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洋吧 关注:20,126贴子:137,262

[薛洋/同人/ 原创] 原创女主 长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你是我执著很多年努力去触碰的温暖,是我每次行杀戮之事时,混沌眼里唯一的清明。


回复
1楼2019-07-02 21:45


    回复
    2楼2019-07-02 22:03
      上个贴因为格式不对被删了,重新来过!
      1 薛洋是大家的,若有OOC是我的,不喜勿喷
      2 可能会有恶友、薛晓的偏向,人物会慢慢出场
      3 女主的性格比较多面,我是按自己的性格定的,决不是什么魏无羡性转


      无题[壹]


      兰陵,金鳞台。
      金光瑶与薛洋漫步于金星雪浪花海中,讨论着试炼凶尸的相关事宜。
      好不容易同这个小流氓聊完正经事,金光瑶道:“嗯,要注意的就这么多。哦,还有,成美,可愿与我去一趟云梦?”
      薛洋听见“成美”这个称呼,挑眉道:“你叫我吗?”
      金光瑶面不改色笑道:“前几日你初到金鳞台曾问你字什么,你说没有,让我帮你取。虽说你还未到取字的年纪,但你身为我兰陵金氏客卿,直呼你名似不大妥当----”他顿顿道:“因此,我再三斟酌,由‘君子以成人之美’为你取了此字,可好?”
      薛洋心有不满,可他刚来金鳞台,还是得压点气性。于是他笑道:“.....呵呵,有劳。”
      颇有点咬牙切齿的意思。
      金光瑶装作听不出,继续方才的话题:“薛公子可愿同我前去云梦?”
      他没有再叫“成美”。
      薛洋笑了几声:“愿不愿不都得去?”
      金光瑶颔首:“的确如此,薛公子好聪明。”
      薛洋翻了个白眼:“什么时候走?”
      金光瑶:“届时自来通知。”


      回复
      3楼2019-07-02 22:11
        自上次金光瑶说去云梦已过了两月,这两月他已与金光瑶混熟,两人意外的很和得来。
        这日风和日丽,金光瑶带薛洋看过专门为他研习鬼道而建的“炼尸场”后,终于又提起了去云梦的事。
        第二日,两人就到了云梦。
        云萍城内一派人声喧嚷,薛洋负着手跟在金光瑶身后,走得大摇大摆,撞到人也不道歉,反而凶狠的冲被撞的人瞪眼,吓得众人绕道走。
        金光瑶揉揉眉心,对薛洋道:“你能不能收敛一点?”
        薛洋理直气壮:“我已经相当收敛了,我还没砸摊嘞!”
        金光瑶:“.......”
        他突然瞧见前方一个黑衣少女正牵着匹黑马同路边一个摊主说话,三步并作两步赶上去。
        薛洋东瞅瞅西看看一阵,没看见糖葫芦,这才不慌不忙的走到金光瑶旁边。
        金光瑶对那黑衣女子道:“林姑娘。”
        被称作“林姑娘”的女子奇道:“嗯?你谁?”
        金光瑶心中叹气:“这是第三次了....”
        女子突然一拍脑门:“啊呀,你看我这记性!哈哈,敛芳尊对不住!下次绝对不会忘记!”
        金光瑶笑道:“你上次也这么说。”
        女子:“.....事不过三嘛。”
        这时,被晾在一边的薛洋哼了一声。
        女子笑道:“敛芳尊还带了人的?劳烦引荐。”
        金光瑶为两人介绍一番,女子笑道:“那我们就是朋友啦,成美。多指教!”
        薛洋又一阵咬牙切齿,哼道:“是朋友何不以真面目示我。”
        女子哈哈道:“想让我下面具?那怎么行?我这么丑,吓到你还好说,要吓晕这满城百姓该如何是好?”
        她看出薛洋不喜听人叫他“成美”,故意加一句:“成美,你说是吧~”
        薛洋在心里骂娘。口上道:“是你妈....”
        阿炘却不甚在意:“哈哈哈...不好意思,我没妈!”
        话音刚落,头上就挨了一记。一个好听的声音歉然道:“抱歉啊,我这妹妹比较喜欢开玩笑.....”
        阿炘:“我怎么成你妹妹了?阿瑀你鬼扯!我们都不是一个姓!”
        阿瑀不理她。
        金光瑶道:“我们是林姑娘的朋友,刚才只是在说笑罢了,姑娘勿责怪。”
        阿瑀:“哦---原来是朋友!不好意思,打搅了。”
        阿炘:“呶,你还打我,唉.....真是最毒不过女人心.....嗷!你还打!”
        阿瑀:“你是男是女?”
        阿炘:“哈哈哈哈.....老子雌雄共体!”
        众人:“.....哈哈。”
        阿瑀觉得她已无药可救,伸手去揭她面具。
        阿炘一个没留神,面具就被揭走了,一张绝美的脸现出,看得薛洋一愣。
        不是丑得惨绝人寰吗?怎的忽然就美得倾国倾城了?
        路上行人和金光瑶却不惊讶,毕竟林炘平日不戴面具,今天心血来潮而已。


        收起回复
        4楼2019-07-02 22:1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7-03 00:11




            回复
            6楼2019-07-03 08:29
              阿炘身形纤长,姿容清丽。但由于只有十三岁,面容尤显稚气,没胸没屁股。她本人却不在意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反正“早晚都会有”。
              十三岁的她,对于繁文缛节充满排斥,天天乱跑,半点女子该有的娴静都无。
              仗着强大的后台和强大的武力值,没人敢惹她,再者她待人和善,言语风趣,颇讨人喜欢。
              就是-----太神经了。
              阿炘:“神经?!开什么玩笑?!21世纪的人都是这样的!”
              阿瑀:“可这不是21世纪呀大哥.....你能不能偶尔也像古代女子一样温婉一点?”
              阿炘:“不能,我心我主。”
              劝说无果,阿瑀叹口气,没好气道:“好好好,你心你主~等着孤生吧你。”










              云萍城,红楼。
              所谓红楼,其实是个很大型的商贸城,内容丰富,(当然,吃喝嫖赌中嫖字红楼是沾不上边的。)由周瑀一手创立。
              阿炘带着金薛二人到了一家甜品店,豪气道:“来来来!我开的店,放开吃!”
              甜品店有十二层,布置的很是别致。金光瑶道:“原来这是林姑娘开的店,先前未听说过呢。”
              金夫人很喜欢吃这里的甜品,可惜在兰陵未开分店,每每差人买了捎回去。现值夏季,两地隔得远,带糕点什么的格外容易变质,冰点又容易化,金夫人刻意刁蛮金光瑶,让他每去云梦都给带些甜品。于是乎,夏天时,金光瑶若无要紧事不怎么来云梦,偏偏那江宗主喜乘荷花飘香时开清谈会,金光善就会带他同往,然后就不得不买甜品,等着提着变质的甜品挨一通骂。夏天燥热,又让人心情不爽,有时挨完骂,笑着退出点金阁,头上又多出几个包。
              总而言之————苦不堪言!
              阿炘道:“呃.....敛芳尊?”
              金光瑶回过神:“无事。”
              薛洋开口戳穿道:“哈哈,肯定又想起了什么难言之隐...比如挨骂啦....”
              金光瑶看了他一眼。
              薛洋边吃冰淇淋边道:“好吃!你看我也没用,事实嘛。”
              一边有侍婢走上前端上金光瑶要打包的一堆甜品,阿炘挑眉笑道:“带去给夫人?要坏的吧。”
              金光瑶听见“夫人”二字,神色暗了暗,随即笑道:“不是给阿愫,给金夫人的。”
              阿炘道:“带给谁都是要坏的,何必呢。”
              金光瑶苦笑:“没办法啊。”
              阿炘打个响指:“我给你个不坏的法子?”
              金光瑶道:林姑娘有办法的话,金某自然是要的。”













              等阿炘派人找出一个小冰炉时,金光瑶道:“林姑娘,冰炉我试过,没用。”
              阿炘道:“我没说用冰炉啊,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辅助工具。”
              要拿来的东西拿好后,阿炘让金薛二人回避片刻。
              薛洋喝着香草奶茶,嚼着珍珠道:“这丫头什么来头?”
              金光瑶:“也是我金家一大客卿,修为了得。”
              薛洋喷:“她多大?修为了得?”
              “年方十三,于十岁从不知名的仙岛外出游历....去年长右山出的事你知道吗?那时山里那妖兽,江蓝两家宗主与众修士都压制不住其痢气,而她办到了-----只靠一管竹笛。我们以为是夷陵老祖夺舍,不想循声而去,发现她在奏笛,当时江宗主抽了她一鞭子才确定她非是魏无羡,且应为一名乐修。众家皆是面面相觑,我们家问清她来历,邀她为我金家客卿,和蓝先生争了好一会儿呢.....最后还是林姑娘说话----太过清奇,把众家噎得半死,蓝先生气得吹胡子瞪眼,于是她就成了我们家客卿.....”
              薛洋摸摸下巴:“哦~就是她呀,但她不是已有师门....."
              金光瑶笑:“所以是客卿。且她出门游历,已算半个散修,因而不妨事---”他似是想起什么,补充道:“还有,你也看到了,林姑娘根本不理会那些麻烦礼数......”
              薛洋赞同:“就是个爷儿们。”
              金光瑶轻笑道:“你们俩可要好好处,双方得利的美事呀...”
              薛洋继续嚼他的珍珠,不置可否。
              又过了半柱香,薛洋很是不耐烦的坐在椅子上,刚要发作,门“啪嘎”一声被踹开,阿炘满面得意的道:“久等了!进来坐!”
              金光瑶看着眼前的“一体机”,道:“这东西如何使用?”
              阿炘开始画图指导:“呐,如你所见,这个一体机呢,是从这启动,会有冷蒸汽冒出,等涡轮开始转动,你就往下边这隔层加墙灰,嗯,你没听错,就是墙灰。然后你要吃的时候,往隔间加这种石头与水的混合液,”阿炘拿起一颗石头,抛了抛。“有气泡了就把隔板抽出,等一阵就可以吃了。”
              金光瑶(并不是很懂):“.....多谢林姑娘。”
              阿炘忙摆手:“嗨,举手之劳,不谢不谢。”顿顿道:“其实,找我造东西是要付钱的,你没什么好客气。”
              薛洋“噗”一声笑了。


              回复
              7楼2019-07-03 11:41
                有人吗?!
                (孤独寂寞冷......)


                收起回复
                8楼2019-07-03 17:07



                  我家阿洋是最帅的!!!



                  回复
                  9楼2019-07-03 17:08
                    ddd
                    更新有人看哦


                    回复
                    10楼2019-07-03 20:56


                      回复
                      12楼2019-07-04 18:18

                        又是阳光明媚的好天气,阿瑀要去清河谈生意,顺便捎上了阿炘。
                        阿炘:“您老真能顺便哈。”
                        阿瑀:“那可不?”
                        清河在开清谈会,金光瑶叫她去时她不乐意,不仅因为薛洋,更因为河间一带暑气重,热得催命。
                        谁知好不容易推辞了金光瑶,又来一个周瑀....
                        阿炘摇着扇,抹着汗,心道:“这就是缘分哪...”
                        说起来,就那个“一问三不知”的聂怀桑,没事倒腾什么清谈会,可笑。
                        阿炘想至此,轻蔑的嗤笑一声。
                        到了清河,阿炘已然热瘫,阿瑀把半死不活的阿炘从车上拎下来,无奈道:“有这么热吗...”
                        拖阿炘行了半晌,阿瑀终于道:“你没腿吗?”
                        阿炘:“晒化了...”
                        就在此时,长街上传来几声狗吠。阿炘登时一个哆嗦,站起身来,朝着声源反方向发足狂奔,边奔边凄切道:“妈呀!!!有狗!!!”
                        阿瑀:“.....不是腿化了吗.....”
                        阿炘跑了够长一段,等彻底听不见狗叫了才停下。她靠着一棵树坐下,边乘凉边心中郁结:“这鬼地方,太阳又毒,还有如此吓人的声波攻击,可怕可怕!...啧,这种破地方还有人住,想必活的很辛苦....”
                        她摇了摇头,觉得有些口渴,张望一阵,竟连一家茶铺都没有!
                        岂有此理!!!
                        等阿炘终于悠哉游哉找到阿瑀已是天色微黑,阿瑀一见她就骂:“你个狗怂!就听狗叫了几声,狗影儿都没见着就跑!我找了半天!.....”
                        阿炘笑着去捂她嘴:“哎呀,这么丢脸说出来做甚,你房间定好了吧,走走走,去吃饭先.....”
                        吃饭的时候,阿瑀絮絮叨叨着她去清谈会凑热闹的事。
                        阿炘:“第一个问题,你不是找我找得很急吗?还有时间去凑热闹?”
                        阿瑀:“不是,我开始的确找得挺急,但后来我转念一想,你这么大个人了,都十三了,还如此机智,肯定走不丢死不了,就懒得找了。”
                        阿炘:“过誉过誉,问题二——你怎么凑进去的?”
                        阿瑀:“这个嘛,找你的时候碰见你朋友,就是上次街上那两个....你知道吗,我告诉他们你走丢的原因时,他们笑得---很开心。”
                        阿炘:“你你你----竟然把我卖了!”
                        阿瑀兀自说道:“我问他们干吗去,那个叫金什么的说去赴聂氏清谈会......然后莫名其妙的我就混进去了。”
                        阿瑀突然一笑:“我其实还说了很多你的糗事,总之我敢保证,下次你遇见他们,一定会被嘲笑!呃....是那个高个子的嘲笑你,他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阿炘:“........”
                        阿瑀又道:“还有啊,聂家宗主长得好高!简直是鹤立鸡群!说话也很有威势.....”
                        阿炘:“嗯?聂怀桑这么出息?”
                        阿瑀点她额头:“哪儿跟哪儿啊,清河聂氏现任家主聂明玦,聂怀桑是他弟!”
                        阿炘口中的鸡翅掉到了碗里。


                        回复
                        13楼2019-07-04 18:19
                          阿炘祈祷着不要碰见金薛二人,但墨菲定律总让事情不尽如意,这不,阿炘出去买酒的当儿遇到了薛洋。
                          阿炘本想装作没看见他,薛洋却亲热的冲她打招呼。
                          这下不能装作没看见了...阿炘颓然的想。
                          阿炘有点心虚的道:“哈哈,你好,你、你怎么不住不净世?”
                          薛洋吃着糖葫芦,不屑道:“不净世?寒酸的要死。怪不得那天小矮子邀你你不去。”
                          阿炘:“‘小矮子’?你说金光瑶?”
                          薛洋笑:“你觉得?”
                          阿炘“哈,是挺矮的。”
                          薛洋看看阿炘手上的酒坛,故作惊讶道:“你喝酒?”
                          阿炘递出一坛到薛洋面前:“甜米酒,你要来一坛不?不醉人的。”
                          薛洋毫无“拿人手短”的自觉,接过那黑黑的小酒坛:“大方!”
                          阿炘:“你不应该说谢谢么?”
                          薛洋头一别,大有“打死不说谢谢”之态。
                          阿炘嗔道:“没礼貌!”
                          这时身后远远传来一阵马声嘶鸣,阿炘随意的回头望望目光一滞。
                          一个约莫五六岁的娃娃坐在路中央玩一只草编蜻蜓,而马车越逼越近。
                          她什么东西都没带,也没有凭空化物的本事,一时只能下意识的喊道:“小心!!!”然后扑过去。
                          天气热,长街上行人不多,这时都转头向阿炘那边看。
                          孩子是被扑开了,但那车轮却从阿炘手上碾了过去。
                          十指连心,阿炘眼泪顿时下来了。
                          她在地上趴了一会,努力止住泪水,用好手撑起身子,站了起来。等啪啪啪拍了几个穴位,止住血,围观众人这才回过神,低声私语起来。
                          阿炘不怕痛似的冲地上呆坐的孩子笑了笑,而后询问一吃瓜群众:“请问,最近的医馆在哪?”
                          “啊,小妹,在前边一点挂着幌子的朱门铺,快去吧,这手-----”这人怜惜的看看阿炘仅剩四根手指的左手,叹了口气。
                          阿炘道声多谢,便加紧脚步往医铺赶,她可不愿剩下四根手指还因为感染废掉。
                          薛洋抱着双臂,自始至终在冷眼旁观。
                          但他不能否认那悲惨一幕上演时内心的悸动。


                          收起回复
                          14楼2019-07-04 18:21
                            我更啦......还是没人啊...........


                            收起回复
                            16楼2019-07-04 18:4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7-04 22:46
                                次日,阿瑀便带着阿炘回云梦。
                                阿飞已在码头等候多时,远远便冲船上两人挥手,等船抵码头,阿炘跳上岸,用一只好手抱了她一下。阿飞顿惊道:“呀,这手怎么搞的?”
                                阿瑀在一旁叹道:“这货救人,手被马车碾了。”
                                阿飞心疼道:“还好吧?”
                                阿炘没事人一样笑道:“好得很!这几天我感受到了世界对病号的关爱!”
                                阿瑀:“我去你的吧!”
                                阿炘装作没听见,慎而重之下了结论:“反正不论如何,我打死不会再去清河!”说罢一挑眉:“呦嗬,还蛮上口哈~”
                                阿瑀、阿飞:“.......”


                                回复
                                18楼2019-07-04 23:02



                                  回复
                                  19楼2019-07-04 23:42
                                    有人吗?


                                    收起回复
                                    21楼2019-07-05 01:17
                                      我决定了,
                                      这篇帖子没人看就先不更了,
                                      我还有Arthur的文没写,
                                      拜拜。


                                      收起回复
                                      22楼2019-07-05 01:21
                                        可以早点更新吗?文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7-05 04:52
                                          有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7-05 19:05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7-07 16:48
                                              番外:
                                              中秋节


                                              阿炘静静的坐在院中树上,靠着粗壮的树干抬头望月。
                                              月色皎洁,透过叶间缝隙照在她脸上,衬得她脸色晦暗不明。
                                              今年中秋,也是一个人啊.....
                                              阿炘心中喟叹着——她太久没有开开心心的过节了,好孤独寂寞冷清啊.....
                                              不过没关系,阿炘安慰自己,习惯就好,习惯就好————一个人也挺不错:清静!
                                              这般想着,忽觉身旁掠上一人。阿炘吓了一跳,往后一倒,正满脑空白时,一个甜丝丝的声音道:“见了哥哥我这么激动?”
                                              “是薛洋啊.....”阿炘被他捞进怀,有些晕乎的道。
                                              薛洋看她难得没挣开自己,笑眯眯道:“哦?你朋友们都不在?你一个人过中秋?”
                                              阿炘:“.....她们约会去了.....什么日子,好好的中秋过成七夕....”
                                              薛洋听她嘟嚷,揉揉她的头,压低声音道:“呶,你看,还是我比较贴心~”
                                              少年音线自带一种甜蜜磁场,阿炘听得耳垂微微泛粉,突然想起薛洋还搂着自己,忙道:“你、你松手!”
                                              薛洋手搂得更紧了,横道:“我不!别害羞嘛,这种佳节,这么难得的时候,让我抱抱呗!”
                                              阿炘臊道:“这哪儿跟哪儿啊,不要!你松手!”
                                              薛洋坏笑道:“又无人看,别臊啊~”
                                              最后阿炘终于无语,靠在他肩上。
                                              两人如此姿势看了一阵月亮,薛洋松开搂她的那只手,在另一手乾坤袖中摸了半晌,掏出一个油皮纸包给阿炘:“呐,月饼,我特制的炘炘专有款~来来来,打开吃一口!很香的!”
                                              阿炘怀疑道:“不会是舌头馅吧.....”
                                              薛洋不满的哼道:“你对我的印象,就仅限于那杯舌头茶?”
                                              阿炘已经打开油纸包,掂起一个月饼,看了一阵,觉得小巧玲珑甚是可爱。她咬了一小口,意外发现还蛮好吃!
                                              阿炘:“这——你做的?”
                                              薛洋一挑眉:“怎么?不信?都说了是我特制的嘛,是不是很好吃?”
                                              阿炘:“噫——还行吧,太甜了。”
                                              薛洋:“嗯?只是还行吗?”
                                              他边说边将头凑近阿炘的脸,阿炘侧头道:“行吧,蛮好吃的...你不要这样!”
                                              薛洋伸出舌尖,在她脸上撩了一下,而后笑道:“不要什么?这样是哪样?"
                                              明知故问...阿炘如是想到。
                                              薛洋轻笑一声,懒懒的道:“喂,你都没有什么给我的吗?真不体贴~”
                                              阿炘:“谁知道你会来?我本来以为又是一个人的..."
                                              薛洋:“嘿嘿,还是我好吧~”
                                              阿炘:“对了,我带了糖,你要么?”
                                              薛洋毫不犹豫:“当然!”
                                              阿炘摸出一颗水果糖要递给薛洋,薛洋却张口对着她,意思再明显不过——喂我吃。
                                              阿炘:“你没手吗?”
                                              薛洋一动不动。
                                              阿炘看他半晌,忍不住弯了眼角,动手剥糖纸,把那颗金色的糖放进他嘴中。
                                              薛洋满意的含着糖道:“甜...”
                                              说罢,又补充道:“啧,还是没你甜~”
                                              阿炘:“哪有,你更甜~”
                                              薛洋:“要不要比比谁更甜?小炘炘~”
                                              阿炘:“啊?....唔——”
                                              薛洋咬住她嘴唇,声音在两人唇间响起:“真甜...”
                                              月光落在树上,树上两人偎在一起,分外甜蜜。
                                              最后的最后,阿炘终于反应过来道:“咦?我们这是在过中秋还是七夕?”
                                              ....真香!




                                              Authur的文快好了啊,这里放个番外,正文放放先。


                                              回复
                                              26楼2019-07-07 18:49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7-08 00:01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7-08 23:14
                                                    dd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7-10 09:27
                                                      dd


                                                      回复
                                                      30楼2019-07-10 09:52
                                                        正文部分:
                                                        (因剧情需要,关于金光瑶的时间线略有改动,望见谅。)


                                                        等手伤好得差不多了,清荷已败,阿炘就坐在一湖枯荷边看着左手思考人生。她的手勉强可以吹笛,只是拿不稳,没一会儿就掉。
                                                        抚琴的话......不是不行。而是吹惯的是笛子,修的也是笛子,对笛子有了感情,不想抛弃它。
                                                        唉.....脑仁儿疼,不想了。
                                                        她刚想往后躺倒,忽听一男声道:“林姑娘。”
                                                        她往后一瞧:“哎?你谁?”
                                                        金光瑶面不改色:“.......事不过三。”
                                                        阿炘恍然:“喔,敛芳尊!”
                                                        金光瑶颔首道:“林姑娘有烦心事?”
                                                        阿炘笑:“谁没点烦心事?”
                                                        一个声音懒洋洋道:“我~”
                                                        是薛洋。
                                                        他负着手踱步过来,踱到金光瑶身边。薛洋年级虽轻,身量却高,比金光瑶高了小半个头,两人站在一起,好一派春风拂柳、少年风流。
                                                        阿炘做为一个颜控,斯情斯景看得她觉得养眼无比,笑的开心。
                                                        阿炘生的美,一双桃花眼水波潋滟,单是目不转睛便好似脉脉含情,更别说此时眼睛弯成一个讨喜弧度是有多可爱。
                                                        薛洋看得愣住,头一次觉着她蛮漂亮。
                                                        阿炘起身,拍拍衣上灰尘,笑道:“找我有事?”
                                                        金光瑶道:“嗯。说起来,听说林姑娘前月伤了手?”
                                                        阿炘垂眸看看自己左手,继而抬眼笑道:“啊,你说那个....已经差不多好了。”
                                                        说着将手给他看:“呶,好了!”
                                                        金光瑶和薛洋皆是盯着那四根半手指看,本来漂亮白
                                                        晳的手变成如此模样,真是......
                                                        金光瑶先移开目光,道:“辛苦你了。”
                                                        阿炘莫名其妙:“哈?”
                                                        金光瑶笑道:“没什么。林姑娘,此次前来,是有点忙想让你帮。 ”











                                                        三人去了阿炘住的小院,院子虽小, 胜在清幽别致、意境隽永。
                                                        薛洋吃着刚刚顺手从门口瓷瓶里拿的莲蓬,虽然有些老了,但依然清甜。他道:“喂,你住这儿啊,好小。”
                                                        他边说边拎起在脚边的白兔:“你和一群兔子过日子?忒无聊。”
                                                        阿炘忙去抢救那只在半空中胡乱蹬腿的小白兔,道:“和兔子过日子怎么啦,你还和走尸过日子咧!”
                                                        薛洋把兔子拎得高高的,笑道:“你够得着吗?”
                                                        阿炘比薛洋矮了大半个头,的确够不着。于是跳起来去够,好不容易捞到自家兔子,落地时一个不稳,撞到薛洋怀里去了。
                                                        金光瑶微笑着看向别处。
                                                        阿炘懵一阵,从薛洋怀里退出,耳垂泛粉,抱着兔子道:“不...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薛洋看她这个样子,坏心眼的打了个响指,痞里痞气的帅气。
                                                        害羞不过三秒,阿炘翻个白眼,开口道:“敛芳尊。”
                                                        金光瑶转过头来。


                                                        回复
                                                        31楼2019-07-10 14:39
                                                          Baka,脑洞没了,就先来几个特别系列哈


                                                          回复
                                                          32楼2019-07-10 23:39





                                                            那什么,特别系列的题目还没想好,容我思考几天


                                                            回复
                                                            33楼2019-07-10 2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