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德里安吧 关注:25,633贴子:2,419,094
  • 110回复贴,共1

轰炸机研制架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献给哈柳辛和西波列夫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7-06 14:27
    热心网友就是、情由独宠、时光i丶丶. . . 被楼主禁言,将不能再进行回复
    历史上强国轰5/6研制和试飞太晚,服役就落后。
    实际上引进伊尔28和计划引进图16很早。
    伊尔28是1952年引进的,而图16计划引进是和米格19一起讨论的。
    所以说在中苏蜜月期,50年代引进伊尔28和图16并且特许生产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7-06 14:29
      轰5,提前10年。和米格17一起引进生产。
      1956年首飞,1957年服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7-06 14:29
        轰6,提前10年,和米格19一起引进生产。
        1958年首飞,1959年服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7-06 14:30
          有了50年代引进生产伊尔28和图16的基础。
          60年代就可以自主研制轰炸机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7-06 14:30
            60年代是超音速轰炸机时代。
            本身亚音速轰炸机已经过时了,毛子伊尔28和图16的后继机型是雅克28和图22,因此简单山寨雅克28和图22是最现实的选择。
            而山寨需要样机,70年代以前毛子图22和雅克28从未出口过。因此山寨二者,只能从毛子那里进口样机和洽谈引进生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7-06 14:30
              雅克28只是一种战术飞机,58年首飞,61年量产,配备的发动机也是和米格21一样的R11,不用说是可能引进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07-06 14:31
                而图22,和米格21,雅克28不同,是一种战略轰炸机,1959年首飞,1962年服役,但是毛子并不重视这款飞机,认为该飞机已经过时了。
                尤其是玉米帝时代,认为战略轰炸机可以被导弹代替,更是非常不重视图22。
                初期轰炸型号仅仅生产15架就停产了,之后主要是海航的导弹载机和空军侦察与电子战机。70年代更是和图16一样出口国外。
                所以玉米帝下台前,从毛子那里采购到图22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7-06 14:32
                  引进的雅克28,代号轰7,图22,代号轰8。分别在60年代末首飞。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7-06 14:32
                    最后谈谈远程重型轰炸机的问题,很多人都认为远程轰炸机是不可行的,其实个人以为在50-70年代,类似于图95,米亚4,B52之类的亚音速远程轰炸机还是需要的。财力允许的情况下,还是应该试制的。原因如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07-06 14:33
                      第一,有轰6的底子,
                      机体机翼简单放大就行了,
                      发动机直接用4台涡喷8
                      还有轰6的生产线可以依托。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7-06 14:33
                        第二,大型飞机的平台需要,
                        不但可以作为轰炸机使用,作为导弹载机也是合适的,搭载单体重量,数量都比轰6大得多。
                        改造预警机,加油机比自行研制运输机客机现实的多。
                        甚至改造领导专机也行,比自己研制客机运输机靠谱的多。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7-06 14:35
                          远程重型轰炸机代号轰10,70年代首飞,80年代服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07-06 14:35
                            远程轰炸机性能数据类似于历史上的远轰,
                            起飞重量155-163吨,载弹量7-15吨或者5-18吨。
                            不同的是发动机选型,用4台Wp 8而不是4台910甲或者6台915。采用翼吊发动机的方式。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7-06 14:36
                              不研制运十了,用远轰代替。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7-06 14:37
                                仔细看下122厂和172厂的历史,就会发现,轰-5、轰-6的试制实在是无法比历史提前。涉及到一五、二五的计划,还有旧厂、新厂的定位问题。更重要的是50年代后期一味的自力更生脱离苏联援助的思维。


                                如果轰-6按照谈判的合同履行,也不会出现那么多的波折。自己改来改去的,如果没有老***记本,恐怕再过十年也仿不出来。


                                收起回复
                                18楼2019-07-06 16:59
                                  还不如学习法国的思路,或者说我朝J-8的思路,从J-7(Mig-21)放大,改双发,增大航程、载弹量,用加力可以超音速突防。


                                  收起回复
                                  19楼2019-07-06 18:35
                                    我在想 能不能用斯贝搞一款F-111 或者用D-30搞一款半隐身的小逆火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07-07 04:19
                                      中国引进图-16轰炸机要追溯到1955年。当时中国航空工业顺利完成了第一个五年计划,想要乘胜前进,研制更大型的轰炸机。1955年11月国家经委副主任孔祥桢带队赴苏联谈判,结果苏联同意帮助中国建设年产800架图-16的轰炸机制造厂。1956年10月,双方签订谈判备忘录,增加建设172厂(今天的中航工业西飞)项目,苏方将于1957-1958年交付年产800架轰炸机的总体初步设计和施工图,计划在1958-1959年交付轰炸机。
                                      1957年,中国国内建设的顺利开展使得氛围开始显得更为浮躁,“大跃进”运动已经是箭在弦上。当时中国一个高层考察团访苏后,总参就提出3年内生产400架图-16装备空军。但是当时的172厂才刚刚破土兴建,1960年不要说生产400架图-16,连总装交付1架图-16的能力都没有。当时哈尔滨的122厂(今天的中航工业哈飞)提出了承担试制图-16轰炸机的请求。为此,一机部特别在哈尔滨召开扩大会议,研究图-16提前试制和分工问题。
                                      122厂当时实际是缺乏中型轰炸机的试制经验的,因为定点的是172厂,而且当时中国最好的飞机厂112厂(今天的中航工业沈飞)已经向172厂援助了一大批技术骨干。但是在会上,122厂当时的领导在大跃进的形势下凭着热情盲目抢任务,竟提出在8-9个月(1958年底)试制成功1架图-16轰炸机、3架参加国庆十周年受阅的“跃进方案”。这下任务还真给抢来了,1958年正式下达了122厂、172厂协作,国庆十周年成功试制“飞龙-201”飞机(图-16轰炸机代号),122厂为主制厂,负责机身、中央翼、总装、静力、试飞,而原来的172厂只捞到了尾翼和起落架这些残羹剩饭。
                                      1958年金门炮战后,台湾海峡局势紧张。赫鲁晓夫在当年9月召见中国驻苏联大使刘晓,称可派一批带有导弹的图-16轰炸机到中国,配备苏联飞行员,可用在中国领海、领空,给美国侵略者以打击。新中国是历来讨厌外国在我国领土上驻扎军队的,因此周总理电复赫鲁晓夫称,我们非常感谢您的好意,但从目前整个斗争形势来看,不宜这样做。因为我们目前没有使用轰炸机出海作战的意图。同时美国也在尽力约束蒋介石空军,这样就使图-16这样的轰炸机没有什么作战机会。相反地,如果苏联空军突然在中国大陆出现,情况可能复杂起来。为了有效地加强中国空军的作战力量,中国决定提前制造图-16轰炸机。也就是说,中国借着赫鲁晓夫的提议,加速了图-16轰炸机的引进过程。10月31日,赫鲁晓夫回电给周总理,原则同意提前供给图-16飞机技术资料和样机。
                                      1958年12月,中国一机部马上派出了122厂、172厂组成的代表团赴苏联,就提前试制图-16轰炸机进行谈判。当时的122厂代表竟然对苏联方面提出,要一年搞出飞机年产50架,苏方当时就反驳说,一年时间你们不可能生产出飞机,一年时间你们连装配型架都造不出来。但是苏联还是同意了中国试制图-16的请求。苏联同意向中国提供图-16飞机的成套技术和图纸,先提供一架图-16部件和系统件,由122厂进行总装试飞,另外苏联向中国派遣专家帮助试制工作。
                                      等开始了试制工作,中方才发现原来的122厂的“跃进计划”根本就无法实现。苏联自己试制图-16轰炸机需要100万工时,耗时1年,苏联估计中国可能需要250万工时。因此“跃进计划”不得不缩减,改为集中在1959年10月1日前,用苏联提供的部件组装出1架图-16轰炸机来献礼。
                                      这下夸海口的122厂必须要玩命了。122全厂上下以组装“飞龙-201”飞机为中心任务,一切都为它开绿灯,全厂上下坚持奋战67天,就完成了第一架飞机的总装,比苏联总装图-16的时间还少了20多天,终于赶在1959年9月27日试飞上天,向国庆十周年献礼。
                                      然而首架图-16上天的代价也是惨重的。由于122厂在试制图-16轰炸机业务的全面铺开,工厂已经把主要精力放在了这里,而影响了自己原来米-4直升机和相关海空军零件的制造任务。为此,1960年航空部、局多次召集122厂讨论任务安排,但是当时122厂已经骑虎难下。1960年11月,中央有关领导严厉批评了122厂在3年中没有交出1架质量合格的米-4直升机,明确提出搞优质飞机要“一刀两断”。最后经航空部研究,在1960年11月正式通知122厂停止试制图-16轰炸机,将后续工作移交172厂。移交工作中,发生了合格证丢失、转库损伤的事故。这次122厂由于“大跃进”的浮躁风气而盲目抢功劳的举动,以彻底失败而告终,给国家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失。
                                      直到1966年10月,172厂才完成第一架轰-6原型机,用于静力试验。1968年12月24日,国产化的轰-6才实现首飞。直到上世纪80年代,轰-6甲型轰炸机在工厂已经停止生产后,才补办完成定型。为此,空军方面甚至以不定型就不接受飞机的手段来向厂方施压。


                                      回复
                                      21楼2019-07-07 08:34
                                        为了保证生产进度,根据国家安排,由沈阳112厂为172厂成套培养和输送人员。从1958年8月11日第一份调令发出,到1959年年底,112厂的1040名干部和1697名工人(由于112厂此时生产任务也很重,后续2500多名干部工人未实际调动),打起背包前往阎良,开始了172厂的厂房建设和生产准备工作。
                                        然而即使如此,早在厂址调到阎良前,上级就决定把172厂的生产规模下调为300架/年——其实在轰-6K之前,我军其他种类的轰-6加在一起也就这么多——后来确定由122厂作为主承制厂的时候,又进一步下调为200架/年,比如“三年生产400架图-16”,就是第一年完成试制,后两年一年产200架这么算出来的。
                                        贺龙在112厂视察时,对大面积质量问题进行了严厉斥责
                                        然而在1960年之后,这个产能再也没人提了。随着1961年上半年航空工业开始进行质量整顿,三年没交付出一架合格的直-5直升机的122厂首当其冲;特别是原计划送给越南领导人胡志明那架直-5,转场到南宁时,除苏联原装发动机等部件尚能使用之外,全机其余部件故障严重,根本无法再次起飞,严重损害了中国航空工业的形象。
                                        被周总理和贺龙元帅狠批后的122厂,决心集中精力于直-5的优质过关工作。经三机部1961年11月12日批准,122厂停止对“飞龙201”的试制,包括图-16 04架样机在内的图-16所有相关技术资料、工艺装备和专用设备,陆续从哈尔滨移交到阎良,足足装了400多节火车皮之多。
                                        图-16全机45000多项零件,是米格-19歼击机的4倍多,生产管理难度很大
                                        172厂这边也是一样,从1961年到1964年,主要的工作是把新建的厂房给加固起来——没有基建工程质量作保证,根本造不了这么大的飞机。从1962年开始,172厂把122厂发来的苏联原厂图纸和产品一一归类整理,和之前试制的“五大部件”对照一番,结论是:除了一小部分能用,其他的,老老实实重来吧。
                                        情况就是这样了,国家给的经费也不宽裕,跟苏联人要资料又要不来,172厂已经连续亏损两年,“大跃进”期间扩招的9000多人也裁掉了7000多,想活下去,只能接点加工伊尔-28起落架、生产米格-21副油箱、以及修理一下部队的图-4这类零活才能维持生活这样子。
                                        如今扛起战略空军的厂子,当年要靠这玩意儿发工资
                                        1963年,172厂不仅通过干零活终于扭亏为盈,更是得到了两次宝贵的学习机会。先是年初,副总工程师陆颂善被选派去英国验收民航引进的“子爵”号客机,学习了英国人在大型飞机生产中,如何用光学望远镜和长杆千分尺辅助安装大型机组装型架的新工艺,以上两项设备后来直接从英国以民品名义引进。
                                        万万没想到,这玩意儿还对轰-6有过帮助
                                        6月中旬,空军又来派了个大活:既然那架图-16 04架样机已经拆了,就把现有的两架图-16改成核武器投放平台——代号“21-511”工程。同年10月,01架样机转场至172厂进行露天改装;11月,在基建工程兵部队的帮助下,172厂开始建设专门厂房,1964年4月进厂改装。两架图-16先后于1964年9月和1965年3月完成改装任务,保证了1965年5月首次核武器空投试验任务的完成。
                                        4251&4252,共和国核武器事业的老熟人了
                                        尽管高度保密的“21-511”工程(包括为1967年首次氢弹试验,对轰-6甲进一步改装的“21-512”工程)只涉及172厂一部分人员,但这次光荣而宝贵的实际锻炼机会,仍然培养出了172厂的一批核心骨干,并初步建立了一套质量管理制度,更重要的是,巩固了他们一定能搞出国产图-16的信心。
                                        先有李溪溥废大梁,后有张瑞敏砸冰箱
                                        1963年10月,根据上级统一布置,172厂正式恢复了图-16试制工作,确定仿制图-16的技术状态为图-16А型(跟04架样机相同,能空投核武器并具备空中加油能力),零批(原型机)投产3架,1架作为静力试验机,2架用于试飞。计划1967年年底完成。
                                        虽然已经有些不合时宜,但空投核武器这项功能在轰-6研制和量产期间一直保留,直到第14批次之后
                                        根据这一安排,1964年172厂主要进行的是重要工艺准备和部分零部件领先试制,完成了约30%的工装设备。1964年11月27日,根据三机部《国产飞机命名的通知》,停止过去实行的,歼击机以“东风”命名、强击机以“雄鹰”命名、直升机以“旋风”命名和轰炸机以“飞龙”命名的方式,“飞龙201号”从此就成为了我们熟知的轰-6。
                                        在第四季度,172厂还按照“国内学大庆,国外学大安(大安指朝鲜大安电机厂实行的“大安工作体系”,172厂以此精神为出发点,在厂部集中建设为基层车间提供技术服务的各业务科室,提升管理效率)”的精神,进行了生产管理上的改进试点,为1965年全面投入01(静力试验)、02(试飞)两架轰-6的零部件试制做好准备。


                                        收起回复
                                        23楼2019-07-07 09:06
                                          虽然产能也上过两位数,但等到80年代运-7开始量产之后,也赶上轰-6订单削减,40架什么的就别合计了
                                          到了1965年,一切看上去都“蹄疾步稳”了起来。不仅01架机的部件试制稳步进行,产能也终于定成了看上去有点谱的40架;172厂还在派人去南昌320厂,给01架机的水平尾翼做静力试验的时候,抽空跟320厂合计了一下挂载上游-1/海鹰-1反舰导弹的可能性(算是轰-6丁最早可追溯的技术起源了);甚至还根据三机部的指示生产了一小批公共汽车。
                                          然而进入1966年,当各车间终于开始进行01架静力机的部件装配时,形势再度严峻。例如,贯穿01架机机身中段、长度达12米的四根弹舱大梁,是飞机的主要承力结构,结果在装配时发现,其中两根超差严重,此时距离01架的预计下线节点已经不足五个月。
                                          红圈内是四根弹舱大梁的位置,位于机体重心位置,其强度要求之高可想而知
                                          时任172厂总工程师李溪溥代表厂领导集体,命令将两根大梁当众进行报废处理,并且将其保留在车间里,时刻警醒着职工要彻底树立“质量第一”的意识。虽然此事的知名度,肯定没法和后来的海尔“掌门人”张瑞敏砸冰箱的事儿相比,但其内在逻辑都是一致的。
                                          对于那时候的海尔和那时候的172来说,大家都是“输不起”的,这一局,一定要赢
                                          为了进一步激发起职工的责任感,厂里还组织零部件车间工人机体参观了部装、总装车间,以及那架正在总装车间里,继续向着试车台方向折腾的图-16 04架样机——毕竟除了参加“21-511”任务的极少数人之外,很多人都快忘了完整的图-16是啥样了。意识到自己生产的零件装在飞机的什么地方,这很重要。
                                          1966年10月31日,01架静力试验机完成总装下线,此时距离当年用苏联部件总装出第一架图-16已经过去了7年。在波诡云谲的政治运动大潮中,通往轰-6首飞的道路,依旧需要披荆斩棘......
                                          传说中的“马凤山笔记”
                                          之前说了,早在1962年1月172厂整理从122厂移交的资料时,就发现还缺很多苏联应该提供的东西,当时一共列了21项之多。就说这静力试验,苏联只给了一本用于批生产阶段飞机静力试验大纲与载荷的册子,里面的内容很简单,就是各个阶段加到百分之多少载荷这种;我们最需要的,静力试验中加力点应该设在哪里,包括一些强度计算所需的关键数据,苏联现在不给了。
                                          苏联的官方答复是,这些资料是苏联中央流体动力研究院(大名鼎鼎的TsAGI)编写的,不是工厂生产资料,所以不属于许可证合同中提供的生产资料。幸好1959年5月,122厂设计室副主任马凤山去苏联留学实习时,苏联教员正好教了下列3门课:《图-16飞机的静力试验考察报告》、《图-16飞机强度计算原始数据总结报告》和《从图-16改为图-104的结构考察报告》。
                                          前两项是轰-6静力试验必不可少的内容,后一项则为后来马凤山奔赴上海主持运-10项目打下了基础
                                          当时上课的时候虽然没发教材教案,但苏联教员特意说了,这些课程资料以后都会发往中国,所以绝大部分人都没记下来完整的笔记,只有马凤山一人以超群的记忆力和俄语底子,将课上所有内容几乎一字不漏抄下。因此,当172厂1964年决心自己动手搞轰-6静力试验的时候,就向上级要求,把马凤山连人带笔记调到172厂,任设计科副科长。
                                          在马凤山主持下,历时一年时间,172厂设计科编制了轰-6的全套静力试验、强度计算和气动计算资料,共12000多标准页。这不仅满足了当时试制的要求,也为以后172厂设计科(所)能够长期主持轰-6的批生产和改型工作,一直到今日“战神”凌空展翅,打下了坚实的底子。
                                          如今高度自动化的检测设备,为轰-6K这类大型飞机的总装调试节省了不少工夫
                                          相比战斗机,轰-6这种大飞机的静力试验,不仅项目复杂(共51个试验项目,105种试验情况,例如52吨起飞重量和72吨起飞重量,就要分开做两种构型的悬空试验),而且增加了操纵系统、机身、机翼、尾翼这些大部件的刚度试验;由于机体结构件超长,还加装了2000多片测量应力的应变片。
                                          大型机的静力试验更是马虎不得,ARJ-21研制时的“2.5G事件”就是例子
                                          由于172厂之前除了伊尔-28的起落架之外,没有进行过任何飞机部件的静力试验,所以之前咱们提到,平尾的单独试验是去南昌320厂做的;前起落架的单独试验也是进城去找西工大做的;整机试验不用说了,这么大个,必须送到耀县的623所(强度所)去。
                                          作为国内第一架做整机静力试验的大飞机,轰-6的“嫁妆”——试验用的各种固定、悬挂设备以及可以加到50吨级别的大型加载动作筒、测力计等等,也是由“娘家”提供的。“娘家”甚至还贴心的用钢管弄了个翼展、长度等主要尺寸和轰-6一致的“火柴棍飞机”,让强度所把这些“嫁妆”给“假新娘”先打扮上,就当给这场“婚礼”做彩排了。
                                          小飞机,再怎么说还是方便
                                          等到强度所的人在172厂完成01架飞机操纵系统的强度/刚度试验,确认“新娘”胳膊腿儿都好使之后,就得迎娶“新娘”了。很多人见过FC-31静力试验运输时的样子,整个儿斜躺在平板车上,裹成个粽子就开过去了;但轰-6想去做试验,对不起,必须得委屈一下——卸了!
                                          那年月计划经济,车皮都是打破头的,172厂特有面儿的跟铁道部申请了22节车皮,还把沿途所有影响运输的路标信号灯都给拔了,就为了这趟“送新娘”;对于多少年来低调行事的172厂来说,这也算是难得“霸气”一回。一路平安不提,“娘家人”到了“夫家”的试验大厅之后发现,还是少东西!
                                          大飞机的静力试验,有时候会让人觉得高大复杂的厂房本身才是主角
                                          01架样机组装的时候,是用六台苏联原产的专用对接平板车,在总装车间里慢慢挪动、然后拼在一起的。笨重占地儿就不说了,如果离开厂房长途运输到别的地方,这车必须重新调试归零才能用,折腾起来相当麻烦,所以就没带过来。所以“夫家”倒也不慌,指着大厅天花板的一组组吊车:这不就行了?
                                          到了1967年3月,01架样机在623所试验大厅重新完成组装;这边在172厂,垂尾和主起落架的静力试验也完成了。02架样机正式开始总装对接,两个月的时间就已经基本完成,就差一些导管等附件还没有安装调试了;接下来按理说就该是整机静力试验开始,可是......
                                          当时02架样机基本上已经处于这个状态了
                                          十年苦心首飞终成功,乱中求胜厂长蹲牛棚
                                          自打1967年1月上海兴起造反夺权的“上海风暴”之后,全国人民就跟着那啥了;172厂也不是世外桃源,什么“革命造反司令部”、“革命暴动兵团”这类组织就出来了,老厂长孙志端被抓出来批斗。厂里刚搞完两大部件静力试验之后,又赶上“三支两军”,厂里其他领导干部也大多“靠边站”。
                                          驻厂军宣队再怎么整“抓革命促生产”也不好使了,闹到8月,全厂停产,连623所那边跟着做静力试验的,也被两派“革命小将”分别拉回来参加斗争,正赶上9月份阎良地区武斗打响。幸好之前厂武装部刚被抢干净的三百来支枪和三万多发子弹没来得及派上用场,要不然啊......
                                          子弹这玩意儿,那真不长眼
                                          停产一直停到1968年8月——172厂革委会成立,一年多啊,就这么过去了。要不是172厂这帮老职工心里有数,靠着跟两派革命群众关系好,能以“破四旧、清流毒”的名义定期混进总装车间,对成品件进行油封、启封等保养工作,02架样机早就被“放坏了”。
                                          比如1967年9月武斗那回,正赶上两台计划给02架样机上天用的RD-3M发动机油封到期了,要是不拿出来启封试车,俩发动机就得过期报废,上哪儿找备用的去?可是两派人马当时正在总装车间外面干仗,还号称要在总装车间这个“封资修”的坟墓前一决雌雄,根本进不去。
                                          飞机什么都装了差不多的时候,更需要时刻维护,可这时候全靠职工们的主观能动性
                                          当时已经靠边站的原车间主任王生学(112厂援助干部)灵机一动,找到两派群众头头商量,说你们这么干仗啊、体现不出咱们厂的特点;不如一起去车间,各自取下一台发动机,拉到试车坪上较量一番,看谁先能完成试车,“东风吹战鼓擂,试车坪上谁怕谁”,岂不美哉?


                                          你还别说,两派革命群众还真吃这一套,关键的两台发动机就这么保住了。等到革委会一成立,甭管什么人吧,好歹大家能回厂正经上班不用搞地下工作了,生产终于有了个秩序。电缆和导管车间配合总装车间两班倒昼夜奋战,到底在40天内完成了02架样机总装下线任务。
                                          今日能谈独立自主建设战略空军,全赖当年大家团结革命群众搞出了这个
                                          强度所那边,人也逐渐从各个群众组织里回来了。1968年12月9日,按照既定规范,完成了01架样机整机80%载荷悬空试验,这意味着02架轰-6拿到了“准飞证”,只是还不能进行全科目试飞。430厂那边负责仿制的RD-3M(国产型为涡喷-8),已经于11月运抵武功场站,装在一架图-16上进行飞行测试。
                                          为了安全起见,由兰州军区空军司令员杨焕民将军(也是中国前两颗氢弹试验总指挥)牵头组织的轰-6定型试飞领导小组决定,02架轰-6首飞技术状态,右发为涡喷-8,左发仍为原装RD-3M。尽管仍有“这是不肯与苏修划清界限”的怪话,但此时也无人敢惹那位出身于红二十五军,身经百战的试飞总指挥。
                                          50年前的今天,1968年12月24日,02架轰-6首飞成功。
                                          而此时,厂长孙志端却还在蹲“牛棚”,也就有了革委会一些人“孙志端把持172,飞机10年上不了天,革委会来了三个月,轰6就飞了”,这种想想就觉得可笑的言论。直到1970年,孙志端才被“解放”,前往成都飞机制造厂(132厂)继续工作,在生产歼-7改型飞机的新岗位上挑起重担。
                                          首飞后4天,01架样机在新一轮静力试验中达到了134.8%载荷时,才引发机翼断裂(苏联图-16静力试验时是在119%出现破坏的),虽然这使得主体结构稍有些过强,但对于大型飞机来说问题不大。1969年6月,补充强度试验全部完成,除建议对尾炮手所在的后气密舱进行局部加强之外,强度所这份迟到的“婚后评价”是全部满意。
                                          轰-6基本型服役后,还在70年代先后进行了前炮射击、单发停车启动、应急放油和大过载飞行这“四大难度科目”,完成了补充定型
                                          此前,在武功场站,02架轰-6在试飞中与部队的图-16模拟进行了加油编队试验,两机机组都认为对接难度太大,缺乏实用价值。所以等到1969年1月30日,轰-6完成了9个架次的试飞后,定型试飞小组上报结论报告时,也建议在量产型上取消加油设备。
                                          经上级批准,从01批飞机开始,轰-6取消了左侧翼尖根部的空中受油机构。从1969年投产,到1981年年底停产,轰-6基本型(也称轰-6甲)交付部队13个批次、共121架。其中第13批次02架机,改为轰-6伴随电子干扰机;第13批次04架机,改为轰-6丁第一架原型机。
                                          不仅是中国海军航空兵第一代反舰导弹载机,也是两伊战争袭船战后期的主角之一
                                          从1983年生产的第14批飞机开始,轰-6开始测试安装翼尖改为向外延展60厘米的流线型低阻翼尖,使得翼展增加1.2米,航程增加350千米(这也是一些书里称轰-6航程为5760千米,一些书里称6000千米以上的区别来源);并根据在第10批次03架机上的改装试飞结果,统一装备“第二代领航系统”,一般称之为轰-6“二代领航”,更完善的机载系统,使得轰-6终于具备了飞出岛链的基础。
                                          “二代领航”目前还有少量在飞行学院发挥余热,特点是机头右侧仍保留一门23mm航炮
                                          “二代领航型”的低阻翼尖和机载系统,加上轰-6丁的强化机翼和大型雷达罩,这些组合构成了90年代之后轰-6多种改进型的设计基础,一直到轰-6K出现之前。当然了,这些内容和今天这篇长文的关系就更小了。那架几十年来我们唯一能空中加油的轰-6,在那个时代克服重重困难、艰难诞生的历程,是今天已经对“战神”审美疲劳的我们,永远值得去回味的往事。


                                          回复
                                          24楼2019-07-07 09:08
                                            张嘴就来好像没啥可操作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7-07 09:39
                                              晓吧,弄客机项目试水既然是不可避免的,那弄个吊挂四发斯贝的图104出来可行吗?🇬🇧的猎密系列也是由坠机大户彗星弄过来的,这个80年代就确定为加油机的平台,后来作为多用途平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7-07 09:57
                                                不如全力引进图95


                                                收起回复
                                                30楼2019-07-12 15:58
                                                  第一个五年计划苏联就要开始全盘苏化,除非高层可以忍耐,否则这些引进计划几乎不可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7-12 18:44
                                                    问个问题
                                                    米亚4比图-16 强多少?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9-07-12 19:06
                                                      如果没有九瓶,早就引进逆火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7-16 01:19
                                                        晓吧,像斯贝那样引进三叉戟大概要花多少钱?


                                                        收起回复
                                                        34楼2019-08-06 12:04
                                                          强国轰炸机就是一把泪,都啥年代还在改改改图-16.西飞就不能要点脸不,比起沈飞歼8都不如,人家好歹还是自己研制的二代机。


                                                          回复
                                                          35楼2019-08-20 17:53
                                                            伊留申28及稍后图波列夫16,过早引进,怕是消化困难。先仿造出米高扬15,完成从无到有,再走第二步仿造伊尔28,似乎是循序渐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8-20 1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