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魅吧 关注:288,277贴子:6,871,234

【神印王座】大符咒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位优秀的符师,可以改变一场战争
  
  一位优秀的大符咒师,可以改变一个时代
  
  魏依灵:我要成为一名大符咒师,在这战乱纷飞中守护我想要守护的人
  
  ☆☆神印王座同人,自创职业
  
  ☆☆cp圣采儿
  
  ☆☆主角后期金手指开挂贼六,不喜勿喷
  
  ☆☆没有存稿,看心情更文,尽量不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18 19:14
    想了半天不知道开什么坑,那篇原创坑码的太慢了,就来开个神印的同人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18 19:16
        第一章
        “依灵,你父亲呢?”
        正费力的用树枝在沙子中写字的女孩突然听见别人叫她,脑子有那么一瞬间的短路。她眨了眨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抬起头,看向门口。
        门口站在一个高大的中年男人,一身灰扑扑的衣服,魏依灵认得他,知道他是小镇上的骑士分殿的教官。
        魏依灵略有些摇晃的站起身,对着男人露出一个阳光的微笑,随后奶声奶气的说:“爸爸去送东西了。”
        “哦,这可真不巧。”男人挠了挠头,“你知道他往哪边儿去了吗?”
        魏依灵点点头:“知道,是罗定叔叔那里,罗定叔叔定了几把铁剑,爸爸打完了就给送过去了。”
        男人露出一个笑:“是吗?依灵真是个好孩子。”
        被镇上地位名声都十分崇高的人夸奖当然是一件值得让人高兴的事,更何况魏依灵也不过是个七岁的小孩子,她当即就笑弯了眼睛,看上去很是愉悦。
        “对了,依灵已经七岁了吧?”男人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以后想要做什么呢?要不要来当个骑士?”
        “骑士?”魏依灵眨了眨眼,“就是六大圣殿的骑士吗?”
        “是六大圣殿中骑士圣殿的骑士。”男人好脾气的纠正她的说法,“叔叔我就是一个骑士,虽然只是个准骑士。”
        魏依灵歪着小脑袋,做出一副苦恼的样子,随后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呢,我要问问爸爸。”
        男人被魏依灵充满童真的说法给逗笑了,他点点头,说:“那好,等你爸爸回来你就问问他吧,叔叔先走了。哦对了,等你爸爸回来,记得跟他说,张启业来找过他。”
        “嗯,好的,依灵记住了,叔叔再见。”
        待到男人出了门,魏依灵就摇头晃脑地继续练自己的字了。
        没过一会儿,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就进了门。魏依灵一见到他,就高兴的丢下手中的树枝,扑上去:“爸爸!”
        魏择伸手接住她,还算英俊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笑意:“哎,爸爸回来了。”
        魏依灵蹭蹭魏择的有些扎人的短胡子,非常开心的说:“爸爸,刚刚张启业叔叔来找你了。”
        “张启业?”魏择挑了挑眉,嘀咕了一句,“这家伙找我干嘛?他有没有说什么?”
        “什么都没说,就说了,等你回来的时候让我告诉你一声,他来找过你。”魏依灵扒着魏择的工具箱,试图从里面找到一些好吃的。
        魏择出门送东西,回来总会给她带一些好吃的,所以魏依灵最喜欢魏择出去送东西了。
        这次也不例外,魏依灵非常开心的发现了工具箱中被油纸包包的好好的糕点,她欢呼了一声,用胖乎乎的小手将糕点从工具箱中拿了出来。
        瞧见女儿的动作,魏择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你自个儿回屋吃吧,我去找找张启业,问问他来找我干什么。”
        魏依灵此时的所有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手中的糕点上,自家父亲说了什么,她也是没怎么听清楚。
        魏择一眼就看出了魏依灵根本没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他也不恼,最后又摸了摸魏依灵的头,便转身急匆匆的走了。
        魏依灵懒得把糕点拿回屋,她腿短,跑回屋也不知道要用多久。于是她就将就着在院子里的桌子上把糕点扫荡干净,吃完最后一口,她还意犹未尽的抹了抹嘴。
        魏依灵拍了拍肚子,感觉自己还没有吃饱,她四下看了看,并没有发现自家父亲的身影,只看见了爸爸平时背在身上的工具箱,此时的工具箱被孤零零的放在门口,也不怕被人偷了去。
        魏依灵跳下凳子,迈着小短腿,哼哧哼哧地跑到工具箱旁,伸出罪恶的胖爪子开始在工具箱里翻来覆去,试图能够再找一些好吃的出来。
        吃的没找到,她倒是从工具箱中摸出来一张图纸。图纸是长方形的,巴掌大小,看上去有些破破烂烂,上面用朱砂笔绘着她看不懂的图案。
        “这是什么?”魏依灵将手中的图纸举过头顶,眨眨眼,目不转睛地盯着上面的图案。
        上面的图案非常的诡异,魏依灵一点也看不懂在画些什么,但不知为何,她的目光就像是被牢牢的钉在了上面,移也移不开。
        魏依灵微微睁大了眼睛,她只觉得眼前的图案似乎在微微的发着光,上面的一笔一画仿佛都在蠕动,不停的变换着位置。而她整个人也仿佛身处一个奇异的空间,身边的一切都是静止的,似乎连时间也是这样。
        图纸上的笔画不停的分解重组成各个不同的图案,后来速度越来越快,让她眼花缭乱。魏依灵觉得自己的世界中只剩下了这个图案,她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好像这个图案就代表了她的全世界。
        如果有人在旁边就会发现,魏依灵原本漆黑的眸子逐渐的染上了幽蓝色,而瞳孔也被白色浸染。幽蓝色的眸子中飞闪过无数符文。
        魏依灵已经失神了,四周的一切动静她都已经感觉不到,现在的她,满眼满心都只有眼前的图案。
        魏择一回到家,看见的就是这一幕。
        院中的五岁女孩高举着一张符纸,目不转睛地盯着,幽蓝的眼睛和纯白的瞳孔,周身散发着柔和的淡淡幽蓝光彩,这让他猛地僵在原地。
        好半晌,他才回过神,震惊的望着自己女儿的身影,嘴唇蠕动。
        “天、天生符骨?”
        魏依灵只觉得自己只是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等到她回过神来却发现天已经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18 19:17
          “这是怎么回事儿?”魏依灵很是惊讶,紧跟着她就看见了自己的父亲正站在她的旁边,目光很是复杂的盯着她。
          “爸爸,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魏依灵很是疑惑,她爸爸不是才刚走吗?
          魏择眉头紧皱,他盯着魏依灵好半晌,在魏依灵忐忑不安的目光中缓缓叹了口气,问道:“你手上的符纸,哪儿来的?”
          “爸爸是说这个吗?”魏依灵皱了皱鼻子,将手中的符纸举高,给她爸爸示意,随即她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说:“这是在爸爸的工具箱里翻到的,我本来想翻点吃的,可是只翻到了这张纸。”
          魏择扫了一眼自己放在门口的工具箱,抿紧下唇,似乎在思考些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才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对着魏依灵说:“依灵,你进来,爸爸有话跟你说。”
          魏依灵不解,因为爸爸从来没有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过话,这让她一时间有些忐忑不安,是不是爸爸不高兴她翻出这张图纸?
          魏择没有说话,领着魏依灵进了屋,拉过两张椅子,示意魏依灵坐下。
          等到魏依灵乖乖坐好,魏择才缓缓开口:“依灵,你知道六大圣殿吗?”
          “六大圣殿?知道呀。”魏依灵摇晃着自己的小短腿,说,“分别是骑士圣殿、战士圣殿、刺客圣殿、魔法圣殿、牧师圣殿和灵魂圣殿。六大圣殿联手,守护着我们人类最后的领土。”
          魏择点点头,眼中的光略微有些黯淡:“可是,依灵,你知道吗?其实,原本应该是七大圣殿,还有一个符师圣殿,已经不复存在了。”
          魏依灵瞪大了眼睛,有些不知所措。
          “符师圣殿?”她喃喃的重复了一遍。
          “对,符师圣殿。”魏择叹了口气,目光变得深邃。
          “一万三千年前的远古时期,我们人类从远古洪荒种族手中渐渐得到了对圣魔大陆的控制权,洪荒种族逐渐衰亡。接下来,大陆上先后出现了数十个人类国家,统治着大陆,让我们人类成为了圣魔大陆的主宰。各国努力发展工农业,教导人们知识,在那段时间,是我们人类发展最快的,人们安居乐业,大陆一片繁荣。”
          “和平日久,战争开始出现,原本的数十个国家在战争中不断吞并,渐渐形成了三个大国三足鼎立的局面。三个大国谁也不敢轻举妄动,维持着平衡的局势,一直持续了数千年的时光。我们称这七千年为我们人类的辉煌年代。”
          “直到六千年前,辉煌年代却因为魔族的到来而毁灭了。日月同现,九星连珠,一道仿佛将天空斩开般的巨大时空裂缝出现在大陆东方上空。七十二根魔神柱从天而降,带来了瘟疫般的恶魔气息。”
          “在七十二魔神柱最初降临的一百天,所有生物,无论是野兽、魔兽还是我们人类。一旦沾染上这七十二根魔神柱上散发的气息,立刻就会产生巨大的变异,变异成魔族生物。听从魔神柱所在魔神的指挥。短短一百天的时间,七十二魔神柱就为魔族增添了数百万大军。幸好魔神柱散发出的恶魔气息只是持续了那一百天而已,否则的话,我们人类恐怕已经灭绝了。”
          “七十二根魔神柱,每一根都有一名真正的恶魔守护,他们称自己为七十二柱魔神。按照实力排名,他们带领着感染之后的魔族大军向我们人类发起了毁灭式的攻击。从七十二根魔神柱降临的那一天起,我们人类也随之进入了黑暗年代,直到现在。”
          “六千年的相互倾轧,人类所有的国家都已经毁灭了,尽管我们在辉煌年代积蓄了巨大的财富和力量,但面对强势的魔族却依旧一直处于下风。甚至险些被真正的毁灭。直到我们人类强者自行组织的七大圣殿在三千年前出现,才算勉强稳定住阵脚,阻挡住魔族前进的脚步。但是,我们圣殿联盟在大陆上也只是占据了不到四分之一的面积。”
          “而两百年前,符师圣殿支离瓦解。”说到这里,魏择露出一丝苦笑。
          “和骑士、刺客、牧师等等是一样的,符师也是一项神圣职业,符师主要是画符,其次可以锻造。和其他职业不同,符师具有很强的灵活性,符师画出其他职业技能的符咒,曾经有人就说过,一个符师可以顶其他六个职业。”
          “符师主修灵力和精神力,对符师来说,精神力甚至比灵力还要重要。因为符师画符时主要消耗的是精神力,而并不是灵力。只有在用符时,符师才会主要使用灵力去激发符文,这也是符师的优势所在。毕竟在双方对决时,使出同样的招式,对方使用的灵力是正常使用技能所消耗的量,而符师只需要能够激发符文的灵力就可以,这个量一般是正常技能所需要灵力的百分之十。并且在灵力枯竭之后,符师还可以使用精神力来激发符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18 19:1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18 19:5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6-18 20:04
              顶,超级想看神印王座同人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6-18 20:04
                拼了张图,觉得挺配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18 20:41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18 20:5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19 00:05
                        第二章
                        魏择顿了顿,继续说:“符师所画的符只要是拥有灵力的人都可以使用。攻击类的也好,防御类的也好,治愈类的也好,哪怕是禁咒,只要符师的精神力和灵力足够,都可以画得出来。”
                        “一个八阶符师,可以和一个九阶骑士或者战士打个平手,甚至打败他们。”
                        魏依灵迟疑了一下,随后举起手来:“既然符师这么厉害,那为什么符师圣殿会……”
                        魏择苦笑一声:“就是因为太厉害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一个强大的符师甚至可以改变一场战争,魔族当然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每当有符师出现在战场上时,魔族都会不惜一切代价杀死他。而且成为符师条件太过于苛刻,想要成为符师,可不是你后天努力就可以的,先天的条件绝对不可以少。”
                        “先天条件?”魏依灵懵懵懂懂。
                        “对,想要成为符师,必须是天生符骨。”魏择接着说,“所谓的天生符骨,就是说在你出生的时候,你身上的某一块骨头上就带有符文,而这块带有符文的骨头越接近头部,符师的天赋就越高。”
                        “那爸爸你是符师吗?”魏依灵好奇的问道。
                        魏择拍了拍她的脑袋,说:“我当然是符师了。”
                        魏依灵又问:“那爸爸你是几阶?”
                        魏择失笑地摇了摇头:“以后再告诉你。”
                        魏依灵有些失望,不过她还是继续问道:“那爸爸,你的那块带符文的骨头是哪儿呀?”
                        魏择摸了摸胸膛,说:“这儿呢,我的天生符骨,就是胸前的这几根肋骨。”
                        魏依灵小小的哇了一声,很是羡慕:“爸爸你好厉害。”
                        “厉害什么呀,依灵的天赋,怕是不在爸爸之下。”魏择笑了笑,说。
                        魏依灵睁大了眼睛:“原来我这么厉害的吗?”
                        “刚刚依灵是通灵了。”魏择摸了摸她的头,“通灵呢,就是拥有符骨却还没有觉醒的人被外在符文勾起符骨的符灵,陷入一种奇特状态的情况,天赋越高的人陷入这种情况的时间越长。依灵你花了整整一天时间,而当初的我也不过是两个时辰,由此看来,你的天赋,恐怕只高不低。”
                        魏依灵看着自己白皙的小手,脑子还没有转过弯来。
                        她这么厉害?
                        魏择舒了口气,继续说:“符师圣殿就是因为成为符师的条件太过于苛刻,后继无人,这才解散了的。一个圣殿的颓败势必会引起动荡,所以,圣殿联盟在协商之后就封锁了这个消息。两百年啊,足以让曾经辉煌无限的符师圣殿从历史中消失殆尽。现如今,除了六大圣殿的高层,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人类的历史上曾经有过符师圣殿的存在了。”
                        “现如今,已知存在着的符师,就只有我了。”
                        魏依灵皱起小脸,嘟囔着:“这样啊……”
                        紧跟着,她抬起头,坚定的看着魏择,说:“爸爸,我要成为一个符师。”
                        魏择一愣,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错愕:“为什么想成为一名符师?”
                        “因为您说了呀,一个优秀的符师可以改变一场战争。”魏依灵认认真真的说道。
                        “可是符师圣殿已经不复存在了,你若是做了符师,以后的很多行为都会因为没有所属的圣殿而遭到限制。”魏择说,“一个天赋极高的符师必定会拥有不凡的先天内灵力,你完全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骑士,以后,甚至可以做一个神印骑士。”
                        小孩儿的重点永远都和大人不一样,魏依灵歪了歪脑袋,疑惑又好奇的问道:“什么是神印骑士?”
                        魏择一噎,有些颓败:“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你若是做一个骑士,你完全可以成为一个万人敬仰的强者。”
                        魏依灵仰起脖子,水灵灵的大眼睛似乎流转着不一样的光彩,她不解的问:“难道我做符师,就不能成为强者了吗?”
                        魏择愣住了。
                        魏依灵可不管自己的爸爸什么想法,她掰着手指,说:“可是爸爸,你也是符师啊。”
                        魏择定定的看着魏依灵,嘴唇蠕动,却什么也说不出来,魏依灵也抬头看着魏择,清澈见底的眼睛中满是孩童才会有的天真。
                        半晌,魏择深深叹了口气,抬手揉了揉魏依灵的脑袋,站起身:“既然想要成为符师,明天早上就早些起来,我要给你检测一下你的符骨在哪里。”
                        闻言,魏依灵扬起一个笑,开心的说:“好!”
                        看着魏依灵兴高采烈地回了房间,魏择眸光深邃地看着院子,良久,才摇了摇头。
                        “芊儿,没想到我们的孩子,会有这样的担当,可真是,比我强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19 12:31
                          ☆☆
                          第二天一大早,魏依灵兴奋了一晚上,特意起了个大早。魏择起的比她还早,看见魏依灵揉着眼睛打着哈欠出了房间,他露出一个笑容,说:“来吃饭吧。”
                          魏依灵哦了一声,蹬蹬地跑过来,跳上凳子,抓着勺子开始吃饭,却很明显她吃得非常心不在焉,时不时的就偷偷抬头看一眼魏择。
                          魏择又怎么会不知道魏依灵的小心思,当即便觉得好笑,他用筷子敲了敲魏依灵的碗,说:“好好吃饭,等吃了饭便给你测符骨,不好好吃饭,这次符骨之事,便没得商量。”
                          魏依灵吐了吐舌头,这才老实了,开始认认真真的扒着碗里的饭。
                          魏择看着更好笑了,这稀饭还用筷子扒?扒到后面就只剩水了,还怎么吃?
                          早饭吃的有多艰难就不多说了,等到魏择收拾了碗筷,魏依灵早就老老实实的坐在凳子上等着他了。
                          魏择笑了笑,拍了拍她的头说:“别紧张。”
                          “我不紧张。”魏依灵一本正经的说道。
                          魏择看着魏依灵轻微颤抖的双腿,但笑不语。
                          “那我们就开始吧。”魏择收敛了脸上的笑,神情严肃道。
                          魏依灵紧张的点了点头。
                          魏择咬破食指,挤出几滴血,在魏依灵光洁的额头上画下一个符文。最后一笔完成后,那符文便散发出血红色的光芒。紧跟着,光芒大放,红光并没有向外泄露出去,而是全部笼罩在魏依灵的身体表面。
                          魏择神情严肃了起来,和其他职业不同,符师在检验符骨之时,便必须要觉醒先天内灵力。这也是符师稀少的原因之一,因为所有的符师在觉醒符骨之时一般都是普通孩童,他们的身体还相对比较脆弱,很少有人能够撑过先天内灵力的觉醒。
                          魏择深吸一口气,从怀中摸出一颗金色的石头,如果有其他人在这里,就一定会认出来,魏择手上的石头正是觉醒先天内灵力时所用的觉醒之石。
                          璀璨闪亮的金色光芒在魏择手上亮起,夺目光彩几乎是瞬间就超过了天空中朝阳的光芒。
                          在红光笼罩在身上的时候,魏依灵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如果非要说的话,她只觉得头脑一空,整个人仿佛身处温泉之中,暖洋洋的。
                          而在金光笼罩上来的时候,她却突然感觉到自己身体周围变得热了起来,与此同时,她体内也升起一股热流,就像是在内腑之中突然多出了一颗太阳一般,灼热到令人难以忍受。
                          “唔!”魏依灵脖子微微上扬,发出一声痛苦的呜咽。
                          一层淡淡的灰色气体从她毛孔中轰然排出,噗的一下在金色光辉中消失不见,那是她体内杂质,也是神圣觉醒过程中的净化效果。
                          净化的一瞬间,魏依灵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被万千道利箭射穿了一般,那灼热的感觉也变得更加剧烈起来。
                          与此同时,她也觉得大脑越来越胀痛,那种仿佛要将大脑撑爆的感觉,让她再次忍不住痛吟出声。
                          痛的时候人们往往会忍不住的叫出来,但那不是真正的、极致的痛苦,真正极致的痛楚,是最压抑的、根本没有任何力气可以叫出来。
                          因为你所有的力气都用来抵御痛苦。
                          此时此刻的魏依灵就是这个情况,她无助的倒在地上,连翻滚的力气都没有,她低低的发出毫无意义的痛苦的呢喃,听着令人心生恐惧。
                          魏择手中的觉醒之石悄然溶化,在他手中不断提炼,最终化为一滴纯净的金色液体,飘然飞到魏依灵眉心的位置。
                          “依灵,坚持住!”魏择沉喝一声,但他的身体却在微微颤抖。
                          骑士觉醒时,觉醒之石所提炼出来的液体是会飞到他们的胸口正中。而符师不同,符师觉醒时的觉醒之石所提炼出来的液体会飞往他们符骨所在之地。魏择定定的看着那团金色的液体慢慢渲染上幽幽的蓝色,最终融入魏依灵的眉心。
                          魏择只觉得手脚冰凉。
                          符师的天生符骨越接近大脑,符师的天赋便越高,可他也从未听说过,符师圣殿中有谁的符骨是头骨。在符师圣殿的记载中,即使是天赋最高的那位九阶符师,他的符骨也不过是喉骨。
                          那符骨为头骨的魏依灵,天赋又高到什么境界?
                          万年来从未出现的绝世天才?
                          随着觉醒之石的融入,魏依灵的大脑迸发出夺目的幽蓝光彩。渐渐的,一个头骨的轮廓变得清晰,头骨是散发着幽蓝光彩的透明模样,而头骨之上,密密麻麻的幽蓝色符文散发着不容忽视的光,以玄妙的方式排列在头骨之上。
                          “啊——”魏依灵仰天发出一声嘶吼。
                          随着嘶吼落下,幽蓝色的头骨逐渐消失,连带着符文也一并隐没不见。
                          噗——
                          就在头骨消失的下一秒,一股浓郁的金光从眉心喷薄而出,金光一点一点的向上攀升、激增。
                          魏择紧紧注视着金光,当初他觉醒时,符骨位于胸部已经算是不得了的天赋。而在这种情况下,他所觉醒的先天内灵力也差不多接近八十。那么,符骨位于头部的魏依灵,所觉醒的先天内灵力又是多少?
                          十、二十、三十、四十……
                          当光柱攀升至八十时,魏择一点都没有惊讶,符师和其他职业不同,本就不能用常理来推断。
                          但当光柱攀升至九十时却还是没有任何停下来的迹象时,魏择的表情开始凝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19 12:31
                            当光柱攀升至九十时,魏依灵浑身一颤,一股澎湃浩渺的气息以魏依灵为中心扩散开来。魏择眸子猛然睁大,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这……这是依灵的先天精神力?竟然如此可怕!”
                            最终,金光停在了顶层。
                            魏择浑身轻颤,脸上是如何也遮掩不住的震惊。
                            “先天内灵力……一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6-19 12:31
                            难得啊,神印的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19 14:36
                              ddddd求大大能夠持續更阿!別棄就行 很喜歡1以收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19 15:39
                                已收藏 加油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6-19 17:0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19 22:25
                                    已收藏加油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19 22:3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20 00:27
                                        喜欢喜欢,,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6-20 00:28
                                          楼楼加油!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20 07:42
                                              第三章
                                              “先天内灵力……一百?”魏择难掩脸上的震惊之色,他后退一步,喃喃自语道。
                                              “砰”的一声轻响,光柱破碎,化为点点星光涌入魏依灵的身体,在最后一点光芒涌入之后,一层幽蓝色的光芒浮现在她身体表面,遮住了她裸/露的身躯。
                                              魏择深吸一口气,颤颤巍巍的取出一件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衣物,走过去给魏依灵披上。
                                              在魏择给魏依灵披上衣服后,那幽蓝色的光便散开,随后融入空气,消失不见。
                                              魏依灵缓缓睁开眼,原本深邃的黑色眸子已经化为幽蓝色,瞳孔则变成了白色。
                                              白色瞳孔是符师的象征,魏择摸了摸自己的眼边,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笑。
                                              “感觉怎么样?”魏择放开魏依灵,关心的问道。
                                              魏依灵抬起手看了看,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就感觉身体轻了很多,然后就没有什么别的感觉了。”
                                              魏择点点头。
                                              “那爸爸,我的符骨在哪里?”魏依灵颇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魏择轻轻一笑,伸出食指轻轻点在魏依灵的眉心处,说:“在这里。”
                                              最开始魏依灵还是一脸茫然,不是很明白魏择的意思,等到她反应过来后,她便低低地叫了一声:“头骨?!”
                                              魏择神色复杂的点了点头:“符师圣殿也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依灵,你的天赋,甚至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魏依灵兴奋不已:“原来我这么厉害的吗?”
                                              魏择摸了摸她的头,说:“嗯,依灵很厉害,竟然已经觉醒了符骨和先天泪淋漓,那么从现在开始,依灵就要开始修炼了。”
                                              魏依灵抬起头:“修炼?”
                                              “对,修炼。”魏择点点头,“首先我需要给你打一把武器。”
                                              “和其他职业不同,符师一生只会有一把武器,这把武器也被称为符师的本命符武,上面刻有一些基础的符文。在符师进阶时,精神力灵力足够的话,符师可以将符武重新打造升级。符武只有主人才能使用,并且也只有主人才能为之升级,落在其他人手里,符武就是一把普通的武器。”魏择说,“符武上面刻有哪些符文是由符师决定,一般都是攻击或者防御类的符文,在打斗时可以直接灌入灵力激活。和画在符纸上的符文不同,画在图纸上的符文只能使用一次,而篆刻在符武上的符文则可无限次使用。”
                                              魏依灵听得很是认真,等到魏择说完,她便举起手问道:“那爸爸,符师可以在其他职业的武器上刻符文吗?”
                                              “当然可以,不过因为武器的特殊性,在别人的武器上,符师一般只能刻一到两个符文,而这个符文,也是永久性的,使用者也只需要一点点灵力就可以激发相应技能。”
                                              说着,魏择在自己的手上一抹,一柄纯白色的短剑就出现在他的手中。
                                              这是一柄没有任何修饰的纯白色短剑,比骑士重剑要短一些,但又比刺客的剑要长许多。
                                              魏依灵睁大眼睛,扑上去,捉住魏择的手,翻来覆去的看:“爸爸,你是从哪儿拿出来的这柄剑?”
                                              魏择哭笑不得,他轻轻地推开魏依灵,将手中的短剑交给她:“能感觉到体内的那股气吗?控制那股气,引导它,将它注入这柄剑中。”
                                              “气?”魏依灵微微歪了歪头。
                                              “那是符师的本源之气,也被称为符力。”魏择说。
                                              “把它灌进去有什么用吗?”魏依灵问。
                                              “标记你自己的符武。”魏择耐心的回答。
                                              魏依灵点点头,双手握着剑柄,闭上眼睛,沉下心去感受体力的那股气。
                                              很快,她就感觉到了魏择所说的那股气。那股气盘旋的丹田之中,是幽蓝色的,似乎是感觉到了魏依灵的召唤,它在丹田中打了个旋儿,就顺着经脉,游走在体内,来到了魏依灵的手中。
                                              随着符力的浇灌,原本纯白色的剑开始散发出微微的幽蓝光芒,随着时间的推进,魏依灵的额头上渗出细细的汗丝,原本红润的小脸也变得有些苍白。
                                              到最后,魏依灵只觉得自己的力气仿佛被抽光了一般,她虚脱的松了手,整个人踉踉跄跄的后退两步,跌倒在地。而手中松开的的剑却并没有落在地上,反而悬浮在空中。健身笼罩着一层幽蓝色的光芒,显得低调奢华。
                                              良久,光芒退去,原本纯白色的剑居然被渲染成了幽蓝色,虽然依旧没有什么装饰,但比原先的模样却好看了不知多少。
                                              待到光芒退去,剑身摇晃了一下。魏择眼疾手快地伸出手,握住了剑柄。他低头细细的打量着手中幽蓝色的剑,点了点头,说:“没想到依灵的符力居然是这种颜色。”
                                              魏依灵低低的喘着气,问道:“这种颜色有什么不对吗?爸爸。”
                                              魏择摇了摇头,回答说:“没有什么不对,只是符师圣殿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颜色的符力,大多数符师的符力,颜色基本是红色的,少部分则是绿色或者橙色。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这也没什么,毕竟你的符骨是头骨,和其他的符师有的地方不一样,也是很正常的。”
                                              魏依灵哦了一声,摇摇晃晃的爬起身来。
                                              “给你的符武起个名字吧。”魏择说,“待会儿我会给你的符武篆刻一些符文。”
                                              魏依灵想了想,说:“那就叫幽光吧。”
                                              “幽光……”魏择咀嚼了一下这两个字,随后点了点头,说:“好名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6-20 08:3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6-20 10:2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6-20 12:3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6-20 13:0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6-20 13:22
                                                      感觉没什么人看的样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6-20 13:54
                                                        在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6-20 13:54
                                                          坐等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6-20 14:00
                                                            有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6-20 1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