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红吧 关注:10,748贴子:228,997

【月红】奈何最终你爱我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新手写文,文笔真的渣,所以,不喜勿喷 图源于度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23 15:20
    1 定亲
    “什么?姐姐要定亲?婚期就在3个月后?这也太草率了吧,说,姐姐要嫁给哪个妖?”一旁的婢女压根就不敢出一口大气,这涂山谁不知道二小姐涂山雅雅和大小姐涂山红红关系最好,有时,她的父母的命令她都不听,却唯姐姐的命是从。三小姐和夫人真是扔了她个苦差。算了,硬着头皮上吧。“回二小姐,是……邻国太子东方月初。是个人类。”“什么?!父亲要姐姐嫁给人类?不行,我要……”后面说的啥,婢女已经听不清了,只看到一道红色的身影飞去。
    “父亲母亲,为何要给姐姐安排这样一门亲事,姐姐要嫁给人类,还要嫁那么远。她可是涂山首领,涂山首领啊。”此时的涂山雅雅正在大厅里大喊大叫,有的胆小的妖早跑了。“雅儿呀……”正要出声时,只听门外一声“小雅,听父母的安排吧。”
    “可是姐姐……”“不用担心姐姐。”涂山红红摸了摸雅雅的头,眼中带着一丝无奈和随意,她早知道她会被送去成亲,就是不知道是谁罢了。
    她的父亲,是个好丈夫,也是个好父亲,虽然这大多只是对雅雅和容容。她涂山红红自出生便带着许多使命,能感受到爱就不错了。很多时候父亲只以一句你身上的担子重便以此打发她。她早习惯了。
    晚上,邻国派出的使者终于抵达了涂山,她的父亲当然要大摆一场,只不过,她就只是象征性的去和他们见了个面,便回了自己房间。
    她不再是个自由的了,她勾起一抹略显讽刺的笑容。她涂山红红下半辈子应该只是在邻国皇宫中度过了吧。
    “雅雅,姐姐出嫁后,保护涂山的任务就交给你了,虽然你还小;容容,你负责把涂山的产业发展下去,姐姐相信你的。”(这里ps一下,本文中成婚不会影响红线仙的身份,不过很麻烦,所以就当作没有这东西了)“是!”两个小家伙向她敬礼,小脸上满是放心的表情,这样,她也可以放心了。只是还不知道,他,那个她要嫁的人,东方月初,是个怎么样的人。
    她依稀记得婢女说过他似乎有个表哥叫王权富贵。说起来,这婢女真是不靠谱,就介绍亲戚关系,别的一概不提,她连东方月初长什么样,法力怎么样都不知道。她以前见过那个清瞳,她们也聊得来,听说她就嫁给了王权富贵,过的很幸福。不知道,这东方月初,是不是也和他表哥一样。
    一夜,就在红红纠结(划掉)思考中过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23 15:21
      对了,本文为古风架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23 15:21
        2 卡越
        此时的卡越皇宫中,气氛有点诡异啊。
        坐在一边的王权富贵,清瞳和墨芊璃(几人好友,拥有随意穿越的本领,真实实力堪比上神,对,是仙法,个人属性腹黑毒舌神出鬼没外带神助攻)大气都不敢喘,手里捧着个杯子,眼神瞄向大厅中央的那个墨蓝色长发的少年,生怕他突然一把火伤及无辜。这,皇上要给东方月初定亲,干嘛把我们也叫过来?墨芊璃向清瞳递了个眼神,我不知道啊。这时只听少年开口:“父皇,为什么现在才说,为什么她是涂山的?”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不喜婚。“这不是来不及说吗?”坐在首位的皇帝根本不在意。“我不结。”东方月初回的很干脆。皇帝呢?“长老都同意了,不从也由不得你了,再说,你表哥就比你大9个月,人家都成婚半年了……(以下省略200字)?”一旁的清瞳和王权富贵欲哭无泪,这,皇上是把他们当反面教材吧。
        “好,我同意。”他深吸一口气,回答道。“你们先回去吧,月初,你也回旭焰宫吧。”皇帝点点头。
        呼~几人可算是松了一口气,他们的这位太子殿下,别的啥都好,就是不服婚,记得上一次皇帝和他提起这事时,东方月初一把纯质阳炎直接把金銮殿给烧了个大半。想想都感到后怕。
        卡越,便是人类的疆土王国的名字,其皇族也就是现今皇帝,端木一族,祖先曾与王权的祖先是结拜兄弟,端木善于管理和智,而王权则善力,其实端木也有想过让王权来管理卡越,但没想
        到的是,每代王权家主都已一个一气道盟就够我折腾了,为借口。但是为何到了这一辈,太子随母姓呢?
        对于这个问题,今上端木劉是这么说的:端木这个姓,太女性化,一点都不霸气,先帝还给他取了个那么难写的名字,东方这个姓,多好听,再说东方月初血脉中不还有他的血脉吗?长老会表示,你是皇帝你说啥都对。其实本来嫁给端木劉的应该是长姐东方淮竹,但是人家和别人情投意合,那为什么要做那打鸳鸯的棒子呢?
        至于那金人凤败类,我们就忽视吧,反正他早被王权霸业和皇帝联手给灭了。还有,淮竹的漫画结局实在太可怜,(我不忍心女神就这样死了)所以本文中她是活了下来,只是灵力尽散。
        而王权富贵则还是以道门兵人的身份,不过有他母亲及一个腹黑的小姨,他活的更加有意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6-23 16:46
          谢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23 17:17
            要@的提醒一声,不然我铁定忘


            回复
            12楼2019-06-23 18:37
              3 大婚
              5月20日,涂山家大小姐涂山红红和卡越国太子东方月初大婚。皇帝这一颗高悬的心可算是落了下来,欸,这小子的终身大事可算完成了,这一整天他都是忐忑不安的,万一这小子突然悔婚,可不好同涂山交代啊。直到他听到说太子已经回旭焰宫后,这才长叹了口气。
              这时的旭焰宫 火鸢殿内
              披着嫁衣带着红盖头的少女安静地坐在床榻边,脑中不断回想着今天一天的事。不得不说,这人类的成婚过程真不是一般的麻烦,光是拜堂这一步,都弄了起码一个时辰,她什么都看不见,只能由新郎牵着走,还有,这都过了多久了,怎么那东方月初还没回来,够慢的啊……
              红红自己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人朝她靠近,这火鸢殿里的宫女早被她打发回她们自己的房间去了,加上本来就有规矩,所以就更不可能知道有人来了。
              此时的东方月初带着些许酒气但毫无醉意,这在刚才说要给他灌酒时,他的那个好友啊,墨芊璃说要倒酒,自己却是喝了好几坛,害的他一直提心吊胆的,上一次喝醉后,她就差点没把房子给拆了。所以他就寻思着先回来,他也想见见他的那个妻子。
              当红红察觉到不对劲时,她头上的盖头差不多已经被揭了开来,她没有在意是谁,多年的训练让她条件反射得将来人给摁在了身后的床上。直到她对上那双诧异的银眸及他身上的红衣时,她这才发现,她搞错人了。等她反应过来,她和东方月初正以一种极其怪异的动作趴在床上。
              “我说,姑娘打算在我身上趴多久?被别人见到了,可不好呦。”她身上玫瑰的香气让他失魂。她那柔软的身子,竟然让不近女色的他蓦地生出一种想要将她压在身下狠狠占有的感觉。“对不起,我认错人了。”她有点尴尬的起身。“姑娘这是习惯性的吧,难道涂山大小姐那么没有安全感吗?”东方月初略带戏谑的声音让她浑身不自在。“我已不是涂山大小姐了,太子殿下不必那么称呼。”东方月初回想起父皇跟他说的名字,挑了挑眉:“那我叫你,红红?”“也,也好。”这时的红红,是背对着他的不然一定会看到她脸上那可疑的红晕。
              这便是他的妻子,嗯,长的不错啊,身材和行为也挺好的,不过,为什么她总带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你……不乐意嫁人?”红红毫不犹豫得点了点头。“放心,这样吧,我们约法三章如何?”东方月初那噬魂的银眸中带着一丝玩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24 09:59
                @笛水名称ლ😜 @寒婧玉曦 @Kylin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6-24 10:02
                  无耻的自顶一个


                  回复
                  24楼2019-06-24 11:26
                    4 约法三章
                    “哦,说说看。”“1 你可以在旭焰宫中随意走动。 2 不得来我书房。 3 半年,半年后如果你有什么要事,我放你走,并且祝你幸福且成功。”“一言为定。”反正对她而言,百利而无一害。“那我走了。”东方月初头也不回的走了。出了火鸢殿,他嘴里念叨着“涂山红红,涂山红红,是个好听的名字。”他脸上扬起一个笑容。他得好好想想明天该送点什么给她。
                    东方月初回到燎炎殿后,双手一拍,一个如鬼魅般的人出现在他面前:“主子”“给我查查太子妃从前喜欢什么,以及现在的女生都喜欢什么。半个时辰后,我要知道结果。”“是。”“幽穆,幽旗”“属下在。”“给我把花市所有品种的花都拿盆回来。”“遵命。”发行完所有命令后,东方月初揉了揉眉心 ,女生除了墨芊璃,应该都是喜欢这样的吧。
                    就从那天起,红红每天的日子几乎就是练功和看书休息,除了……“太子妃,太子殿下来了。”“哦”“又在看书,半个时辰前刚来,就看见你在读书。”说着,东方月初一把抢过她手中的书,这一孩子气的动作,实在让她哭笑不得。(然而事实是某个找不到存在感的家伙一直粘着红红罢了)“喜欢吗?”他端出一盆牡丹。“殿下,您已经连续送了半个月了,我这儿已经塞不下了。”这东方月初真是闲,每天给她送来一堆东西,从兰花到牡丹,从鲁班锁到刺绣,还真看不出来她烦吗?殊不知,她刚才想的所有东西几乎全被他听见了,为了讨好她,他特地问墨芊璃要了个东西(窃听器),但作用不大,“扔了吧。”东方月初向后一抛,也不知道这话是说给她听的,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红红本以为这就完了,可是,就东方月初那死缠烂打外带不要脸的性子,他几乎一整天就跟着她,除了去卫生间和洗澡,让红红认为这简直就是一条尾巴。
                    “你,为何要如此对我好?”这是她埋在心里的一个问题。她很好奇。东方月初转过身:“我说我爱你,信吗?”“不信,怎么可能。”她回的毫不犹豫,却并没有注意到少年眼中的那一抹悲伤。也是,这才过了多久,要让她动情几乎不可能。更别说,是这样一个有脾气的女孩。退而求其次吧,能陪着她就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6-24 16:17
                      @笛水名称ლ😜 @寒婧玉曦 @Kylin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6-24 16:17
                        5 突生变故
                        这种平静的生活维持了一段时间,却被一道圣旨打破:赐丞相之女给太子做侧妃。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奏折时,她竟有种心痛的感觉,不过,红红只是把它忽略了。“红红,这不是我想的,只是一场乌龙而已。”“那为何,皇上没有收回圣旨呢?”
                        他顿觉语塞,他怎么会知道他那个父皇会下这么一道旨?
                        红红把他所有的反应全部收在眼中,只觉得她的猜测果然没错:“没事,本来你这样的人,早就会有心上人,我不会影响到你们的,若是你觉得我阻碍了你们,大可先履行你的承诺。”这一席风淡云清的话语,让他只觉诛心。“你就一点都不在意吗?”“我在意吗?,我在意又有什么用呢?有时,我自己都理解不了自己。除了雅雅和容容,又有谁,在意过我。”最后一句,她说的很轻,但他听见了。
                        原来,是这样吗?他寻思着离开,当天,皇帝就撤了圣旨。其实东方月初有问过皇帝为何要这么做,结果直接被皇帝一句陪你妻子去,给打发了。皇帝才不想让东方月初知道,他这是在以反面方向撮合他们呢,要不,看他俩这相敬如宾的样子,别说抱孙子了,能维持下去就不错了。
                        不过,这件事后,他们的来往也少了。
                        也好,省的她老是不知道如何面对他。
                        没过几天
                        “太子妃殿下,门口似乎有人,不像是这里的人啊。”“嗯”涂山红红没有在意,只是翻了翻手中的书。突然,一道黑影闪到她面前,手中握着一把刀刀上的银光闪的她睁不开眼,“啊”身边的宫女大叫一声,直接晕了过去。真是,没用。她在心中暗骂,联想到前几天发生的乌龙事件,她忽然有种想怪异的感觉。“你,过来。”红红朝着那黑衣人比了个手势,他便乖乖的走了过去,没办法,这位少女身上气场太强了。
                        “你和皇室有仇?”“算是吧。”“那就好办。”红红一把抢过黑衣人手中的刀,狠狠向自己腹部刺了一刀,并用妖力把那个人,传输到了另一边。
                        “啊,太子妃殿下!”匆匆赶来的宫女大叫,死死捂住红红的伤口,东方月初刚进门,眉峰便皱起,“这是怎么回事?”“那刺客伤到了太子妃殿下,人好像往……”“人往北门跑了,我……”红红还未说完,整个身子便软软往后倒。我,是疯了吗?这是她意识消失前的最后一个念想。耳畔似乎还有人在叫着她的名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9-06-25 10:18
                          6 怒火
                          “来人,给我把太医院所有太医全部找来,要是医不好她,你们一个也别想活!”东方月初那如雷贯耳的声音一直绕在火鸢殿上空,下人们走路都是小心翼翼的,唯恐不小心惹到了太子殿下,这说不准万一这头就掉了啊。
                          “唔……”涂山红红幽幽醒来时,已是第二日申时,傍晚的夕阳洒进殿内,周围都渡上一层金。四下里望了望,却并没有看到那熟悉的一抹蓝色的身影,碧绿的眼中闪过一抹失望。“太子妃殿下,您终于醒了!太子殿下在一柱香刚走,奴婢现在就去禀报。”宫女说完就跑了,拦都拦不住。算了,随她去吧。然而,东方月初一个晚上压根就没回来,又消失了一整天。
                          呵,这便是他说的爱她,在她醒来后从未出现过的人,幸好,红红吐了口气,幸好她没有将真心托付与他,否则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直到酉时,东方月初才踏入火鸢殿,面部没有任何表情,甚至带着冷意,这让平时见惯了他嬉皮笑脸的红红不由得打了个寒颤。“皇宫北门搜过了,什么也没有。”那是自然。红红在心里回答,他脱下那明黄的道袍,缓缓开口,“但有人发现南门那有个黑影。”他顿了顿,接上:“幽穆去查看过了,是有妖力,并且是鲜血般的殷红。”“你帮他逃了出去,然后再刺自己一刀?!”东方月初的语气中,是不难发现的强忍的怒火。“是又怎样?”涂山红红抬起头,毫不在意的对上那双近乎可以喷出火来的银眸。
                          “为什么?”“没有为什么。”“你知不知道那个人的存在会对皇室造成多大影响,这也算了,你居然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你难道不知道心疼自己吗?”说到后面,东方月初的语气不由淡了下来,“我……先去洗一把。”不错,他需要缓一缓,冷静一下。
                          他径直步入偏间,四角处放置的熏香让他清醒了不少,但一想到她的所作所为,心中好不容易压下的怒火又一次将他的理智焚尽。
                          一柱香后,东方月初从偏殿踱入,此时的红红正捧着本书,斜靠在床榻上。“你就真的,不在意自己吗?”他开口。“不在意”她回的很利落。“嘶,痛”现在的她,被他抓住双肩死死摁在墙壁上,她只觉得,肩膀就快碎了。“你,下一次再有这种事,可就不是今天这样简单了。”他说完,便转身离去。却未望及她眼中的失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9-06-25 16:3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9-06-25 16:37
                              7 离开
                              那天后,东方月初便极少再踏入火鸢殿,怕自己忍不住。而涂山红红,似乎也忘了他。
                              11月19日
                              不出她的意外,今天,他又来了。她几乎摸清了他的套路。但这一次,是她先开的口:“太子殿下,咱们约定的时间到了,可否,放我走了呢?”东方月初一愣,这才猛的想起来,半年前和她的约法三章,果然,他苦涩一笑,她,执意离开,“让我想想。”“太子殿下,不会出尔反尔吧?”她勾起一抹笑。“我……先……走了,明天再告诉你。”
                              他转身离去,冲进雨中,任由雨水冲刷着他的身躯。“我……真的有伟大到,祝你幸福吗?”他抬起头,眼角落下一滴不知名的液体,兴许,这便是,泪?“放你走,做不到啊。”
                              第二天
                              东方月初道:“你走吧”说这话时,他还有一点希望。“好,我在这里谢过太子殿下,肯放我走。”红红给了他一个他最不愿意看到的笑。心,同时也碎了一地。
                              她就这么走了,他去送她时,她只道了谢,便头也不回的走了。也是,那一次,对她的伤害的确太大了,她本不该受制于这儿的。东方月初苦笑。
                              当宫女把这事禀告东方秦兰时,她立刻像一阵风似的闯到了燎炎殿,却发现东方月初不在,于是她在旭焰宫中来回转,可算是在火鸢殿找到了他。此时的东方月初,正直直地立在火鸢殿门口,两眼无神,但又似乎有神的盯着某处。她好像没走啊,他暗想。
                              “你个臭小子!把我儿媳妇整哪去了?”东方秦兰拧着东方月初的耳朵,当然,是踮着脚的,东方月初那一米八几的身高到底不是盖的。“疼。”“娘?”东方月初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臭小子,说话啊。”“我……”“那么好一儿媳妇,就被你给浪费了。真是……”东方秦兰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她和皇帝好不容易想出来的撮合方法,没成效。再想到涂山红红那么好的儿媳妇,真恨不得把东方月初给宰了。
                              “那个,皇后娘娘,太子殿下,已经在这站了两天了,您看要不要……”一旁的幽旗实在忍不住开口,自己主子被皇后娘娘这么训斥,他这个暗卫,看不下去啊。“一边去。”母子俩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于是乎,幽旗便灰溜溜的回去了,一边走,心里一边抱怨,真不愧是母子俩啊,看来他这个月的俸禄别想要了。
                              “既然对她有感情,为什么还要放走?”东方秦兰松开了手。“我,只要她快乐就好……虽然,我不想放走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2楼2019-06-26 08:3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3楼2019-06-26 08:35
                                  谢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1楼2019-06-26 10:46
                                    下一次更文@寒婧玉曦 @笛水名称ლ😜 @久慕且安- 等她们几个中有一个更,我就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2楼2019-06-26 11:33
                                      没有啊,开车在12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1楼2019-06-26 18:2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3楼2019-06-26 18:22
                                          89楼那个,你想笑死我?WIFI写成wife?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2楼2019-06-26 21:19
                                            我在纠结,到底要不要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7楼2019-06-27 10:17
                                              我不是说了吗?你们让那几个人去更文顺带我想问一下最近有啥好看的电视剧,我要无聊死了


                                              收起回复
                                              116楼2019-06-27 13:47
                                                我看你们好像等的好苦,算了,满足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7楼2019-06-27 17:15
                                                  9 遇刺
                                                  涂山红红自诩最近没有得罪什么人,可这屋子周围那么强的妖气、灵力,明明就是冲她来的。她合上手中的书,翠绿的眸子瞬间变成血色。隐隐有听到屋外的人在谈话。
                                                  “老大,是这吗?”“不会错的,这屋子里的必定是涂山大小姐涂山红红,上一次,在她手上吃了亏,这一次,一定要加倍讨回来。”“看来诸位对她有仇啊。”“你是?”“在下是北冥七夜,曾与东方月初有仇,今日是来取他娘子的性命的,听说她与东方月初感情极好,我还不信这样,他还会有那份狂傲!”
                                                  门后,涂山红红听到这番对话,心中不由升腾起一股怒火——东方月初,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好好,有北冥兄在,必定得手。”当她还在恍惚时,木门突然被闯开,紧接着,是数不清的箭。然而,对于从小便被父亲军事化训练的她,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可是,她忽视了一点:这些人(妖)根本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老大,要用那个吗?”“当然要用。”闻言,那黑衣拿出一袋不知名的粉末打开后直往外倒。红红眯起眼,祭起妖力,将自己的经脉封住。“想把自己筋脉封住?不可能的,我自己研制的这种毒,可以直接穿透皮肤抵达内脏。你呢?必败。”“唔,是,你?”她已经感觉,意识,渐渐模糊,隐隐约约似乎有看到那熟悉的墨蓝色。
                                                  东方月初,你究竟还要纠缠我到什么时候?她的潜意识在怒吼。她的眼前,“站着他”。时间似乎又回到了那一天。
                                                  那一天,她极少地出了门,四处逛到旭焰宫最为偏僻的一处宫殿,本觉得无味想离开,却鬼使神差地踱入殿中,让她意外的是,里面的不是别人,正是东方月初,以及一个不认识的陌生面孔,关键是,东方月初正“压”在那个人身上。介于之前和他的不愉快,红红选择了离开。她也不想打扰别人的良辰美景。
                                                  不想,有人先她一步。“红红,你怎么会在这?”东方月初眼中充斥着疑惑。她没有回答,转身离去。“你这是什么意思?”他堵住她的去路。“太子殿下,是有了心上人吗?不然为何选择在这私会佳人?”“你是,吃醋了?”他的脸上恢复了那种玩世不恭的表情。“我是在气,为何,要打扰你的良辰美景。”“你!罢了。”他微微侧身,“走吧。”
                                                  对于东方月初这一行为,她只当他脑子有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8楼2019-06-27 17:1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9楼2019-06-27 17:15
                                                      10 重逢
                                                      “老大,她应该中招了吧?”“不要掉以轻心,她毕竟是涂山红红,不可小觑。”说着,那黑衣看向前面的红红,原本清澈的眼瞳中现在是污浊一片。她完全沉浸在过去和东方月初的一切中,丝毫不觉这是幻境。
                                                      “老大,这涂山红红是个美人胚啊,咱有多久没有吃过女人了?”“少来,要上也是我先上。”黑衣色咪咪朝红红走去迫不及待地想要尝尝美人的味道。
                                                      “啊~”他突然大叫一声。“火,哪里来的火?”“老大,没事吧。”“哼,敢觊觎我的女人,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啊。”东方月初说着,直接从房梁上跳了下来。“东方月初?来的正好,咱们的账还没算呢。”北冥七夜只想和东方月初打一架,谁想他根本不加理会,转过身,瞧见那本闪耀的人,现在却如同那被蓄意破坏的图画一样。他只觉瞬间,他就被怒火裹身道:“纯质阳炎!”那些个黑衣本就不怎么武功高强,不然怎会之前被月,红给吊打?现在,就只能夹着尾巴逃了。“北冥七夜,下一次再让我遇到你,别想好过。”他说着,直接一把抱起身旁的红红,往皇宫飞去,红红,撑住啊。
                                                      “她如何?”东方月初上前一步,就差没冲到床跟前了。“太子殿下放心,太子妃殿下只是中了迷魂香,并无大碍。”“那为何她还未苏醒?”好吧,现在是真的冲到床前了。“回殿下,这贼人给太子妃殿下下的迷魂香中夹杂着不少回思粉,导致她被困在从前的一些记忆中,方才臣已给她服用解药,大抵最晚明天未时定会苏醒。臣告退。”
                                                      东方月初的手抚上涂山红红的脸颊,道:“对不起,这一次,我不会再放手了。”不过,她的那些记忆,到底是什么?难不成是从前的她爱的人?思及至此,他心中莫名感到酸溜溜的。在此,我们不得不说一句:大哥你真厉害,连自己的醋都吃。
                                                      “我……这是……在哪?”红红起身。“醒了?”察觉到怀中的人的异样,东方月初睁开眼睛。红红也不是傻的,自然而然很快就察觉到应该是东方月初救了自己,但是,她不想和他扯上关系:“多谢太子殿下,这份情我会还的,但除此以外,我们依然是桥归桥,路归路。”她说着,就要走。东方月初见状,拦在她身前,邪笑道:“想走?这一次,我可不会再让你离开了。”“你……算了,就在这住一会儿吧。”比起死皮赖脸,她还是要面子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5楼2019-06-27 20:33
                                                        我突然发现,我似乎挺勤快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6楼2019-06-27 20:34
                                                          没错没错


                                                          回复
                                                          129楼2019-06-27 20:49
                                                            辣个,有多少人放假了啊


                                                            收起回复
                                                            144楼2019-06-28 1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