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耶格尔吧 关注:18,630贴子:461,375
  • 5回复贴,共1

【艾明】进击的巨人-before love (同人小说) 快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艾明】进击的巨人-before love (同人小说)

快来看看艾明这对神仙cp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7-04 10:45
    第一章

    故事发生在833年玛利亚之墙希干希纳区

    这天的天空依旧晴朗,虽然惨杂着一些零散的白云,但也让人心情舒畅。阿尔敏坐在林前的草地上,膝盖上摊着一本打开的书,他微仰着白皙的脸, 淡黄色的碎发迎着习习沐风飘摇,就这样,他凝望着那无边的天空和那熟悉的围墙-玛利亚之墙,高高的围墙将墙内和墙外隔成了两个世界,目的是为了防止巨人侵入将人们吃掉。

    “阿尔敏,你果然又跑来这了” 艾伦叫唤着,艾伦今天衬衫的袖口卷到手臂中间,露出麦色的皮肤,少年的眼睛深邃有神,他走到了阿尔敏的身边然后坐在了下来亲昵地挨着阿尔敏的身边,阿尔敏应了一声对着艾伦笑了笑,艾伦突然红了脸,并不像成年人红脸,是轻微地。

    他假装不在意随手拿过了阿尔敏看着的书,那是本关于《鱼类史》的书,艾伦对文字部份一般不感兴趣,往后翻了几页,描写了一种叫翻车鱼的鱼类,它们栖居在满是“孤零零的岩石和海岬”。

    “翻车鱼是世界上最脆弱的生物”阿尔敏托着腮说道,“因为它有各种愚蠢的死法-阳光太强死亡 ,水中气泡进眼睛了紧张过度死亡 ,海水盐分在身上留下斑点打击过大死亡 ,担心和海龟相撞紧张过度死亡 ,附近的小伙伴死了打击过大死亡。它们真的很脆弱呐,事情有一点点不对的地方就会受到不得了的重创”阿尔敏在心里偷偷补充像极了偷偷喜欢着你的我。

    艾伦看着阿尔敏的侧脸,然后,阿尔敏转向艾伦这边,轻轻地笑着, 微微地歪着头开始说话,一边凝视着艾伦的眼睛,彷佛要在清澈的泉底寻找一晃而过的小鱼似的。艾伦也不知为什么,心里像是放了一个闪着光的小烟花,藏着掖着的秘密突然砰地一声炸了个满堂彩。“我们总有一天会出墙外,去看到大海的”艾伦说罢,他将双手握成拳头,一副认真的表倩看着阿尔敏。

    阿尔敏默默地看了艾伦几分钟,随后说道“我们会的” 。在一无所知的世界,因为有你,才有动力,走下去,在充满悲伤的世界,也是你告诉我如果不知道为什么活着,那么,活下去,活下去就知道了。都是第一次来到这个世上,也是最后一次,一定要去远方看到广阔的大海。

    “铛铛铛”钟声不断回荡在希干希纳区,“是调查兵团回来了”艾伦拉着阿尔敏的手站起来,奔向西干希纳区的广场,调查兵团是长期在墙外进行巡逻调查捕杀巨人的实力兵团,广场上一片人海,村落炊烟与朵朵白云投射出的倒影伴着斜射而透的阳光,人流像余波从周边的五六条街道涌动进来,不断地壮大并且撞击周边的墙角。

    等艾伦和阿尔敏到了广场的时候,叫喊声、说笑声,踏脚声组合成洪亮无比的喧哗。时不时地,喧哗变成嘈杂的噪音,因为挤上大阶梯的人推推搡搡地又退了下来,人流顿时打着转,乱成一片。

    墙门缓缓开启,人群不停地分成两股暗流在这里上下,他们在中间的平台上突然散开,沿着两侧斜坡像巨浪一样飞泻。

    身穿绿色斗篷后面是自由之翼标志的调查兵团骑着马和一小批走着的入城,虽然带着疲惫但仍像独立山巅的苍松一样挺拔着,身上有着不同程度的伤,有一条手臂断了靠着战友行走的,有流血被抬着的受伤者轻声呻吟。

    人群看到这样的情况渐渐安静下来,随后窃窃私语起来,“又只回来了几个呀”是卖水果的马洛塔大娘,她皱起已经很皱巴巴的脸,“哎,可能被吃掉了”站在旁边胖胖的大叔随口应道。随着调查兵团的走远,人群渐渐散去。

    “我想”艾伦同阿尔敏说,“我想加入调查兵团”说完他呼了一口气,像是卸下了一个沉重的包袱,目光坚毅地看着阿尔敏。

    坚毅充满希望的目光犹如一片荒芜中开出的一朵花,渺小孱弱,却在绝望中生出丝丝希望,可以逐渐汇聚出摧枯拉朽的力量。


    阿尔敏想到了经常聚在城街喝酒的驻屯兵团大叔们,大部分人在二三十岁就死了,因为过了这个年龄,他们只是自己的影子,此后的余生则是在模仿自己中度过。日复一日,更机械,更装腔作势地重复他们有生之年的所作所为。但人应该是为了救赎自己而活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7-04 10:46
      第二章

      希干希纳区的贫困,或者不如说艰辛,有所好转。春天即将来临,实际上已经到来,冬季的严寒过去了。积雪已融化,刺骨的寒风不再那般肆虐,夜晚和清晨不再出现低气温。

      有时逢上好日子,天气甚至变得温暖舒适。枯黄的苗圃长出了一片新绿,一天比一天鲜嫩,使人仿佛觉得希望之神曾在夜间走过,每天清晨留下她愈来愈明亮的足迹。

      “我知道你比任何人都要勇敢,”阿尔敏靠在艾伦的太阳穴上摩挲了脸颊,“为那些士兵赋予生存意义的是我们,那些勇敢和可怜的死者,能够悼念他们的是身为生者的我们。” 所以去战斗吧,即使死去,将意义托付给下一个生存者,这正是唯一一个能够对付这残酷世界的方法。

      花朵从树叶丛中探出头来,有雪花莲呀、粉色的樱花呀、紫色的报春花和金眼三色紫罗兰。阿尔敏站在这些可爱的花朵前,不知为什么有着淡淡玫瑰的花香,他濡湿黯淡的睫毛低垂着,艾伦觉得他像一个玫瑰般小甜人,艾伦被空气中腻满了玫瑰的香味诱惑的轻轻印在阿尔敏柔软的颊上-一个‘友谊’的吻。

      三笠,一个聪明伶俐,目光敏锐的女孩子,因为几年前,父母遭遇强盗,被艾伦的父母收养,这些年已经成为艾伦家重要的家人,她就这么突然从爬满青藤的游廊阶梯下走了下来踱了进来,向艾伦和阿尔敏微微招了招手,“艾伦,阿尔敏。”她莫名觉得艾伦和阿尔敏之间的相处方式不对劲而后又想到艾伦和阿尔敏也就十二岁,可能这个年纪的男孩子都这样表达友谊。

      “妈妈她烤了厚片面包和乳酪还有可口的小甜茶。让我们回去尝尝”三笠转向阿尔敏笑着说“妈妈还给你准备了你喜欢的玫瑰草莓酱的蛋糕,你爷爷也在,他刚送来了你们家种的新鲜的的蔬菜。”然后,她温柔地问艾伦和阿尔敏是否“打搅了”。

      艾伦顿了顿,掩饰的咳了咳说,“没有,我们在讨论高墙外,它肯定广阔无垠,直达天际,应该还有宏伟的山峰环抱着的树木葱笼绿荫盖地的大山谷和湛蓝的闪着波光粼粼的海面。” 阿尔敏笑着点了点头,但喜欢这种事,捂住嘴巴,还是会从眼里流出来,就像艾伦此刻看着阿尔敏的眼神。

      他们三个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在喝酒的驻屯兵团,汉尼斯先生向他们打了个招呼又继续和同僚喝酒,他是个古怪的人,他喜欢插科打诨和喝酒,可是在另一方面,他经常露出不苟言笑和担心人们的表情。

      突然,一道闪电带着雷鸣声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像整个天空被劈开似的,震撼感晃动了希干希纳区,那一刻人们还没意识到死亡会成了这里的常客,围墙之内笼罩着阴郁和恐怖,破碎的房屋里过道上的花朵香锭徒劳地挣扎着要镇住死亡的恶臭,面临着死亡的威胁是多么悲哀。

      四月即逝,五月来临。但再也没有明媚宁静的五月,日复一日蔚蓝的天空,和煦的阳光,轻柔南风。有时候,成长是一瞬间的事情。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7-04 18:17
        第三章

        艾伦的爸爸-格里沙先生的家庭生活,和希干希纳区大部分医生一样,他睡得少,但他的短暂的睡眠却是安稳的。早晨,他早起一个钟头,整理他上班用的资料,有时在屋子客厅里,有时在自己的地下室里。

        整理完资料后,他会吃几块妻子为他准备的黑麦面包,蘸着自家的牛的侞汁。随后,他就要外出上班了。

        这天和往常一样,“今天,艾伦又跑去找阿尔敏了?”说罢,他吃完早餐把资料放进斜纹软呢牛皮包的口袋里,三笠还在洗漱,他的妻子微笑地看着格里沙先生,“是的”她和艾伦一样有着铜褐色的直发,“他们两个光着脚丫踩在泥土路上,然后嘴馋摘路边的生豌豆吃又怕肚子里长虫,哭着跑回来的样子仿佛还是昨天,一下子就那么大了,从两小无猜到青涩少年了”她说道,一边用洗碗布拂去黏在碟子上的果酱。“是呀,种花的人变成看花的人了”格里沙先生说“等下艾伦回家”格里沙先生认真说道,他颧骨上的皮肤也跟着紧绷起来“请帮我告诉他,他可以和我一起去他想去的地下室,我会告诉他一切的。”然后他转动房门把手,连同他脖子挂着的地下室的钥匙也晃动了一下,他向他的妻子摆了摆手便出门了。

        艾伦、阿尔敏和三笠是被人推着跑的,所有人都想着跑去码头登船离开,根本无暇去看又有多少跑着的人们成了巨人的盘中餐,他们在奔向家的路上在庞大的人流背驰而道。

        就在一会前,一道闪电突然来袭,随后玛利亚城墙被破了一个洞,一个满身是铠甲高大的巨人进了来,跟着的是无数两米、四米甚至更高的巨人。

        希干希纳区霎时沦为地狱焦土,街上哀嚎震天,巨人不是想象,它是种生物,具有一种说不出的阴森森的主动能力。那些巨人能看见,能听见,能了解,那些巨人们都有意识,有意识地在吞噬人类,在吃人肉,在饮人血,这些可怕的巨人们以自己所制造的死亡为生命而进行活动。

        真实场景带来的冲击远比想象的大,所有人包括驻屯兵团的士兵都在尖叫,都在跑,耳边忽然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近在咫尺,阿尔敏吓得浑身一抖,转过头就见不到几米的地方,一个巨人轻松捏起一个人然后活生生咬下了他身体的一半,从最初的混乱到现在,这是他们三个第一次切实看清楚发生了什么。

        阿尔敏只觉得胃里反酸,硬生生咽下去,艾伦紧握住阿尔敏发冷的手,“没事的,很快就能见到我妈妈和你爷爷了”阿尔敏点点头,艾伦拉着他跑,三笠在旁边跟着。很快,他们见到了熟悉的白色两层小房子,只是它现在已经东倒西歪,危如累卵,旁边的屋子也人去屋空,再无炊烟升起。

        只见一个戴着草帽银白色头发的老人背影,他正用干裂的双手用力刨开屋子的碎片,“爷爷”,阿尔敏松开艾伦的手跑去楼紧他,“阿尔敏”老人回头看见他们三个忍不住地哽咽,“你们没事太好了” “艾伦?是艾伦他们吗?儿子,我们玩个游戏好吗?待会有人假装把妈妈抓走,如果天黑前你能不哭不闹,我回来一定给你奖励…”艾伦妈妈的声音从废墟传出。

        “不,妈妈” 艾伦顿住了,他竭力咽下眼泪,“我不是小孩子了,你不要再说一些骗小孩子的话” 这时艾伦的妈妈一阵咳嗽,咳完以后,语气轻柔却坚定说:“阿尔敏爷爷,这钢筋是搬不开了,艾伦和三笠也拜托您了…”阿尔敏爷爷沉默了一下,说道,“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他们的”“不,我不走,妈妈”艾伦牙齿紧紧咬着上嘴唇,脸通红的,废墟再也没有传出声音…阿尔敏忍不住回头,看见一个黄发的巨人朝着艾伦家走去…

        阿尔敏的爷爷用胳膊夹起不停挣扎的艾伦,拉着阿尔敏和三笠向河岸跑,撤离希干希纳区的办法只有乘船去托洛斯特区-第二个内区那里有罗赛之墙。

        因为他们三个是小孩子和一个老人的原因,顺利登上了撤离希干希纳区的船,大部分人因为位置不够的原因,坐在甲板上。

        艾伦用胳膊把阿尔敏楼紧,仿佛他对他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宝贵了,是唯一的救命稻草,阿尔敏躺着把脸埋在艾伦的颈窝,“我会同你呆在一起的,一直。”阿尔敏以他独特柔和的语调说,他能感觉艾伦的眼泪浸湿了他的衣服,“我好想回到昨天,有蝉鸣蛙叫,还有到处飞舞的萤火虫,三笠睡在竹床上,妈妈拿着芭蕉扇帮她赶走蚊虫,我和你无忧无虑看着满天的繁星…”“一切都会好的,艾伦,没有到不了的明天”艾伦闻着阿尔敏散发的玫瑰气味也慢慢平静下来,“你身上总有着玫瑰的味道”艾伦吻了他一下侧颈,“你也有着好闻淡淡的海盐味”阿尔敏轻生说道,远处终于出现了二三缕模模糊糊希望的光线——在太阳完全进出之前。

        在他们抵达托洛斯特区数日后,中央以夺回玛利亚之墙的名义,从难民中选出了25万人协助投放作战,其中包括了阿尔敏的爷爷,阿尔敏爷爷走的那一天,将随身一直戴着的草帽给了阿尔敏,没有道别,阿尔敏从日出到日落,也没等到他的爷爷回来,有些人没有如期归来,也许这正是离别的意义。“爷爷走了,我不知道怎么办,那个小时候背着我回家的男人走了,那个家里最爱我的人走了,那个奋斗了一辈子的人走了,带着他的倔强走了…”阿尔敏抱着爷爷的草帽,眼泪像断了线的珠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7-05 15:57
          阿尔敏抱着爷爷的草帽,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滴一滴的流了下来,“我们会带着亲人的思念,一直往前走,记忆里那些美好的,就就像身体的每个细胞,跟着我们一直到永远,那些最爱我们的人,总来不及等我们长大”艾伦将阿尔敏拥入怀中,眼神平静却又坚定,仿佛一夜长大了…

          (有微abo设定)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7-05 15:59
            第四章 心事-此情可待成追忆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
            翻译过来是-这份美好的感情,原本是值得回忆追念的,只是当时身历其境,毫不在意,如今想起来,只留下一份惆怅与迷茫

            他们在教堂找到了一份帮工,但大部分时候阿尔敏在家里踯躅,一个很小的家,是专门分配给希干希纳区的难民的,不是失去了支柱,而是失去了动机,无力的保持平静,那段日子一直最星雨阴霾密布,是阿尔敏能记得的最抑郁的日子伴随着身上的异样感。

            此时,他正坐在一张舒适的椅子里,膝上放着一大卷书,“怎么一脸愁眉不展的样子?”艾伦刚结束了教堂的工作回到家里,走过来。阿尔敏咕噜一声做了回答,艾伦笑了笑,明快地说他要做从教堂里学来的菜。

            这天阿尔敏觉得艾伦出奇地话多,讲的每一件事,都像一幅工笔画一般说得极其详细,他谈起,“回想起和你每一次见面时的情景,还有每一次等候你回家时的样子,我就觉得如同看戏一般,我从小就不善言辞,不喜欢轻易吐露自己的心声,是你向我描绘了外面的世界,让我也有了梦想,和你一起去外面的梦想,只有你,让我吐露了心声。”

            阿尔敏看着窗外阴雨的天气,只觉得自己心中的空洞彷佛又扩大了。

            “我想马洛塔大娘了,她走之后,我再也没有免费的甜瓜吃,还有每天骑着个三轮车卖土豆泥卷的胖大叔已经再也没能路过门口了,以前的家门口前屹立多年的大榕树也已经倒下,再也没法在上面荡秋千了,爷爷再也没有坐在门口树下的藤椅乘凉等我回家了。”

            艾伦伸出手扶住阿尔敏的肩,他的肩微微地颤抖不停。几乎无意识地,艾伦立刻拥他入怀。他在艾伦怀里一边颤抖,一边无声地哭泣,泪水和温热的鼻息濡湿了艾伦的衬衫。

            “为什么我们总是处在内耗和互害的状态中?人可以选择死亡,但不是被逼着去死亡。人类比巨人可怖之处,难道不是小心翼翼地扮演着虚伪的角色,让周围的人信以为真吗?”艾尔敏说,声音迟疑又柔弱,象在叹息。

            他偎在艾伦身上,透过厚厚的针织衫,艾伦依稀能感受到他的气息,是好闻的玫瑰花香,艾伦勾住阿尔敏的手。不过,事实上便仅止于此,这些动作并没有其他的意味。

            “你悲怆也没用的,我们现在平凡不过的活着,对于已经走了的人-马洛塔大娘,胖大叔,你的爷爷还有我的妈妈,是这么的求之不得。我们更应该好好的活着,就像只活一天那样用力的活着。我们只要把巨人打败,就不会再有这些悲剧发生,放心吧,他们都去了天堂,那里不会有人逼他们再去杀巨人了。”

            艾伦的手彷佛在探索些什么似的那曾经有过的一种极其宝贵的在阿尔敏的背上游移似乎在安抚他悲伤的情绪,空气中玫瑰花的香味和海盐的味道越加浓烈。

            “离开你的人,不管当时是出于什么原因转身离去,也许曾彷徨挣扎不舍过,但至少在他决定要走的那个瞬间,他觉得你没有他,你也能过得很好。”艾伦边说,边用手抚弄阿尔敏那柔细的金发。

            一瞬间,阿尔敏感到浑身感到热烘烘的,尤其时侧颈的位置。“ 阿尔敏,我小时候听妈妈说,天底下的温柔有十分, 八分在神爱世人。可我觉得你才是温柔大本身,就像一面湖水,我想看你笑,想你快乐,所以,以前那个阿尔敏快回来吧”

            待阿尔敏意识过来,艾伦已经说完了。最后的几句话就像被拧下来一样,浮在半空中。艾伦声音少年且单调,但却给人抚慰。他们攥着互相的手,紧紧地。

            爱意藏进了浪花里,一朵一朵,都漫入美梦中,可以伴人好眠。

            “阿尔敏,我希望我们以后可以一起走很长的路”“嗯”

            星空之所以美丽,就是因为在无限的宇宙中,不管黑暗如何蔓延,都有星星的光芒去把它照亮。 世界也是这样,有绝望的地方,就会有希望产生。


            (竹马真的很好磕!两小无猜是真,吐露心事是真,无奈分离是真)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7-06 2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