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吧 关注:110,254贴子:429,621
  • 25回复贴,共1

20年前,一场大雪,将四川岷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那年,也是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20年前,一场大雪,将四川岷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那年,也是我爸妈刚成亲,村里人都说,大雪天娶媳妇,以后一定会是个丰收年,生个孩子也是白白胖胖,福气满满。

可是事实恰好和这里相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6-21 10:59
    我刚出生,我娘就因为我难产而死,而我自己也只剩下一口气,好不容易吊回来,却总是体弱多病。隔壁家里的大黑狗也总是对着我没日没夜的吠叫,而且还总是莫名其妙的生病,去医院,也看不好。

    我爸那时候就着急,到处求医问药,什么土方子,都给我试了一次,可是都没起到作用。

    最严重的一次,就是被隔壁的大黑狗,从屋内拖出去,差点被咬死。

    我爸因此还将隔壁邻居家里的大黑狗给宰了,两人还因此干了一架。我爸那段日子,为了治我身上的病,就像是一个疯子一样到处打听,有时候一个大男人还偷偷抹着眼泪。

    后来有人告诉我爸,说大黑狗一般是驱邪用的,你家孩子这么招惹大黑狗恨,会不会是你孩子被什么脏东西缠上了,那人劝我爸去秦口河边去找找杨端公问问法子。

    我爸也是走投无路,就带着我去了找了杨端公。

    杨端公平时没事的时候,就会秦口河打渔为生,有人请了,就会帮着看一些邪门不寻常的事情。

    杨端公五十岁的样子,但是常年风吹日晒的,看起来有六七十。

    我和杨端公第一次见面,就是在我七岁那年,杨端公看了第一眼,就说:"兄弟,你娃娃的命我可以救,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我爸当时听了这话,激动异常,赶紧问杨端公说:"什么条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6-21 11:00
      杨端公开口悠悠的说着:"干我们这行的都五弊三缺,我的条件就是我救好了你的儿子之后,他要拜我做干爹。等我老了之后要给我养老送终。你可同意?"

      我爸几乎没有任何迟疑,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杨端公接着说:"你既然同意了,那我帮你们也就等于帮我自己,救你儿子也算是出师有名,这个人我救了!"

      说完杨端公也没耽搁,伸手在我脸上摸了摸,然后掐指一算说:出生逢大雪,厄运缠身来,眉心多风雨,此生多舛途,一生带天运,仇敌藏四周。杨端公念完这句话,我爸听的一知半解,

      我爸问杨端公:"端公,这是什么意思?"

      杨端公告诉我爸说:"意思是说这娃儿的一生命运多舛。"

      我爸那时候,基本上已经把所有的方法都用了,现在听见我还可以活,他突然抱着我,"噗通"一声,就跪在了端公的面前,说着一番感激的话。

      杨端公赶紧将我爸给搀扶起来,淡淡的说:"娃儿的魂怕是已经要到了鬼门关了,你把他先抱到我家里。"

      我爸按照杨端公说的,抱着我就放到了床上。

      随后杨端公对我爸说:"你先回去吧,这边的事情交给我处理。"

      我爸当时虽然舍不得我一个人在这里,但咬咬牙,还是走了。走的时候,还和我说:"怀儿,什么都不要害怕,有什么事情,都听干爹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6-21 11:00
        我那时候年纪小,看着我爸走了,自己独自面对这样一个黑脸汉子,心里也发慌。

        杨端公走过去将门关上。

        屋内还有些黑乎乎的,杨端公和我说:"娃儿,待会你看到什么都不要害怕,知道吗?"

        我眨巴了下眼睛,根本不敢说话。这样算是默认了。

        杨端公转身,也不知道从哪里,请来了三炷香,三炷香,就插在我床下边,他将三炷香给点燃,一阵青烟袅袅升起,我当时身体弱,也坐不起来,就看着杨端公做着这一切。

        杨端公双手捏出了一个奇怪的手势,然后嘴里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嘴唇张合的速度太快,我根本就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只是下一秒,我忽然看到他身边出现了两道黑影,黑影的样子我还看见了,两个有着长长舌头的人,手中还拿着铁链子,一个穿着白衣服带着白帽子,一个穿着黑衣服,带着黑帽子。

        两人长的凶神恶煞,我吓的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我还差点尖叫出声,而且我还看见杨端公和那两人说着什么话,而且越说,杨端公的情绪就越激动,可是两道黑影,却还是无动于衷,而且其中一道黑影还将着铁链子朝着我甩来,但是被杨端公给抓住。杨端公面露难色,说着:"娃儿还小,你们就放他一马吧。"

        我当时还看见杨端公抓着黑色铁链的手冒着黑气,表情都扭曲起来,随后我就看见杨端公从自己的身上抓住了一把东西,塞给了一道黑影,黑影接过后,才将铁链子给收回,闷哼的说了几句话,就忽然消失在房间里。

        当时,屋内还起了一阵阵的黑风。

        杨端公等两道黑影走后,忽然一阵剧烈的咳嗽,吐出了一口黑血,我见到杨端公吐黑血,差点就要吓哭了,杨端公伸手轻轻抚摸了下我的脑袋,和我说:"不要怕,已经没事了。"

        我眨巴了下眼睛,没有说话。

        杨端公还和我说:"今晚发生的事情,不要和任何人,包括你爸,你等等我,我去给熬一碗汤。"

        杨端公说着话,就往外走去,我看着杨端公的背影,那时候,感觉他走路都一摇一晃的,像是随时要摔倒在地上,过了大概半小时的样子,杨端公就端着一碗药过来,不过那碗药不像是寻常的药,因为从碗内散发的出来的一团黑气。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6-21 11:00
          看着很诡异的黑气。

          杨端公叫我搀扶起来,对我说:"娃儿,喝吧。"

          杨端公见我迟疑,笑了声,就先自己喝了口,然后递给我,我见杨端公都喝了,我也就喝了下去。

          "喝完了,好好睡一觉。"

          我嗯了声,说好。

          说来也奇怪,也是喝完那晚药汤,那天晚上,我就睡得十分的安稳,从出生到现在睡得最安稳的一次,第二天醒来,杨端公看了我眼,说:"饿了吧?桌上有我刚煮的面条,你吃一碗吧。"

          "我要回家了。"我回答说。

          杨端公一笑说:"娃儿,别着急,吃完在回家。"

          杨端公笑的很慈祥,加上我自己也真的很饿,就坐下来吃面条,也不知道是不是杨端公的面条弄的好吃,还是我自己特别饿,反正一口气就吃光了,吃了之后,都感觉自己比以前有力气多了,我刚放下筷子的时候,我爸就从外面跑了进来,见我吃了那么一大碗面条,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说:"怀儿,你能吃东西了啊!"

          我见到我爸,加上昨晚上受到的惊吓,就赶紧朝着我爸跑去,我一把抱住我爸。

          我爸却高兴的不行说:"还有力气跑路,端公,我儿子是不是已经好了?"

          杨端公笑了笑,刚准备说话,这时候,外面却传来一声鸟叫声,鸟叫的声音,沙哑难听,我们同时往外看去,就看到在杨端公家门口,停着一只黑色的乌鸦,杨端公原本的笑立即就收敛了,呢喃了声说,乌鸦报丧?

          我爸当时沉浸在喜悦当中,就没听清楚,就问说:"端公,你说什么呢?"

          杨端公摇摇头说,没说什么。

          我爸笑着就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红包,我看那红包还挺厚的,他将钱递给杨端公,杨端公却摆手拒绝说:"兄弟,你这娃娃,还能在我这多留几日吗?我再看看。"

          我爸笑容一窒,就问说:"端公,是不是我儿子还没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6-21 11:01
            杨端公摇头说:"也不是,主要是留下你娃儿,我在看看,以防万一。"

            我爸仔细想了下,也觉得杨端公说的有道理。

            我爸转而对我说:"怀儿,那你这几天就好好跟着干爹,千万不能调皮捣蛋。"

            我应了声,我爸最后还是将红包塞给了杨端公,说这是留在这的生活费。

            杨端公推辞不了,就收下了。

            目送着我爸走后,我就问了杨端公一个问题,我问完后,杨端公诧异的看了我几秒,说:"你知道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6-21 11:01
              第二章 尸体冲煞

              我点了点头,看着杨端公,杨端公一张黑脸,都变的有几分煞白,神情也凝重了几分。

              不过很快就笑了说:"你的耳朵倒是灵敏。"

              我爸当时没有听见杨端公说的那话,但是我却听见了,只是那个时候,我也不理解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就问杨端公说:"干爹,刚才你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杨端公走上前来,摸了摸我的头说:"没什么意思,等下次那乌鸦来了,我抓住给你炖汤喝。"

              我从小在农村长大,虽然不知道杨端公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也知道乌鸦是不吉祥的,乌鸦这种鸟,常年生活在阴暗的角落,还经常吃死人的腐肉长大的。

              杨端公问我说:"娃儿,你家里以前和谁吵过架吗?"

              我想了下,记得我爸打死了隔壁邻居家黑狗的事情。

              杨端公哦了声,就没有继续往下说。

              今天的天气还不错,阳光明媚,秦口河的水,比较平和。这河边的风景秀丽,波光粼粼,杨端公拿出一张红字在上面写着什么。别的字,我不认识,但是我的名字,和出生的几个数字,我是认得的。

              我心里好奇,就问杨端公说:"干爹,你在在纸上写上我的名字干什么?"

              杨端公诧异的看了我眼,然后夸赞我说:"娃儿,你不错,居然还认的几个字,晚上跟我到河边,我找人救你。"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6-21 11:01
                我问杨端公说:"干爹,你要去找什么人?"

                杨端公神秘一笑,说:"等到了你就知道了。"

                时间到了晚上,杨端公又让我喝了口那碗奇怪的汤,然后来到河边,就带着我上了竹筏子,杨端公告诉说:"娃儿,你知道咱们这条河出过仙人知道吗?"

                我摇头,说不知道。

                杨端公哈哈大笑起来,没有详细说事情,我们坐在竹筏子上,我们大概是晚上七点的样子出发的,晚风吹来,带着一股淡淡的凉意,竹筏子被撑了一段,忽然河面上就起了一层雾,到了雾气中间,杨端公选定一个位置,将竹筏子给固定下来。

                然后又拿出一根竹蒿,在河里乱捅着,像是在寻摸什么东西。

                我呆在旁边看着,寻摸了好一阵,杨端公好像都没有什么头绪,嘴里念叨着,说:"不应该啊!"

                "干爹,什么不应该?"

                杨端公拿着竹篙继续在河里乱捅着,可就是在这时候,原本停的好好的竹筏子,忽然像是被什么冲撞了一下,竹筏子一阵剧烈晃动,我差点没有从竹筏子上摔下去,要不是杨端公抓着我,我现在可能已经成了落汤鸡。

                我稳定自己的身体,大口的喘着粗气。

                杨端公快速的拿着灯就朝着撞我们竹筏子的东西上照过去。

                我也跟着一起看了过去,可是等我看清楚东西后,顿时陡然色变,只见河面上浮着一具女尸,女尸被河水泡的浑身发白,面部皮肤溃烂,眼珠子浮肿的都像是要掉出来了,脸上呈现的表情,也是一副十分惊恐的神情。

                一时我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差点就要叫出声来。

                只是等我刚准备叫出来的时候,杨端公却忽然伸手就捂住了我的嘴巴,灯光照在我脸上,杨端公对我说:"娃儿,别乱叫,待会把她吵醒了,会出事!"

                我含糊不清的发声,说知道了。

                我双眼睁大,眸子里布满都是不敢置信,杨端公说的那个她,应该就是水中的尸体吧。

                不过水中的尸体,明显已经死了,怎么还可能会醒来。不过这会,杨端公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心里害怕,只能照做。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06-21 11:01
                  我心跳加速,感觉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毛细孔都张开来,吮吸着那股恐惧。

                  我不敢说话,盯着杨端公看着。杨端公过了会,说了句:"娃儿,这是尸体冲煞,见人的事情怕是办不成,可能还惹上了别的麻烦。"

                  "干爹,还会惹上什么麻烦?"我壮着胆子小声的问说。

                  "现在就怕,尸体冲煞,这具女尸缠上你,这样吧,把女尸带回去,找个地方先将这女尸给超度。"

                  此时竹筏子固定在水中,杨端公对我说:"娃儿,你将女尸拖上船吧。"

                  我当时胆子小,有些不敢,但在杨端公又说了第二遍,我才尝试着,将女尸往上拉,我这时候,也才看清楚女尸的身上的装扮,看她的穿着,和我们村子里人穿的都不一样,倒是像是我在电视里,看的那种古代有钱家里人小姐穿的衣服。

                  我压着心头的恐惧,将尸体给弄到了竹筏子,却没有闻到半点臭味。

                  杨端公面色凝重,划着船就往家里去,这一路上,杨端公没有说半句话。

                  到了岸边,女尸还在竹筏子上放着,杨端公进去找了一块白布就将女尸给包裹起来,然后让我拖着女尸跟着他走。

                  此时时间大概是晚上八点办的样子,农村人睡得早,几乎家家户户已经关灯睡觉。

                  杨端公让我拖着尸体,跟在他后面,我那时候年纪小,拖着女尸也是十分的费劲,但是碰到这种事情,我只能听杨端公的,我面色煞白的问杨端公说:"干爹,拖到哪里去?"

                  杨端公说:"拖到村里的坟地去。"

                  村里的坟地距离村子大概有三四里地,我强压着心头的恐惧害怕,拖到了晚上十一点半才到的地方,期间杨端公没有上手帮过忙!

                  杨端公手中拿出锄头之类的工具,很快就选了一块地方,挖出了一个坑。

                  而我也累的气喘吁吁,面色发白。

                  杨端公将坑挖好后,点燃了几炷香,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燃烧完了,杨端公面色一变,却是什么都没说。

                  过了会,他让我将尸体拖着放到坑内,然后开口说:"女娃娃,我和我干儿子,虽然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但是你的死,和我们没有关系,现在我们给你找了个安身之地的,让你好好躺着,你就安心上路,投胎转世,下辈子到一个好人家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6-21 11:01
                    六六书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06-21 11:02
                      回复3500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6-21 11:02
                        杨端公蹲着烧死人钱,我也蹲下来跟着烧。烧完死人钱,我们就开始填土。

                        弄完后,时间都已经到了凌晨一点。

                        杨端公喊上我就回去,还和我说:"娃儿,今晚的事情也要保密。"

                        我点了头,这种事情,我当然不敢往外说。

                        到了家里,我收拾了一番,杨端公就和我说:"娃儿,好好睡一觉,今晚的事情别多想。"

                        我嗯了声,回到了房间,本来翻来覆去是睡不着的,可是经过一晚上的劳累,拖了三四个小时的尸体,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越睡越冷,但这可是大夏天,不可能越睡越冷的,最后我干脆被冻的不行,直接睁开了眼睛,睁眼后,下意识的就到处乱摸着,很快就摸到了一样东西,我扭头看去,就看到一个人躺在我身边。

                        我快速的就将灯的开关打开,结果一看,床上躺着是一具尸体,尸体不是别人,正是今天秦口河冲下来的那具女尸,我被吓的面色煞白,一瞬间,连说话都说不出来。

                        那具女尸不是被我们埋了吗?怎么又出现在这里了?

                        我回神后,仓皇的就跑去找了杨端公,等杨端公看见了躺在床上的女尸后,面色顿时变的十分凝重起来,他往下吞咽了口水,手都颤抖了起来。顿了会,他说了句:"女娃娃,你的死和我们没有关系,为什么还要缠着我们。"

                        等杨端公说完这句话,女尸忽然直接弹坐了起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6-21 11:02
                          第三章 黄衣防身

                          我看到女尸直挺挺的坐起来,登时就被吓了一跳,面色苍白,下意识的就往后退去,杨端公伸手就抵住了我的后背,我止住了脚步。

                          扭头看了眼杨端公,刚要说话,杨端公就朝着我作了个噤声的手势。

                          我也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阵仗,自然是不敢开口说话。

                          女尸从我床上走下来,忽然面对着我,我的心一瞬间悬到了嗓子眼,她还是像先前那样恐怖,一对眼珠子,像是随时都要掉出来一般,忽然的一下,她双膝跪地,朝着我磕了个响头,然后就往外走去,我看着她的背影很快的消失在我的视线当中。

                          这时候,我才发现我出了一身的冷汗。

                          我喊了声:"干爹,她现在是去哪里?"

                          杨端公面色凝重,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等回声,掐指算了算,然后面色剧变,说了句:"不好,咱们赶紧回你家看看。"

                          杨端公说了这样一句话,我一想,我爹还在家,顿时心急如焚,这女尸该不会去找我爹的麻烦了吧。

                          我急匆匆的就往家里跑去,杨端公拿着一支手电筒,跟在我后头跑着,还喊着让我小心点。

                          我此时哪里顾的了那么多,等跑到家里,我就抬手砸门,可是砸了好几下,门还是没有开。

                          我喊着我爸,连续喊了好几声,也没有响应,我心想我爸该不会是出事了吧!

                          杨端公安抚着我不要着急,然后抬手敲着门,喊着我爸的名字。

                          他只敲了三下,就让我后退。

                          我记得当时的时间,大概是凌晨三点钟的样子,杨端公找来一根铁丝,在门的缝隙上,捅了几下,门嘎吱的一声就开了。

                          我见门开后,就要往里面冲进去,只是前脚刚跨进去,后脚我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倒扣在我脑袋上,然后一股黏糊糊的液体从我的头顶流向四周,我说了句:"这是什么东西?"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6-25 10:22
                            我一边说着话,一边擦着自己的脸。

                            杨端公的手电筒很快就照在我的头上,目光看去后,声音忽然变的急促了几分说:"小怀,你家里的水缸在哪里?"

                            我说在门口,杨端公拉着我,就到了门口,随后就让我跳进了水缸,他伸手就帮着我洗着脑袋,等我从水缸里出来后,就看到了整个水缸里的水都被染成了红色。

                            这时候,我爸才从屋内出来,手中还拿着一把柴刀,嚷着说:"大半夜的老子看谁敢在我家里偷东西。"

                            我开口回了句:"爸,是我。"

                            我爸将屋内灯打开,看见是我和杨端公,就放下柴刀走了过来,说:"端公你怎么带着小怀这么晚过来?"

                            我刚准备回答,杨端公就朝着我摇头,我就没有往下说。

                            我差点就要忘记女尸的事情是需要保密的。杨端公看了眼那一缸染红的水,又朝着四周看了眼,就说:"有什么事情,我们先进去说吧。"

                            我爸说好。

                            我们三人很快就到了屋内,我爸给杨端公倒了一碗米酒。

                            杨端公没有端酒,而是说了句:"小怀他爸,晚上你有没有感觉家里来过人?"

                            我爸摇头,一脸茫然。

                            杨端公继续说:"你不知道?家里门上被放了一碗乌鸦血,刚才那一碗乌鸦血,已经倒在了小怀的脑袋上。"

                            杨端公说着这话,重重的叹口气。

                            我爸听见这话,也登时就着急了几分,说:"端公,那现在怎么办?"

                            "先是乌鸦报丧,现在又是乌鸦血破防,想害小怀的人,不是普通人,小怀他爸你们家,真的没有仇人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6-26 19:07
                              我扭头看去,就看到那个人站在我身后,我当时有些发蒙,完全搞不懂这个人是怎么进来的。

                              我打开门想要跑出去,可是情急之下,发下门根本打不开。我看向他,发现他脸上的笑已经变的愈发的自然起来,他和我说了句:"我来这里,是为了告诉你几件事情,你记住了,第一件事情,尸体报恩,第二件事情,河水断流,第三件事情是,老牛替死。如果这三件事情都发生了,你记得来找我,到时候会有大事发生。"

                              "什么大事?"我问说。

                              他摇头说,现在还不能说。

                              "那我要去哪里找你?"我下意识的又问出了这句话来。

                              奇怪的人说完话,就往外走去,他撑着一把黑色的伞,走到门口的位置,只听见"嘎吱"的一声,门就开了。

                              门像是自动打开的,他往外走去,然后留下一句话说:"到时候,自然有人会告诉你的。"

                              看着他背影消失,我呼吸都变的急促几分,有些紧张。

                              我此时站在太阳底下,都感觉浑身冰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尸体报恩?难道是说的昨晚上那具女尸,那具女尸不来吓唬我,就是好事,我还指望他报恩?

                              我心想刚才那家伙该不会是神经病。

                              我站在原地,这时候,我看到我爸和杨端公从外面走进来,我爸见我站着没动,就说了句:"小怀,你起来多久了?"

                              我回答说:"我刚起来。"

                              杨端公则是很快的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一件黄色的衣服,黄色的衣服画着一些奇怪的纹路,衣服不算大,像是那种黄马褂,他递给我说:"小怀,这件衣服,你穿着,这几天都不要脱下来。"

                              我接过衣服,就穿了起来,然后就把我刚才遇到的那个奇怪的人的事情和他们说了。

                              我还问说:"你们刚才出去,没碰到那个人吗?"

                              因为那个人刚走不久,我爸就回来了,我家里通往外面的路只有一条,如果一进一出,肯定是能碰面,这是毫无疑问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9-07-01 23:16
                                只是我爸说了句:"小怀,我和你干爹没碰到你说的人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9-07-01 23:17
                                  怎么不更新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07-02 14:04
                                    111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7-02 20:17
                                      第四章 女尸报恩

                                      我看向杨端公,杨端公也是朝着我摇摇头。

                                      我还说了句:"那就奇怪了,刚才明明有人的。"

                                      我爸就说:"小怀,你是不是这几日被吓怕了,产生了幻觉,这大白天的谁会撑着一把大黑伞,和你说些那样奇怪的话。"

                                      我想说我没有,但是刚才的事情,的确很玄乎。

                                      我爸见我没说话,却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就说:"端公,你说小怀该不会是大白天见鬼了吧。"

                                      杨端公就这件事情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声音沉稳的说:"应该不至于。"

                                      但是杨端公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对我说:"小怀,如果你下次再碰到那个奇怪的人,记得立即就跑过来告诉你爸或者干爹我。"

                                      我点了点头。

                                      我爸摸了下我的脑袋,然后问我说:"饿了吧?"

                                      我爸脸上带着笑容,自从我的身体好转后,我爸整个人的气势也变了很多。

                                      我爸转而和我干爹说:"留下来吃个饭,我现在就去做饭,今天我特意去买了鱼。做鱼汤喝。"

                                      杨端公也没推辞,我爸很快下厨,我妈难产走了后,我爸是又当爹又当妈的,好不容易将我养活,真的不容易。

                                      吃完中饭,杨端公就和我爸说:"小怀他爸,小怀这几天就住在家里,我得先回去准备点东西。"

                                      我爸说好,问杨端公说:"我这边需要准备什么吗?"

                                      杨端公摇头:"不用,这黄马褂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保小怀几天是没什么问题的。"

                                      杨端公匆匆往下碗筷,就往外走去。

                                      我爸收拾了一番,对我说:"现在外面阳光大,你多去晒晒太阳,把身上的阴气给晒走。"

                                      我应了声,走到了院子里去晒太阳,只是我脑子里还在想着那个奇怪的人,我站在院子里晒太阳,我爸洗碗过后,就去地里干活,我爸还叮嘱我,让我不要乱跑。

                                      我答应了声,就在院子里,自己一个人玩。

                                      就在这时候,我听见外面敲锣鼓放鞭炮的声音,好不热闹,然后我就循着声音往外走去,就看到了村子里有一户人家娶新娘子,屋内的鞭炮放了不少,好些人站在门口看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9-07-09 11:02
                                        有兴趣聊聊嘛?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9-07-10 04:02
                                          六六书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9-07-11 22:11
                                            回复
                                            3500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9-07-11 22:11
                                              薇💕gz号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9-07-15 10:32
                                                听见村民们议论纷纷讨论着,我也站在旁边看热闹。

                                                这一看就到了下午三四点,阳光逐渐暗淡下去,这时候,看到一群小孩子在玩,我也跟着玩了起来,就这样我们很快就到了村后山下的破庙里,这座破庙里面已经没有神像,准确的来说,是已经被废弃。

                                                但是废弃的原因我不知道,只是村里的小孩子都喜欢在这里玩过家家的游戏。

                                                一直玩到了晚上六七点钟,我们就散了,我朝着家里走去。

                                                我那时候心思单纯,和伙伴们玩的开心,就把那些烦心的事情,一下给抛诸脑后,我哼着小曲,往家里去,可就在这时候,我看到两旁的草堆里,有什么在动,好奇心就让我看了几眼,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草堆里,很快就钻出了几条黑狗,这几条黑狗我知道,就是之前我邻居家里那条大黑狗生出来的,现在也养的很大一只,一下子跑出来三条。

                                                我登时就被吓到,我先是没动,但是看见大黑狗动了。

                                                我心里彻底慌了,可能是小时候差点死在狗嘴下,所以有心里阴影,看见三四条凶神恶煞的大黑狗追着我,我使出吃奶的尽头,拔腿狂奔,不敢有丝毫的停留。

                                                可是身后的三四条大黑狗,根本就没有放过我打算。

                                                我很快又回到村后山下破庙里,我躲到里面,但是三条大黑狗很快就把我给包围起来,我喊着救命。可是根本就没有任何回应,这里没有人,三条大黑狗,朝着我龇牙咧嘴,随后就朝着我猛扑过来,我赶紧蹲下身体,抱住自己的脑袋,心里害怕的要死。

                                                想着,看来今天还是逃不过。

                                                可正当我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我却听见了一声狗吠的叫的声音,这声吠叫有些低沉,低沉中,还透着一股凄惨。

                                                我透过指缝,就朝着指缝外面看去,只是看到我那一幕,更是将我胆子吓破。

                                                我心跳加速,一瞬间,感觉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毛细孔都张开着,吮吸着一股巨大的恐惧。

                                                因为我看到了一具尸体,抓住一条黑狗将它的脖子给咬断,黑色的狗血流了一地,另外两只黑狗根本就不敢动,女尸很快的就将另外两只黑狗的脖子咬断。

                                                咬断后,直接就将黑狗给扔到了一旁。

                                                我屏住呼吸,小时候听老人们说过,如果看到诈尸的尸体,那是僵尸,只要我们不呼吸,尸体肯定找不到我,说是尸体没有视觉,只有听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9-07-15 10:32
                                                  D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9-07-17 1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