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武纪年吧 关注:2,329,054贴子:44,653,720

【原创】《失格情人》(包养/娱乐圈/狗血虐爽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天使镇楼


回复
1楼2019-06-21 15:50


    回复
    2楼2019-06-21 15:51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21 21:01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22 09:44
          文案:
          表面温柔实际很**的影帝*表面不羁实际很纯良的地下摇滚乐手
          林渐青拉着陈最的手,又把他按倒在沙发上,腻腻歪歪亲他的脸,一边亲一边说:“你知道我爱干净,以后一定记得定时体检。如果有天你交男朋友,或者单纯只是想结束这种关系,记得跟我说,我不会为难你,还会给你一笔钱感谢你这两年的陪伴。”
          林渐青说着又温柔地咬了咬陈最的鼻子,仿佛刚刚是做了一番深情表白。
          如果陈最只是他的情人,他大概会因为自己有一个如此体贴而大方的金主觉得庆幸,可是此刻,他心里难受得要命。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不是给人当情人,而是不自量力喜欢上了自己的金主。
          1V1, He
          避雷:非传统狗血虐文,虐攻虐受,不分先后,虐受虐攻,有始有终,先虐后爽,打脸啪啪响
          后期这篇文可能大概也许会付费……所以,如果后面不能在贴吧更新,请大家不要骂我嗷TAT


          收起回复
          5楼2019-06-22 16:06
            1.光荣的叶子
            演唱会结束夜很深了,烧烤一条街已经没剩几桌人。陈最他们没想到今晚会有这么多人,卖了快五百张门票。


              他们都是一个地下摇滚乐队的成员,陈最可以做吉他手、贝斯手、键盘手,其实他的声音条件和外形都最适合主唱,遗憾的是,他不能在公共场合唱歌。


              几瓶啤酒下肚,在演唱会被激起的情绪越发高涨起来,一桌人不约而同又唱了起来,越唱越兴奋,直到烧烤摊老板走过来让小声点。


              毛遂用手肘顶了顶陈最的手臂:“阿最,你今晚都没亮嗓子,现在可以唱一个吧。”


              “是啊,好久没听阿最唱歌了。”大家开始起哄。


              陈最无奈地笑了笑,拿过身后的吉他,试了试音,拨出一串音节,开始唱《山阴路的夏天》。


              【这次你离开了没有像以前那样说再见,再见也***只是再见】


              陈最的声音如同这杯子里黄澄澄的透明液体一般,干净清亮,他的音域很广,大约是从G2到G5,横跨三个八度,低音磁性,高音干净。


              陈最唱到了高潮【你是一片光荣的叶子,落在我卑贱的心,像往常一样我为自己生气并且歌唱,那么乏力,爱也吹不动的叶子……】


              和弦的余韵还没停止,他的手机就响了。陈最看了一眼手机,脸上快乐的笑容跟雪崩似的,一下子就垮了下来。


              他怔怔地看着屏幕上的名字——林渐青。


              突如其来的电话和戛然而止的歌声,让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到他身上。过了好几秒,他才站了起来:“你们继续,我接个电话。”


              林渐青,落在陈最心中的那片叶子。


              他走到离桌子挺远的地方,确保没人能听见他的声音,他划开接听键,对面轻柔慵懒带着磁性的声音传来,简单地陈述道:“我明天休息。”


              夜已经很深了,空旷的街头除了几桌吃烧烤喝夜啤的,已再无其他人,毛遂他们笑闹的声音在空寂中传得很远。


              陈最咬了一下嘴唇,顾左右而言他:“才收工吗?”


              “嗯,今天跟一个新人搭戏,他状态不行,一直拍到半夜,剧组让我休息一天。”


              一个月零八天,林渐青晾了他一个月零八天,现在一个电话就想把他叫过去。不问他最近怎么样,之前的事也不给他一个说法,只是通知他,他有一天休息时间,去或是不去由陈最自己决定。


              林渐青明明知道,他只要虚情假意地来一句“我想你了”,或者一个简单的要求“你今晚来我这里吧”,陈最就会毫不犹豫奔向他,可是他什么都不说,任由陈最纠结难受,他只是坦然地沉默等待着。


              一阵风吹来,此时白天的暑热已经散尽了,陈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陈最狠狠闭了下眼睛:“我现在过来。”


              这回答似乎就在林渐青意料之中,他随口问道:“你在哪,我让司机来接你。”


              “不用了。”陈最挂了电话。


              是啊,根本不用,什么都不用说,他那儿只要还有需要,根本不用招手,陈最就会自动挤过去。既然这样,林渐青用得着多费唇舌给他留些幻想吗?自然是不用的。


              他不过就是林渐青花钱包养的一个小情人,可他却胆大包天对林渐青有了非分之想。


              陈最在一桌人不解的眼神里上了出租车,大家都埋怨他很扫兴,今晚他是主角,竟然提前跑了。


              陈最坐上出租车,说了城北风景开发区一片独栋别墅的地址,司机犹疑地打量了他好几眼。


              开发区那片人烟稀少,眼前这小伙子虽然长得很帅气,但他一头小脏辫,耳朵上带着一串环啊钉啊的,左手手腕纹了一条小蛇,晃眼一看,还以为盘了圈真的。总之,这小伙看着就不像个好人,再加上他一八几的身高,司机有点怵。


              陈最无语打着酒嗝,吊儿郎当地说:“师傅,我这都喝得前脚打后脚了,我都不怕你劫色,你还怕我打劫你?”


              师傅被他一句话堵得很尬尴,只说要在打表的基础上加五十,陈最直接扔了三百给他,说不用找了。


              陈最把车窗开到最大,散着自己身上的酒味,也散着一肚子的憋屈。


              一个多月前,林渐青连休五天,这对于他来说相当难得了,他定了机票去爱尔兰度假,破天荒带上了陈最。


              他们在那岛上度过了非常轻松愉快的两天,美景美食,林渐青一向对他温柔又体贴,再加上那种与世隔绝的环境,让陈最错觉自己和林渐青都是彼此的唯一。


              第三天他们在露天的无边泳池做,陈最抱着林渐青的脖子,意乱情迷之间,他咬着林渐青的耳朵说:“我喜欢你。”


              到现在他都能清晰记起林渐青那突然结冰的脸,好像前一秒的情动和享受都是假的,一句“喜欢”就把他满是欲求的面具击碎了,那张冷漠的、疏离的、对他毫无感觉的脸,才是他的真面目。


              过了一个多月,陈最以为自己已经调节得很好,想得很明白了,他跟林渐青之间无非就是互惠互利的关系,谈个屁的情。但此时一想到他当时的表情,陈最的胸膛还是闷得厉害。


              那天他表错情之后,林渐青立马转身,从水池里起来,裹上浴袍走了。


              陈最腰酸腿软地追了上去,还因为脚底打滑摔了一跤。


              他跟林渐青道歉,说那不是他的本意,只是那什么的时候烘托气氛的。林渐青也没说什么,不过当晚就叫人把他送走了,说是让他冷静冷静,别再主动联系他。


              陈最以为自己已经被判了死刑,回到家里郁郁寡欢了很长一段时间,为了逗他开心,毛遂费了大劲替他攒了一场地下演唱会。


              他今晚的确很高兴,虽然他没能在台上唱歌,高兴有点打折扣,但的确是这一个多月来最高兴的时候了。


              可是这点高兴却不及半点接到林渐青电话时掀起的波澜。


            回复
            6楼2019-06-22 16:07
              我有大胆的想法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6-22 16:08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06-23 01:20
                  2.
                  隔着客厅的玻璃墙,陈最就看到林渐青穿着真丝睡袍,慵懒地斜躺在沙发上,沙发顶头的小木桌上放着醒酒器和酒杯,高脚杯里的红酒已经见底了,醒酒器里还有半瓶。


                    沙发顶上只开了一盏射灯,不甚明亮的暖黄光线打在林渐青身上,为他镶上了一层毛茸茸的金边,整个人散发着一种懒洋洋的性感,陈最移不开眼,直线朝他一步一步走过去。


                    为什么这么喜欢林渐青?


                    很多人都喜欢他,除了颜粉电影粉,更多人知道他,了解他,喜欢他是因为他的背景。


                    林家是个大家族,林渐青父辈几兄弟有从商有从政,这种家族从来都是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林渐青天生一张明星脸,从小就暴露在镁光灯下,跟着父母参加了什么活动,什么时候出国,取得什么成绩,什么时候回国,都是娱乐新闻的头条。


                    他进军影视圈更成了当年整个娱乐圈的狂欢,因为他父亲一分钱都没给他投。等他靠自己拼出了成绩,他父亲一气之下买下了他签的娱乐公司。现在宝华娱乐集团占据了整个圈子的半壁江山。


                    这样一个天之骄子,只要喜欢男人的就都会喜欢他吧,陈最打小就是个弯的,所以也逃不过这种俗人的命运罢了。


                    沙发离一侧玻璃墙很近,走近了,陈最能看到林渐青支出来的修长有力的腿,睡袍里露出的肌肉饱满而白皙的胸膛,因为酒意,染上一层淡淡的粉色。往上是锁骨和修长的脖子上凸出的喉结,再往上,是那张让无数人霄想的脸。


                    在路上还因为自尊受屈而胸闷不已的陈最,此时整颗心快要雀跃得跳起来。他敲了敲玻璃墙,林渐青听到声音睁开眼,正对上陈最趴在墙上咧着八颗白牙对他笑,笑得十分灿烂不羁。


                    林渐青也不自觉笑了笑,指了指门的位置。陈最小跑着奔向大门,刚到,门就自动开了。


                    走进客厅,陈最才发现林渐青在听歌,好几年前的流行歌,陈最现在写的歌比这首几年前的好多了。


                    林渐青并不知道那首歌是他写的,知道又能怎样呢,林渐青不会因为他写过一首他会听的歌而对陈最青眼有加,说不定还会因为他给别人当枪手看不起他。


                    再说,林渐青喜欢的压根就不是这首歌,他喜欢的是唱这首歌的人吧。


                    陈最有点心酸,不过回过头来想,林渐青能让他酸的地方多了去了,他要真这么能酸,这份工作他早不能胜任了。


                    林渐青关了音乐,走过来打量陈最,原本眼里还有些笑意的,在看到陈最的耳朵和头发时皱起了眉。


                    “我不喜欢你戴耳钉,还有这些辫子,看起来很脏。”


                    陈最张了张嘴,很想说,谁他妈知道你还找不找我啊,但是吐出口的只是一个“哦”字。


                    “一身酒臭味儿,快去洗干净。”


                    陈最往浴室走去,一边走一边脱衣服,等走到浴室门口,身上已经脱光了。


                    他洗得有些久,把耳朵上的东西全部摘了下来,还把头上的辫子也全部解开来洗。


                    林渐青很爱干净,有点轻微的洁癖,却偏偏包了他这样一个脏兮兮的地下摇滚乐手。


                    陈最洗干净,什么也没穿,披着一身水汽出来时,醒酒器里的红酒又少了一大半。


                    林渐青用手撑着头,宽敞的袍袖滑倒了手肘处,白皙而有力的手臂,连突兀的青筋都显得性感。


                    听到浴室开门的声音,他侧头看陈最,眼里染上了微醺的酒色,似在眼里撒了一把星辰。被那种迷离而专注的目光注视着,陈最只觉得血气上涌,下腹发紧。


                    陈最嘴角带着放荡的笑,看着林渐青,一步一步朝他走来。


                    总是这样,只要他目所能及的地方能看到林渐青,他的目光就会不自觉永远追随着他,再也移不开。


                    林渐青仍然斜躺在沙发上,陈最走过来,坐在了他的腿上。


                    林渐青伸手从他的脖子一路摸到腹肌:“湿的,怎么不擦干?”


                    陈最舔了舔嘴角:“擦干很快也汗湿了。”没等林渐青再说话,他一手抬起林渐青的下巴,伏身咬住了他的的喉咙。


                    “别留下痕迹,我还要拍戏。”


                    陈最一脸凶狠的样子,实际只是叼着他的喉结用牙齿轻轻摩擦。有些疼,但是这疼里又有些痒,这种感觉立马就把林渐青的火勾起来了。


                    他一把抓住陈最有些长的头发,往旁边一拽,就把陈最拽倒在了宽软的沙发上,笑道:“挺浪。”


                    陈最只是嘿嘿地笑。他浪吗?他觉得还好。这种时候只是跟着本能行事罢了。说他浪,林渐青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平时一派正经,温文尔雅,在床上却是个花样繁多的**。


                    不过正好,陈最喜欢的就是他**的样子。如果不是林渐青够**,他大概不会相信做0也能这么爽,他以前可都是做的1。


                    两人纠缠一阵,关键时刻林渐青突然停了下来,头发边上挂着汗水,脸上也泛起潮红,但他眼神却很清明地问:“体检报告呢?”


                    陈最睁开眼睛,有一丝迷茫:“什,什么?”


                    “体检报告。”林渐青脸有些冷。


                    “手机里。”陈最刚刚起火的身体,突然凉了一大半,他翻出手机,拿出最近一次体检报告的照片给他看。


                    林渐青看了一会儿,发现日期还是上个月他去爱尔兰之前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他从陈最身上下来,坐在他旁边,问道:“为什么没有按时去陈医生那里呢?”林渐青问这话时态度很好,还有一点语重心长的无奈。


                    不知道为什么,林渐青如狼似虎的样子反而让陈最很放松,而当他克制着自己的不快依然态度良好时,总让陈最有些焦虑。


                    陈最吞吞吐吐地说:“上次从岛上回来,你让我不要联系你,我以为,以为……”陈最说不出来那三个字。


                    “以为我们结束了?”


                    陈最没说话,算是默认。


                    林渐青看他有些紧张,伸手抚摸他的面颊,手指沿着他的眉骨、鼻梁、唇线……轻轻划着。


                    “怎么会呢,如果我想结束,我一定会让你清楚地知道的,你知道我这个人不喜欢做让人误会的事,所以下次别这样了。”


                    陈最点了点头。


                    这倒是真的,林渐青从来不做让人误会的事。他跟林渐青保持这种关系快两年了,不能说林渐青对他不好,而且林渐青因为个人原因,十分洁身自好,就陈最所知,他甚至没有第二个情人。


                    温柔、绅士、大方,而且最难能可贵的忠诚全能在他身上体会到,陈最硬是从没有误会过哪怕一丁点林渐青对他有包养关系之外的心思,因为林渐青身上那种界限分明的感觉,他时时都在体会着。


                    “那你觉得我们结束了,这段时间有和别人上过床吗?”


                    “没有。”


                    林渐青伏身盯着陈最的眼睛看了一会儿:“你知道骗我不会有好下场。”


                    陈最直视林渐青的目光,脸上已经有些怒气:“***骗你干什么。要做就做,不做我走了。”


                    陈最想撑起来,他已经没什么兴致了。


                    但是林渐青拉着他的手,又把他按倒在沙发上,压在他身上,腻腻歪歪亲他的脸:“你知道我爱干净,以后一定记得定时体检。如果有天你交男朋友,或者单纯只是不想继续这种关系,记得跟我说,我不会为难你,还会给你一笔钱感谢你这两年的陪伴。”


                    林渐青说着又温柔地咬了咬陈最的鼻子,仿佛刚刚是做了一番深情表白。


                    如果陈最只是他的情人,他大概会因为自己有一个如此体贴而大方的金主觉得庆幸,可是此刻,他心里难受得要命。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不是给人当情人,而是不自量力喜欢上了自己的金主。


                    那晚林渐青还是戴套了。尽管他嘴上相信了陈最,心里应该也是相信的,要不然不会跟他做。只不过哪怕有百分之一的疑虑,林渐青也不会为了陈最那可怜的自尊心而冒一丁点险。


                    陈最自然很难过,但他不会在林渐青面前表现出来。林渐青很忙,即便只有他一个情人,也不是常常见面。跟他在一起的时候,陈最希望自己是快乐的,等到结束那天,他就有好多和林渐青一起的快乐回忆。


                    至于难过,等他离开这里,他可以在等待林渐青的时间里,慢慢消化。


                  回复
                  9楼2019-06-24 09:14
                    dd


                    回复
                    10楼2019-06-24 14:1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24 22:45
                        3.
                        那晚他们做了一夜,陈最有些感叹,他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差点不及林渐青这快奔三的体力。他该好好反省反省自己前段时间浑浑噩噩而疏于健身。


                          完事后,他们还会跟情侣一样,拥抱着亲昵地聊天。


                          林渐青轻咬着陈最的耳朵,问:“打这么多耳洞会不会痛?”


                          “会。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讨厌疼痛的感觉。”


                          “你喜欢痛?”


                          “细微的疼痛让人脑子清醒。”


                          “那我让你痛的时候,也没见你脑子很清醒。”林渐青戏谑地说着这话,陈最脸上有些发热。


                          陈最尴尬了一小会儿,林渐青也没再说话,而是用指腹摩挲着他手腕的蛇纹身。


                          陈最身上好几处纹身,耳背后有一把月牙状的弯刀,藏在他耳朵后面,好像要伺机割掉他的耳朵。


                          下颌处有一朵几何图形的花,平常看不见,而林渐青正面上他时,他仰着脖子就分毫毕现。


                          右手虎口处有个小人上吊的图案。


                          陈最想把林渐青的某一部分纹在身上,当然他不会让林渐青看出来。


                          不过林渐青讨厌他纹身,因为看起来脏,陈最就放弃了每年纹个小图案,来纪念他这年发生最重要的事情的打算。不过,他觉得跟林渐青结束这种关系时候,他应该会纹一个很大的图案,占据他整块左侧胸肌。


                          陈最把手指插进林渐青的发根里,一下一下地捋着。


                          “林哥,我可以抽根烟吗?”


                          “你去阳台抽。”


                          “我想抱着你抽。”


                          “抱着我和抽烟只能选一样。”


                          陈最还是去抽烟了。


                          他在阳台上看着蒙蒙亮的天色,脚下的山林萦绕着雾气,他赤身站在阳台上有些冷。冷,但是很舒服,寒冷有时候和疼痛一样,让人脑子清楚。


                          一根烟抽完,他又回到床上,林渐青已经睡着了。他轻轻爬上床,从身后搂住林渐青暖热的身体。刚被寒冷激醒的脑子,被这体温一暖,又晕乎乎的。他打了个呵欠,对着林渐青的后脑勺呓语般叹息:“林渐青,我爱你。”


                          他们一直睡到下午,陈最先起床,是被饿醒的,他在冰箱里找到一些吃的,一边吃一边吹着口哨一边做饭。


                          陈最其实不会做饭,在家多数是他弟弟做,他弟弟不做就是外卖或者去外面吃。


                          但是现在他却想做饭,给林渐青做饭。


                          他看了看冰箱,复杂的也不会,做个番茄鸡蛋面应该还是没问题的,美味又营养。以防万一,他还搜了个教程照着做。


                          步骤是精确了,但经验实在欠缺,火候把握不好,面条煮太软了,番茄鸡蛋炒得有些糊。他把有些焦糊的那部分全扒到自己碗里,另外的扒到林渐青碗里,撒上几颗葱花,看起来倒是让人挺有食欲。


                          他坐在宽敞的餐桌一角,两碗热腾腾的面,本想等林渐青起床一起吃,可是他实在饿了,端起自己那碗吃了起来。


                          陈最觉得自己第一次做成这样还挺不错的,除了有点糊味儿,还挺好吃。林渐青那碗应该没有糊味儿吧,他把糊的都吃了。


                          他刚吃几口,林渐青打着呵欠起床了,看他做了面条觉得有趣,坐到那碗面条跟前,笑问:“这是给我的?”


                          “嗯。”


                          “看起来还不错。”林渐青拿起筷子搅了两下,吃了一口,就把筷子放下了。


                          听到筷子搁在桌面的声音,陈最鼓着腮帮子嚼面条的动作停了一下。


                          林渐青说:“你也别吃了,我叫了凯丽给我带吃的过来。”


                          陈最抬起头时感觉鼻子有点酸:“可是我很饿。”


                          陈最想扇自己两耳光,他做了多余的事,所以有了多余的期待,然后有了多余的失望。


                          听他这话,林渐青戏谑地看着他笑,捏着他的下巴:“昨晚还没把你喂饱吗?”


                          陈最把嘴里的东西吞了下去:“我正在长身体,哪儿那么容易就喂饱了。”


                          林渐青捏着他的下巴,笑着把他拖过来狠狠亲了几口。


                          “真别吃了,又不好吃。我最近发现一家餐厅的羊排和鹅肝做得很棒,一会儿你尝尝。”


                          半个小时,张凯丽就拎着餐盒赶来了,看到陈最也不惊讶,只嘱咐他们快吃,一会儿变味儿了。


                          精美的菜品排开,林渐青享受着美食带来的愉悦,给陈最倒酒、夹菜,甚至剥了一尾虾喂给他,手指流连地在他唇上揉了好几下,看着他说:“宝贝儿,还是你更好吃。”


                          陈最懂事地用舌头勾住林渐青的指尖,把他手指上食物的汁液卷了干净。他看到林渐青的眼神发生了变化,两人沉默地埋下头,加快了用餐的速度。


                          不一会儿盘子里精美的食物就所剩无几了,只是那两碗面条还是静静地放在那里,开始发泡、发腻、变色,等待着被倒进垃圾桶的命运。


                          下午他们又做了次,林渐青就抱着陈最倚在沙发上看电视、听歌,在他耳边腻腻歪歪地说话,或者亲亲热热地接吻,做不动了也亲吻抚摸,单纯享受这种肢体接碰触带来的愉悦。


                          晚上林渐青还有一个酒会,傍晚时分,他从书房里找了一个文件袋,然后拉开书桌下的大抽屉,从满满一抽屉现金随手抓了好几摞塞进文件袋,然后把文件袋递给陈最,又亲了亲他的脸:“宝贝儿,我晚上有事,就不陪你了。”


                          陈最把文件袋抱在怀里,手指捏紧了牛皮纸袋的边缘,点了点头,往外走。


                          “等会儿,我叫司机送你。”


                          “不用,我自己回去。”


                          林渐青拉住他的手臂:“这儿出去很远才能打到车,为你好,别犟。”


                          “好。”陈最坐下来等司机。


                          林渐青去换了一身参加晚会的正装,一会儿张凯丽还会带人过来给他化妆。其实那些都不用,只要林渐青站在聚光灯下,他就是那个最耀眼的明星。


                          很快司机就过来了,陈最站起来就走,林渐青却走过去,张开双臂拦住他:“不跟我吻别吗?”


                          陈最凑上去碰了碰他的嘴唇,林渐青却伸手按着他的头,加深了这个吻。


                          “路上注意安全,到家给我电话。”


                          陈最直觉得心里憋闷,可能是要分开了,可能是林渐青的态度。


                          陈最有时真的宁可林渐青对他冷漠一些,那么这种时候就不会那么不舍,不会那么心有不甘。


                          “林哥,你其实不用对我这么好。”


                          林渐青有些惊讶地看着他,然后眯了眯眼:“对你好也是我的需要,你明白吧。”


                          见陈最不说话,林渐青拍了一下他的屁股:“去吧,两周后我有一天休息时间,到时我让凯丽给你打电话。还有,记得去体检。”


                          陈最当然明白,人是感情动物,特别是像林渐青这样的人,他们总是有满腔热情和爱意需要释放,说白了他们总能轻易得到别人的好感和爱意,得到太多就会溢出来,所以对别人好,也是一种情感需要。


                          就像有的人没有伴侣亲人,却把猫猫狗狗当成孩子养,动物并不能回馈太多,但那不重要,那只是一个情感寄托。


                          陈最问过林渐青为什么不养只小狗。


                          林渐青说自己太忙了,顾不上狗,而狗又是特别诚恳的动物,不知道什么叫逢场作戏,会在家整天整天地等待他,这对于他来说会有感情负担,所以不养。


                          林渐青已经表达得相当清楚了,对于林渐青来说,对一个人释放感情只是一种心理需要,是他的减压方式。他连一只狗的情感都无法负担,更何况是一个人。他只不过是需要陈最跟他逢场作戏罢了,却不知道有一个人已经假戏真做了。


                        回复
                        12楼2019-06-26 15:15
                          更新来了,DD


                          回复
                          13楼2019-06-26 15:16
                            DD


                            回复
                            14楼2019-06-27 11:2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29 14:25
                                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6-29 21:27
                                  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9-06-29 21:2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29 22:0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29 22:2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30 00:5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6-30 09:2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30 12:5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6-30 12:58
                                                好看(。・ω・。)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6-30 13:5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6-30 14:3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6-30 18:53
                                                      更新来啦。


                                                      回复
                                                      28楼2019-07-01 09:30
                                                        换个文案


                                                        柔渣苏金主影帝攻*痞帅乖巧创作歌手受
                                                        (娱乐圈,包养变真爱,先虐后宠,HE)


                                                        林渐青,温柔又周到,让所有人都如沐春风,但只有陈最知道,他是世上最无情的人。
                                                        他的温柔他的好,全部是留给他那个白月光的。
                                                        留给陈最的,只有一击即碎的感情游戏,还有冰霜一样的冷淡和漠然。
                                                        这本该是一场名利双收的包养游戏,无奈的是,陈最动了真感情。
                                                        他本该是最大赢家,最后却输得一无所有。
                                                        输完了,也就不要了。
                                                        他好不容易从泥淖里挣扎出来,开启了开挂似的新生活,却又频频被迫跟林渐青扯上关系。
                                                        林渐青还是那副温柔又周到的样子,“小朋友,这次换我爱你!”


                                                        回复
                                                        30楼2019-07-01 09:38
                                                          这是更新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7-01 23:11
                                                            第四章终于更新上了。TAT


                                                            收起回复
                                                            33楼2019-07-10 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