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恐怖吧 关注:591,430贴子:520,222
  • 28回复贴,共1

你们穿寿衣睡过觉吗?从死人身上脱下来的那种……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你们穿寿衣睡过觉吗?从死人身上脱下来的那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6-24 14:54
    我叫刘长生,家住黔省和云省的交界处,爷爷跟我说,我是产婆活生生从我娘的肚子里面剖出来的……

    听说,我娘是被我爸从路上捡回来的,我爸是个傻子,也谈不上傻,就是老实的有点儿过分,大多数情况下只要你看着他,他就对你憨笑。

    你问他问题,他知道的就会回答,但也就几个字,不会说太多话,久而久之,我爸就被村子里的人定义成脑子不大灵光,导致快二十七八都没有媳妇儿。

    那个年代,18岁就成婚生子这是常事儿,我爸这已经属于是老光棍儿了。

    我爸虽然脑子不大灵活,但力气很大,所以找他下力的人倒也不少,据我爷爷告诉我,那是晚上,我爸去别的村子给人干活儿,回来的挺晚的。

    回来的时候,他背上背了一个人,还是个大肚子的女人,这个人,就是我娘。

    当时我爷爷看到我娘已经奄奄一息,还是即将临盆的征兆,立马就让我爸去把村子里的产婆给请来,但还是没来得及,听说产婆到的时候,我娘已经断气了。

    一尸两命的悲剧,但听说当时的产婆看到我娘的肚子动了一下,突然一步上前,就把耳朵挨着我娘的肚子上片刻,看着我爷爷说。

    "孩子还有救,但已经过了阴的人,救出来怕是也活不久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6-24 14:55
      我爷爷当时阴沉着脸没说话,而一直站在门口一言不发的我爸只是沉声说了一句:"救!"

      爷爷看了一眼我爸,也沉着脸对产婆点头。

      后来我问过爷爷,什么是过阴的人,爷爷告诉我,也就是已经从鬼门关走一遭的人,我本应该跟着我娘一起死的,但最后产婆硬生生的剖开我娘的肚子,把我取了出来。

      当时这事儿还惊动了镇子上的警察,毕竟我娘不是村子里的人,不过事实摆在眼前,我娘就是难产死的,她的肚子也是为了我能活,被产婆剖开的,所以这事儿并没有追究。

      奇怪的是,后来警察在周围几个村子都查遍了,根本没有我娘这号人的户口,于是我娘的来历也就成了一个谜,但那个时候没户口的人不少,查不到也正常。

      最终,这事儿就不了了之,我娘的身份,也就成了一个谜。

      我娘因为不是本村的人,没有办法葬进祖坟,只能葬到我们后山的一处小树林里面。

      而我则是被我爷爷和我爸抚养起来。

      我从小没过过生日,因为我的生日就是我娘的忌日,每年我都会上山祭拜我娘,我娘的坟没有墓碑,也没有人知道她叫什么。

      至于我,被爷爷和我爸收养起来。

      自打我记事起,我就穿着一件奇怪的衣服睡觉,上面会有一些以黑色为主调的花纹,大多数是很大的一件,然后裹着我的身体睡觉。

      而且我每天晚上都会换一件不一样的。

      直到我进初中的那年,终于知道那玩意儿是寿衣,也就是死人才会穿的衣服。

      那天我放学回家,正好路过一家办丧事的人家。

      平日里,村子里面有丧事,爷爷都不让我到场,还告诉我路上要是看到别人家办丧,要快点儿离开。

      当时我想着爷爷的话,准备快点儿离开的,却正好看到那些人抬着一个死人入棺,我就注意到那死人穿的衣服竟然和我晚上穿着睡觉的衣服一样,当时给我吓懵了,一口气跑回家把这事儿告诉爷爷。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6-24 14:55
        爷爷的反应让我很不解,他立马找来一大把柳条,对着我的身体就是一通乱打,完事儿之后。

        爷爷方才责问我为什么要去看别人家办丧?我给爷爷解释了一通。

        最后爷爷板着一张脸,严厉的告诉我,想要命这件事情就不能传出去,当时我也才12岁,被爷爷这话吓的自然不敢乱说。

        终于,在我步入高中的时候,我不用每天晚上都穿着寿衣睡觉,只需每个星期回家睡,才穿两次。

        有时候我甚至觉得爷爷给我买寿衣估计花了不少钱,我几乎每天晚上穿的都是不同的寿衣,这么多寿衣的钱,爷爷要是给我买新衣服,那得能买多少?

        直到我高中毕业的那年,我下定决心准备给爷爷说一下,不管我有没有考上大学,我都要出社会,穿着这玩意儿,我怎么找女朋友?就算找到,到了关键的一步,看到我穿着寿衣,还不得被吓死?

        也正是那一次,我发现了一个我更加无法接受的事实,我穿的每一件寿衣,都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

        那天刚到村口,我就看到我们村子的二傻子对着我傻笑,还指着我不断的说着:"短命鬼,短命鬼……"

        二傻子挺可怜的,听说小时候父母就被强盗给打死,那时候二傻子都傻了。

        "嘿你个二傻子,敢咒我?"

        说着我就佯装着起身要打他的样子,其实是跟他开玩笑,一个傻子的话,我也没必要跟他计较。

        回到家,爷爷在侧屋抽着旱烟,看到我回来,爷爷径直起身回屋,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黑色塑料袋,转手就递给我。

        "娃,这是今晚上穿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6-24 14:55
          我知道,这里面是今晚要穿着睡觉的寿衣。

          "爷爷,我都这么大了,就不能不穿这玩意儿吗?"我没有去接塑料袋,而是看着爷爷低声问道。

          在我刚说完,爷爷就一脸冷冰冰的瞪着我喝道:"胡说啥子?让你穿是让你活命。"

          爷爷的声音充满严厉,虽然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但心中还是有点儿委屈。

          我心中叹了口气,爷爷上了年纪,让他生气也不大好,这事儿慢慢儿跟他说。

          到了晚上我才知道,我爸今天给人干活儿,不回来睡,看了会儿电视,我就回房准备休息,刚刚毕业,心中难免是有些说不出的不舍。

          所以大家在同学群里面聊的挺嗨的,一个个都在说什么过段时间等成绩出来聚会啥的。

          然而,聊着天的我却没有注意到,时间竟然已经悄然渡过了凌晨12点。

          半夜,整个村子的狗突然开始狂吠起来,俗话说,狗能看见人看不到的东西,那些狗叫声中仿佛还透着一种惊恐的情绪。

          我被这狗吠声惊的从床上爬起身来,当我看到手机上的时间,整个人脸色一变:"糟糕,过十二点了。"

          这时,我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而我的房间门则是被我爷爷一把推开。

          "你衣裳呢?"爷爷一进来就双目怒视着我吼道,看到爷爷的样子,我有点儿慌神,然后断断续续的告诉爷爷,我忘看时间了。

          "你这个不争气勒背时儿……"

          爷爷气得一跺脚,甚至还伸出手准备打我,吓得我身子一躲,不过最终爷爷叹了一口气,并没有打我,而是一把拉着我就朝着外面走去。

          到了侧屋的时候,我听到门外传来的敲门声更加的急促。

          笃笃笃……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6-24 14:55
            我来找我家幺儿~~~"

            随着一阵敲门声传来,外面有着一道冷幽幽的声音传来,说这话的声音好像透着一丝阴森一样,让我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

            只见爷爷怒目对着门外,怒吼着出声:"给老子滚,这里没有你家幺儿……"

            说完,爷爷将我屋子里面拿出来的寿衣给我穿在身上,将我整个人推到他的房间里面,我注意到,此刻的爷爷脸上充满了焦急和不安。

            "记住,想活命,鸡鸣之前,别出这间屋子。"

            说完,爷爷根本不等我回话,嘭一声把门关上,整个人就冲了出去。

            我听到,门外的敲门声越发急促,最后变成用拳头砸门一样。

            砰!砰!砰!

            那道声音竟然也变得有些尖锐起来。

            "我来找我家幺儿……"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6-24 14:55
              第二章 守村人
              我一个人在这房间里面,有种一头雾水的感觉,今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只不过是一晚上没有穿寿衣而已,难道真的有爷爷说的那么严重?在我懂事之后,爷爷就告诉过我,12点之前必须穿着那衣服睡觉。

              但我没有想到,只是一次没有穿衣服,竟然就发生了这种诡异的事情。

              外面的响动声变得越发的激烈起来,我听到爷爷的爆喝声。

              "老子让你滚,听到没有……"

              随后,我好像听到爷爷开门的声音,然后,那响动声就逐渐消失,慢慢的,就连村子里面犬吠的声音也跟着消失,我躲在房间里面耳朵紧紧的靠着门,想听听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却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本来我想出去看一下的,但想到爷爷关门的时候说的,让我鸡叫之前千万不要出去,要不是我之前忘了穿寿衣睡觉,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

              我还是决定听爷爷的,在房间里面待到鸡鸣我再出去看看。

              虽然外面没什么声音,但我心中还是有些担心,我不知道之前敲门的是谁,为什么爷爷会露出那样一副狰狞的姿态。

              我在这种寂静而紧张的气氛之中度过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突然外面又传来一阵急促敲门声。

              听到这声音的瞬间,我整个人情绪陡然紧绷起来,因为外面除了敲门的声音,竟然还有阵阵低沉的嘶吼,这吼声之中,我听到了无比复杂的情绪。

              惊慌,恐惧,甚至绝望……

              没有话语,只有阵阵带着痛苦的哀嚎声,还有不断敲打着门的声音,那种感觉就好像是祈求有人给他开门一样的感觉。

              我躲在爷爷的房间里面,拳头紧握着,我感觉到我心脏跳动的速度很快,完全不受到我自己的控制一样,我浑身的血液都在这个时候变得快速流动起来。

              我不知道现在的我该怎么办?

              砰!砰!砰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6-24 14:56
                不过好在的是,那拍打在门上的力道,似乎在变小,甚至好像有点儿脱力一样。

                慢慢的,声音变得愈发的微弱,甚至到最后要很久才会传出一道微弱的声音,我整个人紧握着拳头,感觉到浑身都出了一一通冷汗。

                最后,这道声音终于彻底的陷入寂静之中,我的喉咙一阵干涩,甚至连咽一口口水都感觉到有些生疼。

                但是我感觉到,门口似乎还有什么东西没有离开,因为在这寂静无比的夜中,我竟然能听到一种极为粗重的喘息声,就连呼吸的节奏都不一样,格外的悠长。

                呼……嘶……

                我透着地下的门缝,想知道外面究竟是什么,我仿佛看到一双脚尖,就这么在门口来回的徘徊,那脚尖朝着门口走进,又转身徒步,似乎很是着急。

                最终,我不敢去看门口的那双脚尖,直接爬到爷爷的床上,蜷缩起来,甚至声音都不敢乱发出来。

                我才18岁,我承认我真的很怕。

                我不知道时间是怎么过去的,我就缩在爷爷床边坐着,身上穿着一件诡异的睡衣,甚至我都不知道门口那双脚到底有没有离开,直到我听到第一声鸡叫的时候,我仿佛是被这一声鸡叫彻底的从沉睡中唤醒一样。

                毫无睡意的我噌一下从床上站起身来,走到门口的我顿了顿,等到第二声鸡叫,紧跟着是第三声,村子里的公鸡相继开始鸣叫,我这才放心的准备开门出去。

                这时候我突然那想到了什么,低下头透着下面的门缝看出去,黑乎乎的,什么也没有。

                天色已经逐渐亮开,我心想爷爷给我说的,鸡叫就可以开门。

                深吸一口气,我对着门一拉,我发现这门竟然从外面锁住的?我不断的摇晃着,好在农村的这种房间门并不是很结实,很快就把门弄开。

                然而,刚开门的瞬间,我整个人就被眼前的这一幕吓的整个身子瘫软在地上。

                我想要叫,却发现那想要呐喊出来的声音被死死的堵在喉咙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6-24 14:56
                  火柴读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06-24 14:57
                    回复
                    3751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6-24 14:57
                      在门口,直挺挺的站着一道身影,他的眼睛死死的鼓着,一双眼球就好像要掉落出来一样,整个瞳孔里面布满了血丝,他的面部狰狞无比,脸上似乎还挂着一种极为诡异的笑容,双手保持着抓门的姿势。

                      他的七窍之中,有鲜血流淌下来,看的我浑身发毛一样。

                      喉咙的那种堵塞感维持了差不多半分钟的时间,我终于嘶声力竭的发出一声喊叫。

                      "死人啦,救命啊……"

                      我不知道别人能不能听到我的喊声,盯着门口的那道声音,我想不明白,二傻子为什么会死在我爷爷房间的门口,难道昨晚就是他在外面作祟吗?

                      这二傻子虽然傻,但还不至于说敢大半夜的去敲别人的门,再说了,二傻子自己是有房子的,他的房子是他爸妈留给他的,后来成了危房,村子还从上面申请了一笔款下来给他弄的新房。

                      先不说二傻子为什么会死在我爷爷房间门口,就二傻子这副死相,我整个人就觉得浑身都瘆得慌。

                      而我此刻的瞳孔一缩,我注意到,二傻子死了,但是他的脚,竟然是保持着一个极为诡异的姿态,脚后跟离地,脚尖垫着,就这么保持着这个姿势。

                      我叫了半天,根本就没有人来,我看到爷爷房间的窗户,也不管三七二十,将窗户直接捅烂就翻了出去,我现在一刻都不想待在这个鬼地方。

                      爬出去之后,我拼命的跑,终于,我看到村长家亮着灯,一口气就跑到村长家的门口,到了之后,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比划了半天,又因为太累,根本说不清楚。

                      "长生,咋了?你倒是说话啊……"

                      我憋着了板,只能吼出三个字:"平叔,死、死人了……"

                      张国平看我也说不清楚,只好让我赶紧带路,我只能带着村长张国平朝着我们家赶。

                      冲进我们家侧屋,看到房间门口站着的那道声音,张国平的身躯一震,整个人蹬蹬朝着后方退后。

                      "这、这是二傻子?"

                      张国平看向我?有些不大确定的出声,因为二傻子的衣着比较脏乱,其实很容易认出来,但张国平似乎就是想跟我确认。

                      我看着他点了点头,随即,我看到张国平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惊恐的表情,摇着头低声喃喃:"守村人亡,厄运天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6-24 14:57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6-26 10:07
                          第三章 尸张口
                          我能够清晰的听到,村长平叔的声音有些颤抖。

                          二傻子是我们村的守村人这件事情我听说过,这也是我们老家那片的说法,每个村都有一个守村人。

                          不知道你们注意没有,每个村子,其实都有一个痴傻的存在。

                          他们大多无依无靠,好似天生地养一般的吃着百家饭生活,这家吃一顿,那家吃一顿就这么过着日子,就比如二傻子,他虽然傻,但谁家要是有事儿,他跑的很快。

                          去帮忙干活儿,虽然大多数时候都在傻笑,但他能听懂别人的安排。

                          吃饭的时候他就端着一碗饭去旁边吃,也不上桌。

                          我们那边的农村,称这种人为守村人。

                          他们看似痴傻,却默默守护着村子,使得村子不会有什么大灾难,对于这个我是不大相信的,我好歹算是一个知识分子,说实话,这些说法有点儿偏离现实。

                          但村子里传的最神的一件事,那是90年代初,听说二傻子只有十多岁的样子。

                          我们村子外面有一条大河,听说是长江的支流,那天早上,二傻子爬起来就去挨家挨户的敲门弄得整个村子的人都很不满。

                          但二傻子神情焦急,他又不会说话,反正就是让大伙儿跟着他走的意思。

                          最终还是老村长站出来说了一句,让大伙儿跟着二傻子走,说不定他有什么事儿?

                          最终大家跟着二傻子到了村子的山顶上,听说刚上山几分钟的时间,村子外的那条大河就发洪水了,村子里面受灾严重,好多人家里的牲畜都被冲走。

                          后来听说是上面有个大坝决堤,导致了的洪水。

                          自从这事儿之后,二傻子在村子里就出名了。

                          这就是我所知道的关于二傻子是守村人的故事,但我未曾想,这个守村人在大家的眼中,竟然如此重要。

                          就比如我眼前的平叔,他看到二傻子尸体的时候,整个人似乎是处于短暂的愣神,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做才是。

                          "平,平叔,该怎么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6-27 11:59
                            发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28 12:27
                              我试探性的问平叔,这事儿之前我被吓的不行,现在身边有个人倒是让我缓和了很多,但二傻子的样子,真的很诡异,从后面的这个角度看过去。

                              二傻子整个身子好似前倾,两个脚尖垫着地面,同时双手呈现出敲打门的姿势,就好像是想要冲进爷爷的房间一样。

                              没错,昨晚上门外面的确一直都在有东西敲门,难道就是二傻子?

                              平叔从始至终都盯着眼前的二傻子尸体,脸色上仿佛布满一片阴云,片刻,他终于转过头看向我:"你爸和你公呢?"

                              听到这话,我刚准备解释,门口就传来一阵响动。

                              我转过头去一看,却看到一身风尘仆仆的爷爷,他整个人身上看起来有些凌乱,而且一反以往,爷爷脸色有些苍白,双目显得有点儿无神。

                              刚进门,爷爷的眼神突然间变得无比犀利,根本就不用我们去说,爷爷就已经察觉到出事儿了,他的眼睛死死盯着地面,一路跟着走到二傻子尸体的身后。

                              此时,爷爷的身体就好像定格了一样。

                              爷爷给我的感觉,就好像这件事情的发生,他并没有多大的意外,反而是他意料之中的事一般。

                              "七爷,这事儿?"

                              平叔小心翼翼的走到爷爷身后,出声询问,他就是想要问爷爷这件事情的处理意见,要知道,现在的二傻子可是死在我们家的,而且这样子还充满了一种诡异。

                              爷爷平日里在村子还有些威望,大家对爷爷都还是听尊敬的。

                              因为我爷爷算是一个先生,而且名气还不小,反正这周围几个村子要是有什么是都会来找爷爷去办,也因为爷爷刘七的名字,大家都会尊称爷爷一声七爷。

                              "二傻子既然选择了在我们家歇脚,那这事儿自然是由我们家操办。"

                              "这个狗r的二傻子,估计是看上我那口棺材了,我那棺材,可是上好的料子。"

                              爷爷叹了一口气,算是回应了平叔的话。

                              接下来,爷爷让我去堂屋里面收拾一下,把棺材上面的东西清理一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07-01 11:26
                                我连忙照做,农村这边,人上了五十岁,大多就会自觉的准备好棺材,这并不是不吉利,而是提前备好,所以农村常说的棺材本儿,也是这么来的。

                                棺材在使用前,都摆放在堂屋里面,用东西盖着,不定时还要刷漆,这样能加强棺材的耐腐性,我去将棺材上的杂物清理了一下。

                                爷爷让平叔和我一起将棺材盖子打开,这个时候,我们回到侧屋,我看到爷爷站在二傻子的身后,他脚尖朝着二傻子的脚底踢过去。

                                其实那个位置是空的,因为二傻子的脚是垫着脚尖的,但爷爷一脚踢过去的时候,我明明是听到了两声闷响,随后,二傻子一直垫着的脚尖竟然放了下来,爷爷抱着二傻子就进了他的房间,然后开始给他换寿衣。

                                这些寿衣也是爷爷提前准备好的。

                                弄完一切,爷爷才让二傻子的尸体入了棺材。

                                全程,也就是和平叔在旁边看着,平叔也是一言不发。

                                说来奇怪,二傻子的寿衣是爷爷给他穿的,在爷爷给他穿完寿衣之后,我看到二傻子脸上的表情没有了之前我看到的那种狰狞,竟然变得极为的安详。

                                紧跟着,爷爷给我一团鞭炮让我出去放了,这也是农村的习俗,不过通常都是在人断气的那一刻就放,但这情况显然有些不一样。

                                在我走出去的时候,明显是注意到爷爷在跟平叔说些什么,我看到平叔连连点头。

                                此刻的我心中则是在想,爷爷昨晚上到底干什么去了?

                                二傻子好好儿的,为什么会死在我们家里面?昨晚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是谁,害死了二傻子?

                                这一连串的问题让我整个人脑子里面有些乱,我总感觉爷爷似乎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

                                鞭炮放了之后,村民们听到声音全部敢来,而且还以为是我爷爷走了,却没有想,是二傻子。

                                对于二傻子,村子里的人也是有些唏嘘的,二傻子是和我爸他们同辈的人,四十来岁的样子。

                                至于二傻子的死因,大家没有多问,估计爷爷之前就是给平叔交代这个,所以大家都以为二傻子是正常死亡,因为死在我们家门口,所以他的丧事我们家来操办。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9-07-11 12:02
                                  火柴读书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9-07-11 12:02
                                    回复
                                    3751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9-07-11 12:02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7-22 20:09
                                        作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7-22 20:09
                                          这一连串的问题让我整个人脑子里面有些乱,我总感觉爷爷似乎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

                                          鞭炮放了之后,村民们听到声音全部敢来,而且还以为是我爷爷走了,却没有想,是二傻子。

                                          对于二傻子,村子里的人也是有些唏嘘的,二傻子是和我爸他们同辈的人,四十来岁的样子。

                                          至于二傻子的死因,大家没有多问,估计爷爷之前就是给平叔交代这个,所以大家都以为二傻子是正常死亡,因为死在我们家门口,所以他的丧事我们家来操办。

                                          二傻子没有亲人,更没有孝子,爷爷告诉我,既然二傻子选择在我们家,就让我给二傻子守孝,爷爷说这也算是积德。

                                          晚上的时候,热闹过后,村子的人大多回家,有几个留了下来守夜,正在打牌。

                                          我今天一天脑子晕乎乎的,都在转悠着这些事情。

                                          此刻我坐在棺材旁边的灵堂前面,看着二傻子的灵位,有些失神。

                                          棺前香快完的时候,我站起身来准备给二傻子续上。

                                          就在我上香的时候,突然听到棺材里面传来一阵阵细微的声音。

                                          这种声音有点儿怪,就好像别人在磨牙一样的感觉,我看了一下周围的人,刚刚打牌的几个估计是累了,都趴在桌子上睡觉,等于这堂屋就我一个人?

                                          不过我还是本能的朝着棺材里面看去,心里面当时没怎么多想。

                                          这一看,我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的看着二傻子的嘴巴正在缓缓张开,我的心脏在这一瞬仿佛被人捏住,无法喘息一样的感觉。

                                          然后,我看到二傻子张大的嘴巴里面,竟然冒出一个尖尖的老鼠头。

                                          它整个身子从二傻子嘴巴里钻出来,发出叽叽的声音。

                                          下一刻,它好像无比有灵性的抬起头,朝着我这边看了过来。

                                          一双绿油油的眼睛里面闪烁着让我心神不安的光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9-07-23 11:57
                                            第四章 灰耗子
                                            甚至,我看到那老鼠的嘴巴好像微微裂开,我也不知道它是不是在对我笑。

                                            那种感觉,使得我背脊一凉,反应过来的瞬间,我身子一个踉跄差点儿没跌坐在地上,整个人惊叫一声。

                                            这一声惊叫直接将堂屋里面的人吵醒,一个个朝着我赶过来问我怎么回事?

                                            我连忙用手指着棺材,甚至我的手略微有些发抖,出声对着身边的人道:"有、有耗子。"

                                            刚说完,突然一个灰色的东西从棺材里面窜出来,然后朝着堂屋后面窜去,一眨眼的时间,那灰耗子就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一只灰耗子,咋地还进了棺材?"

                                            旁边有人小声的嘀咕,而我想到刚刚那老鼠看我的眼神,我心中有些发凉,那是一种莫名的感觉。

                                            "咦,二傻子的嘴巴怎么张开了?"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又有人出声,用手指着棺材里面二傻子的嘴巴,现在的二傻子张着嘴露出一口黄牙,看起来格外的渗人。

                                            就好像二傻子张着嘴巴在喊一样,我听到旁边的人说去找我爷爷来,我找了个地方坐下,一句话都不想说,浑身莫名的发软。

                                            爷爷之前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就去房间睡觉,还说没事儿就别去打扰他。

                                            我看得出来爷爷好像很累的样子,他进房间是想要休息。

                                            很快,有人把爷爷喊起来,走进堂屋的爷爷就问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人指着棺材告诉爷爷,说棺材里面的二傻子嘴巴张开了。

                                            爷爷连忙过去,看着棺材里面的二傻子不说话,

                                            随即,我看到爷爷把手伸进棺材里面,大拇指瞬间按在二傻子的喉咙上面,爷爷不断用力朝着下面压下去,我则是看到二傻子的嘴巴开始缓缓合拢。

                                            这时候,爷爷突然让我去他房间里面将朱砂拿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9-07-29 14:00
                                              朱砂我知道,爷爷平日里有那家的小孩儿受惊,回来找爷爷,爷爷会画符给小孩子镇惊,朱砂就是画符用的东西,我赶紧去爷爷房间将东西拿过来。

                                              我看到爷爷点了一些朱砂,然后抹在二傻子的喉咙处。

                                              就做了这么一些事情,我看到爷爷的额头上竟然出现了一些细密的汗珠,我连忙上去将爷爷扶住。

                                              "爷爷,我送你回房间休息。"

                                              爷爷没有拒绝,不知道为什么,从爷爷昨晚上出去回来之后,我就感觉到爷爷整个人精神上面差了很多,要知道之前的爷爷身子骨可是很硬朗的。

                                              我扶着爷爷进房间,然后把刚刚的事情给爷爷说了一遍,告诉爷爷,那耗子是我亲眼看到从二傻子的嘴巴里面钻出来的。

                                              听到我的话,爷爷的身躯一震,猛然转过身看向我,惊呼道:"你说,那耗子是从二傻子嘴巴里面钻出来的?"

                                              爷爷直接重复了我一遍我的问题,我重重的点头。

                                              我从爷爷的脸色上感受到,这件事情,恐怕很严重。

                                              不等我多问什么,身边的爷爷便连忙问我多少时间了?我看了看时间,说快十一点半了。

                                              爷爷二话不说,转身就冲出房间,我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当我跟着出去,看到爷爷正在跟守夜的一群人说,让他们全部回家去,今天晚上不用在这个地方守夜。

                                              等明天早上的时候,大家伙儿再来,送二傻子上山就行。

                                              那些人有些纳闷儿,不过爷爷在村子里说话还是很有分量的,随后剩下的几个人也相继离去,只剩下满脸凝重的爷爷站在堂屋的门口。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9-08-02 16:44
                                                火柴读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6楼2019-08-02 16:45
                                                  回复
                                                  3751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7楼2019-08-02 16:45
                                                    我连忙问爷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爷爷却没有回答我,而是转过身走到棺材旁边,盯着棺材里面的二傻子看了许久,最终,低声沉吟:"呵,来的还挺快的。"

                                                    话音落下直接,爷爷便转身走进房间里面,不一会儿,我就看到爷爷的手中按着两样东西,一柄桃木剑,还有一枚看起来极为古旧的铃铛。

                                                    这都是爷爷给别人办丧事的时候用到的工具,现在爷爷突然这般做什么?要知道给二傻子超度的事儿,白天不是已经做完了吗?

                                                    与此同时,爷爷将手中的一只毛笔递给我,毛笔上面涂抹着鲜红的东西,一看我就知道是朱砂。

                                                    "娃,记住,一会儿不管你看到什么,发生什么,都不要管,你只要把这笔按在二傻子的眉心上面就行,听到了吗?"

                                                    面对爷爷如此焦急的解释,我有点儿木纳的点头,因为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使得本来都已经要休息的爷爷弄成这个样子。

                                                    "去,一会儿看到的东西不要怕,只要你站着不动就行,他们奈何不得你。"

                                                    爷爷继续对着我交代,我从爷爷的话语之中,知道了一些信息,一会儿有人要来?而且听爷爷的这话,好像对我们并不是什么好事儿,不然爷爷根本就不会这么紧张。

                                                    这次,爷爷根本就不等我解释,他整个人直接转过身,朝着外面走去,我看到爷爷一手拿着桃木剑,另一只手紧握着铃铛,站在堂屋的正门口。

                                                    而我则是赶紧拿着毛笔,将抹着朱砂的毛笔点在二傻子的头上。

                                                    我这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参加一场白事,因为以前爷爷都不让去参加这种白事,此刻我目光下垂,正好能够看到二傻子那苍白的面庞,还有微微张开的嘴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8楼2019-08-06 17:56
                                                      虽然刚刚爷爷已经是将二傻子的嘴巴合拢,但依旧还有一条缝,看着这一幕的我心中还是有点儿莫名的发毛。

                                                      最终我只好赶紧将目光移开,因为看着时间长了,我心里面有点儿慌。

                                                      突然,整个村子里面的狗开始狂吠起来,那声音,让人的心里面有种发慌的感觉,因为我记得爷爷出去那晚上,就是这种感觉。

                                                      然而,奇怪的是,那些狗吠声在维持了几十秒的时间之后,竟然开始嫣儿了下去,就好像之前还无比嚣张的恶犬,突然看到一头狗熊之后的感觉。

                                                      透着堂屋的大门,我看向外面的天空,本来大夏天,晚上是有月亮的,但是天空上好似有着一朵巨大的乌云朝着这边覆盖过来,空气中,更是有着一股令人极其压抑的气氛正在弥漫。

                                                      这种感觉,让我的心里面很不舒服。

                                                      突然,我看到爷爷踏步朝着前方走去,我准备叫爷爷,但是想到爷爷对我说的那些话,顿时间止住声,就这么静静的待在这堂屋里面。

                                                      爷爷的身影越走越远,逐渐的消失在夜色之中。

                                                      夜空之中,陡然间响起阵阵呜呜的声音,其中又仿佛夹杂着痛苦的哀嚎,我不知道这是什么身影,但却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不知不觉的时候,我发现我拿着毛笔的手已经开始有些轻微的颤抖。

                                                      我眼睛随时都看着堂屋的外面,我想看看爷爷什么时候回来,他刚刚到底是去干嘛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0楼2019-08-09 10:51
                                                        在我的注视下,远处仿佛有一阵阵黑在天空上弥漫,那个位置,应该距离我们家不算远,但大晚上的,我根本就看不到。

                                                        就在这个时候,我仿佛听到这堂屋里面传来一阵阵叽叽叽的声音,听到这声音的我连忙看向四周,寻找声音的来源。

                                                        一道灰色的身影突然从我的身后窜过来,然后在我惊骇的目光之下钻进棺材里面。

                                                        这一幕看的我心中一跳,身在差点儿将手中的毛笔丢掉,不过好在并没有犯这种错误。

                                                        但当我稳定一看棺材里面,一只比拳头还大的灰耗子正用那绿油油的眼睛盯着我,看到那双眼睛,我的心中咯噔一声。

                                                        下一瞬,那灰耗子突然身子一跃,长着嘴巴就朝着我的手扑过来。

                                                        我只能说真的是本能反应,我的手瞬间一缩,毛笔自然也就掉落进棺材里面。

                                                        意识到不对的我刚准备伸手去捡毛笔。

                                                        然而,我却看到棺材里面,二傻子紧闭的双眼豁然睁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2楼2019-08-19 1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