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雨浩吧 关注:26,738贴子:873,161

回复:【修罗之瞳】归途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新年快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1楼2020-01-01 00:04
    番外 各家族的元旦
    ——云梦篇——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
    每到元旦,云梦总是最热闹的。不信?那就去看看吧!
    ·
    厨房里,那掺着莲藕排骨汤的香气,勾起了所有人的馋虫。而当事人却浑然不知,仍在继续熬着。
    ·
    不过,更让大家期待的,却是霍凛那香喷喷的烤鱼。
    ·
    散发着香气的烤鱼,看上去色香味俱全,在霍凛手中被翻来覆去。
    ·
    不一会,几条条香喷喷的烤鱼就诞生了。
    ·
    望着霍凛手中的鱼,两只小团子口水都流下来了,两人你望我,我望你的,都死死地拽着对方,尽力克制着想吃烤鱼的欲望。
    ·
    毕竟,这是等会要吃的,现在吃了,等会儿可就没了。
    ·
    这时,远方传来了师姐招呼他们吃饭的声音,两只团子向大厅跑去,让风吹散香气,这样,他们就不用相互拽着了。
    ·
    霍凛摇了摇头,一脸无奈,也向大厅走去,望着他们奔跑的背影。
    ·
    “久违了,家的感觉”
    —— 云梦篇·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3楼2020-01-01 00:26
      晚上一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6楼2020-01-11 13:11
        很抱歉没更新,大概是因为这段时间比较忙,再加上我期末考试十四名,父上大人希望我进前十,于是就骂了我一顿。然后说我骄傲自满等等等等(其实就是英语炸了,他拿我当出气筒。。。)然后母上大人答应给我买汉子,然后她自己找了几件山的,就说我找的正的太丑,然后就吵起来了。。。大概20号往后会更吧……然后过年看看能不能两更,在出个番外。。。就酱,明天上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0楼2020-01-17 00:16
          Chapter 15 水祟
          江澄斩完了他那边的水祟之后,仍在留神有没有遗漏,一见那条黑影,立刻喊道:“又来了!”
          ·
          几名门生撑蒿而划,用网去追逐那水中黑影。另一边又叫起来:“这里也有!”
          ·
          霍凛眉头紧锁,从命运之眼传来的阵痛告诉他,此番前来,绝非偶然,不可能只是除水祟这么简单,绝对有大事发生。
          ·
          那边水中也是一片黑影一翻而过,数只细舟拖着网飞驶而去,却是什么也没网住。魏无羡道:“怪了。这影子的形状,不像人形。而且忽长忽短,忽大忽小……蓝湛你船边!”
          ·
          蓝忘机背上避尘应声出鞘,刺入水中。片刻之后,又锐啸着从河中飞出,带起一道水虹。却是什么也没刺中。
          ·
          他握剑在手,神色凝肃,正要开口,一旁另一名门生也飞出长剑,朝河水中一条倏地游过的黑影刺去。
          ·
          可他这一剑入水之后,却再也没有出来。催动剑诀,再三回召,也没有任何东西从水里被召出。他那把剑竟像是被湖水吞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这名门生瞧着是个与魏无羡他们差不多大的少年,失了佩剑,脸越来越白。一旁有年长的门生道:“苏涉,目下都没查清水里是什么东西,你为何擅自催剑入水?”
          ·
          苏涉像有些发慌,神色却还算镇定:“我见二公子也催剑入水……”
          ·
          他没说完便明白过来,这句话有多不知深浅。无论是蓝忘机,还是避尘,都不是旁人能比的。蓝忘机可以在不明敌物之时召剑入水,无事,其他人却不一定。他脸色苍白里又透出些羞耻的红,仿佛受到了什么侮辱,瞅了蓝忘机一眼。蓝忘机却没看他,凝神望水,须臾,避尘再次出鞘。
          ·
          这次剑身并没插入水中,而是剑尖一挑,将一片蹿过的黑影从水底挑出。黑漆漆的一团“扑通”一声,摔在船板上。魏无羡踮脚一看,竟然是一件衣服。
          ·
          魏无羡笑得险些一头载进河里,道:“蓝湛,你好厉害!我第一次看到捉水鬼把水鬼衣服扯上来的。”
          ·
          蓝忘机只是察看避尘的剑尖有何异样,似乎已打定主意不与他交谈。江澄道:“你闭嘴吧。刚才水底游过来的,确实没有水鬼,只有一件衣服!”
          ·
          魏无羡当然也看清了,他只是不逗蓝忘机两句浑身不舒服,道:“刚才溜来溜去的,就是这件衣服?怪不得网抓不住,剑刺不中,形状变来变去。可一件衣服,总不能吞掉一把仙剑。这水里肯定还有还有别的东西。”
          ·
          这时,苏涉又是大叫一声,跌坐在船板上,额头冒出涔涔冷汗。众人朝苏涉的方向看去,只见他指着霍凛,质问道:“不知霍公子为何要恐吓我?鄙人自问没有做出任何得罪您的事。”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1楼2020-01-19 00:18
            凛并没有回答他,只是催动意念,只见一道白光闪过,寒霜,归鞘。然后,便离开了。走之前还看了苏涉一眼,意味不明。
            ·
            见霍凛不回答他,苏涉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好不容易才吐出一句话:“霍公子为何不回答?心虚么?”
            ·
            “那个……,苏公子啊,铭寒并非想伤害你,只是刚刚你的后面有只水鬼爬了上来,他大概是想杀水鬼而已。并且铭寒平日不太爱说话,他大概是不知如何开口。”魏无羡解释道。
            ·
            苏涉听魏无羡这样说,连忙完后看,果真如此!他脸上浮现了些许尴尬的神色。而旁边的人则是一脸复杂地看着他,意味不明。
            ·
            此时我们的蓝二公子注意力并不在苏涉上,在他看来,霍凛的佩剑才是唯一值得他注意的地方。
            ·
            他见过很多佩剑,其中更是不乏极品。可他却从未见过这种佩剑的材质,明明看上去的气息温润如白玉,却散发着森森寒气,冷的令人发指。
            ·
            魏无羡见他的蓝二哒哒望着阿凛的背影出了神,觉得蛮好玩的,毕竟他想不到小古板居然也会发呆,就跳到他船上:“嘿!蓝二公子!你不会看上我家阿凛了吧?啧啧啧,没想到仪表堂堂的蓝二公子居然是个断袖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
            蓝忘机:“……,霍凛的佩剑为何物所制?”
            ·
            简单,明了,这就是蓝忘机说话的特点。
            ·
            听到这句话,往日里嬉皮笑脸的魏无羡顿时收敛起了笑脸,一旁听着的江澄一脸严肃。
            ·
            江澄用带有点警告意味的语气,道:“关于霍凛之事,蓝二公子还是莫要多问了,不会对你有好处的。”虽然你问了我也不知道。当然,后半句江澄没说出来。
            ·
            蓝忘机很识趣的走了,他又不是听不懂人话。况且别人他并不爱强人所难,既然别人不想说,那他也不会多问。
            ·
            不过蓝忘机这一问题,倒是真的让魏无羡和江澄想起了那一天。
            ·
            他们永远都不会忘掉,永远永远……
            ——未待完续——
            这章有点长,要分好几段,下一次更新时间不定,最近很忙,不过应该不会隔太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2楼2020-01-19 00:19
              最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很严重,各位看官老爷保重身体,大家要相信中国能挺过去的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0楼2020-01-23 21:20
                文最近会更,大家保重身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1楼2020-01-23 21:21
                  前几天有事,今晚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9楼2020-01-28 14:19
                    Chapter15
                    水祟那天,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
                    朝露的气息与鲜花的清香夹杂在一起,再猛吸一大口,香味在鼻腔里久久不散。
                    .
                    江澄与魏婴在走廊里嬉戏打闹,打闹声在走廊中久久不散。
                    .
                    霍凛走在后头,望着在打闹的两人,想着如果公爵夫人能接受他和他母亲,戴洛黎和他的母亲,那么孩提时代的他们两个,大概也会像江澄与魏婴一样吧。
                    .
                    只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
                    .
                    蓦的,他似乎有些怀念以前了。
                    .
                    等他回过神来时,魏婴和江澄已经立定站好,而江枫眠正站在他们几个面前。
                    .
                    他摸了摸江澄与魏无羡的头,又向着霍凛笑了笑,才道出他为何来找他们。
                    ·
                    他笑了笑:“阿澄,阿羡,阿凛你们都不是孩子了,也是时候该为你们铸造佩剑了,最近来了一批好料子,不如随我去看看?”
                    ·
                    江澄魏婴极为高兴,他们可是想要佩剑好久了,那和江枫眠一直没有提起此事,他们不好意思向江枫眠问。
                    ·
                    而霍凛嘛,毕竟是从斗罗大陆来的,来到魔道大陆后一直有听说谁谁谁家的佩剑极为好用,是上等仙品,谁谁谁家的佩剑又折了。可却从未见过佩剑长什么样,应当怎么打造,身为魂导师的他可是极感兴趣呢。
                    ·
                    于是就有了这样一幅情景。
                    ·
                    江枫眠领着三只小团子,一路上都在为三只小团子普及关于佩剑的知识,听得他们热血沸腾的。
                    ·
                    霍凛倒还好,可是剩下那两位啊,一路上又是又就是笑的,引得一路上的家仆们。纷纷回头探望。
                    ·
                    可要真的等到选材料的时候,江澄与魏婴可真犯了难。
                    ·
                    又想要这块又想要那块的,他们选的头都大了。
                    ·
                    而霍凛嘛,在铸造师给他们介绍成品的时候就偷偷溜走,找都找不着人。
                    ·
                    这样的事情,他们早就习惯了。毕竟霍凛总是来无影去无踪的,可等到真要他出现的时候,他却又会突然间出现。
                    ·
                    开始的时候江澄与魏婴倒是常缠着霍凛问他去干嘛了,可每一次他的回答不是去修炼就是出去购置东西去了。
                    ·
                    时间久了他们也懒得去问啦。反正要他在这里的时候他在就是了嘛。
                    ·
                    接下来铸造佩剑的那几日霍凛仍是不见踪影。
                    ·
                    江澄和魏婴倒是不担心,可是江枫眠那可急了。
                    ·
                    霍凛没有在挑选佩剑材料时出现,更没有在铸造那几日时出现来补挑。
                    ·
                    通常世家子弟们在佩剑铸造好那一日都会来场比赛来比试谁的佩剑好,亦或是佩剑是否适合自己。
                    ·
                    可是霍凛并没有来挑选铸造配件的材料。将家中也没有多余的一把佩剑,真要到了那一天霍凛可要怎么办啊?
                    ·
                    江澄与魏无羡则是在安慰江枫眠不用担心,这种事他们是经历过好多次了,霍凛一定会在比试时出现的。
                    ·
                    果不其然,等到佩剑出炉的那一日,霍凛又出现了,而且手里似乎还拿着东西?。(小晞:不对,我为什么要用又?)
                    ·
                    啊,不管了,反正江枫眠心里的石头落地了。
                    ·
                    虽然佩剑没铸造好,但是以霍凛的资质,随便给他一把先顶着也是极好的。

                    他又向江澄魏无羡那头看去,嗯,显然他俩也是这么想的。(小晞:明明只有你这么想阿喂!)•
                    此时的江澄魏无羡内心慌得一批,江枫眠可能离得远没看到,但是他俩看到了。

                    霍凛手里拿着一把佩剑啊喂!!!!!而且那佩剑的材质他们两个都没见过啊!!!!看上去好像还很厉害的样子啊!!!!

                    就在比试快要开始时,江枫眠让人给霍凛送去一把佩剑。可等人回来了,却被告知霍凛说他已有一把佩剑。

                    江枫眠皱了皱眉头,将目光投向正在比试的霍凛身上。

                    “这小子身上的谜团可是越来越多了啊……。”
                    ·
                    无论是之前在我发现阿婴时向我走来时的步法,还是现在凭空出现的佩剑,居然连我都看不透。霍凛,你,究竟是不是温家派来的卧底呢……

                    当然,这些话江枫眠是不会说出来的。

                    比试的结果自然是霍凛第一了,至于过程嘛……•
                    江澄魏无羡表示不想回忆。

                    他们始终记得,那天霍凛打败他们的招式很奇怪,以退为攻,最后却又一招毙命。

                    而阿凛那把剑的名字,名为宿孤。(小晞:不知道以前有没有讲过,反正从现在开始他就叫宿孤了)

                    回忆结束。
                    ——————未完待续——————
                    小晞:写这个的时候还没想好,所以这章可能会整垮掉。欢迎指点,但不接受指指点点。
                    最近疫情严重,少出门,勤洗手,不串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3楼2020-01-28 23:24
                      后天跟元宵节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3楼2020-02-01 21:44
                        Chapter15(完)
                        趁着魏无羡与江澄还在发呆,蓝忘机将船驶到了霍凛。
                        ·
                        相比起问这两个不靠谱的,倒不如直接去问当事人比较好一点。
                        ·
                        于是乎湖面就形成了这一幅画面。
                        ·
                        两个美男子安静的驾驶着自己的船,谁都不讲话。
                        ·
                        半晌,蓝忘机终于肯开他的金口了。
                        ·
                        “不知霍公子的佩剑为何名?以哪种仙石所制?”
                        ·
                        霍凛看了他一眼,闭上了眼睛。
                        ·
                        “宿孤,以冰灵石所制。”
                        ·
                        蓝忘机皱了皱眉头:“这世上并无名为冰灵石的仙石,霍公子为何骗我?”
                        ·
                        霍凛摇了摇头:“未曾听说,并不代表没有。”
                        ·
                        蓝忘机又皱了皱眉:“这……,那不知宿孤此名为何意?”
                        ·
                        霍凛并未回答他,只是看向了远方。
                        ·
                        良久。
                        ·
                        “纪念一位故人。”
                        ·
                        “……,多谢。”
                        ·
                        语毕,蓝忘机驶船离开了。
                        ·
                        “没了唐舞桐的霍雨浩,宿命,便是是终生一人了吧……”霍雨浩自言自语地道。
                        ·
                        此时,船只已飘至碧灵湖的中心。湖水颜色极深,墨绿墨绿。忽然,蓝忘机微微抬头,道:“现在立刻回去。”
                        ·
                        蓝曦臣道:“为何?”
                        ·
                        蓝忘机道:“水中之物是故意把船引到碧灵湖中心来的。”
                        ·
                        话音刚落,所有人感觉船身猛地一沉。
                        ·
                        水流迅速蔓延入船,魏无羡忽然发现,碧灵湖的湖水已经不是墨绿色了,而是接近黑色。尤其是接近湖中心的地方,仿佛翻腾着一股汹涌的墨泉。十几只船正在原地打转,四周不知不觉生出了一个巨大漩涡,缓缓旋转。船只边转边往下沉,就像要被一只黑色的巨嘴吸下去!
                        ·
                        登时出鞘声铮铮响成一片,各人陆陆续续御剑而起。魏无羡已升到空中,俯首下望,却见那名驱剑入水的门生苏涉站的船板已被吞下了碧灵湖,他双膝过水,满面惊慌却也没出声呼救,不知是不是吓到了。魏无羡不假思索一弯腰、一伸手,抓住他的手腕,拖了起来。
                        ·
                        多带了一个人,他脚下剑身陡然一沉,然而仍在上升。可没上升多久,从苏涉那边忽然传来一股大力,险些把魏无羡从剑上拉下来。
                        ·
                        苏涉的下半身已没入湖中那个黑色漩涡里,漩涡愈转愈急,他的身体也愈沉愈深,仿佛什么东西潜伏在水底,正抱着他的腿往下拖。江澄原本踩着他的三毒,好整以暇地升到湖面上空二十丈左右的高空,低头一看,满心不快地冲下去,道:“你又在干什么?!”
                        ·
                        从碧灵湖里传来的吸力越来越大,魏无羡这把剑胜在轻灵奇巧,恰恰弱在力量不足,几乎生生被压到了逼近湖面的低空。他一边稳住身体,一边双手并用拽住苏涉,心想:“这就要拉不上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0楼2020-02-03 23:27
                          ·
                          从碧灵湖里传来的吸力越来越大,魏无羡这把剑胜在轻灵奇巧,恰恰弱在力量不足,几乎生生被压到了逼近湖面的低空。他一边稳住身体,一边双手并用拽住苏涉,心想:“这就要拉不上来了?再拉不上来,我可要放手了!”
                          ·
                          刚这么想,后领一紧,魏无羡的身体被人腾空提了起来。他扭头一看,蓝忘机正单手拎着他的后领,而他抓着苏涉的手。虽然蓝忘机只是目光淡漠地望向别处,一个人、一把剑,承受了三个人的重量,同时与湖中不明怪力抗衡,他们的位置却仍在稳稳地升高、升高。江澄刹住剑,微微心惊:“若是我刚才抢先下去拖魏无羡,御着三毒,恐怕没法升得这么快这么稳。蓝忘机年纪不过跟我差不多大,避尘这把剑却……”
                          ·
                          “咦?不对啊!阿凛去哪里了?怎么没看到他?奇怪了,他刚刚不是还在这边的吗?”江澄四处张望,却一直没看到霍凛的身影。
                          ·
                          这时,魏无羡道:“蓝湛,你这剑力气挺大的啊?谢谢谢谢,不过你为什么要揪我的领子?拉着我不行吗?你这样我好不舒服。我把手伸给你,你拉我吧。”
                          ·
                          蓝忘机冷声道:“我不与旁人触碰。”
                          ·
                          魏无羡道:“哪有你这样的……”
                          ·
                          江澄实在忍不住了,骂道:“哪有你这样的!被人揪着领子吊在半空中的时候能少说两句吗?!”
                          ·
                          一行人御剑迅速撤离碧灵湖,落到岸上。蓝忘机放开抓着魏无羡后领的右手,从从容容地转身,对蓝曦臣道:“是水行渊。”
                          ·
                          蓝曦臣摇头:“这便棘手了。”
                          ·
                          “水行渊”这个名字一出来,魏无羡和江澄便知道了。碧灵湖和这条河道里最可怕的不是什么水鬼,而是在里面流动的水。
                          ·
                          有些河流或湖泊因地势或水流原因,经常发生沉船或者活人落水,久而久之,那片水域便会养出了性子。就像被娇惯了的小姐不肯短了锦衣玉食,隔一段时间就要有货船和活人沉水献祭。如果没有,便要作怪自行索取。
                          ·
                          彩衣镇一带的人都熟谙水性,从来极少有沉船或落水惨事,这附近不可能养得出水行渊。既然水行渊在此出现了,只有一种可能:它是从别的地方被赶过来的。
                          ·
                          水行渊一旦养成,那便是整片水域都变成了一个怪物,极难除去。除非把水抽干,打捞干净所有沉水的人和物,暴晒河床三年五载。而这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事。不过,却有一个损人利己的法子可以解一时之忧、一方之患。那就是把它驱赶到别的河流和湖泊里,叫它去祸害别处。
                          ·
                          蓝忘机问道:“近日有什么地方受过水行渊之扰?”
                          ·
                          蓝曦臣指了指天。
                          ·
                          他指的不是别的什么,正是太阳。魏无羡与江澄对视一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1楼2020-02-03 23:29
                            ·
                            他指的不是别的什么,正是太阳。魏无羡与江澄对视一眼,心中明了:“岐山温氏。”
                            ·
                            仙门之中,大小世家,星罗棋布,数不胜数。然而在此之上,有一个绝对凌驾于它们的庞然大物,岐山温氏。
                            ·
                            温氏以太阳为家纹,意喻“与日争辉,与日同寿”,仙府占地甚广,可比一城,名为不夜天,又称“不夜仙都”。据说城中无黑夜。说它是庞然大物,因为无论门生人数、力量、土地、仙器,其他家族都是望尘莫及,没有能与之抗衡者。不少修仙之人都以位居温氏客卿为无上荣耀。以温氏行事的风格,彩衣镇的水行渊,极有可能就是他们赶过来的。
                            ·
                            虽然已知此地水祟根源,众人却反而默然了。若是温家人干的,无论怎么控诉谴责,也是于事无补的。首先他家不会承认,其次也不会有任何补偿。
                            ·
                            一名门生不忿道:“他家把水行渊赶到这里来,可要害惨彩衣镇了。若是水行渊长大了,扩散到镇上的河道里,那么多人,就会天天都在一个怪物身上讨生活,这真是……”
                            ·
                            摊上这种别人扔过来的疑难杂症,姑苏蓝氏从此以后必然麻烦不断,蓝曦臣叹道:“罢了。罢了。回镇上吧。”
                            ·
                            等到蓝忘机一行人离去后,霍凛才出现在湖面上。
                            ·
                            跟在他身边的,是人鱼公主丽雅和天梦冰蚕。
                            ·
                            天梦一脸焦虑地看向霍凛道:“雨浩,我知道以你现在的魂力能够削弱水行渊的力量,可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来看,若是使用魂技,你会元气大伤的!是蓝家的事,为何你要插手?既然是蓝家的地盘,那么他们自会解决的方法,你根本不必这样!况且……”
                            ·
                            霍凛笑了笑:“天梦哥,我的身体状况我自己明白,可我若不削弱着水行渊的力量的话,那么就会有更多的人命丧于此,天梦哥你就让我任性这一回吧!”
                            ·
                            “你!算了,你若执意如此,我也不必劝你了!”天梦冰蚕一脸气愤的回到了精神之海里。
                            ·
                            霍凛又望向丽雅, 丽雅点了点头,开始使用她的增幅技能。
                            ·
                            一句句生涩的咒语从霍凛口中传出,一个个魔法能量阵也在他脚底下出现。
                            ·
                            一直到整个魂技结束,蓝湛一行人始终都没有发现霍凛不见了。
                            ·
                            而霍凛因为身体透支的缘故,脸色苍白,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个弱不禁风的公子。
                            ·
                            无靠且无依。
                            ·
                            这样一个人却还要独自驶船,跟上蓝湛一行人的步伐。
                            ·
                            他们在渡口上了新船,朝镇中人口密集处划去。

                            穿过拱桥,船只驶入河道,魏无羡又发作了。

                            他竹蒿一抛,一脚踩在船舷上,对水照镜,瞧瞧自己头发乱了没,浑不像刚刚挑过数只水鬼、从水行渊嘴里逃脱,气定神闲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2楼2020-02-03 23:32
                              他们在渡口上了新船,朝镇中人口密集处划去。
                              ·
                              穿过拱桥,船只驶入河道,魏无羡又发作了。
                              ·
                              他竹蒿一抛,一脚踩在船舷上,对水照镜,瞧瞧自己头发乱了没,浑不像刚刚挑过数只水鬼、从水行渊嘴里逃脱,气定神闲地冲两岸抛出一溜儿的媚眼:“姐姐,枇杷多少钱一斤?”
                              ·
                              他年纪极轻,相貌又明俊,这般神采飞扬,真有些轻薄桃花逐流水的意味。一女子拨了拨斗笠,扬首笑道:“小郎君,勿用钱白送一个你好伐?”
                              ·
                              吴音软糯,清甜清甜的。说者唇齿缠绵,听者耳畔盈香。魏无羡拱手道:“姐姐送的,自然是要的!”
                              ·
                              那女子伸手入框一摸,扬手飞出一只圆溜溜的金枇杷:“勿要介客气,看你生得俊!”
                              ·
                              船行极快,两船相迎立即擦舷而过,魏无羡回身接个正着,笑道:“姐姐生得更是美!”
                              ·
                              他在一旁天花乱坠蜂蝶乱飞,蓝忘机目不斜视,一派高风亮节。忽然,魏无羡指着他道:“姐姐,你们看他俊不俊?”
                              ·
                              蓝忘机无论如何也没料到,他会忽然扯上自己,正不知如何应对,河上女子们齐声道:“更俊!”这中间似乎还掺了几个汉子的嬉笑声。
                              ·
                              魏无羡道:“那谁送他一个?只送我不送他,怕他回去跟我呷醋!”
                              ·
                              整条河中荡漾起一片莺莺呖呖的笑语。另一个女子迎面撑船而来,道:“好好好,送两个。吃我的,小郎君接!”
                              ·
                              第二只也落入手中,魏无羡喊道:“姐姐人美心肠好,我下次来买。买一筐!”
                              ·
                              那女子音色明亮,胆子也更大,指蓝忘机道:“叫他也来,你们一起来买!”
                              ·
                              魏无羡把那只枇杷送到蓝忘机眼前。蓝忘机平视前方,道:“拿开。”
                              ·
                              魏无羡便拿开了:“就知道你肯定不会要的。所以呢本来就不打算给你。江澄,接着!”
                              ·
                              恰好江澄乘另一艘小船飞掠而过,他单手接了枇杷,露出一点笑容,旋即哼道:“又在搔姿弄首啦?”
                              ·
                              魏无羡春风得意道:“滚!”转头又问:“蓝湛,你是姑苏人,也会说这里的话吧?你教教我,姑苏话怎么骂人?”
                              ·
                              蓝忘机扔给他一个“无聊”,上了另一艘船。魏无羡原本也没指望他真的回答,只不过听这里人口音嗲嗲十分有趣,想到蓝忘机从小肯定也说过这种话,撩他好玩儿罢了。他仰头喝了一口糯米酒,拎着那只圆滚滚黑亮亮的小坛子,一抄竹蒿,杀过去打江澄了。蓝忘机则和蓝曦臣并排而立,这次两人连神情都有些像了,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思索如何应对水行渊、如何向彩衣镇的镇长交待诸多事宜。
                              ·
                              对面迎来一只吃水极重的货船,船上压满了一筐筐沉甸甸的金黄枇杷。蓝忘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3楼2020-02-03 23:33
                                对面迎来一只吃水极重的货船,船上压满了一筐筐沉甸甸的金黄枇杷。蓝忘机看了一眼,继续平视前方。
                                ·
                                蓝曦臣却道:“你想吃枇杷,要买一筐回去吗?”
                                ·
                                “……”
                                ·
                                蓝忘机拂袖而去:“不想!”
                                ·
                                他又站到另一艘船上去了。
                                ·
                                彼时的江澄正在向魏无羡询问有没有看到霍凛。
                                ·
                                魏无羡一脸惊奇:“阿凛又不见啦!哎呀,不怕啦!像阿凛那样子强大的人定是不会被人抓了去的。”
                                ·
                                江澄正想说什么,却发现有人拍了拍他的肩。
                                ·
                                回头一看,正好对上霍凛的眸子。
                                ·
                                深蓝色的眸子里,仿佛包含了星辰大海,深邃,令人琢磨不透他到底在像什么。
                                ·
                                江澄一时不知道该讲什么。
                                ·
                                魏无羡却又在一旁笑道:“江澄你看吧!说了不用担心的,像阿凛这种人啊,是绝不会失踪的。”
                                ·
                                霍凛垂眸。
                                ·
                                江澄魏婴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啦,阿凛,回蓝家了!”
                                ·
                                “嗯,走吧。”
                                ·
                                夕阳下的三人,一个沉默不语,一个活泼开朗,一个傲娇成性。
                                ·
                                明明性格截然不同,却不知为何成为了兄弟。
                                ·
                                缘分这种东西啊,真的很奇怪呢。

                                ——En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4楼2020-02-03 23:34
                                  元宵番外大家想看那个家族的?除了云梦和温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4楼2020-02-07 21:28
                                    番外·元宵

                                    元宵是自古以来的节日。每当这时,整个大陆的人都会沉浸在一片喜悦之中。
                                    ·
                                    若要放到以往的话,蓝家弟子大抵是很羡慕的,毕竟姑苏蓝氏的家规是极其严厉的,即使是过节日也不例外。
                                    ·
                                    又是一年元宵。
                                    ·
                                    以往,姑苏弟子都会在私底下小声抱怨着蓝启仁为何不让他们过节。
                                    ·
                                    可这次,却有些不同。
                                    ·
                                    一早醒来,睁开眼收到的第一个消息就是蓝启仁终于有良心了,今年的元宵据说会很热闹。
                                    ·
                                    最最最最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他们今天不用去听学了!
                                    ·
                                    这可给弟子们高兴坏了。
                                    ·
                                    三五成群的在一起讨论着今年的元宵该怎么过。
                                    ·
                                    毕竟不用听学的话,早上可是会有一大段空闲时间呢!
                                    ·
                                    这消息下来啊,整个云深不知处虽然景物什么的并没有变化,气氛却已比以往多了几分喜气,少了几分寂静。
                                    ·
                                    整个云深不知处似乎活了起来呢。
                                    ·
                                    蓝启仁站在院子内摸着胡须皱着眉的看向门外,看着弟子们因不用听学而笑盈盈的样子,气得直骂:“孺子可教,朽木不可雕也!这群人简直无心向学!曦臣,我真的想不明白元宵这种节日有什么好过的?!”
                                    ·
                                    蓝曦臣在一旁笑着看向外边,道:“叔父,您难道不觉得今日的云深有何不同吗?”
                                    ·
                                    蓝启仁想了一想,摇了摇头。
                                    ·
                                    “ 以往的元宵弟子们总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而这次的元宵弟子们却是喜笑颜开的。学,虽好可亦是要注意劳逸结合。不然总有一天弟子们总会学傻的。您看,忘机也很开心,不是吗?”
                                    ·
                                    蓝启仁转头看向蓝忘机,却发现他脸上毫无一丝表情,平静的有点吓人。
                                    ·
                                    这时他想起弟子们平时总是说曦臣很奇怪,这下他大抵知道曦臣怪在哪里了。
                                    ·
                                    他是如何从蓝忘机那波澜不惊的表情中,看到他高兴的!嗯???
                                    ·
                                    蓝启仁秉承着亲兄弟之间肯定有心灵相通的技能,打消了自己想去问蓝曦臣为何能知道蓝忘机的想法的念头。
                                    ·
                                    他“哼”了一声,冲蓝曦臣叫道:“既然要过元宵那便过的完整一些,我去吩咐厨房里的人今晚煮些元宵分给弟子吃。”
                                    ·
                                    说罢便拂袖离开了。
                                    ·
                                    蓝曦臣笑着看向自己的叔父,心想:“叔父真是刀子嘴豆腐心呢。嘴上说着不想过元宵节可身体却是诚实的。”。
                                    ·
                                    然后,蓝曦臣也离开了,毕竟,他也有很多事要做啊。
                                    ·
                                    只剩下蓝忘机一人在院子里发呆。
                                    ·
                                    他想,那人在来姑苏听学时,曾经说过元宵是个很有趣的日子呢!又能吃汤圆又能猜花灯,还能看到好多好玩儿的东西!咦?蓝二公子,你怎么一副不解的样子?该不会是你没过过元宵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0楼2020-02-08 21:24
                                      ·
                                      他皱眉,元宵究竟是什么日子?为何院里的弟子们都是幅开心的样子?这汤圆又是什么东西?赏花灯,猜谜语呢?
                                      ·
                                      想着想着他发现自己不懂的东西太多了, 干脆不去理会这些东西了。
                                      ·
                                      就这样,蓝忘机又回到静室里抄书去了。
                                      ·
                                      传说,元宵是一年里的第一个月圆之夜,若是在这一天许愿的话,愿望说不定会成真呢!(小晞:假的假的,我编的)
                                      ·
                                      蓝忘机在抄书时抄到这样一句话。
                                      ·
                                      他皱了皱眉觉得愿望成真这种事情觉对不可能发生。
                                      ·
                                      可心里却抑制不住的去想若是那个人在就好了。
                                      ·
                                      他甩了甩头将这种想法甩出脑海外。
                                      ·
                                      这种愿望怎么可能会成真呢?
                                      ·
                                      他又开始抄下一页书了。
                                      ·
                                      又是一个夜晚。
                                      ·
                                      弟子们觉得今日的云深真的有很大的不同,走廊里居然挂上了花灯!要知道这若是放在以往,蓝启仁肯定气得大骂的。
                                      ·
                                      而且他们今日的晚饭竟然有汤圆的存在!这太是不可思议了!
                                      ·
                                      虽然这汤圆的味道有些一言难尽。但是能在元宵这一天在云深不知处内吃到了汤圆就已经足够开心了!还怎么会去抱怨这些呢?
                                      ·
                                      弟子们都是这样想的。
                                      ·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的是,姑苏内大部分的汤圆早已在元宵之前卖出去了许多,剩下的也不太多。
                                      ·
                                      所以他们现在吃到的元宵其实是蓝启仁亲自包的!
                                      ·
                                      然而当事人完全并不知道他自己包的元宵有多么难吃,毕竟,他连尝都没尝就倒掉了,他可不喜欢吃这种黏糊糊的东西。
                                      ·
                                      蓝忘机望着窗外,心里想着那人今天究竟会不会来呢?书上说的究竟是不是真的呢?
                                      ·
                                      然而那头始终都没什么动静。
                                      ·
                                      蓝忘机有些失望。
                                      ·
                                      此时的霍凛,望着天空出了神。
                                      ·
                                      忽然他动了动,朝魏无羡那儿走去。
                                      ·
                                      “阿羡,你……可是想要去云深玩玩?”
                                      ·
                                      魏无羡瞪大了眼睛。
                                      ·
                                      他眨了眨眼睛,笑着问他:“阿凛!你是不是会读心术啊?!你怎么知道我想去姑苏那买几坛天子笑顺带去逗逗小古板?”
                                      ·
                                      江澄翻了翻白眼,没声好气的说:“魏无羡,你还想去祸害人家蓝湛啊?”
                                      ·
                                      魏无羡嘿嘿一笑没再说话,眼睛看向霍凛,仿佛在请求他一般。他相信以霍凛的御剑能力,他肯定能在蓝家宵禁之前赶到的。
                                      ·
                                      “你若想去,那便去吧,只是江叔叔那边……”霍凛看向江澄。
                                      ·
                                      江澄叹了口气。
                                      ·
                                      “父亲那边我搞定便是了,魏婴你记着给我带几坛天子笑回来!”
                                      ·
                                      “好嘞!阿凛,咱走吧!”魏婴早已迫不及待了,只是不知他想见的是天子笑呢还是小古板呢。
                                      ·
                                      这种事情谁知道呢?
                                      ·
                                      看来传说这种东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1楼2020-02-08 21:26
                                        ·
                                        看来传说这种东西貌似还真的能信呢……
                                        ·
                                        只是,可能要有特定条件才能够触发吧……

                                        ——End——
                                        大家元宵节快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2楼2020-02-08 21:26
                                          啊,我要开启我的网课之旅了,再见了各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2楼2020-02-11 18:59
                                            大家单身节快乐!(没有番外,我自个儿还是个单身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9楼2020-02-14 17:58
                                              emmmmmmm,我看看周六周日能不能更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8楼2020-02-18 22:30
                                                如果老师放过我的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9楼2020-02-18 2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