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红吧 关注:11,053贴子:239,642

回复:【月红】奈何最终你爱我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刚才开新生会,2个半小时,我们那一排全在玩手机,太特么无聊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11楼2019-08-04 18:14
    七夕贺文要甜的还是虐的?我好着手写,截止时间11:30,看哪一方人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15楼2019-08-05 05:56
      明天早上10点,不见不散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24楼2019-08-06 21:13
        准备好了吗?接受甜文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25楼2019-08-07 09:58
          七夕贺文
          今天,又是七夕了呢。涂山红红褪去了往日一身霸气的红衣,取而代之的是素白的长裙。叹了口气,提起食篮,朝屋外走去。
          【姐姐她,还是这样。】涂山雅雅不打算去打扰涂山红红,但仍忍不住担心。【容容,这是第几次了。】“20了吧。”是啊,那只蟑螂精,已经走了20年了。与几百年前的那个小道士一样,在这一天,长眠。
          涂山红红走到一棵樱花树下,树下立着一块墓碑——东方月初之墓。呵呵,小道士起码还可以放在冰洞中,似乎下一秒就会醒过来,可二货……
          涂山红红扶上石碑,20年前,她刚刚祭拜好小道士,准备出去找二货,带他看看涂山的七夕集市。
          原先好好的,谁料东方月初突然发了疯一般开始攻击周围的人,就连涂山红红也不能幸免。
          本想着使用狐念之术定他的身。“妖仙姐姐快跑。”趁着还有最后的清醒,东方月初推开了涂山红红。随后,用自己的佩剑刺向自己,灭妖神火肆意燃烧,却不为他所用,反倒是痛苦的烧着躯干,终于,一直潜藏在他体内的邪物冲出身体。
          竟是黑狐残存的力量。后来,涂山红红才想起来之前大战时东方月初是有替她挡下一招,本想着已经恢复,却无人曾发现他体内的隐患。
          东方月初本就已经虚弱的连一个凡人都可以轻易杀死,这黑狐却又钻入了他的身体,为了不添麻烦,他拔出佩剑,又是一剑刺入自己,黑狐被逼了出来,力量原先就不多,是以黑狐拉着东方月初一起死。
          两败俱伤,不,皆是灰飞烟灭。快速到涂山红红甚至未多反应。
          如今,20年了啊。她已经靠着这个衣冠冢20年了啊。她罕见的没有用妖力说话:
          “二货,你回来吧。”
          “我……想你了……”
          “20年了,还在眷恋天堂吗?”
          “天堂有涂山美吗?”
          “依你的行为来看,确实。”
          不由自主的,眼中滚落豆大的泪珠。涂山红红朝石碑张开双臂,紧紧抱住。
          若是她当初仔细点发现,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
          “你……回答我啊……”
          “妖仙姐姐,别哭了哦,难看死了。”戏谑的声音,一样的口气。“二货!”涂山红红猛的回头,不同于往常什么也没有的空洞,现在身后站着一个笑的一脸开怀的蟑螂精,手里还捧着一大盆花。
          “妖仙姐姐,我回来了,七夕,快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26楼2019-08-07 10:0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27楼2019-08-07 10:0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28楼2019-08-07 10:00
                @寒婧玉曦 @Kylin坤 @Lees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29楼2019-08-07 10:00
                  今天去了从没去过的鬼屋,我们三小姑娘,又怕,旁边有木的别人,所以,我果断的放了《好运来》,那画风变的是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42楼2019-08-08 21:01
                    最近实在木有灵感,文,放一放吧,在这里鞠躬道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47楼2019-08-09 11:04
                      那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64楼2019-08-16 16:41
                        你们让刚刚军训回来的我休息一会好不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66楼2019-08-16 16:42
                          31 找到
                          东方月初疗养了几天后,便耐不住性子,去找涂山红红了。然而,毫无头绪。
                          先前墨芊璃给的项链早已被他收回,他本以为,没有用处了。况且,他根本想不到,他会亲自将涂山红红打落悬崖。肠子都悔青了,再悔也没用,谁让他不小心着了吕氏的道。
                          众人皆是万分担心东方月初的,天天不是出去找人,就是在去找人的路上。一去,去几天,从辰时一直到接近亥时才回来。如此一个月下来,整个人消瘦了不少。不仅如此,什么黑眼圈呀一加,就更显憔悴了。
                          “殿下,您这样下去,身体会吃不消的。何况太子妃殿下,怕是已经香消玉殒了。”“你给我住嘴,幽穆,你何时变得如此喜欢多嘴了啊?!”东方月初怒道,“我相信,我能感应到,红红一点还活着。只是她不愿回来而已,我愧对她。”
                          幽穆不再说话,只是叹了口气,离去了。只希望,殿下真的可以找到太子妃殿下吧。
                          几天后
                          “东方月初,有眉目了。”人未到,声先到。一道紫色的身影飘了进来,等她看到东方月初,完全被吓到了。因为卡越民风质朴的原因,东方月初此时这个样子,更像是刚从贫民窟里捞出来,不,是绝望的贫民。天知道,这几天来,无数的没有消息,让他有多绝望。
                          “你说什么!”东方月初无神的双目有了一丝情绪。“冷静点,你这样去找嫂子,她也会被吓到吧。”“对对,我得先让自己恢复。”
                          第二天
                          墨芊璃觉得,真的应了那句话“每个人都想在ta面前展现最好的一面”这不,昨天还惨兮兮的人,现在多精神。
                          “叩叩”“有人在吗?”东方月初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没人答应。“你们还是先回去吧,我想独自和她聊聊。”“只要你别找不到回来的路。”墨芊璃甩下一句话就走了。这种感情,她虽然八卦,但也不想参和。
                          东方月初推门而入,赤衣女子淡漠开口:“公子,私闯民宅,是件不道德的事吧。莫非公子不知?”“红红,你,刚才为什么不回答我?”“公子又是谁?”东方月初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涂山红红眼中带着陌生,就好似从未认识过自己一样。
                          莫不成?东方月初忽的想起之前墨芊璃曾告诉过的一种可能,她,失忆了?也是,从那么高的地方坠落,不失忆都难。
                          心下,突的,划过一抹苦涩。但同时也有一丝庆幸,起码,还可以重来一次,可以好好补偿她。这一次,他定不会再辜负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0楼2019-08-19 06:25
                            32 伪装
                            涂山红红紧紧攒着自己的裙摆,她一直在暗中观察东方月初的神情,她快要露馅儿了。
                            本来,她就没有失忆,她就是要装出一副失忆的样子,她倒要看看东方月初有什么作为。东方月初愣神了一会,回答道:“在下东方月初,姑娘可是忘了,在下是姑娘夫君。”
                            “噗”远在皇宫的墨芊璃一口花茶全喷了出来,一旁的皇帝和东方秦兰也是默默把脸转到一边去,心里默念着,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他。面前的屏幕里的人真的是东方月初吗?这所作所为也太……
                            而东方月初则对皇宫里一众人的行为,毫不知情。他只想一心讨好自家娘子。
                            于是乎,几位皇宫中人就看到那一个本可以跺跺脚就让整个王朝风云涌起的人在跑前跑后就为了自家小娘子,给她倒茶,什么扫地,反正是可以说丢光皇家的脸了。
                            “额……”大哥,你是去追妻还是去做侍从啊?不过好像也是追妻的一种办法。实在看不下去了,墨芊璃果断的切断了信号。
                            东方月初很郁闷,绕是他怎么做,涂山红红都把他当成空气。他们间的关系,不像是夫妻,更像主仆。并且东方月初发现,他的红红越来越沉默寡言,不愿让他触碰。
                            不久,涂山红红开始轰人了:“你从哪来回哪里去整天跟个蚊子似的,烦不烦?”她本以为东方月初会同自己说说从前的事,她倒想听听他会怎么解释,结果呢?仗着自己“不清楚”从前的事就在那胡编乱造?
                            “砰”的一声,东方月初是被涂山红红踹出来的。“咕咕咕”他的肚子明显在抗议,他……好像一天都未用过膳了。先回王都吧,等她冷静几天再来。
                            涂山红红抚着自己的手臂,上面有一道浅浅的伤疤,若是不仔细看,完全不会注意到。她就是想以此来考考东方月初,结果……
                            呵,她在奢望点什么呢?早在先前因为念着他与她之间而留有恻隐之心,可他依旧选择将她打落悬崖的那一刻起,就不该再有什么念头了。
                            不要去想了。
                            话说,她的玉佩呢?涂山红红急了,这是母亲给她的,玉佩不是一般的玉佩,它是可以打开的,里面有着为数不多的她和家人的丹青。在她离开涂山后,玉佩便成了她对家人的怀念的寄托。
                            难道是之前掉在那片潭水里了,不可能,她明明贴身收好的,身上也没有什么地方跟之前不同。该不会……她忘在火鸢殿了吧。该死,真大意。
                            事实是,她的确忘了。还得回去,去面对他吗?
                            真不想啊,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1楼2019-08-19 06:25
                              33 选择
                              涂山红红来时候很静,一个人都没有,无论是宫女还是侍卫,都像死绝了一样。也好,图个清净。
                              红红翻箱倒柜的寻找着玉佩,结果连影子都没看见。怪了,难不成还会躲起来不成。
                              好不容易找到了玉佩,隐约瞥见一道熟悉的身影。不好,东方月初回来了。溜,赶紧跑。然而,东方月初又怎会顺她意?
                              他刚回来,便看见屏风后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他确信,就是她。虽然不知,她如何恢复记忆的,但他坚信他不能再放开她。
                              涂山红红刚想离开,就被带入一个熟悉的怀抱,东方月初从身后环抱住她,紧紧的,不愿松开。下巴抵在她的香肩上,贪婪地吸取着她的体香。轻呼出的热气喷洒在她雪白的脸颊上。
                              若非涂山红红眼中的不灭怒火实在太过明显,旁人定会误认为这是一对热恋中人。
                              强压着怒火,她道:“东方月初,我只问你一句,在你心里,到底是我重要,还是她重要?”那双禁锢于腰间的手一顿,随即缓缓松开,无力的垂落身体两侧。涂山红红转身:“我说的是吕氏,这你应该很清楚。”
                              与此同时,她敏锐的捕捉到,东方月初那毫无焦点的眼眸中在听到吕氏的名字时,闪过一丝异样。快到他自己都没有察觉,但涂山红红清楚,那是只有在面对深爱之人时才会流露出的柔情。
                              呵呵,果然啊,你还是在我和她之间选择了她。嘴角随意的向上弯了弯,平复情绪,接着,径直离开。东方月初一直在愣神,涂山红红离去时,他下意识地想去拉她,但仍是生生错过。
                              直到涂山红红远去,他才回过神。双膝似灌了铅一般,猛地,跪了下来。嘴里呢喃着:“对不起。”“殿下!这……”宫外的幽穆听到那极响的声音,闪身进入,便看到如此一副场面,“您还是先起来。”幽穆伸手想把东方月初拉起来。
                              却是怎么也拉不起来,东方月初脑子晕胀胀的,稳住身形,道:“杀了她。”“啊?”幽穆明显没反应过来。“凌迟处死吕氏。”东方月初说完,踉踉跄跄地站起来,跌跌撞撞地走到床边,倒在床上。
                              “殿下,你……”幽穆伸手,探了探他的脉,松了一口气,“还好,只是太累了。”
                              随即离开,他还得去向陛下禀明殿下的意图。
                              东方月初这一整晚都是噩梦连篇,涂山红红决绝离开的场面一次次在脑海中回放着,无时不刻不在提醒着他,他错了,不该愣神、犹豫的。
                              “红红!”他大喊一声,把自己给叫醒了,本欲继续睡吧,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只能睁着眼,苦等天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2楼2019-08-19 06:25
                                34 毒发
                                等到用过早膳后,东方月初便急忙去了涂山红红暂居的地。希望还不算太晚。
                                显然,她也是刚用完膳不久。“进来吧。”涂山红红打开门,连一个表情都懒得给予他。“红红,我……”“打一架吗?好好打一架,之前没有机会。”东方月初还没说完,便被冷冷打断。看着涂山红红执傲的神情,东方月初咬了咬唇,最终答应了。
                                屋外
                                “请”涂山红红朝东方月初做了个手势。“缝”灭妖神火起,但仔细看看,这火明显没有以前的来的凶猛。东方月初本就没有那个好好打架的心思,是以不过几个回合,他便已经处于下风。
                                “怎么了?为什么不拿出真实水平?看不起我吗?”涂山红红说着加重了力量,心底升起一股无名火。
                                “驱魔一式”冰凉的四字吐出,东方月初腹部受了重重一击,若非他快速避开了大半,只怕是已奄奄一息。
                                但即便如此,他的嘴角仍溢出鲜血。随意一抹,抬头,她稳稳落在地面上,道:“你输了。”东方月初很平静,或许,早在他答应时,他就已经知道自己会输了。
                                东方月初低着头,似是在想什么。涂山红红淡漠地经过他的身边。转身,伸手,抱住。仅仅三个动作便将她揽入怀中,一只手向后移动,把她的芊芊细腰握在手中,另一只手不安分的往上动,扣住她的脑后。
                                不等涂山红红反应过来,一个炙热的吻便落在她唇上,他那强壮的舌撬开她的贝齿,口中还未消失的血便滑入她的口中。
                                一阵血腥味,难受的紧,涂山红红用力想要推开东方月初,但他只是越收越紧。
                                “呼哈,呼哈”好不容易才获得自由,她大口喘气。“你!”说着便推了推他。“怎么?”东方月初玩闹着打了打她。
                                “唔,哇”本是玩闹的一击,涂山红红却痛苦地蹲下了身。“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喷在了东方月初那雪白的衣袍上,就像常年不化的雪山上开了一束玫瑰。一如她一样,危险又美丽。
                                “红红!”东方月初赶紧蹲下扶住了涂山红红,他很清楚,这绝对不是他的血。此时的涂山红红,面色苍白的如一张白纸,但唇却是紫的发黑,柳叶眉上甚至沾染上冰霜,双手的指甲也是墨色如漆。
                                东方月初只觉得,天都快塌了。慌的呀……手上的链子闪着淡蓝色的光芒。对了!依稀记得墨芊璃说过:“我已经在你的手链里注入了空间元素灵力,碰到紧急情况时,可以往里面施加压力,将你传输到你想传输的人面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3楼2019-08-19 06:25
                                  35 棘手
                                  墨芊璃,还有那个青衣女子,好像叫,翠玉灵?她们俩一定有办法。
                                  只是眨眼的时间,俩人便已消失,也亏得墨芊璃和翠玉灵现在在一起,否则手链又不知道该送到哪个人面前。
                                  “欧呦嘛,你们想吓死我?”翠玉灵没好气地看着突然冒出来的俩人。“没时间解释了,先救人。”“跟我来。”翠玉灵也丝毫不敢小视涂山红红的病症。
                                  “该死,这是什么寒毒?棘手的很。芊璃,快点来帮忙。”“怎么了?让我把把脉。”墨芊璃说着,伸出手,涂山红红的脉息紊乱,毫无规律可言,一会快,一会慢。
                                  许久,睁开她那双墨黑的眼睛,轻声道:“只能确定是寒毒,具体的不清楚。”“你也测不出来?”“嗯”东方月初紧锁的剑眉始终未曾舒展,因为他知道连她们俩都不清楚的毒,有多狠。
                                  “先喂她吃这个吧。”翠玉灵说着掏出一个褐色的药瓶,从中倒出一粒红棕色的药丸,顺着水,喂涂山红红吃下。过了一会,她的唇和指甲恢复了正常的颜色,但还是冷的发抖。
                                  “呼~改良版的解毒丹还能派点用处。”“别忘了还有这个。”墨芊璃说着又喂下几颗丹药,解释道:“护体丹,危机毒发时刻能护住五脏六腑及心脉心脏。”“我先去调查调查这毒怎么来的。”墨芊璃边说便往外走,出了门,像是忽然想起来什么,补了句,“东方月初你这个渣男,跟我走,省的嫂子醒来看到你病情又加重。”
                                  这个小丫头……
                                  “你说红红是怎么中的毒。”玄凌居旁,墨芊璃和东方月初正在沿着屋子附近的一条小溪往上游缓行。“别吵,忙着呢。”她一路上一直在采撷河水样本检查,并未发现什么不妥。难道不是因为水源?可这里本来就人烟稀少,又有谁会无聊到给居住在这种地方的人下毒?
                                  东方月初被训了一顿嘴巴只好乖乖闭上,没办法,他天生对医术一窍不通,就算把一株刚刚在图册上见过植物放在他面前,他也认不出来。
                                  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那片潭水旁。一番摸索,墨芊璃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这水,本无毒,偏生水中生长的一种植物有问题。
                                  单单它一株有清肺,养身的功效,偏偏还有另一种,本身也无毒,但两种混在一起,便会产生一种毒素,隐蔽,不易让人察觉,况且这种毒素,医书上也从未提过。
                                  原先一点点无碍,随着时间会慢慢消散,可就是太子妃在此居住了不少时日,略懂些皮毛医术,久而久之,毒就沉淀下来,而后一下子爆发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4楼2019-08-19 06:26
                                    36 回家
                                    即使已经弄明白了毒素的来源,但还是找不到破解之法。因为担心涂山红红的病情恶化,翠玉灵一时没办法,所以急急忙忙赶了回去。
                                    原本来回一趟,少说要几天,不过有墨芊璃这个免费时光穿梭机在,不成问题。
                                    要说包裹东方月初的那层透明的气体是什么,自责。不过一旁的墨芊璃可没注意到,她急着赶回去。
                                    涂山红红神色明显好了不少,墨芊璃和翠玉灵交换了个眼神,理智的退了出去。“我想,回家。”“不行,你的身体……”东方月初话音未落,涂山红红又道:“回家,先去一趟皇宫,然后,我想回涂山。”
                                    是不是想岳父岳母了?东方月初还在兀自捉摸,不对,即是想他们了大可直接回涂山,为什么要去一趟皇宫?传话让墨芊璃去就可以了。
                                    难道……仿佛是在印证他想的,涂山红红接着道:“和离吧。”和离?!两个字如惊雷一般直抵东方月初心底。即使已有猜想,真正听到时,还是避免不了震惊。
                                    一抹笑绽放在唇角,典型的皮笑肉不笑:“好。”涂山红红没有想到,东方月初会答应的可以说是十分爽快。最后的幻想,破灭了。
                                    ……
                                    “这个东方月初!”涂山雅雅一掌狠狠拍在木桌上,瞬间,便成了一堆粉末。“雅雅,你消点气。”墨芊璃等眼疾手快的端起了茶杯,不然,这茶就没法喝了。
                                    “我能不气吗?居然,居然那么对姐姐!”又是一拳砸在了身侧的一个小凳子上,可怜的小凳子也英年早逝了。
                                    “咳咳,好了姐姐,再打,这里就要成灰尘之地了。”涂山容容轻咳了一声,“墨姐、翠姐,姐姐这毒,具体……”
                                    墨芊璃和翠玉灵相视一眼,叹了口气,道:“这毒,我们也不清楚,只能暂时压制,不过……”“不过什么?快说。”门外走来三人,是涂山红红及其父母。开口的,便是她的母亲素芃。
                                    “莫要让人过多打扰红红姐,最好专门找个人守着她。”墨芊璃嘴上这么说,心里想的却是:哎,还真如嫂子说的一样,她的父亲真的不怎么在意她,倒是她的母亲,真的如其名素芃一样,淑雅、贤良。
                                    不过,素芃貌似曲解了墨芊璃的意思,她转身向其丈夫涂山溯越道:“听她的意思,溯越,是不是过几天应该再给红红找个夫婿了?”
                                    什么玩意?一众小辈皆是满脸黑线但的看着他们。这才刚过多久,素芃夫人你是怕红红姐嫁不出去吗?
                                    “嗯,那你们有什么好的人选吗?”人选?墨芊璃想起来好像有个人,但关键那人肯定不愿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5楼2019-08-19 06:26
                                      37 雷劈
                                      不知道为什么墨芊璃第一个想到的是墨屈珩,可能是前几天的事吧,来让我们看看到底怎么了。
                                      原本,涂山红红见过皇帝等人后,就想直接离去,无奈东方秦兰坚持把她留下来吃顿饭再走。其实心里一直在埋怨那不争气的小**,自己先中了蛊,完了,把媳妇儿作的中毒又没了,真是气死她也。
                                      涂山红红对这个婆母并没有什么反感,她一向很照顾她。
                                      约莫吃到一半时,有墨府下人来报,有件事得让墨芊璃回去处理一下。匆匆道了声失礼,便只留下了一道身影。
                                      见墨芊璃走了,本来就是被拉来充数的墨屈珩也想开溜,结果被告知了声:“大小姐说了,二少爷不必回去,好生应付这里。”被呛了回去,让原先他准备的一肚子的话全吞了回去,真真是憋屈死他了。
                                      实在忍受不了,墨屈珩走出,到了远处的一个大理石柱才停下来,小声嘀咕:“哼,姐姐又这样,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不记得我最讨厌这种宴会了吗?”
                                      默默吐槽一句:就墨芊璃那满世界满空间满次元乱跑性子,记得就怪了。
                                      “墨二公子”墨屈珩猛地一激灵,诶嘛,红红姐,你啥时候出来的?同时,他敏锐的感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东方兄?哦,懂了懂了。
                                      “陪我演场戏。”涂山红红轻声说着。
                                      ……不答应也得答应啊。默默吐槽中。
                                      …………
                                      东方月初现在纠结的很,刚才的事情他都知道,包括那句,演戏。但他仍是心塞,而且,这和离书……也同样传到了涂山,他又有什么资格,去约束她?
                                      想到这,他蓦地松开了紧握的拳头,失笑,走了。
                                      这边,涂山红红早已经信步离开,墨屈珩松了一口气,真心累,他突然有点佩服自家堂姐是如何在各个世界以不同的身份存活下来的。
                                      好吧,东方月初是没误会,但,有人不一样啊。
                                      “上、官、渠、恒!”一道冰冷的声音从墨屈珩身后传来,甚至叫了他的本名。墨芊璃从半空中跳下来时,就只看到墨屈珩“壁咚”涂山红红。加之东方月初根本没注意到她就直接走了,所以,让我们为墨屈珩默哀3分钟。
                                      “姐……姐……你回来啦。”墨屈珩挤出了一个笑容,像机器人一样缓缓转身。“哦豁,趁我不在,原来你打的是这个算盘。”墨芊璃本来就因为管家因为一些小事就把她叫回去窝着一肚子火,再看到自己堂弟干的事,这火烧的那叫一个旺。
                                      墨芊璃素白的双手上赫然多了两道光柱,“姐,姐,不要啊,别,别用雷劈我!啊!”
                                      据侍卫说,那天莫名其妙下了一整夜的雷,还伴随着不断的尖叫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6楼2019-08-19 06:26
                                        我把存货都发了,马上要开学了,高中狗,伤不起,又要住校,所以,发文的次数会越来越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7楼2019-08-19 06:28
                                          我作业还没写完,而且最近头都大了,可能会消失一段时间,我希望回来的时候,人,还都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8楼2019-08-19 06:2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9楼2019-08-19 06:2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80楼2019-08-19 06:30
                                                @Lees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81楼2019-08-19 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