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芷若吧 关注:194,590贴子:5,936,853
  • 85回复贴,共1

【阆苑吧庆·远必诛】不懂就问?那就从“贱妾”这个词的用法说起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篇是专门用来解释一位吧友关于赵敏在给张无忌书信之中自称“贱妾”是否合理这一问题的。我说这里金庸是有意为之,故意让赵敏用错了词,他却觉得金庸用这个称呼就只是因为赵敏受到了汉文化影响,是她汉化的结果,没什么别的原因。其实我觉得我本来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可他就是不理解,所以我开个帖子来谈谈这个问题(顺便为周吧十五周年献礼)。


回复
1楼2019-07-08 22:13

    “贱妾”这个词虽然是女子的自称,但并也不是随便对哪个男人都可以乱用的,通常是女子对丈夫,亲人,熟识之人才这样自称,如果是陌生人或是相对疏远的人,那么女方一般称“奴”“奴家”“小女子”之类,比如水浒中鲁提辖拳打镇关西那里边,鲁达问话时,金翠莲【道:“官人不知,容奴告禀。奴家是东京人氏……】金翠莲身份比鲁达低得多,但她第一次见鲁达,两个人非亲非故,所以她自称是“奴”和“奴家”而不是“贱妾”。以前有一本书专门讲古代礼仪,我从那里面也看过。另外一本金评书也指出赵敏在这里的自称“贱妾”不符身份,谁见过娘娘、王妃、公主之类的贵人给平民自称“贱妾”的,皇室中人不要面子啊?我说这些不是要拉虎皮来唬人,只是想表明这并不是我信口开河。


    回复
    2楼2019-07-08 22:14

      但其实就算没这些说法,我觉得金庸此处安排给这个“贱妾”给赵敏也是有点违和的,多半另有用意。“贱妾”这个词就算当成自称,所含的谦卑之意也是非常之重,明明有“小女子”一类更好的词可以代替,为什么金庸不用却非要让堂堂绍敏郡主对着明教教主自称“贱妾”?这就是我在另一篇帖子里反复强调的一个问题,我们到底要怎么读书?是反复纠缠一字一词一句话,还是把它们放入整个文本中作整体考虑?


      回复
      3楼2019-07-08 22:14

        其实细读全书,我一直有一个感觉,金庸突出赵敏的汉化不只一处,而且赵敏的每个汉化之处都带着极强烈的贬意以至于我都觉得金庸是在有意嘲讽赵敏了。先说这个“贱妾”。赵敏贵为郡主,金枝玉叶,在她活动的那个圈子里,身份比她高的不是没有,但是面对那些蒙古王公,自然有官方称谓使用,赵敏会对着蒙古贵族用汉族称呼吗?对着身份比她低的,她更没必要用,也就是说她有几个时候用得上这个词,她会像汉族女子那样有用“贱妾”的习惯吗?那她身为元朝郡主特意对张无忌这个四 等 人用这个带有明显感情色彩的“贱妾”而不用我刚才提到的明显平和一些的“小女子”之类,金庸什么意思?


        回复
        4楼2019-07-08 22:16

          再看别的地方。
          绿柳山庄上的赵敏题写的那首诗,我说了,一向被敏吹当成赵敏有文化的证据。可那首诗的内容是什么?“剑破妖人腹,剑拂佞臣首。”谁是我大元朝的“妖人”“佞臣”?首先张无忌这个明教反贼总头子算不算?赵敏怎么对他的?有一点要“破腹拂首”的意思吗?赵敏自己反而跟着张无忌跑了!跟着“妖人”“佞臣”跑的又是什么人?以剑为题的诗那么多,金庸偏偏要让赵敏写这首,这里面有没有一股浓浓的嘲讽?汉化了半天却被自己写的汉人诗打了脸,是巧合吗?再看后面落款写夜试倚天宝剑。对比一下,秋瑾是怎么写的?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龙泉壁上鸣!人家的剑晚上好好在墙上挂着,白天才光明正大的拿出来斩杀奸佞,赵敏的剑呢?再说古代晚上黑漆漆一片干嘛挑这个时候专门试剑?难道因为这是见不得光的贼赃?此处为我脑补,不知道金庸认不认同。


          收起回复
          5楼2019-07-08 22:16

            再看大都范遥与张无忌杨逍韦一笑接头之后,论及汝阳王父女三人取汉姓——这是一个标志性的汉化举动。汉化的结果呢,父女三人分三姓,张无忌四人“一齐大笑”,这是金庸写明了的,金庸何意,巧合吗?后面杨逍更是说得直截了当:【这赵姑娘的容貌模样,活脱是个汉人美女,可是只须一瞧她行事,那番邦女子的凶蛮野性,立时便显露了出来。】所以说再怎么汉化汉化。她化得了皮,化得了心吗?


            回复
            6楼2019-07-08 22:17

              但是一直到这里,赵敏的所谓汉化其实都是不知不觉间受环境影响的,身为蒙古贵族,绍敏郡主本人应该没有主动把自己化成一个汉人的意思,直到三十二章《冤蒙不白愁欲狂》中,【赵敏转了个身,说道:“你瞧我这模样是蒙古的郡主呢,还是寻常汉家女子?”……赵敏低声道:“管他什么元人汉人,我才不在乎呢。你是汉人,我也是汉人。你是蒙古人,我也是蒙古人。”】这是书中第一次,赵敏明确表示愿意为了张无忌,放弃蒙古郡主的身份甘作一个普通的汉家女子,来一个彻彻底底的汉化。然而有用吗?【张无忌叹了口气,道:“赵姑娘,你对我一番情意,我人非木石,岂有不感激的?但到了今日这步田地,你又何必再来骗我?”】赵敏汉化就是为了张无忌,然而张无忌此时根本就不相信她,所以她这一番苦心全成了自作多情,啥用没有。我前面说赵敏的每个汉化之处都带着极强烈的贬意以至于我都觉得金庸是在有意嘲讽赵敏——金庸是否存心嘲讽我不敢乱下定语,但我列了这么多原文,你觉得我是在没有根据的随口乱说吗?


              收起回复
              7楼2019-07-08 22:17

                还没完。后面赵敏的汉化在三联版和新修版中出现了不同的情况。先说三联版。
                赵敏的终极汉化目的就是为了嫁给张无忌,所以三联版也为她安排了一个汉族典故做结局,那就是我们都熟悉的张敞画眉——【赵敏嫣然一笑,说道:“我的眉毛太淡,你给我画一画。”】然而结果是——【张无忌回头向赵敏瞧了一眼,又回头向周芷若瞧了一眼,霎时之间百感交集,也不知是喜是忧,手一颤,一枝笔掉在桌上。】这个还用我说吗,用赵粉最爱说的一句话,截止到“全书完”三字,张无忌给赵敏画成眉了吗?


                回复
                8楼2019-07-08 22:17

                  三联版结局与前文前呼后应,意味深长,兼具故事性、文学性与艺术性,是三个版本中我最喜爱的结局,然而唯一的缺点就是它太完美,所以曲高和寡,懂得欣赏的人太少。可能正因如此,金庸改出了新修版,以牺牲文学性与艺术性为代价,把话挑明了。我们不提结局,先来看看赵敏汉化的结果——
                  朱元璋逼宫时,张无忌先说赵敏的事【“不是!驱赶蒙元,我志不变。以赵敏为妻,我志亦不变。赵姑娘虽是蒙古女子,但早已脱离父兄,她对我说得清清楚楚,她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干甚么,她也干甚么。”】这句话简直被赵粉奉为玉音圣旨一般,可赵敏听了的反应是什么?【赵敏本来一直在旁默不作声的听着,忽然站起身来,昂然道:“朱大哥,你不用担心。我是蒙古人,那是改不来的。不用你们来赶,我自己退出中土,返回蒙古,这一生一世永不再踏足中土一步!】


                  收起回复
                  9楼2019-07-08 22:18

                    看见了吗,赵敏为了张无忌汉化了半本书,好不容易才等到张无忌开口说出这句“以赵敏为妻,我志亦不变”的时候,她却终于意识到【我是蒙古人,那是改不来的】!这还有什么好说的?赵敏是为了嫁张无忌才要汉化成一个汉人,因为她知道只有成为一个汉人才能被张无忌接受。可最终她还是醒悟了这个残酷的事实,不管她怎么拼命努力,如何奉献牺牲,她终究都是蒙古人,她不可能变成一个汉人,她蒙古人的身份【那是改不来的】。那她还能不能如她所盼望的那样嫁给张无忌,金庸已经借她自己的口暗示了答案。所以后面张无忌一再地说“送”赵姑娘回蒙古,然后就不回中土了,可能吗?成年人有时候心思太复杂,这个问题你不妨去请教请教幼儿园的小朋友看他们怎么回答的,毕竟我小时候父母天天“送”我去幼儿园,也没见他们哪天把我“送”到之后也和我一起留在幼儿园不走了……至于新修版结尾张无忌几乎不假思索地答应了周芷若那个不准拜堂成亲的承诺已经与赵敏的结局无关了,金庸应该只是在暗示了周赵二人谁在张无忌心中更重要而已,说到底,抢婚之时不肯答应赵敏的现在却一口答应了周芷若,这个要怎么理解,只要别想太多我觉得应该不难。周芷若的要求在其实就是棺材板上再订最后一根钉子,配合圣火令那道封印把结局定下来而已,但这种改法拖泥带水累赘不说,还给人一个错觉好像张无忌会去玩什么蒙古婚礼,张无忌真要能接受蒙古婚礼,赵敏还辛辛苦苦要做什么汉人!


                    回复
                    10楼2019-07-08 22:19
                      (其实张无忌为什么不可能接受蒙古婚礼这里面还可以摆出更多的原因,往小了说涉及到射雕三部曲的主题,往大了说涉及到我们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华夷之辨,这个问题比较复杂,以后有机会大家一起讨论讨论。)
                      写到这里这篇帖子我要说的差不多也说完了,这样把“贱妾”的问题放在全书的总层面上来看的话,不知道开头我那个的看法能不能得到大家的认同。不认同也没关系,阅读的快乐就来自于品味与思索,金庸已逝,他的原意又有谁能知道?大家各自解读,随心所欲去勾勒出自己喜欢的画面就可以了,说到底高兴就好,最后借用一位大神@tonglijian双鱼 的金句结束全篇,也送给某些人:如果你热爱一个角色,请实事求是的为她付出心血去构思一些作品,而不是喊口号,打call,怼人斗狠。


                      收起回复
                      11楼2019-07-08 22:2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7-08 22:22
                          绝代有佳人,悠居在蒙古。
                          自云是郡主,零落依牛羊。姘头轻薄儿,正妻美如玉。
                          但见正妻笑,哪闻姨娘哭。
                          复制来的,我不是原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7-08 23:00
                            怎么突然就流行起“不懂就问”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7-09 01:44
                              谢谢各位赏脸支持,没想到竟然能获得吧庆一等奖!感谢各位,尽管我并不知道为我投票的都有谁,但还是衷心感谢大家认可我的帖子!


                              回复
                              16楼2019-07-27 13:11
                                岂/贱/妾之所望也:岂不是轻视了我的期望(自己看第七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8-17 23:50
                                  你刚才说“我”想请教一下,那么你说的这个“我”,是哪个意思呢?是动词还是姓氏还是形容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8-18 00:11
                                    那人怎么跑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8-18 09:02
                                      绝望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8-18 0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