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武纪年吧 关注:2,335,800贴子:44,749,839
  • 20回复贴,共1

【原创】黑白交叠 短 随缘更新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大学生美攻vs送餐黑皮小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26 09:54
    食用说明:
    不定期更新,喜欢的朋友建议收藏以后养肥了看
    本文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不接受批评反驳,不喜勿入
    略狗血,无雷人情节,可放心食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26 09:56
      下层楼放文喜欢的小可爱可以前排留名混眼熟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26 09:57
        "于哥,帮我把这个送过去,5号楼……"
        已经是上午10点了,偌大的粥铺里面冷冷清清,零星地坐着几个客人。守在收银台的小妹打了个哈气,慵懒地把桌上地外卖盒向前一推。
        "来啦来啦!"从门外奔进来一个黑皮肤的帅小伙,身上黑黄相间的制服把整个人裹得严严实实,额角还挂着大滴的汗珠,奔跑中带来一丝暑气。接过了外卖匆匆忙忙向外跑去,动作快地像一道闪电。
        紧赶慢赶地一路飙车结果还是慢了。等他带着那份外卖赶到的时候距离预计送达时间晚了半个小时。
        于铭邦摘下汗津津的帽子,有些烦躁地揉揉头发,叹了口气,认命地拨打那个号码。
        外卖晚到了半个点……不知道会被骂成什么样子……这个月的奖金又要泡汤了……
        电话接通了,他有些紧张地扣了扣陈旧泛黄的手机壳边缘,酝酿了一下情绪。
        "喂,你的外卖到了,下楼取餐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26 09:57
          殷泉捂着肚子,缓缓走下楼梯。苍白俊秀的脸上,一张粉嫩的薄唇因为疼痛珉成一条直线。
          饿了一上午的胃有些痉挛,手掌下能感受到空荡荡的胃部在微微颤抖。
          走出大门口,阳光太过刺眼,他眨了眨眼,就看到一个高高瘦瘦的人倚着电动车站在大太阳底下玩手机。
          本来还在看手机的男人听到脚步声,向他的方向望了过来。
          男人抬眼的一瞬间,殷泉眼前一亮,然后就又恢复成了面无表情的样子。
          "那个……"
          他看到男人窘迫的样子不免有点儿好笑,不自觉地弯起了唇角,一向苍白的脸上多了点儿人气。
          "不好意思啊,路上耽搁了……"
          于铭邦尴尬地笑了笑,被太阳晒的黝黑的脸微微泛红,耳朵尖更是红地通透。他把那一包外卖从印着YY外卖的保温箱里拿了出来要递给殷泉。
          殷泉的视线在那双修长有力的手上停留了几秒,才去接东西。
          "谢谢……"
          男生的声音低沉沙哑,不知怎么听起来似乎有一丝喜悦。那双深棕色的眼睛紧紧盯着他的眼睛,像是要透过眼睛来窥探什么秘密一样。
          于铭邦很没出息地避开了灼热的视线,手指下意识地松开……
          "啪!"
          外卖掉在了两人之间的空地上,爆开的粥大半溅到了殷泉的裤子上。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提前松手了,我会赔给你的,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26 09:57
            男生颇为无奈地皱起了眉头,微微上扬的唇角也沉了下来。
            于铭邦心道完了完了完了完了,这是生气了!这回已经不是赔礼道歉给差评的问题了,还要赔人家的裤子!
            殷泉:"……"他有些嫌恶地看着自己裤子上的沾染上的混合物,嘴角微微抽搐。
            "对不起……咱们加个微信吧…你这裤子多少钱?我把裤子和外卖的钱都还你……"于铭邦蹲下身,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块小手巾细心地擦拭起来。裤脚被擦了好几遍,可是还是有几个大块的污渍浸透了裤子,留下一块块圆形的痕迹。
            于铭邦急得都要哭了,这裤子布料一抹就价格不菲,就他挣得那点儿工资也不知道能不能赔的起……
            就在男人还在思索着可以找谁借钱的时候,站在一旁的殷泉开口了:"没关系,我回去洗洗就好了,不用赔的……下次送餐注意一点儿……"
            于铭邦瞬间抬起头,愣住了。
            男生冲他微微一笑,笑容莫名带了些阳光的温暖。他把地上的东西简单收拾一下就回了寝室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6-26 09:58
              帖子好容易沉啊自己来顶顶,寒武好文太多了,我一个小透明只能自力更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26 11:00
                夜里凌晨十二点,寝室里的室友都睡着了,呼噜声此起彼伏,时不时还穿插着一小段磨牙的声音。
                殷泉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他一向容易失眠,总是要夜里一两点才能睡着,次日八九点才起床。
                或许是因为作息不规律,殷泉总是面无血色,再加上沉默寡言的性格,总是给人一种不好相处的错觉。
                人一失眠就容易胡思乱想,殷泉烦躁地翻了个身,强制自己闭上眼睛,脑子里却突然闪过了几个画面。
                男人与他对视时的羞怯,被太阳晒得微微发黑的脸庞,为他擦拭裤子时认真地表情,修长的手指用力时爆起的青筋,虎口和指腹上一层薄薄的茧……
                想着想着,殷泉侧身蜷缩起来,抱紧了身前的被子,右手不自觉地伸到内裤里抚慰起来。
                "唔……"
                殷泉压抑住喉间的声响,手上的动作逐渐加快,终于在一阵紧绷之后,浑身酸软起来。
                他吐出一口热气,黑暗中脸颊微微发红发烫,从床头抽出几张纸擦干净了手。
                不知怎的,他想起了男人挂在脸上的笑容,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一夜无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9-06-27 23:48
                  艾玛可算发出来了,以后再也不在便签上午写了刚写完就给误删了,又重新写了一遍,耽搁了一些时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9-06-27 23:49
                    嘤嘤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9-06-27 23:54
                      寄几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楼2019-06-28 08:37
                        MD楼主我新买的衣服挂丢了,虽然没多少钱但还是很生气真讨厌那些手脚不干净的人……晚上更新啵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4楼2019-06-28 21:16
                          风平浪静地等了几天,并没有收到任何的投诉和差评,于铭邦逐渐安下心来,心道小钱钱保住了。
                          可是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安,大学生的举动太暖心了,让他的良心上有点儿过不去。
                          所以当于铭邦又看到那个熟悉的号码的时候几乎是立刻就兴奋起来。
                          当他来着车赶到宿舍门口的时候,就看到男生已经等在了门口在四处张望着,手里还拿着一瓶水。
                          看在到于铭邦的一瞬间,那双好看的眼睛猛地睁大了。
                          于铭邦红着脸笑了笑,在那人的注视下帅气地减速滑到他面前。
                          "喏,你的外卖。"
                          殷泉接了外卖,对他道了声谢,顺手把手里的水塞进他怀里。
                          "辛苦了……"
                          "哎呀不辛苦…不辛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7楼2019-06-30 00:52
                            先更一小段,最近几天在复习考试,没太多时间更文(蒙脸哭唧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8楼2019-06-30 00:53
                              更文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1楼2019-07-03 00:19
                                "辛苦了……"
                                "哎呀不辛苦…不辛苦……谢谢你的水啦!"说完便扬了扬手中的水。
                                大学生不说话,眼波流转,轻飘飘地扫过他全身。
                                或许是因为天气太热,公司管理地也没有那么严格,于铭邦竟然没穿厚厚的制服,只穿着黑色工字背心和牛仔裤就过来了。
                                紧致的小麦色皮肤,在阳光下还能看到上面一层薄薄的细汗。配上那一身结实的肌肉和傲人的身高,实在让人移不开目光。
                                已经有路人纷纷侧目,甚至还有的女生窃窃私语找角度偷拍。
                                焦点本人但是没什么自觉,看着殷泉一直盯着他看,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一直用喝水来掩饰尴尬。
                                殷泉这个死gay看的眼睛都直了,想到之前还幻想着男人打飞滴,身体不由得热了起来。表情还算镇定,红晕却从脸爬到了脖子,竟衬得脸色好了几分。
                                殷泉不想之前那样邋邋遢遢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反而精心弄了头发,露出光洁的额头,换上了更有活力的白色T恤,修身长裤完全突出了一双大长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2楼2019-07-03 00:20
                                  之后的一段时间,因为是考试周,学生们忙着复习,所以于铭邦的活一下多了起来。
                                  殷泉隔三差五地会给他发几条微信,大多数内容都是琐碎的例如'你吃饭了没?','今天很忙吗?'。
                                  或者是跟他在微信上分享一些大学的趣事或者是一些无伤大雅的小苦恼。例如某个室友xxx昨天睡觉又说梦话了,把刚刚有睡意的他给吓醒了这类的事情。
                                  每次看到这些流水账一样的微信消息,于铭邦都会莞尔一笑,不知道是该心疼还是该笑。偶尔得空也会试着回过去两三条以示他看到了。
                                  不过无论是什么时候,只要他一发消息,对方都是秒回。偶尔晚了几分钟,对方都会解释上一大堆,最后总是用十分几个贴个萌萌哒小猫的表情包,总是把从小就喜欢动物于铭邦萌地一脸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2楼2019-07-14 00:24
                                    考试最后几天冲刺,连着三天考试,殷泉全身心投入到复习中,几乎没怎么给他发消息。起初于铭邦也没有在意,只不过抽空就看微信的习惯很难一时改掉,每次刷新都没有看到新消息出现的时候莫名的有些失落而已。

                                    于铭邦也不知道心里那点儿不舒服是因为什么,或许是少了那一个时时刻刻牵挂着他的人,少了那几句嘘寒问暖的话,竟让他一个大老爷们别扭了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3楼2019-07-14 00:47
                                      等到终于考完试已经是七月中旬了。
                                      考完的殷泉又恢复了以往的婆婆妈妈,于铭邦冷不丁又收到来自大学生的微信,心里也跟着放轻松起来。
                                      这天晚上九点半,于铭邦送完了最后一单外卖刚要回家,突然接到了来自殷泉的视频电话。
                                      于铭邦犹豫了几秒,按下了接通。
                                      刚刚接通,电话对面就传来了一阵嘈杂喧闹的背景音,吓得他赶紧拿远了手机。
                                      "喂?哎!兄弟!你认识泉儿吧?我们今天晚上同学聚会,他喝的有点儿多,估计我们送他回寝,宿舍楼门都关了……能不能让他在你家住一晚上?"
                                      男人说话声很大,即使拿远了手机也听得很清楚。
                                      晃动的镜头下的场景能看到是在酒店的包厢,地上横七竖八地摆着许多啤酒瓶。
                                      一个卷发男正试图把脸色红润的殷泉搂在怀里,可是醉酒的男孩儿没一点儿力气,一直在向下滑,嘴里还不知在嘟囔着什么。
                                      于铭邦有些头大,殷泉胃不好他是知道的,居然喝了那么多酒,隔天一定会胃疼的不行。
                                      这么想着,心里开始责怪起来他周围的那圈朋友没有即使拦住他。
                                      于是,他冷淡地答应了,问了下酒店的地址,来着电动车在夜色中飞驰而入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5楼2019-07-14 01:22
                                        殷泉和他同学聚餐的酒店有点儿远,于铭邦骑着小车赶过去花了很长时间。等好不容易把殷泉拖回自己家,已经快夜里11点了。
                                        筋疲力尽的于铭邦喘着粗气把殷泉安置在床上,然后直起身活动了下酸软的肩膀和紧绷的肌肉。
                                        喝醉后的大学生面色潮红,凤眼微眯。下意识地舔了舔樱粉色的薄唇,嘴唇在不太明亮的灯光下变得水淋淋的。
                                        于铭邦的喉结艰难呃呃滚动了一下,强迫自己转移了视线,猛灌了几口水,终于把心中那股不正常的燥热压制了下去。
                                        于铭邦去狭小的浴室里冲了个澡,顺便把挂在殷泉身上梅干菜一样的衬衫和短裤给洗了。
                                        因为只有他一个人独居,房子不大,算上浴室也只有30平米,但好在水电还算ok,只不过屋子里只有一个单人床。
                                        于铭邦本想着和大学生挤一挤凑合一宿,没想到上了*关了灯才别扭起来。
                                        单人床是1.2乘1.8的,身高一米九的于铭邦平时都觉得伸展不开,更何况多了一个接近185的男生。
                                        两人躺在同一张*上,难免会有肢体上的接触。
                                        于铭邦僵硬的正面朝上躺在床上,眼睛在黑暗中瞪得大大的,试图忽略胳膊上传来的触感。
                                        一旁的男孩正抱着他的一条胳膊睡得香甜,呼吸全打在他的颈窝。相贴的皮肤冰冰凉凉,细腻清爽,让人想到被水煮地通透的鸡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8楼2019-07-17 00:37
                                          于铭邦压下脑海里让人面红心跳的想法,活动了一下胳膊,翻了个身,背冲着殷泉,冲着床边挪了挪。
                                          刚换了姿势还不到一秒,后面那具温热的身体就紧紧贴了上来,像抱着抱枕一样把他抱了满怀,伸出一条腿别在了于铭邦结实的两腿中间。
                                          于铭邦有些窘迫,身上冒了一层细密的汗。男孩儿被他剥的只剩下一条内裤,因为两人身体紧紧相贴的缘故,男孩儿身下那坨软肉正抵在他屁股上。或许因为姿势不舒服,男孩还一直在扭动着调整姿势,胯下那处一直暧昧地在于铭邦挺翘紧实的tun肉上蹭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9楼2019-07-17 0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