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猫吧 关注:9,894贴子:524,048
  • 14回复贴,共1

【原创】月上青天 (黑虹 架空 期待长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21 21:57
    emmm原贴删了。重发一遍。我的第二次高考也结束了hhhhh。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写文,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21 21:58

      良国西北大营内一片灯火通明,主账中一白甲将军居于上座,从账外接连涌入身着暗黄色衣袍的侍卫。
      宫中内侍特有的尖细声音响起【穆将军,请您下跪接旨。】
      被称作穆将军的是位年纪看上去不过双十的少年。
      少年勾唇,似是嘲讽的笑,最终还是单膝下跪,双手抱拳【臣,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镇西北将军穆虹武艺精湛且平西北叛乱有功,朕深感欣慰,封威远侯府世子,赏黄金万两,丝帛两千,即日回京,不得有误,钦此——】
      少年眼中狠厉一闪即过【臣领旨,谢恩。】
      待一屋子人都离去后,主账中便只剩下少年与他的近身侍从,少年负手而立,面色从容。
      【主上,皇上明摆着要缴您的兵权,我们就这么干等着吗!】
      【穆风,你跟在我身边多少年了?】少年牛唇不对马嘴地问了一句。
      穆风一愣,很快答道【回主上,属下跟着主上有十三年了。】
      少年轻笑一声【呵,不错。那我问你,你家主子像是任人宰割的人吗。】
      穆风没有作声,少年继续说【皇帝缴我兵权无非怕我起兵造反,不说我对那位子没有半点兴趣,就是我真的有心造反,他缴了我的兵权,这西北大军可会为他效力?】少年镇守西北两年有余,早已收服西北军军心,何惧收缴兵权,兵权在皇帝手里,摆设罢了。
      穆风了然【主上英明。】
      【穆风,我交代你的事办妥了吗。】
      穆风正色道【已经交代老三和老九了,现在只等他上钩了。】
      少年笑笑【那就好】继而摆了摆手【去,收拾收拾,我们回京。】
      【是。】
      壹 ——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21 22:00

        良京城内繁华万千,城门外走进了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队前为首的少年白甲加身,胯下通体雪白的高头大马,身后的对伍整齐划一,训练有素。【穆风,你带队伍直接去军营,安顿好他们你就回府。】穆风面露迟疑之色【主子,您呢?】少年唇角上扬【我,自然是进宫面圣,皇上可是等急了。】穆风颔首,想了一阵道【主子,老九那边......】【继续盯着,一定要小心,叫老九要平安回来。左相可不是省油的灯。】
        少年一路北行,引来城中无数人的驻足停留。
        宫门之外,少年望着那琉璃瓦的金殿,深吸了一口气,呢喃道【良京,我回来了。】引路的内侍来了,他引着少年到了御书房。【穆将军,奴才前去通报,将军稍等片刻。】穆虹颔首。不多时,殿中传来了内侍尖细的声音【宣,镇西北将军穆虹见驾。】他拾级而上,身后雪白的斗篷被风吹的扬起,暖阳撒下来,他本就刚毅英俊的面容在此时分外夺目。书房里头还有一个人,面容姣好,墨发玉带,着玄袍,脚蹬玄色绸面祥云靴,英气逼人,也是个不过双十的少年。穆虹快速打量了立在殿中的少年,很快便收回目光,抱拳冲着上位毕恭毕敬的行了礼【微臣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微臣身着铠甲,不便行跪拜大礼,请皇上恕罪。】龙椅上的中年人面带笑意,手在空中虚扶了一下【爱卿免礼,爱卿平西北叛乱有功,当赏,这礼就免了吧。】穆虹目光闪烁,道【微臣谢过皇上。】皇帝看了看穆虹,又看了看伫立一旁的玄袍少年,开口【这是朕的七皇儿,名墨祁,该是与你同岁。】穆虹朝他拱手,他也还之以礼,只是两人都面无表情。
        【爱卿一路奔波劳累,快回府上歇息,半月以后再上朝议政吧。奖赏朕已命人送到府上了。】【谢皇上,微臣告退。】说着退出了书房,临走前墨祁深深地望了他一眼,嘴唇动了动,最终没有言语。
        贰――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22 11:30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22 12:21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6-22 19:43
              QwQ有人!嗷嗷呜太棒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6-23 00:16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23 09:44

                  威远候府的正厅一派热闹的场景。候府的老管家在厅里忙前忙后【快些吧瓜果点心摆上桌!吩咐守门的,叫他们看到二少就到前厅来通报一声!派几个人去街口等着二少回府!】不多时,一个小厮就喘着粗气从外头跑进来,【管家,管家,穆风回来了!】穆风身着铠甲,大步走进前厅,冲管家作揖【洪管家别来无恙。】洪管家也笑眯眯的还礼,【穆风,别来无恙啊!】说着超外头张望【二少呢?】【主子进宫面圣,吩咐我先行回来。】管家忙点头,【好好好,屋子都收拾好了,老爷吩咐了,二少的虹阁一直打扫着,就等二少回来呢!】
                  门口忽的就喧闹了起来,通报的小厮老远的吆喝着【二少爷回府了!二少爷回府了 !】穆虹的身影由远及近,他不紧不慢地踱进正厅,冲管家颔首一笑【洪管家。】洪管家撩起衣摆就要跪,穆红忙将他扶住,【虚礼就免了,父亲呢?】【老爷和大少都在书房呢。】穆虹一笑,【我去瞧瞧。】【二少,先换了衣裳罢。】穆虹一愣,倏地笑了,【瞧我这记性,罢,我去换了衣裳再去书房。】说罢抬脚朝虹阁走去。
                  少年走到屏风后,褪下了身上厚重的铠甲,朝屏风另一头的穆风到【把老三叫回来吧,宫里不用再盯了,眼下要紧的是老九,左相最近会有不少动作,我半月后才上朝,这段时间左相是不会安分了。】穆风颔首【属下明白。】
                  少年上半身裸露,并无疤痕,甚至不像武将的身体,整个上半身,疤痕不过三道,全都在左臂上,狰狞可怖。他换上衣服,白色绸子长袍,银线绣团云图,像极了画中的谪仙。穆虹走出屏风,【你回去歇着罢。】穆风作揖,离开了虹阁主楼。穆虹缓步朝书房走去。守在书房门外的小厮朝穆虹行礼,【去通报一声。】小厮忙进屋通报,少时,传信道【二少,老爷让您进书房。】穆虹颔首,阔步走进书房。
                  他朝着上位的中年男人行礼【孩儿见过父亲。】穆良朗声大笑【回来就好,还不见过你大哥,他可念叨你好些时候了。】穆虹侧身,朝站在一旁的青年拱手【见过大哥。】青年也拱手【二弟可算回来了,母亲盼你好久了,过会用餐时可要好好同母亲说说话。】穆虹勾唇笑道【怕是母亲又给大哥物色了好姑娘,大哥招架不住了,这才盼我早些回来吧?】青年禁不住摇头【你这滑头,尽调侃我了。】穆虹只笑不语,门外传来了管家的声音【老爷,两位少爷,用餐了。】穆良起身,【走,吃饭去,吃过饭,我们再谈正事。】穆虹跟青年紧随其后,二人对视一笑,看痴了候府的一干婢女。穆虹心头暖烘烘的,这平平淡淡的谈话,嘘寒问暖,彼此调侃,只有在这候府里有。他的凤眸眯成了一条缝,似只慵懒懒的猫儿。可宫里还有虎视眈眈的野兽呢,稍有不慎,此间便是万劫不复……穆虹眯着眼想。
                  叁――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23 18:22

                    穆夫人盼小儿子盼了两年多,在饭厅里抻着脖子等着小儿子来用餐。手里那条淡紫的绢给她拉扯的不成样子。
                    院子里由远及近的传来父子三人的谈笑声,穆夫人脸上的笑意便不可收拾了,于此同时她也不住的红了眼眶。穆虹老远就看见他娘坐在那儿,眼眶红着俨然一副要掉眼泪的模样。他不由得加快步伐进了饭厅,身后跟着穆良和穆朗。
                    【娘!】穆虹脸上也带了笑,三步并两步地走到穆夫人身边落了座儿去。【哎,哎!】穆夫人使了手里的绢,赶忙擦干了眼角的泪,拽着穆虹的手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小儿子【我儿啊,怎么就这么瘦了。那西北穷山僻壤,一定叫你吃了许多苦。】穆夫人看着小儿子瘦削的脸,心疼不已。【娘,儿子壮实的很,您莫要担心。】穆虹安慰似的拍了拍穆夫人的手。好像突然想起什么,穆夫人笑眯眯的看向小儿子【此番你回来,为娘一定给你好好物色几个漂亮姑娘。这些个达官贵人老早就派人探我的口风,不少人想把女儿嫁到咱们府上呢。】穆虹无奈的叹了口气【娘,儿子还小,不到成亲的年纪。况且大哥尚未婚娶,我做弟弟的更不好先娶了。】坐在穆虹对面的穆朗瞪圆了眼,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对胞弟的控诉与无奈。穆夫人不满的拍了拍穆虹的手【你都十九岁了,寻常人家的公子少爷这个年纪都娶了亲,连娃娃都有了,你还没个正经姑娘在身边伺候着,我这不是着急嘛。】穆虹笑而不语。穆良轻咳两声【吃饭吧。】用餐期间,穆夫人也不闲着,给穆虹夹的菜也都冒了尖儿。
                    一顿饭吃完,穆夫人还想跟小儿子说几句话,奈何父子三人还有正事要谈,只好不舍的将儿子送到书房门口,这才和丫头回了自个儿的院子。
                    书房里穆良端坐在主位,抬眼看着小儿子问到【吾儿可知圣上为何封你做这世子。】
                    穆虹唇角勾起【一来无非是怕我这少年将军功高盖主,起兵造反,这才封了我做世子好教我归京。下一步可不就是缴我的兵符了。二来我非侯府长子,这一册封,说不准我穆府便要有一场内斗。】穆良点头,拿起桌上一个信封递给穆朗【你二人且看。】穆朗几息看完,皱着眉头将信给了穆虹。穆良的亲信探得消息,左相秦海涯在京郊穆虹看了信轻笑出声【父亲和大哥莫不是怕左相翻出大浪来。皇上忌惮我穆家,难道就不防着他秦家吗。左相在京郊的动静可大着呢。】穆良思索一阵子【皇上给秦家嫡女和七皇子赐了婚。明年六月完婚。】穆虹挑眉,【墨祁?】穆朗点头称是。穆虹低头,眸中闪过些许疑惑。
                    肆——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7-07 20:34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7-11 11:4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22 2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