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吧 关注:3,869,061贴子:101,574,067

【集锦】书中那些令人印象深刻的句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盗笔,藏海花,沙海,十年,有好多印象深刻的句子,不定时更新,但一定会坚持到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19 20:37
    我和你们不同,对你们来说,这里的事情只是一段离奇的经历而已,而对于我,是一个巨大的心结。如果不解开,就算我什么都记得,这一辈子也不会好过。
    ——张起灵《盗墓笔记·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19 20:39
      但凡我们这种人,命里有太极,对不知道的事情,有一种极强的好奇心。给自己找到台阶下,我的心里马上踏实了。
      ——吴邪《盗墓笔记·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19 20:42
        这些我都没有和他们说,因为对潘子来说,三叔就是一切,三叔要他做的事情他就必须去做,不用管动机;对顺子来讲,他完全是一个局外人,这就是一笔买卖,他只关心最后的结果;而胖子就更简单,他是为了“夹喇嘛”而来的,陵墓中的东西才是关键,我们的三叔,对他来讲只是一个“麻烦”的代名词而已。这些分析出来的结果,似乎只对我自己有用,只有我一个人是在扑朔迷离之中的。
        其他人都活得如此简单,第一次让我感觉到有点羡慕。
        ——《盗墓笔记·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19 20:46
          我甚至有错觉,心说又或者这个人不是戴着人皮面具的,我才是戴着人皮面具的?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竟然想看看自己是不是吴邪,然而捏上去生疼,显然我的脸是真的,自己也失笑。
          霍玲的录像带以及有“我”的录像带,以张起灵的名义和吴邪的名义分别寄到了我和阿宁的手里,这样的行为,总觉得有什么意义。一切的匪夷所思,一下子又笼罩了过来,那种我终于摆脱掉的,对三叔谎言背后真相的执念,又突然在我心里蹦了出来。
          ——《盗墓笔记·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19 20:48
            闷油瓶给我的整体感觉,就是这个人不像是个人,他更像是一个很简单的符号。在我的脑海里,除了他救我的那几次,似乎其他的时候,我看到的他都是在睡觉。甚至,我都没有一丝一毫的线索,去推断他的性格。
            ——吴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6-19 20:50
              当然,最让我在意的还是阿宁的那两盘。我一直自诩为一个局外人,一直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添头,跟着三叔,第一次是自己率性而为,第二次是为形势所逼,第三次是莫名其妙地听从安排。每一次,只要说一个“不”字,就没有我的事,所以事情突然发展到似乎连我也牵涉了进去,我有点儿找不着北了。
              ——吴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6-19 20:57
                你要了解事情的真相,不如自己去寻找答案。
                ——《盗墓笔记·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19 20:59
                  其实,有时候对一个人说谎,是为了保护他,有些真相,也许是他无法承受的。
                  ——张起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19 21:00
                    “能不能承受应该由他自己来判断。也许别人不想你保护呢,别人只想死个痛快呢?”
                    “你了解那种什么都不知道的痛苦吗?”
                    ——吴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19 21:00
                      闷油瓶就沉漠了,两个人安静的呆了一会儿,他就对我道:“我了解。”然后看向我:“而且比你要了解。对于我来说,我想知道的事情,远比你要多,但是,我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像你一样,抓住去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19 21:01
                        “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我做的所有的事情,就是想找到我和这个世界的联系。我从哪里来,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能想象,会有我这样的人,如果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没有人会发现,就好比我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一样。我有时候看着镜子,常常怀疑我自己是不是真的存在,还是只是一个人的幻影。”
                        ——张起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19 21:02
                          “没有你说的这么夸张,你要是消失,至少我会发现。”
                          ——吴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6-19 21:03
                            在危难中和你并肩的人,并不一定能和你共富贵,而在危难中背叛你的人,也并不一定不能相交,世事无常。
                            ——吴邪奶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19 21:08
                              我突然感觉到不妙,对阿宁道:“小心一点儿,离瀑布远点儿!”
                              “怎么了?”阿宁转过头看了我一眼,不知道为什么,露出了一个很淡的笑容,和她以前的那种笑容不同,我看着惊艳了一下。
                              ——《盗墓笔记·肆》

                              ……………………
                              看这段描写,好像能透过文字看到阿宁的微笑,那样无害、那样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19 21:12
                                “这叫做自我毁灭倾向。我很了解,我有一死党,以前也上过战场,和他一个班的人都死了,而且死得很惨,他退伍后就缓不过来,老琢磨当时为什么死的不是他,好像他活下来是别人把他开除了一样,和我倒斗的时候,干起事情来拼了命地找死,什么危险干什么,其实就是想找个机会把自己干掉。这种人就是得有个记挂,否则真的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所以我感觉你三叔对大潘来说就和救命稻草似的。”
                                ——王胖子《盗墓笔记·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6-19 21:13
                                  “说啊,都漏馅了你还想瞒,我就这么不能说事情吗?你要是不告诉我,那咱们就分道扬镳,你知道我最恨别人瞒我事情,我说到做到,你要不就看着我死在这里。”
                                  ——吴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6-19 21:14
                                    那是一句话:
                                    我们已找到王母宫入口,入之绝无返途,自此永别,心愿将了,无憾勿念。且此地危险,你们速走勿留。

                                    我有点儿反应不过来,但出奇的心如止水,没有任何的情绪,脑中一片空白。我以为我总会有点儿什么情绪,比如担心或者愤怒之类的,但我什么都没感觉到。
                                    ——吴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19 21:15
                                      翻出一只背包的时候,我发现里面有一张一家人的照片。这人我没见过,是一个三十出头的中年人,他老婆抱着孩子靠在他身边,照片拍得很土,衣着也很朴素,但是看得出他相当幸福。
                                      我有点儿感慨,心说这人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要是死在这里,他老婆孩子怎么办?干这一行的人,生生死死太平常了,何必要去耽误别人?
                                      ——吴邪

                                      ……………………

                                      原来吴邪心里是这么想的,怕耽误别人家的姑娘希望他有一个好的归宿啊啊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19 21:24
                                        “我知道了,你归队了,这不是你的错。”
                                        ——陈文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19 21:44
                                          比鬼神更可怕的东西,是人心。
                                          ——吴邪爷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6-19 21:47
                                            这三个月,我始终无法走出当时的梦魇,我每天晚上都会做梦,梦到无数经过的画面。
                                            可是,我真的能摆脱了吗?我真的很怀疑,我心中的郁结,并没有随着那些秘密的解开而少任何一点。
                                            “别人拼命想掩盖的,必然是不希望你看到的,所以,追寻别人的秘密必然要承担知道秘密的后果。”
                                            这是我最后领悟出来的话,可是,就连闷油瓶都无法逃脱那种宿命,又能如何呢?又有多少人,可以把满腔的疑问在心里放上一辈子呢?
                                            ——吴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19 21:47
                                              尘归尘,土归土,所有人的生活好像都回到了正常的轨道上。那时我刚回到杭州,继续过我朝九晚五的小开生活,坐到那藤椅上,打一个小盹,一觉醒来,百无聊赖地翻开我爷爷的笔记,忽然就感觉时光倒流,恍如隔世。
                                              周庄梦蝶,醒后不知道自己是在做化人之梦的蝴蝶,还是在做化蝶之梦的凡人,以前我听着玄乎,现在我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感触。只觉得这一年来的一切,好比梦幻,一闪而过,又感觉自己还在蛇沼之中,眼前的悠然,可能是自己临死前的臆想。
                                              ——吴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6-19 21:49
                                                有的时候,一件事情结束比得到这件事情的结果更加让人期待。
                                                然而,在我心底的最深处,我十分明白,这件事说结束还早得很。
                                                ——吴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6-19 21:50
                                                  闷油瓶的手上也全是血,阿贵的猎刀被他反手握着,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闷油瓶看到老头的文身,顿时愣住了,但是老头好似没有注意他,径直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我心说我靠,好酷的老头,有闷油瓶的风范,难道这家伙是瓶爸爸?
                                                  ——吴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6-19 21:53
                                                    你们两个在一起,迟早有一个会被另一个害死。”
                                                    ——盘马老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6-19 21:53
                                                      我不仅莞而,笑得也累了,静下来,看着远处月光下的湖面,忽然感觉来这里也是一种缘分。
                                                      独看这里的湖光山色,谁能想到当年发生了那么诡异的事;看我们笑声豪迈,谁又知道其实我们背负了这么多东西。
                                                      世界上的一切都很简单,而人似乎是最复杂的,这种复杂是他们抗拒却又逃避不了的。
                                                      庸人自扰,都是庸人自扰。我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想自己以前的那种心静,又想想现在的这种心境,觉得以前那个在那么多谜中到处碰壁的形象真的有点可笑。
                                                      ——《盗墓笔记·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6-19 21:54
                                                        好在最后的平静感觉还不错,如果所有人死时都安详宁静,那么,死亡在最后并不会让人感到恐惧,反倒是死亡前的那段时间难熬一些。
                                                        ——吴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6-19 21:56
                                                          一下子百感交集。之前那种剧烈的恐惧、希望、担忧,各种情绪到这时候忽然放开了,我忽然不知道怎么表达才好,想流眼泪,但是嘴角却不由自主地笑起来。
                                                          一个人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无比孤寂之中的剧烈恐慌,那种从死亡边上擦肩而过的绝望,再然后发现自己安然无恙这种狂喜是能让人疯狂的。我之所以百感交集却不是因为这个,我心里想的是:不管现在是什么情形,我终于又和他们在一起了,终于不是一个人。这种感觉太好了。
                                                          ——吴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6-19 21:56
                                                            闷油瓶往后面的石壁上一靠,淡淡道:“我和他,走不了了。”
                                                            “你在说什么胡话。”我骂道。
                                                            闷油瓶忽然朝我笑了笑,淡淡道:“还好,我没有害死你……”
                                                            ——《盗墓笔记·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6-19 21:58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