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吧 关注:112,892贴子:883,946

回复:【巍澜】小甜饼糖水铺(超甜的续写日常,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7楼2019-08-21 22:54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8楼2019-08-21 22:56
      终于发出来了....切割成好几段实在影响阅读体现...辛苦大家了。sorry一直等到现在...(真的服了贴吧的G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9楼2019-08-21 22:58
        无心之事,被人记挂万年,也是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0楼2019-08-21 23:43
          么事么事,昆仑一万年前就嗝屁了,有剧版视频为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1楼2019-08-22 00:13
            两个都是不让人省心的,随随便便就把人魂儿给勾走了,所以你俩要一直甜甜蜜蜜下去,就不要去嚯嚯其他人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2楼2019-08-22 00:32
              【长篇】相爱七个瞬间(一)

              一共七个小甜饼,这几天陆续更完



              “沈巍帮我拿条内裤!”刚到家,就听见赵云澜从浴室嚎了一嗓子。
              赵大处长洗澡是不关门的,美名曰有突发情况他能第一时间跑出来。沈教授面红耳赤批评了几次,无一不“草草”收尾,只能任他去了。
              前几天一直下雨,阳台上晾了一排衣物。沈巍一齐收下来,放到床上,傻了。
              五六条款式尺码差不多的内裤,压根分辨不出谁是谁的。
              “你拿过来没?我没穿衣服,冷~”
              沈巍还没来及应,就听见“咚”的一声回头,脸立即红的能滴血般。
              赵云澜竟围着浴巾光着膀子就出来了。毛茸茸的浴巾勉强挡住下半身,小蛮腰若影若现。平坦的胸膛没有腹肌,倒种了不少鲜红欲滴的吻痕。
              大部分是昨晚的,小部分是前几晚还未褪去的,每个都是把持不住的他的杰作。
              沈巍无地自容,一句“不成体统”在嘴边滚了两圈也脱不出口。
              “你,看看哪条是你的,混在一起了。”
              赵云澜看了他一眼,嘴角勾起笑。挑起一条,当着沈巍的面,仔仔细细嗅了两秒,骚包偏装作一本正经道:“你的。”
              又拿起另一条明显扯得变形的,随便一闻,恍然大悟:“这条不就是了。”
              沈教授真能自燃了。
              “赵云澜,你…!”
              到底还是没说出来,甚至,找到的内裤都不用穿了。


              回复
              354楼2019-08-22 10:25
                热乎的楼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5楼2019-08-22 10:29
                  【长篇】相爱七个瞬间(二)



                  两人手牵手买菜回来,看见街边水果摊在卖甘蔗。
                  “都这时候了还没下市?”
                  “你想吃?”沈巍把菜放到地上,准备掏钱包。
                  “不是,”赵云澜拉住他:“就是想起小时候,我吃甘蔗咬不动结,我妈就把结切掉。我爸看见发好一顿脾气,说她太惯着我。后来就再没买过了。”
                  想到赵云澜从小的家庭环境就是这样,沈巍有些不悦。“看着挺新鲜,我去买点。”
                  “算了吧。”赵云澜毫不在意耸耸肩:“那结太难啃了,有那功夫我宁愿吃棒棒糖。”
                  “我切给你。”沈巍走进水果摊,微躬着身子问老板怎么卖。熨得崭新妥帖的昂贵西装,在满地削剩的甘蔗皮中格外突兀。
                  赵云澜涌上一阵暖意,但又早该习惯了。

                  回到家,沈巍把菜放到冰箱,就钻进厨房里。不一会,端着盘切好的甘蔗出来了。
                  赵云澜有些讶异,“你这也太讲究了吧。我妈都是把结切掉就完事了。”
                  沈巍把每节甘蔗切成三段,每段再切成四分之一长条。这样每条长短粗细都正好,一口的量,吃着最方便。
                  他又拿了个空盘出来,“甘蔗渣吐这里,别丢垃圾桶,容易惹蚊虫。”
                  “哦哦”赵云澜机械地点点头,而后,才对着沈巍背影道:“我这样像不像古时候的皇帝?”
                  沈巍觉得好笑,正欲转身,那人又补了句:“唯一不同就是少了后宫三千,只有一个大美人作媳妇。如花似玉秀色可餐,胜过后宫乌泱泱的一片。你说对不对?”
                  沈巍又羞又赧,只好急急走开,训了句:“胡言乱语”,留下赵云澜在后面哈哈大笑。


                  回复
                  356楼2019-08-22 10:30
                    开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7楼2019-08-22 10:31
                      我要是有沈巍这样的老公做梦都要笑醒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8楼2019-08-22 10:34
                        此处不是应该有巍巍牌榨汁机的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9楼2019-08-22 10:35
                          找到的内裤不用穿了啥意思,怀疑开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0楼2019-08-22 14:37
                            楼主真是高产,一万个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1楼2019-08-22 18:2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2楼2019-08-22 19:33
                                楼主真是心中有很多很多想法和爱的人,超级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3楼2019-08-22 20:47
                                  赞赞赞赞,写的真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4楼2019-08-22 23:13
                                    吹爆这个高产的楼楼,呀呀呀辛苦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5楼2019-08-22 23:34
                                      顶顶!这几天刚入的坑,好喜欢看楼楼写的沈教授被调戏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66楼2019-08-22 23:47
                                        【短篇】相爱七个瞬间(三)



                                        天气转暖,沈巍把盖了一个冬天的被子换下来洗。过季衣物收进壁橱,夏天的衣服拿出来。
                                        鉴于两人胡闹的程度,老老实实倒了五瓶盖消毒液,三瓶盖洗衣液,浸了一天一夜才往洗衣机丢。洗衣机尽职尽责转了三个半小时,打开门,一股清香味袭来。沈巍撸了撸袖子,准备晾。
                                        “你看见我案件报告了吗?昨天放茶几上的。”
                                        茶几是家里唯一凌乱的地方,赵云澜习惯坐在那办公。每次刚收拾整齐,不用半天就会堆满各种文件、棒棒糖,以及避孕套的包装袋。
                                        沈巍知他乱中有序,看着乱七八糟,实际每样东西都按习惯摆放好,真要捡顺反倒找不着了,就没再管。
                                        “是一个棕色的牛皮纸袋吗?”沈巍打开茶几下的抽屉,“早上我看丢在地上,就收起来了。”
                                        赵云澜看了眼,“对对对就是这个,海星鉴催着要,麻烦死了。”
                                        沈巍也不唠叨,直接递给他。床单晾好,准备回卧室找压缩袋,把棉芯和冬天的衣服收好。
                                        “沈巍,帮我拿下充电器!”
                                        他看着眼前叠到一半的羽绒服,“你等等。”
                                        “等不了!这一盘输了我就掉王牌了!”
                                        天大地大,游(lao)戏(po)最大。沈巍只好站起身,从床边拔下贴了赵云澜名字的充电器。
                                        “帮我插下,移不开手。”
                                        茶几的插线板被踹到沙发底下,沈巍伸手去够,上面落了不少尘。他使了异能把插线板擦干净,再把充电器插上,另一头递给赵云澜。
                                        赵云澜正打到关键时候,顺手接过,眼都没抬。沈巍搞不明白这些游戏,也坐在旁边看。等画面上最后一人被爆头,“大吉大利,今晚吃鸡”的字体弹出,赵云澜才放下手机,一把抓过沈巍搂进怀里,兴高采烈:“漂亮!我升战神了!”
                                        沈巍听不懂,但想来是个厉害玩意儿,一边回抱他一边提醒:“玩一会记得休息,仔细眼睛疼。”
                                        语气之温柔,用词之贤惠。赵云澜冲他嘿嘿一笑。
                                        沈巍回房间刚把衣服叠好,那边又喊起来了。
                                        “沈巍,你快过来!”
                                        “什么事?”
                                        “哎呦你快点!”
                                        这人怎么还撒起娇来了。他连忙跑出来,见赵云澜盘着腿坐在地上,笑眯眯看他。
                                        “不是让我休息吗?沈教授,抱一个呗~”
                                        那眼睛亮闪闪的,宛若星辰。
                                        一万年的苦楚仿佛都泡进蜜罐里,融化得一干二净了。


                                        回复
                                        368楼2019-08-23 15:07
                                          日常顶,继续甜下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9楼2019-08-23 16:08
                                            不打游戏的娃有点看不懂这一篇今天我写了篇文题目是“人生若只如相见”,有人投诉我蹭了某游戏的冠名权,我说我找纳兰性德要过版权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0楼2019-08-23 16:10
                                              爱你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71楼2019-08-23 17:16
                                                dd,楼楼加油(ઇ〃•ω‹〃)wink♡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2楼2019-08-23 17:55
                                                  楼主的文温暖甘甜,细节到位,还勤奋产粮!真是深得我心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3楼2019-08-23 20:46
                                                    最重要的是生活气息很自然,人物把握得好!楼主自己加油!爱你么么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4楼2019-08-23 20:4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5楼2019-08-23 22:11
                                                        dd!(傻笑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76楼2019-08-24 04:37
                                                          【短篇】相爱七个瞬间(四)

                                                          龙城最近的天气跟小孩一样,前一秒还阳光普照,后一秒就大雨倾盆了。
                                                          这堂是答疑课,别的老师都是露个脸,没问题就直接下课了。沈巍却针对每一组的实验报告总结了整整二十页的归纳分析,含金量高,又不失针对性。最后还留了十分钟个人答疑,暴风雨就是这时突然而至的。
                                                          台下一阵喧闹,每人都忧心忡忡要成落汤鸡了。
                                                          沈巍用手压了压,“大家别担心,我办公室有多的雨具,可以借用。”因为知道课上有不少旁听生,又问:“你们都住一起吗?”
                                                          底下七嘴八舌地喊:“住一起!我们都住园七。”有个胆大的甚至语出惊人:“不住一起老师可以送吗?”
                                                          教室像炸开了锅般,起哄声笑声瞬间爆炸。另一边不满意了,也提高了音量抗议:“我们也想让老师送!”
                                                          “我们也要!”
                                                          可怜的沈教授在家毫无还手之力就算了,上课也要被调戏,真真以身示范了“红颜祸水”四个字。
                                                          “不好意思,我想你们沈老师比较想送我回家。”
                                                          这语气听上去臭屁又得意,仿佛被宠惯了。众人纷纷回头,只见一个小哥哥斜倚在后门,皮衣配牛仔裤,大长腿搭小蛮腰,帅气又时髦,好看得不得了。
                                                          “云澜!”沈巍喜形于色,“你怎么来了?”
                                                          “来接,宝…呃,你下班啊~”接收到沈巍的眼神警告,赵云澜生生把“宝贝儿”三个字咽了下去。
                                                          “师母!”学生里有人喊。
                                                          “这位同学很有眼光啊~”赵云澜竖起大拇指,眼角泛起一道道笑纹:“不过怎么能是师母呢,该叫师丈才对。”
                                                          “师丈好!”全班二十多人整齐划一地喊。
                                                          “同学们好,同学们不用客气啊都是自己人。”赵处长老练油滑,涉世未深的大学生哪里是他的对手,不消三句就收获了一堆好人卡。
                                                          “别闹,”沈巍悄悄拉过赵云澜,“裤子都是湿的,怎么回事?不是给你拿了伞吗?”
                                                          赵云澜一本正经:“想早点来接你呗,步子迈大了点。不过放心,没扯着蛋。”
                                                          “大庭广众,成何体统!”赵云澜嘿嘿一笑,仗着有讲台挡,在沈巍身下很是娴熟地摸了一把。
                                                          效果立“竿”见影。
                                                          拯救沈巍的是终于响起的下课铃声,一排学生狗粮吃得津津有味,没半个人有想走的意思。
                                                          “同学们,我把你们沈老师领走了哈~”赵云澜颇有些家属的自觉。
                                                          “师丈再见!”
                                                          “师丈要好好对沈老师啊!”
                                                          “师丈别忘了沈老师明天还有三堂课呢!”台下立即一阵毫不掩饰的坏笑。
                                                          唔,这位同学,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彩蛋:
                                                          “小巍,等,等下,窗帘还没拉。”
                                                          “我要检查…”
                                                          “什么?”
                                                          “你说的…有没有扯到…”
                                                          “啥?呃啊~~!”
                                                          嘴上占的便宜,沈教授必定百八十倍从别的地方讨回来,赵处你怎么就学不乖呢?


                                                          回复
                                                          378楼2019-08-24 16:3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9楼2019-08-24 1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