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武纪年吧 关注:2,337,454贴子:44,782,244
  • 30回复贴,共1

【原创】寒暖 (半甜向。拉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祭度娘。
镇楼图源komiro,侵删。
攻:@水瓶紫菜
受:@山田清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28 17:06
    我来了!话说文是不是被吞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28 17:20
      【一】
      我忘记头一次看见他是什么时候了。

      一年前?两年前?抑或更久。头一次注意他到记得分外清楚。窗外杏花开得繁盛,风稍一吹,花瓣便落成了雪。

      那是在一家不大的书店里。他在书架旁翻书,我在书架对面,隔着书架恰好看见他垂下的双眸。大玻璃窗在他身后洒下穿过花树的斑驳阳光,窗外恰好有风。

      是暖春。

      于是,就这样看着他。直到窗外风停,他将抬眼的前一刻,我突然蹲下,眼前只剩了一排簇新的书。随手抽出一本搁在膝上摊开,试图用文字浇去双颊的绯红。

      《我为你洒下月光》。

      “潮湿的乱草间,迟归人,借我一瓢时间。”

      不解其意。我只希望此时有人借我一刻天地间一切繁忙都驻足的时间,让我好好看看他。

      然而并没有人可以做到。只听到他匆匆离开的脚步声,背后贴着的墙壁透过外套往我后背一点点灌着凉意。

      我决定跟上他,在他的背影消失在书店拐角之前。

      最后那背影停在收银台,我站在他身后,收银员扫了码,递过去的积分卡上写着他的名字。

      清水。

      是真名还是假名?我不知道。

      他接过袋子里的书,看不清书名。他喜欢看什么书?我不知道。

      他的左手小指上有一枚素面银戒。是独身主义吗?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他的眼睛透亮,睫毛纤长,发尾稍遮住耳尖,指节清晰干净。

      我将手上的书结了账,出门,却没再看见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28 17:36
        深夜,我匆匆翻完了那本书,扔在一边。书的结局,两人并未在一起,心中自然无限凄凉。起身去拿布,将屋中的镜子一块块遮盖好,好似这样做就能掩盖住本心一般。抬手散开胡乱挽起的长发,躺回床上。阖眸,脑海中却全是他的身影。

        我或许……可以找到他。

        单凭那个名字。

        打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两点五十五分。

        QQ,微博,微信。逐个搜索过去,输入法比我更快熟悉这个名字,当我第三次输入“清”时,后面自动跳出来了“水”。

        指尖竟不自觉地颤抖。点了好友申请,又放弃似的将手机扔到一边。

        听天由命吧。

        提示音响起,我抓起手机,此时是三点零三分。

        申请通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6-28 17:42
          “你是……?”

          我应该是谁?是书店里遇见他的,人生路上的匆匆行人?还是素未谋面,仅仅是在网络的洪流中偶然遇见了一个合眼缘的?

          “我是林晨瞳,你好。”

          到底还是用了最苍白无力的姓名,作为相识的符号。仔细想想,其实也不失为一种最好的方式。无印象的姓名是一张白纸,上面即将涂画上的,是名为印象的文字。

          “你好,叫我清水就可以。”

          敲打文字的指尖又停住,一个一个字节删掉。接下来该说些什么?

          “我好像经常见你。在书店?”

          对方先发来的消息。

          “你记得我?”我问。

          “依稀有些印象。”他答。“你的头像是你的背影吧?”

          他记得我的背影,我喜欢他长着纤长睫毛的眼睛,喜欢他细长且白的双手,喜欢他被发梢遮去一点的耳,喜欢他的一切,唯独那枚素面银戒在我心头洒下凉意。

          我约了他见面,次日傍晚,书店。大半天的时间,足够我去整理自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28 17:43
            傍晚。

            我坐在昨天那个书架边,耳钉在掌心流转几圈,银色在图书馆的灯光下,也被染上温暖的光。抬手将它戴在右耳上,该懂的人自然不必言语。

            他来了,浅驼色的风衣没有系扣,里面的白衬衫熨得整齐。

            “你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28 17:44
              【二】

              路灯的光是昏暗到不真切的冷光。
              方才从充着暖光的书店出来,一热一冷。若是心里装着沉重念想的人,定会在这寒暖交叠的城中患上精神上的感冒。而我身边此刻有他,是抵御这场心中风寒最好的预防药。

              “耳钉很好看。”他在我耳畔道,声音极轻。携过我的手,一点冰凉,是他几乎没有温度的尾戒。而后,他握着我的手,伸向他被碎发遮住的耳尖。
              他有一枚耳钉,打在耳骨上,是右耳。

              他是与我一样的异类。

              “你说,”他松开我的手。“怎么这样巧?我们都是见不得光的存在。”

              我怔住,心中翻涌着各种情感。本想着,若他喜欢的是姑娘,我这份感情便可早早了断。但……上天安排的巧合,比我心中所想大胆得多。

              指尖残存着他纤长手指的温度。有些话,现在说究竟是不是最好的时机?我在尽力说服我自己像往常一样不去相信一见钟情。而事实上,这种东西就如同山河湖海的存在,不管你承不承认,它终究是在那里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29 00:26
                真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29 12:25
                  少年的瞳子里映着路灯的冷光,眼神确是暖的。踌躇许久,我问他:“你现在是……?”

                  “学生,大三在读。”他笑了笑。“你呢?”

                  “开了家小酒吧,在东巷。”抬眼看到远处居民楼的灯火,又叹了一句:“不过混混日子。”

                  不过混混日子……灯火再盛也不过只是一人去赏。大抵是因为我偏执得过分,什么人在身边都待不长久。摸出烟盒,抽出一支烟点上,燃出的红光是烟草的暖意,气味亦十分厚重。莫名的心安。伸手递给他一支,他接过叼在嘴里,凑过来。

                  “借个火。”他说。所幸灯光昏暗,他看不见我脸颊烧起似的红。浓重的烟草气味下,仍可嗅到他颈间清雅的檀香。

                  清心寡欲。他或许是这样的人吧。

                  又是许久的静寂,归鸟的啼鸣让人稍感心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29 21:01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6-30 07:58
                      “还没有男朋友?”我试探着问。

                      香烟的那点红光从他嘴边飘到一旁,带出一股烟雾。“和你一样。”他回我。

                      “考虑有个男朋友么?”

                      我二十年的勇气大抵全攒这句话上了。

                      那烟雾在我眼中模糊了他手边的红点,少年的嗓音中带了些笑意:“可以考虑。怎么?想给我介绍一个?”

                      “要不……你看看我怎么样?”话说出口,我感觉我的声音在颤。

                      他又抽了口烟。“如果你是1的话,可以考虑。”

                      “巧了,我还真是1。”一句话十分顺利地说了出来。二十年的勇气没白攒。我想。

                      很久之后他问我,那年表白时我二十三,前三年的勇气给谁了。

                      “前三年还小,拿到什么东西总要放嘴里嚼一嚼,什么都敢吃,勇气就这么没攒下来。二十年后吃个你,花掉攒了二十年的勇气。”我这样回他。他窝在沙发椅里,笑得直不起身。

                      而这会的他按灭了烟头,我的烟也恰巧燃尽了,黑夜的笼罩下,我与他的指尖相触。待我反应过来,两只手已紧握在一起。

                      “你好啊,我的试用期男友。”他附在我耳边,声音好听得过分。

                      “你好,我的准男友。”我回他。

                      我能感受到,来自他手掌的暖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30 17:18
                        坐等开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30 20:30
                          你们两个太刺激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7-01 13:14
                            写到现在觉得剧情推进太快,然而并没有什么办法了_(:з」∠)_
                            其实本来筹划着开车的,这一两千字过去,车的影子都莫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7-03 13:44
                              【三】

                              我就这样与他牵着手走了一段路,开心到脚下漆黑的柏油马路在眼中都能映出漫天灿烂星河。

                              抬眼所见是多云的天空,我或许已经有些相信一见钟情了,开心之余却有了些不安。

                              我只知道他网络上的名儿是清水,是大三的学生,他是学什么的?爱好是什么?喜欢读谁的书?

                              罢了,日子还长,总归是可以慢慢问的。

                              不觉已走到闹市区,灯火明亮起来。正思考着要不要先带他去我的那间酒吧坐坐,却被一旁新开的茶饮店吸引了注意力。没有嘈杂的乐声与华丽的门面,欲隐于街市,却更显得与这繁华的商业街格格不入。去买了一杯果茶,一杯奶茶,他笑了笑,接过那份奶茶,插上吸管。

                              下次再见面,他给他买奶茶就好。我在心里默默记下。彩灯闪烁着,像是要遮掉阴沉的天空,怎么能遮得住?一声雷响躲在喧嚣后,我怔了一怔,看向他。

                              “你今天……还回学校么?”

                              “嗯?”他正咬着吸管,转头抬眸:“这个点儿应该没公交了吧……该下雨了,出租车在这附近应该能打到吧?”

                              “走吧。”我拍拍他的肩。“我送你。”

                              车停在我家楼下的停车场,而从商业街归家,步行约莫十分钟。

                              大雨偏偏就在这十分钟倾盆而至。路边没有避雨的地方,只能拉着他躲进我家楼道。声控灯亮起,他拧拧湿透的头发。我看向楼道外的大雨,犹豫再三,还是拉他上了楼。

                              回屋开灯给他拿拖鞋,前两个动作熟悉到刻在骨子里,拖鞋却找了半天,最后终于在阳台储物柜里找到一双。他趿拉着拖鞋,拎着新浴巾和我的另一套家居服去浴室洗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7-12 13:04
                                这样的家,旁人看到的话大抵会十分不自在吧。灯的光色是冰冷的白,灰色地板与灰色的墙给人无形的压抑感。沙发,柜子则是黑的。房间本就空旷,还摆了大大小小的镜子。布在上面盖着,却也露出一半镜面。一切都是将掩未掩的意味,就连书架上的书也是包了黑色白色的纸,遮盖了他们的本色。

                                我畏惧色彩,心中也无色。家中甚至连一盆绿植都没有。他揉着半干的头发出来,另一手抱着只黑猫。

                                “你家猫在马桶盖儿上睡着了。”

                                “放地上吧,它过会该醒来吃东西了。”

                                窗关不住雨声,原本能听见的纷扰也让雨声带走。我冲完澡坐在沙发上,看着用毛巾慢慢揉自己头发的他。电视的明暗光色映在他脸上,成为我眼中唯一的色彩。

                                我相信一见钟情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7-16 17:48
                                  【四】

                                  房子本来该有两间卧室,但有一件被我做了书房。另外一间,他正在里面睡着。我在门外踌躇是要进去与他一起睡,还是在沙发上睡一晚。

                                  他睡得比我早许多,十一点半就进了卧室。我家猫十二点起来吃饭,吃完饭一人一猫互不干扰,我读我的书,它磨他的指甲。

                                  此时是深夜两点,平时我是这个点儿睡。若情绪稍变化,便会一不小心通个宵,譬如昨晚。

                                  “……不睡吗?”他在里面轻声问。

                                  “你还没睡着?”我反过来问他。

                                  “啊……醒了。”他拍拍身边空出的地儿。“你早点睡吧。”

                                  我躺过去,又嗅到他身上的清雅檀香,异于我所熟识的纷乱世界。他是干净的少年,干净到让我不忍去触碰一下。

                                  我与他之间的距离大约够一个他躺过去。将睡未睡之时,他触上我的指尖,我透过厚重的黑暗,感受到他的温度。

                                  “抱一下?”他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7-16 17:49
                                    自顶_(:з」∠)_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7-16 19:15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7-17 17:47
                                        暖暖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9-07-19 21:58
                                          又是湮没于黑暗中的,长久的寂静。良久,我在深灰色棉被下小心环住他的腰。耳畔是窸窣的响声,他的手搭上我的背。

                                          暖热的感觉让我以为我今晚又要失眠。但,那人清浅的呼吸声竟将我送入梦乡。一夜睡得无比安稳。醒时晨光正好,我仍环着他的腰。他还在睡,窗帘缝隙透过的一束暖光,带着早晨的温度,洒在他身上。

                                          一夜无梦。

                                          我送他去学校,顺路买早点。车停在路边,我下车,留他在车上打会儿游戏。清晨的早点铺挤着刚买菜回来的大爷大妈,我隔着车窗问他:“要什么馅儿的包子?或者我去旁边店里给你买面包?”

                                          “哪个店在左边就买哪家店的……种类要牌子上的第三种吧。”

                                          “你知道第三种是什么?”我笑问。


                                          他摇头,指尖敲了几下屏幕。“感受一下生活的不确定性带来的惊喜。”

                                          左边是包子铺,我排在最后。眯着眼看牌子上的第三种。是豆沙包,依稀记得刚来上学时吃过两次,挺甜,我却吃不惯,于是就没再买过。今天再买,忽然有些怀念那于我而言甜得有点发腻的味道。

                                          拎着几只包子和两份豆浆上了车。豆浆封着口,我把两份都插上吸管:“绿色杯子里是加糖的,橙色杯子里没加糖。你要哪份?”

                                          清水拿了绿色的杯子,不带半分犹豫。我松了口气,他应该不会讨厌甜豆沙。

                                          他小口喝着豆浆,拿了个包子:“豆沙馅儿的?”

                                          “是的。”我启动汽车,车窗缓缓升上去,街市上的喧嚣被一层玻璃隔在外面。静下来想想我与他,昨天凌晨才算认识,傍晚就定了关系。晚上还因那场猝不及防的大雨住在了一起。

                                          写小说都不敢写这么快。

                                          他咬了一口包子,靠在车座上:“这家豆沙包味道好棒。”

                                          车在十字路口停下,一条马路外的红灯闪着秒数。“喜欢吃豆沙包?”

                                          我在很努力,很努力的,了解他的喜好。我想知道他喜欢的书,喜欢的食物,城市,风格。

                                          还有……喜欢什么样的人。往日我偏执得过分,身边陪伴着的人一个个离开。孤独久了的后遗症便无非是像现在这样,遇见一个让自己内心稍稍泛起波澜的人都想用尽全力将他留在身边,把自己变成他喜欢的模样。信号灯由红转绿,车子缓缓发动。他咽了口包子,声音轻轻的:“我喜欢甜食,从小就喜欢。”

                                          喜欢奶茶,喜欢甜食。我默默记下。车停在大学门口,他拎着包下车,顺手把喝空的纸杯带下去扔掉。我看他的身影消失在校门内的一个转角,又放空了一会儿,这才调转车头回家。


                                          回复
                                          25楼2019-07-20 22:09
                                            【五】
                                            我窝在沙发椅里。怀里的猫睡了,轻声打着呼噜。曾一度嫌弃我自己养的猫,通体黑色,眼睛却绿。一整个屋子黑白灰,唯独它的眼睛绿得显眼。手机响了一下,怀里的猫也跟着颤一下。我一手摸着猫,伸着另外一只手去够旁边小方桌上的手机。

                                            我在上课哦。你现在在干什么?”
                                            清水发来的。怕我当他撒谎一般,又拍了张教室里的照片。讲台上站着苍老的教授,他的右手搁在桌上,黑色袖口遮住半只手。昨晚他的衣服被雨淋湿,今早仍还带着潮气。于是先穿了我的卫衣上学。一整套的黑,他或许该嫌弃了。入了镜的还有他半躺着的文具袋,可以看到里面各种各样彩色的笔。那些彩笔的用途……或许是在课本上画画了吧?我把他发来的照片放大再放大,可以看见照片的角落露出他课本上画着的彩虹旗。

                                            “在撸猫。”我发过去,又在下面接上一条:“今天你是住校还是来我家?”

                                            又过了好一会手机才响起。“你想我了?”

                                            “我注意到你之后无时无刻不在想你。”我回他。

                                            虽然……才注意了四十八个小时吧。

                                            写小说都不敢这么写。我又想到早晨脑子里闪过的这句话。但,我确确实实在想他啊。心里又没了底,只知道自己好久没有像这般喜欢过一个人,未来却是如迷雾般看不见摸不着的。

                                            ——“晚上几点来接我?”

                                            “到了校门口给你打电话,我下午处理完店里的事就过去。”

                                            信息发过去,搁下手机,心里一阵暖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7-23 1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