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唐门吧 关注:2,606,345贴子:67,804,339

【招人】异能E科(中途招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文帖已经开了很久,写到一半差了一些人,重新来这里招人
勿见end勿插楼


回复
1楼2019-07-09 22:12
    2l文审


    回复
    2楼2019-07-09 22:14
      3l世界观


      回复
      3楼2019-07-09 22:14
        4l补充世界观:反派名称MH
        Magic Hunter(简称MH,意思是魔猎者)


        回复
        4楼2019-07-09 22:16
          5l人物

          E科
          科长:上官竹——听心声、? Cp:欧阳陌
          司徒季(已故)

          职员:
          唐允——东方武术
          辅助部 苏黎——变形 cp:残月
          技术部 米粒——模拟建设
          搜查部 瑾儿 ——魔眼


          穆之泉(法医)——情绪火焰cp:保密
          天罗刑(医生)——织命针
          古奈弦——召唤植物
          搜查部 江初照——光影(能够控制光线,改变光线强弱)
          暮浅朝——爆破
          残月——影
          辅助部 游今宵——风来-形成风流(可以飞翔)
          水如月——镜像复刻
          技术部 秦函谷——箱庭之钥(信息整理) cp叶轻云
          外交部

          Magic Hunter(简称MH,意思是魔猎者)
          (boss)黑桃K:楚铭檀——精准,透视【通望】,计算概率【卜算】cp:虞轩
          红桃Q:虞轩——罂粟(放·毒、制造幻境)cp:楚铭檀
          方块J:残月(潜伏E科)——影 cp:苏黎
          梅花J:林冥——方舟/空间

          夜幽梦——治愈
          星宇——通灵怨灵
          鹿妄——模拟空气
          【外交部】叶轻云——毁减物体的存在cp秦函谷


          其他
          吸血鬼——欧阳陌
          Cp:上官竹


          收起回复
          5楼2019-07-09 22:18
            6l表格
            禁止玛丽苏!!禁止玛丽苏!!禁止玛丽苏!!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不喜右拐不送
            审核比较严格,我不喜欢某些太苏的人,更拒绝逆天设定,比较对我胃口的会给予较多戏份且可能会有有关的专篇(可见文帖)
            【ID】(麻烦@给我示例一下,别不蓝,注意是原始ID,@能收到的那种)
            【姓名】(不得超过三个字,拒生僻字,我不喜欢查字典)
            【性别】(人妖远走不送,个人并不喜欢女扮男装、男扮女装之类的,写起来会很麻烦,与事实严重不符,谁都是花木兰?现代科技发达请贴合实际)
            【年龄】(都给我注意点!小孩子好好读书!)
            【丹青】(放图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不会写偏,最好是图+文)
            【性格】(麻烦写详细一点,但我不想看废话)
            【爱好】(我们是社会主义好青年)
            【擅长/苦恼】(人无完人........但不接受玛丽苏)
            【弱点】(必须有!!!不过别给我写一些身体弱之类的,那好像在说你除了这点其他都是完美的???)
            【身世】(如果性格我喜欢的话,会考虑写和你身世有联系的专篇,文帖已经开始,但这个也要填)
            【能力】(类似于武魂,别太逆天,介绍详细点)
            【所属】(E科/MH/其他势力,其他势力可自己填写,但要写详细一点,会根据人设进行调整,可以填写供我参考)
            【职位/身份】
            【cp】(可以挑选其他人,看中了已有人物请告诉我)
            【备注】(去括号!!)
            【写一小段戏】(方便理解)


            回复
            6楼2019-07-09 22:26
              7l以后这个帖子长期招人,少人我就来这里招,我个人不喜欢玛丽苏,希望投表的亲们注意一下qwq
              【end】
              【最后@一下人】
              @胭脂成泪作相思 @很迷的谷砸 @魔裔Ω星辰 @注定孤独十生 @可爱的yymm46 @暗夜流萤秋水殇
              @-渡星河- @神皇天道无极 @荏溯来-四寒◆ @逍启叹-无痕◆ @圣骑列夫


              回复
              7楼2019-07-09 22:28
                8l用来写特招:目前求求E科其他两位部长


                收起回复
                8楼2019-07-09 22:29
                  【ID】@藤草忠实粉丝

                  【姓名】封墨森
                  【性别】男
                  【年龄】24
                  【丹青】黑发绿瞳 衬衫控 职业缘故
                  【性格】最大的特点是平静。也可以理解为反射弧长。
                  一般情况下不会表现出大型情绪波动 多数是内心吐槽。
                  对情况的认识不同于常人。(五点下不了班,正常人:司马老板?! 封墨森:啊呀真好呢可以在公司多摸一会鱼)
                  惊人言论发表者:因为今天心情好出去把hope 一锅端了吧/生气了吗?没生气就再气一下。
                  【爱好】纪录频道 马术 乒乓球
                  【擅长/苦恼】善临床动物医学 不善与人交际 做饭 发表演讲鼓舞人心
                  【弱点】别人认真与他说话(探讨很严肃问题)时不擅长应付,只会嗯啊哦。不知道怎么哄别人。直男发言者。语言理解力差。身体素质低下,八百米都跑不了。
                  【身世】是某个隐形富豪的遗产继承人。但是自身并不对那些遗产感兴趣。偶尔回想起来然后拿出来买一些生活必须品。幼年就对动物产生极大兴趣,一路走到头当了兽医。后因自己养的宠物每每离奇死亡据自身调查和hope 有关系于是关店来了E科调查(*谁敢动老子宠物?! 谁动杀谁)
                  【能力】驯兽。对蛇类有奇效。兽类可向自己传达信息 自己也可附身于兽类。大脑越发达越难控制。可以自身调整永久臣服还是在限定时间内臣服。(可用于搜集情报,攻击目标)
                  【所属】E科
                  【职位/身份】辅助部部长
                  【cp】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谁是男是女咋整……
                  【备注】接受改动
                  【写一小段戏】
                  下班了。回家呗。
                  哎呀呀真是热情的拥抱呢。封墨森眯了眯眼,嘴角露出一点笑意。
                  赤色的巨蟒死死地缠绕在身上,衬衫被压出了褶皱,隐隐听见鳞片间摩擦发出的细微响声。封墨森无奈地扯了扯刚刚还平整的白衬衫,表示自己根本扯不出来。猩红的分叉舌头拍在脸上,腥臭的气息蔓延开来。
                  怎么回事。封墨森皱了皱眉头。早上喂过羊之后的味道都没现在浓。
                  “?牵?趴?!狈饽??錾?H欢?嗌?掾?皇遣?酶?簦?⒄趴?司蘅诙宰妓?牧场!拔以偎狄槐椋?趴?!币??薪鹕?乃楣庠诖渎痰暮?辛魈省Ⅻbr>够了。封墨森觉得不安,他开始意识到什么,并使出精神力镇压这条不听话的蛇。“玩笑”结束了。
                  强硬的精神威慑使这条蛇缓缓退了下去,爬行到自己的窝中缩成一团。在黑夜中反光的眼睛仍盯着封墨森。
                  他打开灯,瞳孔一缩。
                  血液在每个角落里凝固着,那条蛇呈现出赤色是因为满身凝固的鲜血遮盖了原本的黑黄花纹,到处有动物的尸体,只有这条巨蟒因为白天在卫生间消化食物而幸存。墙上甚至挂着闪鳞的部分皮,在光的照耀下呈现彩色。彩色下尚有血液流淌。
                  煞气此时聚集在平日温和的好名声兽医上,他的眼白里满是血丝,手紧紧抠着旁边的墙壁。
                  **********!明天就辞职!那个杀千刀的敢动老子的动物?!我****!


                  收起回复
                  11楼2019-07-09 23:1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7-09 23:16
                      dd


                      回复
                      15楼2019-07-10 07:27
                        【ID】同前两个
                        【姓名】连江(寒连江)
                        【性别】男
                        【年龄】25
                        【丹青】灰色利落短发,五官还算端正,戴着细银色框的眼镜(但并不近视,只是觉得斯文而已)。双手常年戴着一副黑色的皮手套,白色衬衫搭配黑色休闲裤。在人看不见的背部有一个巨大的纹身,样子似蛇。
                        【性格】从外人眼里看他就是个完全没有脾气的人,总是给人一种温文儒雅的感觉,没有人看到过他发脾气的样子。不过其内心是个严重的腹黑,情商高且爱搭红线,喜欢调戏熟悉的人,一副“就喜欢看见你受不了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不按常理出牌,令熟人无奈又说不出怪异感。
                        【爱好】读书,打游戏不过很少人知道
                        【擅长/苦恼】文字游戏(指说话的艺术)/游戏总是通不了关,看见不开窍的小伙子
                        【弱点】常年心脏老毛病,害怕蛇
                        【身世】本姓寒,名叫寒连江,属于一个古老的家族,有一个双胞胎弟弟寒连溪。弟弟从小体弱多病,但却丝毫掩盖不了他的光芒,弟弟从小受人关注且早早觉醒了自己的能力“生命共享”。和弟弟关系十分亲近,愿意做好他最坚实的后盾。
                        四年前,常年隐蔽的寒家迎来了新客(指MH的人),却惨遭屠杀,他带着弟弟躲了起来,被迫困在寒冷的地窖里。眼看弟弟坚持不下去了,毫不犹豫地打开地窖门却是进了MH的诡计。
                        “哥,你一定要活下去。”连溪用生命共享将被戳穿心脏即将死亡的他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体里,连溪却因为体弱而离开了,当时MH的人都判定这俩兄弟已经没命了,将所有尸体都关进了地窖并封口,实则是连溪换来了他的一线生机。他在那里被困了很久,靠着抓捕受寒家实验的各种蛇类活了下来,在背上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图腾(对别人称是纹身),并觉醒了能力。
                        后进入了E科,身份无人知晓,并改名连江。
                        【能力】“嗜血”
                        拥有蛇的特性,感官敏锐,速度极快。需要时会有小部分的变异,浑身附上灰色的蛇鳞,攻击力也更强大,现在的他足以控制住变异时间。
                        【所属】E科
                        【职位/身份】E科科长
                        【cp】想选瑾儿
                        【备注】某空的死对头但也是好友,寒家和夜家是世交,但瑾儿不知道他。
                        【写一小段戏】回头不上,上课去了!


                        收起回复
                        19楼2019-07-10 13:42
                          给阿烟顶顶


                          回复
                          20楼2019-07-10 13:46
                            我想写MH的人,可我又感觉那儿不缺人_(´ཀ`」 ∠)_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7-10 18:06
                              特招嗯 cp是@暮澜- 兽医 没看懂是因为被打码了 过会解释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9-07-10 20:25
                                【ID】@暮斓-
                                【姓名】聂舒窈
                                【性别】女
                                【年龄】20
                                【丹青】
                                (具体看图吧……可能我描写的不是很到位)
                                黑色的头发像是流动着光泽的黑墨般披散于肩头,她的眼睛圆润而乌黑,长长的睫毛像雾一样,把她的眉眼修饰得极其润泽,她美丽的小脸浅含笑意,肌肤像是软雪一般。
                                【性格】
                                该疯的时候疯得连自己不认识,该认真的时候除了自己以及自己手底下干的事情,其他一概不知。因为以前很弱,所以一直被遭嘲笑,就很要强,也有强迫症。比如有一个新来的就要先切磋一下,如果输了就会闭关练习好几天,然后重新挑战,不赢不休。对于自己的工作有一点点不好就要重做,一切追求完美。
                                讨厌刻意讨好别人的人与两面三刀的人,对于这种人有一种非常偏执的看法。
                                简单来讲就是不怎么关心事儿并且战斗狂的女孩。
                                【爱好】研究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下雨时散步
                                【擅长/苦恼】研究学习,敢拼/打官司,下赌(一切需要凭运气的事)太过于要强到人际关系不是太好,经常忽略朋友。
                                【弱点】运气非常差(各个方面都有)疑心重,容易受惊吓
                                【身世】
                                出生于一个平凡的小村庄,父母健全,但因为这里的一切都很平凡,如果就这么一直过下去的话,她的人生也就不会有多精彩了。因为本身的一点好强的性格,她不得不离开养育自己多年的父母与家乡。在外闯荡时暗自勤奋努力,只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强。
                                【能力】
                                青诀妗
                                符纸,元素符纸,金木水火土那种,只是近期只能用木与水。
                                看人不顺眼直接一符纸甩上去至少有创伤有深疤。
                                【所属】E科
                                【职位/身份】普通职员……你想添加什么的也可以
                                【cp】叫封墨森的那位,不过不知道有没有过鸭
                                【备注】
                                【写一小段戏】
                                短发女子坐在桌子前看着资料。
                                桌子上的茶已经凉了很久,某些不安分的虫子已经飞入了水中,随后结束了自己短暂的一生。
                                ——
                                “舒窈,今天有新人来了,你不去看看吗?”
                                另外一个人打开门,对着仿佛与世隔绝的人说了一句,被叫的人丝毫没有反应,还是专注的盯着资料。
                                “聂舒窈!!”
                                “喂!!!!”
                                那人使劲喊了几声,顺便还对聂舒窈又拍又拽,希望把她从凳子上拽起来。
                                但还是没有反应。
                                “……我为什么要叫你,算了你自己自生自灭吧”
                                那人气冲冲的走了。
                                ——
                                聂舒窈反应过来时,资料也看完了,但新人也都走光了。
                                “……”
                                她不知道说啥才能表达自己的心情,于是她去另外一个房间里,把一个人拖了出来。
                                “陪我去切磋。”
                                她非常认真。
                                那人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挣脱了她的手,迅速的逃开了。
                                “回来!上一次我就输了!这次必须有个结果!”
                                “姐,您放过我吧!!!我认输啦!”
                                最终,迫于聂舒窈的威逼利诱,还是打了一场。
                                而那个被拽过去的人,也因为不想再被纠缠故意放水认输。不过聂舒窈也没有再追究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7-10 21:46
                                  p试图法医。话说写一段戏大概是怎么样一个?


                                  收起回复
                                  24楼2019-07-10 21:49
                                    【ID】
                                    【姓名】连江(寒连江)
                                    【性别】男
                                    【年龄】25
                                    【丹青】灰色利落短发,五官还算端正,戴着细银色框的眼镜(但并不近视,只是觉得斯文而已)。双手常年戴着一副黑色的皮手套,白色衬衫搭配黑色休闲裤。在人看不见的背部有一个巨大的纹身,样子似蛇。
                                    【性格】从外人眼里看他就是个完全没有脾气的人,总是给人一种温文儒雅的感觉,没有人看到过他发脾气的样子。不过其内心是个严重的腹黑,情商高且爱搭红线,喜欢调戏熟悉的人,一副“就喜欢看见你受不了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不按常理出牌,令熟人无奈又说不出怪异感。
                                    【爱好】读书,打游戏不过很少人知道
                                    【擅长/苦恼】文字游戏(指说话的艺术)/游戏总是通不了关,看见不开窍的小伙子
                                    【弱点】常年心脏老毛病,害怕蛇
                                    【身世】本姓寒,名叫寒连江,属于一个古老的家族,有一个双胞胎弟弟寒连溪。弟弟从小体弱多病,但却丝毫掩盖不了他的光芒,弟弟从小受人关注且早早觉醒了自己的能力“生命共享”。和弟弟关系十分亲近,愿意做好他最坚实的后盾。
                                    四年前,常年隐蔽的寒家迎来了新客(指MH的人),却惨遭屠杀,他带着弟弟躲了起来,被迫困在寒冷的地窖里。眼看弟弟坚持不下去了,毫不犹豫地打开地窖门却是进了MH的诡计。
                                    “哥,你一定要活下去。”连溪用生命共享将被戳穿心脏即将死亡的他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体里,连溪却因为体弱而离开了,当时MH的人都判定这俩兄弟已经没命了,将所有尸体都关进了地窖并封口,实则是连溪换来了他的一线生机。他在那里被困了很久,靠着抓捕受寒家实验的各种蛇类活了下来,在背上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图腾(对别人称是纹身),并觉醒了能力。
                                    后进入了E科,身份无人知晓,并改名连江。
                                    【能力】“嗜血”
                                    拥有蛇的特性,感官敏锐,速度极快。需要时会有小部分的变异,浑身附上灰色的蛇鳞,攻击力也更强大,现在的他足以控制住变异时间。
                                    【所属】E科
                                    【职位/身份】E科科长
                                    【cp】想选瑾儿
                                    【备注】某空的死对头但也是好友,寒家和夜家是世交,但瑾儿不知道他。令某空十分崩溃的人,但也是最默契的人,被某空称为“他若不是铁了心的要当君子,只怕是会成为魔头”。


                                    回复
                                    25楼2019-07-10 22:02
                                      【ID】@初痕敲可耐 (m d居然莫名羞耻)。
                                      【姓名】齐疆。
                                      【性别】男孩子。
                                      【年龄】二十二。
                                      【丹青】黑色过耳短发,琥珀色眼眸,眼角细长上挑。肤色整体偏惨白,嘴唇无血色,样貌看得过眼。左眉眉骨上压着颗鲜艳红痣,平添三分骄戾气。衣着单一简素,纯白T恤衫配洗的发白牛仔裤,脚踩白色运动鞋。有件鸦黑色长风衣,披上后总是很显眼(。)。
                                      【性格】相对内敛心思深沉,待人接物必留三分。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偶尔跳脱耍冷幽默。
                                      【爱好】快乐解剖and重金属武器()。
                                      【擅长/苦恼】解剖学and使重金属武器/神经抽搐后遗症——三至五天失明症状。
                                      【弱点】见到各种重金属武器或人体稀有样本会走不动路。
                                      重金属辐射带来的副作用,即突发性神经抽搐。
                                      【身世】生在单亲家庭,并不是缺爱的那类人,总是能从别人微末的善意里得到满足。唯一的母亲在自己七岁那年因突发性心脏病过世,他被所谓好心的叔父收养,成了叔父家里免费劳动力一样的存在。
                                      齐疆这辈子没恨过人。
                                      而他的叔父是心外科的主刀医生。
                                      所以在那把结束他母亲生命的铳抵在少年细瘦的脖颈上时,他没有抵抗。
                                      但他也没有死。那把铳在下一瞬间化成了细碎的齑粉,散在了空气里。
                                      他觉醒了一种危险的能力,这没什么不好。
                                      【能力】控金。
                                      将通过“媒介”接触到的重金属为己所用,其余金属化为齑粉。
                                      “媒介”即持有者左手。会超负荷。
                                      【所属】E科(好像)。
                                      【职位/身份】试图法医。
                                      【cp】唔,想要个活泼的带动一下(明示)。
                                      【备注】我好菜wsl。
                                      【写一小段戏】
                                      -
                                      齐疆的疆是万寿无疆的疆。
                                      也是驰骋疆场的疆。
                                      事实上,无论是这两样中的哪一样,都和他毫无关系。
                                      齐疆命不好,天生一副薄命相。
                                      至于驰骋疆场,这是和平年代,法治社会。
                                      -
                                      齐疆不是那种特别认死理的人,相反,他极其地“通情达理”。
                                      “今晚加班辛苦,继续保持,劳务费一律不给报销。”
                                      或者,经济窘迫的时候,稍微越一下界。
                                      金啊银啊一类的重金属市场价还是不错的。
                                      -


                                      收起回复
                                      26楼2019-07-10 22:43
                                        补连江自戏
                                        夜已深,在郊区的住宅楼里,只有一家的灯光仍然亮着,他似乎是在等待着谁的到来。
                                        屋子里,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人擦拭着头发上的水珠。只是当他透过镜子看见背上那醒目的黑色“纹身”时,顿了顿,才换上了一件普通的灰色睡袍走出浴室。茶几上倒上了两杯咖啡其中一杯特意加进了一小勺糖,走到窗前打开了窗户。
                                        他平静地看着窗外,似自言自语道:“知道你来了,进来吧,每次都翻窗你是贼吗你?”
                                        他的声音不算大,过会,如他所说一个黑影从窗户外面进来了。那人随意地走进他的房间里,端起桌上的那杯咖啡就喝。一口下去半杯已经没了,“连江,还是你懂我,知道我不喜欢苦。”
                                        连江把杯子放回茶几上,叹了一口气。这家伙这么喝咖啡跟喝水一样,真是浪费,看来没有拿自己珍藏的那些是对的。又想起了别的,望向窗外的月光,“话说你办完事该回去了吧。”
                                        “嗯,马上就走,趁着这晚上。”那人回答道。“我知道你很开心”作为多年好友早已把连江的台词背了下来。
                                        “知道就好。对了,我被调到别的地方了,过几天要去那里的E科报道。”
                                        “哦。”
                                        “……”连江嘴角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就是你妹的那边。”
                                        “噗!”那人一口咖啡喷了出来,目光直勾勾地看着他。
                                        “不用那么崇拜我,我知道我很帅。”连江会给他一个浅浅的笑容,只是那笑容看在他眼里却是……
                                        “你!你!你……”一连三个你他也没有把话说出来,“苍天呐,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我怎么会遇见你这么个腹黑!”
                                        连江走到他面前,拍了拍他的肩,“把杯子洗了你可以走了,对了顺便算一下这咖啡的钱,还有你在我这里一个月的房租,以及这个地板也是很贵的。”连江成功地又在他身上插了一把刀。
                                        那人站起来就要走,刚走的窗户那里。
                                        “阿空。”连江叫住他,“路上小心。”
                                        被叫做阿空的那人勾起一抹笑容,有些感动。“这么多年兄弟了,你还不了解我吗?放心吧,我……”
                                        “我只是怕不知道找谁讨债。”
                                        “……”他头也不回地走了,再见也不说了。
                                        “回头见,阿空”连江望着他离开的方向自言自语道。


                                        回复
                                        27楼2019-07-10 23:41
                                          【ID】@ 梅卿尘
                                          【姓名】安涯
                                          【性别】男
                                          【年龄】27
                                          【丹青】
                                          /举手投足像是权柄般的诱惑,瞳孔青铜似金属但又偏浅灰,嗓音是砂纸研磨过的低音炮

                                          /时常弯着眉毛唇角带笑,礼貌性疏离,越看越慎得慌

                                          /极少生气,真正凶起来会下意识挑眉,唇型很薄很薄颜色寡淡

                                          /身形高挑瘦削笔直修长,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型

                                          /眉骨微低,剑眉斜飞入鬓,鼻梁高挺,是偏右的斜刘海,美人尖清晰好看,阴影投下的右眼隐着总有点阴郁的意思

                                          /参考伊吹鸡腿子的小燕
                                          【性格】
                                          固执的用语言拢起幼年时与正义同行的梦想,希望让所有人拥有他没有过的美好
                                          世界上的一切生命对面都是死亡,他偏想站在这个神的位置做到精准的控制天平
                                          他因为别人的情绪而拥有情绪,别人快乐他也快乐,别人悲伤他也悲伤
                                          但他不管如何努力救人都在同时等量的有人死去,那句我能保护所有人的誓言随着这个死循环不断的破碎,一起的还有他的思想
                                          行为准则是建立在周围亲友的利益基准上的,一切以他和身边的人为最优先,其余的人在他眼里皆可舍弃 ,虽然他的亲友都死的差不多了
                                          现实中为了某些固定,不可替代的东西有着
                                          “为了获取不惜伤害任何一个人”觉悟的人
                                          ——
                                          其实就是一个内心是热血青年但被现实打击的趋向于在保护同伴的基础上的冷漠的执行者?
                                          口嫌体正直但并不傲娇的活的有点心累的一个佛系嘲讽体

                                          【爱好】手肘拄着脸坐着,然后就很容易困,花花草草晒太阳啥的,内心挺养生的一老大爷
                                          【擅长/苦恼】
                                          擒拿,分筋错骨手(推那那脱臼?)巴雷特重狙/并不会教育人但总是经常出现教育人但欲望,做事全凭肌肉本能,只有做过的事才会做,没接触过的事上就是生残
                                          【弱点】
                                          PTSD,挺有原则的(原则是啥就事而论?,麻药非常不敏感,旧伤余下的并发症,焦虑症
                                          【身世】
                                          【能力】
                                          兽武魂游隼(?)鹰眼(打游戏远程一定要点满的那个),定位(一开始下了记号就要好找,没下记号就请满世界搜,可能会累死)控制气流,猎食(以猎食俯冲速度389.45kmh抓捕猎物)
                                          这个需要九个技能么?话是不是过于通俗?
                                          【所属】
                                          【职位/身份】
                                          【cp】
                                          【备注】
                                          【写一小段戏】
                                          他推开门,老旧的房门吱嘎作响着被推开
                                          入目尽是蒙尘的灰白,有的只是一张三脚架钢琴和几乎占据了整块墙的落地窗,风吹动巨大白色的窗帘,仿佛一只巨兽在挣扎
                                          踩在发潮鼓起的劣质地板上,他轻轻掀起钢琴,蹭了一手的灰,这架担起他所有回忆的钢琴,像面对逐渐老去,但他从未有幸蒙面过的母亲
                                          手指有些僵硬的触碰上泛起浊黄的琴键,肌肉条件反射地按下,前奏都没过就颤抖着停下
                                          他后知后觉的想起,碎过了
                                          “你竟然还是不后悔么”
                                          “这就是你追寻的公平正义么.不惜与世界背道而驰的啊”
                                          伴着这些话的是他的钢琴声,连贯且流畅,像是低低地吟唱声里,白裙的少女站在红色帘幕的后面
                                          “喂喂,你搭理搭理我啊”
                                          琴音陡然一沉,少女转入亮灯的舞台,目光跟随着指尖跳动
                                          “你走过玻璃地板么”他唇色惨淡,鬓角被冷汗打湿
                                          “没有诶”
                                          “我一直以来都走在这上,我踩在世界的脊柱,低头看着世界”
                                          他微微昂起头,掀开眼睑,眸光骤然凌厉起来,但他笑着接口,一字一顿
                                          “这是我的乌托邦”
                                          “彼之砒霜,我之甘露”
                                          舞台上的女孩谢幕了,落地窗前的风停了,他最后一个音节弹完了
                                          都结束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7-11 00:54
                                            表格
                                            【ID】繁雨卐落
                                            【姓名】符朝景
                                            【性别】男
                                            【年龄】22
                                            【丹青】皮肤偏白不易晒黑。黑发至腰,习惯性的用白绳束成懒散的高马尾,金色的瞳眸狭长上挑,因重度近视而带着银色细框眼镜,鼻梁高挺眼窝微陷,面部线条分明。有些古典北欧的意韵,喜欢穿着宽松的浅色服饰。
                                            【性格】总给人一种少年叛逆期中的感觉,也可以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拥有一点暴力倾向,能动手就不动嘴。可毕竟家庭在哪儿,虽然性格糟糕,但出口从没有脏话。有点蛮不讲理,说话毫无顾忌。其实为人十分单纯,率直。在战斗时只要没有彻底失败,就绝不服输。对朋友十分坦诚,重情重义。在衣食方面拥有极重的强迫症,所以十分注重着装,平时的吃食也是自己动手。
                                            【爱好】电子竞技
                                            【擅长/苦恼】厨艺,极强的方向感与直觉,意外的擅长各种弦乐器/衣食方面有着极重的强迫症
                                            【弱点】小时候皮,爬树一不小心脚滑,然后掉下来,磕到后脑勺,留下了很严重的后遗症,脑袋会时常阵痛,有时会出现眩晕的感觉,耳朵几乎每天都有耳鸣。
                                            【身世】音乐世家,父母都是有名音乐,所以从小就活在音乐的熏陶下,拥有十分高的音乐天赋,却从未想过发掘。符朝景小时除了爱欺负人也算是听话的,所以就听长辈的话学习了弦乐器。可是到了高中时离开了父母一段时间后回来,就改变了思想不再触碰艺术类的东西,反而经常往道馆跑。家里长辈十分反对,可父母十分善解人意又因其是独生子并没有持反对意见,且十分鼓励希望自家孩子能做自己高兴的事情。家里的管家、仆人都是上了年纪的,是这着符朝景长大的所以对其也十分的宠爱。家里人是把他保护的很好。父母虽然一有空就陪符朝景,但毕竟是忙人,所以符朝景更听家中老管家的话,把老管家当做是自己的爷爷也称其为爷爷。
                                            【能力】引力
                                            【所属】MH
                                            【职位/身份】这个我不知道还有什么_(´ཀ`」 ∠)__ 希望给些建议
                                            【cp】随意啦
                                            【备注】这个我实在不擅长
                                            【写一小段戏】符朝景站在路边迷茫的看着看着路边的两个大商场,心里不禁暗暗骂人“爸妈谁告诉了我店里没告诉我哪个商场啊……”烦躁的踢开了离自己不远的易拉罐,随后我走过去把它捡起来扔进了垃圾箱。这时去吧车停好过来的老管家过来了:“少爷,你不要去问问人家。你看路边的姑娘看着同你一般大。记得人家是女孩儿,要温柔点儿。” 那老管家显然是看出来了符朝景在烦些什么。符朝景盯着那老管家看,表明了他的不情愿,可能老管家无动于衷,最终败下阵来无可奈何的低下了头。双手放在外套口袋里,慢吞吞地走过去,偏过脸,凶着声音问:“喂,对…就你。”被点的那女孩儿显然有些害怕,符朝景也看了出来,于是把声音放缓和了不少,抓了抓头发吱吱唔唔地问出了声:“就是…那个…你知道×××在哪个商场吗?”说到最后还加快了语速。你还听到好笑的笑话,说是右边那家顺手还走了过去。符朝景红着脸小声说了句谢谢,然后快速转头找那管家,却看见那管家已经在右边商场的门口等他了。符朝景,生气的快速跑了过去“爷爷,你骗我干嘛?”他很郁闷。那老管家倒是不生气,反而还笑出了声:“这不是想培养少爷怎么待人嘛…以后记得对待人家姑娘能更温柔点。”符朝景无奈点了点头表示答应。回头看去,原来那个女孩已经消失在人海当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7-11 11:34
                                              【ID】@ 梅卿尘
                                              【姓名】安涯
                                              【性别】男
                                              【年龄】27
                                              【丹青】
                                              /举手投足像是权柄般的诱惑,瞳孔青铜似金属但又偏浅,嗓音像砂纸研磨过的低音炮

                                              /时常弯着眉毛唇角带笑,礼貌性疏离,越看越慎得慌

                                              /极少生气,真正凶起来会下意识挑眉,唇型很薄很薄颜色寡淡

                                              /身形高挑瘦削笔直修长,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型

                                              /眉骨微低,剑眉斜飞入鬓,鼻梁高挺,是偏右的斜刘海,美人尖清晰好看,阴影投下的右眼隐着总有点阴郁的意思

                                              /参考伊吹鸡腿子的小燕
                                              【性格】
                                              固执的用语言拢起幼年时与正义同行的梦想,希望让所有人拥有他没有过的美好
                                              世界上的一切生命对面都是死亡,他偏想站在这个神的位置做到精准的控制天平
                                              他因为别人的情绪而拥有情绪,别人快乐他也快乐,别人悲伤他也悲伤
                                              但他不管如何努力救人都在同时等量的有人死去,那句我能保护所有人的誓言随着这个死循环不断的破碎,一起的还有他的思想
                                              行为准则是建立在周围亲友的利益基准上的,一切以他和身边的人为最优先,其余的人在他眼里皆可舍弃 ,虽然他的亲友都死的差不多了
                                              现实中为了某些固定,不可替代的东西有着
                                              “为了获取不惜伤害任何一个人”觉悟的人
                                              ——
                                              其实就是一个内心是热血青年但被现实打击的趋向于在保护同伴的基础上的冷漠的执行者?
                                              口嫌体正直但并不傲娇的活的有点心累的一个佛系嘲讽体

                                              【爱好】手肘拄着脸坐着,然后就很容易困,花花草草晒太阳啥的,内心挺养生的一老大爷
                                              【擅长/苦恼】
                                              擒拿,分筋错骨手(推那那脱臼?)巴雷特重狙/并不会教育人但总是经常出现教育人但欲望,做事全凭肌肉本能,只有做过的事才会做,没接触过的事上就是生残
                                              【弱点】
                                              PTSD,挺有原则的(原则是啥就事而论?),麻药非常不敏感,旧伤余下的并发症,焦虑症,求生欲并不很高
                                              【身世】
                                              听说是烈士子女,警校毕业后做了特情(这个,其实可以默认反派),混过黑道进过监狱,就很懂那些人的小技俩和专业名词,警方代号游隼
                                              可以亏待自己但不是很喜欢人欺负到他头上,因为不太高兴不想陪他们玩了,手动教育过那些不爱学习爱义气的班里孩子,又就在某一天领着孩子们打赢了篮球赛后炸监(这个大概可以当做反派的试探)
                                              这个对于反派的影响大概不太好说,就很容易苏,楼楼可以考虑一下,我想PTSD了都boss可以稍微信一下他吧,悄悄问上一个方片J可以么
                                              这个过程中默认战损不断,PTSD在情特过程得的
                                              【能力】
                                              追踪定位 控制气流 极限视力 猎食(以猎食俯冲速度389.45kmh抓捕猎物
                                              【所属】E科
                                              【职位/身份】搜查部?
                                              【cp】
                                              【备注】图片还是上面两个
                                              【写一小段戏】
                                              他推开门,老旧的房门吱嘎作响着被推开
                                              入目尽是蒙尘的灰白,有的只是一张三脚架钢琴和几乎占据了整块墙的落地窗,风吹动巨大白色的窗帘,仿佛一只巨兽在挣扎
                                              踩在发潮鼓起的劣质地板上,他轻轻掀起钢琴,蹭了一手的灰,这架担起他所有回忆的钢琴,像面对逐渐老去,但他从未有幸蒙面过的母亲
                                              手指有些僵硬的触碰上泛起浊黄的琴键,肌肉条件反射地按下,前奏都没过就颤抖着停下
                                              他后知后觉的想起,碎过了
                                              “你竟然还是不后悔么”
                                              “这就是你追寻的公平正义么.不惜与世界背道而驰的啊”
                                              伴着这些话的是他的钢琴声,连贯且流畅,像是低低地吟唱,白裙的少女站在红色帘幕的后面
                                              “喂喂,你搭理搭理我啊”
                                              琴音陡然一沉,少女转入亮灯的舞台,目光跟随着指尖跳动
                                              “你走过玻璃地板么”他唇色惨淡,鬓角被冷汗打湿
                                              “没有”
                                              “我一直以来都走在这上,我踩在世界的脊柱,低头看着世界”
                                              他微微昂起头,掀开眼睑,眸光骤然凌厉起来,但他笑着接口,一字一顿
                                              “这是我的乌托邦”
                                              “彼之砒霜,我之甘露”
                                              舞台上的女孩谢幕了,落地窗前的风停了,他最后一个音节弹完了
                                              都结束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7-11 11:49
                                                这样么 那就不特招了 就部长吧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1楼2019-07-11 12:46
                                                  哈哈哈哈哈哈是的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2楼2019-07-11 12:49
                                                    【ID】尛幽灵
                                                    【姓名】兰
                                                    【性别】女
                                                    【年龄】未知(18)
                                                    【丹青】灰蓝色的过蝴蝶骨长发,额前有几抹白色的挑染。皮肤十分白皙,瞳孔是琥珀色,喜欢深色的眼妆,穿深色的衣服。特别喜欢超大号黑色连帽衫,平常用帽子遮住自己脸。
                                                    【性格】涉世未深,对一切都充满好奇却又因为自己的身份处处小心,本性单纯善良,但因为不善交际在外人看来十分清冷。
                                                    【爱好】晒太阳,养花
                                                    【擅长/苦恼】似乎能与植物沟通,但兰从没有告诉别人,因为自己的特殊身份,绝大部分的毒素对自己无效。
                                                    苦恼:社交恐惧症,兰对人类还是有本能的陌生感,想要融入却又不知道如何融入。
                                                    【弱点】怕火,过于灼热的火焰会使兰的异能失效。同时兰在黑暗环境中异能的消耗会增多。
                                                    【身世】本是一株拥有自我意思的蝴蝶兰,因为反派的某次异能改造实验受到影响意识昏迷,醒来后发现自己变成了人类。
                                                    【能力】蝴蝶兰【释放蝴蝶兰花瓣组合排列进行攻击或辅助功能,同时自己也能幻化成花瓣来快速移动或是躲避攻击,同时还具有一定的治疗效果。】
                                                    【所属】曾经隶属于反派组织,但是发现自己被利用后逃走了,但反派组织那还留有她的档案。现被一个热心的老爷爷收留,无组织。
                                                    【职位/身份】
                                                    【cp】目前无
                                                    【备注】接受改动,希望能和作者一起商讨。
                                                    【写一小段戏】
                                                    “小妹妹,今天也这么早啊。”一位晨跑的男人向兰招呼道。
                                                    默默地看向了那个男人,兰微微颔首,转头继续欣赏着公园里的植物。
                                                    “小女孩就应该活力一点,不要天天穿黑色的衣服...”男人似乎是意识到这位沉默的小姑娘并不愿搭理自己,便停止了搭话,摆了摆头,重新开始晨跑的脚步。
                                                    用手指轻轻拨弄着树枝,这位表面平静的少女,内心却是波澜阵阵。
                                                    还是不行...到底怎样才能和人类交流呢...待会不会还有人来和我说话吧,我该怎么办,还是回老爷爷那里去吧。
                                                    少女轻快的脚步透露出属于这个年龄的活泼。
                                                    最近,附近小区的人都知道莫大爷家来了一位十分漂亮的小姑娘,大爷大妈们都非常想与她亲近,只是这位小姑娘好似怕生,不喜欢说话。但那一双清澈的眼睛真是招人喜欢,已经有不少大妈打算请她到家做客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7-11 13:29
                                                      【ID】尛幽灵
                                                      【姓名】兰
                                                      【性别】女
                                                      【年龄】17
                                                      【丹青】灰蓝色的过蝴蝶骨长发,额前有几抹白色的挑染。
                                                      皮肤十分白皙,瞳孔是琥珀色,喜欢深色的眼妆,穿深色的衣服。
                                                      特别喜欢超大号黑色连帽衫,平常用帽子遮住自己脸。
                                                      喜欢挑眉斜视别人,那浓浓的挑衅意味配上那双眼眸让人又恨又爱。
                                                      纤细的身子看着弱不禁风却爆发力十足。
                                                      【性格】
                                                      知名影后【误】演技十分精湛
                                                      厌世,讨厌世俗的眼光,行事我行我素。
                                                      不喜欢和人谈条件,能用武力解决的优先武力。
                                                      不喜欢欠别人人情,但是恩怨分明,有恩必报。
                                                      讨厌与别人有肢体接触
                                                      粗口少女,混迹于黑市当中,行事果决狠辣。
                                                      因为后遗症,异能消耗过多会浑身痉挛,意识模糊。
                                                      【爱好】晒太阳,养花
                                                      【擅长/苦恼】体术十分出色,似乎能与植物沟通,但兰从没有告诉别人,因为受过人体实验,大部分的毒素对自己无效。
                                                      苦恼:尖端恐惧症,不喜欢尖锐的事物,同时有点讨厌与人心平气和的谈判。
                                                      【弱点】怕火,过于灼热的火焰会使兰的异能失效。同时兰在黑暗环境中异能的消耗会增多。
                                                      【身世】孤儿院的孩子,发现异能后被反派组织抓去培养,曾受过一些人体实验,留下后遗症。先逃出,混迹于黑市。
                                                      【能力】蝴蝶兰【释放蝴蝶兰花瓣组合排列进行攻击或辅助功能,同时自己也能幻化成花瓣来快速移动或是躲避攻击,同时还具有一定的治疗效果。】
                                                      【所属】曾经隶属于反派组织,后逃出,现混迹于黑市,反派组织仍拥有其档案,无组织。
                                                      【职位/身份】小混混
                                                      【cp】目前无
                                                      【备注】接受改动,希望能和作者一起商讨。
                                                      【写一小段戏】
                                                      “喂,新来的,你的保护费还没交呢。”一个神情凶狠的男人正步步逼近着一个衣着残破,面相狼狈的女孩。
                                                      面前的女孩身子不断颤抖着,被咬紧的下唇依然颤动,女孩的头低垂着,似是怕极了。
                                                      见女孩不说话,男人想要捏起她的下巴,手才抬起,便听到女孩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我,我的钱都,都放在那里了,你,你等我去,去,取。”
                                                      小女孩匆忙的转过身,好似要逃脱这个地痞的魔爪。
                                                      “没事啊小妹妹,哥哥我陪你去取,也是一样的,你们说是不是,哈哈哈。”男人用着淫秽的语气说道,周围的人也跟着哄笑起来。
                                                      “你...你!”女孩知道自己没有反抗的余地,变乖乖带着男人走到了阴暗的小巷里。
                                                      “就...就在这里面了,你,等我去拿...”女孩颤颤巍巍地说着,挪动着小步子到小巷深处。
                                                      见女孩翻腾了许久,男人游戏不耐烦,对着巷子说道:
                                                      “要不要哥哥帮你找一找啊,实在找不到,小妹妹你也可以用其他的东西来补偿啊哈哈哈”男人迈着步子走进巷子,嘴上还说着下流的话。
                                                      “你,你别过来!”女孩用惊恐的语气说道。但在阴暗的角落中,却没有人看见女孩疯狂扬起的嘴角。
                                                      ……
                                                      “你们听说了吗,老张被害了。”
                                                      “啊?老张?谁敢害他啊,他不是异能者吗。”
                                                      “谁知道啊,昨天有人在巷子里发现了老张的尸体呢。”
                                                      “什么?老张什么时候招惹上这么恐怖的人物了...”
                                                      不去听那两人的闲聊,女孩坐在酒吧的柜台边,扶起一杯烈酒,肆意地饮下。身上穿的,是一套崭新的行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7-11 14:27
                                                        那楼主我过了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7-11 19:58
                                                          【ID】尛幽灵
                                                          【姓名】兰
                                                          【性别】女
                                                          【年龄】21
                                                          【丹青】灰蓝色的过蝴蝶骨长发,额前有几抹白色的挑染。
                                                          皮肤十分白皙,瞳孔是琥珀色,喜欢深色的眼妆,穿深色的衣服。
                                                          特别喜欢超大号黑色连帽衫,平常用帽子遮住自己脸。
                                                          喜欢挑眉斜视别人,那浓浓的挑衅意味配上那双眼眸让人又恨又爱。
                                                          纤细的身子看着弱不禁风却爆发力十足。
                                                          【性格】
                                                          知名影后【误】演技十分精湛
                                                          厌世,讨厌世俗的眼光,行事我行我素。
                                                          不喜欢和人谈条件,能用武力解决的优先武力。
                                                          不喜欢欠别人人情,但是恩怨分明,有恩必报。
                                                          讨厌与别人有肢体接触
                                                          粗口少女,混迹于黑市当中,行事果决狠辣。
                                                          因为后遗症,异能消耗过多会浑身痉挛,意识模糊。
                                                          【爱好】晒太阳,养花
                                                          【擅长/苦恼】体术十分出色,对植物的变化十分敏感,因为受过人体实验,大部分的毒素对自己无效。
                                                          苦恼:尖端恐惧症,不喜欢尖锐的事物,同时有点讨厌与人心平气和的谈判。
                                                          【弱点】怕火,过于灼热的火焰会使兰的异能失效。同时兰在黑暗环境中异能的消耗会增多。
                                                          【身世】孤儿院的孩子,发现异能后被反派组织抓去培养,曾受过一些人体实验,留下后遗症。先逃出,混迹于黑市。
                                                          【能力】蝴蝶兰【释放蝴蝶兰花瓣组合排列进行攻击或辅助功能,同时自己也能幻化成花瓣来快速移动或是躲避攻击,同时还具有一定的治疗效果。】
                                                          【所属】曾经隶属于反派组织,后逃出,现混迹于黑市,反派组织仍拥有其档案,无组织。
                                                          【职位/身份】小混混
                                                          【cp】目前无
                                                          【备注】接受改动,希望能和作者一起商讨。
                                                          【写一小段戏】
                                                          “喂,新来的,你的保护费还没交呢。”一个神情凶狠的男人正步步逼近着一个衣着残破,面相狼狈的女孩。
                                                          面前的女孩身子不断颤抖着,被咬紧的下唇依然颤动,女孩的头低垂着,似是怕极了。
                                                          见女孩不说话,男人想要捏起她的下巴,手才抬起,便听到女孩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我,我的钱都,都放在那里了,你,你等我去,去,取。”
                                                          小女孩匆忙的转过身,好似要逃脱这个地痞的魔爪。
                                                          “没事啊小妹妹,哥哥我陪你去取,也是一样的,你们说是不是,哈哈哈。”男人用着淫秽的语气说道,周围的人也跟着哄笑起来。
                                                          “你...你!”女孩知道自己没有反抗的余地,变乖乖带着男人走到了阴暗的小巷里。
                                                          “就...就在这里面了,你,等我去拿...”女孩颤颤巍巍地说着,挪动着小步子到小巷深处。
                                                          见女孩翻腾了许久,男人游戏不耐烦,对着巷子说道:
                                                          “要不要哥哥帮你找一找啊,实在找不到,小妹妹你也可以用其他的东西来补偿啊哈哈哈”男人迈着步子走进巷子,嘴上还说着下流的话。
                                                          “你,你别过来!”女孩用惊恐的语气说道。但在阴暗的角落中,却没有人看见女孩疯狂扬起的嘴角。
                                                          ……
                                                          “你们听说了吗,老张被害了。”
                                                          “啊?老张?谁敢害他啊,他不是异能者吗。”
                                                          “谁知道啊,昨天有人在巷子里发现了老张的尸体呢。”
                                                          “什么?老张什么时候招惹上这么恐怖的人物了...”
                                                          不去听那两人的闲聊,女孩坐在酒吧的柜台边,扶起一杯烈酒,肆意地饮下。身上穿的,是一套崭新的行头。

                                                          ……
                                                          这日,兰依旧是无聊的坐在酒吧柜台边享受美酒,一个不识趣的男人却凑了过来。
                                                          “小姑娘,我想向你问一个人。”那个男人举起酒杯,朝着她问道。
                                                          “说。”兰瞥了一眼那个男人,转过头来继续喝酒。
                                                          “你有在这里见过一位穿风衣,高个子的男人吗?”男人的目光停留在兰身上,似乎在搜寻着什么。
                                                          “没见过,”说罢放下酒杯,打算离开。
                                                          “等一下,”男人叫住兰,从兜里拿出一块手表,“那你见过这个吗?”
                                                          “没有。”语气中充分透露着自己的不耐烦,见男人还想要说些什么,兰不给他机会,大步离开了。
                                                          ……
                                                          “阿姨那我今天下班了啊。”说完,兰还冲老板娘笑了笑。
                                                          “记得早点回家。”
                                                          “知道了。”
                                                          老板娘欣慰地看着兰,这小姑娘工作真是努力,性格也好。
                                                          “周哥,我下班啦。”
                                                          “路上小心点。”
                                                          离开便利店,兰在街上快步穿行着,哼着歌。
                                                          这就是兰在外人面前的形象,活泼元气的少女,十分讨人喜欢,每个周末都会到老板娘的店里打零工,对老板娘说自己是自费上大学的学生,因为长得年轻,也没人怀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9-07-11 20:0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9-07-11 2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