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琴吧 关注:14,861贴子:730,792

【长篇/不定更/ABO/半架空】打完这场就结婚什么的才不会说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啊,这里是儛洇哪。
这么久没来多了好多新人哪,儛洇估计都没人认识了【真好】
毕竟ABO嘛,按原著设定写是不可能的了,大概设定是特工条x科研琴。
文笔不好请多多关照,人物属于河马,ooc属于儛洇。
不知道ABO定义的小可爱们还是麻烦自行搜索一下喽。
感谢赏光!【打脸】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6-20 16:43
    二楼喂度娘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6-20 16:48
      1.【序幕】
      深夜。
      某幢寂静大楼中某幢透出灯光的房间里,不轻不重地响起一阵铃声。
      “什么事?”一个茶发女子坐在桌边,接起电话。
      “那条信息,你收到了吧。”
      “是。”
      “这次任务很重要,我会派一个人过去跟你一起行动。”
      “嗯。”茶发女子瞟了眼电脑上弹出的窗口。
      “那么,交给你了,‘超电磁炮’。”
      “知道了,亚雷斯塔。”
      御坂美琴挂断电话,重新注视屏幕。
      他可还真看得起自己。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6-20 20:58
        3.【light of hope】
        “喂喂,你又迟到了啦。”美琴站在行李箱旁边,看着某人急匆匆地跑过来,相当无奈。
        “啊,抱歉,毕竟上条先生这个状况你也明白……”上条当麻挠头,幽怨地抬头看天。
        美琴忍不住叹了口气,转身拖上行李走向机场:“幸亏我早猜到这情况特地提早了半小时,还不至于迟到。走啦走啦。”
        “哦哦。”当麻赶紧拖起箱子跟上美琴。
        为了保密和安全,两人坐的是学园都市超音速专机。上条当麻看着这曾经给他带来严重阴影的飞机,心中感慨万千。
        “我说,我们去哪边集合?魔法侧哪边有谁来?”在飞机上坐定后,美琴对当麻问到。这些东西一向不归她管。
        “啊,这个,茵蒂克丝和神裂肯定会来,天草式全员应该也在。特殊情况下风斩也会赶过来,其他所有组织都会在可能范围内给予我们最大帮助。”当麻思索了一下,回答道。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次任务可能比他们先前面对魔神还要困难。残余势力既然能够存活下来,绝不会是泛泛之辈,但这次却没有别人能援助他们。
        “啊……”美琴托腮陷入沉思,以她的头脑,不会不明白现在的处境。
        回答完问题,当麻下意识地转头看美琴,呼吸微微一滞。
        怎么说呢,好久没这么认真地看过她了。三年过去,美琴俏丽的脸庞显得更加清秀,线条从饱满变得更加轻灵流畅,身体曲线也更加柔和明显。

        ——————————TBC——————————

        没考好手机被封,只能更这么多了【哭唧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9-06-23 21:57
          “啊,这个,茵蒂克丝和神裂肯定会来,天草式全员应该也在。特殊情况下风斩也会赶过来,其他所有组织都会在可能范围内给予我们最大帮助。”当麻思索了一下,回答道。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次任务可能比他们先前面对魔神还要困难。残余势力既然能够存活下来,绝不会是泛泛之辈,但这次却没有别人能援助他们。
          “啊……”美琴托腮陷入沉思,以她的头脑,不会不明白现在的处境。
          回答完问题,当麻下意识地转头看美琴,呼吸微微一滞。
          怎么说呢,好久没这么认真地看过她了。三年过去,美琴俏丽的脸庞显得更加清秀,线条从饱满变得更加轻灵流畅,身体曲线也更加柔和明显。
          总的来说,就是整个人更柔(女)媚(人)了一些。再加上机舱内微暗的淡蓝灯光打在她侧脸上,更是犹如梦境。
          美琴感觉到当麻的视线,转过头来,看着当麻有些呆愣的样子一阵紧张,脸红了一半:“你……你干嘛啦……”
          “啊?当麻这才回过神来,感觉到自己失态,连忙转过头去,“不……什么都没有。”
          糟糕,美琴脸红的样子更可爱了。
          “鬼才信啦!话说你要敢想一些奇怪的东西我可饶不了你啊!”美琴看见当麻这样觉得更不对劲了,红着脸发间冒出电流。
          “啊喂!美琴小姐,这里是飞机上啊!”当麻大惊失色,转回身一把抓住美琴双肩。
          “唔!”美琴突然被抓住瞬间神经紧绷,“你你你快放开啦喵!”
          “啊,抱歉,但是你先保证不会再放电啊!”
          “知道了啦!话说这个飞机也没关系的吧!”
          得到保证后,当麻迅速地把手抽了回来。啊,美琴身体感觉好软……不对我在想什么啊……
          经过这么一折腾,美琴也是脸红得能滴出血来,转过头去不再说话。整个机舱陷入了一种奇怪气氛。
          好在飞机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没有让这种气氛持续太久。
          —————————————————————————
          对不起只更了这么一点点可是真的来不及,最近儛洇正以正常学校学习的十多倍速度学习高中化学【哭唧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9-06-25 22:04
            呜哇哇哇真的来不及更啦只好放个三年后的琴设喽?但是画得很渣请不要介意……
            要是有哪位太太愿意帮儛洇画一份设儛洇感激不尽哦?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9-06-27 22:18
              4.【决意】
              依然是在英国集合。
              出人意料地,这次集会地点在一处公园内,风景还算赏心悦目。
              不过话说回来,这种东西在教堂讨论确实不太合适。

              于是乎,一大群人围坐在草地上。除了行动人员以外,萝拉和史提尔也参加了会议。
              “那么,这次可就交给你们这些年轻人了。按照之前讨论的结果,科学和魔法势力零碎残余由两侧各自分别处理,最终再统一讨论抹消。你们也都蛮熟了,也省得那些礼节,不如先说明一下计划,初步行动后再讨论所得信息?”萝拉手指绞着头发,相当悠闲地说道。
              三年不见,各人都有变化。五和,史提尔,神裂等人都显得更加成熟稳重,倒是茵蒂克丝看起来没什么变化,只是长相更显精致,体现出了外国人的优良基因。
              “嗯,我们这边已经把周边组织大致摸清,很快就可以行动,大概会花三天。”建宫斋字补充道。
              “啊,我们大概……”当麻突然意识到自己面前完全处于盲目状态,只得转眼看向美琴求助。
              “我们这边复杂一些,最好是不要强行处理,情况也不够明了,”美琴相当无奈地瞥了当麻一眼,接口道,“可以配合你们,三天后再统一讨论。”
              “那么,就按你们所说,三天后再统一讨论行动。”神裂环视一周,最后看向当麻和美琴,“我让他们先带你们去住处。”
              “谢谢了。”两人站起身,向神裂点头示意,跟着五和离开。其余众人也都纷纷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当麻,”两人走出不远,突然被茵蒂克丝叫住,“注意安全。短发你也是。”
              “嗯,放心好了。”两人转头,对她一笑。
              住处离教会不是很远,一会就到了。
              “这两间是你们房间。”五和打开门,转头微笑着对俩人说。
              房间不是很大,但也并不拥挤,十分整洁。卫生间,厨房各自都有,家具也很齐全。
              “哦,很好啊。”当麻打量着房间,忍不住感叹道。美琴也相当高兴,回头愉悦地对五和说道:“真是谢谢你们啦!”
              “不……不客气!”看到当麻喜欢,五和高兴得不得了,美琴的表现也让她对美琴更增加了几分好感,“我,我先回去了。”
              “好。”当麻目送她离开,然后走进美琴房间看她收拾东西,反正他也没什么东西好收拾,“那个,美琴大人,我们接下来干什么啊?”
              “我说你到底是来干嘛的啊,怎么啥都不知道?”
              “啊,上条先生老是被呼来喝去你也是知道的,完全没有时间去折腾这些东西啊……”
              “哎……”美琴把电脑在桌上放好,叹了口气,“今天晚上有个酒会,他们应该会掺和在里面,我们去打探一下。”
              “酒会?我好像没什么衣服啊。”当麻低头看看自己衣服,满面愁容。
              “放心,这个鱼龙混杂,你穿这套衣服就行。我……”美琴打量一下当麻,又看看自己身上的白大褂,皱了皱眉头,“还是换一套吧。”
              “哦,那我先去跟神裂他们交流一下,要走了来找我。”当麻挥挥手,走出房间。
              “行。”
              —————————————————————————
              啊哈哈哈哈终于更出来了,快夸奖我
              对了小可爱们可以仔细观察一下章节名,有小惊喜哦w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19-06-30 15:54
                儛洇错了儛洇不是故意骗更的,但是儛洇被学校抓走九天也不是自愿的啊对不对【委屈】
                其实只是来捞一把的,不过顺便说明一下,马上就可以恢复更新咯!


                回复
                41楼2019-07-10 16:29
                  5.【Despacito】
                  “笨蛋,要走啦!”
                  “哦,来啦。”当麻打开门,看到美琴后又愣了一下。
                  美琴穿了一条素色连衣裙,边缘饰有少许简单花纹,略微贴身,很好地勾勒出了身形。化了一点淡妆,看起来更加清秀。
                  总之,很好看。
                  “愣着干嘛,走啦!”美琴在当麻面前挥了挥手,转身就走了出去。
                  “啊。”当麻这才回过神来,赶忙跟过去,忍不住甩了甩头。自己今天是怎么回事,第二次了吧。
                  不久后,他们就站在了酒会门口。
                  里面的嘈杂声混合着烟酒味传出来,美琴忍不住皱了皱眉。
                  “还好吗?”当麻看到美琴的反应,有点担心。
                  美琴摇摇头,推开门走了进去。
                  刚一进去,繁乱的灯光就迎面而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儛洇诈尸啦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突然被关学校儛洇也很无奈啊,今天只能跟这么一点点了。
                  不过一定会努力更新哒!


                  回复
                  43楼2019-07-10 22:57
                    美琴忍不住眯了眯眼,抬头扫视一圈,见没有引起注意,便走向一处较为阴暗的角落。当麻则默契地走到一边,不近也不远。
                    美琴默默地打量着周围的人群。会场布置得相当简单,同一般酒吧差不多,只是华靡的灯光给此处平添了几分瑰丽,倒是很适合交接。
                    突然,旁边一人端着酒杯,向美琴走来:“这位小姐,想什么呢?”
                    一股烟酒气息弥漫开来。美琴不着痕迹地往后靠了靠,转头看向来人。
                    这位不速之客身着白衬衫,黑西裤,头发梳得相当整齐,不过发油似乎抹得多了些。脸上挂着微笑,看起来也还年轻,但整个人都透露出一股油腻的感觉。
                    美琴还没想好要回答什么,那人便已经自说自话地接了下去:“我对您相当感兴趣呢,不知可否互相了解一下?”
                    我觉得你完全不像是只想跟我互相理解一下这么简单。美琴眯起眼。
                    看来估计是因为今天自己穿得比较素净文雅,又没什么动作,看起来温和文弱,被当成是O了吧……虽然的确是这样。现在问题是,要怎么不引人注意地甩掉他……
                    “如果小姐有兴……”酒杯男伸出手想去抓美琴的手,被她轻轻躲开并且迅速打断了话语:“抱歉,我不认识你,也并不对您感兴趣。”
                    远处当麻看到这一切,皱起了眉头,此时终于忍不住朝美琴那边走了过去。
                    “没关系,没有的话我们也……”酒杯男还想纠缠美琴,然而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当麻走过来一把搂过美琴,再次被打断:“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是我的。”
                    “……”美琴靠在当麻身上,感觉到他的心跳,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来。
                    “这位先生,我们是不是应该讲究先来后到呢?”酒杯男勉强维持着笑容,脸上已经流露出不快。
                    “就算讲究先来后到,那也是我先看中她的。”完全不给对方留下任何余地。
                    酒杯男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当麻接着堵了回去:“在说话之前,我建议你还是先考虑清楚。”
                    说着,一股罂粟花的清香晕染开来,混杂着刺人的铁锈味和醇厚的红茶味。他释放了自己的信息素。
                    闻到这股信息素之后,酒杯男明显怔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了少许痛苦的表情,随后忿忿地走开:“你……哼。”
                    美琴被当麻抱在怀里,全身都被他的信息素包围,感觉自己的心忍不住颤抖了一下,脸也不由自主地红了。
                    “美琴?美琴?没事吧?你脸好红。”见那人走远,当麻这才松开美琴,将她正面扳向自己,有些担心地问道。
                    “啊?哦,没事。我这边差也不多了,走吧。”美琴被当麻晃了两下,这才回过神来,赶忙回应道。
                    “没事儿就好。”还是有些不放心地看了看她,拽着她手走出了酒会。
                    美琴只感觉自己脑子里嗡嗡的,满心慌乱而又有些激动,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了回去。
                    ————————————————————————————
                    各位,你们要的糖来啦【滑稽】
                    怎么样,算不算是为儛洇长时间消失补偿一下?


                    收起回复
                    48楼2019-07-17 22:15
                      6.【大教堂】
                      不得不说,上琴两人效率还是很高的,就这么两天多功夫而且人生地不熟,居然还是将零碎残部清理地七七八八,剩下的不去管也会自己消亡。三年过去,两人都变化了不少。
                      “所以,目前情况怎么样?”当麻在己方做完报告之后,抬头问茵蒂克丝那边。
                      萝拉第一次出现交代完后就没再过问过什么,领导核心自然而然地落到了当麻身上。毕竟他最熟悉所有人,能力也有目共睹。
                      “我们这边的第一目标是一个名为‘新世初’的魔法结社。”茵蒂克丝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一栋略显哥特式的建筑,“这个结社不是很大,但也绝对不能小看。他们最擅长进行复杂术式编写,融合了新教、伊斯兰教、密宗教、道教等多种教派,是一个成分相当复杂的结社。值得一提的是,他们虽然非常排斥科学侧,但对于现代产品倒是照用不误,甚至发展出了许多新型术式。”
                      口嫌体正直。当麻忍不住撇了撇嘴,内心吐槽。
                      科学侧和魔法侧不一样,没有那么多个性化分支,大多数都是在走基本相同的路径,这也就使较大科学结社在双方联合打压的情况下难以独立生存,必须依靠魔法结社的支持,因此接下来美琴只需要和上条等人一起行动,碰到有科学结社在一起端掉就行。
                      “那么,茵蒂克丝,这次还是你带路,我们就跟着喽?”当麻皱着眉头消化了一下信息,总结道。
                      “嗯。”茵蒂克丝相当愉悦地点头,顿了顿,又鼓着脸补充道,“不过当麻这次不可以随便乱动哦,万一弄出什么未知术式那可就完了。”
                      “是,是。”当麻无奈地托着脸,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那么,明天一早就出发。五和,还是麻烦你来叫一下我们。”
                      “啊,是。”五和突然被点名,有些受宠若惊,红着脸答应道。
                      看着五和,茵琴二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了一下。
                      散会后,上琴(其实是上条)便被茵蒂克丝拽到她那边去蹭了一顿饭。考虑到光吃人家的也不太好意思,美琴主动提出给大家做一些甜点放松一下,然后不由分说就借用了厨房。
                      美琴作为一个优秀大小姐,厨艺其实还是相当不错的。结果一顿饭下来,原本关系比较平淡的茵琴二人(或者主要是茵单方面?)瞬间莫名亲近了许多。
                      于是乎,等两人回到住处时,已经相当晚了。
                      考虑到明天要早起,再加上刚刚不知为何但其实感觉有些疲累,美琴也就放弃了熬夜,直接洗洗睡了。
                      ——————————————————————————————
                      儛洇更了哦!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收起回复
                      55楼2019-07-29 09:13
                        自捞防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2楼2019-08-04 09:08
                          7.【there is a reason】
                          美琴一直都保持了相当准确的生物钟,没等到五和来叫他们就已经醒了。
                          时间也不是很早,美琴洗漱整理了一下,就听到了五和的敲门声:“御坂小姐,可以准备起床了哦。”
                          “啊,知道了。”美琴关掉水龙头,听到脚步声逐渐远去。
                          回到桌子前,美琴开始收拾出门要带的东西。
                          大概几分钟后,美琴听到了当麻的声音:“御坂,你好了吗?”
                          “啊,马上。”美琴把整理出来的随身仪器放进包里,摊开零件进行检查。检查无误后,再次扫视了一圈房间。应该……没什么落下了吧。
                          “御坂你还没好吗?要迟到了哦。”
                          “我知道啦,笨蛋!”美琴有些恼火地回道,顾不得再去检查什么,将整好的零件往包里一塞,匆匆往外走去。
                          她没有注意到,她带来的那瓶抑制剂静静地站在桌角靠墙处。
                          当麻看着美琴出来,赶忙招呼她往外走去。
                          虽说是一起行动,不过他们事情并不是很多。这次行动重心放在了茵蒂克丝等人身上,而他们只需要将科技材料部分进行处理即可。
                          踏上目标岛屿的土地,美琴有些恍惚,落后几步,看着当麻的背影。
                          苏格兰的天空苍色得悲伤。久违地再次与那个人一起踏上战场,却忍不住有些恐惧和慌张。她还是害怕,怕自己会拖那个人后腿。
                          尽管她已经全力克制,但总是埋不住心中的情绪。
                          已经入秋,可惜天高但气不爽。微凉的阳光洒在身上有精梳纱的质感,顺便吹来了放线菌孢子,让人心情平静。
                          用力吸了几口气,美琴定了定心绪。不管如何,她不会再放开了。
                          如果需要,她可以拼上一切。
                          互相交谈了几句,确定好大致计划后,当麻便和美琴一道向东边走去。
                          岛上植被比较稀疏,唯有那几幢建筑显得相当突兀。主建筑看起来有十字教教堂的风格,然而外墙上镶嵌的高强度瓷砖却显得有些奇怪。周围其它建筑都是干净刚硬的几何形状,相当不富有人文气息,更是格格不入。
                          上琴二人对视,微微一笑。
                          那里,是属于他们的战场。
                          ———————————————————————————————
                          不行感觉自己好怠惰【趴】
                          同志们有没有看见某些有趣的的东西呢?【滑稽】
                          马上就是你们喜闻乐见的了哦~【大滑稽】


                          收起回复
                          63楼2019-08-04 18:49
                            8.【 】
                            “很不错嘛。”当麻看着美琴随手解决掉一个机关,忍不住赞叹道。
                            “你也不赖。”美琴头也不回地答道,“这段时间改变挺大。”
                            大概两年之前,当麻和美琴的战场逐渐分离,两人基本上没怎么再在战场上碰过面,现在就明显感觉到了对方在战斗上不小的变化。
                            一阵电流闪过,所有设备便基本宣告报废。
                            不得不说,美琴的能力对付起科技产品实在是太方便了。当麻忍不住感叹。
                            外界毕竟没有学园都市那样防备能力者的技术,主要能量也仍然是电能,设备都还是电器,破坏起来……也就相当快捷。
                            将最后一处处理完毕,两人一同往集合地走去。身后原本高大的建筑物,已经成为一片废墟。
                            然而,没走几步,美琴突然踩到一块碎块,腿一软便跌坐下来。
                            当麻听到美琴的惊呼,一转头便看见美琴坐在地上,赶忙跑过去:“没事吧?”
                            “唔,我没事。”美琴皱了皱小脸,刚想爬起来,却突然感觉一阵眩晕,身子一歪,赶忙稳住身体。
                            “真的没事吗?”当麻担心地低头看美琴,不由得一愣,“御坂,你脸好红。”
                            “诶?”美琴茫然地抬头,人却一阵发软,瞬间感到有些不妙,“啊……”
                            当麻伸手摸了摸美琴的额头,皱了皱眉头:“好烫。”随即他便闻到一股栀子和山茶混杂的香甜味,心中顿时警铃大作:“御坂……你……”
                            美琴此时也已经完全反应过来,别过脸去不想说话。
                            “你抑制剂呢?”当麻直起身,有些烦躁地挠头。
                            “忘带了啊!”美琴红着脸小声吼回去。
                            “哈?”
                            “谁让你催我催那么急!”
                            当麻单手捂头,感觉内心一万匹神兽奔腾而过。
                            在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现在这个情况要怎么处理!完全没那么多时间拖着啊!而且万一出个什么状况怎么办,美琴这种状态肯定会有问题啊啊啊啊!当麻无助地抬头望天。
                            美琴身上浓浓的栀子和山茶气息扩散开来,萦绕在当麻鼻尖。虽然当麻自制力一向很强,然而或多或少还是会受到影响。
                            突然,当麻想起了什么。
                            要想让美琴度过这个状态,除了服用抑制剂,就只有……
                            当麻看向已经蜷成一团的美琴,咬着嘴唇,脚在地上蹭来蹭去,思索许久,终于下定决心,俯下身去。
                            “抱歉了,美琴。”
                            ————————————————————————————————
                            各位你们喜闻乐见的来了【滑稽】


                            收起回复
                            71楼2019-08-09 14:58
                              9.【fade】
                              美琴下意识地抓紧了衣服,疑惑地想要抬头,却感觉到一只手轻轻地撩开了她后颈上覆盖的发丝,随后传来一阵皮肉被刺破的轻微疼痛。
                              属于A的信息素在体内横冲直撞,但并不难受。她很清楚地知道,那是当麻的气味,她更清楚地知道,当麻刚刚的动作意味着什么。
                              一时间,美琴脸颊再度升温。
                              当麻小心地挪开牙齿,舔掉了上面沾上的血丝,顺便轻轻地帮美琴拭去了后颈上的血迹。
                              几分钟后,美琴感觉燥热逐渐褪去,四肢也不再发软,便打算站起来。然而身边萦绕着另一个人的信息素,让她感觉有些奇怪。
                              美琴站直的那一刻两人四目相对,随即迅速而尴尬地挪开了各自的视线。
                              不论什么情况,都不能改变美琴被当麻暂时标记了的事实。这让两人完全没有办法正常地面对对方。
                              除此之外,当麻心中还隐约有些奇怪的感觉。
                              并不是只有A能影响O,O也同样会对A产生影响。越是契合度高的两人,这种反向的影响就会越明显。
                              然而上条先生显然是没有想这么多,甩了甩头企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浅蓝紫色的风拂过,缓缓吹散美琴身上当麻的气息,稀释了两人间微妙的尴尬。
                              正好这时,当麻的手机响了。
                              “喂喂,当麻当麻,你那边好了吗?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们说,你们赶快到集合点来一下。”是茵蒂克丝,声音听起来有些焦急。
                              “哦,好,马上过去。”当麻挂断电话,转头看看美琴,顿了顿,缓慢而小小声地开口:“那个,御坂啊,发生了一点小情况……能到集合地点去吗……”
                              “嗯。”美琴还是低着头轻轻哼了一声,瞟了一眼当麻便直接往前走去,好一会才弱弱补充道,“我知道的啦……你也不用太担心。”
                              “啊……”跟上来的当麻忽然觉得轻松了很多,然而又有些说不出的奇怪感觉。
                              怎么搞的……当麻用力甩甩头,企图甩掉哪些诡异的感觉。
                              两人迅速赶到集合地,魔法侧成员都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怎么回事?”当麻顾不上喘口气,就急切地问道。
                              然而两人脸上红晕却都没有完全消去,也不知道是跑得还是怎么得。茵蒂克丝看着两人有些不自然的样子,欲言又止,然而最终决定忽略这些细节,赶紧切入正题:“当麻,你还记得我说过这个结社非常擅长不同类型术式的结合吧?”
                              “刚刚我们在处理最后一个迎击术式时出了些意外。原本那应该是个以圣骑士十字为基础的破坏性攻击术式,上面叠加了类似于葛利果圣歌队的重奏增幅效果以及压缩控制术式等多重术式。但是在解决时由于应战力度有偏差,导致术式出现了意外损坏而出现扭曲,形成了一个新的术式。虽然我们只面对爆破余波并且清除了术式,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术式因为当时压缩术式出错,以极高压向近地面空间释放,导致这边的空间受到强烈震荡而出现不稳定。虽然不太可能与其它空间连接,有东西掉过来的可能更是微乎其微,但保险起见,还是要搜索一下。”
                              听到这些,当***略微抽搐了一下:“也就是说,可能有异世界的事物出现在这?”
                              不知为何,上条先生总有一种直觉,以他的不幸程度,一定会发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嗯,是的。在空间恢复稳定之前,我们都要定时去检查哦。大概要等11个小时左右。不过快晚上了,轮班如何?”茵蒂克丝难得摆出一张极其 严肃的认真脸。
                              “行吧。那么……”当麻环视一圈,“神裂跟五和第一组,史提尔跟茵蒂克丝第二组,建宫跟土御门第三组,我……跟御坂第四组好了。每组两个小时,怎么样?”
                              “可以接受。“史提尔取下嘴角的香烟,吐出一口气,接口道。
                              “啊,那就这样。”当麻长出一口气,又小声问美琴,“熬夜没问题的吧?”
                              “当然。”美琴斜了当麻一眼,心里却是有些窃喜。
                              “那么,先好好休息吧。”
                              ————————————————————————————————————
                              妈耶弄个设定直接差点弄死儛洇【趴】
                              请看儛洇开始尽力口胡(不是)努力扯淡。魔法真是太难写了【无助】
                              怎么样有没有感觉被儛洇耍了【滑稽】?(被打)
                              不过我们条条怎么可能会作出那种事情呢,我们要尊重原著(不是)
                              好吧前方再次高能想必大家也看出来了对不对【滑稽】


                              收起回复
                              95楼2019-08-19 12:08
                                真是不好意思,上学了碰不到电脑,明明都快更完了……
                                自捞防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3楼2019-09-01 23:22
                                  12.【Game over】
                                  太阳光在太阳达到水平线后约5分钟第一次正式扫到众人身上,镀下一层金光。
                                  美琴生物钟非常准,尽管前一天熬夜也依然准时醒了。几乎在美琴睁眼同时,泠夜也睁眼看向了她。美琴感觉到视线,回应泠夜向她看去,却忍不住愣了一下。
                                  嗯,姑且不论陌暄非常自然地头靠在泠夜腿上睡着,昨天因为太暗看不清两人外貌,现在却是一清二楚。
                                  陌暄属于典型亚洲人长相,黑色短碎发略有些凌乱,碎刘海柔顺地覆盖在额前。五官线条干净带些棱角,看起来就是个阳光好少年。长相还是蛮好看的,但也是正常范围。
                                  而泠夜……怎么说呢,不仅是典型亚洲相貌,而且清秀得有很浓的华夏气息,皮肤白皙,五官线条柔和。但最让人注意的,是她那头亚洲人不应该有的冰蓝色长发。不,不是亚洲人不该有,而是根本不是正常人类的发色。
                                  “……”美琴想说些什么,却不知怎么开口。
                                  “怎么了?”泠夜抬起头正视美琴。
                                  “那个,你的头发……是染的还是……”
                                  “不,天生的。”泠夜缓缓露出微笑,眼中却明显流露出“不要往下问”以及少许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美琴秒懂,将疑惑咽了回去。她一定有她的理由,没必要勉强。
                                  其他人都没醒,美琴坐到泠夜身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讲话:“嗯,据你之前说的,你们那里和我们的数学规律应该是一样的吧?”
                                  “我想不止,据我所知,恐怕连构成模式都一样。唯一不同的,几乎就只有层级连接方式,也就是所谓法则。换句话说,我们很可能压根是在一个宇宙里面。”只是处在不同层面罢了。
                                  “原来如此。那么,你们那里的发展状况……还有你说的快两年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因为是作品,所以至少在我们那里表现出来两边时间流逝是不一样的,在我们那里的2043年,魔禁系列完结,换算过来是你们这边三战结束一年后左右。相较于我们看到的,是快了两年。目前我们那里是2157年,总的来说大概还是我们世界时间比较靠后。”
                                  “诶?这么久了吗?那这么说来你们科技水平到什么地步了?自然超对称粒子发现了吗?还有关于脑结构之类……”
                                  “从2011年起,自然超对称粒子的寻找就遇到了瓶颈,一度有人尝试建立新模型。直到2042年,才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在大概10月,狄布……啊。”就在她们聊天的间隙,其他人也悠悠转醒。
                                  “总之,超弦理论已经得到了初步验证,量子计算机诞生,基因定向编辑在实验室已经实现。”泠夜压低声音,几句总结完,顺便摇醒陌暄。
                                  美琴点点头,往其他人那边走去,在他们看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9楼2019-09-24 06:27
                                    自己后微笑问了早,心里盘算着要怎么说明状况。
                                    “唔,美琴?”茵蒂克丝揉揉眼睛坐起来,眯着眼睛看过去,“有什么情况吗?”照理来说应该不会有……吧。
                                    “啊……”美琴表情僵硬了一下,看向当麻,“还真有……”
                                    所有人瞬间清醒。
                                    “……所以,是什么东西?”神裂表情凝重了起来。
                                    “不……甚至不是一件东西。不过不用那么紧张啦。”当麻尴尬地补充道,往旁边看去。
                                    泠夜拽着陌暄走过来,向众人微微鞠了一躬。
                                    ……
                                    居然……真的****。
                                    ——————————————————————————————————————————
                                    居然还会超字数
                                    都没有人嘛,儛洇太难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0楼2019-09-24 06:28
                                      额,被和谐掉的是“不是 东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6楼2019-09-24 22:37
                                        ……居然被吞了,那儛洇现在补个档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0楼2019-09-25 21:2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1楼2019-09-25 21: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2楼2019-09-25 21:34
                                              13.【Serenade】
                                              “所以,你们就这么掉过来了?”茵蒂克丝摸着下巴,谨慎地抬眼看向泠暄,“可否请问一下,你们为什么能安全单独穿过这条裂缝?”
                                              “这个,你可以认为他的异能在我们身上形成了一层保护层,这才保证我们通过的。”
                                              “这样啊。”茵蒂克丝点点头,“因为体积不大,就算是魔法应该也可以勉强做到,都不用说其它法则。不过现在问题是,你们要加入我们吗?
                                              “你们要想好,如果不加入,我们也可以给你们安排停留的地方。虽然和我们一起更容易找到回去的方法,但这次行动很危险,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你们也明白吧。”
                                              “当然。”陌暄咧嘴一笑,“别的不说,至少我还是敢保证不挂的。我们加入,总能帮上点忙的吧。”
                                              “那好,我会让那边调整一下准备,你们就跟我们一起走吧。”茵蒂克丝看向两人的目光明显友善不少。能安全穿过时空裂缝的人想必不会简单,愿意加入自然是再好不过。
                                              下一个目的地远在美国休斯顿,接洽也需要一些时间,因此众人决定打道回府,先休整一下。好在为了隐蔽,一行人乘的是公共交通工具,避免了两人没有位置的尴尬。
                                              然而毕竟事发突然,房间一时处理不来,泠暄两人只能和上琴拼一晚上。考虑到美琴房间里有各种物品空间比较小,陌暄和当麻商量后决定搬到美琴房间睡一晚,把大房间腾给两位女生。
                                              房间有自带的浴室,美琴洗完澡就看着同样洗完澡换好衣服的泠夜坐在床上叠制服加清点物品。泠夜随身带过来的只有一个腰包,但是里面东西倒是零零碎碎有不少。
                                              美琴躺在床上盯了一会泠夜制服上疑似天王星英文加天王星符号的标志,将视线挪到了泠夜头发上。
                                              其实泠夜发色很淡,只带了一点点蓝色,加上不知道什么原因,头发像是经过暴晒褪色了一般有些深浅不一,看起来反而有种海冰的通透感。美琴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捋过泠夜发尾。摸起来也确实凉丝丝的,有些柔软,手感很好。
                                              “嗯?”泠夜感觉到美琴的动作,将小试管小纸包放回腰包,偏过头看她。
                                              “啊,没事。”美琴赶紧抽回手,“换套衣服感觉你人柔和多了。”
                                              泠夜原先穿的制服有些像白大褂和长风衣的结合体,很好地勾勒出身体线条,但显得干练的同时也有些冷硬。美琴衣服一向有点可爱风,借给泠夜穿倒是让她看起来像是童话里的种族。
                                              “是吗?”泠夜略微勾起嘴角,熄了灯,也躺下来。
                                              美琴侧过身去,闭上眼,却睡不着。不知为何,泠夜奇怪的发色让她觉得有些不安。
                                              “别想了,早些睡吧。”
                                              声音从背后飘来,美琴却是一惊。自己明明应该没有任何动作……她是怎么……
                                              【另一边】————————————————
                                              陌暄一脸认真地盯着当麻,以至于让他有点毛骨悚然。
                                              “那个,”当麻最终忍不住弱弱开口,“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
                                              “啊,不好意思,就是突然掉过来,感觉挺好玩的。”陌暄完全不走心地开口,突然猛地揉了一把当麻的刺猬头。
                                              “啊喂!”当麻瞬间爆炸,“你干嘛啦!”
                                              “增进感情啊。”看着陌暄一脸正人君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真的有多认真。
                                              “这是什么增进感情的方式啊!”
                                              “好啦,开个玩笑。你头发也不是很硬嘛。看你太紧张了,放松放松。”
                                              “……问个问题,你和泠夜……是搭档吗?”
                                              “是啊。”似乎想起什么,陌暄忍不住勾起嘴角。
                                              “中国人?”
                                              “额,地理上来说应该是的……不过我们那里已经没有国家了哦。”
                                              “诶?”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6楼2019-10-05 22:58
                                                捞一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3楼2019-10-26 21:49
                                                  接着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4楼2019-11-09 18:48
                                                    正文码不下去了,先更个番外吧,是泠暄原本的日常~大概还是高三的时候,陌暄第一次体术打败泠夜的故事。
                                                    ————————————————————————
                                                    番外1.【所谓打是亲踹是爱】
                                                    泠夜洗澡时听到了房间门滑开的细微声响。
                                                    等她弄干头发穿好衣服出来,就看见陌暄已经甩了外套靠在床上刷手环。
                                                    “回来啦。”泠夜走过去,也在床边坐下,靠过去看陌暄在刷什么。
                                                    “嗯。”陌暄放下手,突然伸手揽过泠夜,扭头就想亲上去。
                                                    泠夜反应更快,一巴掌盖到陌暄脸上把他呼到一边:“好好说话不要动手动脚。”
                                                    “唔……”陌暄默默捂脸。谁像他出任务回来想讨个鼓励吻都没有还被媳妇打脸……不过毕竟久经沙场,陌暄迅速调整好心态,转移话题,“我们是不是有段时间没有对练了。”
                                                    泠夜抬眼看向左上方天花板角落:“好像?”
                                                    “改天练练?”
                                                    “这么想找打。”泠夜瞥了他一眼,转过身用两指扣扣墙壁,拉出一张日程表,“难得,咱俩明天都空。来不来?”
                                                    “来,干嘛不来?”难得泠夜主动提议对打,陌暄相当兴奋。
                                                    于是第二天中午陌暄就觉得自己的腰很不好。
                                                    “嘶!”尽管有尽力憋着,陌暄依然忍不住在泠夜按上淤青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哎轻点……”
                                                    “自己作的,忍着。”泠夜话是这么说,手上力道却放得更轻了些,揉几下消掉陌暄膝盖上那块淤青,又转手去揉别处。
                                                    陌暄决定转移注意力去看泠夜。与他身上红一块紫一块相比,泠夜只有某些皮肤擦红了或者蹭破皮,几乎没啥伤。
                                                    他们是纯肉搏。他知道这种情况自己打不赢泠夜,他几乎所有技巧都是她教的,而且先天生理条件也很重要。女孩子柔韧性好,泠夜在着地时还能瞬间反应,利用技巧缓冲,而陌暄基本就是实打实挨上,就导致了两人身上惊人的反差。
                                                    “下午带上刀械。”泠夜站起来,揉了把陌暄头发。
                                                    “好啊。”陌暄眼睛瞬间亮了。嗯,反正泠夜在捅哪都死不了。至少对陌暄来说,比起被刀捅,还是整个摔地上更疼些……
                                                    乌拉诺斯有提供专门场地以供练习,防止误伤。
                                                    陌暄被捅了左腹,手臂和脸侧也有划伤,默默看着泠夜给他治伤。这已经是他不知道第几次被捅了,心脏,肺部,腿部,胳膊,哪哪都被捅过。不过泠夜也没好到哪去,腿上,手上,身上都有划伤。给陌暄处理完伤口,随手擦了擦抹消掉身上伤口。
                                                    “继续?”陌暄甩甩胳膊,往场地中间走了点。
                                                    “你觉得可以就行。”泠夜将短刀横置身前作出预备姿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9楼2019-11-23 16:48
                                                      几乎是同时,两人向前几步,刃锋交错。架挡,外扣,转身,斜刺,牵拉,扭脱,所有动作都以极高频率完成,行云流水。每一次出刃,都划向最刁钻致命之处。
                                                      如果有外人看见,估计真的会以为他们要杀了对方。
                                                      两人神经都高度紧绷。陌暄盯着泠夜,甚至能在她眼里看见自己影子,和映出来的,自己的眼睛。
                                                      他喜欢这样的泠夜。这种时候,她的眼睛干净到极点,冰冷平静,如同原本深不见底神秘莫测的深海全部结成了冰,掀不起一丝波澜。眼睑垂下的幅度,略微抿起的嘴唇,鼻尖细微的汗珠,都让他着迷。有几个瞬间,陌暄甚至觉得她性感爆了——与一般不同的性感。
                                                      泠夜的刀刃刺向陌暄心脏。盯着她动作,陌暄心一横,侧过身让刀刃刺入右胸口,同时利用泠夜刹那的迟钝,将匕首猛地刺向她的喉咙。
                                                      刃锋因为力度过猛一时收不住,在白皙的颈上留下一道殷红的痕迹,暗红色液体缓缓流下。
                                                      泠夜静静地看着抵在自己颈间的匕首,忽然微微笑了,松开手上短刀:“很不错。”
                                                      陌暄收回匕首,低头看了看它:“你不,咳……你不会放……咳咳……放水了吧。”
                                                      “真没有。”泠夜看着陌暄,擦去了颈间血迹,拽着让他原地坐下。陌暄尽量保持不动,看着泠夜缓缓将短刀从胸口处拔出,然而总还是会忍不住咳嗽,肺部的淤血顺着气管到达口腔,又顺着他嘴角流下。
                                                      等泠夜完全将刀拔出时,原本的伤口已经只剩一道浅粉色痕迹了。抬起头,目光对上陌暄的眼睛,含着淡淡笑意,脸上是与年龄完全不符的欣慰:“恭喜,登顶了。”
                                                      “高兴就先把自己伤治治。”陌暄将泠夜拉过来,自己也靠过去,额头抵着额头。
                                                      “知道了。有这功夫,去把衣服换了。”
                                                      周日学校里没什么人,大多数都滚去(bei)执(xue)行(xiao)任(ya)务(po)或者回家了。两人慢悠悠地去食堂吃了饭,顺路把坏掉的制服上交总务处更换。
                                                      墨色染上天空,留下散漫碎光,镶点在那头顶的深海。建筑物散发出淡淡荧光,浅鹅黄色光晕柔和而温暖,给人一种错觉,仿佛不是在学校,而是在自家小区。乌拉诺斯即使在冬天也并不寒冷,微风隐约撩起枯草和树叶气息,清新地掠过人身旁,钻入鼻腔。校区内不安灯,小路两边零星种着荧光草,随意却不杂乱,恰好能照亮路面,而行人依然隐没在暗夜之中。远处细碎光点融成一片,分不清哪里是地平线。
                                                      泠夜冲完澡,靠在床上用投屏放之前录下的对练视频,给陌暄讲问题,他身上的,和她自己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0楼2019-11-23 16:49
                                                        等该讲的都讲完,时间已经显示为0:42,早过了门限时间。换句话说,他回不去了——除非爬墙。
                                                        那他当然就懒得回去了。
                                                        泠夜身子往右偏,头正好轻轻抵在陌暄肩上。陌暄看着她,用力忍住抱上去的冲动,只是勾过她的手:“不考虑奖励一下?”
                                                        “明天给你旷课。”
                                                        “好想法,我爱这个操作。”
                                                        细碎的银河默然地在空中流动。明天又是星期一。
                                                        ——————————————————————————————————————
                                                        儛洇不行了儛洇累死了
                                                        为什么所有比赛都挤在一起是有什么意见嘛
                                                        好吧对不起儛洇又水了一更【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1楼2019-11-23 16:52
                                                          自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5楼2019-12-04 22:12
                                                            emmmmm可能要寒假才能接着更了
                                                            最近实在太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6楼2019-12-11 2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