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琴吧 关注:14,708贴子:337,269

【黑琴赛高】黑琴文/关键词【特工AU】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好久不见,我带着特工AU第二季回来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18 21:51
    第二季提前声明 - 有大量私设,有借鉴,或有ooc,与原著背景不同,但能力方面没有更改。楼主懒癌晚期患者,更文全靠心情或者催更。
     
    本文设定在美琴20,黑子19,两人在组织里是特工,拍档关系的AU下。
    确定可接受的话欢迎阅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18 21:52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18 21:53
        催更是个很好的使我更文方式,真的非常欢迎讨论剧情和对黑琴乱夸一通,黑琴是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18 21:5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18 21:55
            【1】
             
            御坂美琴稍微有一点意识的时候,白色的灯光刺得她眯起了眼睛。她首先注意到的是带有奇怪陌生气味的周围,然后是隐约看见站在她旁边的人。她尝试轻微动了动手,却碰到了一个牢固坚硬的东西,估计是手铐。
             
            她被人带到了不知道是哪的地方。
             
            “身体情况一切良好。”
             
            是一个男声,周围有电子仪器运行的声音。
             
            “可以开始了么?”
             
            另一个男声。她看见眼前的一个男人转过头问着后面也许在操纵电子仪器的人。
             
            “情况良好,可以开始输入。”那个男人回答,随着一个响亮的键盘声。“我数三二一。”
             
            “三。”
             
            “二。”
             
            “一。”
             
            她看见面前的男人在“一”的话音落下时,走到了她的旁边,并俯下身子。半眯着眼的她甚至能够清楚地看清男人的面容——但是戴着口罩。她盯着男人的双眸,眼睛因意识尚未完全清醒有些迷离。
             
            她看见男人张开嘴唇,而后听见了他以一种轻柔的声音说着十分标准的日文。
             
            “服従。”(服从)
             
            “潜伏。”(潜伏)
             
            “夢。”(幻想)
             
            “絶対。”(绝对)
             
            “稲妻。”(闪电) 
             
            每一个词语在她耳边落下,她的脑子就开始剧烈的疼痛。那种感觉像是被闪电席卷全身,这是她掌握电磁能力时从未体验过的疼痛。
             
            她没有办法叫出声,也没有力气叫出声。
             
            耳边反反复复地出现这五个词语,不断地循环反复。
             
            随着一个词语说完后到下个词语的停顿时间缩短,她的疼痛便会加剧。她不知道如何去形容这个几乎折磨得她粉碎的疼痛,她根本没有时间把她的感受用言语或肢体来表示出来就被折磨到昏了过去。
             
            她彻底失去了意识,头无力地靠在椅子上。
             
             
             
            “姐姐大人。”
             
            视线仍然漆黑的御坂美琴仅凭耳朵判断出了声音的来源。熟悉、温柔、简单,就像是最平常不过的一次早安呼唤。
             
            黑子…?
             
            一个低沉的男声一瞬间盖过了白井黑子对她特有的称呼。
             
            “服従。”
             
            御坂美琴感到头又开始疼痛,并且身体忍不住地开始颤抖。她感觉她像是在凝视深渊,声音则是从这万丈深渊之下传出。
             
            “潜伏。”
             
            不…不要……
             
            “夢。”
             
            不要再说了。
             
            “絶対。”
             
            她的呼吸变得急促。
             
            “稲妻。”
             
            不要再说了!!!!
             
            “啊!!!”
             
            御坂美琴猛地坐起来,睁开眼睛第一眼看见的白色一瞬间让她联想到了那个刺眼的灯光。
             
            我在哪?她猛地打量四周,没有看见如她所想的复杂的电子仪器和奇怪恐怖的陌生男人,只有熟悉的宿舍家具和带着担忧和错愕注视她的白井黑子。
             
            黑子?
             
            御坂美琴不敢相信,她甚至怀疑眼前的黑子是假的。
             
            梦?
             
            “姐姐…大人?”她看见白井黑子错愕且奇怪地看着她,这让她意识到了她现在不对劲。
             
            美琴努力使自己冷静。她开口问道:“我怎么了吗?”
             
            白井黑子表情复杂地点了点头,然后从她口中得知自己刚才究竟有多么失态。
             
            她刚刚从梦中惊醒猛地坐起来,不仅无视了黑子在她耳边轻声的呼唤,还像个精神病一样在呆愣盯着着前方一会后突然看周围,然后将一种令人难以形容的情绪的目光停留在黑子身上。
             
            “姐姐大人……您是做噩梦了吗?”黑子担忧地说道,显然美琴刚刚的异常非常严重。
             
            御坂美琴单手用力地抓着头发,低着头不断地喘息,这一切都看起来糟透了。缓了很久,她才稳住语调地回答:“是,是啊。”
             
            但是,这个感觉为什么那么真实。
             
            白井黑子紧皱双眉,伸手轻抚时而轻拍御坂的背脊。她知道她现在精神上一定糟透了,她基本没有看见过那么失态那么脆弱的御坂美琴。
             
            她双膝跪在床上,欠身从正面拥住美琴,手上的动作还在持续着。
             
            “没关系,姐姐大人。”她的声音十分轻柔,“只是一个梦,都过去了。”
             
            过去了。
             
            御坂美琴闭上眼睛靠在黑子的怀里,她的情绪已经被对方的话语和动作给安抚了不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6-18 21:56
              真的是梦吗?
               
              御坂美琴插起一块面包咬了一口,她的脑海里还清楚地浮现出了那个戴着口罩的男人逼近她时的面容。
               
              她能清楚地想起那时的疼痛,超能力像是失效了一样,全身上下都被来了一次彻彻底底地、想要把她撕碎了的电击。
               
              她突然觉得身体冰冷,像置身于冰窟,令她发自内心恐惧的感觉又再次萌生。
               
              “姐姐大人。”
               
              御坂美琴一怔,刚才所有的感觉都顿时随着这声喊叫消失。她想她刚才的表情一定很可怕,因为白井黑子正在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担忧与困惑。
               
              “我们去佐天同学那里看一看?”白井黑子觉得美琴一定是出了什么事,难受痛苦的表情让她非常害怕。
               
              御坂美琴摇摇头。“不用了,没什么。”她扯出一个笑容想让她的恋人安心,但对方显然不吃这套牵强的敷衍。
               
              “但是…姐姐大……”
               
              白井黑子还没说完,铃声便不合时宜的插进来。她从口袋翻出蓝牙式的小巧通讯设备,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后,抬头看美琴点头后,才接了电话。
               
              “初春?”
               
              她看向美琴,后者正十分用心的吃热狗,她放下心来好好地和初春饰利通电话。
               
              “啊…好。”
               
              “待会见。”
               
              “初春有什么事吗?”短短的时间里,御坂美琴已经调整好了情绪,像个没事人一样。
               
              白井黑子顿了顿,本来还想继续刚才的话题,但眼下美琴都表现得这样了,还继续的话就是自讨没趣了。于是她露出微笑,“初春和佐天同学约我们出去玩。”
               
               
               
              一声哀嚎来自于正在与机器比拼手腕力量的初春饰利,她的手被机器毫不留情地掰倒。
               
              佐天泪子毫不收敛地大笑出声,还假惺惺地伸手拍拍失败者的肩膀。
               
              “诶呀,初春还是老样子呢。”
               
              御坂美琴在一旁吃着刚刚买的冰淇淋,看着初春和佐天两个互相斗嘴忍不住地笑了起来。站在她身边的人察觉到这个变化后也跟着笑了。
               
              “姐姐大人。”
               
              御坂美琴转头看向白井黑子,后者正冲她笑着。
               
              御坂眨眨眼睛,将嘴边的冰淇淋递过去,浅笑道:“吃吗?”
               
              黑子愣了愣。
               
              她也买了冰淇淋……所以,姐姐大人这是……
               
              福利!!!!???
               
              啊啊啊啊啊姐姐大人!!!!!
               
              间接性接吻???!!!!!!
               
              看着正一脸乐呵接过她冰淇淋吃的白井黑子,美琴心情也不知觉地变好。
               
              她有恋人,向往的工作,很好的朋友。
               
              如果是梦,随他去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6-18 21:56
                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18 22:05
                  催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18 22:18
                    支持樓主虐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18 22:24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18 22:49
                        支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6-18 23:21
                          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06-19 02:51
                            挖坑千千万,填坑不过半_(:з」∠)_
                            被最后两句甜到(°∀°)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19 07:07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6-19 07:20
                                【2】
                                 
                                 
                                四人原本还在商量着去吃哪一家的自助餐厅时,御坂美琴突然笑吟吟地问道:“你们想吃西餐吗?”
                                 
                                其余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御坂美琴的身上。
                                 
                                “西餐?”初春先是将美琴的提议重复了一遍,紧接着佐天接道:“可是自助餐里不是也有西餐吗?”
                                 
                                “啊…这个……”御坂美琴一时间找不到好的理由继续劝说,眼神不断地往旁边撇。而白井黑子特别敏锐的注意到了一直被前者神神秘秘藏在身后的宣传单。
                                  
                                白井黑子伸手,在美琴错愕和慌乱地反抗之下快速地抢过了单子,并拿在手上看。佐天和初春也凑过来一览宣传单上的内容。
                                 
                                毫无疑问,这是一张西餐厅的宣传单。
                                 
                                最引人注意的,是左下角有一只穿着西装的绿色青蛙的图片,旁边附着一行文字:「在九月四日来本餐厅用餐的游客,可免费获得西装呱太一只。」
                                 
                                三个人的表情顿时从不解变成恍然大悟地无语。她们不约而同地抬起头,三道目光齐刷刷地对准着正撇着脸若无其事吹口哨看似二十岁实则三岁的御坂美琴。
                                 
                                白井黑子无奈地叹了口气,“姐姐大人…真的是……”
                                 
                                佐天和初春纷纷也都笑了。
                                 
                                “毕竟,这是御坂学姐。”
                                 
                                御坂美琴喜欢呱太的这个爱好从初中到现在,整整七年了,一点都没有变。佐天和初春连同黑子,以前经常被御坂美琴拉着去有呱太赠品的店铺买东西。
                                 
                                 
                                “黑子黑子!”御坂美琴正激动地用食指点着菜单,“这个!”
                                 
                                白井黑子顺着她的手看过去,随即便翻了个白眼。
                                 
                                儿童套餐。
                                 
                                真亏她已经年满二十岁的姐姐大人能用这么欢快期待的目光和语调对着自己。
                                 
                                她有时候真的不明白,这样绿油油的两栖动物为什么会这么讨御坂美琴喜欢?
                                 
                                即使不解但也无可奈何。白井黑子在我心中轻叹了口气,转而对服务员指着菜单,说:“儿童套餐一份。”
                                 
                                服务员重复了一遍刚刚所述的套餐,得到确认后报以职业的微笑便离开了。
                                 
                                “佐天同学,你看这个。”初春不知道从哪里拿到的一张密室逃脱的宣传单,她将看中的一个密室指给佐天。
                                 
                                佐天泪子显然对这类游戏有着充足的兴趣。只见她顿时语气有些兴奋。“哦哦!是真人密室逃脱!”
                                 
                                “听说里面有很多的机关和谜题!还会有从天而降的蜘蛛哦!”
                                 
                                佐天在说到“从天而降的蜘蛛”时,她举起双爪,做出一个吓人的表情,像只老虎一样冲初春叫了几声,然后双手就开始不安分地逗起初春来。
                                 
                                “佐天同学!!”
                                 
                                ……
                                 
                                她们所点的菜没一会儿就端了上来。当问到儿童餐是谁的时候,四个人都没有吭声,还是白井黑子先咳了一下,对服务员说先随便找个地方放着才解决了这个尴尬的情况。
                                 
                                她看见御坂美琴涨红地脸颊,感到无奈又好笑。
                                 
                                “对了,关于赠品。”服务员将餐具摆放好后,站在一旁准备离开。“因为今天到访的客人较多,已经送完了,所以待会儿会给四位送一杯奶茶作为补偿。”
                                 
                                糟糕。 
                                 
                                白井黑子顿时担心地看向御坂美琴。果不其然,后者的微笑直接僵在了脸上。
                                 
                                服务员微笑道:“用餐愉快。”
                                 
                                服务员走掉后,美琴再也绷不住地整个人瘫在了沙发上,失望的表情一览无遗毫不遮掩。
                                 
                                初春和佐天双双无奈地笑着。
                                 
                                “没事没事,御坂学姐,在别的地方也肯定还会有的。”
                                 
                                “对啊对啊,御坂学姐,千万不能气馁!”
                                 
                                在她们花尽心思地去安慰御坂美琴不要太难过的时候,白井黑子已经默不作声地消失了。当初春想要拉黑子也说点什么的时候,才发现对方的座位是空的。
                                  
                                “诶?白井同学呢?”
                                 
                                “刚刚还在这的,可能去厕所了吧?”佐天泪子一边切着牛排一边说道。
                                 
                                御坂美琴扭头看向身边空着的位置,而后又听见了初春的声音。
                                 
                                “啊!白井同学。”
                                 
                                她转过头,看见白井黑子站在餐桌旁边,然后往她身边走来。
                                 
                                “你刚刚去哪了我们还在安慰御坂学姐呢。”
                                 
                                白井黑子在她身边坐下,脸上带着笑:“有事离开了一下。”
                                 
                                御坂美琴坐起来,拿着刀叉开始切碟子里的牛排,心里还在为她的呱太哀悼。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西装呱呱太。
                                 
                                太惨了。她看见宣传单时还在暗自欣喜自己的制服呱太阵营又能多收集一个了。她都有了医装的、警服的、白领的等各种各样的呱太了,唯独差那么一个西装呱呱太。
                                 
                                啊啊啊啊啊,西装呱呱太!!快点出现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6-19 11:48
                                  “姐姐——大人。”
                                   
                                  白井黑子带有的欢快撒娇地语气。美琴抬头往旁边看去,发现穿着西装的呱太正乖巧地呆在黑子的食指上。
                                   
                                  这是一个指套。
                                   
                                  幸福总是来得那么突然。在白井黑子将呱太从食指上摘下的时候,美琴就十分主动热情地接过了西装呱太,并爱不释手地掐着它的肚子,在手里把玩。
                                   
                                  佐天和初春相视一笑。
                                   
                                  白井黑子先是看着美琴笑了下,然后故作无奈地用叉子叉起一块牛排要往嘴边送,充满嫌弃地说道:“姐姐大人您究竟什么时候才可以改掉这个与您的年龄完全不符的兴趣爱好?”
                                    
                                  “…真啰嗦!”御坂美琴红着脸回答道,而后注意力就全在呱太上面了。她戴到自己的食指上,轻轻动着食指上面的关节,让呱太做出了一个鞠躬的动作。
                                   
                                  她开心地笑了出来。“黑子,你怎么找到的?”
                                   
                                  白井黑子吃了一块牛排。“刚刚找别桌的客人买的。”难以想象,这样的一个指套呱太,她花了六百日币。
                                   
                                  饭后,四人本来说好了要去初春看好的密室逃脱玩耍,但在路上却接到了固法的紧急召唤。
                                   
                                  电话内容简单清晰,也了断了她们接下来想要玩乐的想法。
                                   
                                   
                                  “据可靠情报,HBH在今天会夜袭博物馆,目标是位处博物馆中央的一把武士刀。”
                                   
                                  固法美伟一边说着,一边敲打着键盘,挪动鼠标。不一会儿,电脑屏幕上出现了武士刀的模样。
                                   
                                  “HBH派出的特工还没有名单。”固法看着两人,表情凝重。“但,是黑百合和猎空的可能性很高。”
                                   
                                  “小心行事。”
                                   
                                  和黑百合猎空对峙的次数已有不少,从往日的交手来看,她们的实力也并非没有办法占据上风。而不可否认的是,御坂美琴和白井黑子因工作受伤的次数更多了。
                                   
                                  固法美伟正是担心这个。虽然佐天泪子的医术精湛,堪称奇迹,但反复受伤对人体的伤害不容小觑。
                                   
                                  “黑子,你看。”御坂美琴在飞船的控制位上指挥AI调出了一些资料。白井黑子凑近一看,这是近期与HBH交手的先手情报。
                                   
                                  “怎么了?”
                                   
                                  “这里提到了博物馆。”美琴将一周前的资料调出来。这里确实记录了HBH的特工曾潜伏进博物馆。
                                   
                                  白井黑子蹙眉。
                                   
                                  她们下了飞船后,兵分两路。由追击便捷的白井黑子潜伏在外寻找狙击手的位置,而近战爆发强的御坂美琴摸进博物馆内等待回溯者上钩。
                                   
                                  白井黑子十分警惕地利用空间移动在高楼中穿梭——狙击手有在人烟寂寥的楼顶间出没,这使她几乎都对各种类型的屋顶熟悉透彻。
                                   
                                  她并没有在附近的高处发现狙击手的身影。
                                   
                                  这在她的预料之内。黑百合总是能在夜晚完美地隐藏自己,并且有足够的耐心等待猎物钻入她布下的蛛网。更别提那个女人还能够开启红外视线,指不定现在自己的位置已经暴露了。
                                   
                                  黑子干脆在一个屋顶上落脚,盲目地寻找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只要姐姐大人和猎空交手,黑百合一定会出手的。
                                   
                                  只要等待那道红线把狙击手的位置暴露无遗就是她出手的机会。
                                   
                                  此时此刻的御坂美琴正躲在一个漆黑的小角落,注视着处于中央被防盗玻璃保存起来的日本武士刀。
                                   
                                  她敏锐地捕捉到了那一点细微的、空气中的破风声,她顿时打起了十二分的警惕,握紧了手上的手枪。
                                   
                                  果不其然,一个脚步声在安静的大厅中响起。
                                   
                                  而令御坂美琴感到疑惑的是,这是类似于高跟鞋的脚步声。
                                   
                                  来了。
                                   
                                  脚步声的逐渐逼近,一个人影出现了。
                                   
                                  御坂美琴屏住呼吸。
                                   
                                  是黑百合!
                                   
                                  为什么?黑百合明明最擅长的是远处作战,能猎空在外面?还是说跟着黑百合一样一起进来行动了?
                                   
                                  只见黑百合先是查看了一下附近,然后举起枪把能够照到她的摄像头打坏。——她不害怕会引起博物馆的安保吗?御坂美琴感到疑惑。
                                   
                                  但看黑百合利落的举动似乎并没有感觉到这有什么不妥。她看着黑百合用枪狠狠地砸向玻璃,玻璃出现了几道裂痕。
                                   
                                  不能再坐以待毙了。等待了一会儿都没有等来响彻博物馆的警报声,美琴估计黑百合在来这里前先将这里的安保人员解决了。
                                   
                                  她迅速地行动起来,瞄准黑百合,以她加入LK后接受的训练精准度,扣下扳机。
                                   
                                  本来是完美的偷袭,但对方却像是早已料到一般轻而易举地闪身避开了。
                                   
                                  御坂美琴一愣,随即将手枪丢开——那是仅装了一发麻醉药的手枪——,迅速地在大厅内跑了起来。
                                   
                                  黑百合应该是启用了红外视线看到了她在这里埋伏。
                                   
                                  该死。
                                   
                                  御坂美琴拉开了一定距离后,甩手一个电击向黑百合袭去。后者往后退了几步,伸手使用抓钩,牢牢地钩住上方,在收缩绳子时,她松开钩爪,在半空之中瞄准御坂美琴并扣下扳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19 11:49
                                    又是这招。
                                     
                                    御坂美琴已有防备,她很快地利用电击瓦解了这次攻击,电击擦伤了黑百合的手臂。她翻身逼近黑百合,从腰间拿出一把小刀,要往后者的胸口刺去。
                                     
                                    黑百合的近身作战不比远处逊色的传言今天让御坂美琴彻底开了眼界。对方面对她的攻击非常冷静,条绪不乱地利用枪身在刀挥下来之前先重击在了她的手腕,并且捕捉了她一瞬间的破绽,身体后倾一脚精准地踢掉了她手中的小刀,并用手中的复枪对她不断开火。
                                     
                                    原本占尽优势的御坂美琴顿时处于劣势。
                                     
                                    这把能在步枪和狙击枪形态肆意切换的复枪太作弊了。
                                     
                                    她吃了几颗子弹造成的擦伤后,趁着对方换子弹的空隙调整状态。她从口袋里拿出一枚游戏币,瞄准黑百合后掷到半空。利用电磁诱导原理,将游戏币以初速度3倍音速向黑百合的侧边射去。
                                     
                                    这是……超电磁炮!
                                     
                                    黑百合与御坂美琴交手多次第一次看见这传闻的招数。
                                     
                                    她疯了吗!这里是博物馆!
                                     
                                    超电磁炮可怕的速度在空气中甚至留下了残象,橘色的光束就像是激光一样向她袭来。
                                     
                                    黑百合不容犹豫她便往一旁躲避这个袭击。但却在这个时候,她的脚腕被人重踢,而后腹部被人又重重踹了一脚,紧接着相同的疼痛从腰背传来。
                                     
                                    她整个人摔在了地上,疼痛撕心裂肺。她一阵干呕,该庆幸她没有吃东西。她抬眼,本来触手可及的复枪被人一脚踹开,她轻啧一声,没有再有多余的动作。
                                     
                                    “好了。”御坂美琴扬起自信的笑容,战胜传闻中的狙击手的喜悦和成就感占据心头。她拿出一副手铐,“请HBH的王牌狙击手到LK光顾一趟。”
                                     
                                    她说着,走上前蹲下来要把手铐给黑百合扣上。
                                     
                                    大功告成。 
                                     
                                    御坂美琴站直身摸上耳机,打开通讯频道。
                                     
                                    “黑子。”
                                     
                                    “任务完成。”
                                     
                                    她自信满满带着张扬的得意,却引来了狙击手一阵低沉的冷笑。
                                     
                                    御坂美琴一愣。这个女人的心理素质也太好了点吧。
                                     
                                    美琴摆摆手,没有搭理在阴阳怪气笑着的黑百合,又蹲下来要把黑百合押回去。而这时,狙击手停下了使人捉摸不透的笑声,突然开口低语:“服従。”(服从)
                                     
                                    御坂美琴一瞬间停下了动作,惊恐地睁大了双眼。
                                     
                                    “稲妻。”(闪电)
                                     
                                    熟悉的恐惧感扑面而来。
                                     
                                    “絶対。”(绝对)
                                     
                                    身体开始发冷,头脑开始疼痛。
                                     
                                    “潜伏。”(潜伏)
                                     
                                    记忆中电击带来的疼痛再次刺激她的神经。
                                     
                                    “夢。”(幻想)
                                     
                                    她看见自己伸手,在黑百合勾唇冷笑注视下,打开了后者的手铐。
                                     
                                    不……
                                     
                                    她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Surpris?”(惊讶吗?)黑百合捂着腹部站起来,身上的疼痛让她清楚地意识到了她大概断了几根肋骨。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
                                     
                                    她低笑地看着满脸惊恐的御坂美琴,脚步缓慢地走到前不久踢掉的小刀面前,弯腰捡起,再不紧不慢地走回到御坂美琴跟前。
                                     
                                    美琴看见狙击手抬起手,刀锋在她的手臂上停留了一秒,然后就刺了进去。她蹙起眉,感觉到小刀沿着她的手臂在不断地往下移动。没过一会儿,她的手臂就变得全是鲜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19 11:49
                                      狙击手的那双金色的眸子一直在盯着她的脸看。
                                       
                                      根本动不了……
                                       
                                      小刀被猛然拔出,转而又来到了她的腿部。刀锋先是在她皮肤表面划了一下,然后又开始往下深入,血液被硬生生挤了出来。
                                       
                                      “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狙击手加重了一点力度,使刀锋又深入了一些。
                                       
                                      更要命的是,狙击手这次还变本加厉,让小刀在伤口里面搅动了一番。莫大的疼痛刺激着她的神经,而紧接着小刀又被突然拔出。
                                       
                                      她实在忍不住地低吟出声,而后她的腹部遭到了狠狠地报复。她整个人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牵扯到了伤口,疼痛几乎要把她的理智摧毁。
                                       
                                      “好好记住这次教训,RailGun。”
                                       
                                      她看见黑百合傲然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捡起复枪,在她眼皮底下将玻璃砸碎,拿走了武士刀,利用抓钩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
                                       
                                      为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19 11:50
                                        要珍惜这个时候我的更新速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6-19 11:51
                                          喜出望外啊啊啊!!!
                                          大佬你怎么知道我最近文荒!!!
                                          催更一波


                                          收起回复
                                          22楼2019-06-19 12:15
                                            wc这波虐琴虐的舒服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6-19 12:39
                                              看到虐琴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6-19 13:50
                                                什麼!!虐琴!!啊啊啊啊啊啊
                                                真過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6-19 15:46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6-19 19:2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6-19 20:03
                                                      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9-06-19 21:34
                                                        姐姐大人这是要被控制着背叛LK啊
                                                        ∑(°Д°)
                                                        胳膊伤成这样黑子怕不是要心疼死
                                                        |_・)
                                                        佐天!!奶人,不是,快来治伤啊
                                                        (°Д°≡°Д°)
                                                        初春可以通过看见了发生什么了吗
                                                        Σ( ° △ °|||)︴
                                                        可以的话那完了呀,LK就算相信姐姐大人被控制了怎么可能会让一个随时可能被敌方控制的人留在LK啊
                                                        (´;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6-19 23:50
                                                          【3】
                                                           
                                                          - 她们的身边必须是彼此才会感觉是最配的
                                                           
                                                           
                                                           
                                                          “御坂学姐没有致命伤,不会有生命危险。”佐天泪子看完了检查报告面部表情终于舒缓了一些。“但是需要调养至少两周。”
                                                           
                                                          “我知道了。”白井黑子显然松了口气。她当时听到美琴说了一句任务成功时心里十分开心,对着一直对她纠缠不休的回溯能力者自信宣言。结果后来赶往现场时发现了倒在血泊的御坂美琴。
                                                           
                                                          手臂不可忽视的伤口让她心脏揪心的疼痛。
                                                           
                                                          佐天泪子叹了口气。“御坂学姐臂上和腿上的刀伤很严重,尤其是腿上。”她看着报告里关于手臂伤口的内容,紧紧地皱起了眉头。“白井同学一定要照顾好御坂学姐。”
                                                           
                                                          手臂的伤口还好,腿上的伤口更深,而且伤口内部应该还被恶意地用刀搅动,简直难以想象当时御坂学姐的精神状态。
                                                           
                                                          “我会的。”白井黑子点头。
                                                           
                                                          其实不必佐天开口,她也会好好地小心地照顾御坂美琴。
                                                           
                                                          那可是她的姐姐大人啊。
                                                           
                                                           
                                                          御坂美琴睁开眼的时候,是刺眼的白色灯光。耳边是电子仪器运转的声音和熟悉的陌生气味。她一怔,因为她看见眼前的男人再一次地像之前那样俯下身子逼近她。
                                                           
                                                          她惊恐地瞪着眼睛,拼命地摇头表示抗拒。
                                                           
                                                          但没有用。
                                                           
                                                          纯正日文发音所低语的词语还是一个个的跳进她的耳朵。
                                                           
                                                          “服従。”
                                                           
                                                          “絶対。”
                                                           
                                                          “潜伏。”
                                                           
                                                          “稲妻。”
                                                           
                                                          “夢。”
                                                           
                                                          御坂美琴猛地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不断地喘着粗气一会才缓过神意识到自己躺在病床上。她想要坐起来,四肢传来的疼痛唤起了她昏迷前的记忆。
                                                           
                                                          “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
                                                           
                                                          狙击手冰冷的眼神和不断划动的小刀,被恐惧包围和动弹不得的她。
                                                           
                                                          “好好记住这次教训,RailGun。”
                                                           
                                                          她再次回想起狙击手阴阳怪气的冷笑,回响起狙击手低语五个词时的声音。
                                                           
                                                          她被控制了,被人轻而易举的控制了。
                                                           
                                                          她一定被人做了什么。
                                                           
                                                          但到底是什么时候?
                                                           
                                                          该死的!到底是什么时候?
                                                           
                                                          那个梦,不,不是梦,绝对不是梦。
                                                           
                                                          是真的,是曾经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但是是在哪?是在什么时候?为什么她记不起来?
                                                           
                                                          为什么凭借几个词就可以把她控制得毫无反抗的余地?!!!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
                                                           
                                                          如果让LK知道他们最大的王牌超电磁炮能够被敌人任意摆布——
                                                           
                                                          不不不,这糟透了,这他/妈糟透了。
                                                           
                                                          冷静下来,御坂美琴,冷静下来。
                                                           
                                                          不能冲动,绝对不能。
                                                           
                                                          “姐姐大人,感觉还好吗?”
                                                           
                                                          御坂美琴抬起头往声源看去。房门应该是刚刚被推开,白井黑子站在那里。在走过来看清她的正脸时,后者的神情突然充满了担忧。
                                                           
                                                          御坂美琴流了很多汗,而季节正处于冬天,因为天气不算过分寒冷,病房内并没有开启暖气。
                                                           
                                                          “黑子,可以帮我把电脑拿过来吗?”御坂美琴突然出声,而后用下巴指了指前面桌上合着的笔记本电脑。
                                                           
                                                          “当然可以。”白井黑子很快应道。她拿过来后,在递过去的时候突然开始担心。“可是姐姐大人,佐天同学说您手臂的伤要静养才好哦……?”
                                                           
                                                          “没关系。”御坂美琴不由分说地接过电脑,坐起来的时候忍不住的皱了皱眉,而后抬起一只手不流畅地使用电脑。
                                                           
                                                          她打开网页,缓慢地敲打键盘,在搜索框中输入「服従」,摁下回车。
                                                           
                                                          出来的不出意料的都是些跟她想知道的毫不相干的资料。
                                                           
                                                          她将五个词语挨个查了一遍,又把五个词语一起查了一遍,描述自己受控制的情况又查了一遍,但并没有发现任何一篇相关的学术论文。
                                                           
                                                          她扯扯嘴角,有些气馁。
                                                           
                                                          她突然不知道怎么办。
                                                           
                                                          她不知道其中的原理,不知道具体是发生在什么时候,不知道这个控制的程度和条件。
                                                           
                                                          她几乎什么都不知道。
                                                           
                                                          她只能活在无尽的恐惧之中,等待着不知何时会出现的另一个自己。
                                                           
                                                          绝对不能让LK知道,否则她就彻底完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6-20 12:25
                                                            “没有查到吗?”白井黑子轻声问道。她看见御坂美琴突然回过神抬头一瞬间错愕地看着她。
                                                             
                                                            一定有什么隐情。
                                                             
                                                            “对啊,可能想找到的太小众了。”御坂美琴讪笑道。
                                                             
                                                            “是什么?我可以帮……”
                                                             
                                                            “不用了不用了,查不到也没什么。”
                                                             
                                                            ……
                                                             
                                                            白井黑子把原本想说的话吞了回去,垂下眼帘,想着该说些什么。
                                                             
                                                            “那天,你和我说完任务完成后,发生了什么吗?”
                                                             
                                                            御坂美琴的身子一颤。
                                                             
                                                            黑子立刻察觉到了这件事情和美琴想调查的以及各种异样的举动和可怕恐惧的表情有关。
                                                             
                                                            “没什么。”御坂美琴还是选择隐瞒,“只是我轻敌了。”
                                                             
                                                            “可是……”白井黑子在想追问一些细节戳破这个谎言时顿时哑口——她看见御坂美琴明显充满了为难和恐惧的表情。
                                                             
                                                            白井黑子是个何等聪明的人,她一眼就看穿了心心念念的姐姐大人背后有着天大的秘密。
                                                             
                                                            也一眼看穿了,她并不想让她涉及这件事情,并不打算依赖她。
                                                             
                                                            笨拙的谎言和演技。
                                                             
                                                            “没什么。”
                                                             
                                                            她最终还是这么说,把无尽的疑惑和担忧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即使不甘,即使担忧,即使心急如焚。
                                                             
                                                            她也尊重她的选择。
                                                             
                                                             
                                                             
                                                            “御坂前辈。”
                                                             
                                                            野沢希子提着慰问品推开了病房门,没有想到首先对上的是白井黑子的视线。
                                                             
                                                            野沢的笑容变得极其不自然。她一点都没有忘记这位她十分仰慕的前辈对她曾报以无比冷漠的口气和目光。
                                                             
                                                            其实现在她还有点紧张。
                                                             
                                                            “白井前辈也在这里啊……”在话语脱口而出的瞬间,野沢希子想立刻掐死自己。
                                                             
                                                            ???
                                                             
                                                            人家可是御坂前辈的恋人,女朋友,出现在这里难道不正常吗!!!天哪野沢希子,你说话可不可以过一下脑子啊???
                                                             
                                                            完了完了。
                                                             
                                                            野沢希子撇开视线,不敢面对即将到来的目光洗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6-20 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