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雨浩吧 关注:25,814贴子:860,519

回复:【修罗之瞳】归途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放心哈,今晚我死也会挤时间出来码文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7楼2019-09-13 21:08
    文已经码完啦!等我洗完澡回来发!👋🏻拜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8楼2019-09-13 22:42
      Chapter 12 (下)
      蓝忘机身后跟上来一群他家的小辈,蓝景仪心直口快,抢着反问:“江宗主不也在这里?”
      .
      江澄冷冷地道:“长辈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姑苏蓝氏自诩仙门上礼之家,却原来就是这样教族中子弟的。”
      .
      蓝忘机似乎不想与他交谈,看了蓝思追一眼,后者会意,那就让小辈与小辈对话,出列,对金凌道:“金公子,夜猎向来是各家公平竞争,可是金公子在大梵山上四处撒网,使得其他家族的修士举步艰难,唯恐落入陷阱,岂非已经违背了夜猎的规则?”
      .
      金凌冷冷的神情和他舅舅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他们自己蠢,踩中陷阱,我能有什么办法。只要抓住食魂兽就行了,哪管得了那么多。”
      .
      真是典型的金家人。
      .
      蓝忘机与缪季同时皱了皱眉。金凌还要说话,忽然发现自己无法开口,喉咙也发不出声音了,登时大惊失色。江澄一看,金凌的上下两片嘴唇竟被粘住了一般无法分开,脸现薄怒之色,先前那勉勉强强的礼仪也不要了:“姓蓝的!你什么意思!金凌还轮不到你来管教,给我解开!”
      .
      这禁言术是蓝家用来惩罚犯错的族中子弟的。魏无羡没少吃过这个小把戏的亏,虽不是什么复杂高深的法术,非蓝家人却不得解法。若是强行要说话,不是上下唇被撕得流血,就是嗓子喑哑数日,必须闭嘴安静自省,直到惩罚时间过。
      .
      但是不知为何,有一次,在蓝家求学时,整个学堂的人都被蓝启仁禁言了。事后,魏无羡作死去问霍凛:“老霍,第一次被禁言感觉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可人霍凛怎么回他的?人说:
      .
      “禁言术,靠的是精神力,我的精神力,在蓝启仁之上,我,没被禁言。”(小晞:私设禁言术依靠的是精神力,没有为什么。)
      .
      魏无羡当场就蒙了,差点想打霍凛,这么好的事儿不告诉他还是兄弟吗?
      .
      但是人又说了:“你,不适合学习精神力。”
      .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
      .蓝思追道:“江宗主不必动怒,只要他不强行破术,一炷香便自动解开了。”
      .
      江澄还未开口,林中奔来一名身着江氏服色的紫衣人,喊道:“先生!先生啊!”再见蓝忘机站在这里,脸现犹疑。江澄讥讽道:“又有什么坏消息要报给我了?”
      .
      这名下属小声道:“不久之前,一道蓝色飞剑,把您安排的缚仙网破坏掉了。”
      .
      江澄道:“破了几个?”

      “……全部……”(江澄:我猩猩你个大猩猩!#*#&*%&)
      .
      四百多张!
      .
      江澄心中狠狠着恼了一番。
      .
      真是没料到,此行这般晦气。原本他是来为金凌助阵的,今年金凌十六岁,已是该出道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9楼2019-09-13 22:56
        其他家族的后辈们拼资历的年纪了。江澄精心筛选,才为他挑出此地,四处撒网并恐吓其他家族修士,让他们寸步难行、知难而退,为的就是让金凌拔得这个头筹,让旁人不能跟他抢。四百多张缚仙网,虽近天价,对云梦江氏也不算什么。可网毁事小,失颜事大!蓝忘机如此行事,江澄只觉一口恶气盘旋心头,越升越高。他眯了眯眼,左手有意无意在右手食指那枚指环上细细摩挲。
        .
        这是个危险的动作。
        .
        修真界人人皆知,那枚指环乃是个要命的厉害法宝。一旦江家家主开始碰它了,便是有杀意了。
        .
        不消片刻,江澄便将丝丝敌意克制起来。

        他虽然不快,但身为一门之主,却也有更多的考量,不能像金凌这种小子那般冲动。

        自从清河聂氏衰落之后,如今修真界三大家族鼎立。金蓝两家由于家主私交甚笃,本来就甚为亲近,他独立把持云梦江氏,在三家之中可以说处于孤立状态。蓝湛此人虽然不是蓝家家主,却是仙门名士,威望甚高,与家主又素来和睦。能不撕破脸皮,最好不要撕破脸皮。
        .
        而那缪季乃是仙门百家都要尊称一声雨寒君的人,地位颇高,更是不能得罪。
        .
        再来,江澄的佩剑“三毒”与蓝湛的佩剑“避尘”从未正经交锋,鹿死谁手犹未可知;他虽有这枚宝戒“紫电”在手,蓝湛那具“忘机”琴却也有赫赫威名。况且那缪季夜猎时他曾见过,出手快,狠,准,动作没有丝毫停顿,完全找不到弱点,真要是打起来,一对二,根本没有胜算。江澄最无法容忍的就是落于下风,没有把握,绝不贸然动手。
        .
        想通此节,他便慢慢收回了摩挲那枚戒指的左手。
        .
        看来蓝忘机与那缪季已打定主意要插手此事,他再做恶人也不方便。暂且记下这一笔,今后多的是机会跟此人清算回来。江澄做出权衡,转头见金凌仍愤愤捂嘴,道:“含光君要罚你,你就受他这一回管教吧。能管到别家小辈的头上,也是不容易。”
        .
        蓝忘机从不争口舌之快,听若未闻。而那缪季嘛……人家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他话中带刺,又是一转:“还站着干什么,等着食魂兽自己撞过来插|你剑上?今天你要是拿不下这只食魂兽,今后都不必来找我了!”
        .
        金凌狠狠瞪了魏无羡一眼,却不敢去瞪罚他禁言的蓝忘机,收剑入鞘,对两位长辈施了礼,持弓退走。蓝思追道:“江宗主,所毁缚仙网,姑苏蓝氏自会如数奉还。”
        .
        江澄冷笑道:“不必。”选了相反的方向,信步下山。身后下属噤声跟上,心知回去免不了一通责罚,愁眉苦脸。
        .
        待他们身影消失,蓝景仪道:“这江宗主怎么这样!”说完才想起蓝家家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0楼2019-09-13 22:57
          背后不可语人是非,吓得看了含光君一眼,闭嘴回缩。蓝思追对魏无羡浅浅一笑,道:“莫公子,又见面了。”
          .
          魏无羡扯扯嘴角。蓝忘机却开口了,指令简洁明了,辞藻毫不华丽:“去做事。”
          .
          数名小辈这才想起来大梵山是做什么的,收起其他心思,恭恭敬敬等含光君其他教诲。蓝忘机又道:“尽力而为。不可逞强。”
          .
          这声音又低又磁,若是靠得近了,定要听得人心尖发颤。众小辈规规矩矩应是,不敢多留,朝山林深处走去。魏无羡心道,江澄和蓝湛果真是完全不同的人,连对晚辈的一句叮嘱都截然相反,却见蓝忘机向他微不可查地点点头,微微一愣。
          .
          蓝湛这人从年少时起便一本正经得令人牙疼,严肃死板,仿佛从来没有过活泼的时候,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凡涉及魏无羡所修之道,从没有过好脸色。蓝思追应该已告知他莫家庄之事了,既知他修邪路,却仍对他点头致意,想来是谢他莫家庄为蓝家小辈解困。魏无羡几乎没怎么受过他这般待遇,不假思索地也还了一礼,再抬头时,蓝忘机背影已消失。
          .
          顿了顿,他也朝山下走去。
          .
          大梵山里的食魂煞,他是不能要了。毕竟他和谁抢,也不会和金凌抢。
          .
          竟然是金凌。
          .
          兰陵金氏族中那么多子弟,他实在是没想到,恰恰遇到了金凌。若他知道,又怎会讥嘲他“有娘生没娘养”?如果是别人对金凌说这句话,他会教这人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可是这么说的,竟然是他自己。
          .
          静立片刻,魏无羡扬手给了自己一耳光。
          .
          “疼吗?”
          .
          树上传来这样一个声音。
          .
          魏无羡往树上看去,却发现人已经到了他的身旁。
          .
          依旧是那身一尘不染的白衣,依旧是那张脸,说出来的话却令他的心狠狠的颤了一下。
          .
          “既然是打脸,自然是疼的。”魏无羡笑了笑,声音中带着几分无奈。
          .
          “我问的是你的心。”缪季的话语中没有任何感情,就像是一个毫无感情的躯壳(qiao第三声)。
          .
          魏无羡愣了愣,张了张口,却没说出任何一句话。
          .
          是啊,那可是金陵啊,那是他师姐的孩子啊……他的师侄啊……(小晞: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叫的,如果有错麻烦直接指出,谢谢。)
          .
          “既然疼了,知道错了,那就去弥补吧。毕竟他可是你的师侄啊,魏无羡。”最后那句话缪季声音压的很低很低,以至于连魏无羡都听不清。
          .
          当魏无羡回魂了,却发现人已经走了。
          .
          灌木丛一番悉悉索索,魏无羡这一耳光甚是用力,直到现在右脸还是热剌剌的,忽然瞥眼见冒出个花驴的头,垂下手。那只驴子蹭了过来,魏无羡扯了扯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1楼2019-09-13 22:59
            里发出腐烂的甜味。蓝家人都多多少少有些洁癖,他扇了扇鼻前空气,道:“听当地人说这天女祠许愿很灵的,怎地破败成这样。也不叫几个人打扫打扫。”
            .
            蓝思追道:“已经连续有七人失魂,都传言是天雷劈出了佛脚镇祖坟里的凶煞,哪里还有人敢上山来。香火断了,自然也无人打扫了。”
            .
            一个声音在石窟外响起:“一块破石头,不知被什么人封了个神,也敢放在这里受人香火跪拜!”
            .
            金凌负手而入。禁言术时效已过,他的嘴总算是能打开了。然而一打开就没有好话,他乜眼瞅那天女像,哼道:“这些乡野村民,遇事不知发奋,却整天烧香拜佛求神问鬼。世上之人千千万,神佛自顾不暇,哪里管得过来他们!何况还是一尊没名没份的野神。真这么灵,那我现在许愿,要这大梵山里吃人魂魄的东西现在立刻出现在我面前,它能不能做到?”
            .
            他身后还跟着一群其他家族的修士,闻言立刻附和,大笑称是。原本寂静的神祠因为一涌而入的人群一下子吵闹起来,也狭窄起来。蓝思追暗暗摇头。转身无意间扫视一眼,扫到了天女像的脸,模糊可见五官,似乎是个慈悲的笑脸。然而,他一见这笑脸,便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仿佛在哪里见过这副笑脸一般。
            .
            究竟是在哪里见过?
            .
            他觉得这一定是件很重要的事情。不由自主靠近神台,想把天女的脸孔看个仔细。正在此时,忽然有人撞了他一下。
            .
            一名修士原本站在他身后,似乎也想去看那座石像,却忽然无声无息倒了下来。神祠中的修士们登时戒备,金凌问道:“他怎么了?”
            .
            蓝思追握剑附身察看,这名修士呼吸无恙,仿佛只是突然睡着了,但怎么拍打呼唤也不醒。他起身道:“他这像是……”
            .
            还未说完,原本阴暗的洞窟,忽然亮了起来,满洞红光,仿佛一层血瀑沿着四壁浇下。供台和石窟角落里的香烛,竟然全都自发燃烧起来。
            .
            石窟众人齐齐拔剑的拔剑,持符的持符。突然,神祠外抢进来一人,提着一样东西,泼了那天女石像一身,石窟中顿时充斥了浓烈呛人的酒气,他持一张符纸在空中一划,掷于石像身上,神台上瞬间燃起熊熊烈火,将石窟映得犹如白日。
            .
            魏无羡把捡来的乾坤袋里的东西都使完了,扔了袋子喝道:“都退出去!这里的东西不是食魂兽,也不是食魂煞,是一尊食魂天女!”
            .
            有人惊叫道:“天女的姿势变了!”
            .
            刚才这尊神像分明双臂上举,一臂直指上天,一足抬起,身姿婀娜。此刻在赤黄赤黄的烈火中,却将手足都放了下来。千真万确,绝不是眼花!
            .
            下一刻,这尊神像又抬起了一只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3楼2019-09-13 23:09
              —从火焰中迈了出来!
              .
              魏无羡喊道:“跑跑跑!别砍了!没用的!”
              .
              大多数修士都没理他,千寻万寻寻不到的食魂怪物终于出现,哪肯放过!然而这么多仙剑砍刺并用,连带符篆和各种法宝抛出,却硬是没阻止石像一步。它接近一丈高,动起来犹如一个巨人,压迫感十足,提起两个修士举到脸前,石嘴似乎开合了一下,那两名修士手里的剑哐当坠地,头部垂下,显是也被吸走了魂魄。
              .
              见各种攻击全然无效,这下剩余人总算肯听魏无羡的话了,蜂拥而出,四下散开。人多头杂,魏无羡越急越是找不到金凌,骑着驴子跑跑找找奔入一片竹林,回头撞见追上来的蓝家小辈,魏无羡喊他们:“孩儿们!”
              .
              蓝景仪道:“谁是你孩儿们!知道我们是谁家的吗?以为洗了个脸就能充长辈啦?!”
              .
              魏无羡道:“好好好。哥哥们。放个信号,叫你们家那个……那个含光君上来!”
              .
              众小辈连连点头,边跑边翻找身上,片刻之后,蓝思追道:“信号烟花……莫家庄那一晚都放完了。”
              .
              魏无羡惊:“你们后来没补上?!”
              .
              这信号烟花八百年也用不上一次,蓝思追惭愧道:“忘了。”
              .
              魏无羡吓唬道:“这也是能忘的?给你们含光君知道,要你们好看!”
              .
              蓝景仪脸如死灰:“完了,这次要被含光君罚死了……”
              .
              魏无羡:“罚。该罚!不罚不长记性。”
              .
              蓝思追:“莫公子、莫公子!你怎么知道,吸食的魂魄的不是食魂煞,而是那尊天女像?”
              .
              魏无羡边跑边搜寻金凌的身影:“我怎么知道的?看到的。”
              .
              蓝景仪也追上来,一左一右夹着他跑:“看到什么?我们也看了不少啊。”
              .
              “看到了,然后呢?古坟附近有什么?”
              .
              “能有什么,有死魂。”
              .
              “对,有死魂。这就说明了绝不是食魂兽或者食魂煞。如果是这两类,那么多死魂飘在那里,它会不吃吗?不会。”
              .
              这次发问的不止一个人了:“为什么?”
              .
              “我说你们蓝家啊……”魏无羡实在忍不住了:“少教点仙门礼仪和修真家族谱系历史渊源这种又臭又长还要背的废话,多教点实用的东西不行吗?这有什么不懂的。死魂比生魂容易吸收得多。活人的肉身就是一道屏障,想吃生魂就要破除这道屏障。就像……”他看了一眼边喘边跑边翻白眼的花驴子,“就像一个苹果放在你面前,另一个苹果放在上锁的盒子里,你选吃哪一个?当然是面前的那一个!这东西只吃生魂,而且有办法吃到,挑嘴得很,也厉害得很。”
              .
              蓝景仪惊道:“还有这道理?虽然从没听过,不过好像没错!原来你真不是疯子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4楼2019-09-13 23:10
                .
                蓝思追道:“我们都以为,是山崩和天雷劈棺引出了失魂之事,自然就以为是食魂煞了。”
                .
                魏无羡道:“错。”
                .
                “什么错?”
                .
                “顺序错,因果错。我问你们,山崩和食魂事件,孰前孰后,孰因孰果?“
                .
                不假思索:“山崩在前,食魂在后。前者因,后者果。”
                .
                “完全错。是食魂在前,山崩在后。食魂是因,山崩是果!山崩那一晚,突然下了暴雨,天打雷劈,劈了一口棺材,记住这个。第一名失魂者,那个懒汉,被困在山中一晚,过去几天就娶了亲。”
                .
                “哪里不对?”
                .
                “哪里都不对!游手好闲的一个穷光蛋,哪里来的钱娶亲大操大办?”
                .
                众人哑口无言,也难怪,姑苏蓝氏,原本就是一个考虑不到这种问题的家族。魏无羡又道:“如果你们彻查了大梵山上所有的死魂,就会发现有一个老头的魂魄,是被砸头致死的,寿衣极其华丽。穿着这么华丽的寿衣,他的棺材不可能空空如也,一定会有几件压棺的陪葬品。被一道雷劈开的那口棺材,多半就是他的,而后来收敛尸骨的人并没有发现陪葬品,必然全都被那懒汉拿走了,如此才能解释他的突然阔绰。”
                .
                “那懒汉是在山崩一夜之后忽然发迹娶亲的,当天晚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不一般的事。那晚下着暴雨,他在山里躲雨,大梵山上能躲雨的有什么地方?天女祠。而常人若是到了神祠里,少不得要做一件事。”
                .
                蓝思追道:“许愿?”
                .
                “不错。比如,让他走大运、发大财、有钱成亲什么的。天女成全了他,降下天雷,劈开了坟墓,让他看到了棺材中的财宝。而他愿望达成,作为代价,天女便降临在他的新婚之夜,吸走了他的魂魄!”
                .
                蓝景仪:“全是猜测!”
                .
                魏无羡:“是猜。可按这个猜下去,所有的事情都能够解释。”
                .
                蓝思追:“阿胭姑娘如何解释?
                .
                魏无羡:“问得好。你们上山之前也该都问过了。阿胭那段日子刚定亲,对所有定亲的少女而言,她们一定都会有同一个愿望。”
                .
                蓝景仪懵懵懂懂道:“什么愿望?“
                .
                魏无羡道“不外乎是,‘希望夫君这辈子都疼我爱我,只喜欢我一个人’,诸如此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5楼2019-09-13 23:11
                  “这种愿望要怎么达成啊……”

                  魏无羡摊手道:“很简单。只要让她夫君‘这辈子’立刻结束,不就能算他‘这一生都只爱了一个人’?”

                  蓝景仪恍然大悟,激动道:“噢、噢!所、所、所以阿胭姑娘定亲之后,第二天丈夫就被山里豺狼杀死了,因为很可能头一天阿胭姑娘去天女祠许过愿!”

                  魏无羡趁热打铁:“是不是山里豺狼杀死的,难说。阿胭身上还有一个特殊之处,为什么所有人中只有她的魂魄回来了?她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不一样的地方是,她有一个亲人失魂了。或者说,这个亲人,代替她了!郑铁匠是阿胭的父亲,一个疼爱女儿的父亲,在看到女儿丢了魂魄、医药无用、束手无策的情况下,只能做什么?”

                  这次蓝思追接得很快:“——他只能寄最后的希望于上天。所以他也去天女祠许了愿,愿望是‘希望我女儿阿胭的魂魄被找回来’!”

                  魏无羡道:“孺子可教。这就是为什么只有阿胭一个人的魂魄回来了,也是第三名失魂者郑铁匠失魂的原因。而阿胭的魂魄虽然被吐了出来,因为在食魂天女的腹中已沉了一段时日,难免受损。魂魄归位之后,她开始不由自主模仿起天女像的舞姿、甚至笑容。”

                  这几名失魂之人的共同点,都是有可能在天女像之前许过愿。愿望成真的代价,就是魂魄。

                  这尊天女石像,原本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恰巧长得像个人,莫名其妙受了几百年的供奉,这才有了法力。可它贪心不足,一念偏差,竟想通过吸食魂魄的方式加快法力提升。通过以愿望交换形式吸取来的魂魄,等同于许愿者自愿奉献的魂魄,双方公平交易,看似合理,求仁得仁,因此风邪盘指针不动,召阴旗召不来,宝剑符篆通通无效,只因为大梵山里的东西根本不是什么妖魔鬼怪,是神,是被几百年的香火和供奉养出来的一尊野路子神。拿对付煞鬼妖兽的东西对付它,等同以火扑火!
                  .
                  (接下来跳过)
                  .
                  蓝思追大是愕然,蓝景仪却捂耳道:“都这时候了,你还吹什么笛子!好难听的调子!”
                  .
                  场中和食魂天女混斗的一群修士已有三四个被吸走了魂魄,金凌拔出佩剑,距离食魂天女已不到两丈,心脏怦怦狂跳,脑中热血上涌:“若我这一剑削不下她的头颅,便要死在这里了——死就死!”
                  .
                  便在此时,大梵山山林中,升起了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
                  .
                  叮叮当当、叮叮当当。时快时慢,时顿时响。在寂静的山林里回荡。仿佛铁链相击、铁索拖地。越来越近,越来越响。
                  .
                  不知为何,这声音给人一种极其不安的威胁感,连食魂天女都停止了舞动,举着手臂,愣愣望着声音传来的黑暗深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6楼2019-09-13 23:12
                    温宁则情况不同,温宁是他炼制出的最高阶的一具凶尸,当世绝无仅有,性格、行为、甚至言语都一如生前,与活人无异,只是不畏伤、不畏火、不畏寒、不畏毒、不畏一切活人所畏惧的东西。
                    .
                    但此刻的温宁,明显没有自己的意识!
                    .
                    正惊疑不定,场中传来阵阵惊呼。原来温宁连踢带打,将食魂天女牢牢压制在地,又抱起一旁一块过人高的大石,举到食魂天女上方,重重砸在她身上。
                    .
                    一下一下,直到将食魂天女的石身,生生砸成一片粉碎!
                    .
                    白花花的一地乱石之中,滚出一颗发着雪白光晕的珠子,那就是食魂天女吞噬了十几个活人魂魄后凝成的丹元,将它收回去小心处置,刚刚被吸食魂魄的数人还能复原。然而此刻,没有一人顾得上去捡那粒珠子。所有原先对准食魂天女的剑尖都调转了过来。
                    .
                    一名修士声嘶力竭道:“围住他!”
                    .
                    有人迟疑地响应,更多的人却是犹疑不决,缓步后退。那名修士又喊道:“各位道友,千万拦着他别让他跑了。这可是温宁!”
                    .
                    “谁敢。”能够把感叹句说肯定句的,那肯定只有一人,那便是——雨寒君!缪季!
                    .
                    人们心情复杂地往天上看去,只见缪季站在剑上,仅仅是瞥了他们一眼,就让他们感到心惊胆战,浑身冰凉!
                    .
                    早就听说这雨寒君心性寡淡,气场冰冷,令人难以接近,如今看来这哪里是难以接近啊!分明是接近不了啊!
                    .
                    有缪季镇场子,魏无羡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对准笛子就是一顿吹。
                    .
                    魏无羡知刚才笛音催的太急太猛,让他发了凶性,一段旋律浮上心头,稳稳心绪,吹出了另外一段调子。
                    .
                    这次的曲调和缓宁静,与方才诡异刺耳的大不相同。温宁转向笛声传来之处,魏无羡站在原地,与他没有瞳仁的双眼对视。
                    .
                    片刻之后,温宁一松手,垂下双臂,一步一步朝他走来。
                    .
                    他耷拉着脑袋,拖着一地铁链,竟有些垂头丧气之态。魏无羡边吹边退,诱他离去,脱身藏匿。如此走了一段,退入山林之中,突然闻到一阵清冷的檀香之味。他后背撞上一人,手腕一痛,笛声戛然而止。转身一看,正正迎上蓝忘机那双颜色极浅的眼睛。
                    .
                    不妙,蓝湛当年是亲眼看见过他吹笛御尸的!
                    .
                    蓝忘机一只手狠狠抓着魏无羡,温宁呆呆站在他们不足两丈之处,慢吞吞地张望了一下,仿佛在寻找忽然消失的笛声。山林远处有火光和人声蔓延,魏无羡思绪急转,当机立断:“看过又如何。会吹笛子的千千万,学夷陵老祖以笛音驱尸的人更是多得能自成一派,打死不认!”不管抓着他的那只手,抬臂继续吹笛。这次吹得更急,如催如斥,气息不稳,吹破了尾音,凄厉刺耳。忽觉蓝忘机手中用力,腕部快要给他生生捏断,魏无羡手指一松,竹笛坠地。
                    .
                    同时,温宁听懂了指令,迅速退走,瞬息无声潜入幽暗的山林之中,消失无踪。魏无羡怕蓝忘机去截杀温宁,反手将他一抓。
                    .
                    谁知,蓝忘机自始至终一眼都没有分给过温宁,只是死死盯牢了他。两人就这么你拉着我、我拽着你,面对面地瞪眼。
                    .
                    便在此时,江澄赶到。
                    .
                    他在佛教镇上耐着性子等结果,茶都没喝完一盅,有人急急惶惶爬下来说大梵山里的东西如何如何了得如何如何凶残,他只好又杀上来,喊道:“阿凌!”
                    .
                    金凌只是险些被吸走魂魄,人已无恙,好好站在地上道:“舅舅!”
                    .
                    见金凌无事,江澄心头大石落下,又怒斥:“你身上没信号吗?遇上这种东西都不知道放?逞什么强,***过来!”
                    .
                    金凌没抓到食魂天女,也怒:“不是你让我非拿下它不可的吗?!”
                    .
                    江澄真想一掌把这臭小子扇回他娘肚子里去,又不能自打脸,只好转向满地东倒西歪的修士们,讥讽道:“到底是什么东西?把你们杀得这么体面。”
                    .
                    这些身穿不同服色的修士里,有好几个都是云梦江氏的门人所乔装,奉江澄之命,暗中为金凌助阵,这长辈做得也算是煞费苦心了。一名修士仍在两眼发直:“宗、宗主,是……是温宁啊……”
                    .
                    江澄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
                    那人道:“是温宁回来了!”
                    .
                    刹那间,震惊、憎恶、愤怒、不可置信,交错混杂着袭过江澄的面容。须臾,他冷声道:“这东西早就被挫骨扬灰示众了,怎么可能会回来。”
                    .
                    “真是温宁!绝不会有错。绝不可能看错……”那名修士指向魏无羡:“……是他召出来的!”
                    .
                    终于等到了这一刻。魏无羡心下戒备,却并不怎么担心。他早已有了一个可以应对此般局面的抵赖法子。只要他死咬不认,就没人能断言他的身份。
                    .
                    江澄缓缓看向魏无羡所处方向。
                    .
                    半晌,他嘴角扯出一个扭曲的微笑,左手又不由自主地开始摩挲那只指环。
                    .
                    他轻声道:“……好啊。总算是回来了?”
                    .
                    他放开左手,一条长鞭从他手上垂了下来。
                    .
                    鞭子极细,正如其名,是一条还在滋滋声响的紫光电流,如同雷云密布的天边爬过的一道苍雷,被他牢牢握住了一端,攥在手里。挥舞之时,就如劈出了一道迅捷无伦的闪电!
                    .
                    蓝忘机翻琴在手,信信一拨,如一石激起千层浪,琴音在空气中带出无数涟漪,与紫电相击,此消彼长。江澄方才“绝不贸然交手”、“不交恶蓝家”的考量仿佛全都被狗吃了。大梵山夜色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8楼2019-09-13 23:19
                      中的山林上空,时而紫光大盛,时而亮如白昼,时而雷声轰鸣,时而琴音长啸。其他家族修士们退出安全距离,作壁上观,又是胆战心惊,又是目不转睛。毕竟难得有机会看到两位同属名门名士的世家仙首交锋,不免都期待打得更狠、更激烈一些,其中也包含着不可言说的期望,只盼蓝江两家从此真的关系破裂才有趣。魏无羡瞅准机会,拔腿就跑。
                      .
                      他这是要逃跑?!
                      .
                      众人心中嚎叫:自寻死路!
                      .
                      江澄一见他脱离蓝忘机护持范围,哪里会放过这大好机会,扬手一鞭斜斜挥去,紫电如一条毒龙游出,正正击到他背上。
                      .
                      然而就在这时又是一道白色一闪而过。
                      .
                      当江澄反应过来之时他的紫电已经被冻住了……(小晞:记得极致之冰好像是能冰冻所有能量的吧?如果没有那就当做这是私设吧。)
                      .
                      魏无羡被这一鞭子抽得整个人险些飞出去,还好那花驴子挡了他一下,否则就要撞树了。可这一击得手,蓝忘机却停手,江澄也顾不上鞭子,都愕然了。
                      .
                      魏无羡揉着背,扶着驴子爬起来,咆哮道:“好了不起啊!家大势大就是行啊!随便打人啦!啧啧啧!”
                      .
                      蓝忘机:“……”
                      .
                      江澄:“……”
                      .
                      若是夺舍之人被“紫电”抽中,会瞬间身魂剥离,夺舍者的魂魄会直接被紫电从肉身里击出。绝无例外。可这人却在被抽中以后依旧行动如常,除了他并非夺舍之人,没有其他解释。
                      .
                      可紫电自然抽不出魏无羡的魂魄来。因为他不是夺舍,而是被献舍!
                      .
                      江澄心中不信,还想再抽他一鞭子,蓝景仪嚷道:“江宗主,够了吧。那可是紫电啊!再说了,你的鞭子,好像被雨寒君冻住了吧……”
                      .
                      紫电这个级别的仙器,断没有一次不行、两次才成的可能。若是这样,那就太丢脸了。没抽出就是没抽出,没夺舍就是没夺舍。
                      .
                      江澄心中一片混乱,指着魏无羡,难以置信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
                      如果不是魏无羡,还有谁能召动多年不见踪影的温宁?!
                      .
                      这时,一旁有好事的观战者终于插嘴了。他干咳道:“江宗主有所不知啊,这个莫玄羽呢,是那个金家的……咳,曾经是金家的一名外姓门生。但因为修习不甚上心,灵力低微,再加上有那个……断袖之癖,骚扰同修,就被赶出了兰陵金氏。听说还疯了哈?依我看,多半是他修正道不成,心中忿忿,就走了邪路。倒不一定是那个……夷陵老祖夺舍上身。”
                      .
                      还有几句,他没敢当着江澄的面说。
                      .
                      纵然名声不好,但必须承认,魏婴在叛出云梦江氏之前,乃是闻名遐迩的美男子,六艺俱全的风雅之士,在世家公子里品貌排名第四,人语“丰神俊朗”——江澄刚好排第五,所以他不敢提这桩。这魏婴最爱跟美貌女子不清不楚,不知有多少仙子遭过他这朵恶桃花的祸害,情史怎一个乱字了得。但虽然轻佻风流,却从没人听说过他还喜欢男人。即便是要夺舍、要杀回来……依夷陵老祖的品味,也绝对不会选择这样一个骑驴吃果、头先还涂得像个吊死鬼的断袖疯子!
                      .
                      又有人嘀咕道:“怎么看也不是吧……而且笛子吹得这么难听……学也学得这么蹩脚,东施效颦就是这样了。”
                      .
                      当年“射日之征”中,夷陵老祖于战场之上,横笛一支吹彻长夜,纵鬼兵鬼将如千军万马,所向披靡,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笛声有如天人之音,又岂是这个金家弃子刚才那呜呜咽咽两下鬼吹可比的?就算夷陵老祖人品奇差,也不能这么个比法。太侮辱人了。
                      .
                      魏无羡略感郁闷:……你十几年不练,三削两砍做出一只破笛子,吹一声来给我听听?吹得好听我给你跪下!
                      .
                      方才江澄认定这人就是魏无羡,周身冷血都沸腾了,可现在手中紫电又明明白白告诉他,不是。紫电绝不会骗他,更不会出差错。
                      .
                      他极快冷静下来,思忖: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先找个借口把人带回去,再用尽一切手段敲打,不愁他不招出点什么。还有这莫玄羽在金家骚扰过的那个同门也可以抓来一起拷问,若真有鬼不信漏不出马脚。反正以前类似的事也不是没有做过。
                      .
                      他想通此节,比了个手势,下属明白他意思,围了上来,魏无羡忙牵着驴子跳到蓝忘机背后:“干什么干什么!”
                      .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忍受了他这种十分无礼又聒噪的浮夸行为。
                      .
                      江澄道:“蓝二公子,你是存心和江某过不去吗?”
                      .
                      然后魏无羡十分乖巧的躲到了在一旁吃瓜的缪季身后。
                      .
                      江澄:“……”
                      .
                      蓝忘机:“……”
                      .
                      缪季:“……”
                      .
                      在场看戏的所有人:“……”
                      .
                      魏无羡:“喵喵喵?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话说雨寒君您不打算给江宗主的鞭子解冻吗?这么拿着很累的!”
                      .

                      江澄:“……”
                      .
                      蓝忘机:“……”
                      .
                      缪季:“……”
                      .
                      在场看戏的所有人:“……”
                      .
                      魏无羡:“汪汪汪?那啥,今晚的月亮真圆,哈哈。”
                      ——完——
                      题外话:文就更完了,没有啦!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月圆人团圆,祝在场没写完作业的看官老爷们和作业过个好中秋!反正我是写完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9楼2019-09-13 23:22
                        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0楼2019-09-14 13:25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1楼2019-09-14 14:17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2楼2019-09-15 10:42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3楼2019-09-15 19:41
                                dd


                                收起回复
                                244楼2019-09-28 22:4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5楼2019-09-29 06:3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6楼2019-09-29 06:3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7楼2019-09-29 06:35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8楼2019-09-29 06:3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9楼2019-09-30 13:45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0楼2019-09-30 21:44
                                              国庆更文,二至四更左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1楼2019-09-30 22:53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回复
                                                252楼2019-10-01 12:04
                                                  文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3楼2019-10-01 19:37
                                                    更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4楼2019-10-02 14:13
                                                      更文吧,楼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5楼2019-10-02 17:2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6楼2019-10-02 21:21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7楼2019-10-02 23:2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8楼2019-10-03 1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