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小说吧 关注:84,926贴子:814,649

【原创】《锦中书》清冷女帝x忠犬狼人(甜宠,后期有包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你只是个狼孩,你配不上虞美人。”所有人都对于江瑾如是说道。

于江瑾只是虞十七打猎的时候捡回来的狼孩,除了虞十七,他一无所有。虞十七宠着他,惯着他,教他认字说话。

“虞十七。”他说出口的第一个名字便是她,她只是淡漠地点点头。

看到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他会趴在屋顶上偷窥然后伺机破坏,被虞十七抓个正着,“吃醋了?”

于江瑾思索了一会儿,点点头。

他看到虞十七眼角藏不住的笑意。

他变着花样讨好虞十七,却发现会错了意。

那年烽火,他站在原地,她站在高台,满天箭雨向他袭来,刺穿他的五脏六腑。

他伸出手,透过微弱的光,抓住了那个远处的女子,一袭白衣,泣不成声。

“别哭……”他努力地抓住那个模糊的影子,始终擦不掉她的泪。

撕裂的疼蔓延全身,于江瑾看到她朝他奔来,那一刻,全城百花凋零。

虞十七,喜欢你很苦,但不喜欢你,兴许更苦。

是甜文甜文!!!无敌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7-03 20:58
    加油 等着正文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7-03 21:13
      “别走……”
        
        “十七……”
        
        “不要丢下我……”
        
        于江瑾努力看清眼前的人,奋力抓住那人的袖子,咬着牙哭喊道:“不是我干的,我没有杀付远……”口中的血腥味突然涌了上来,浑身的力气瞬间被抽去,只能趴在地上低吟。
        
        “十七……十七……孩子……”于江瑾指了指微微隆起的肚子,他从来不会拿孩子和虞十七论事,他不想让她为难,可眼下她不要他了,丢他在冷宫里,连话都不曾和他说。
        
        “付远肚子里的不是孩子吗?”虞十七忽而觉得有些好笑,弯下身子,对上于江瑾那双哭红了的眼,狠狠捏住他的下巴,几乎要捏碎他的骨头。
        
        “于江瑾,我要你抽筋扒皮,痛不欲生。”虞十七踹开于江瑾的手,狠狠踩上一脚,于江瑾非但没有缩回去,反而抓住她的鞋底,指甲缝里的血染红了地面。
      (是甜文,甜文甜文,这里是倒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7-03 21:21
        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7-03 21:44
          别走……
            
            别走……
            
            于江瑾压得喘不过气,两眼一黑,晕了过去。虞十七抬脚离开,关上那扇陈旧的大门。
            
            “帝君,付远的尸体如何处置?”佐铭钧跟着虞十七的脚步,从偏远的冷宫到辉煌的正殿,虞十七一句话都没有说,脚上还沾着于江瑾的血。
            
            “厚葬,并入皇陵。”虞十七沿着门槛擦干净靴子上的血,添了句:“于江瑾的孩子,你来处理吧。”
            
            佐铭钧愣在原地,虞十七方才那番话,着实让他震惊。
            
            “不要了?”佐铭钧禁不住喊出声,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
            
            “不要了。”虞十七从容地理了理凌乱的袖子,“越快越好。”
            
            佐铭钧沉默良久,才弯腰作揖,“遵命。”
            
            这偌大的后宫里,最爱虞十七的人莫过于于江瑾,是付远和他都不及半分的感情。佐铭钧踏着沉重的步子推开那扇虚掩的木门,于江瑾已经稍稍恢复意识,脸色苍白,端坐在破落的茶桌前,一遍一遍地用茶水沾湿食指,在桌上写写画画。
            
            佐铭钧没有打扰他,只是静静地站在他身旁。
            
            于江瑾的手上有不少的茧子,此刻却被木桌磨破了皮肉,血水在桌上歪歪扭扭地显出“虞十七”三字。
            
            “于江瑾。”佐铭钧不忍打扰于江瑾,只是时间紧迫,他没办法让于江瑾再沉湎于过去。
            
            “她是不是有话让你带给我……她说了什么?”于江瑾见佐铭钧不语,自顾自地道:“是不是……她肩膀酸……让我给她捶捶?还是想去猎场里偷蜂蜜?或是说……她想吃烤鱼了?”
            
            “不是。”佐铭钧颤颤巍巍地奉上一碗污浊的药,勉强挂上笑容:“帝君请你喝的……糖水。”
            
            于江瑾抿抿唇,笑着接过药碗,手却抖得厉害,好些洒了出来。
            
            “她待我……真好。”于江瑾没有犹豫,一饮而尽,抬手擦干顺着嘴角流下的药渍,苦不堪言。
            
            “很甜,和她以前的手艺,一模一样。”于江瑾笑着笑着,眼泪不争气地掉了下来,茶桌上泛起朵朵涟漪,字迹变得模糊不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7-03 21:58
            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7-03 22:08
              dd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7-03 22:23
                dd,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7-03 22:38
                  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7-03 22:4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7-03 23:18
                      (前面是楔子,现在是正文,甜就完事儿了)
                      今年猎场里入了不少的狼,虽不知道从何而来,倒也合了她的心意。
                        
                        虞十七抬眸看了看在树林里飞奔的孤狼,抬起手中的弓箭,拉紧长箭,还未来得及射出去,目光忽而被一旁的动静吸引,一个身材高大的野兽正朝自己怒吼,尖锐的牙齿外露,阴森森地盯着虞十七。
                        
                        虞十七转而把长弓对着野兽,野兽露出一双晶亮亮的眸子,揪了揪自己邋遢的长发,发出一声长啸。
                        
                        虞十七顿了顿,发现眼前的野兽竟然是个活生生的人,脏乱的脸上糊满了泥巴,身上还有许多被野刺划伤的手臂。
                        
                        看样子,是个狼人。
                        
                        这一带的猎场经常有孩子失踪,大多数都是被这些饿狼叼走了,这里却有一个存活的人类,确实不容易。
                        
                        虞十七放下手中的长弓,拍拍马,正准备离开,身后的狼人发出呜呜的声音,迈开脚步,想要跟上虞十七,动作迅速,很快攀上虞十七的小腿,虞十七瞪了他一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7-04 08:4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7-04 08:46
                          dd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9-07-04 11:1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7-04 11:48
                              养肥来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7-04 11:48
                                “松开!”虞十七不想和他动手,可是眼前的人似乎不甘心,死死地拽着她,几乎要摔下马背。
                                  
                                  虞十七抬手捶打狼人的脸,拿起弓箭插入他的肩膀,狼人的血扑哧一下溅了她一身,他还是不肯放弃。
                                  
                                  “做什么?!”虞十七扭动弓箭,狼人疼得发出声声低吟,可怜兮兮地指了指她马背上挂着的母狼。
                                  
                                  “……”虞十七也不知道他听不听得懂她的话,只是伸手拉了他一把,狼人便借力骑上马背,双手不知道往哪放,顺势抱住她的腰,虞十七有些不习惯,放慢了速度。
                                  
                                  二人缓缓回到猎营里,等候多时的柳玉儿见了,马上捧着水盆和毛巾迎了上来,“帝君,今日收成不错呢,下马让臣妾伺候您吧。”
                                  
                                  虞十七的马停在了柳玉儿眼前,柳玉儿绕到马的侧身,才发现虞十七身后还有一个高大的野人,肩上血肉模糊,吓得大声尖叫,一下子倒在地上,水洒了一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7-04 12:1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7-04 12:52
                                     “帝帝……帝……”柳玉儿一时半会儿回不过神来。
                                      
                                      “你才是弟弟。”虞十七跳下马,狼人也学着她的样子跳下来,还不忘了取下奄奄一息的母狼。
                                      
                                      “它养你的?”虞十七看到母狼灰绿色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爪子在狼人的胸前挠了两下,狼人更加难过。
                                      
                                      狼人听不懂虞十七的话,木讷地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和一脸恐惧的柳玉儿。
                                      
                                      “帝君……这这这是什么呀,吓到臣妾了……”柳玉儿一下子抱住虞十七的腿,柔声抽泣。
                                      
                                      虞十七揉揉柳玉儿的脑袋,没有作声。
                                      
                                      狼人见柳玉儿得了虞十七的好处,又学着他的样子抱住虞十七的另一只腿,柳玉儿吓得后退好几米,就差尿裤子。
                                      
                                      虞十七盯着狼人和狼人怀里的母狼,叹了口气。
                                      
                                      “帝君。”另一个男子对着柳玉儿翻了个白眼,随即走到虞十七眼前弯腰作揖。
                                      
                                      “佐铭钧,你可会医兽?”虞十七实在是不忍心看到自己这么漂亮的靴子被这个狼人蹭得满是血迹。
                                      
                                      “啊?”眼前的男人傻了眼。
                                      
                                      狼人似乎懂了虞十七的意思,把母狼往前递了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7-05 14:42
                                      之前被吞了,现在申请回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7-05 14:42
                                        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7-05 18:03
                                          “你这是强人所难……”佐铭钧小声嘀咕了一句,虞十七权当没听见。狼人见机把母狼放入佐铭钧的怀里,恳切地弯下腰。
                                            
                                            佐铭钧最见不得这一套,摆摆手,“依你依你。”
                                            
                                            虞十七打量了一番狼人,个子很高,身上的肌肉精壮紧致,身上连遮羞的东西都没有,赤裸裸地暴露在空气中。那张泥泞的脸实在是看不出什么模样,虞十七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腰部,刚才被他抱住的地方黑了一块……
                                            
                                            “玉儿,准备洗浴和一套干净的衣服。”虞十七对着远处还没有回过神的柳玉儿吩咐道,柳玉儿转而为喜,“谢帝君宠幸。”
                                            
                                            佐铭钧翻了个白眼,悠悠道:“帝君是让你给这个野人洗澡。”
                                            
                                            “啊?!”柳玉儿花容失色,豆大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
                                            
                                            “帝君你不能这样啊!”柳玉儿看着虞十七牵着马渐行渐远的背影,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佐铭钧。
                                            
                                            谁料佐铭钧早就没有了踪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7-05 22:5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7-06 07:0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7-06 12:51
                                                催更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7-06 13:13
                                                  柳玉儿不情不愿地推着狼人进了他的营帐里,服侍的三个男奴见到狼人也吓了一跳,不知道从何下手。
                                                    
                                                    “把他丢进桶里,赶紧的!”柳玉儿嫌弃地拍拍衣裳。三个男奴上前架住狼人,硬是塞进了桶里,狼人奋力挣扎,木桶里的水顿时四溅,打湿了柳玉儿的脸。
                                                    
                                                    “你们干什么吃的!”柳玉儿上前推开男奴,恶狠狠地揪住狼人脏兮兮的头发,啐了一口口水,“我警告你老实点,否则帝君知道你欺负我的话你可没有好果子吃……”
                                                    
                                                    狼人听到帝君二字时,神情呆滞,整个人变得乖巧许多。
                                                    
                                                    柳玉儿松了口气,把花瓣和香料都洒进浴盆里,当男奴的手伸向狼人下体时,狼人突然从浴桶里站了起来,可怖地长啸一声,吓得周围的男奴全都晕了过去。
                                                    
                                                    “啊啊啊!”柳玉儿的尖叫声响彻整个猎营,小睡的虞十七猛然惊醒,刚穿上鞋便看见满脸泥巴的柳玉儿跌跌撞撞地跑进自己的营帐内,大吐苦水:“呜呜呜帝君……我我我我要吓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7-06 13:15
                                                    等等 催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7-06 16:0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7-06 16:38
                                                        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7-06 16:38
                                                          好有意思啊233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7-06 21:30
                                                            唔,喜欢,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7-06 2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