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攻吧 关注:25,563贴子:111,943

【私生子】原创 年下 病娇 脑洞产物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脑壳一发热就开了,灵感来自一个梦

《私生子》文案 by 阿桥

不过是个被父亲带回来的私生子罢了,有什么资格跟他抢

哥哥很好,我很喜欢哥哥

滚,恶心

于黑暗中无声无息滋长的毒藤,逐渐扭曲的爱

哥哥越是回避,我越是兴奋呢

当然,如果哥哥不躲着我,我也会很开心

白慕,我爱你

我会让你的身边最后只剩下我

除了我,你一无所有

除了你,我一无所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18 08:54
    有一个人就开始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18 08:55
      俩小时了都没一个人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18 11:41
        有人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18 12:19

          白慕讨厌回家,班上的同学都知道,每天晚上他总是要待到教室里灯灭了才背上书包回家。
          “喂!小慕!今晚又要守教室啊!”胖子粗声粗气地对着白慕说。
          白慕从鼻子里“哼”出一声。
          “我说你那个便宜弟弟见不到你可又得哭鼻子了。”
          “别提他好吗?我谢你祖宗十八代!”白慕不是个省油的灯,学校里数一数二的难搞,打起架来凶狠极了,完全不像一个刚满十五岁的少年。
          依胖子来看,白慕其实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就是脾气太臭,一点就着,逼急了当场就能跟人打起来,尤其是他弟弟,谁提了就是在找他不痛快。
          胖子耸耸肩,单肩背着书包大摇大摆地出了教室门,出门前还不忘说一句“慕哥记得明天给我作业抄”。
          白慕心道“抄你/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18 12:29
            楼楼加油,很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6-18 13:12
              白慕打开家门,甫进门,一个穿着白色睡衣的男孩就跑到玄关处来接他,男孩长得很可爱,眉宇间和白慕有两分相似,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充满希冀地看着白慕,今天的哥哥会不会对他和气一些呢?
              白慕瞥了他一眼,移开了视线,脱鞋换鞋一气呵成,快步与男孩擦身而过,屁都没放一个。
              男孩小心翼翼地开口,“哥哥,牛奶在茶几上。”
              白慕很想骂他两句,又觉得跟个十一岁的小毛孩子计较太掉价,“你明天不上课?这么晚了晃悠什么呢晃悠?不知道我看见你就烦?”
              “对不起,哥哥……”
              白慕烦躁地脱掉校服外套,他最看不惯白遥这副乖宝宝的样子,想打想骂又找不到借口,真是……堵心。
              白遥垂下头看足尖,双手不安地相互捏手指,这委屈的小模样儿让白慕更烦了。
              白慕索性上楼睡觉去,一句话也不想多说。
              躺在床上的白慕想起今晚表白的那个女孩,凭心而论那个女孩长得不错,可惜她的语气和连续几天放学等他让白慕想起了白遥,被拒绝是毫无疑问的。
              白慕讨厌有关白遥的一切,包括这个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18 13:59
                坐等楼楼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18 17:09
                  来了 lz好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6-18 19:31
                    白慕的父亲白平是个用下半身思考的畜/牲,处处留情,奈何家有母夜叉一位,还不敢太过猖狂,白慕四岁时他有了第一个私生子,知道他的小情人把孩子生下来的那一刻他几乎被吓疯了,用尽一切手段和那个女人断绝来往,他私生活滥,但他更关心他的财产,他明白他一个倒插门的货色若是被妻子察觉有了私生子,他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会化为乌有。
                    白平的情人不过是个高中都没毕业的打工妹,被白平骗得云里雾里,根本不知道白平是个有家室的男人,等她满心欢喜地生下孩子,那个说要养他一辈子的男人便人间蒸发了。
                    一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女孩,带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在这个光怪陆离的城市根本无法正常生活下去,她不可能扔掉自己的孩子,也不敢把孩子带回家,怎么养活自己和这个孩子成了最大的难题。
                    白遥两个月那天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找上她,递了张名片,她考虑了几天,打了那个电话。
                    从此,白遥再也没在晚上看到过他的母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6-18 19:52
                      他们住在一个地下室里,周围鱼龙混杂,恶劣的环境让白遥早慧,他从旁人恶意的只言片语中得知了母亲的工作,甚至知道母亲是个被人抛弃的女人,自卑和仇恨像一颗种子在心里生根发芽。
                      这样的日子过了几年,直到白遥七岁生日那天早晨,母亲没有回来,他坐在潮湿黑暗的地下室里焦急不安地等待着,最后只等来了警察,他愣愣地看着高大的几个人询问他,任凭他们怎么说,他仿佛掉进了深不见底的海,只能看见他们上下鼓动的嘴唇,哦,他听见了一句话,“张珠儿已经确认死亡”。
                      他的母亲叫张珠儿。
                      听那些人说,张珠儿下面都烂得化脓了。
                      再后来,也是几个男人,把他接到一所漂亮的大房子里,一个衣着考究的中年男人让白遥叫他“爸爸”,白遥想起母亲说过的父亲,也许这个人就是吧。
                      白遥乖顺地叫了,他必须靠这个人活下去,“爸爸”身旁那个看起来大白遥好几岁的男孩用嫌弃地眼神看着他,脸上却堆着笑。
                      在白遥短暂的生命里,那个男孩是他见过最好看的人,尽管他不怎么友善。
                      “爸爸”笑了,把手放在白遥的肩膀上,向白遥介绍那个男孩,“这是你的哥哥,白慕。”
                      白遥立马机灵地叫“哥哥”。
                      白慕碍于父亲,皮笑肉不笑地说:“多多关照。”
                      白平很满意这个小儿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18 19:5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6-18 23:32
                          自从父亲一年前出国后,白慕再也没有掩饰过对白遥的厌恶,他不会故意挑白遥的刺,但极其反感白遥接近自己,在他眼中,父亲就是因为想接白遥过来,才杀了母亲的。
                          他觉得母亲的死跟父亲有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6-19 10:35
                            白遥多聪明的一个孩子,怎么可能不知道白慕讨厌自己,一方面要装作不知道,一方面自己也乐意接近白慕,那是“哥哥”,这个世界上除了那个抛弃自己的父亲以外唯一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19 10:35
                              白慕上的学校是当地的重点中学,虽说课业较为繁重,但是学生的课外活动也很丰富,两周后要举行一次演出,白慕的班级计划表演话剧,白慕忍不住吐槽那些女生的欣赏水平,演什么不好非要演《罗密欧与朱丽叶》,狗血到让他想吐。
                              偏偏几个女生一商议,齐齐敲定了让长得最好看的白慕演罗密欧,白慕此人虽然脾气臭,但跟同学的关系一向不错,经过一堆人软磨硬泡后终于答应了。
                              星期六不用上晚自习,下午上完课就能回家,有充分的时间排练,学校放学后半小时就得关门,在学校排练肯定不成。
                              “白慕去你家吧,听说你家房子挺大的。”一个女生提议到。
                              白慕:mmp早知道就不答应了。
                              一群人开始附和,似乎忘了白慕不喜欢回家这件事,除了胖子没人知道白慕不喜欢回家是因为弟弟,也没人知道白慕有个弟弟。
                              “对啊白慕我们从来没去过你家呢!”
                              “小慕,慕慕,好不好?真的没有场地了。”有个女生甚至开始撒娇。
                              白慕一张嘴吵不过十张嘴,何况里面还有几个女生,无奈下把一群叽叽喳喳的同学带到自己家。
                              负责做饭打扫的赵姨照顾白慕照顾了十几年,几乎把白慕当成了亲生孩子,第一次看见白慕带同学回家,高兴坏了,不免唠叨几句,又是给同学切西瓜又是倒果汁,惹得同学们有些不好意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19 10:36
                                看完记得点个赞啊亲~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19 10:38
                                  求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6-19 10:4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19 11:13
                                      白慕心里念叨着白遥去哪儿了,平时不是早就出来接他了吗?今天怎么反常了?尽管讨厌白遥,但原则上也算自己的弟弟,讨厌归讨厌,还是要过问一下的,白慕把赵姨拉到一边,低声问道:“白遥呢?”
                                      赵姨有些吃惊,虽然这并不是白慕第一次问白遥的去处,但当着同学的面倒从来没有过,“小遥出去玩了还没回来。”
                                      “六点了还不回来?”
                                      赵姨才发觉平时按时回家的白遥今天迟到了,“你们先玩,我去找小遥。”
                                      赵姨带上挎包,急急地出了门。
                                      一个男生问道:“出了什么事吗?阿姨那么着急,要不要我们帮忙?”
                                      白慕笑道:“不用,一点小事,我们开始排练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6-19 11:20
                                        当赵姨带着一身灰尘的白遥出现在客厅时,白慕正按照要求牵起一个女孩的手。
                                        “哥哥……”白遥嗫嚅,左手攥着一个塑料袋。
                                        客厅里的人齐刷刷地全看了过去,几个女生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也不顾白遥身上灰扑扑的,冲过去如狼似虎地捏白遥的脸,“天呐白慕这是你弟弟吗?好可爱啊!”
                                        白慕:“……”他忘了放开牵着女孩的手。
                                        白遥顺势叫了几声“姐姐”,惹得几个女生双眼大冒爱心,在所有人都看他的时候,他看见哥哥牵着别人。
                                        凭什么!一个声音在心里疯狂叫嚣着,他为了给哥哥买生日礼物摔得一身是灰,而哥哥,竟然在这里牵着别人!哥哥从来没有牵过他!从来没有!
                                        白慕皱了皱眉,“去洗洗。”
                                        几个女生终于放过了白遥,白遥缓缓经过哥哥牵着的女孩身边上了楼梯,女孩忽感背后一阵恶寒,大家都在继续讨论剧情的时候,她往楼上看了一眼,刚刚那个可爱的男孩子在阴恻恻地转头看她,目光刚一交接,女孩被吓得抖了一下,白慕问道:“怎么了?”
                                        女孩回想起刚刚白遥那个眼神,想说“你弟弟真吓人”,后来想想人家就是个小学都没毕业的孩子,说出来谁信。
                                        但她确信,她没看错,那种眼神就像一条毒蛇,阴冷又狠毒,就在看着她。
                                        女孩定了定心神,说:“没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6-19 11:2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6-19 11:41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6-19 12:16
                                              加油(ง •̀_•́)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6-19 12:4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6-19 13:31
                                                  一群孩子在白慕家排练到了九点,期间还品尝了赵姨的手艺,几个男生大呼下次还来,白慕在一旁轻敲饭桌冷笑了一下,只有白遥看见了。
                                                  最后白慕和赵姨将他们送至门口。
                                                  “我们学校演出在周末,白慕你到时候能把你弟弟带来吗?”一个女生说。
                                                  “这恐怕不行,他周末要补课。”白慕胡诌。
                                                  赵姨脑子不中用,疑惑道:“小遥不用补课的啊,带小遥去看看吧,我看那孩子周末挺无聊的。”
                                                  白慕:“……”
                                                  女生欢呼起来,“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一定要记得把你弟弟带到我们学校去哦小慕!”
                                                  说完一群人欢快地跑远了,甚至连拒绝的时间都没有留给白慕。
                                                  白慕脾气再臭也不可能对着赵姨发,只能自己生闷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6-19 14:14
                                                    白慕气鼓鼓地上楼,赵姨还没弄明白他为什么生气,只总结为青春期的孩子阴晴不定。
                                                    回自己房间路过白遥的门前时,他停了下来,他想知道白遥今天干嘛去了。
                                                    白慕是个矛盾的人,他讨厌白遥不假,可又莫名想跟白遥做真正的兄弟,白遥来之前,他作为家里的独生子,自然倍受关爱,可长辈给的关爱与同辈带来的快乐完全不同,两样都是不可替代的。
                                                    他对白遥的厌恶基于白平,自从母亲死后他就开始讨厌白平,再后来白平又把白遥接回来,使得他对白平的厌恶上升为恨。
                                                    可从头到尾仔细想想,白遥从未做错过任何事,却要承担来自唯一的哥哥的厌恶,何其无辜。
                                                    白慕自己也明白,十五岁算是个半懂不懂的年纪了,把对父亲的恨撒在弟弟身上是再幼稚不过的行为,何况,何况弟弟挺乖的。
                                                    为什么就不能尝试着对白遥好一点呢?其实是跨不过父亲那道坎罢了。
                                                    白慕犹豫很久,最终敲响了那道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6-19 21:39
                                                      dd,还有吗,很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6-19 21:51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6-19 21:59
                                                          请问楼主洗完衣服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6-19 21:59
                                                            “赵姨我今晚不想吃水果!”白遥没开门。
                                                            白慕:“……是我。”
                                                            还不到五秒,门就开了,白遥惊喜地光脚踩在地板上仰头看白慕。
                                                            白慕清清嗓子,严肃道:“今天下午为什么六点还不回家?”
                                                            哥哥在问他的去向!哥哥在关心他!
                                                            白遥欣喜若狂,但是不能说实话,要在下周给哥哥一个惊喜,“我跟同学玩得太开心,忘记时间了,对不起,哥哥。”
                                                            白慕听不得白遥说“对不起”,老有种他欺负小孩子的感觉。
                                                            不过……白慕把白遥扫视了一遍,“你会忘记时间?”
                                                            白慕提出这种疑问不是没有根据的,白遥到这个家整整四年,忘记时间还是第一次。
                                                            “是真的,哥哥,我保证下次不会了。”白遥的脚趾紧张地蜷缩起来。
                                                            白慕也不打算和他啰嗦了,深深地看了一眼白遥就进了自己的房间,连句“早点休息”都没有,不过白遥已经很满足了。
                                                            白慕知道白遥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一个在那种地方成长起来的人天真可爱才叫人不寒而栗。
                                                            至于要不要带白遥去学校看演出,白慕踢掉脱鞋,坐在地毯上开始玩游戏机,游戏里被白慕击杀的反派大叫着“不!这不可能!”然后轰然倒地。
                                                            “Game Over!”
                                                            屏幕浮现出两个英文单词后,白慕关掉游戏机,走到书桌前坐下打开书包写作业。
                                                            他的学习成绩在这所学校排中上游,发挥好的话考入本市一中完全没问题,最重要的是,如果进了一中,就有理由住校了。
                                                            为了一中,白慕大量刷题,一改初一初二吊儿郎当的调调,一想到以后周末不用回家,他就充满了学习的动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6-19 2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