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吧 关注:344,945贴子:3,726,984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续写(原写了几万字,转到这里发表吧)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一章 天孙生母
白真曾问过白浅,倘若夜华离开了,她会不会觉得不习惯。她曾经以为习惯是多么简单的事情,不过需要点时间罢了。可直到夜华灰飞烟灭了,她才体会到那种伤感和遗憾永远都泯灭不了,绝不会因时间而变淡,她怎能习惯!
  阿爹,阿娘,四哥,折颜,凤九,迷谷,劝也劝了,唠叨也唠叨了,可他们终究是这场感情的局外人,永远不能感同身受。她的这一颗心痛得久了便也再无波澜,关切她的人担心久了便也由着她消沉。白浅只能让日子这样浑浑噩噩的过着,在那些分不清白天与黑夜、辨不明梦境与现实的时光中消度。
  那日,她在十里桃林的茅屋中醒来,缓缓踱至夜华的衣冠冢旁,轻轻拂去碑面上的一层花瓣。“夜华……”她顿了顿:“一年了……”旁人希望她振作起来,所以许久一段时间,她都不曾流泪,以为伤情过后眼泪真的会干涸,可在夜华跟前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涌出。
  她很想跟他讲讲这一年间的趣闻,可是她整日里昏睡着,哪里会知道这四海八荒的变迁。忽的听见渐近的脚步声,白浅悄悄拭去泪痕,
  却没有转身,只静静的望着夜华的墓碑。
  “姑姑,听折颜上神说您一连睡了好些日子,今日正巧您醒了!”来人是迷谷。
  “迷谷,寻我有事?”她没有回头。
  一年前,她准备和夜华大婚的时候,就决定把青丘女君的位置传给凤九。夜华走后,青丘的大小事都由白真携着凤九悉心处理,虽凤九还没正式继位,她明面上还是青丘的女君,但早已无心于世事了。按理说迷谷此时应当在狐狸洞帮衬四哥,又为何来十里桃林呢,也不知他是已经等了数日不忍唤醒她还是刚刚才到。
  被迷谷牵着的阿离已经等不急大人之间的寒暄和开场白,一下子蹦到白浅身后,小手紧紧搂着他的娘亲:“娘亲,娘亲……迷谷哥哥是特地带阿离来桃林的!”
  “阿离!”白浅转过身将小糯米团子搂进怀里,轻抚着儿子的小脸,“娘亲……可是在做梦?”又看看一旁迷谷感动欣喜的神情,似乎不像是在梦里。
  “娘亲,孩儿生辰快到了,阿奶说孩儿近日课业有长进,所以允了孩儿的心愿,让三爷爷带孩儿来青丘看望娘亲。您可是也在梦里见过孩儿?孩儿可是时常梦见娘亲的!”久久没有窝在母亲的怀中了,小团子很是享受。
  “是!娘亲总在梦里见到阿离,还有……你父君!”当初她跳下诛仙台不在阿离身边,夜华将他们的过往悉数告知阿离。如今夜华不在了,她也应该让儿子坦然接受。
  “孩儿也想念父君!阿奶说等我学完了慈航真人的那部《梵颂经》,便允我去无妄海看望父君,到时娘亲与我同去可好?”
  “无妄海?好!”白浅轻拍着团子,眼神暗了暗,无妄海是天族圣地,哪儿是她想去便能去的。
  迷谷看见姑姑嘴角扬起,老泪差点落下,他一直盼着姑姑好起来,今日的她总算有了点笑颜。在他心里姑姑虽有绝美的容颜,却从不自恃娇贵,还有着与容貌相当的胆识和气度,可这张绝美的脸暗淡了整整一年,也再没过往的气场。
  团子的驾到对白浅来说确是惊喜,让她在清醒的时刻亦能感到愉悦,可心中隐隐的酸楚却不能言说。那夜,央措大殿下和乐胥娘娘带走夜华的仙身,她本想着去无妄海送他最后一程,可终究是礼法不容。他们曾在东荒大泽立誓怎样,他们生育了阿离小殿下又怎样,谁让他是天族太子呢?那个以一己之力制服四大凶兽,持青冥剑击败鬼君擎苍,最后冲向东皇钟拯救八荒众神的天族太子!没有九重天的仪式,在天族的眼中她永远无名无份,永远算不得夜华的妻子。
  后来凤九跟着去了九重天,想通过司命星君和连宋三殿下通融,将团子接到青丘陪在他娘亲身边。可天君何其悲愤,温婉的乐胥娘娘也变得激惹,下令将小天孙留在天宫,乐胥亲自看护和教导。
  倘若夜华不是天族太子,她至少还能用自己的心头血护着他,那样也算与他相伴了。可他们终究不能再见了,连儿子竟也难以相见了。
  她,阿离小天孙的生母,青丘的白浅上神,就这样成了九重天上最忌讳提及的人。


回复
1楼2019-06-30 20:05
    第二章 母子重逢
    若问当初这天宫中最知夜华的人,莫过于三殿下连宋。夜华与他无话不谈,二人更像是挚友,他与自己的亲爹、大殿下央措却远没有这么亲密。
      从凡人素素到上神白浅,夜华小两口这剪不断理还乱的瓜葛,他倒是一路看得真切。那般轰轰烈烈,却唯有叹息!有时想来,他与成玉这般若即若离的相望于三十六天反而不错,总不至于谁让谁痛彻心扉。
      尽管他老爹、他大哥大嫂不给团子他娘名份,可白浅这个侄媳他还是要认的,只是介于目前天族与狐族尴尬的关系,他明面里也不便与青丘多来往。这不,有了机会就带着团子来了。
      之前这十里桃林连宋来得不多,坐看桃枝夭夭、花香灼灼,甚是怡人,还有那桃花醉,果然是折颜的绝酿。
      折颜从来不看谁的面子,端着上神的架子,左一句右一句,当着他这天族三殿下的面把天君和大殿下一家骂了个痛快。连宋自然是边品酒边受着,虽不至于和他一起骂自己的老爹和大哥大嫂,但他也十分同意天族就是各种的不厚道。
      白浅牵着一蹦一跳的小团子走近,连宋轻摇扇子打量着,他这十几万年阅女人无数,不得不说夜华那小子念念放不下的女子确实非同一般。当年的素素虽没有半点灵气,却也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子。后来的白浅上神,有美貌、有出身、有阶品,到哪儿都气场十足,机灵俏皮。时隔一年,如今的白浅虽仍称得上这四海八荒第一绝美的女子,却气色郁结,想必是情伤难愈。
      “三殿下。”白浅上前微微福身:“今日有劳三殿下,能见阿离一面,白浅不胜感激!”
      曾经心高气昂的女上神主动行礼,看来她的性情真是沉寂了不少,连宋赶紧合手回礼:“上神客气!团子心心念念想见你,我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今日有幸品到这桃花酿,此行实在值得,注定回味无穷。”
      “折颜的酒的确香醇,若三殿下中意,只管带些回去。”她知道夜华与他三叔的交情,这顺水人情她愿意做,当然,折颜那一百二十万分的不情愿也就不得不忽略了。
      “娘亲,孩儿好想吃枇杷。”团子看天色渐晚,却不愿回去,枇杷当然是个借口,一个劲嘟着小嘴扯着他娘亲的裙摆。他撒娇时向来都是这副表情,让人必须怜惜的认同。
      白浅轻抚着儿子的额头,思量片刻,转而向连宋道:“三殿下,可否留阿离在青丘小住一晚,明日午时我亲自送他回天宫!”
      “好!那就这么定了吧!”他大嫂那儿估计会有意见,但这事儿对他来说也不难办,谁让他家里家外人缘都好呢?
      “得!我给你搬酒去!”折颜看他是个爽快人,赠他那几坛子酒就当是替小五还个人情了。
      按照团子的说法,只要是在有他娘亲的地方他是怎么都住得惯的,所以,这小娃娃一回狐狸洞就跟白真和凤九打得火热,熟悉的很,全然不像一年没来过的样子。
      “四舅舅,您生的真好看!”团子蹭到白真膝前,撑着下巴望着他。
      “咳——”花美男白真上神呛了口茶,眼下又多了个仰慕他容貌的男子,还是他的亲外甥!“这个嘛,四舅有必要提醒你,一个男神仙最重要的不是仪表,而是震慑八荒的修为,比如像你父君那样,可懂?”
      他平日里甚少一本正经,但近来跟凤九讲为君之道讲多了,对侄辈的教育自然信手拈来。
      “噢?您这样说是觉得我父君不够帅喽?我父君可是气宇不凡,而且威武无两!倒是四舅您,虽然也够帅,但既然统领一荒,要时常增进修为才是!”
      “好个伶牙俐齿的小天孙!”白真寻思着拿夜华举例是不大恰当,东华、折颜、墨渊亦是同类,修为与颜值同步爆表。反观当今的女神仙们,除了他家的这两只狐狸,余下的实在资质平平,入不了眼。再瞄一眼一旁看不出情绪的小五,白真稍感欣慰,她能默许家人聊起夜华至少是不错的。
      白浅怜爱的看着团子在身边蹦跶,不时抚抚他的额头,不时提醒他当心碰着。整一年,她都没和家人围坐在一起饮茶聊天了。
      快到饭点,凤九凑过来揉着团子的小圆脸,“小表弟,饿了没?阿姊我给你做好吃的!”
      “有劳姐姐了!”团子礼数周到,点菜倒不客气,“那就粉翠烩、醋伴贝裙、水晶豆腐各来一份吧!”
      “……”表弟点的宫廷菜凤九不拿手啊!


    回复
    2楼2019-06-30 20:08
      第三章 七彩珠
      是夜,白浅看着烛光中熟睡的团子。细看这孩子,鼻梁和额头像他的父君,而眼睛和嘴巴则像她,他的身上淌着她和夜华各自一半的血,生命竟是如此奇妙!这小天孙阿离,提醒着她与天子太子夜华真切的相爱过,就算四海八荒已经把他们忘却了,她也会把夜华珍藏在心底。
        以前,她喜爱团子是因为他是夜华的儿子,他唤她一声娘亲,因为他们有母子的缘分,所以她没有任何私心的待他好。后来记起团子是自己所生,而自己却将他遗忘了三百年,夜华一人当爹又当娘,每每想到这些,她对他们父子二人便愧疚不已。
        所以,凤九准备晚餐时她破天荒的去帮了厨。所以,她睡前亲自烧水给团子洗漱。所以,昏睡了一年的她次日能在卯时就爬起来给团子煮粥。
        夜华曾说过,他们两个人当中有一个会做饭就够了,她深以为然,可如今没了依靠,她必须学会照顾儿子。以前在东荒俊疾山她是煮过粥的,只是总被夜华嫌弃而已。今日虽耗了不少时间,但凭着昔日给夜华帮厨的记忆,也煮出了一顿像样的早餐。
        待洞中一家大小睡足起来,看到白浅正在盛粥,无不觉着诧异。迷谷搓了搓眼睛,看傻了。凤九感觉眼前的画面比应该是比梦境还不真实,看呆了。白真懒腰伸了一半,看懂之后心中五味杂陈。
        团子飞奔过来抱着他娘亲的大腿道:“原来我娘亲是会做饭的!”很是得意。
        白浅淡然笑之。
        “姑姑,我活了这几万岁,今日真是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凤九大概觉得这就是传闻中的活久见吧,无奈得了个白眼。照姑姑以往的性格,约莫会说做饭有何难,不过是她的兴趣不在此罢了之类的云云,如今确是处处都少与人争辩了。
        “对了,听闻墨渊上神处近日祭出了一件新法器,叫恒音令。折颜说你那些师兄们下月初五都会回昆仑墟,你可打算去见见?”白真见团子来了之后他娘亲有了可喜改变,决定趁热打铁,可能唯有走出青丘和十里桃林她才不会总陷在对夜华的思念当中。
        “也好……”她为团子吹了吹粥,答得云淡风轻,他师父和师兄们又何尝不是她的亲人呢。
        四哥暗自满意!
        送阿离回天宫之前,白浅特地捞了颗椭圆形的七彩小明珠给他作为生辰贺礼。话说青丘的湖中养了大小夜明珠无数,唯独这小小的七彩珠内含有她的仙气,这些小珠只生在她沉放玉清昆仑扇的水底,而且只有她用昆仑扇施法才能祭出。
        腾云到了三十六天大门,白浅蹲下为团子整了整挂在胸前的七彩珠,道:“阿离,你想念娘亲的时候对着这颗夜明珠说话,娘亲听见了它就会发亮,代表娘亲也挂念着你。”
        阿离合手道:“孩儿明白,娘亲放心!虽不能时时相伴,但娘亲和父君都在孩儿心里!”
        “乖……”她将儿子搂进怀里,感叹团子虽童真俏皮,但也极为懂事,心思细腻、周全像极了夜华,不像她,情志永远一根筋。在面对离别的事上,儿子做得比她好!
        抬头看见大殿下和三殿下已来迎团子,白浅速速拭去溢出的泪,没有寒暄,略尽礼数便与团子告别了。


      回复
      3楼2019-06-30 20:09
        第四章 一片好心
        仙雾缭绕的昆仑墟,墨渊拿出“恒音令”悬在空中,一众弟子围观许久。这法器看似普通木盒,开启后却能收纳周遭的意念,于仙道可净化安神,于妖道魔道可锁住异灵。
          墨渊微微抬手示意子阑:“十六,你来试试,用心决将其打开。”
          “我?”子阑看向墨渊,师父再次点头确认却不告知任何要领。他围着恒音令缓缓思量了一圈,然后站定闭眼,默念了一道心诀,睁眼时见宝盒开启,发出微光。
          “呵!”
          “十六!”
          “师父!开启了!”
          “你厉害了,十六!”
          “……”
          墨渊微微扬起嘴角,“如今你们都回了自己族群的领地任职,唯有十六常守无妄海,或许是另有所参悟。”转而向子阑道:“十六,这恒音令就赠予你吧!”
          “谢师父!”子阑受宠诺惊。
          二师兄故作醋意,感叹:“唉!看来还是最小的两位师弟最有造化啊!”
          “哎,十七应当是师妹!”大师兄叠风白他一眼,忆起当初司音第一日拜师的情景。
          墨渊饮了啖茶,回忆道:“那日玉清昆仑扇刚祭出,恰巧司音能左右其灵性,为师虽看穿她是青丘帝姬,却也将她收入座下,只因我昆仑墟的法器不能为外人所有。”除了折颜和青丘狐帝的情面以外,当时他收白浅为徒最直接的原因即是如此,怎知后来还发生了那许多错综复杂的事。
          “我们这十七虽是女儿身,大义却不输男儿,只是情路波折了些!”十师兄感叹。
          “是啊……”
          “是啊……”
          众师兄无不唏嘘。
          话说这昆仑墟上下,从墨渊上神到其座下的十几位弟子,仪表、阶位均不凡,可这数万年间竟无一人婚配,苦了相思的众女仙,着实是仙界的一桩奇事。
          白浅和折颜到昆仑墟时正赶上用晚膳,席间众师兄皆是一贯的相互调侃,自然会调侃到她的终身大事。听似调侃,其实师兄们不过是不正经的开导她罢了。
          晚膳过后,白浅趁着黄昏和子阑散步去后山采了几枝桃花。
          子阑问:“听闻天族太子殿下仙逝的时候把你托付给师父了?”
          白浅脑中闪过夜华那天诀别时说过的话,苦笑道:“他是让我来找师父,大概这样他才放心吧!”
          “哦,这样的话,你们三人之间可能关系有点乱,不如我帮你捋捋?”作为旁观者,子阑和所有人一样,一想到他们三人的关系就一脑子浆糊。
          “还是我帮你捋吧!”白浅白他一眼,“我分得甚清,师父是夜华的胞兄,于我如兄如父,而夜华于我是夫君。”
          “如此简单?”
          “当然如此简单!呵!有人新得了个法器,竟敢八卦师父了!”她如今是不大有心思与人抬杠的,唯独与子阑是一种习惯。
          “算了,枉我一片好心,今后懒得替你操心!”子阑还十七一记白眼,他还不是担心她少根筋,最后烦恼么。她既看得明,他就不必多虑了。


        回复
        4楼2019-06-30 20:11
          第五章 浅浅,过来
          四月的夜,月明星稀,微风凉凉。
            墨渊坐在几案前品茶研究阵法,忽地抬头道:“十七,来坐!”方才听脚步声便知是她,司音在昆仑墟时,总不忘给他房里换几枝新鲜花叶。
            白浅将桃枝放进青玉梅瓶,望着几上摊开的图,“师父可有研得什么新的阵法?”
            “为师记得十七素来不喜阵法,今日怎的?可要为师给你讲讲这阵法?”墨渊眸中浅笑。
            白浅略带愧色:“师父,您就别逗我了!我方才也就随口一问,我已无心于任何事了……”
            墨渊神色渐暗沉,道:“半年前我去十里桃林,你一直昏睡。如今醒了,却还是生无可恋?”
            “凡人修仙,只因升仙后无欲无求,乐得逍遥。”白浅苦笑,“我等虽生来仙身,历七情经六苦,无奈寿与天齐,这苦实在叫人难熬,哪儿来逍遥?就算是上神又如何?”
            墨渊绕过几案,轻拍着十七,十七轻轻靠在师父肩上,如年少时那般,每每伤心时师父就会让她这样靠着。
            师父不做声,过了许久,缓缓道:“仙路漫漫,若往前看,可还会有比这更伤情的事?若有,表明此情终会被放下,回头看时已能坦然。若无,往前看时则应当庆幸,再苦终究也过去了……”
            “可徒儿既不敢往前看,也不敢回头看,是不是很没用?”
            墨渊扶着白浅两肩,看着失神的她,“十七!我深知夜华,他属意的你是昆仑墟逍遥的司音,是青丘洒脱的白浅,却一定不是你现在的样子!他心中装着四海苍生、你和阿离,他为苍生而战是希望你和阿离能好好的活,所以不要再让他难过!”
            “师父……”
            “想哭就哭出来,好好哭一场就放下吧!”这句话,在当初司音为离境伤情之时师父也曾说过。
            那一晚,白浅哭得痛快。昆仑墟,师父这里,不能在青丘和十里桃林流的泪顺势而落,她好似受伤的孩儿,跌跌撞撞找到慰藉,而后无拘无束的发泄。
            几日后,拜别墨渊。
            在回青丘的云上,折颜问:“小五,你就不想去无妄海看看夜华?其实墨渊和子阑不难办到,又不会伤及两族情面。”
            “无妄海……”白浅眼中闪过一丝纠结,不小心跌下云头。
            折颜哭笑不得,右臂一挥,施法将她拉了回来,“你性情变了不少,这分神的毛病倒是数万年不变啊!”
            “我如今这番模样……夜华恐不喜欢,还是罢了……”她何尝不想去看夜华,但终究提不起勇气,或许心里尚存着一个卑微的念想,她希望他有一日会回来。
            后来,白浅昏睡的时日渐少,而每每入睡后夜华总能在梦中陪她说话,平日里跟着四哥白真去凡间走走,偶尔还得以和阿离相见。正如墨渊所说,相比那些最痛苦的时日,往前的一切再难熬也都算不得什么,不过需要心存苟且罢了。她唯一不愿去想又不得不挂记的便是那无妄海,无数次在心里问:“夜华,你好吗?”
            直到两年后那一天,她念念不忘的那个玄衣男子站在桃林的衣冠冢旁。
            那一刻,她不敢相信上苍的垂怜,这须臾数年她或许只是做了个伤情的梦。梦醒之后,夜华望着她,轻声说:“浅浅,过来!”


          回复
          5楼2019-06-30 20:12
            第六章 太子回归
            那一刻,她不敢相信上苍的垂怜,这须臾数年她或许只是做了个伤情的梦。梦醒之后,夜华望着她,轻声说:“浅浅,过来!”
              夭夭树下,花瓣纷飞,两人静静相拥,彷佛如此便可以一起到地老天荒。
              白真牵着小团子走来,“这个亲生儿子你们可还记得?都扰了我半日了!”
              团子一下蹦到夜华身上,撅着小嘴撒起娇来:“父君父君,三爷爷说您和娘亲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不让阿离来寻父君,书上也说小别胜新婚,想必你们是有好多话要说吧。可是……阿离真的饿了。”说完巴巴的望着他爹。
              看着白浅红一阵白一阵的脸,夜华笑道:“嗯……父君和你娘亲的确是有重要的事情。你三爷爷怎么也来了?”
              “天族那连宋殿下是个多爱凑热闹的人,哪儿能没他呀?话说你醒来这事儿四海八荒立刻就传遍了,连我云游在外的阿爹阿娘都惊动了,差我来寻你们回青丘吃饭呢!”白真将扇子一合,眼神耐人寻味,转而向白浅道:“小五,夜华君这才刚醒来,有的事情你们得悠着点儿,得把握好分寸,毕竟来日方长嘛!”
              “四哥!”白浅又羞又恼,瞟了眼一旁淡定自若又似笑非笑的夜华。
              “四舅,您方才说什么事情要悠着点儿?”团子听不大明白,所以不耻下问。
              “这个嘛……”白真用扇子敲了敲团子的额头,“就是你三爷爷所说的重要的事情!”
              “噢?”团子挠挠小脑袋瓜,“四舅说的话有些深奥,待我回天宫问问我的夫子灵宝天尊,让他仔细给我讲讲。”
              “额……好了好了!”白浅起身牵过团子,“阿离不是饿了吗?娘亲这就带你回青丘。”招来一朵云,便离开了。
              “呵!这丫头,又是一言不合就开溜!”话音未落,那朵云已消失在天际。
              夜华起身理了理身上的玄衣,抬头道:“她素来面浅……”随之消失。
              “动作这么快?哪儿像躺了三年的人!哎,等等我!”
              沉闷了三年的青丘一下子热闹了起来,一众小仙聚在谷口八卦天族太子殿下的逸闻趣事,顺便等着一睹顶阶神尊的风采,那谷口正是入狐狸洞的必经之路。
              那半日,谷口上方的祥云迎来送往,昭示着忙碌的荣耀,仙气四溢。先是白奕上神一家,而后是狐帝狐后,接着是折颜、墨渊上神,压轴现身的正是八卦的主角太子殿下一家三口,最后还有个花美男白真上神收尾。
              目送白真上神优雅的转进湖畔,大饱眼福的小仙们啧啧感叹,如今天族太子回归,青丘可是挣足了面子!就算是九重天的盛请,这几位上上阶品的神尊也不见得能齐聚,如此气场、如此品貌、如此仙姿,着实令八荒艳羡。
              于是乎,关于十里桃林以及昆仑墟与青丘的渊源便成了各路仙君八卦的主题。


            回复
            6楼2019-06-30 20:13
              第七章 姑父护妻
              狐狸洞中一席神仙就坐,狐帝狐后坐上主位,主位旁是墨渊和折颜,接着是三殿下和白奕夫妇。按位份太子夜华也应坐上位,但他还是同白浅一起坐席尾。
                就算是跟着白家见过些世面的迷谷,席上也难掩激动,虽说他平日里与诸位大神们都熟,可今日洞中星光实在耀眼。
                三百多岁的团子已经能试着自己吃饭了,只需大人给他夹夹菜即可,偶尔也让白浅或夜华喂上一两口。夜华本就不嗜酒,席间除了按礼数给长辈们敬酒之外,全专注于给白浅盛汤夹菜,两人不时还耳语几句,四哥白真偶尔还咳嗽两声略作提醒,而旁人则基本装作无视。
                白浅将自己碗里的醋鱼夹回给夜华,娇嗔道:“夜华……你知道我素来不喜吃鱼。”
                “这是雀鳍鱼,我刚尝过,不带一般鱼的腥味,而且咸酸恰到好处,你也试试。”说罢,夜华便将那块醋鱼喂到白浅口中,“怎么样,浅浅?”
                “嗯,还真是没腥味!”两人相视一笑。
                夜华继续宠溺道:“这鱼的做法不难,你若喜欢,日后回天宫我来做……还要配上你和阿离都中意的脆藕。”
                “好!”两人额头靠在一起,再次旁若无人的相视而笑。
                “咳——咳——”白真端起酒鼎,“妹夫,该喝酒了!”
                “四舅,你今日怎的总是咳嗽?可是染了风寒?”
                白浅夹了青菜喂予团子,道:“你四舅啊,是酒喝少了,不自在!”
                “噢?药王的医书上说饮酒能驱寒,看来四舅是寒凉体质,所以八月天也要驱寒……”团子恍然大悟,书籍果然源于生活!
                众人莞尔。
                凤九上完最后一道菜,却对自己的一桌美味出品无甚兴趣,看了眼今日面带桃花的姑姑,满腹牢骚:“姑姑,您以前掌管青丘的时候多逍遥,如今到了我,却还得天天给你们做饭,干脆把这女君之位还给您算了!”虽说有四叔带着,可处理日常事务,着实耗费精力,她可不想把大好年华拴在这上面。
                白浅攥着手中的酒鼎,不急不慢道:“小九,这做饭嘛是你的特长,这叫能者多劳。要把女君之位还给我……怕是你想偷懒吧?《青丘仙典》可背熟了?”教育这小丫头,她可是颇有心得。
                “完了完了,太子殿下,您一回来我这伶牙俐齿的姑姑又复活了!您得帮我说句话呀,姑父……”虽说凤九她比表弟团子大了数万岁,可作为同辈人,撒起娇来也绝不含糊。
                一声姑父叫得夜华很是满意,只是笑而不露,问向白浅:“浅浅,青丘可是还有一本《女君律籍》?我依稀记得曾在你那里看过。”
                白浅赞许的点了点头,俩人又是一番眉目传情。
                “额……姑父……”凤九语塞,寻思着她姑父护妻是八荒皆知的,只是这睡了三年醒来,越发护得厉害了。


              回复
              7楼2019-06-30 20:15
                第八章 讨上神欢心
                “那个……小四,小五,还有夜华……”浑厚的男中音响起,一席人看向二哥白奕,“凤九当这女君年纪太轻,你们得抓紧给她寻一门亲事,召个夫婿帮衬着,此事不宜迟啊!”数年来,凤九的亲事一直是他的一块心病。
                  狐帝白止思量片刻,发话道:“定亲这事我不反对,不过统领一荒不能光指靠夫婿,这小九丫头确实需多加历练,兵藏之礼更是必须。当初小五就是在兵藏之礼中英姿灼灼、亮剑披靡,众仙无不拜服,由此才立威于青丘。小九既已继任东荒,我与你们阿娘算过日子,兵藏之礼就定在一百六十年后。九丫头且好生准备着,多增进些修为!”
                  “兵藏之礼?英姿灼灼?”夜华挑眉看向白浅,想象着她当时的样子,以前他虽听说过这青丘的盛典,但不曾料到自己的妻子会在其中亮剑披靡。
                  白浅虽自我认可度颇高,但生性不喜张扬,所以不习惯被人夸,这突然被她老爹夸赞一番,略有些难为情,与夜华低声道:“是有这么回事,青丘分封的新君都要历过此礼才能稳定君位……行礼前要预先造一个兵器,用之去破解阿爹布下的阵法。”
                  “破狐帝的阵法?”墨渊眼中混杂着疑惑、欣赏和欣慰,他只记得十七在昆仑墟的时候对阵法始终不精。
                  白浅自然明白师父所指,越发不好意思,干笑两声:“嘿嘿,师父,总归没给您丢脸。”
                  “墨渊,小五跟你学了两万多年,若连她老爹的阵法都破不了那还了得!”折颜调侃道。
                  狐帝表示不服:“老凤凰,你言下之意是看不上我布的阵法?九丫头的这个你仔细看着,还能让你小瞧了去?”
                  “阿爷!您老人家手下留情,万不可意气用事啊!我……我破不了阵法是小,丢了青丘的颜面才是要紧啊!”凤九急的直跺脚,怎的到她这儿就要加难度了呢!
                  男中音再次响起,对凤九道:“行了行了!整天跟着你姑姑,她的优点你一样没捡着,缺点学了一箩筐。从明儿开始,你给我好好练修为!小五,你给我盯着!”
                  白浅想,这九丫头主意大着呢,她哪儿盯得住。若是她老爹说话她还能撒撒娇糊弄一番,可这严肃的二哥发话她可不敢抬杠,只好应着:“二哥,凤九的兵藏自是我青丘的大事,我定当严格盯着。咳咳!只是……那个……我的缺点也没有一箩筐那么多吧?”说罢,略感尴尬,顺便饮了口夜华盛的汤给自己压压惊。
                  团子往他娘亲怀里一蹭,“娘亲您哪儿有什么缺点,您在孩儿心中最是完美!”
                  “嗯,乖!”白浅搂了搂儿子,儿子的话许是这世间最窝心的话了。
                  夜华如此内敛的人也被儿子逗得笑出声儿来:“阿离,今***上是涂了蜂蜜么?”
                  “可不是嘛!这讨上神欢心什么的,你儿子绝对是青出于蓝!”连宋打趣道。


                回复
                8楼2019-06-30 20:16
                  第九章 此言差矣
                  “墨渊大伯,阿离有个疑问。”团子曾纠结对墨渊的称谓,不知道该叫上神还是该叫大伯,后来琢磨了一下,觉得叫墨渊大伯比较恰当。
                    “小天孙请讲!”墨渊微微笑着。
                    “我父君是您的胞弟,照理说应该有几十万岁了,可按生辰又与您相差了许多岁。您说我父君的年龄到底该如何计呢?”
                    这个问题似乎所有人都好奇,或许又将成为仙界争论无休的辩题。
                    墨渊思量片刻,道:“你父君身份特别,若你将他看作父神之子,他约与我一般年纪,若你将他看作天族之子,他的年纪就是生辰年纪。佛家说境由心生,心有不同专注,答案就会各异。你可明白了,小天孙?”
                    阿离起身,如敬夫子一般合手行礼,“是,阿离懂了,意思就是我父君有两个年龄,难怪我一点也没感觉他比娘娘亲小。”
                    夜华笑笑:“大哥,日后让阿离上昆仑墟拜师学艺可好?”虽阿离还小,但他早就在考虑他的学业问题,墨渊归来之后昆仑墟自然是上上选。
                    墨渊似乎也有心于这个小侄儿:“若你们什么时候舍得了,带他来便是!”
                    得了神尊大伯应允,阿离很是高兴,转念一想又挠头道:“大伯,那我不就成了娘亲的师弟了?”
                    墨渊看了眼白浅,笑笑:“允!”
                    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那狐后便是如此。夜华的品貌气度自无需多说,单看他席间对小五和团子的照顾,与小五那你侬我侬,狐后心里就乐开了花,“今日定了小九的兵藏礼,还定了小天孙的师父,甚是舒心!天君的婚诏已到,接下来就是要准备太子殿下和小五的婚事了。”
                    “可不是嘛,他们俩人折腾了这些年,我等跟着操碎了心,今后可算能松口气了!”连宋扇子一合,补充道。
                    “嗯,连宋君说我心坎儿里了!”折颜附和,与三殿下举杯而饮。
                    “唉,我家小五到底也算有好归宿了!”狐后感叹。白浅是她唯一的女儿,从小纵养,她可为着这幺女的婚事操了几万年的心!“不过,这女娃的婚事确实让人格外费心些,给凤九定亲的事宜早不宜迟。”
                    “阿奶!我还不想嫁人!姑姑都才嫁……”凤九显然不喜欢媒妁之言的亲事,东华帝君之后一时半会儿还没有人能如得了她的眼。
                    狐后继续说道:“以前仙界帝姬少,你姑姑是里面最出挑的一个,虽开窍晚些,但也有后福,能嫁给天族太子。现如今可不同,这几万年出生了好些公主帝姬,听闻离我们最近的那东海公主,还有长海公主,年纪不小了,可都待字闺中呢,女娃的姻缘拖不得!”转而向墨渊道:“哪儿像你等男神仙,走到何处都有一众小仙姬贴上来!”
                    “噗!”连宋呛了口酒。
                    墨渊尴尬一笑,合手道:“狐后此言差矣,此言差矣……”


                  回复
                  9楼2019-06-30 20:20
                    第十章 侧妃之位
                    “阿娘所说的东海和长海公主我倒是见过。”白浅一手撑着下颌,另一手的三根手指在桌上敲着,一本正经又不失妩媚的望向团子他爹,道:“不过……这两位公主好像均与太子殿下颇有渊源,夜华君可还记得那绿袖和缪清?她们迟迟不嫁想必是为着天族太子的侧妃之位吧!不知天族祖制可有规定侧妃的位数?夜华君,我帮你算算可好?”
                      “哎哟喂!这是哪儿的醋坛子打翻了?”白真连忙捏着鼻子,打开扇子扇着,“夜华,以你那旺桃花的运势,还是少给小五烧醋鱼,否则以后在天宫醋个没完就麻烦了!”
                      “四哥!又取笑我!”白浅羞恼。
                      “……”夜华面带笑意的望着白浅欲言又止,只是握住她放在桌上那只手,他喜欢看她吃醋的样子。
                       “太子贤婿……”狐帝开口,旁人听这称呼有几分肉麻,不过他本人不觉得,继续道:“虽天族与我们青丘礼法不同,但日后你与小五这几十万年的夫妻情份里,切不可叫她受了委屈啊!”
                      夜华合手向狐帝微微行礼,道:“回岳父,浅浅既出身青丘,夜华自当也遵从青丘的礼制,并无纳侧妃之意,只愿一心一意对待浅浅。”这确是他的肺腑之言,除了白浅再无任何女子能入得了他的眼。
                      “如此甚好!”
                      “娘亲,太好了!父君不会给我娶后娘喽!”团子拽着白浅的衣角,原本还很有危机感的他豁然开朗。
                      白浅戳了下团子的小鼻子,“你个小娃娃懂什么?你父君不过是嘴上抹了蜂蜜罢了。”若论讨人欢心的功夫,夜华绝对是仙界翘楚,时刻话中带蜜。
                      “噢?原来我的嘴甜是从父君那儿遗传来的?”阿离恍然大悟。
                      夜华接着道:“父君只对你娘亲一人嘴甜,你是对谁都嘴甜,所以三爷爷说你是青出于蓝。”
                      众人莞尔。
                      是夜,白浅半躺在榻上翻看青丘这三年的记事和账目,狐狸洞住不下,四哥和折颜赶回十里桃林了,走前交予她这两叠东西,让她帮凤九过目。她抬头见夜华回房,问:“阿离睡了?”
                      “嗯……不知他今日怎选了跟大哥睡,好在大哥也乐意。”夜华脱下外衫,顺手把白浅搭在一旁的外衫也挂好。
                      “我师父,你大哥,表面上波澜不惊,对后辈却十分耐心,我们大可放心。”白浅见夜华来到床边,便往里面挪了挪。
                      夜华搂住白浅不作声,只安静的搂着她,陪着她一起看那叠文书。
                      白浅闻到夜华身上的清香,故意往他颈前嗅了嗅,笑着道:“真好闻!”
                      他将她搂紧了些,嘴角扬起:“大概是叶上花的味道。刚沐浴时迷谷煮了五叶水进来,说是你吩咐的?”
                      “嗯,听闻这五叶水活血通络,我琢磨着对你应该有好处,就是这五种草叶可有何不妥?”白浅想起这只是她自己的主张,而她不太懂医。


                    回复
                    10楼2019-06-30 20:21
                      不错不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30 23:07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7-01 08:15
                          d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7-01 10:4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7-01 19:47
                              写得真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7-02 20:18
                                顶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7-02 20:30
                                  很好看啊,很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7-02 20:30
                                    今日继续更


                                    回复
                                    18楼2019-07-03 23:22
                                      第十一章 浅浅,我等不及了
                                      “额……大抵无碍吧!”夜华笑笑,打趣道:“你曾经调的腐肉草我都试过了,相比之下这五叶水对我自然算不得什么。不过,你似乎喜欢私下里给我开药方?而且给我用了还不知道到底用对了没?”
                                        想到东荒俊疾山上的那些事,白浅略有些羞涩,她做凡人那时做得确实太过平凡,于是弱弱的问道:“夜华,从前我做凡人的时候那么笨,你为何还娶我?”
                                        “从前?”夜华轻笑出声,眼中露出少有的不羁,“你如今不也还是只笨狐狸么?”
                                        “笨狐狸?”白浅诧异,这个说法倒是新鲜,似曾相识却又回忆不起在哪里听过。她一只手轻拍夜华的脸,娇嗔着道:“夜华君,你还是第一个这么评价本上神的人,可要我治你个妄议上神之罪?”
                                        他反握住她的手覆到他的胸口,故作严肃状:“我对你的一颗心如此,你今日却总把我与那些个桃花扯在一起,可要本君治你个妄议太子之罪?”
                                        两人如此近的距离,白浅闻着他的鼻息,掌心传来他胸膛的热度,她恍惚片刻,只觉又在梦境。待回过神来刚好对上他的目光,道:“夜华……我确实是只笨狐狸。我一直后悔,那日你大战擎苍之前,在洞口,我不曾理你……我自知你待我之心,可是一想到你那些桃花,便心里不舒坦。”
                                        “浅浅,其实……我喜欢你小心眼的样子!”夜华笑望着她,搂住她的腰,满脸蜜意的回味道:“其实当初在俊疾山,我也不知为何,只是觉得一切非你莫属……所以……便以身相许。”
                                        “夜华……唔……”白浅还想说什么,唇却被他封住了。一阵半推半就过后,她轻轻推开他,低着头道:“我们白天不是才……”
                                        “嗯,那又如何?你可知道我有多想你?”他再次吻向她,顺势将她牢牢困住。
                                        “夜华……等等。”白浅再次将他轻轻推开,“折颜和师父不是说你需去昆仑墟静养么?我担心我们这般会不会耗你太多元气?”
                                        夜华轻笑出声:“你这只笨狐狸!我沉睡这三年,早已恢复无恙,去昆仑墟只是为了匀衡父神存予我的法力罢了。你可知我其实也并不需浴那五叶水活血通络?”
                                        “哦,原来如此!”白浅微微脸红,她果然又给他乱下方子了。
                                        “浅浅,我等不及了……”夜华紧紧扣住她的双手,再没给她磨蹭的机会。
                                        日上三竿,听得凤九在屋外喊话:“姑姑——姑父——我带团子去集市了,洞里没人了,一会儿你们起来自己煮吃。”
                                        隐约传来团子的声音:“大伯这么早就回了?我要去昆仑墟,我要去昆仑墟……”
                                        接着又是凤九的声音:“小祖宗,别顽皮了!你今日只能乖乖跟着阿姊我,要去昆仑墟也得你爹娘起来再议。”
                                        而后,两个声音渐行渐远。
                                        白浅懒懒的转了个身,窝进夜华怀里,微微皱了皱眉头,低声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
                                        “大约巳时罢。”夜华伸了个懒腰,在她额上轻轻一啄,见她如此慵懒,问:“浅浅,可是哪里不舒服?”
                                        白浅眯着眼,轻轻摇头:“无碍,身上有些酸痛而已……”


                                      回复
                                      19楼2019-07-03 23:50
                                        第十二章 忒不厚道
                                        夜华笑笑,枕着双手斜望着她,道:“累了就再睡会儿!想想你们青丘真是自在,无拘无束,无人烦扰。头次来住的那四个月我便喜欢上了这里,只可惜你我日后要住在天宫,天宫里卯时不到便有宫女在门口轮番候着了。”
                                          她在他怀中蹭了蹭,手指摩挲着他微微长出来的胡桩,俏皮道:“既然我夫君不喜欢这规矩,看来……等我入了洗梧宫,得改改仙娥们的日常才行。”对于天宫的生活白浅其实并无憧憬,但也不抵触,他们这场姻缘闹了几百年,终在一起便好,住哪里有何妨呢。
                                          “好,那本君的日常也全听娘娘您安排!”夜华嘴角扬起,原以为她会抱怨天宫如何不好,没想到她却淡定,这正是他喜欢的白浅。
                                          白浅轻笑出声,坐起身合手道:“好说好说,太子殿下……”
                                          “我先去煮点粥,早膳后我们去后山走走。”说罢,夜华起身穿衣。
                                          “嗯。”白浅也跟着起身。
                                          青丘四季披绿,鸟语虫鸣,两人并肩走在弯弯转转的小路上,一身浅青一身玄绿,远处看去仿佛身在画中。
                                          “浅浅……”夜华看了眼身旁的白浅,又望向前方,“我此番去昆仑墟闭关得七七四十九日,就让阿离留在青丘陪你,等我出关之后我们便完婚。”
                                          白浅略感惊喜,停下脚步,双手挽住他,问:“团子真能与我同住?”
                                          “你们是母子,有何不能?”夜华神情暗了暗,将她拥进怀里,道:“昨日听三叔讲,这几年你与团子想见面却不容易。委屈你了,浅浅。”
                                          “之前我成日昏睡,也顾不上委屈。如今你回来了便好,自然不必再计较什么。”她静静的靠在他胸前,对她来说过去这三年也已云淡风轻。
                                          “父君——娘亲——”不远处,团子蹦跶着和迷谷走来。
                                          夜华抱起团子,问:“你不是同凤九去了蘑菇集么,怎的这么快就回来了?”
                                          “嗯,我们买了些果蔬便回来了。集市上的仙子们都夸我生得俊俏呢。”团子很是得意。
                                          夜华开怀一笑:“你长得随父君,自然是俊俏的。”说罢,又侧身望了望白浅,继续道:“不过,这面也有你娘亲的一半功劳。”
                                          “阿离,你瞧,你父君嘴上又抹蜜了。”白浅望着父子俩道。
                                          迷谷上前禀道:“太子殿下,姑姑,三殿下昨夜刚回天宫,现在又来了狐狸洞了,说是有事需同太子殿下商量。”
                                          “三叔?”夜华思量片刻:“莫非是天宫的事……”
                                          一行人刚回到洞中,就见连宋火急火燎的迎了过来:“你们可算回来了!”
                                          “三叔此番来,可是天宫有甚急事?”夜华问。
                                          “十万火急!”连宋敲着扇子原地转悠。
                                          夜华的脸上又挂上了以往在天宫时的神情,看不出任何情绪,只淡淡的问:“何事?”
                                          “你沉睡这几年一直是东华帝君帮着批奏折,你昨儿刚回来,他今儿就撂挑子不干了,还给天君甩脸子,这家伙忒不厚道,忒不厚道!”连宋君一副比天君还急的模样。


                                        回复
                                        20楼2019-07-04 00:06
                                          第十三章 人都有软肋
                                          夜华暗自笑笑,听连宋这么一说,他倒明白了一二,松了口气。天君既然没召他回天宫,想必是嘱了连宋帮忙代理天族事务。天君此次总算厚道了一回,只不过他这三叔不情愿罢了。
                                          夜华君正欲开口,抬头见凤九神情恍惚的端了水盅过来奉茶,本想着等她斟了茶给她道个谢,却眼睁睁看着她把茶水淋到了自己的袍子上,只得赶紧起开。
                                            迷谷麻溜儿的拿了干布来,白浅半蹲着抖了抖夜华的衣角,接过干布帮他擦拭衣袍,道:“小九,怎的如此不小心!”
                                            “无碍,浅浅,我一会儿换身衣服便是。”夜华轻轻扶起白浅,望着她,含情脉脉地笑着。
                                            回过神的凤九在一旁满脸歉意:“对不住啊,姑父……”
                                            迷谷很是无奈,对凤九道:“小殿下,您这爱分神的毛病还真是随了姑姑,幸亏太子殿下是你姑父,不然你又闯祸了!”
                                            白浅斜着眼,拿足了一个女上神的威仪,道:“迷谷,你所说的姑姑可是本上神?”
                                            迷谷挠着后脑勺,缓缓回话:“嘿嘿,姑姑,分神这档子事实在跟是不是上神无关。不过您以前的事儿,我大概都不记得了,真不记得了……”他说完便一溜烟儿跑了。
                                            “迷谷!你给我站住!”凤九也趁机溜了出去。
                                            “这凤九殿下和东华到底翻篇儿没?”本性八卦的连宋望着凤九消失的背影琢磨着。
                                            夜华上前合手道:“还是说正事吧,三叔。以帝君的性格,罢理政务实属正常。身为储君,我与浅浅完婚后自当尽份内之事。不过,我们在大婚之前,还需请三叔代为处理奏折,不知妥否?”
                                            “自然不妥!此前,你与上神这大婚一拖就是几百年,以天族和狐族的行事风格,谁知还要拖多久?”连宋继续傲着。
                                            夜华坐下,拿起茶杯放到嘴边:“三叔竟如此不看好我们么?两月为期,如何?”
                                            “两月?太久了!我可做不惯如此费心费神之事。”连宋仍不肯松口。
                                            夜华继续不紧不慢的饮茶,思量片刻,道:“我记得成玉说过,男人在费心于八荒政事的时候最是神采英拔,成玉元君那里也常有些公文上奏的……”
                                            顺着夜华的话,白浅补充道:“我与那成玉颇为有缘,三殿下如此帮衬夜华,日后到了天宫,定会常跟她提起三殿下的好。”
                                            团子坐到他娘亲腿上,继续补充道:“成玉常带我玩儿,三爷爷,我也会时常为您美言的。”
                                            连宋恍然大悟,合了扇子,道:“如此甚好!若不是你们提醒,我还真忘了,我骨子里从来都个将这四海八荒放在心上的神仙,尤其是天族的政务。本君即刻就回天宫批公文,告辞!”说罢,他立刻转身消失。
                                            白浅噗嗤笑出声:“看样子,你这三叔是真被成玉拽在手心儿了。”
                                            夜华望着白浅,安静的笑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软肋……”
                                            白浅不语,微微埋下头,面带娇羞。
                                            “噢?父君,那您的软肋可是娘亲?”团子发问。
                                            夜华将团子抱到自己膝上,道:“父君的软肋自然是你和你娘亲,今后父君会像保护自己的肋骨一样爱护你们,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收起回复
                                          21楼2019-07-04 00:2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7-04 10:2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7-04 13:54
                                                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7-04 20:29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9-07-05 10:08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7-05 17:27
                                                      加油加油啊好看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7-06 17:23
                                                        有人看还是很开心的啊,今日继续更


                                                        回复
                                                        28楼2019-07-06 17:43
                                                          第十四章 喜服
                                                          夜华与白浅的大婚之日定在了十月初九。天宫上一次操办喜事是十万年前大殿下与乐胥娘娘大婚,而此次是天族太子迎娶太子妃,自然马虎不得,天君挑选了一杆人马精心筹备,不设账目限制,一切只为隆重二字。
                                                            这四海八荒数万年都未见过天族大排场的小神小仙们,自然是数着日子盼着一睹太子大婚的场面,都想一睹传说中那天族太子与青丘姑姑的风采。听闻太子大婚要连贺三日,但这些个好热闹的神仙当中,只有上了阶品的才能到天宫入宴,而阶品低的只能在三十六天门口或腾云到迎亲路上凑凑热闹,心想着没准一阵风吹来,还真能见到姑姑的真容。
                                                            洗梧宫的天枢仙官追随太子夜华守在昆仑墟,而联络青丘商讨大婚事宜的事儿自然就落到了伽昀仙官身上。天宫规矩繁琐,加之众神瞩目,狐帝狐后都住回狐狸洞中帮着张罗,向来随性的白浅上神自然也不敢怠慢,每日耐心应付着伽昀领来的各类仙使仙官。
                                                             这天,伽昀带着一众司职制衣的仙使前来拜访。
                                                            一队小仙娥手持托盘行过礼后便恭敬的分列排开,白浅略带威仪的坐在上方,心想眼前这些个做女工细活儿的仙娥果然不同,不但个个模样清秀可人,而且还心灵手巧,不像前日那些来送喜宴菜目的司膳仙娥,着实粗犷了些。
                                                            “娘娘?”伽昀见白浅走神,便走近轻声唤了唤,他以往称呼白浅为上神,这大婚在即就随了天宫的人唤她娘娘。
                                                            白浅回过神来,保持端庄的姿态给了制衣仙娥们一个亲切的微笑。
                                                            伽昀合手,继续道:“娘娘,您与君上的大婚礼服已绣好,今日乐胥娘娘差了制衣仙使将样衣送来予您一试,试后再做裁改。”
                                                            白浅微微点头,起身道:“有劳各位仙使了。”
                                                            领头的制衣仙官合手道:“太子妃娘娘这边请。”说罢,便引了白浅来到仙娥们旁边,开始逐一细讲各类布料的材质和寓意。
                                                            仙官拿起第一排的礼衣,呈到白浅面前,“娘娘请看,这身喜服由细苎、天丝和缎帛复织而成,染为正红色。大身以金银丝绣成三十六只凤鸟,寓意天宫的三十六天,革带、领缘、袖缘绣同色云纹和罗霞,意为三十六天的衬托和点缀。内衫由桑丝和细绢合织,亦为正红色,交领和云袖略小于外袍,轻柔贴身。不知是否合娘娘的意?可还需要增减什么?”
                                                            “乐胥娘娘看到这喜服很是赞叹,说太子妃娘娘您肤白,恰衬这正红。您又是上神,唯有如此大气的绣制才配得上您的气质。”伽昀补充道。
                                                            白浅微微颔首,“乐胥娘娘实在是过奖了,大婚的事一直有劳她费心,白浅不胜感激。”阿娘一直提醒她对待婆婆礼数上应尽量周到,所以她也必须时不时的客套几句。她伸出手细抚过喜服,其所用的织物本极为柔软,可复织数层之后竟得如此平直的质感,加之上面匀整细密的金丝绣,不得不暗自感叹天宫出品的精致,转而对制衣仙官道:“甚好!”


                                                          回复
                                                          29楼2019-07-06 17:49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7-06 17:56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