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绎吧 关注:316,952贴子:88,153,078

【演绎】末世:ISOLATION {末世/生存/阵营/判定}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94l
-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My fair lady








TAG. 末世 生存 判定 阵营 赏金猎人


回复
1楼2019-06-24 11:57
    茶水



    收起回复
    2楼2019-06-24 11:58
      艾特



      收起回复
      3楼2019-06-24 11:58
        贴设

        贴设位于招人帖与群中
        招人帖地址请戳我主页
        放链接会被吞的
        顺带放一张丑丑陋陋的地图


        回复
        5楼2019-06-24 12:01
          演绎格式

          姓名 性别 年龄 身份 代号【如果有】
          耐力 力量 智慧 敏捷 技巧 【按照ABCD档次 在战斗或需要时填写】
          所持金 所在地


          收起回复
          7楼2019-06-24 12:15
            END


            回复
            8楼2019-06-24 12:16
              克洛夫 男 23 赏金猎人 赤牙 7000 C 玛利亚
              克洛夫坐在玛利亚城镇的酒馆中,惺忪的样子靠在酒桌上,舞台上还有一些舞女在扭动着腰肢。 酒馆里嘈杂的声音也没让他提起精神,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杯中的血腥玛丽。他穿着一身士兵的战斗服,胡子也好久没有刮了,头发也有点油腻看上去很邋遢的样子,明明只有23岁看上去差不多都有30岁了。
              周围的酒客也没有闹事的来找他麻烦,毕竟有代号的猎人都不是什么善茬。
              快到午夜场,此时的酒馆才是最热闹的时候,隔壁桌的猎人聊着一些任务的情况。
              “你知道吗?猎人中心又发布了一些新任务,只是不知道又要死多少新手了。”
              “嘿,这有什么!咱们也不是这样过来的?”
              .....
              克洛夫听着无趣,走出酒馆点了根香烟,这玩意在大破坏以后可是奢侈品!!他也非常珍惜,只是在心情烦躁的时候点上一根缓解一下。记忆里总是闪过那天自己队伍去讨伐赏金首领的场景。
              他想为那些死去的战友报仇,可是自己一个人又能做什么呢?


              收起回复
              11楼2019-06-24 13:34
                林克 男 23 赏金猎人 runner
                -
                临近午夜,马上就要到自己的最后一场演出,林克抱着吉他在一片嘈杂的后台中有些费劲地调完了音,之后一面用力地用干布揩着自己被客人不慎用酒打湿的工装裤,一面观察着舞台。
                -
                说句实在的,营业多年的老酒馆地处赏金猎人集中的区域,实在是没有什么人能欣赏林克一贯擅长的音乐风格,于是在老板的要求下,近来演奏的都是些俗气又刺耳的噪音。虽然对此颇有微词,但看在那些拿着用命换来的钱一掷千金的主儿份上,林克实在是不想离开。
                -
                舞女在下流的口哨声中妩媚地扭着胯部离场,林克自觉地没有急着上场招惹那些酒鬼的倒彩。他懂得哪怕自己面容精致,也只在那些贵族小姐中吃香,毕竟哪位糙老爷们儿会为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打哨呼呢?
                -
                “好了好了,看来没你的事了,你今晚就先走吧。”酒馆的经理拍着林克的肩膀,好心劝慰道。林克抱着自己调了一遍又一遍的吉他无奈地摇摇头,看着台上encore之后大跳脱衣舞的小姐姐,笑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领导。”
                -
                才出门外,一抹有些熟悉的穿着战斗服的背影正倚靠着墙壁喷吐着烟圈,林克出于酒馆工作人员的自觉,带着标准的服务行业式微笑上前搭讪道:“同行?不进去喝两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6-24 14:49
                  克洛夫 男 23 赏金猎人 赤牙 7000 C 玛利亚
                  看到眼前的人,克洛夫自然是认识,毕竟在这大半年也听过不少他的歌,不过不是自己喜欢的那种味道罢了。吸了最后一口,把烟掐灭,“刚出来透透气,你怎么提前出来了?午夜场不是才开始?”
                  克洛夫自然是不知道眼前的赏金猎人为啥会选择当一个酒吧驻唱,就像自己一样明明以前是个挺有名的猎人混到这种地步,被其他同行嘲笑,当然克洛夫不会问他的过往,只是仿佛在他身上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他突然产生了一些想法,“这赚钱真的没有猎人来的多,要不我们组队吧?”
                  “当然这事请你好好思考一番,重新过回以前那种刀口舔血的日子。不在被同行嘲笑的日子!”
                  克洛夫定睛看着他,想知道他的答案。


                  回复
                  14楼2019-06-24 14:59
                    蕾梅黛丝.女.20.白鸽成员.4500C.芙洛伦斯
                    -
                    这真是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从办公桌上的文件短暂抬头往外看时,蕾梅黛丝这样想,似乎很久以来她好少能看见这样的好天气。这应当出去走走看看,而不是和没完没了的情报文件相伴,蕾梅黛丝这样想。不知道爸爸现在在干什么。很显然阳光使她的思维脱离了手头的工作,她抬手放下固定在脑后的长发,端起桌边的茶杯微微抿了口水。大家都有自己的事忙,巡视的上司也躲进房间补眠,况且她又不是什么大人物,处理的也不是什么大事。蕾梅黛丝眨眨眼睛,从办公桌前站起,轻车熟路地避开其他同事,溜下了楼。

                    “是的,我有要紧事,先生,是非常要紧的事情。”

                    没人会拒绝蕾梅黛丝的请求,白鸽大楼的警卫亦是如此,她总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现在也是如此。现在,蕾梅黛丝终于沐浴在眼热了许久的阳光下,但显然她现在有些漫无目的了,路边上没多少人,她随意坐在路边,打量着为数不多的过路人,并向他们发出最亲切的问候。

                    “日安,今天也是不错的一天不是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24 15:04
                      林克 男 23 赏金猎人 runner 6400c 玛利亚
                      -
                      啊,又是一个误会自己工作的猎人呢。不去接任务,只是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搭档和有把握的任务而暂时休息而已。何况总得给弟弟妹妹们攒一点学费呢,多一份外快也是好的。
                      不过林克并没有解释,只是不动声色地耸耸肩膀,飞快地做了个鬼脸。
                      -
                      “嗯,刀口舔血的日子,确实很令人怀念吧。”林克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单手搭上对方的肩膀,脑里快速搜索到对方的信息,“克洛斯……对吧?我们需要一些可靠的,能够保证全队安全的队友呢?不是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6-24 15:24
                        雷尔德 男 33 自由人 堂吉诃德
                        16800C 格雷斯港
                        “新任务吗……嗯……嗯……我明白了……谢谢你,安娜……”
                        挂掉电话,收起老旧到快坏掉的手机,雷尔德闭上双眼,长吐了一口气。从颈上摘下底端是十字架的念珠项链,雷尔德默默开始了他日常的祷告。
                        许久,雷尔德的默祷结束,他挂好项链,拍了拍腰间散发着异样平稳气息的长剑,轻声说到:“我们该走了,兰迪格尔,还有人需要的我们帮助……”
                        越野车一轰油门,向着远方格雷斯港的方向飞驰而去,车后的烟尘里,滚落着无数陷在血泥之中,足有人类孩童大小的鼹鼠……准确的说,是它们的尸块……
                        ————————————————
                        汽车平稳地驶入了格雷斯港,守卫和流氓混混都没有理由去找有城中最大赏金猎人协会徽章的人麻烦。一路上,雷尔德都在做一些诸如分发自己储备粮水给流浪者的事。这种事在安稳富足的年代看上去再正常不过,但现在可是因大破坏产生的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随意给予陌生人自己的维生之物,看上去就和疯子没什么两样。
                        不过,雷尔德并没有这么想。他是一名骑士,他的体内流淌着骑士的血液,他腰侧家传的、曾被当年的教皇赐予祝福的宝剑时刻提醒着他,他是一名骑士。他是骑士,他就要去维护自己的正义,义无反顾,奋不顾身。这听上去很傻,甚至很疯狂,但这是雷尔德的信念。
                        也是他存活下去的理由。
                        “安娜,新任务是什么?”
                        进入赏金猎人协会的大厅,雷尔德笔直前往他最熟悉的那个柜台。那个曾被他救下过性命的女招待员安娜正在前台工作。对于她,雷尔德不需要表现得很生分,他们早已经是朋友了。
                        “啊!‘堂吉诃德’先生,您果然来了!”听见雷尔德的声音,安娜“唰”地一下抬起了头,不知是不是太过激动,她的脸上还浮现起一丝潮红。定了定心神,安娜面带着不同于营业笑容的微笑,对雷尔德说到:“格雷斯港附近一位叫凯瑟琳的旅行商人来向我们求助,希望我们能帮她找到她失踪的女儿。更多详情,还请麻烦您亲自去向她询问。”
                        “嗯,我明白了……”“哦,对了对了,这个任务是没用限制过人数的,目前已有两名赏金猎人前去调查了,‘堂吉诃德’先生,宁可别被人抢先了哦~”
                        微笑着点了点头,雷尔德让一脸坏笑的安娜帮自己办好了手续,出门准备前往港口。但出门还没走两步,雷尔德突然抬头望天……
                        “…………,我是不是忘了什么?”
                        “哦对了……我好像忘了把那些鼹鼠的牙齿敲下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6-24 15:38
                          克洛夫 男 23 赏金猎人 赤牙 7000 C 玛利亚
                          看到他一只手拍向自己的肩,本来是本能的想躲,可是还是克制下来了,毕竟以后是要组成队友,必须从小事开始获取双方的信任。只是纠正了一下眼前人把自己名字记错了,“重新认识一下,我叫克洛夫 代号赤牙。”
                          “队友的话我暂时没有人选,你应该也知道目前镇子上的猎人都不愿意和我组队,所以....你要是有什么人选可以叫上认识一下。”
                          此时他原先惺忪的眼神变得精神奕奕,“明天我们去猎人中心注册和领取任务,晚上就回家好好准备一下。明天早上8.00猎人中心门口见!”
                          说完便朝着自己的那个小屋回去,不久便到了家里。
                          克洛夫拉出床底下的一个木箱子,里面放了三把枪械和一些子弹,分别一把散弹枪,一把狙击枪,一把重机枪。他仔细的擦拭着枪膛,顺便把三副枪械全部拆卸检查了一番,确认没有任何问题后在重新上膛。
                          早上8.00克洛夫开着自己那辆皮卡车来到猎人中心门口,此时他已经打理了一番,原先胡子已经刮了,衣着没换,只是一头赤红色的头发惹人眼目,看起来年轻了不少!


                          收起回复
                          18楼2019-06-24 15:39
                            一文字万明 男 24 赏金猎人 HOPPER 15000c 拉威尔镇
                            拉威尔镇并不算是个很大的城镇。
                            聚集在这里的多是一些旅行中途来休息的赏金猎人,本地居民虽然不多,但却因为拉威尔镇位于嬉皮士和芙洛伦斯之间,作为休息站一般的存在获得了很大的人流量。
                            ……虽然这么说,但全镇只有一间酒馆。
                            “Lumière”。
                            这间酒馆作为全镇唯一的娱乐场所,占地面积虽然不小,但其中的风格实在很难让糙汉子的赏金猎人们所喜爱。
                            店长似乎是把经营酒馆完全当成了自己的兴趣爱好,完全不在意会不会没人或者赤字。店里没有舞女,也没有请过乐队,而且最令那些糙汉子们不爽的是,店里是严禁高声谈话的。
                            虽然大部分和店长熟一些的猎人们都颇有微词,但无奈店长从来没有改过这些规矩。
                            ————
                            “听说了吗,有几个新手在嬉皮士旁边打怪的时候失联了。”
                            “那也只能说明他们弱啊!自己没点本事就敢去打厉害的怪,不是找死是什么?”
                            两位赏金猎人的高声谈话在酒馆中显得极为刺耳。这两位猎人是从外地朝着嬉皮士前进时路过来休息的,不懂这间酒馆的规则也是情有可原。
                            “客人。”
                            冷淡的声音从吧台那边传来,虽然并没有在话语里指出对象,但这两位猎人却能明显听出就是在说自己。
                            “店内禁止高声谈话。”
                            这句依然冷淡的话语一说出,不知是不是那两位猎人的错觉,周围的空气霎那间低下了几度。
                            “……”
                            两位猎人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闭上嘴重新坐在了椅子上。其中一位朝着发出声音的吧台望去,只看到一位正在调酒的身着黑色晚礼服的男人。
                            “喂,你们怎么会想在这家店闹事呢,刚才说话的那个人,就是这家酒吧的老板——一文字万明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24 15:43
                              鹏率尔 男 26 赏金猎人 陆鲨
                              6700C 芙洛伦斯雨林

                              引擎的轰鸣夹杂着滚滚的雷声响彻在雨林中,身后那几双致命而血红的双眼正在飞也似的逼近着。
                              已经顾不得具体路线了,鹏率尔只知道现在所处的位置距离营地不远。一旦让这些穷凶恶极的野狼看到营地的灯火,所有人都将处于被动状态,何况还有少许手无寸铁的难民。他立马调转车头,咬咬牙将驶向湖边的开阔地带,这样等于彻底放弃了能极大限制野狼速度的环境,但也为自己争取了更广阔的视野和大展拳脚的范围。
                              但无疑,这下是真的成了移动的活靶子。
                              这群野狼的数目大抵在四到五只左右,体型倒是不大,但多数是刚成年的,敏捷而富有力量,只要被一只扑倒,差不多就该留着肚子喝孟婆汤了。但刚成年的野狼算是比较细皮嫩肉了,并不很难对付。
                              想到这里,鹏率尔脱出一只控制车把的手替挂在车身侧部的霰弹枪上了栓,遵从老爹的教诲,子弹一定随时都是上满的。他猛地一转车头,径直全力冲向狼群。车身左侧的轻型机枪立刻吐出连串的火舌,一下便冲散了气势汹汹的狼群。如同心中计划的那样,他成功与为首的那头野狼擦身而过,并且回身抽出霰弹枪对准了它的头部。
                              夜色下,血红的狼眼迸出一阵恐慌,但是随即便被一阵更为强烈的火光烧灼得一点不剩。哀哉呜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24 15:43
                                杰西卡 女 17 乌鸦 2900C 南丁格尔制药厂
                                "杰西卡!!!!"略有些苍老但很洪亮的女声响起。她瞬间从桌子上坐了起来,飞快地思考自己在干什么。
                                面前翻开的旧医术上,复杂的合成公式在眼前晃动着。五小时前吃过晚饭,做完保洁,然后在药厂资料室看医书,然后睡着了。
                                那么现被喊醒是因为……?
                                她站起来,已经看到扫地大妈莫娜夫人出现在资料室门口。
                                "杰西卡!让你冰的啤酒呢?!"
                                嗯???冰啤酒????
                                看着莫娜夫人微红的脸色,她立马意识到夫人又和女伴们一起打牌了……
                                "天哪,我冰了三瓶啤酒,您都喝完了吗?"她无视掉夫人带着酒气的口臭,跑过去搀扶着她。
                                "不用扶着我,我可没喝多少!是凯特林那个老女人……"莫娜夫人摇摇晃晃说着,差点摔倒才住了口。她皱起眉头,不敢想象宿舍另外三位老太太喝成什么样了。
                                她连哄带骗把莫提夫人扶回员工宿舍,只见另几个老太太也是四仰八趴,手上却还紧紧捏着牌。
                                "夫人们……要睡觉了哦~"她柔声说到。
                                当然,她毫不意外几位老太太骂骂咧咧的说她多管闲事。
                                她内心毫无波澜,熟练地开始整理桌上的牌:"那我们老规矩,和我赌四局。我要是都赢了,你们就没人给我500C。我要是输一次,就帮你们去要守夜大叔亲手摘的玫瑰好不好?"
                                "哼……你个小东西。"凯特琳太太首先发话:"上次赢是你运气好……"说着她从身边揪来一把椅子。
                                牌局很快就结束了。几位夫人抱着钱脸都绿了。
                                "小孩子要那么多钱干嘛?"
                                "就是的……你拿了钱不得让人抢了去?"
                                她急了,伸手拽住一个老太太的袖子:"诶诶,您不能说话不算数啊!"
                                老太太瞬间挣脱,迅速挪到床位:"小东西一个这么贪,还不快去睡觉!!"说罢很快地躺倒在床上,背对着她。另外几个老太太也很快进入休息状态,一副要是被打扰了非得揍一顿不可的架势。
                                杰西卡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委屈。转身跑出房门。
                                "噗……"
                                一出门,她就露出了狡黠的笑容。这招真是屡试不爽。
                                她得意地回到资料室,倒了杯热水放在桌上。夏日的午夜有些闷。她转身打开背后的窗,晚风带着写化学药品的气息,她看着远方的星辰,笑容渐渐褪去。
                                如果有一天……
                                如果有一天我可能命都没了。幻想还没开始就已经死了。少给自己点希望人生还会快乐不少。
                                她关上窗,继续坐在桌前。
                                至少此刻的时间,是由她自己掌控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6-24 15:58
                                  兰登 男 二十七 无业游民 11000C 芙洛伦斯
                                    芙洛伦斯的天气很明媚,街上也比往常要热闹很多。当然,再热闹也无法跟战前曾经的繁荣景象相提并论,现在芙洛伦斯,就算把还未成型的胎儿算作人口的话,也才刚相当于战前一座比较繁荣的小镇。当然,生活要看开一些,给别人找麻烦总好过给自己找麻烦。
                                    上午早些,一名戴着金边飞行员墨镜,穿着宽松的短袖T恤和七分裤的青年步行走在大街上,他的心情看起来很不错,嘴里哼着节奏感很紧凑的重金属,走起路来也是很轻快的样子。他一路走到了城镇政府的门前,他仰起头看着这座特为独立的高楼,然后就这样看了半晌,他轻飘飘的笑了一声,随后大步转身,走回了街上。
                                    这时他走过街边,一个女人的身影在他的余光中闪过,并且那个人似乎在跟他问好。兰登不经意的转过头看了一眼,随后又转了回去,准备往回走,身形却猛然一滞。他再次转过头朝那个女人看去,他愣了两秒,用手指把鼻梁上的墨镜往下勾了几分,瞪大了眼睛又看了对方两秒,才一脸惊诧走到了对方跟前,问道:
                                    “蕾梅黛丝小姐?”


                                  收起回复
                                  22楼2019-06-24 16:33
                                    [-帕特里夏Patricia/女性/二十四/赏金猎人/JACK/7400C/格雷斯港-]
                                    -
                                    自己的居所并不得片刻的清静。吵闹的声音从铁质的门后传来,钻进耳朵,打乱了正在整理近来消息的自己的思路。烦躁的情绪一下冲上头,用力地将手中的铅笔盖在桌上。也许是发出的闷响透过并不怎么坚固的门溜了出去,也许是外面的人已经用特殊的方法解决完了,外面的响动总算是消失了,自己也得以将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剪报上。
                                    “哦对..对对,这个应该和这个应该是一类,至于那个...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消息证明它的弱点....”
                                    独自絮絮叨叨着,手持红色的笔在收集的怪物信息上划来划去,连成自己满意的线。
                                    “说起来好像格雷斯又换首领了啊....也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会变成怎样...”

                                    拿起自己的钱包看了看里面仅有的7400库仑斯,叹了口气,将匕首收进外衣的左侧内包,起身的同时提起放在身边的大包,斜挎在身后走出了门。
                                    -
                                    适用于在野外穿行的山地摩托车此刻在自己的操控下穿过格雷斯港口的街巷,向着赏金猎人的聚集地协会而去,在经历了几分钟的海风吹袭后,自己的战车平稳地停在了公会的门口。六年的赏金猎人经历使自己对这里熟悉,也与必要的人保持着不远的联系,至少让自己可以暂时放下警惕去搭话。
                                    “有什么新的委托吗?”
                                    被提问的前台接待员带着标准的笑容,指了指旁边的布告栏的同时也告诉了自己一些新的消息。与之道谢后,坐到旁边的沙发上,开始思量委托。
                                    港口附近的委托有采摘药草以及寻人启示,还有一些目前公布的悬赏目标,比如装甲天蝎,但目前情报不足也不能贸然去讨伐,那么就剩下那些赏金并不高的常见怪物了,至于克里斯的委托以及那个旅行商人的委托....到底值不值得去试一试呢。
                                    -


                                    回复
                                    23楼2019-06-24 16:35
                                      蕾梅黛丝.女.20.白鸽成员.4500C.芙洛伦斯
                                      -
                                      这真是个意想不到的路人不是吗?蕾梅黛斯抬头望向在身前停下的兰登先生,几乎下一秒就要蹙起她好看的眉头。当然,只不过是几乎而已。如果让情绪显露在脸上,那可就不是蕾梅黛斯一贯的作风了,要知道她总能很好的掩盖自己的一切情绪。看来今天的阳光注定不怎么美妙了。她悄悄在心底叹了口气,面上却露出一向温和的笑意。


                                      “下午好,兰登先生,没想到能在这儿碰见您。今天过得怎么样?”


                                      耶稣知道蕾梅黛斯是多想逃回她的办公室,重新埋头于繁琐枯燥的文件当中。事实上,无论让哪个白鸽的官员来选,他们都愿意和乌鸦开战而不是和兰登先生打交道。尽管,芙洛伦斯的确是有许多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吃这一套。凑巧,蕾梅黛斯正不是为兰登先生痴迷的那一部分。她的手指有些焦虑地绞上垂下的金色长发,又忽然想起坐在路边的姿势的确不雅,蕾梅黛斯一下子站起,轻轻拍拍衣摆的灰尘。


                                      “您怎么来政府大楼了?”


                                      回复
                                      24楼2019-06-24 16:43
                                        林克 男 23 赏金猎人 runner 6400c 玛利亚
                                        -
                                        居然记错名字了,林克有些懊恼。进来自己总是在酒馆泡到深夜大概也是记忆力衰退的如此厉害的重要原因。
                                        以后还是辞了这边的工作早点回家休息吧?
                                        林克嘴里含着廉价的润喉糖,背着吉他一边赶路一边盘算着家里的开支。
                                        也许是时候接一笔单子了呢。
                                        -
                                        时候尚早,从不睡懒觉的榜样式好哥哥就从床上自然醒了。他熟练地帮弟弟妹妹们盖好被子之后,留下一个轻柔的早安吻。
                                        小孩子需要更多的睡眠,从小就被迫打各种零工维持生计的林克深谙这个道理。不然就会像自己一样体质差呢,一直对自己力量不够而有些惋惜的林克穿上做任务时才会用到猎人组织派发的外套,带上足够的资金后出了门。
                                        -
                                        “比昨天精神不少呢,克洛夫!”依旧是那副爽朗的模样,林克撩了撩自己有些过长的刘海,按照约定的时间到达了猎人中心的门口。
                                        “任务的话,我已经拜托人帮我登记好了,很简单,只是采集的工作而已,报酬我们平分就够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6-24 16:56
                                          兰登 男 二十七 无业游民 11000C 芙洛伦斯
                                             “你看看,这不是巧了吗。”兰斯在确认了对方身份后颇为惊喜的说道,“您好您好,很高兴遇......”正在他准备顺着话头再客套两句的时候,蕾梅黛丝接下来的一句话便将他打断。
                                             “啊......”突如其来的问话让兰登有些茫然,他挠了挠后脑勺,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事实上,我是打算去那边咖啡店喝一杯咖啡来着。”说着他冲街那边指了指。随后,他面带笑意的说道,“我在帕拉图法学院的时候曾经见过你父亲和你的合照。”
                                             “不才,别的不在行,但是记性还是不错的。”他微笑着自侃了一句,想了几秒后,看了眼手腕上破旧的卡通手表,“这么问可能有点冒昧,但是既然遇着你了,那么我可以请你去喝杯咖啡吗?”他再次指了指那个咖啡店。
                                             


                                          收起回复
                                          26楼2019-06-24 17:12
                                            克洛夫 男 23 赏金猎人 赤牙 7000 C 玛利亚
                                            “行,那我们出发!”拉着林克上了副驾驶,克洛夫一脚油门下去方向打死,再一脚刹车,皮卡车就以漂亮的弧度摔了个尾调转车头,驶向了镇外。
                                            公路上时不时跳出一两只机械怪物,克洛夫以优雅的车技轻松甩开,只是车窗外的场景确实令人高兴不起来,到处都是因为大破坏留下的导弹坑,还有一些因为核辐射变异了的动物植物。
                                            “林克 你会开车吗?你来试试?”说着克洛夫停下了车,从车后拿出了狙击枪和弹药放到了副驾驶上。
                                            “毕竟大半年没碰了,先熟悉一下!”说完上了副驾驶,调了调瞄准镜把枪架在车窗上瞄向了远处的土拨鼠。
                                            因为刚钻出来,阳光直射导致变异土拨鼠停顿了一下,这时克洛夫扣动扳机,只是这个时候车子明显动了一下导致这下落空。
                                            这就是两个人配合没到位....克洛夫再次瞄准,调整了一下呼吸。砰的一声,另一只土拨鼠应声倒地。
                                            此后,一路上总会传来零零碎碎的枪声。


                                            回复
                                            28楼2019-06-24 17:19
                                              格雷诺耶 男 16 嬉皮士卧底 
                                              1800C 玛利亚

                                                又是奇怪的目光在侵扰着自己。
                                              张开双目便见到床边一脸肥猪样的男子正用看待摆弄腰肢的女性一般的眼神舔舐着自己的身体。回避着这早已习惯的目光,从床上起身,在另一边绕过男子走下了床。
                                              “早上好,猪尾巴。”打开衣柜,从中拿出了一件与自己风格全然不搭的粉嫩睡衣套在黑色背心外面,“还是应该叫你一年四季每分每秒都在散播荷尔蒙的“父亲”先生?”。即使没有正眼看向那位秃头的男子,自然也知道他现在的表情是怎样的。
                                                空气中弥漫着的,令人作呕的,恶心至极好似气味说明了那位男子的极度亢奋的心情。
                                                自从来到玛利亚的三个月前,这位“养父”都在不断地刷新格雷诺耶对于“人类”兽性的认知下限。如果不是因为“姐姐”……或许这个肥猪早就被挂在墙头上向全世界展示他恶心至极的身躯。
                                                “养父”没有说话,只是哼着小曲走出了房间门。
                                                “早餐放到桌子上了,记得吃。今天上午我要出去,晚上才回来哦。”
                                                令人恶心至极的声音渐渐远去,可气味却在房间中无法消散。快步走到窗口将窗帘拉开,随后推开了巨大的窗户,一股与男子身上不同的气味涌入房间。那种掺杂着机油,血液,烟味,同样冷漠的气味可比先前好的太多。等到屋子内的气味被冲淡后,便从床底下拿出了黑色包装的盒子,从盒子中取出了被包的十分严实的黑色罐子,从罐子上方按下,一股令人安心的气味顿时传播开来,那是一种令人安心的味道。
                                                洗脸刷牙将品色还行的早饭倒进了垃圾桶并且将垃圾袋扔出了房门后,戴上口罩在屋内稍作了一些打扫,随后便换上一身白色的衬衫与黑色裤子走出了房门,离开了这座充满了他的味道的房屋,随后便漫无目的地在城镇中漫游着。


                                              回复
                                              30楼2019-06-24 17:32
                                                林克 男 23 赏金猎人 runner 6400c 玛利亚到维吉尼亚
                                                -
                                                “呼——真是不轻松呢搭档。”刻意用亲近的字眼试图拉近距离的林克终于找到两个人都能合拍的行动节奏,游刃有余地驾驶着来自队友的越野车绕开记忆中那些恶心人的大蚂蚁巢穴的所在地。
                                                玛利亚距离维吉尼亚的距离说远也不算远,并且都属于经验丰富的猎人比较了然的地形,不过傍晚,两人就在靠着夜色到达了雪山脚下的那座小城。
                                                -
                                                “啊,不用在意我会不会觉得闷哦。”林克在队友质疑的眼神中戴上了灰扑扑的口罩,遮住自己过于惹眼的精致容貌。
                                                “毕竟在做重要的事情的时候,最好不要被讨厌的人打扰呢。”
                                                -
                                                两人随便找了一个民宿住了下来,破旧低矮的小屋里,林克坦然地从包中拆出自己的睡袋睡下,把唯一的床留给了看上去个子更大克洛夫。
                                                “晚安,红毛。”
                                                说实话他并不在意这个颇有名气的前任要塞士兵会对自己下黑手,两人既然是同伴,就得趁早学会相互信任。
                                                林克的原则向来是疑人不用疑人不用。
                                                -
                                                还是那副口罩兜帽的滑稽模样,林克携着对维吉尼亚不甚熟悉的克洛夫来到雪山附近时,才发现对方并没有带上足以御寒的衣物。
                                                “喂……不要小看雪山的威力啊。就算是‘赤牙’也会变得很安详哦。”
                                                不舍得被雪山脚下那些黑心商户宰上那么一笔的林克只好把两个人的装备整合后重新分配了一遍,勉强足以达到御寒的要求。
                                                “好了,就按照雇主的描述,去采集足够的草药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6-24 17:40
                                                  蕾梅黛丝.女.20.白鸽成员.4500C.芙洛伦斯
                                                  -
                                                  她的父亲。蕾梅黛斯的眉头有些略为蹙起,事实上兰登先生的话让她开始回忆她有多久没见过她的父亲了。好吧,蕾梅黛斯已经记不得他有多高了,只隐约记得弗兰肯同她一样是一头金发。她收回了思绪,只觉得今天的阳光有些太过于刺眼,就像面前的兰登先生有些太过于热情。咖啡是不错的提议,只是同兰登先生一起。蕾梅黛斯略偏了头,祖母绿眸子里有些犹豫。管他呢,她又不是她的父母,只为了白鸽而活。她冲兰登先生眨眨眼。
                                                  “这是我的荣幸,只是,您得保证不会向那头检举我旷工的事儿,要知道我的薪水本来就低得可怜。“
                                                  街对面的咖啡店是蕾梅黛斯加班时的不二之选,她爱极了那儿的双份焦糖。没有一个姑娘能抵挡糖分的诱惑,蕾梅黛斯那么想,她推开店门,和店主随意的打了招呼,按着老习惯在她的卡布奇诺里加了双份糖浆,这才转头望向身后的兰登先生。
                                                  ”事实上我不知道您的口味,您觉得美式如何?还是意式浓缩?“


                                                  回复
                                                  32楼2019-06-24 17:41
                                                    鹏率尔 男 26 赏金猎人 陆鲨
                                                    7600C 芙洛伦斯郊区
                                                    没成想,这致命的一幕丝毫没有吓到其他的野狼。同类的血肉似乎还激起了它们的愤怒。其中体型最大的一只当即怒嚎着向他奔来,猛地挥起铁砧大小的狼爪。
                                                    幸亏闪避及时,鹏率尔回过头来定睛一看,狼爪拍下的地方已被砸出了井盖大小的坑。他二话不说,毫不留情地回身一转,厚重的前轮疾驰着碾过那双闪避不及的前爪。骨骼碎裂的噼里啪啦声让鹏率尔有种莫名病态的安心感。痛失前爪的巨狼哀嚎一声,小山般的身躯立刻失去了控制般地倒了下来,疼得在原地抽搐不已。
                                                    余下的两只野狼似乎被眼前的情形唬住了,它们对视了一眼,突然同时扑向防备不及的鹏率尔。霎时扬起的满天尘土反倒成了他最好的掩护。像是打定了主意一般,现在正是一窝端的好机会。两只野狼死命甩着脑袋,烟雾中突然闪出一道亮眼的车灯,一辆车身刻着陆鲨的重摩猛地砸向二狼尚未清醒的头部。
                                                    鹏率尔抱定了一窝端掉的主意。他彻底放弃了座驾和逃逸的机会,进而一个漂亮的后滚翻后站定,端起从车上硬拆下来的内格夫轻机枪对准了面前的巨兽。
                                                    娘老子的,就这几条贱命还不够我这点子弹钱啊喂!
                                                    嗯,话是这么说着,不知何时他已经把两匹可怜的瞎狼扫成了马蜂窝。
                                                    当然,他没有忘记在敲牙齿前顺手用求生刀搅烂瘸子狼的太阳穴。什么狗屁人道主义,这样应该差不多了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6-24 17:43
                                                      兰登 男 二十七 无业游民 11000C 芙洛伦斯
                                                         “咱不是那种不要脸的人。”兰登信誓旦旦的点了点头,随行蕾梅黛丝一同走在街道上,说话间便走到了咖啡店门口。兰登跟同蕾梅黛丝一起进入咖啡店,看着她点了一杯卡布奇诺。
                                                         “哦,我.....”兰登迟疑了一下,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速......请给我来杯浓缩咖啡。”点完后,兰登留意了一下,选了一个靠窗户的位置入座。那确实是个很安静舒适的位置,透过身边的橱窗他们可以看到外面的街景。
                                                         待坐稳踏实后,兰登示意了一下,望向蕾梅黛丝,率先言道,“真没到蕾梅黛丝你会这么亲和,我本来只是打算客套一下,不过既然来了,请务必让我请客。”


                                                      收起回复
                                                      34楼2019-06-24 18:01
                                                        [-帕特里夏Patricia/女性/二十四/赏金猎人/JACK/7400C/格雷斯港-]
                                                        -
                                                        思量许久后将目光放在那则寻人启示上。距离近而且任务看起来也不困难,加上委托人是位商人,也许会有丰厚的报酬。从沙发是起身走向前台,自己的手指轻轻敲击桌面以引起接待员的注意,在对上视线后便开口说道:
                                                        “凯瑟琳女士的那则委托有人接了吗?”
                                                        “嗯我帮你看看...有的,有两名赏金猎人前去调查了,哦对了还有堂吉诃德先生也接了,刚刚才走。”
                                                        听到唐吉坷德的名字愣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先前的表情,继续听接待员说完。
                                                        “是吗...谢谢了。”
                                                        简单的道谢后便向着门外走去,脑里却默默的思量着唐吉坷德的这个名字。履历不清,任职时间未知,还有传言说乌鸦曾经抛出橄榄枝,还有还不知道身份的另外两位赏金猎人,目前看来这个任务并不会如自己预料那样简单结束。
                                                        “唉..是不是找个队友会轻松一点呢...”
                                                        提着随身携带的包裹步行向自己的战车前,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站在不远处,嘴里还念念有词。
                                                        “'堂吉诃德'先生。”
                                                        喊出对方代号的同时向那个高大的男人靠近几步,“听说你也要去找那个..柯...凯瑟琳女士,还有其他的赏金猎人也去了,那么要暂时合作一下吗。”
                                                        单刀直入的提出邀请,依靠在自己的战车上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
                                                        @壹個亾壹爿兲


                                                        回复
                                                        35楼2019-06-24 18:02
                                                          罗森 男 21 赏金猎人 士官长 6000c 弗洛伦斯赏金猎人协会
                                                          汽车引擎的声音渐渐消失在协会门前。推门进入协会内,每次进来总会看到许多人在屋内或是喝酒,或是聊天。走到公告栏前打算寻找一个委托任务扩充自己的钱包,却发现公告栏上一个委托都没有。
                                                          这……
                                                          弗洛伦斯的军队经常在城镇周边对怪物进行扫荡,导致委托越来越少了。9怪不得这些家伙天天在这里喝酒闲谈,毕竟没有委托可做。周围一些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可以明显看出一些轻蔑的意味。是因为自己的家庭背景吧,官二代总是被一些人瞧不上眼。由于我的身份他们也没有直接说出来,只是通过眼神表达,当然偶尔也会有几个愣头青大声的讲出来,自己也不想去理他,自己想要做的是凭自己的实力向其他人证明。
                                                          嗯……就剩下一个悬赏了,是附近雨林中的吉娃娃,不知道变异成了什么样子。
                                                          走近前台,接待员是个美丽的小姐,对自己微微一笑,恭敬的说道。
                                                          “贵安,罗森先生,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嘛?”
                                                          也是由于自己的家庭背景,弗洛伦斯的人们对自己说话的语气十分的尊敬与和蔼,自己的父亲一直在保护着这里的居民,这明显是理所当然的,但是自己还是希望可以是因为自己做了什么值得被这样对待的事情使得他们这样对自己。
                                                          “你好,可以告诉我有关吉娃娃的情报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6-24 18:04
                                                            蕾梅黛丝.女.20.白鸽成员.4500C.芙洛伦斯
                                                            -
                                                            只是客套,这种话说出来未免有些尴尬,蕾梅黛斯抿抿唇,好吧她最不怕的就是尴尬场面了,毕竟,没有什么是值得尴尬的不是吗?她轻轻托腮,听见兰登先生的请客建议后眸中略略一亮,好吧,她原本就是这个意思,就算兰登先生不提,她也会想到让他提出的办法。只是,直接接受未免有些太失面子。她端起瓷杯微抿一口,心中默默组织好话语。
                                                            “工作之后偶尔也要放松不是么?看来是我打扰了兰登先生的私人时光。”
                                                            她的唇角稍稍勾起,是略带亲近却又有些疏远的模样。
                                                            “真是抱歉,本来只想下来活动活动,没想到进了咖啡馆,不如这样,等大楼里的事告一段落,请允许我邀请您共进晚餐。”
                                                            蕾梅黛斯的指尖点点对面的大楼。告一段落,白鸽的事从来无穷无尽,谁知道告一段落会是多久呢?


                                                            回复
                                                            37楼2019-06-24 1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