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雨浩吧 关注:25,545贴子:857,249

[修罗之瞳]霍雨浩穿越元尊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修罗之瞳]霍雨浩穿越元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7-07 17:16
    公元2508年
    神界,发生了百万年难得一遇的时空风暴,全神界的一级神祗和二级神祗全部聚集在神界中枢,五大至高神以牺牲两名至高神为代价,为神界的生存,赢得了一线生机,但却因为时空风暴过于强大,导致神界3/5的面积被摧毁,神界被迫放弃神界大部分面积,只有神界中枢,在剩下的三大至高神和众多一级神祗的共同努力下神界终于度过了难关,但却因为时空风暴的伤害是神界伤其根本,不得已要以牺牲50名一级神祗和一名神王的代价来使神界得以恢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7-07 17:22
      这时,情绪之神霍雨浩自告奋勇,以自身生命力为代价将自己强行提升到神王,带领50名一级神以献祭来维护神界,之后,霍雨浩和50名一级神时空乱流卷入时间缝隙,霍雨浩和50名一级级神到死都没有想到,时空乱流中竟然会有一个空间?他们在指间缝隙中寻找突破点,但都没有结果,因为霍雨浩你燃烧自身生命力为代价强行提升自己的修为,进入神王层次,所以霍雨浩知道自己已经活不长了,便用自己剩下的全部力量强行将50名一级成送回神界,之后,霍雨浩神力消耗殆尽昏迷了过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7-07 17:29
        霍雨浩心里想着:我就要死了吗?手握日月摘星辰世间无我这般人,到头来还是要死了吗?“哈哈哈"霍雨浩苦涩的笑着。他眼前浮现了王冬儿和王秋儿的身影,他已经知道了唐舞桐并非她二人说所化,所以他不后悔,他也不感到遗憾,他不觉得自己对不起梧桐,他已经将她之前对他的好报答了,现在他们俩谁也不欠谁,所以我以后并不感到遗憾羞愧,当霍雨浩慢慢闭上眼睛时,他忽然看见眼前浮现了一个身影,这个身影隐隐约约说了些什么:为神界牺牲还窥探了一丝命运之力,不错,是个好苗子就让你来继承我的神位吧!说完他,手上浮现了一个金色的光圈,这个光圈被那个身影移到了霍雨浩的身上,霍雨浩身上的伤是和体内的神力以及精神力,正在飞速的恢复,不久,霍雨浩醒来了,他看见面前的这个金蓝色长发齐腰,有着宽阔脊梁的身影,便问:“请问你是谁?”“吾乃世间之起源,万物之创造之主,至尊神帝!!!"霍雨浩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人,愣了一下,便恭敬地说:“拜见前辈"“无须多礼,我此次前来是想让你继承我的神位。"霍雨浩吃惊地说:“为何前辈念选择我呢?"“我至尊神帝做事还无须向他人解释!"“是,晚辈知道了,但晚辈已继承了情绪神位……”未待霍雨浩说完,至尊神帝便道:“放弃它就行了,我的神位可比它高上不止……"“霍雨浩插话到:“不可能!我不会放弃它,这是师傅的自创神位,如果我放弃它,它就会彻底被毁灭,所以,我不会放弃它,对不起了,前辈,我想我不能继承你的神位了!"“好!够倔啊!好好好!"至尊神帝有些生气地说。“既然你不想放弃它,那也行吧,但是如果这样你在继承我神位时就会有巨大的风险,这样也不放弃吗?"“是的"霍雨浩坚定不移的说,“好,有我当年的风范,好好好,这次我说什么也不会让你死去。好,现在就开始吧。"继承过程跳过
        现在你已经继承了我的神位,但是你还没有拥有能够完全运用我神位的力量,所以我打算将你送入一个位面进行锻炼,你觉得怎样?"“好"霍雨浩坚定的说。说完至尊神帝就徒手撕开了一个虚空裂缝,将霍雨浩一脚踹了进去,(没错,你没有看错,就是一脚踹的进去),之后,这个时空缝隙突然变得躁动起起来,眉头皱了一下,吐出一口鲜血道:“真没想到我堂堂至尊神帝居然会被小小的时空风暴所伤,不得已,将神位传承给霍雨浩,但是命运之神说过霍雨浩乃是命运之子,拥有至尊气运,是至尊神位最佳的继承人,不然我还不给他呢!这一次都继承人应该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吧,(虽说到现在为止只有两个人继承了这个神位),但是后面的是继承者应该都没有他强大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唉,我真是老了,未来的天下是年轻人的了,我还是继续回去跟命运他们打麻将去吧,走啰走啰,就看雨浩这小子的造化怎么样?走吧,回去继续打牌,说完,他又是开了一个裂缝钻了进去,时间缝隙归于平静,仿佛没有人来过这里一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7-07 18:09
          “啊啊啊啊!"一声尖叫划过云际坠向森林,霍雨浩在心中小声嘀咕着:“前辈怎么这样?竟然把我一脚踹下来,可恶啊!这时,霍雨浩检查自身身体,发现自身身体已经变成了只有三岁婴儿的样子,霍雨浩叫苦不堪,但是突然他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丝意念,霍雨浩仔细一看,原来是至尊神帝,至尊神帝对他说:这里是苍玄天(关于元尊的介绍我就不说了),我在你的手指上留下了一个戒指戒指里面有我以前的的武器和一些物品,还有这里的修炼方式与斗罗神界不太相似,而且因为有位面压制的,所以在你六岁的时候压制会向你发起攻击,把你体内的魂力转化为这里的源气,所以你要做好准备,好了,就这样吧,对了,你精神之海里的七大魂灵,还有你那死去的老师伊莱克斯都已经被我复活了,所以你不需要再为他们的事而伤心自责,好了,就这么多吧。说完,至尊神帝的意念就消散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7-07 18:21
            就在这时,天生异象,整个苍玄天以及其他八个大陆的源气都往霍雨浩这边飘过来,而旁边正在被圣族追杀的苍渊和他怀中的夭夭都感受到这异象,便向霍雨浩那边奔去,过了一会儿,苍渊到达的霍雨浩坠落的地方看见了霍雨浩正在一个襁褓当中,便看到天地间的源气都向霍雨浩的体内汇集“气运之子!"苍渊惊呼到,忽然耳边响起了啸呼声,苍渊往后一看发现圣族的追兵已经快要到这里了,便直接抱起霍雨浩,把他和夭夭放在一起,爆发自身元气,飞速向远方逃去,他们在逃亡的途中遇见了大周的皇帝(我也不知道周擎的老爸叫什么),大周皇帝将他们带到了皇陵祖地,祖地的禁制能够掩盖苍渊的气息,所以苍渊在感谢大周皇帝并告诉他让他的子孙后代来到这里寻求机缘之后,便在这里住下了。
            十五年后
            霍雨浩已经到达了神府境并打磨了七层神府(霍雨浩的神府是至尊神府,属于超阶唯一的顶级神府,体内的源气星辰也已达1亿,神魂也到达了游神中期阶段,可以想到霍雨浩是有多么的刻苦努力,虽说有气远的加持,但是霍雨浩也是付出了十二分的努力的,可以说,如果不是他的毅力和刻苦使然,否则他也得不到这样的能力)
            这时,夭夭,吞吞以及苍渊(黑爷爷)都在霍雨浩的旁边坐着,霍雨浩正在烤鱼,吞吞两眼放光的看着霍雨浩的手,黑爷爷也是满脸期待,就连夭夭也是微微臻首,霍雨浩看这眼前的三人感到十分幸福,霍雨浩一番行云流水的操作之后,烤鱼终于好了,吞吞直接用嘴叼走了大半,黑爷爷也双手各拿两条,只余这最后一条烤鱼被霍雨浩眼疾手快拿走才能幸免于难,只有夭夭慢了一步没有拿到,夭夭微怒的看着周围的三人,没有说话,只是把目光注视到霍雨浩的手上,霍雨浩感受到了夭夭的目光,旋即摸了一下脑袋,犹豫了一会儿,把手上的烤鱼递给夭夭,夭夭高兴的站了起来,把雨浩手上的烤鱼拿在手上,并用鱼签把烤鱼分成两半,一半给霍雨浩一半留给自己,霍雨浩温柔的目光注视在夭夭的脸上,夭夭被他的目光弄的脸都红了,旋即坐下来,低头吃着烤鱼,霍雨浩看着眼前的夭夭不禁莞尔一笑,记得以前他和夭夭还没有这么好的时候,夭夭几乎都不怎么跟他说过话,想想那时在对比现在,真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7-07 20:09
              大日初升,温暖的晨光照耀在大周城上,耀耀生辉。
              大周王宫。
              当一夜未眠的周元赶到宫门前时,此处已是人马肃立,数千禁卫军身披重甲,手中枪矛,闪烁着寒芒,军威强烈。
              周擎坐于一匹通体火红的骏马之上,笑望着急匆匆赶来的周元,道:“准备好了吗?”
              今天,正是大周祖祭的日子。
              周元用力的点了点头,眼中有着浓浓的希冀之色在涌动,他知道,他体内的八脉能否重现,开始开脉修炼,就要看今日了。
              有着侍卫牵着一头火红骏马过来,那骏马尾尖上燃烧着火焰,但那头部的位置,赫然是一个略显狰狞的狮头。
              此为火狮马,乃是一品源兽,耐力悠久,可驰骋千里而不歇。
              原本暴躁的火狮马,早已被驯服,所以当周元翻身上去时,火狮马仅仅只是甩了甩火尾,便是安静了下来。
              “父王,走吧。”周元拉住马缰,少年那漆黑的眸子仿佛是在燃烧,开口说道。
              周擎笑着点点头,然后手掌一挥。
              呜!
              有着号角之声响彻而起,紧接着,上千重甲战士便是化为一股洪流,将周擎,周元护卫于当中,然后踏着轰隆隆的震动声,涌出了王宫,顺着城内的街道,直奔城外而去。
              ...
              大周皇室祖祭之地,正是大周皇陵所在,皇陵距大周城有数百里,不过以他们的脚程,两个时辰后,便是抵达。
              一座巍峨青山之下,周擎与周元皆是下马,禁卫军在此处分散开来,把守着各处通道,即便是飞鸟,若是靠近,都将会被射杀。
              “这就是我们大周皇室皇陵所在。”
              周擎指着眼前这座巍峨青山,沉默了一会,缓缓的说道:“当年我们周家,便是从这里起家,最后打拼出了一个大周王朝,只不过没想到,先辈的努力,竟会在我的手中,被打回原形。”
              望着周擎那有些黯淡的脸色,周元轻声道:“父王不必自责,武家有心算无心,数百年算计,谁也无法预料,所以并非错在父王。”
              周擎苦笑了一声,也不再多说,只是迈步对着那青石铺就的石梯走上:“跟我来吧。”
              周元点点头,紧随而上。
              石梯通往青山之巅,有九千九十九梯,直上云霄。
              两人缓步而上,神色肃穆,一炷香后,抵达了山顶,只见得那山顶处,一座黑色的宗祠矗立,古老而沧桑,仿佛历经岁月。
              立于宗祠之前,周元转过头,在这个高度俯览下去,眼前顿时微微一亮,只见得在那大地上,三座山脉纵向矗立,隐隐间,竟是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川字。
              而三条山脉蜿蜒匍匐,犹如潜龙,拱卫着他们脚下这座青山,似三龙托珠,一股磅礴气势,油然而生。
              “好强的气势。”周元赞叹了一声,他们周家的祖地,看来风水极佳,怪不得能够开辟王朝。
              “天地间有气运,而这地脉风水,也算一分,我周家能够起势,也多亏了这祖地风水。”周擎笑道。
              周元抿了抿嘴,道:“地脉风水算一分,但更多的,还是先辈的努力,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只要勤奋自强,再烂的牌,也会有着翻身的机会。”
              “而坐享其成,再好的牌,也有倾覆之危。”
              少年声音虽然显得有些稚嫩,但那隐隐间透露出来的坚韧,倒是让得周擎有些刮目相看,脸庞上的笑容,更显欣慰。
              “看来这些年的遭遇,也不见得全是坏处。”
              周擎摸了摸周元的脑袋,然后步入宗祠,周元跟上,只见得大殿内,供奉着一座座的灵牌,香火缭绕,那些都是大周皇室的先辈,在周擎的带领下,周元对着那每一座灵牌上香行礼。
              最后,周擎的脚步停在了最深处一座灵牌之前,这是他们大周皇室的第一任开国皇帝,周擎在恭敬的行礼之后,然后伸出手掌,将这座灵牌,轻轻转动。
              轰隆。
              灵牌转动,顿时有着低沉之声传来,然后周元便是惊讶的见到,在那灵牌后方的石壁上,竟是缓缓的裂开了一扇厚重而隐秘的石门。
              石门之内,略显黑暗,一片幽深,显得神秘。
              周擎望着石门后,神色有些复杂,道:“你能否开脉修行,就看此处了。”
              周元闻言,神色也是变得紧张了许多,手掌紧握着,眼神忐忑,不管他再年少老成,也终归只是一个少年,在关系着自己能否开脉修行的这种大事前面,还是无法保持绝对的冷静。
              周擎看了周元一眼,然后便是走入石门,石门之后,是一条长长的石壁走廊,走廊上燃烧着长明灯,带来着昏暗的灯光。
              两人都没有出声,整个走廊中,唯有着脚步的细微声音。
              如此前行约莫了十数分钟,周擎与周元的脚步停了下来,因为走廊已经抵达尽头,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宽阔的古老山洞。
              山洞的尽头,矗立着一座石台。
              周擎直接来到石台前方,此时周元方才发现,石台上的地面上,竟是铭刻着诸多古老的源纹,这些源纹形成了一个莫测的图案。
              以周元如今的源纹造诣,根本就无法分辨出这些源纹究竟是几品,他只是在脑海中模糊的描绘了一下,就感觉到神魂大量消耗,微微晕眩,当即赶紧收回目光。
              “父王...”周元看向周擎,难道在这里,能够解决他八脉不显的难题吗?
              周擎望着石台上那些古老的源纹,面色变得凝重了一些,道:“在我们周家,一直都有着一道密言口口相传,那道密言说,在这密室中,隐藏着一道大机缘,能够助我们周家,真正万世兴盛。”
              “而开启这道大机缘的钥匙,便是我周家传承者的血脉,不过,虽然我们周家历代的帝王都会来到此处,试图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7-07 20:10
                而开启这道大机缘的钥匙,便是我周家传承者的血脉,不过,虽然我们周家历代的帝王都会来到此处,试图以血脉开启,但最终,都是无一例外的失败。”

                说到此处,他看向周元,道:“所以我将你带来,看看你是否能够开启这道大机缘,若是成功的话,想来要解决你八脉不显的问题,应该不难。”

                “哦?”

                周元望向眼前这座古老石台,惊奇不已,显然是没想到在他们周家,竟然还流传着如此一道密言。

                “去吧。”周擎拍拍周元的肩膀,道。

                周元深吸一口气,心中也是在打鼓,不过他还是鼓足勇气,走上石台,在那一道道古老神秘的源纹中盘坐了下来。

                他取出一柄锋利的小刀,一咬牙,直接自手腕处划过,顿时鲜血滚滚流淌出来,然后顺着那些源纹的刻痕,蔓延开来。

                短短不过数息,石台上那些源纹,就化为了鲜红色彩。

                在那石台外,周擎望着这一幕,手掌也是忍不住的紧握起来,眼中满是紧张之色。

                感受着鲜血的流逝,周元本就显得有些文弱的稚嫩脸庞,顿时变得更为的苍白,他死死的盯着那些复杂的源纹,心跳如雷。

                “这就是我最后的机会了么...”

                周元牙关紧咬,忍受着脑海中的阵阵晕眩感,此时此刻,母后秦玉那吐血的一幕,再度自眼前浮现,令得他心中阵阵刺痛。

                “母后为了我,元气大伤,寿元大损!”

                “父王为了我,被武王斩断一臂!”

                “我自身气运被夺,圣龙.根被破,毒气噬命!”

                “我大周内忧外患,随时有着倾覆之危!”

                “所以,我要改变这一切,我要为母后恢复寿元,为父王恢复雄心,让我大周子民不再担惊受怕,并且将我那所失去的一切,都重新的夺回来!”

                “...这一道大机缘,我周元,要定了!”

                咆哮声在心中陡然响彻,那一瞬间,周元的身躯仿佛是猛的一颤,隐隐间,犹如是有着一道愤怒而不甘龙吟之声自他身体最深处,响彻而起。

                嗡嗡!

                也就在这一刻,石台之上,那被鲜血覆盖的古老源纹,竟是爆发出了璀璨的光芒,光芒汇聚而来,宛如水银,迅速的将周元笼罩。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得石台外的周擎也是一惊,急忙看向周元,再然后,他便是震惊的见到,当那光芒汇聚而来时,盘坐在其中的周元,竟是在此时,凭空的消失不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7-07 20:13
                  顶顶,还有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7-07 20:37
                    强烈的光芒充斥眼球,紧随而来的,便是一股蛮横的撕扯之力,周元头晕目眩,犹如是掉进了一个漩涡一般。

                    不过所幸的是这种撕扯感并没有持续太久,周元就感觉到一股巨力涌来,紧接着身体直接被抛飞了起来。

                    嘭!

                    周元的身体重重的撞在地面上,吃了一嘴的泥,不过他也算是机警,一落地便是不顾身体上的疼痛,迅速的打了一个滚,避开原地。

                    同时间,周元手臂上早已刻画好的铁肤纹,也是闪烁起淡淡的光芒,随时都会被启动。

                    但幸运的是猜测中突如其来的攻击并没有出现,周元那紧绷的身体这才渐渐的放松下来,这个时候,他才有着闲暇注意周围景象的变化。

                    “这里是...?”

                    周元瞪大眼睛的看向周围,原本的山洞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幽静而古老的森林,一颗颗参天巨树矗立,枝叶茂盛,遮蔽天日。

                    旁边有着清澈的溪流流淌着,发出清脆的水声,一片祥和之景。

                    “这是什么地方?”周元惊疑不定,一头雾水,他可是记得,片刻之前他还在宗祠的密洞之中,怎么一转眼就到了这个陌生之地?

                    “古怪。”周元眉头微皱,抬目四望,莫非,所谓的大机缘,就是在此地吗?

                    “可此地半个人影都没有...”周元纳闷自语,目光扫来扫去,下一瞬间,他瞳孔猛的一缩,脸庞上的神情都是在此时凝固了下来,一副见鬼般的模样。

                    因为此时他方才见到,在那前方一颗大树底下,竟是不知何时出现了两道身影,一男一女,仔细看去,那是一位青衣少女和一位身穿墨色长袍的少年,少女体态修长纤细,此时正背靠着树干微闭着双眼,少年那是一个极美的男子,长眉若柳,身如玉树,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而此时他的一对湛蓝色明眸正静静的将他给望着。

                    周元的目光与他对撞在一起,竟是有种莫名的头皮发麻。

                    不过周元总归还算是定力不错,很快也就稳下了心神,当即那稚嫩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笑容,努力的让得自己显得人畜无害,然后抱拳道:“这位小哥,还有这位小姐姐,不知此地是何处?在下周元,无意间闯入,若是有所冒犯,还请莫要见怪。”


                    眼前的男子看上去与他相差不多,不过这种时候,嘴甜一点总归是没错。

                    但对于周元的恭谨,那神秘的青衣少女倒是没有过多的理会别过头靠在墨色长袍的男子肩上闭着眼睛好像在睡觉似的,墨袍男子看着肩上的少年,摇了摇头,凭空变出了一条墨色手绢,在少女的嘴上擦拭着刚才吃烤鱼沾在嘴上的油渍,那动作之温柔让每个人都感到温暖和赏心悦目,他做完这些后,便伸出洁白如玉的手微微锊过额前的一缕青丝,然后便是迈起长腿对着周元走来。

                    他抱着她走出了林荫,顿时有着阳光倾洒在他俩的身上,而随着靠近,周元方才将他俩看得仔细,顿时眼中忍不住的掠过一抹惊艳。

                    少女有着如雪般的肌肤,青丝轻束,一身简单的青衣,却是勾勒出了曼妙的曲线,她也拥有着精致的五官,特别是那对明眸,其中仿佛是蕴含着某种神秘,因此而显得空灵而深邃。而那个男子一身墨色袍子,宛如一块无瑕美玉熔铸而成玉人,即使静静地站在那里,也是丰姿奇秀,神韵独超,给人一种高贵清华感觉。

                    此时的少年,脚下踩着细碎的阳光,背后是那古老的参天巨树,轻风吹拂而来,扬起了他的刘海,在他那白皙的眉心间,隐隐的浮现了一个古老至极的图纹,显露着无法形容的神秘,而那女子的额头上也有一个图案显露着神秘。也就在这时,少女的眼眸睁开了,那带着空灵而深邃的眼神令周元心神微微颤动,这一幕,竟是帅得让周元微微窒息了一下

                    “小哥,小姐姐...”周元露出笑容,虽然眼前一幕很美丽,但他还是保持着一点戒备,只因不论是这陌生的环境,还是眼前神秘的少女和少年,都超出了他的所知。

                    “小姐姐?”听到周元的称呼,青衣少女唇角微弯了一下,似是感到有些有趣。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7-07 20:42
                      累死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7-07 20:49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7-07 20:55
                          黑衣老人的声音落在周元的耳中,无疑是惊雷一般,让得他心中翻江倒海,眼前这个老人,仅仅只是一眼,就看出了他身上所发生过的事。

                          青衣少女来到黑衣老人身后,妙目看了震惊中的周元一眼,一旁的吞吞则是跳起来,想要扑到她怀中,但此时灰溜溜的它却被少女嫌弃的伸出玉指拎起来,然后随手丢到水缸里面。

                          被丢进水缸的吞吞显得极为的委屈,但知道少女有着洁癖的它也只得自己乖乖的搓澡起来,那一幕显得格外的滑稽。而当它看到霍雨浩走过去抱住她在她的耳畔说了什么,它感觉它的兽观崩了,夭夭哭了,天啊!!!吞吞在地上画着圈圈。这时夭夭和雨浩进屋了……

                          对于吞吞洗澡他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当他看见夭夭哭的时候,他就有种揪心的感觉,但周元却表现得无动于衷,他只是震惊的望着那神秘的黑衣老人,半晌后,震惊褪去,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些希冀。

                          既然眼前的黑衣老人能够一眼就看出他身体的问题所在,那么必然不是常人,或许,他八脉不显的问题,还真能够在这里得到解决。

                          周元深吸一口气,压制着内心涌动的激动,抱拳恭声道:“晚辈周元,见过前辈。”

                          黑衣老人点点头,道:“果然是周家的人。”

                          他看了欲言欲止,又眼神炽热的周元一眼,似是知晓他心中所想,当即古怪的笑道:“老夫知道你在想什么,没错,老夫能够帮你解决八脉不显的问题,只不过,老夫为何要帮你?”

                          周元一怔,沉默片刻,方才斟酌着言辞,道:“晚辈不知道此地是何处,也不知道前辈是何人,不过既然我们周家先辈留下的密洞会通往此地,那想来前辈与我周家先辈应有过交集。”

                          黑衣老人闻言,不置可否。

                          周元在此时也是完全的恢复了冷静,他盯着黑衣老人,缓缓的道:“以晚辈现在的状态,拿不出什么来打动前辈,不过,我看得出来,前辈,应该是在...等我吧?”

                          在先前黑衣老人看见他的那一瞬间,凭借着一股敏锐的直觉,周元还是能够确定,在黑衣老人的眼神深处,有着一抹异样的光芒一闪而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7-07 21:09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7-07 21:11
                              作者高产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7-07 21:11
                                摇动的躺椅终于是在此时微微一顿,黑衣老人双目微眯,看不出喜怒的盯着周元,道:“小娃娃,口气倒是不小,你认为你有什么资格值得我来等?”

                                对于黑衣老人的话,周元则是笑着摇了摇头,道:“这个答案,我也不知道,或许,前辈知道一点?”

                                黑衣老人弥漫着沧桑的双目,盯着周元,虽然并没有什么恐怖气势弥漫,但却自有一股压迫感散发,令得整座古老森林仿佛都是在此时变得安静下来。

                                茅屋外,清瘦的少年面带着一点笑容,双眸直视着黑衣老人,眼神不畏不惧,倒真似那初生牛犊。

                                他相信他们周家之内流传的那道密言会是无的放矢,既然他能够来到这里,必然是有着原因,而且,他也相信自己的那种感觉。

                                那种压迫如雷云般的滚动,如此好半晌后,黑衣老人面无表情的苍老面庞上,忽的有着一抹无奈的笑容浮现出来,他躺在椅子上,叹道:“看来真是老了,竟然连一个小娃子都唬不住。”

                                “呃...”

                                周元脸庞上的神色滞了滞,旋即露出尴尬的笑容,因为此时他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毕竟他再怎么镇定,面对着眼前这唯一的机会,也不可能真的完全从容。

                                “前辈...”他眼巴巴的望向黑衣老人。

                                “罢了。”黑衣老人也是收起了神色,看向周元,道:“你这八脉不显的问题,老夫能解决,不过有一个条件。”

                                “条件就是带夭夭离开,保护好她,不让她受伤!"霍雨浩空灵的声音传来

                                “对,就是这样,不过,这中间还要加一个你,雨浩,你也必须走他们的目标中也有你,所以你和夭夭一起走,明白吗!"苍渊说道,话中带着不容否定的语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7-07 21:15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7-07 21:26
                                    霍雨浩急忙跪下来,说道:“黑爷爷是你救了我,现在他们要来抓我和夭夭,而且你的伤又没有好,现在跟他们对上怕是……,所以请不要赶我走好吗?我想留下来帮助您,黑爷爷!"“痴儿啊!你怎么就不明白,你也是他们的目标之一呀,要是你被抓住了,这个天下就将是圣族的天下啊!你必须跟夭夭一起走,知道吗!”苍渊说道。“我一定要和黑爷爷一起面对他们!!!”话中带着坚定的语气,“痴儿啊,你怎么这么倔啊,好吧,你就陪我在这里吧。”“是!”霍雨浩说道。“我也要留下来!"门口传来夭夭的声音,因为刚才哭过,所以她现在的眼睛有点红肿,说话有点哽咽,“不行!!”霍雨浩苍渊说道。“为什么”夭夭说道。霍雨浩说:“黑爷爷你先继续跟周元交流,我去跟夭夭谈谈。"话毕,就向门口走去,拉着夭夭走进屋子。

                                    屋内
                                    “为什么?为什…唔…"夭夭还没说完,就被霍雨浩按在床上强吻了,夭天的眼睛睁得溜大,她的眼神由一开始伤心欲绝到现在的温情似水,他们吻得难舍难分,彷佛这世间只有他们二人一般,许久后,夭夭俏脸陀红,她微微气喘的靠在霍雨浩的胸膛上,霍雨浩抱紧夭夭,头抵在夭夭的肩膀,对她说:“夭夭,这是我给你的礼物,我在这里面注入了我的一丝气运和本源之力,而且这可是我找了很多材料才制成的……!"夭夭看着这个项链,项链的反面是一只眼睛正面是一朵鲜艳的桃花,寓意是霍雨浩永远注视着夭夭,永远守护着夭夭,陪伴着夭夭……

                                    夭夭坐直起来背对着霍雨浩,面视着梳妆台上的镜子,对霍雨浩说:“雨浩给我带上好不好?"“好~"霍雨浩温柔的说,说完,霍雨浩拿着项链给夭夭戴上,并对她说:“不要摘下来好吗?他可以保护你!"“好~“夭夭幸福的说

                                    不久
                                    霍雨浩来到屋外,对周元说:“怎么样?考虑得如何?"
                                    夭夭水晶般清澈的眸子看了周元一眼,轻声道:“黑爷爷,他太弱了。”

                                    周元一脸尴尬,不过现在未开一脉的他,在旁人的眼中,也的确算是手无缚鸡之力。

                                    黑衣老人闻言,也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他扫了周元一眼,道:“这个小娃子现在虽然弱,但未来可还不好说。”

                                    “黑爷爷,以后,我还能够再看见您吗。”夭夭低声道,聪慧的她,如何感觉不到,黑衣老人和雨浩的举动,有种托孤般的味道,显然,他们或许将会去做一件极为危险的事情,甚至,有可能付出他们的性命。

                                    黑衣老人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的拍了拍夭夭的小手。

                                    然后他转过头,看向周元,笑道:“怎么样?”

                                    周元稚嫩的脸庞一片凝重,他对着黑衣老人恭敬的行了一礼,缓缓的道:“虽然现在的我并没有什么力量,不过,我可以答应前辈,若是有谁要伤害夭夭姐,那么,他要做的,应该是先踏过我的尸体。”

                                    少年的声音,虽然略显稚嫩,但却有着一种不容置疑,令人侧目。

                                    而黑衣老人闻言,苍老的面庞上也是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

                                    “好,就冲你这句话,来,这东西给你了"霍雨浩说着便拿出一个瓶子出来,瓶子里的药香飘流出来,令在场的几人都神清气爽。“此丹名为乾坤造化丹,有改进人体质,增强修为等能力,还有解毒延年益寿等功效"霍雨浩说道

                                    “谢谢大哥"周元说着


                                    “既然如此...”黑衣老人笑了笑,盯着周元,道:“那接下来就来解决你这八脉不显的问题吧...”

                                    (寻八脉跳过,传功跳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7-07 22:06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7-07 22:17
                                        (寻八脉,传机缘跳过)
                                        “你们走吧。”

                                        苍渊拍了拍青衣的小手,然后缓缓的道。

                                        “现在就走?”周元一愣,这也太雷厉风行了吧?

                                        “就现在,立刻走!”苍渊沉声道,声音都是多了一丝严厉。

                                        周元不再说话,他敏锐的感觉了出来,苍渊这应该是在赶他们走,想来此处将会发生某些事情。

                                        苍渊袖袍一挥,只见得茅屋之前的地面上,尘土飞扬,紧接着便是有着古老的纹路浮现,仔细看去,那显然是一道道高深莫测的源纹。

                                        这些源纹,与周元来时那座石台上的源纹,显然是一模一样。

                                        周元瞧得苍渊的眼神,便是快步上前,走入那一道道源纹所组成的图形中,而青衣少女则是抱着那名为吞吞的小兽,怔怔的望着苍渊,以及在苍渊之后微笑着对自己说“再见”的霍雨浩

                                        “去吧,以后未必没有再见之日。”苍渊摆了摆手。

                                        青衣少女眼眶微红,但她终归没有做出哭哭啼啼的姿态,而是对着苍渊深深弯身,然后步入源纹图中,站在周元的身旁。

                                        苍渊见状,立即屈指一点,只见得周围那一道道源纹顿时爆发出光芒,光芒汇聚而来,最后迅速的将周元与夭夭覆盖。

                                        “周元,记住你答应师兄的承诺,一定要保护好她!”

                                        光芒充斥眼球,就在空间扭曲的时候,周元听到了霍雨浩那低沉的声音,那声音中,仿佛还有着一丝恳求。

                                        “师兄请放心!我承你传法之因,自当接下护佑之果!”

                                        周元闭上双目,心中喃喃道。

                                        茅屋之前,光芒大盛,狂风大作,下一瞬间,周元与夭夭的身影便是凭空消失而去,唯有着地面上的源纹,还闪烁着光芒,但在持续了一会后,也是彻底的湮灭,不留丝毫痕迹。

                                        苍渊望着两人消失的地方,也是神色中有些哀伤,轻声道:“周家…果然如那老家伙所说,老夫还能再收一个弟子,只是未来如何,也得看他自身的造化了。”

                                        他摇摇头,便是收起了情绪,缓缓的倒在躺椅上,轻轻的摇晃着椅子。

                                        整个天地间,一片安静。

                                        这种安静,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忽然间,苍渊睁开了紧闭的眼目,眼神淡淡的望着虚空。

                                        轰轰!

                                        天地中,忽有狂暴的惊雷响彻,那遥遥的天空上,仿佛是有着雷瀑降落下来,以一种极为蛮横的姿态,将这个空间撕裂开来。

                                        大地开始崩塌,森林也是一片片的倒塌下来。

                                        “黑爷爷,他们来了”霍雨浩拿出至尊神帝的戒指,戴在手上,用意念控制着戒指里的至尊武器一一天渊戟
                                        凌厉的罡风“呼啸"地拍打在霍雨浩的墨色长袍长,增加了几丝肃杀之气

                                        “终于还是来了么。”

                                        苍渊望着那毁天灭地般的一幕,苍老的面庞依旧淡淡,只是自言自语。

                                        “也罢也罢,休养这么多年,这把老骨头都快生锈了,也该活动一下了...”苍渊笑了笑,然后他便是自那躺椅上缓缓的站起。

                                        苍老的身躯,略显佝偻,但当站起的那一瞬间,黑袍缓缓的鼓动,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怖气息,犹如是沉睡的怒龙,在此时彻彻底底的苏醒。

                                        遥遥天空,铺天盖地的雷霆降落下来,在那其中,隐隐有着三道通体被雷光包裹的身影缓缓降落,当他们出现时,三道恐怖的威压,自他们体内散发出来,笼罩整个天地,犹如神邸一般。

                                        他们那冰冷的目光,也是遥遥的投注在了苍渊的身上。

                                        “呵呵,堂堂黑帝,却是如老鼠般的躲了这么多年,也真是让人嘘唏...”一道毫无情感的声音,从天而降,声音扩散处,这片空间,急速崩塌。

                                        “将人交出来!否则今日此地,就是你黑帝陨落埋骨之地!”

                                        苍渊听到那响彻天地的漠然冷喝,嘴角也是掀起一抹讥讽笑意,而后大笑如雷,回荡而起。

                                        “哈哈,来,来,来,老夫今日倒是要看看,这里是谁的埋骨之地!”

                                        苍渊一步踏出,顿时上身衣衫碎裂开来,露出干枯的身躯,只是那身躯上,竟是刻画着一道道复杂古老的源纹,每一道源纹,都是散发着恐怖的波动。

                                        霍雨浩手持天渊戟冲向前去,挥动着戒指里的战戟法一一霸王戟法向其中一人冲上去,与他缠斗在一起,另外两人看见霍雨浩顿时双眼冒发金光对着苍渊说:“真是天助我也,就算这次没有抓住她,但是抓住了气运之子也不错,哈哈哈。”“休想!”说完苍渊便与二人交战起来,二人逐渐入了下入,便大声向虚空中呼叫:“大人,快出来啊!!"“哼,**,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你们有什么用,**。"那位大人生气的说。“苍渊就交给我了,你们三个去抓那个气运之子"“是,大人”说完,他们二人便向气运之子奔去。本来霍雨浩羽,但个人单打独斗,逐渐占了上风,但现在又有两人来逐渐落入下风,到最后他不得不解开自身封印,恢复到以前40%的力量,强行使用至尊神帝的力量,将三人一一击杀,但是因为强行解封至尊神帝的力量,导致自身气血亏空,源气耗尽,从三千米的高空掉落下来,就这3000m的高度掉下来,不死也得残废,苍渊眼看这一幕,便暴喝一声,挣开了那位大人向霍雨浩冲去接住霍雨浩,并随即布置了一个源纹,将霍雨浩传送的出去,随后,苍渊又与那位大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但是霍雨浩被传送到哪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7-07 23:44
                                          猜猜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7-07 23:45
                                            昏暗的山洞之中,石台上忽有光芒汇聚而来,空间隐隐震动间,两道人影,便是自那光芒中浮现出来。

                                            再次经历这种传送,周元的脑袋也是一片昏涨,不断的揉着额头,舒缓着不适之感。

                                            “元儿?”

                                            在光芒散去时,一道惊喜的声音,也是从前方传来,周元抬头,便是见到周擎站在石台之前,一脸大喜的望着他。

                                            “父王。”周元笑道。

                                            “你这臭小子,真是吓死父王了!”周擎快步上前,眼中满是急切之色,大半日之前,他见到周元消失在石台上,可是将他惊得有些失措。

                                            周元瞧得周擎的神色,也是知道周擎应该在这里担心得要死,当即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连忙道:“父王,我的八脉出现了!”

                                            “什么?!”

                                            周擎身躯一震,手掌急忙拍在后者肩膀上,一道源气侵入周元体内,一阵探测。

                                            数息后,周擎得知了结果,顿时他的手掌便是忍不住的颤抖起来,他激动的重重拍着周元的肩膀。

                                            “好好好,真是先祖保佑,天不绝我周家!”周擎声音都是带着一点颤音,眼睛都是湿润了起来,可以想象此时他内心究竟是何等的激动。

                                            周元无法开脉修行,一直是他心中的痛,在他看来,当年是他这个当父王的无能,才会让得周元在一出生时,就被那武祖夺了气运,害成如今的模样。

                                            他寻找了所有的手段,都无法让得周元开脉,所以他只能将最后的希望,都寄托在他们周家流传的密言之上。

                                            但如今看来,老天还是眷顾着他们周家的。

                                            周元望着素来沉稳威严的周擎在他面前流露出这幅模样,心中也是有着暖意流淌,他伸出双臂,轻轻的拍了拍周擎宽大的后背,微笑道:“父王,放心吧,我们周家失去的,我们都会拿回来的!”

                                            周擎收敛了一些情绪,也是重重的点了点头,而此时他目光方才看见周元身后,那里,一名青衣少女,正俏然而立,抱着一只灰溜溜的小兽,明眸清淡的望着他们。

                                            “元儿?”周擎看向周元,满头雾水,显然不知道为何周元回来时,会带出一个神秘的少女。

                                            周元见状,便是将他在那神秘空间中所遇见的事,告知了周擎。

                                            周擎闻言,沉吟了一下,道:“既然我们周家先祖会留下密言,那应该是与那位黑衣前辈有过交集,而你受了那位前辈的恩惠,那自是要完成那位前辈的嘱托。”

                                            说完,他冲着青衣少女露出温和的笑容,道:“这位小姑娘,若是你无地可去,可留在我们大周,在这里,我们定会保证你的安全。”

                                            夭夭闻言,螓首轻点,声音轻柔而淡然:“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周擎笑着摆摆手,然后对着周元道:“既然你的问题已经解决,那我们也准备回大周城吧,你母后可一直在等着消息呢。”

                                            周元也是点头,他同样很想立即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秦玉。

                                            三人顺着密道,出了山洞,自那山巅宗祠走了出来。

                                            周擎前去吩咐禁军启程,而夭夭则是抱着名为吞吞的小兽,站在那山崖之边,美目有些茫然的望着这片陌生的天地。

                                            轻风吹拂起她的衣衫,勾勒着玲珑曲线,同时也令得少女看上去有些孤单与清冷,唯有着怀中的吞吞,在发出哼唧哼唧的声音安慰着她。

                                            “夭夭姐,你不用担心,师父和师兄神通广大,不会有事的,我们以后,也一定能再见到他老人家和师兄的。”周元走到夭夭身旁,轻声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7-07 23:50
                                              他知道,不管夭夭表现得多么的宁静淡然,但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终归还是有些不自在的。

                                              夭夭美眸看了他一眼,低声道:“黑爷爷会将我赶走,我知道是因为有大敌找上门来了。”

                                              “那些敌人,应该是冲着我和雨浩来的,而黑爷爷,帮我挡下了。”

                                              虽然苍渊从未与她说过这些,但她依旧是敏锐的感觉得出来,那些灾祸,应该都是她和雨浩引来的。

                                              周元挠了挠头,他不清楚两人的身份背景,所以也不知道着里面究竟隐藏着什么故事。

                                              “夭夭姐,或许事情真如你所说,不过,我觉得现在的你,不应该自怨自艾,不然的话,就辜负了师父和师兄一番苦心,他所做的任何事,也就失去了价值。”周元缓缓的道。

                                              夭夭玉手轻轻抚摸着吞吞柔软的毛发,她遥望着远方,旋即冲着周元露出一抹惊鸿般的微笑,螓首微点,道:“放心吧,我不是那样的人,以后我会将事情都查清楚的,到时候,如果黑爷爷和雨浩出了什么意外,我一定,会帮他报仇,那些人,一个都跑不掉。”这时,她的项链剧烈地抖动了起来,怎么回事?
                                              难道是雨浩……不,不可能,他们不会有事的,对,不会有事

                                              如果他们有什么伤害,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这个小姐姐,看上去如小仙女一般,但一旦认真起来,似乎骨子里面也是相当的杀伐果断啊。

                                              …大周王宫。

                                              当秦玉得知周元八脉出现可以修行的消息后,当场就激动得抱着周元不断的流眼泪,搞得周元又感动又无奈。

                                              “好了,好了,元儿能够修炼是好事,何必哭哭啼啼。”一旁的周擎也是无奈的道。

                                              “你难道没哭?”秦玉搽了搽眼睛,瞪着周擎。

                                              周擎有点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在那山洞中感应到周元体内出现八脉的时候,他也同样是差点忍不住的流出泪来,不过被生生的压制了下来。

                                              “你先帮夭夭安排一下。”周擎不敢多说,连忙岔开话题。

                                              秦玉这才知道旁边有人看着,有些不好意思的搽去泪水,然后冲着夭夭露出温婉的笑容,道:“夭夭,以后你就只管住在这里,我们一定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

                                              秦玉对夭夭的态度极为热情,虽然更多来自他们对周元帮助的感激,但显然她对夭夭也是颇为的喜欢,毕竟如此清澈漂亮的少女,谁看了都会心生喜意。

                                              夭夭对于秦玉的热情倒是有点不太适应,毕竟她从小就与苍渊与雨浩生活在那与世隔绝的地方,根本就没接触过外人,而且她性格略显清冷,并不太擅长与人沟通。

                                              不过她能够感觉到秦玉那种发自内心的感激与真诚,所以也并没有表现出太过的抗拒,只是看了周元一眼,就任由秦玉将她拉走了。

                                              秦玉带着夭夭先行离去,周擎与周元对视一眼,都是无奈的笑了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7-07 23:54
                                                (跳过府试和冲脉)
                                                “夭夭姐,听师父之前说过,你源纹造诣不低?”周元将吞吞放在他肩膀上的爪子弹开,然后抬头冲着夭夭笑道。

                                                夭夭柳眉微挑,道:“想学源纹?”

                                                “源纹一直都在学,毕竟若是无法开脉的话,那就是我最后的希望了。”周元老实说道。

                                                夭夭微微弯身,修长玉指拎起吞吞,抱在怀中,轻轻抚摸,而吞吞则是舒服的趴在那柔软香腻之间,微微拱了拱,看得周元眼角跳了跳,暗骂一声小**好艳福。

                                                夭夭莲步轻移,走进石亭,在那石凳上优雅的坐下,然后玉手托着香腮,略显慵懒的盯着周元,道:“教人太累,不想做。”

                                                周元也是爬到另外的石凳上坐下,直接开价:“翡翠酿虽然算是美酒,但比它好的还很多,我帮你找。”

                                                夭夭闻言,那如玉般的小脸上顿时露出一抹笑颜,那霎那间的风采,竟是连这花苑中的百花都是为之黯然失色,同时也让得周元都是心跳了一下。

                                                她微微笑道:“真识相。”

                                                周元也是一笑,旋即道:“但还是只能每天喝一瓶。”

                                                夭夭笑容一敛,颇有些恼怒的盯着他。

                                                但是周元这次没有退让,毕竟喜好归喜好,但却不能毫无节制,雨浩说过,夭夭不能动用源气,酗酒太多,难免伤身。

                                                见到周元不肯松口,夭夭也是轻咬了咬银牙,但最终只能恨恨的剐了他一眼。

                                                “你既然学习过源纹,自然也该知道,源纹一道,最为重要的是什么吧?”夭夭平复下心中的恼意,语气变得平淡起来,道。

                                                “神魂。”周元说道。

                                                夭夭螓首微点,缓缓的道:“那你可知,神魂的境界之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7-08 00:01
                                                  “神魂有四境,虚境,实境,化境,游神。”

                                                  “只有拥有着强大的神魂,才能够刻画出那些高等级的源纹,你的神魂天赋不错,但却连虚境都还算不上。”石亭中,有着少女轻灵的嗓音响起,阳光倾洒下来,落在那如玉般光洁的俏脸上,显得分外的清丽动人。

                                                  “神魂本无形,唯有不断的锻炼神魂,方才能够让得神魂从无形化为有形,而有形的第一个阶段,就是虚形,也称为虚境。”

                                                  “想要强大神魂,有两种办法,一是等待自身实力精进,神魂会伴随着自身实力的提升而有所增强,不过这比较缓慢,并且提升有限,而第二种办法,就是修炼锻魂术,但世间的锻魂术颇为稀少,唯有一些大势力方才拥有。”

                                                  说到此处,夭夭看了周元一眼,道:“黑爷爷传授给你的“混沌神磨观想法”就是一篇极为顶尖的锻魂术,不过修炼此术,需有大勇气克服大恐惧,这一点,当你修炼时,自会得知。”

                                                  “以你如今的神魂,还无法刻画一品源纹,我建议你早早修炼“混沌神磨观想法”,将自身的神魂提升到虚境,等你神魂跨入虚境,我就教你刻画一品源纹。”

                                                  周元点点头,那混沌神磨观想法他早就想要尝试了,当即深吸一口气,在石凳上盘坐下来,双目缓缓的闭拢。

                                                  双目闭拢,顿时视野变得黑暗下来,周元心跳也是渐渐的变缓,让得自身的心境处于一种绝对的安静之下。

                                                  咚!咚!

                                                  外界的鸟声,风声也是在悄然的淡去,唯有着心跳的声音,在黑暗中回荡。

                                                  黑暗之中,周元催动神魂,感应苍渊传递而来的烙印,而“混沌神磨观想法”也在那烙印之中。

                                                  随着周元的感应,黑暗中,忽有一抹毫光出现,毫光缓缓的旋转,其内深不可测,犹如是隐藏着什么恐怖之物。

                                                  不过,就在周元神魂微微犹豫间,那道毫光陡然爆发出强大的吸力,直接是将周元的神魂吸入其中。

                                                  短暂的晕眩出现,周元便是察觉到四周景象开始变幻,黑暗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混沌虚空,这里的混沌,吞没了时间,空间,一切都显得仿佛天地未开时一般。

                                                  周元的无形神魂立于这广袤的混沌虚空中,一种渺小之感涌出,令得他不知所措。

                                                  轰轰!而就在周元神魂望着这看不见尽头的混沌虚空时,混沌中,忽有巨声响彻,周元神魂看去,下一瞬间,一股战栗般的感觉,便是疯狂的涌了出来,令得周元的神魂疯狂的颤抖着。

                                                  因为,在那混沌之中,他看见了一道巨大无比的黑影缓缓的出现,那道黑影犹如一个黑洞,在不断的吞灭着一切之物。

                                                  不过,它又并非是黑洞,而是一个看不见尽头的巨磨。

                                                  巨磨斑驳,遍布着岁月的痕迹,其上暗沉,更像是碾碎的神魔鲜血所化。

                                                  轰隆隆!

                                                  巨磨矗立于混沌之中,它缓缓的转动着,在它的转动下,万物都在被磨灭。

                                                  周元的神魂立于那巨磨之前,渺小得犹如尘埃,而此时此刻,有着一股神秘的信息在其心中流淌起来。

                                                  那是“混沌神磨观想法”的修炼法诀。

                                                  “混沌之中,生有神磨,神磨一转,神魔俱灭”

                                                  “观想神磨,以神魂为引,受神磨碾动”

                                                  “神磨九转,一转一重天”

                                                  周元神魂微微颤抖着,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为何夭夭会说修炼这“混沌神磨观想法”需要克服大恐惧,因为任谁的神魂站在这无边无尽,可碾碎世界的神磨面前,都是会涌上一股难以遏制的恐惧

                                                  周元的神魂颤抖的望着混沌中的神磨,此时光是站在这里,就需要莫大的勇气,更何况这锻魂术竟然要将自身的神魂,投入其中,受其碾磨

                                                  如果不是周元心性还算坚韧,此时恐怕早就掉头就逃了。

                                                  “死就死吧!”

                                                  战栗不断的持续着,最终周元终归还保持着几分理智,猛的一咬牙,神魂便是飘了出去,直接是落向了那无边无尽的巨磨之中。

                                                  轰!

                                                  就在周元神魂落进巨磨的那一瞬,周元眼睁睁的看着黑暗阴影笼罩而来,紧接着,恐怖的剧痛从神魂中爆发出来。

                                                  仅仅只是数息的时间,周元的那一道神魂,便是在神魔的碾动下,化为了虚无。

                                                  混沌中,微微一颤,有着无形的波动汇聚而来,正是周元的神魂,此时若是神魂有着脸色的话,恐怕周元已是一片惨白,眼中布满恐惧。

                                                  因为在先前那一瞬间,那种被毁灭的感觉,太过的真实了。

                                                  不过虽然被震慑得瑟瑟发抖,但这碾碎与重塑之间,他的神魂,似乎隐隐的变得凝炼了一丝。

                                                  “好变态的锻魂术!”

                                                  周元心里颤抖,如果是心理素质差点的人,恐怕此时早已被那股恐惧感所摧毁,而一旦内心被烙印下了对神魔恐惧的烙印,那么眼前这由苍渊烙印下来的混沌神磨,就会随之散去,而这“混沌神磨观想法”的修炼,也将会以失败而告终。

                                                  “这混沌神磨观想法,便是要将神魂不断的投入神磨之中,在那亿万次的磨灭中,不断的毁灭与重铸,进而蜕变强大…”

                                                  “按照心法所说,这混沌神磨观想法共分九转,一转一重天,所谓九转,其实就是神磨完整的运转九次,只要神魂能够完整的坚持完神磨完整的运转一次,自身神魂就会得到一次蜕变。”

                                                  周元看向混沌中的神磨,神磨分上下两层,而在上下两层的中间处,隐约可见一道暗金色的竖线,犹如是刻度一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7-08 00:03
                                                    神磨运转,上层的金色竖线就会移动,当其再度走回原位与下层的金色竖线重合时,便是代表着完整的一转。

                                                    然而刚才周元的神魂进入其中,仅仅坚持了数息,便是被磨灭,看来要坚持完这神磨完整的一转,并不容易。

                                                    “不过这混沌神磨观想法的确不简单,仅仅只是尝试了一下,我的神魂就隐隐有所增强,果然不愧是夭夭姐所说的最顶尖级别的锻魂术。”

                                                    周元深吸一口气,努力的压制着内心对那混沌神磨的恐惧,一咬牙,神魂再度飞出,落入那缓缓转动的斑驳神磨之中。

                                                    轰轰!

                                                    神磨转动,周元的神魂再一次被碾压成虚无。

                                                    无形波动浮现,周元的神魂再度被重铸,神魂剧烈的波动着,显然还在平复着情绪,半晌后,再度咬牙投入神磨。

                                                    轰轰!

                                                    混沌中,神磨一次次的运转,将那投入其中的尘埃尽数的磨灭。

                                                    而在那一次次的磨灭中,那不断重铸的神魂,却是渐渐间,开始从无形化为一种淡淡的透明之色。八十八次。

                                                    当周元的神魂第八十八次被磨灭与重铸后,他终于是停了下来,因为他感觉到一股浓浓的疲惫与刺痛自神魂中涌出来。

                                                    这让得他知道,今日的修炼到了极限,若是再强行支撑下去,反而有害无益。

                                                    不够虽然神魂疲惫,但周元的内心却是充满着欣喜,因为经过这八十多次的神魂磨灭,他原本无形的神魂,彻底的化为了透明色彩。

                                                    虚境!

                                                    当神魂从无形化为虚形,这就说明他的神魂踏入了虚境的层次!

                                                    “好厉害的观想法。”周元再度赞叹道,仅仅只是第一次修炼,就让得他的神魂进入到了虚境的门槛,虽然他知道这应该与他神魂底子不弱有关,但也足以看出这观想法的不凡之处。

                                                    石亭中,周元紧闭的双目缓缓的睁开,虽然他的面庞一片苍白,但那眼中的兴奋,却是遮掩不住。

                                                    “我踏入虚境了!”

                                                    听到周元此话,夭夭微怔了怔,有些怀疑的道:“这么快?你承受了多少次神磨?”

                                                    “八十八次。”

                                                    夭夭狭长的美眸轻轻的眯了一下,眸中有着异样的神采,一般正常的人修炼这混沌神磨观想法,第一次顶多只能承受十几次,然而周元,却是八十八次,远胜常人。但比起雨浩差远了,雨浩差点把神磨都磨坏了,也不再他脸上有任何疲劳之色,想到这里,夭夭又想起那天他们分别时的情景,雨浩………
                                                    似是察觉到了夭夭脸上的神色,周元使出口问道:“夭夭姐,又在想雨浩师兄了吗?”夭夭脸上泛起两抹红晕,对周元说到:“好好修炼,管那么多干嘛,赶紧去修炼,吞吞看着他!"周元立马道:“是"说完便继续修炼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7-08 00:10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7-08 00:12
                                                        跳到齐王判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7-08 00:14
                                                          ok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7-08 00:45
                                                            就我一个观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7-08 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