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吧 关注:588,979贴子:8,943,139
  • 6回复贴,共1

有个人形却不是人的女朋友是什么感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瞽巢

文/半镜先生




1.

下面要说的这件怪事,是我的亲身经历。里面没有神怪乱力,但其惊悚的程度,比鬼怪故事更甚之,而无不及。

2.

2010年的时候,我交了个女朋友。她的名字叫康欢。24岁。天津人。刚大学毕业,在北京一家文化公司做实习编辑。
因我的公司和她的公司之间有业务往来,所以我就认识了她。
康欢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非常瘦。究竟有多瘦呢?用“皮包骨”这个词来形容,一点儿都不过分。你从电视上见过陈鲁豫吗?康欢瘦的程度,就是陈鲁豫那样!
据说陈鲁豫,一顿饭只吃十粒米。但康欢却不是。第一次跟和她吃饭,我简直被惊呆了。我一碗米饭还没吃完。她竟然已经吃完了三碗!吃完后,还若无其事的喊服务员:
“再来两碗米饭!”
然后,转过头,冲着目瞪口呆的我,笑笑:
“你还敢说要养我吗?”
第一次见她时,我曾跟她开玩笑,说:
“你这么瘦,是不是你妈不让你吃饭呐?”
后来混熟了,我打趣她:
“你未来老公有福了?”
“什么福?”
“吃的少啊!像你这么瘦,一顿猫粮就打发了吧?省粮食,养活成本低呐!”
“你敢养我吗?”
“敢呐!”
不久,我们就确定了恋爱关系。


4.

我们第一次吃饭,我就眼睁睁的看着她,一口气吃了五碗米饭和两盘菜!
吃完,她抹抹嘴,说:
“你别看我这么瘦,其实我吃的特别多。我一个人,能顶别人三个人的饭量!”
顿了一下,她望着我,严肃地问:
“还想养活我吗?如果后悔了,你现在退货还来得及。”
我坚定地说:
“养啊。不就是比别人多吃点饭嘛,我勤快点,多挣点钱不就得了!”
康欢有点感动,眼睛红红里看着我。
过了一会儿,她又说:
“你放心,我的身体没有任何毛病,早就检查过很多次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么瘦,却还吃的这么多!而且,我特别懒,爱睡觉。从小就这样!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后来,我们同居了。
康欢果然像她说的那样:
超能吃,一顿饭能顶三个人的饭量,而且零食不断,几乎一天到晚嘴里都在大嚼。
还有,她整天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每天都早早上床睡觉。她不爱运动,不爱逛街,不爱交际,周末和假日,几乎都在家里睡觉,好像总也睡不够。
尽管如此,她依旧“骨瘦如柴”。
我不知道,她吃进去的那么多能量,没有变成身上的肉,究竟跑到哪去了?
我怀疑她身体有病。
曾多次委婉地,提出要和她去医院检查一下。
每次一提,她就生气。
她说:
“我早就跟你说了。我检查过多次,我的身体根本没有问题。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每天都吃这么多?我问过医生,医生也说不出所以然来!”
我只好作罢。
但我心里依旧有隐隐约约的担心。
可一起相处了大半年后,她除了能吃,爱睡,暴瘦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异样。
我就渐渐放心了。
直到有一天,我一个偶然的发现,揭开了康欢身上的恐怖秘密。

5.

那是一个周末的上午,我和康欢一起从懒觉中醒来。我扳过她的身子,和她四目相对。
金黄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落在她脸上。我觉得她非常漂亮。出神地望着她,觉得自己幸福至极。
我突然发现,康欢的右鼻孔里,有个细细的白色东西,快速一闪。
“刺溜”,就不见了。
那一刻,我强忍笑意。
我认为,那是她的鼻涕。
她问我:
“笑什么?”
我不做声。
这时,她鼻孔里的那白东西,又露出来了。
看样子不像鼻涕。
我以飞快的速度,捏住那东西。
一拉。
居然拉出有一米多长!
那东西不停的挣扎蠕动!
这哪是鼻涕啊?
这明明是一条怪虫!
我目瞪口呆,僵立当场。
康欢也僵住了。
我下意识地松开手。
那一米多长的白色怪虫,像橡皮筋儿一样,“刺溜”一声,又缩回了康欢的鼻孔,不见了。
半晌,我才喃喃问:
“这,这是怎么回事?”
康欢叹了口气:
“唉,终于让你发现了啊!我一直在你面前极力掩饰……”
顿了顿,她又说:
“既然已这样,那我就不瞒你了,都告诉你吧!”
旋即,她又恢复常态,从床上坐起来,像往日玩笑打闹一样,突然提高声音,兴奋地说:
“你知道你有多么幸运吗?恭喜你找了一个超人女友!来,我给你演示一下我的超能力!”


回复
1楼2019-07-03 21:24
    6.



    说着,她把双手伸到眼前,同时翻开了自己的上眼皮。

    我看到她眼皮上,有许多白色线头样的东西,在蠕动。

    她一手捏住一个。

    同时,猛地朝外一拉。

    只见她眼眶里的两个眼球,被拉的飞速旋转,和急速变小。

    就像被拉开的毛线团一样。

    那两根白虫,被拉到约两尺多长的时候,她的两个眼球已经被完全释放,消失了。

    眼睛变成了两个黑洞。

    两个虫子的“根”,就长在黑洞深处。

    康欢还在俏皮地跟我说:

    “吓着你了吧?不怕不怕,后面的更神奇!你看好了!”

    说完,她双手一松。

    那两条虫子,又急速缩回她的空洞眼眶。

    一边回缩,一边飞速旋转。

    旋转中,她的两颗眼球,从无到有,从小变大,眨眼恢复了正常状态。

    然后,她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呆若木鸡的我,问:

    “好玩儿吧?”

    接着,她又从自己的两只耳朵里,各掏出一大把蠕动的白色虫子,分别向两侧拉到胳膊的极限。

    一边拉,她还一边说:

    “不仅我的眼珠是虫子,我怀疑我的脑子也虫子!你看你看,现在这两大把白的,应该就是我的脑子!”

    她松开手,她的“脑子”,又从她的耳朵缩了回去。

    然后,她不断用手在我眼前晃动。

    “唉唉,你怎么了?难道是被吓傻了?”

    我感觉像在做梦,清清嗓子,颤声说:

    “没,没有!”

    她略有失望

    “呀,这都没吓着你啊?”

    略顿。又嬉笑着:

    “那我就让你看点更恐怖……啊不,是神奇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7-04 01:46
      7.



      康欢从床上跳起来,冲进厨房,拿了一把刀回来。

      我战战兢兢问:

      “你想干什么?”

      康欢白我一眼。

      “看你那胆子!我又不是杀你。你看好了,让你看到更好玩的!”

      说完,她把手放在桌子上,一刀切下来三根手指!

      “啊!”

      我失声大叫。

      “叫什么!别叫!”

      康欢呵斥我。

      我捂住嘴巴。

      “你瞪大眼睛,看好了!”

      说完,她拿起一根断指,凑到断口处。

      我仔细一看。

      两面的创口上并没有血。似乎其中也没有指骨。两个创面像切断的香肠一样,呈现出粉红色。创面上有许多粉嫩的红色肉芽,在急速蠕动。

      当断指凑近断口时,两个创面上的肉芽,都伸了出来,像蚯蚓一样,交织缠绕在一起。

      断指合上。肉芽立马不见了。

      指上那一圈伤口,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短短几秒功夫,恢复如初。

      就像那根手指根本没断过一样。

      康欢又拿起第二根断指,笑着举起来,让我看看。按上。迅速愈合。

      再按上第三根。愈合。

      她最后,把手掌伸到我面前,慢慢晃动。

      微笑着问:

      “神奇吧?”

      我整个人都完全呆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7-04 21:03
        8.

        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康欢神色黯然,压低声音说:
        “如果你觉得我是个怪物,可以跟我分手。我不怪你。你知道吗?我这样在你面前掩饰着我的秘密,我也是很辛苦的!”
        听她这么一说。
        我急忙抱住她。安慰她:
        “没事,没事。我不在乎,我不怕!”
        虽然嘴里这么说,可我心里却忐忑不安。
        接下来的日子里,康欢除了能吃,能睡,依旧暴瘦外,还增加了一项活动,就时不时跟我展示她的“神奇魔术”。其他都一切如常。
        她照常上班,照常生活。身体机能也很健康。
        慢慢地,我悬着的心又放腔子。
        习惯了,也就不在乎这件事了。
        后来,我和康欢讨论她很能吃这个问题。
        她一脸严肃地告诉我:
        “其实,我早就知道,我吃这么多东西的能量,都哪里去了。是都喂了身体里的虫了!是它们在驱使我不停地吃,吃,吃……”
        其实,我心里还有很多疑问想问她,却不敢说出口。
        例如:我怀疑,她早就被虫完全操控了。她的思维和言行,或许都被体内的虫所支配着。而她自己不自知,还觉得是自己的自由意志。
        又或者,虫早和融合为一体了。她就是虫,虫,就是她。要不然她的一些器官,如眼珠,为什么能够完全“虫化”呢?
        我虽然,基本放心的和她生活在一起,但内心深处其实有一种隐隐约约的害怕。
        不过她确实是个很好的人。对我很好,对我感情也很深。我舍不得和她分开。


        回复
        4楼2019-07-05 22:11
          9.

          又过了两三个月,我带她去丽江旅游。
          中途换乘大巴车。
          路上车子坏了。
          车停在高速路边维修。
          乘客们下来,三三两两地在路边,歇着。
          我看到路的另一边,有几朵风中摇曳的漂亮是蓝花。就想采回来,献给康欢。
          高速路上车来车往。
          我在路边立了一会儿,瞅了个空档,蹿到了路对面。把花摘下来,摇给康欢看。
          她笑成了一朵花。
          我又瞅了一个车少的空档。想蹿回来。
          刚走几步,我突然看到她脸色大变,连连摇头,手指指着我的右方。
          我扭头一看。
          右方一辆黄色的大卡车,正以泰山压顶之势,向我疾冲过来。
          我吓傻掉了。
          立在路当中,不知所措。
          康欢尖叫着,向我冲来。
          猛地一把,把我推开。
          我被推回路边。
          在倒地的时候,我眼睁睁的看着,那黄色卡车上横放的一块钢板,从康欢的身体上划过……
          她变成两截,倒在地上!
          黄色卡车紧急刹车,歪倒在路边。
          由于惯性,康欢的上半截身体,被拖出一丈多远。
          我哭着冲到她身边。
          抱住她上半截身体就哭。
          她脸色苍白,伸手擦掉我眼角的泪。
          有气无力说:
          “傻蛋,别哭!你忘了啊,你女朋友有超能力!我的手指切断都能自动接起来,身体应该也能!”
          我哽咽着。
          “能吗?”
          “试试吧。”
          我抱着她的上半截身体,想下半截身体走去。
          我看见,她身体的断口处,并没有出血。而是像她之前断指的创口一样,有很多粉红色的肉芽在急速蠕动。
          看到这些曾经让我害怕的肉芽,我心里燃起了希望。
          康欢的两截身体刚刚靠近,两个断面上的无数肉芽,就都蠕动着伸了出来,纠缠在一起。
          我将它们使劲按在一起。
          然后,奇迹,眼睁睁的发生了。
          康欢的两截身体,居然真的又长在了一起!
          她从地上爬起来,拉起我就跑。
          我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
          她指指路边那些目瞪口呆的乘客,气冲冲地说:
          “再不跑,你难道让他们把老娘抓去做科学研究吗?”
          “嗯嗯。”
          我点着头,和她一块跑。
          估计那一天目睹这场奇迹的乘客们,都不会相信眼见的事实吧。或者,他们会认为,自己经历了一次集体幻觉。


          回复
          5楼2019-07-06 22:02
            10.

            经过这件事后,我越能肯定,康欢应该和那些虫,已经融为一体了。
            几天后,我终于鼓着胆子,把这个想法告诉她。
            她点头。
            “我也觉得是这么回事!”
            顿一下,她眼睛红红的问:
            “你会嫌弃我是个怪物吗?”
            我抱住她,柔声说:
            “你不是怪物,你是我的超能女友!”

            11.

            半年后,康欢怀孕了。
            胎儿在她腹中,长得特别快。
            三个多月,便腹大如鼓。
            我要带她上医院。
            她死活不肯。
            一直拖到第四个月,她的肚皮涨到了极限,变成了薄薄的一层皮。
            透过那层薄皮,可见有个很大的东西,在她腹中蠕动。
            那模样,根本不想胎儿!
            我心中一凛。
            而且那东西还在不断长大。
            再这样下去,她的肚子 非被撑破不可!
            我强行把她带到医院。
            医生决定开刀取胎。
            当她的腹部被划开后,旁边小护士吓得发出一声惨叫。医生倒是镇定,但身体哆嗦的厉害,颤声喊我:
            “你快过来看看,她怀的是什么东西?”
            我伸头一看,不由倒吸了口冷气。
            康欢肚子里的,果然不是婴儿!
            而是一大团张牙舞爪的红色虫子!
            医生鼓足勇气,伸出两只手掌,把那团虫子,从康欢肚子里掏了出来。
            足足有脸盆大小!
            医生把那团虫子抛在地上。
            它们拼命蠕动挣扎,似乎想凝聚成人形。但无论怎么努力,也只能凝聚成一只手,一只脚,半个脑袋,或一条腿。
            怎么也凝聚不成完整的人形。
            医生,护士,连我,都目瞪口呆。
            但此刻顾不上管它,要先把康欢的肚子缝起来。
            医生拿起针线,刚要缝。
            突然,发出“哇”一声怪叫。
            “怎么了?”
            我急忙问。
            医生脸色都绿了。
            指着躺在床上的康欢说:
            “你自己看看!”
            我往她肚皮上一看。
            也被吓呆了。

            12.

            只见她的腹腔里,没有任何内脏。腔的内壁上,密密麻麻地长满了半寸多长的粉红色肉芽,像触手一样,在微微晃动。
            我换个角度,俯下身,透过肚子上的刀口,去看她的胸腔。
            她胸腔里,也没有内脏。
            胸腔里也生满了,这种像触手,又像肉芽的怪虫子。
            医生茫然无措,还在那儿喃喃自语:
            “怎么办?怎么办?这该怎么办?”
            我拍拍医生的肩膀。
            “还能怎么办?赶快缝上呗!”
            医生帮康欢缝好肚皮。
            她很快就醒了。
            醒来后,要看孩子。
            我指指地上那一堆蠕动的东西。
            康欢先是惊讶,然后哭起来。
            要出院的时候,她让我把那一堆虫子,铲起来,用桶装着,带出医院。
            然后,一起到一个无人处。
            倒上油。
            烧了。
            看着那些虫子在烈火中,一边蠕动,一边发出吱吱的怪叫。
            康欢再次哭了。

            13.

            生过“孩子”,回家后,康欢病倒了。
            她脸色苍白,浑身冰冷,嘴里不停地喊着:
            “冷冷,冷!”
            这时正值夏天,天气非常炎热。
            我还给她裹上了四五层被子。
            依旧浑身哆嗦着,喊叫:
            “冷冷,太冷啦!就像有阴风,直接吹过我四肢百骸的毛孔一样,这股寒气直接穿透我的身体了!”
            她这样说着,但我完全不懂她的意思。
            只知道她冷。
            又从屋子里生起了火炉。
            我只穿一个裤头,汗流浃背。
            她裹着几层被子,浑身冷得瑟瑟发抖。
            一天后,我懂了她的意思了。
            那天上午,我端起一碗水给她。
            她喝了两口。
            我在旁边看着她。
            忽然,我发现她的额头上,有一个极小的黑点。像一粒黑芝麻一样。
            我以为是不小心沾上的线头什么的。
            伸手帮她擦。
            一擦,竟然没有掉。
            我凑上去仔细看。
            一看吃了,一大惊。
            这哪是什么线头啊?
            这明明是一个极其细小的黑洞!
            我还来不及反应。
            这时,唰一下,她的整张脸上,一下子布满了那种极其细小的黑洞!
            “啊!”
            我失声惊叫。
            “怎么了?”
            她连忙问我。
            在她张嘴说话的空档,我看到她的舌头和口腔里,也布满了那种细小的黑洞!
            我指着她结结巴巴地说:
            “你,你……”
            她伸手把碗给我。
            一伸出。看到自己的手。
            她立马愣住了。
            我一看。
            她的手上也布满了那种细小的恐怖黑洞!
            她伸出另一只手。
            也是如此。
            再挽起袖子。
            两条胳膊也是如此。
            “啊!”
            她尖叫着。
            快速脱光衣服。
            她全身都布满了这种密密麻麻的细小黑洞!
            而且每个小黑洞里都有东西。
            那些东西在小洞里一伸一缩,一伸一缩。晃晃悠悠的。就像莲蓬里的莲子一样。
            我俯下身,从她手臂上的一个小洞里,把里面的东西掏了出来。
            原来是一条细长的黑色虫子!
            像线一样。
            两端都一样,分不清首尾。
            而且没有嘴巴和眼睛。
            我把它放在掌心里。
            它不断地扭动。
            康欢呆呆的看着虫子。忽然变得平静起来。她淡定地说:
            “哦,已经变成黑色了呀。我明白了,它们已经成熟了。现在要出来了!”
            接着,她定定地望着我,长叹一声,说:
            “遇到你,是我的幸运。跟你在一起,我很高兴。可惜的是,我不能陪你走下去了!”
            话音刚落,她的脸,唰一下,变成了黑色。
            几乎同时,她全身也唰一下,变成黑色。
            “啊!”
            我吓得后退两步。
            那些成千上万的虫子,从她浑身无数的细小黑洞中,一齐涌出来了!
            像一大片黑色的水流一样!
            从她的身体里爬出,爬到地上,从门缝爬出去,消失了!
            而她,变成了一具浑身都是细小孔洞的干瘪尸体。
            我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发生,却不能阻止。


            回复
            6楼2019-07-07 23:05
              14.



              几天后,我把康欢的骨灰送回了她老家。

              我向她的家人,询问关于她体内的虫的事情。

              她的老父亲,含泪告诉我:

              “欢欢,小时候,曾经掉进过河里。捞上来后,病了好几天。病好之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我们找人看过,有老人说,欢欢是从水里感染了‘蛊’。被‘蛊’寄生了!我们原本不想让她出去,可她还非要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唉!”

              我继续向她父亲,打听更多关于“蛊”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

              我又打听那个老人。

              他给了我地址。

              我赶去时,才知道,老人已死去多年了。

              我只好回来,自己去各方面查关于“蛊”的资料。



              15.



              我很好奇。

              我想弄明白,康欢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花了许多功夫,查了很多“蛊”的资料,都没有找到和康欢身上相似的案例。

              就在我要放弃的时候,我遇到一个古文献学者。一次偶然聊天,我向他提起这件事。

              他听完,一脸认真的对我说:

              “你搞错了。不是‘蛊’,而是‘瞽’。”

              他把“瞽”字,写出来给我看。

              他解释说:

              “无目曰‘瞽’,就是没有眼睛,瞎子的意思。”

              我脑海里浮现出那些无嘴无眼黑虫的模样。

              他继续说:

              “‘瞽’其实也是传说中的一种怪虫。这种虫来自天空,资料上也鲜有记载,还好我从一本偏僻的古书中看到过。它们在雷电中产生。会随着雨水降到地面,进入河流湖泊。人或牲畜接触到含‘瞽’的水,就会被感染。从此,‘瞽’就寄生在体内。动物体或人体,就会变成它们的巢穴。这个人和动物,从此会开始暴食暴饮,但却骨瘦如柴。因为摄取的大量营养,是为‘瞽’而准备的。它们会和‘巢’同化,对‘巢’进行改造,有时也能替代‘巢’的部分器官。当然,它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保护这个活体的‘巢’。当‘巢’受到损害时,与它们同化的‘巢’,才能进行迅速的自我修复!一般来说,它们幼年为红色,再大点为白色,成年后变成黑色。‘瞽’的成熟大约需要二三十年。等它们成熟时,就会离开‘巢’,开始新的旅程。你的女朋友,就是被‘瞽’寄生了,变成了‘瞽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7-08 1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