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雨浩吧 关注:25,740贴子:859,827

回复:【修罗之瞳】归途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7楼2019-08-23 21:51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8楼2019-08-26 20:12
      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晚上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9楼2019-08-29 13:4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0楼2019-08-29 16:15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1楼2019-08-29 17:4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2楼2019-08-29 18:44
              Chapter 12 (上)
              魏无羡拉走的这头花驴,极不好伺候。
              ·
              明明只是一只驴子而已,却只吃新鲜带露水的嫩草,草尖黄了一点,不吃。路过一农户,魏无羡偷了点麦秸秆来喂它,嚼了几口,它呸的吐了,比活人吐唾沫还吐得响亮。吃不好,便不肯走,发脾气,尥蹶子,魏无羡好几次险些被它踢中,且叫声极其难听。
              ·
              无论是作为坐骑还是作为爱宠,全都一无是处!
              ·
              魏无羡不由得怀念起自己的剑来。那把剑现在多半被哪位大家族的家主挂在墙上当做战利品向人展示吧。(小晞:就算给你你也用不了哇)
              ·
              拉死拽活地跑了几日,路经一大片村庄的田地。烈日灼灼,田埂边有一棵大槐树,槐树底下绿荫浓浓,还有一口老井,村民在井边放了一只桶和一把瓢,供过路人解渴。花驴子跑到这里,怎么也不肯走了,魏无羡跳下来,拍它尊臀道:“你还是个富贵命,比我还难伺候。”
              ·
              驴子喷他。
              ·
              百般无赖间,阡陌远处走来一行人。
              ·
              这些人身背手编竹篓,布衫草鞋,从头到脚一股乡野村民的土气。里面有个忻娘,一张圆脸,相貌勉强算得上清秀,也许是烈日下走久了,也想过来乘凉喝水,但见树底下系着一头砸蹄乱叫的花驴子,还坐着个涂红抹白披头散发的疯子,不敢过来。
              ·
              可是呢,偏偏在他们身旁,有一白衣男子走过,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径朝这疯子的身旁走去,毫不拖泥带水的坐下。
              ·
              他们见这男子气质非凡,脸上虽带着面具,可举足之间都透露着一股不凡的气息。虽不知他来自与那个仙门世家,可光看动作就知道他来头不小,倒是与那姑苏蓝氏的含光君颇像。
              ·
              魏无羡自诩是怜香惜玉之人,见状挪了挪窝,挪出一片地,去折腾那头驴子。那群人见他无害,又见那白衣男子坐在他身旁,他没有任何动作(小晞:不是,你们还想人家会有什么动作?发疯?打人?),这才放心走来。个个满头大汗脸颊通红,扇风的扇风,打水的打水,那名少女坐在井边,似是知道他存心相让,对魏无羡微微一笑。
              ·
              而魏无羡又往那白衣男子看去,笑嘻嘻地看着他,道:“不知雨寒君您做我身旁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吗?”
              ·
              缪季看了他一眼,道:“无事,累了,坐坐。”
              ·
              魏无羡:“……,你是蓝忘机附体吗?这么爱说无事,你下一句是不是要说无聊?”
              ·
              缪季:“无聊至极。”(小晞:噗哈哈哈哈哈嗝)
              ·
              魏无羡:“行行行,你厉害我闭嘴。”
              ·
              不过,他瞥见这缪季的佩剑,是冰蓝色的,上面的花纹……
              ·
              似乎与阿凛的佩剑有点像?
              ·
              他本想问问缪季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3楼2019-08-30 22:53
                可是看他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脸色,他觉得还是不要问好了。
                ·
                他往那队人的地方看去,其中一人手里持着罗盘,望望远处,低头困惑道:“为什么都快到大梵山脚下了,这指针还是不动?”
                ·
                这罗盘刻纹甚是诡异,并非普通罗盘。不是用来指东南西北的,而是用来指凶邪妖煞的“风邪盘”。魏无羡心知,这是遇上一家落魄拮据的乡下散户了。除了阳春白雪的优渥世家,也有不少这样闭门自修的效。说不定是从乡下赶来投奔哪个大家族的。反正不像是去赴清谈会、花会的。
                ·
                领头的中年男子边招呼人过去喝水边道:“你那罗盘是不是坏了,回头给你换个新的。还有不到十里就是大梵山了,咱们不能久歇。风尘仆仆了一路,要是就在这里松懈,落在后头让人抢了先,那就不值当了。”
                ·
                看来这一行人不是去投奔,而是去夜猎。
                ·
                仙门世家称游历四方、除魔降妖为“游猎”,又因为这些东西常在夜晚出没,亦称其为“夜猎”。修仙家族何其之多,然而扬名立万的来来去去就那么一些。如果不是祖辈积累丰厚,普通的家族想列入上位跻身名门,在玄门之中博得声望和尊重,必须拿得出实绩。擒下凶残的妖兽或是为祸一方的厉煞,家族方能身价倍增,说话才有分量。
                ·
                这本是魏无羡的拿手绝活,可他这几日在路上奔波,闯了几个坟,没有猎到一只分量足够的,全都是些许。他手头正差一只帮他作威作福的鬼将,心下决意也去大饭山碰碰运气。若是个好使的,便抓过来收着用。
                ·
                那行人歇够了脚,也准备上路了。临走之前,那名圆脸少女从背箱里拿出一只半青不红的小苹果,递向他:“这个给你。”
                ·
                魏无羡笑嘻嘻伸手去接,那只花驴却昂头龇牙去咬。魏无羡赶紧一捞。见这驴子对这只小苹果垂涎不已,福至心灵,用一根长树枝和一条渔线吊着这只苹果,挑在花驴子头前。花驴子闻到前方苹果清香,想吃,追着那只总也差一点点的苹果,昂头前冲,竟比魏无羡所见过的所有名马驹都要快,一骑绝尘!
                ·
                然后。。。。。
                ·
                他默默看向了一旁骑着灵马的缪季。
                ·
                缪季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眼神,问他:“何事?”
                ·
                魏无羡·“……,你灵马明明比我的驴快这么多,为何要特意放慢速度,来等我呢?”
                ·
                缪季:“并无等你,只是有些乏了罢。”
                ·
                魏无羡抬头看了看天空,发现阳光是多么的灿烂,看起来似乎是活动的最好时期,又看了看一旁昏昏欲睡的缪季,终于还是信了他的鬼。(小晞:蛤?你问为啥suo老羡信了他的鬼?你咋不去问问人家修炼的时候困过吗?)
                驴不停蹄,魏无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4楼2019-08-30 22:55
                  魏无羡很快在天黑之前便赶到了大梵山。直到山脚,他才知道此梵非彼饭。远远看去,山形神似一尊心宽体胖的矮佛像,故得此名。山下有一小镇,便叫佛脚镇。
                  ·
                  聚集于此的修士远比他想象的要多,各家各门的服色鱼龙混杂,在街上穿行往来。不知为何,驹神色紧张,见了他这幅鬼样子也没空嘲笑理会。
                  ·
                  长街中央,有一群修士聚在一起,正严肃说话。似乎意见出入颇大,魏无羡远远便听见他们高声争论:
                  ·
                  “……我认为此地根本就没有食魂兽或者食魂煞,因为所有的风邪盘指针都没有异动!”
                  ·
                  “若是没有,这七个镇民的失魂之症又是怎么来的?总不会都是得了同一种怪病吧?在下可从没听过这种病!”
                  ·
                  “风邪盘没指出来就一定没有吗?它也不过能指个大致的方向,精密不足,不能尽信,也许这附近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挠它指针的指向。”
                  ·
                  “也不想想风邪盘是谁造的,我也从没听过有什么东西能扰乱它指针的指向。”
                  ·
                  “你这是何意?没人不知道风邪盘是魏婴做的。可他做的东西又不是十全十美,难道还不允旁人质疑?”
                  ·
                  “我并未不允旁人质疑,更没有说魏婴十全十美,阁下何必含血喷人!”
                  ·
                  于是他们开始朝另一个方向争吵,魏无羡骑着花驴子嘿嘿哈哈地路过。不想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旧在修士们的唇枪舌剑里雄风不倒,“逢魏必吵”。若是票选百家人气最长盛不衰者,他必须当仁不让。平心而论,那修士说的倒也没错,现在修真界通用的风邪盘是他做的第一版,确实精密不足。他原本正在着手改进,谁教没改完老巢就被人捣了,大家也就只好委屈下,继续用精密不足的第一版了。
                  ·
                  吃血肉啃骨头的大多低阶,如走尸;只有较为斯文优雅的高品阶妖兽或厉鬼才能够吸食并消化魂魄,还一口气吃了七个,难怪这么多家族都聚集于此。既然夜猎对象非同小可,风邪盘出些差错也在所难免。
                  ·
                  魏无羡勒住绳子,跳下驴背,把那只吊了花驴子一路的苹果送到它嘴前:“一口,就一口……呸!你这一口是要把我整只手都吃了?”
                  ·
                  他挑着苹果另外一边啃了两口,塞回花驴嘴里。正心痛自己居然沦落到跟一只驴子分同一个苹果。后背忽然撞上一个人。回头见是一名少女,虽撞了他,却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双目无神,面带微笑,直勾勾地看着某个方向。
                  ·
                  魏无羡顺着她目光望去。那方向一从黑压压的山顶,正是大梵山。
                  ·
                  (小晞:跳过那些简介啥的。)
                  ·
                  魏无羡琢磨,多半是食魂煞,而不是食魂兽。
                  ·
                  二者虽相差一字,却是完全不同的东西。煞属鬼类,而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5楼2019-08-30 22:57
                    是妖兽。依他之见,可能是山崩震塌了古坟,天雷劈开了棺木,放出了其中安息的陈年老煞。究竟是不是,让他看一眼那是具什么样的棺材、有没有封印残留即可。可佛脚镇镇民肯定早就将烧焦的棺木另埋,把尸骨重新收敛入土了,痕迹必然没剩多少。
                    ·
                    缪季看了魏无羡一眼淡淡地对他说道:
                    ·
                    “莫公子,小心,此次夜猎对象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
                    魏无羡笑了笑,拱了拱手以示感谢。然后就毫不犹豫的离开了。
                    ·
                    当然了,我们可爱的霍挂又开始了他的跟踪大法——模拟。
                    ·
                    上山得从镇里走山道,魏无羡蹬着驴子慢悠悠往坡上走。走了一阵,几个人一脸晦气地往下行。
                    ·
                    这行人有的脸上带伤,七嘴八舌。天色昏暗,迎面撞上个一脸吊死鬼妆的骑驴人,齐齐吓了一跳,骂了一声,绕开他匆匆下坡去。魏无羡回头寻思,莫非是这食魂煞扎手,铩羽而归?略一思索,拍拍驴子臀,小跑骑着上了山。
                    ·
                    他恰恰错过了这群人接下来的怨声载道:
                    ·
                    “从没见过这么霸道的!”
                    ·
                    “那么大一个家族的家主,用得着到这里来跟我们抢一只食魂煞?他年少的时候杀过不知道多少只了吧!”
                    ·
                    “唉,有什么法子。谁叫那是江澄。得罪哪位家都不能得罪江家,得罪谁都不能得罪江澄。收拾东西走了,自认倒霉吧!”
                    ·
                    天色再晚一些,就该举着火把才能在山林里前行了。魏无羡走了一阵,竟没遇上几个修士。他颇感讶异:莫非来的家族里,一批都在佛脚镇上继续纸上谈兵争论不休,另一批都像方才那拨人一般束手无策、败兴而归?
                    ·
                    忽然,前方传来呼救之声。
                    ·
                    “来人啊!”
                    ·
                    “救人哪!”
                    ·
                    这声音有男有女,充满慌张无措之意,不似作伪。荒山野岭的求救声,十之*都是邪精作怪,引不知情者前往陷阱。魏无羡却大是高兴。
                    ·
                    越邪越好,就怕不够邪!
                    ·
                    他策驴奔往声来处,四望不见,抬头见,却不是什么妖精鬼怪,而是之前在田埂边遇到的那一家子乡下散户,被一张金灿灿的巨网吊在树上。
                    ·
                    那中年男人原本带着后人在山林里巡逻踩点,没碰上他们巴望的食魂兽,却踩中了不知哪位有钱人设得罗网,被吊在树上,叫苦不迭。见有人来,猛地一喜,可一看来的是个疯子,立刻大失所望。这缚仙网网绳虽细,材料却上等,牢不可破,一旦被捉住,任你人神妖魔精鬼怪也要折腾一阵。除非被更上等的仙器斩破。这疯子别说放他们下来了,只怕连这是个什么东西不知道。正要试着叫他找人来帮手,一阵轻灵的分枝踏叶之声逼近,山林里掠出一个浅色轻衫的少年。
                    ·
                    这小公子眉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6楼2019-08-30 22:58
                      一点丹砂,俊秀得有些刻薄,年纪极轻,跟蓝思追差不多,还是个半大的孩子,身背一筒羽箭、一柄金光流璨的长剑,手持长弓。衣上刺绣精致无伦,在胸口团成一朵气势非凡的白牡丹,金线夜色里闪着细细碎光。
                      ·
                      魏无羡暗叹一声“有钱!”——这个一定是兰陵金氏的哪位小公子。只有他家,以白牡丹为家纹,自比国色,以花中之王,标榜自己仙中之王;以朱砂点额,意喻“启智明志、朱光耀世”。
                      ·
                      这小公子本来搭弓欲射,却见缚仙网网住的是人,失望过后,陡转为不耐之色:“每次都是你们这些**。这山里四百多张缚仙网,食魂兽还没抓到,已经给你们这些人捣坏了十几个!”
                      ·
                      魏无羡想的还是:“有钱!”
                      ·
                      一张缚仙网已价值不菲,他竟然一口气布了四百多张,稍小一点的家族,必须倾家荡产。可这样滥用缚仙网,无差别捕捉,哪里是在抓食魂兽,分明是在赶人,不让别人有机会分一杯羹。看来之前撤走的修士们,不是因为妖兽厉煞扎手,而是因为名门之子难惹。
                      ·
                      几日沿途漫走,这些年修真界的起落沉浮,魏无羡也道听途说了不少。作为百年仙门大混战的最终赢家,兰陵金氏统摄引领众家,连家主都被尊称为“仙督”。金氏家风原本就矜傲,喜奢华富丽之风,这些年来高高在上,家族强盛,更是把族中子弟养的个个横行无忌,稍次的家族就算被百般羞辱也只能忍气吞声,这样的乡下小户更是一百个惹不起,所以虽然这少年言语刻薄,被吊在网中的几人涨红了脸,却不敢回骂。中年人低声下气道:“请小公子行个方便,放我们下来吧。”
                      ·
                      这少年正焦躁食魂兽迟迟不出现,刚好把气撒在这几个乡巴佬身上,抱手道:“你们就在这里挂着吧,省得到处乱走,又碍我的事!等我抓到了食魂兽,想得起你们再放你们下来。”
                      ·
                      真被这样吊在树上挂一夜,万一恰好遇上了在大梵山里游荡的那只东西,他们又动弹不得,可就只有被吸干魂的份儿了。那名递给魏无羡苹果的圆脸少女心中害怕,哭出了声。
                      ·
                      魏无羡原本盘腿坐在花驴子背上,花驴子一听到这哭声,长耳抖了抖,突然蹿了出去。
                      ·
                      蹿了出去还一声长鸣,若不是叫声太难听,这势不可挡的英勇气势,说是匹千里骏也有人信。魏无羡猝不及防被它从背上掀了下来,险些摔得头破血流。花驴子大头超前冲向那名少年,似乎坚信自己可以用脑袋把他顶飞。那少年还搭着箭,正好朝它拉弓,魏无羡还不想这么快又去找一匹新坐骑,连忙拽它缰绳。那少年看他两眼,却忽然露出惊愕之色,旋即转为不屑,撇嘴道:“原来是你。”
                      ·
                      这口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7楼2019-08-30 22:59
                        ,两分诧异,八分嫌恶,魏无羡一眨眼。那少年又道:“怎么,被赶回老家之后你疯了?涂成这个鬼样子,莫家也敢把你放出来见人!”
                        ·
                        他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
                        难道——魏无羡一拍大腿。
                        ·
                        难道莫玄羽他爹不是什么杂门小派的家主,而是金光善?!
                        ·
                        金光善是兰陵金氏上一代的家主,早已去世。这人可谓是一言难尽,他有位家世显赫的厉害夫人,惧内之名远扬,可他怕归怕,女人还是要照搞不误的,上至名门佳媛,下至乡野妓子,能吃到的绝不放过,金夫人再厉害也不能一天十二个时辰都跟紧他。现任的金家家主就是他早年出去风流时在外的私生子。虽然认回来的只有一个,但他偷偷摸摸在外面生的,一只手绝对数不完!
                        ·
                        当初乱葬岗大围剿,除了江澄,第二份就算金光善出力大。如今魏无羡却被他的私生子献舍,不知算什么,父债子偿?补偿?
                        ·
                        想到莫家庄里的献舍禁术和那一场混斗,魏无羡心想,只怕还是在继续给他找麻烦吧!
                        ·
                        那少年见他发呆,心中讨厌,道:“还不快滚!看见你就恶心的够了。死断袖。”
                        ·
                        算起辈分来,莫玄羽还说不定是这少年叔叔伯伯之类的长辈呢!竟然要被一个小辈这样羞辱,魏无羡觉得,就算不为自己,为莫玄羽这具身体也要羞辱回去,道:“真是有娘生没娘养。”
                        ·
                        听到这句话时,一直跟在魏无羡后面的缪季眼里闪过了一丝疑惑之色。心说魏无羡莫不是忘了金陵长什么样子?自己要不要出去帮他一把?
                        ·
                        虽然最后还是没有出去帮魏无羡。
                        ·
                        一听这句话,一簇暴怒的火焰在那少年眼里一闪而逝。他拔出背上长剑,森森地道:“你——说什么?”

                        剑身金光大盛,乃是一把不可多得上品宝剑,许多家族打拼一辈子也未见得能沾这等宝剑的边,魏无羡心道,出身名门就是天生的高人一等啊!
                        ·
                        他转了转手中一只小小的布囊。这是他前日捡了几块边角料临时拼凑的一只“锁灵囊”。那少年劈剑向他斩来,他从锁灵囊中取出一张裁成人形的小纸片儿,错身避过,反手“啪”的一下拍在对方背上。
                        ·
                        那少年动作已是快得很,可魏无羡背后拍符这事干得多了,手脚更快。那少年只觉得背心一麻,背后一沉,整个人不由自主趴倒了地上,剑也哐当掉到了一边,怎么努力也爬不起来,仿佛泰山压顶。
                        ·
                        自然爬不起来,他的背上正趴着一只贪食而死的阴魂,将他牢牢压得喘不过气。小鬼虽弱,对付这种毛孩子却不在话下。魏无羡把他的剑捡起来,掂了掂,剑虽好,却还没认主,谁都可以使动。一挥斩断上方缚仙网,那一家几口一句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8楼2019-08-30 22:59
                          那一家几口一句不说,匆匆狂奔逃去。那圆脸少女似想道谢,被她长辈一把拉走。生怕多说几句被这位金公子记恨的更厉害。
                          ·
                          地上少年怒道:“莫玄羽!立刻把你那鬼把戏撤了!灵力低微修炼不成就走这种邪道,你给我当心!”
                          ·
                          魏无羡毫无诚意地捧心道:“啊!我好怕啊!”
                          ·
                          他那一套修炼法门虽遭人诟病,长久下来有害修习之人的身之元本,但有速成之效, 且不受灵力和天赋的限制,因此极为诱人,贪图捷径私底下修习的人从来不缺。这少年便当莫玄羽是被赶出兰陵金氏之后走了邪路。这怀疑合情合理,也省去了魏无羡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
                          这少年手撑地面,试了几回也爬不起来,脸涨得通红,咬牙道:“再不撤我告诉我舅舅,你等着死吧!”
                          ·
                          魏无羡奇怪道:“为什么是舅舅不是爹?你舅舅哪位?”(小晞:你师妹。江澄:嗯?你说什么?(摸了摸紫电)小晞: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
                          身后忽然响起一个声音,三分冷峻七分森寒:
                          ·
                          “他舅舅是我,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
                          一听到这个声音,魏无羡周身血液似乎都冲上了脑袋,又旋即褪得干干净净。好在他的脸上原本就是一团惨白,再白一些也没有异常。
                          ·
                          缪季皱了皱眉,开始缓缓显露出身形来。
                          ·
                          一名紫衣青年信步而来,箭袖轻袍,手压在佩剑的剑柄上,腰间悬着一枚银铃,走路时却听不到铃响。
                          ·
                          这青年细眉杏目,相貌是一种锐利的俊美,目光沉炽,隐隐带一股攻击之意,看人犹如两道冷电。走在魏无羡十步之外,驻足静立,神色如弦上利箭,蓄势待发,连体态都透着一股傲慢自负。
                          ·
                          他皱眉道:“金凌,你怎么耗了这么久,还要我过来请你回去吗?弄成这副难看样子,还不滚起来!”
                          ·
                          最初脑内的那阵麻木过去后,魏无羡迅速回魂,在袖中勾勾手指,撤回那片纸人。金凌感到背上一松,立刻一骨碌抓回自己的剑爬起,闪到江澄身边,指魏无羡骂道:“我要打断你的腿!”
                          ·
                          他和金凌站在一起,依稀能看出眉目有两三分神似,倒像是一对兄弟。江澄动了动手指,那张纸片人倏地从魏无羡指中脱出,飞入他手中。
                          ·
                          他看了一眼,目光中腾起一阵戾气,指间用力,纸片蹿起火焰,在阴灵的尖叫声中烧成灰烬。
                          ·
                          江澄森然道:“打断他的腿?我不是告诉过你吗,遇见这种邪魔歪道,直接杀了喂你的狗!”
                          ·
                          魏无羡连驴子也顾不得牵了,飞身退后。他本以为时隔多年,江澄就算对他有再大的恨意,也该风流云散了。岂料哪有这么便宜,非但不消散,反而像陈年老酿一样越久越浓,如今竟已经迁怒到所有效仿他修炼的人身上!
                          ·
                          有人在后护持,金凌这次出剑愈加凶狠,魏无羡两指探入锁灵囊,正待动作。一道蓝色的剑光闪电般掠出,与金凌佩剑相击,直接将这上品仙剑的金光打得瞬间溃散。
                          ·
                          魏无羡原本算好了时机,却不想被这道蓝色剑芒扰了步伐,一个踉跄,扑了地。正正扑到一双雪白的靴子之前。
                          ·
                          恰恰那蓝色剑芒被收了回去,头顶传来铮然一声入鞘之响。同时,江澄的声音远远传来:“我道是谁。原来是蓝二公子。哟,今天吹的什么风?竟是连雨寒君都给吹来了。怎的,雨寒君是想与我们这些人抢夜猎的目标么?”
                          ·
                          一双白靴绕过了魏无羡,不紧不慢,往前走了三步。
                          ·
                          魏无羡抬头起身。
                          ·
                          来人满身如霜的月光身背一把古琴。琴身比寻常古琴要窄,通体乌黑,木色柔和。与之擦肩而过时,魏无羡和他有意无意对视了一刹那。
                          ·
                          这男子束着一条云纹抹额,肤色白皙,如琢如磨,俊极雅极。眼睛的颜色非常浅淡,仿若琉璃,让他目光显得过于冷漠。神色依旧是一派肃然。近乎刻板,即便是也看见了魏无羡这张浓妆乱抹的可笑脸孔,也无波无澜。
                          ·
                          从头到脚,一尘不染,一丝不苟,找不到一丝不妥贴的失仪之处。
                          ·
                          饶是如此,魏无羡心里还是蹦出了四个大字:
                          ·
                          “披麻戴孝!”
                          ·
                          真真是披麻戴孝。任修真界把蓝家校服吹得有多天花乱坠评其为各家公认最美观的校服、把蓝忘机捧成多举世无双百年难得一遇的美男子,也扛不住他那一脸活像****的苦大仇深。
                          ·
                          流年不利,冤家路窄。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一来就来两个!
                          ·
                          蓝忘机一语不发,目不斜视,静静站在江澄对面。江澄已算是难得出挑的俊美男子,可和他面对面站着,竟也逊色了几分,浮躁了几分。
                          ·
                          而缪季只是站在离魏无羡不远处的地方,虽用面具遮住了大部分容貌,可却为他增添了几分神秘感,加上他那冷清的气质与冰冷的气场,真让人忍不住浮想联翩。
                          ·
                          江澄道:“含光君怎么今天有空到这深山老林里来了?还是是和雨寒君约好的?”
                          ·
                          蓝忘机:“……”
                          ·
                          缪昭离:“……”(小晞:昭离是字,原谅我取名废。)
                          ·
                          江晚吟:“……”
                          ·
                          魏无羡:“喵喵喵?我是不是不该说话?”

                          ——未待完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9楼2019-08-30 23:01
                            声明
                            感谢这一个多月一来大家对我写的文的支持。我知道我的文笔不好,非常感谢大家肯看我的文!相信大家也知道,最近快要开学了。因为我所在的班级是重点班的原因,所以可能会比较忙一点,更文可能要改为不定时更了。在这里先跟各位看官老爷说声对不起了>人<!但是我会努力早点写完作业,腾出更多时间来更文的!
                            最后,谢谢大家对我的支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0楼2019-08-30 23:07
                              顶顶!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1楼2019-08-31 08:43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2楼2019-08-31 08:5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3楼2019-09-01 16:0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4楼2019-09-02 18:2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5楼2019-09-03 12:3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6楼2019-09-04 20:0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7楼2019-09-05 11:51
                                            dd


                                            回复
                                            218楼2019-09-06 23:25
                                              dd


                                              回复
                                              219楼2019-09-06 23:2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0楼2019-09-07 09:21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1楼2019-09-08 07:5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2楼2019-09-11 12:2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3楼2019-09-13 14:2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4楼2019-09-13 15:03
                                                          嘿嘿嘿,这个中秋一更(别看我,能求到手机已经是万幸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5楼2019-09-13 18:14
                                                            楼楼什么时候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6楼2019-09-13 1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