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克瑟斯吧 关注:15,923贴子:275,608
  • 21回复贴,共1

第『6』话—遗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奈克赛斯奥特曼》原案再编小说—整合贴
第『6』话『Episode 06』—遗迹『Reli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25 17:37
    “果然你就是『奥特战士』.”只见面前那个男人突然转过身来,而他的右手此时却突然多了一把枪.“副队长!”[孤门]眼疾手快挡下[风]拿着枪的右手,这使得刚刚那一发子弹打在了男士脚旁的土上,一层土壤溅起来,而男士则一脸无奈和伤感的眼神看向那边的两人.“请住手,不可以开枪!”[孤门]对着[风]大叫道.
      男士举起手中的枪对着天空开了一发,一道类似信号弹的子弹发射出去.
      副队长直接对着[孤门]的腹部来了一击,在解放出自己的视野,[风]立马重新举起手枪.
      副队长按下了扳机,子弹出膛了,一颗亮丽的火花在枪口展现出来,子弹带着红色的火光冲向站在那的男士的胸膛,那里是他的心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25 17:38
      第『6』话『Episode 06』—遗迹『Relic』:(1)石之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25 17:38
        [孤门]听见枪声后看向右侧,正当他以为那名男子会被子弹击中心脏而死去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那颗子弹像被什么东西控制住一样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而子弹面前,男士面前则仿佛有一层屏障,像是海色一样波浪纹不断向周围散去,还带有一丝微红的光芒.
          子弹的攻击被防御住,接着那颗子弹便被屏障给弹了出去,然后男士面前的屏障也就毫无征兆地消失了,而男子毫发无损.
          [孤门]站了起来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这、这是怎么回事?”后面的副队长走上前来发出了和[孤门]同样的疑问.
          紧接着,一个巨大的类似石棺的不明飞行物从天缓缓但又迅速地垂直降落下来,一阵类似很强烈的微波振动波开始响起,[孤门]和[风]受不了这个波动开始纷纷捂住自己的脑袋,仿佛这个波动要把他们的脑子给振爆一样,而在靠近那块空地后石棺向那名男士面前飞去.
          [孤门]和[风]实在忍受不了这强烈的波动一个个跪在地面上,使劲捂住自己的头部两边的耳朵,但这几乎毫无作用.
          而另一边,那个男子像完全对这个免疫一样安安稳稳地站在原地,即使石棺来到他面前,他都表现地像个没事人一样,只见石棺停下来悬浮在地面上后,那名男士便化作了一道蓝光球,进入到这个石棺里面.
          在男士进入石棺的那一刹那,振动波便停止了,[孤门]和[风]纷纷缓过劲来,对于眼前突然出现的不明物体,两人都疑惑地看着.
          “快让开!”副队长还是依旧很粗暴地把面前的[孤门]给撞开,而她的手里则拿着迪外特发射炮,在瞄准镜对准石棺后,“『异生兽』!”按下扳机.
          那颗子弹直接击中石棺,一股巨大类似冰块破碎声响起,一股爆炸引起的白色雾霾溅起,[孤门]对于突然的一枪微微一颤,这不仅是对于那一枪,也是担心那副石棺.
          然而...在短暂的雾霾散去后,雾中的石棺却毫发无损,甚至可以说就是原模原样.
          两人看着眼前的景象都惊呆了,刚刚还举着枪的副队长此时放下枪:“怎么可能?!”显然副队长对这个情况也束手无策了.
          而一旁的[孤门]则上去近眼观察这个不明物体,“太让人吃惊了,居然完好无损.”当他的手想触摸这个石棺表面看看是什么材质做的,奇怪的事情却发生了.他的手指才刚刚接触石棺的表面,一道类似蓝色闪电电流让他像触电一样.
          ——一个可爱的女孩对着自己微笑、人们正在拼命的在枪火中奔跑、女孩在溪流中和自己戏水、人们一个接一个倒在地上,树林里到处都是持枪的士兵,炸弹枪声络绎不绝、小女孩在炮火中奔跑,大喊了一声[准],一层土壤在面前溅起——
          [孤门]在触电后一幕幕场景在他脑中回旋,紧接着他便被石棺发出的巨大能量给弹开了.
          “[孤门]队员!”[风]看到[孤门]被弹开在地面上立马来到他的身旁,在放下手里的迪外特后赶紧查看倒地不起的[孤门],“[孤门]队员!”她连声叫唤着[孤门]的名字.
          振动波又响起了,副队长[风]赶紧捂住自己头部,而另一边那个石棺在一道蓝色光芒后变成了一个崭新的不明飞行物,这就是『石之翼』.由于害怕昏倒的[孤门]脑部受到二次伤害,[风]不顾自己的情况赶紧上前抱住[孤门].而『石之翼』则缓缓上升高度,在上升至距地面7米后它转动方向,飞走了.而在地面上的副队长在振动波消失后站起来往『石之翼』所驶向方向看去,不甘和无奈全写在了脸上,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25 17:39
          刚刚还是战场的上空,切斯特伽马正在飞行,搜寻被『奥特战士』击落的『异生兽』的位置,它飞过一座座山脉,“『异生兽』的反应消失了.”[诗织]看着仪器屏幕显示的信息对前面的[石堀]说着.
            “让它逃跑了啊.”伽马飞到一个巨大的洞穴上空,这个洞穴还冒着一股土沙溅起的烟尘,看样子是没开掘多久的洞穴.“这头『异生兽』好像潜伏在地下.”暴露在外的石头沙土什么都说明了一切.
            “那是什么?”[诗织]看向驾驶舱外边,[石堀]应声也向一边看去,一个泛着微微红光的不明飞行物向他们这边靠近,是『石之翼』,在即将撞击的那一刹那伽马号进行了躲避,然而这短距离的接触,也让战机颠簸起伏,看来似乎受到『石之翼』的振动波影响.驾驶舱内两人拼命控制战机,各式仪器都显示非正常运作.然而过了一会儿,战机的震动停止了,两人疑惑地检查着战机情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25 17:39
            大坝后水库下的深水里的基地,“[风],报告情况.”是队长的声音.
              “是!”副队长[风]应声站起来,“我和[孤门]队员追踪到了『说明者』感知到的,可能是『奥特战士』的振动波,我们追踪那个振动波,于是在山上发现了,不明飞行物.”——『石之翼』.
              “不明飞行物?”队长问道.
              『石之翼』则缓缓上升高度,转动方向便飞走了,“是的,是一个类似石棺的飞行物发出的振动波,由于这个振动波,我们的身体一时无法动弹.”
              “[石堀],[诗织],你们驾驶的切斯特伽马号,遇到的飞行物是不是...?”
              “恐怕是相同的飞行物,拥有很强的振动波.”[诗织]先回答道.
              “并且当飞行物经过的时候,切斯特的电力系统瞬间停止运作,我们差点就失速了.”
              队长听着这样的回答点点头,然后又转回头来看向副队长,“继续说.”
              “我感到这个物体很危险,就用迪外特发射炮射击,但是无法将其破坏.[孤门]队员由于不小心接近了那个物体,被物体的能量弹开了.”此时在医务室内,躺在病床上的[孤门]缓缓睁开眼睛.
              “除了这个物体,有没有发现其他与『奥特战士』有关的生命体呢?”队长继续问道.
              “没有.”那名被她喊声站住的男士,举枪对准他,男士拿着手枪回身——“关于生命体的痕迹一点也没有发现.”[风]很平静地说着.
              队长看着她,沉默了一会儿,“我知道了.”在缓缓说出这句话后队长又转向大家,“大家记得提交报告书.”队员们纷纷站起来,“解散!”
              “是!”一个个队友敬起军礼回答.然后众人便开始一一整理各自的笔记报告以及各式文件.其他人纷纷离开议会整备室,[风]是最后的.
              “[风]!”队长翻阅着手中的文件向一旁已经走去的副队长喊到.
              [风]听见叫声后回头站好,“是!”
              “你是一名优秀的『TLT』队员,也是我的左右手啊.”队长说着这些时并未直视副队长的目光,而是看着手里的文件信息.而[风]就那样看着队长,“希望你不要辜负我的期望,可能是我的错觉,但是不要像前任一样啊.”副队长听着这些话心里很不是滋味,队长没有听见回答看向[风]的双眼.
              “我跟那个男人不同.”[风]向队长微微鞠躬,然后转身离开.而队长沉默着看着[风]的离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6-25 17:39
              “解散!”
                “是!”一个个队友向队长敬起军礼回答.然后众人便开始一一整理各自的笔记报告以及各式文件.其他人纷纷离开议会整备室,[风]是最后的.
                “[风]!”队长翻阅着手中的文件向一旁已经走去的副队长喊到.
                [风]听见叫声后回头站好,“是!”
                “你是一名优秀的『TLT』队员,也是我的左右手啊.”队长说着这些时并未直视副队长的目光,而是看着手里的文件信息.而[风]就那样看着队长,“希望你不要辜负我的期望,可能是我的错觉,但是不要像前任一样啊.”副队长听着这些话心里很不是滋味,队长没有听见回答看向[风]的双眼.
                “我跟那个男人不同.”[风]向队长微微鞠躬,然后转身离开.而队长沉默着看着[风]的离去.
                河流正随着瀑布的下降而奔驰在铁桥下,流向远方,两边的山林随着河流的滋润也愈发翠绿,这片美丽的怡人景色尽收眼底,但是这边的大坝上...一个人默默地缓步,走到了栏杆边,副队长[风]看着远方的山色,低头沉思着,“我...跟那个男人不同...”她就那样不知对着谁说着.
                “果然~”一道声音从背后传过来,“那个男的是『奥特战士』.”副队长应声回头看去,[孤门]也缓缓走来,来到[风]的左侧,“他也是一个背负着沉重过去的人.”
                “唉?”[风]疑惑地看着一旁的[孤门].
                “我碰到那个物体的时候,不知怎么的,我也说不清楚,他这样的感觉涌进了我的身体.”[孤门]双手扶着栏杆看着远方,而另一边,『石之翼』则安置在一个充满历史的地方,它不断微微闪烁着,一个男士则躺在里面,“难以忍受的后悔,以及绝望般的孤独,感觉一下子全部涌入了我的脑海.”男士就那样躺着,“虽然我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总感觉,他背负着沉重的过去.”
                一旁的[风]脸上已经出现了一丝不满了,“你是在同情『异生兽』吗?”
                “『异生兽』?!”
                “如果下达命令,就要攻击巨人!”[风]十分无情地说着,“就算没有命令,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开枪!”说完这些[风]就转身头也不回地径直走了.
                而在原地的[孤门]看着副队长远去的背影十分无奈,“他是『异生兽』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25 17:40
                一台笔记本电脑在桌上摆着,一双手正在操控着机器,电脑屏幕上则显示着各类信息,但都是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关于“战争的孤儿、民众惨被屠杀、国境问题、人民的不安”之类的老式新闻报道报纸,[孤门]正在整备室内查阅这些,他的脑海中还不时回忆起——自己触碰『石之翼』时,一个蓝色电流涌入他的体内,少女的微笑、逃跑的人们、女孩和自己戏水、各式服装的民兵拿着枪械、炸弹不断粉碎着人们的身体、拼命呼喊的女孩:“[准]!”,很快[孤门]就眼睛瞪大了,他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信息,“就是这个!”报纸刊登照片和自己看到的一模一样,他把一块重要信息字放大,“摄影,[姬矢...准]...”
                  一座公寓,不少灯火还在亮着,但也没有那么热闹非凡,稍显得冷清,一个房间里灯被打开着,外面一只手拉着房间门,结果被拉开了门锁位置,是穿着黑皮上衣的男士,他下意识地从自己上衣内兜里掏出『信赖守护者』,然后快速地又几乎没有声音地拉开门进到入口,一个男的正坐在床上喝着啤酒看着几张照片,他头一转,侧脸在灯光的照映下显示出他的面貌,“[根来]先生...”男士将枪放下.
                  “你回来好晚啊~”[根来]坐在床上这样说着,“我就自己进来了.”
                  男士直接坐过去拿走[根来]左手里的照片,“你不做情报记者,改行做小偷了吗?”
                  “哎呀~不要生气嘛~”[根来]一脸歉意地解释,“如果我不这样,你是不会见我的吧?”他喝着啤酒,而一旁半蹲的男士在整理着铁箱上的照片.“嗯~”[根来]拿起铁箱一角的啤酒群递向男士,“你要喝吗?”但男士直接右手将啤酒群推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25 17:41
                  一座崭新的大楼映入眼帘,而它的大门处一块横放的石碑:『京都日报新闻社』,“你要找[姬矢]先生吗?[姬矢],[姬矢]...”一阵翻阅声传来.
                    自动门随着一个女士的来到自动打开,“你辛苦了~”女士拿着公文包径直走到保安室窗口递给他钥匙,而窗口旁还有一个人.
                    “啊!你辛苦了~”然后女士就看着自己的公文包从保安室窗口离开,“我们这边没有叫[姬矢准]的人啊.”保安对着还在窗口逗留的人解释.在听到这番话后女士闻声停下脚步
                    “就是拍这张照片的摄影师.”是穿着便装的[孤门],他手里还拿着一张巨大的打印照片展示给保安看,而他身后的女士则看着[孤门],“能否再仔细检查一下?”
                    “不好意思.”女士走过去.
                    “是.”[孤门]侧身看向女士.
                    “你认识[姬矢]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25 17:41
                    ——『过场』:『奈克赛斯』——
                      一双手不断地缓缓翻阅着被打印的报纸截取信息照片,上面全是有关于现场写真家受赏、战争长期化慈善援助、人民反战斗争、天赐的写实照与天才的写真家之类的,“他是一名一流的摄影师,我也劝了他很多次.”
                      “他为什么要辞去报社的工作呢?”在一个接待室内,[孤门]对拿着自己打印照片的女士问道.
                      “是因为这张照片.”女士停下翻阅的手,将其中一张照片覆盖在其他上面,转个面置于桌面上手按着滑过去,“[姬矢]拍的这张照片,一直折磨着他.”[孤门]听着低下头来看去.
                      另一边的双手还在整理着铁箱上的一张张混乱的照片集,“这些照片真不错.”[根来]坐在床上低头对一旁半蹲的黑皮夹克上衣男士说着.“你的照片很有感染力,有一股逼近真相的力量.”男士还在整理,但[根来]也继续说:“[姬矢],你放弃这种能力,到底在追查什么?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运作着.”男士[姬矢]听着这些话,双手不免放下速度,但他只是那一会儿,然后又继续快速地收齐混乱的照片,“那是一种甚至让我感到毛骨悚然的...有着死亡味道的力量...”[根来]紧紧握住手中的啤酒,“我为了查明真相,一直独自进行调查.”说完这些[根来]拿起酒罐喝了一口,而男士[姬矢]则默默站起来走到窗帘旁,“但当我展开调查时,总能在现场看见你的身影,竟然看到了已经辞去报社工作的你!”
                      “那只是巧合而已.”
                      [根来]揣紧了手中的啤酒罐,直接将它变形了,“什么巧合?!”他站起来回过身对[姬矢]的背影说着,“我今天跟踪你了,然后又因为想搜查情报而碰壁了.”[根来]一边说道一边将上衣兜里的一张照片取出来,“你看这个.”是之前拍照的那辆黑色面包车和副驾驶位的黑衣女士,“虽然不知道这个女的是什么来头,但是她肯定跟情报操纵有关.”[姬矢]就像刚刚那样看那张黑衣女士照片又缓缓回头看向窗帘.“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在追查什么?”[根来]低头看着自己的照片,“回答我,[姬矢]!”他大声喊道.
                      “我无话可说...”但[姬矢]就那样平淡地说着这句话,仿佛一个经历过生死之人一样将这些都看淡了,也许真的就是这样吧...
                      “[姬矢]...”[根来]就在这微微发亮的房间里看着[姬矢]的背影,但那黑暗却占据了他的一大半,黑色的皮夹克上衣更是让他看起来...已经跨越了...使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25 17:41
                      第『6』话『Episode 06』—遗迹『Relic』:(3)遗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25 17:42
                        “[姬矢]还是个新人的时候,如果用一句话形容,就是一个热血青年.”女士这样平淡但又无奈地说,“有很强的正义感,也十分有抱负.”在这片黑暗占据大半的房间里,只有一盏灯光稍稍照亮点自己的内心,一个人坐在那儿,缓缓怀念般看着手中的照片,“他用照相机,将社会上蔓延的不公正的事情,一个接着一个曝光,后来他厌烦了对欲望的窥探.”一个人坐在房间内十分孤独地在黑暗中...“对人类越来越不信任的他,为了将自己逼入绝境就离开日本,到了某个有争端的地区(越南).”镜头不断放大着照片.
                          “所以他跑去了战场.”[孤门]抬起头说.
                          “是的,去了那个名为战争(越南内战)的,仅有生与死的世界.”女士低头看到这些照片,而另一边的[姬矢]也在翻阅照片集,“他抱着必死的决心,全身心投入了战地摄影.”
                          看到一张戏水的女孩照片,姬矢脑边不断回荡着声音和回忆——“[准]!哈哈哈~”“[准]!”女孩开始动起来了,拨弄着一片片水花.
                          “[塞拉],别闹啦!~”[姬矢]穿着一声战地迷彩装在水中和女孩嬉戏,“笑一个,[塞拉]!”[姬矢]拿着相机在一朵朵绽放的水花中不断捕捉着一个个瞬间.
                          “石头剪刀布,石头剪刀布~”两人在乡间田野小道上一边走着一边玩着.
                          “在战场上抚慰他心灵的,是少女的笑容.”
                          “石头剪刀布.”两人一边比划着手势一边蹦跳着在小道上,“石头剪刀布~”
                          “在战争中失去家人的少女,把[姬矢]当做亲哥哥一样看待.”女士还在讲诉着这段故事.
                          此时的[姬矢]在房间内不停回忆起这些,脸上终于出现了一次笑容——“[塞拉],你真厉害啊~”但很快他的眼中出现了泪光——在一片树林里,穿着迷彩服的[姬矢]来到这片战场,他来到一颗树旁拿起相机,拼命逃跑的人们正在战火中逃命,他按下按键,一张张精美的照片出现在相机内,开枪的叛军、手榴弹爆炸的痕迹、人们一个接着一个倒下、所有人都在拼命呼喊、无辜的百姓正在躲避飞来的子弹、火海一片在炸弹声中亮起、叛军一个一个开火屠杀,他拍了越来越多.
                          人们还在逃跑,镜头里出现了一个跟人群相反方向跑来的身影,“[准]!”镜头一下下放大,“[准],[准]!”是[塞拉]在拼命呼喊,看到这一幕[姬矢]放下了手中的相机,他立马从树木中站起来,[塞拉]也看到了自己,她向自己跑来,“[准]!”一个手榴弹...“嘣!”...就那样灿烂的火花在自己面前绽放,少女最后的呼喊消失在溅起的土壤中,一丝痕迹都没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6-25 17:42
                          [姬矢]揣紧自己手中的照片,他十分懊恼地看着照片上的少女[塞拉],“[姬矢]一直很自责也很内疚.”接待室内的两人还在交谈着,“讽刺的是,这一系列的照片被全世界赞赏,还被国外有名的大赛(世界新闻摄影比赛)提名(普利策新闻摄影奖),这让他更加痛苦.”[孤门]低头听着.
                            “所以他才辞了报社的工作.”
                            “他放弃了所有,从我们所有人面前消失了.”[孤门]听着又低下头,他十分抱歉又很无奈,他听着这些故事但又无可奈何.“他还好吗?”女士小声地问道.
                            “唉?”
                            “他说自己晚上都不怎么睡得好,就算睡着了,也会因为梦到那个少女而立刻醒来.”女士说道.“而且...那个梦竟然还自己成长了起来.”
                            “梦成长了...?”
                            “是的.”女士继续讲诉着——在一片充满浓雾的丛林中,一个人影从雾中走出来,“说自己在密林中一直不停地走着.”那是[姬矢],他不断地走动着,但是他的左腿似乎受伤了,而一直是拖动着左腿向前移动,就像是有什么驱使他向前方走去,“然后每梦见一次,走的距离更远一点.”[姬矢]就那样一直向前走,浓雾淹没了他的背影,“之后不知道在第几次梦境中.”[姬矢]终于走出了浓雾,在走出丛林的那一刹那,一道微色的黄光照向了他的脸颊,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得停下脚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25 17:43
                            一座巨大的类似山一样的和『石之翼』一样形状的高数几十米的石碑在眼前而立,“是遗迹吗?”
                              “是的,好像是从未见过的,不可思议的遗迹.”另一边坐着的[姬矢]像想起什么一样目光从照片那移开,缓缓抬头看向远方,一阵类似佛教的念经声从耳边不断回响起,但是那又不是念经声,只是一股很古老的声音,里面还时不时伴随着一丝钟的回旋声,雄鹰的叫声在空中豪亮.
                              [姬矢]在空地上不断地前移,他来到石碑底下,在一个隧道中,火把燃起的亮光在不断地闪烁,[姬矢准]一脸奇怪地看向四处,他就那样在隧道中沿着隧道阶梯向前移动,两边尽是火把和石壁,一些自然光透过不知哪儿的洞微微照进来,终于...他停了下来,在隧道里的最高处一个T字路口,他看向左侧,神圣之乐开始响起,『石之翼』...它就在眼前.在这座巨大石碑内的正中央,[姬矢准]向前走去,他来到『石之翼』前,好奇地伸出手小心得伸上去.
                              在他刚刚接触的那一刹那,一道蓝色的电流击向他触碰『石之翼』的右手,虽然有一段疼痛,但是在[姬矢准]将手放开后,一道亮光在眼前开始逐渐放大,他下意识地双臂遮住自己的双眼,在那一刻,他变成了蓝色的光球进入到『石之翼』内,“啊!~”
                              在一个神秘的虚空中,虽然一片黑暗,但是还有类似地平线海洋的蓝色微波在水平地摇动,一个蓝色光球从远方向这移来,逐渐化成人形,是[姬矢准],他仔细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一个巨人在他眼前开始由幻影化成实体,穿着战地迷彩服的[姬矢准]飞行般漂浮着来到巨人面前,“你是...”巨人『奥特战士』听见了[姬矢准]的声音,低头向下看去,“你是谁?是你在呼唤我吗?”[姬矢准]一连串地问道,但是巨人一言不发,也许此时,羁绊就产生了吧...两人互相看着,就像是互相看自己一样,羁绊的连接已经产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25 17:43
                              第『6』话『Episode 06』—遗迹『Relic』:(4)梦境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6-25 17:44
                                在一个神秘的虚空中,虽然一片黑暗,但是还有类似地平线海洋的蓝色微波在水平地摇动,一个蓝色光球从远方向这移来,逐渐化成人形,是[姬矢准],他仔细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一个巨人在他眼前开始由幻影化成实体,穿着战地迷彩服的[姬矢准]飞行般漂浮着来到巨人面前,“你是...”巨人『奥特战士』听见了[姬矢准]的声音,低头向下看去,“你是谁?是你在呼唤我吗?”[姬矢准]一连串地问道,但是巨人一言不发,突然一声类似恶犬和异形混合叫声在耳边响起,[姬矢准]听见声音后像感应到一样抬头看向天空化成白光.
                                  此时的天空,乌云密布,雷电交加,一股巨大的能量向中间汇集,一个巨大的漩涡不断回旋,紫色的能量越来越多,全部聚集在漩涡中央,终于在这股巨大的压力下,能量开始爆发了,像是要爆炸一样,一道爆炸般的亮光在天空亮起,紫色的光芒能量柱直指地面,蓝色的冲击波向四周扩去,镜头从树林中不断向前拉进,一只巨大的怪物在能量中诞生了,他审判般巡视两旁,是『伽鲁贝洛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6-25 17:45
                                  这只从地狱中诞生的不死怪物,地狱三头犬,就如别称,它头部就如异形一般,两边的肩膀上各长着一只恶犬脑袋,虽说也只有一双眼睛,但是它的右眼就是右肩恶犬的右眼,左眼也就是左肩恶犬的左眼,在初次诞生后它发出了自豪的叫声.它不断向前方的遗迹前进.
                                    但是一道蓝光从遗迹的石碑那亮起,然后那蓝光变成了红色光球向上空升去,落到了遗迹和『伽鲁贝洛斯』之间,落地后的浓尘在微风的吹拂下,『奥特战士』显出了他半蹲的身姿,他抬头看向敌人.
                                    而『伽鲁贝洛斯』发出了一声叫吼,做好了战斗准备,只见『奥特战士』从巨坑中站起来,然后变成了『红色青年形态』,接着发动技能『位相转移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25 17:45
                                    蓝色的光从『奥特战士』右臂向天空发出,『美塔领域』开始形成,双方进入领域后都做好了战斗准备,『奥特战士』和『伽鲁贝洛斯』两方对峙着,他们缓缓移向有利的位置接近对方一点距离,终于『伽鲁贝洛斯』最先发动了攻击,它向『奥特战士』冲去.
                                      而这边的『奥特战士』也没有退缩,他直接几步助跑立地跳进行骑士踢,然而『伽鲁贝洛斯』却轻易看穿了,一只右手直接将骑士踢的左脚打向左边,『奥特战士』由于失利被打到了一旁.
                                      在发出了轻蔑的叫声后,『伽鲁贝洛斯』的右肩恶犬开始汇集能量,『奥特战士』知道危险后立马一个原地跳,一个能量球轰向『奥特战士』刚刚的位置,他在空中进行翻滚来到『伽鲁贝洛斯』身后,但是右肩恶犬竟然180度回转过来继续发动攻击『火球轰击』,但『奥特战士』再次看穿借助臂部武装发动技能『马赫移动』,这次攻击又扑空了,『奥特战士』直接瞬移回『伽鲁贝洛斯』面前,还未等回转过来的右肩恶犬反应过来,『奥特战士』一个右抬横踢扫过去,这打中了『伽鲁贝洛斯』头部,紧接着他还想来个左抬横踢,但很不巧同样的招式对『伽鲁贝洛斯』来说已经是可以识破了,它直接将『奥特战士』的左腿打下.
                                      『伽鲁贝洛斯』在得到有利形式后,再次冲向还没来得及躲闪的『奥特战士』,然而为了避免受伤,『奥特战士』也选择了直接向前冲去,这抵住了『伽鲁贝洛斯』的冲击力,『奥特战士』在将它挡下后拉开一步距离,一个右拳打向它中央的头部,『伽鲁贝洛斯』被打得转向一边,由于这次攻击『伽鲁贝洛斯』开始愤怒,正当它转过身来对准『奥特战士』想再次攻击的时候,『奥特战士』对准它的腹部又是一个抬腿横踢,两方开始拉开距离.
                                      这次『奥特战士』发动了进攻,但『伽鲁贝洛斯』也没有那么愚蠢,它见到『奥特战士』向它袭来,直接一个右劈手打下去,这让『奥特战士』被迫防御而半跪下,接着又是一个左抬手,把『奥特战士』打得站起来,一个左横手打中『奥特战士』的腹部,这让他疼痛得捂住自己的肚子,然后趁势『伽鲁贝洛斯』一个右横手打向『奥特战士』背部,使得『奥特战士』被迫向前差点倒下,正当他转过身来,『伽鲁贝洛斯』一次右抬踢将『奥特战士』踢出几十米远.
                                      这套连招下来,『奥特战士』疲惫不堪,但是『伽鲁贝洛斯』却丝毫没有同情,它又给刚站起的『奥特战士』一次右抬手抓向他的胸甲.一个左横手又抓向他的胸甲,两次攻击让『奥特战士』疼痛难忍.
                                      『伽鲁贝洛斯』发出了讽刺的嘲笑,它向被打远的『奥特战士』发起冲击,但很抱歉,『奥特战士』识破了这招,他一个右抬踢将『伽鲁贝洛斯』踢出距离,然后一个原地跳劈手下去打中它的脑袋,双手抓住还未反应过来的『伽鲁贝洛斯』的头部,一个抬腿打中它的下巴,然后趁势抓住它的左肩又给它脑袋一抬腿,将它摔出去,『伽鲁贝洛斯』只能连连惨叫.
                                      在这一套连招后『伽鲁贝洛斯』已经重伤了,『奥特战士』发动技能『核心脉冲』,将全身能量集中于胸部的能量核心,以火花状迸射出光之流,直接将刚站起的『伽鲁贝洛斯』给击倒,一声巨响同时伴随着强烈的爆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25 17:45
                                      『奥特战士』就那样站着,看着自己刚刚战斗的地方,一道白光从能量核心那亮起,『美塔领域』也开始消失,外边的天空变回了原样的黄昏,夕阳就那样照耀着黄昏下的遗迹,一切显得那么沧桑.
                                        一道红色光球降临到地面上的树林里,然后化成了人形,[姬矢准]满头大汗地半跪下,十分疲惫,此时的他不断喘气,然而他低下了头,看向手中出现的圣物,『信赖进化者』.
                                        “我是在做梦吗?还是说...”房间里的[姬矢准]确实拿到了这个圣物并握着它,“这就是现实呢?”他看着手里的『信赖进化者』.
                                        公寓楼的外边公路上,一个人靠着电线杆拉开啤酒罐的提子,他喝了下去,然后回头看向公寓,是[根来],他拿下嘴边的啤酒,一直看着,微微一笑.
                                        在公路边上,车来车往在旁边行驶.[孤门]:我觉得我能感受到一些『奥特战士』,不!是[姬矢准]的孤独和悲痛了.
                                        [孤门]一个人在人群中行走,[孤门]:但是,真正理解他所做的梦的意义,还是之后的事情.
                                        指挥室内,[泽优]还在敲击着键盘,终于他停下了双手,键盘敲击声戛然而止,然而,“这个男人...”他的双手握住成一个拳头一样拖住自己的下巴,“就是第二任『适能者』.”眼前的屏幕上显示着[姬矢准]的信息和图片.
                                        ——未完待续『To be continue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25 17:46
                                        高产啊有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6-25 18:23
                                          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26 0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