?”
              茨木有些不可置信地回过头,此时酒吞已经站了起来,一步一踏,皮鞋踩着地砖踢踏声有节奏的更像踩在茨木心脏上。片刻,男人已经靠近他的下属,凑前附于耳边,红色长发哪怕已经被束成高马尾依旧垂落到白发男子的肩颈处,随着男人的动作说话蹭过脖颈肌肤,引起一阵瘙痒。
              “爷说,要是爷要你为那晚的事情对爷负责呢?”
              温热的气息吹上耳廓,茨木心底泛起的确是绝望,咬牙直接推着酒吞胸膛远离了自己。几乎有些恼羞成怒,金色眼瞳却有半分湿润:
              “酒吞童子!是不是只要说是那晚的人,你就谁都行!”
              茨木童子不能理解,也不敢想象,所以他选择怀疑与不相信。口不择言的选择了以刺痛来保持清醒,他知道,一旦沉溺,那就再也爬不起来了。以友情当着最堂而皇之的挡箭牌,这种借口要多少有多少。
              很明显,酒吞没想到茨木会说出这种话来。不由得冷笑起来。既感到寒心又嘲笑自己之前看不穿。迟到的后果远比自己想象的严重。
              “是啊,本大爷只要那晚的人。”
              一句话表明态度。
              “爷就是对那晚的人一操钟情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6-17 22:04
                按着茨木的肩膀欺身压近,露骨的话语在茨木抬头便可触碰到的唇中吐露。
                鬼知道酒吞这两天是怎么过的,一开始他的确怀疑是红叶,但心中总觉得哪里有问题,从酒吧到饭店一线查了个遍。然而凌晨有个毛子目击者,酒吧人多谁也记不清谁,酒店登记还是个实习生,消息能记录个正确的姓氏就算谢天谢地了。酒吞感觉老天都在玩儿他,可惜酒吞童子他啊,不信天,不信神。调监控需要权限,酒吞甚至厚着脸皮去警察局找了阎魔翻监控。酒吞童子自己查自己开房视频,阎魔那帮家伙估计要笑傻,有一瞬间,酒吞都觉得自己疯了。然而做都做了,那就做到底,酒吞童子随得就是一个心里畅快。对于如果真是红叶或者其他人酒吞也不是没做好过心理准备,所谓负责并非只有婚嫁,任凭对方选一种对方觉得可以解决的方式即可。
                可是,一旦碰上茨木童子这个家伙,一切就乱了套。说着服从却永远是个不可控的变数,生活里面是,心里面也是。
                茨木童子一时被酒吞童子不知道是不是表白的话说的有些懵,但又很不服似的狠瞪着。
                “不要说得你已经知道是吾似的!”
                酒吞觉得心里憋了一口气真想把这家伙按在地上打一顿算了,省事还说得通话。深呼吸后拽着茨木就按到刚刚看电脑的老板椅上。撞得椅子靠背都向后仰了仰。
                然后,茨木便看着几个拷贝下来的画面同时播放,很明显来自不同的摄像头,然而无一例外都是自己和酒吞去酒店的过程,酒吞童子那个谨慎的家伙居然连茨木第二天逃跑都监控都拷下来了!
                “你说,爷现在是否知晓那晚是谁了,嗯?”
                酒吞童子抬起一膝盖挤进坐在躺椅的茨木童子腿间,身体前倾半压着座椅上已经语塞的家伙。茨木童子只觉得刚刚自己那场闹有些丢人,然而这次他很快抓出了事情的重点。独臂抬起勾上覆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脖颈,金眸笑得弯弯。
                “吾答应,吾负责!”
                然而,酒吞童子可不打算就这样放过茨木童子。紫瞳危险的眯了起来。
                “哦,那你打算怎么个负责法。”
                “尽由挚友支配。”
                茨木也笑得舒心自信。
                扣错的纽扣,拆了就好,错过的人,找回来就行,错位的感情,掰过来就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18 00:28
                  “好一句支配,这几天可让本大爷好找啊。”
                  酒吞指尖捏上茨木下颚,指腹摩挲过柔软的下唇,指尖勾勒滑过嘴角。最终从嘴角处再度滑入茨木童子口中,迫使张口拇指挑弄嘴中软舌。
                  “唔,挚友要在此处?”含着指节不太方便说话,然而却还故意以舌尖舔舐。口中津液沾染指节,停顿时还合拢唇瓣轻吮片刻“可是会被听见的。”
                  “你这都是和谁学的?你不出声不就行了。”
                  见此场景,酒吞原本就眯起的眼眸更是黯了黯。抽出手指在茨木脸上涂抹了两下擦拭。指尖顺着脸颊抚上脖颈,划到领口,却被碍事的工作西装衬衫挡了个正着,酒吞也不客气,双手揪住双领,撕拉一声,纽扣全部崩飞露出里面不算特别健硕但也十分有料的肌肤纹理。
                  “!”
                  面对突然的粗暴行为,茨木心里突然有点慌了。
                  “不让发出声音,挚友可这是在为难吾。”
                  被扯碎衣物还是有些不习惯更何况是在清醒的状态下在酒吞的办公室里。茨木眼神瞥向一边思考自救。
                  “哦,那你想发出什么样的声音?先喊两声,爷批准一下。”

                  未完待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18 07:46
                    不错……但是要记得文审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18 11:48
                      很棒的脑洞!宝贝记得置顶楼登记一下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18 14:25
                        滴滴滴,坐等吃肉哇吾王什么的是有记忆的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6-18 23:0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7-02 16:20
                            肉肉啊,楼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7-03 17:5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7-08 15:48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7-10 22:13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7-10 22:13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7-10 22:14
                                      bb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7-10 22:1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7-10 22:14
                                          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7-13 10:19
                                            楼上的刚才在另个贴子看见你了,还有,小红点为什么你要欺骗如此可爱的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7-14 00:0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7-16 22:5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7-17 04:4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7-21 03:3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7-22 14:0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8-03 04:54
                                                        求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8-03 14:34
                                                          加油楼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8-15 06:25
                                                            文审补截图谢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8-19 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