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小说吧 关注:52,906贴子:270,211

【灵异】风水异事---老柒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爷爷是风水大师,他不在家的时候,来了一个女人找他。我接待了这个女人之后,却看见她的脸上居然有紫黑的血丝,一直在自行蠕动的血丝……


回复
1楼2019-07-13 18:34
    被楼主禁言,将不能再进行回复
    我叫常玉坤,今年二十岁。
    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没了,只有一个和我相依为命的爷爷,但是我还是过得形同孤儿一般。
    因为我爷爷是一位风水大师,经常一出门就是十天半月的,所以我时常是一个人在家里。
    他常年都奔波在外,不是给人家看阴宅,就是给人家相阳宅,要不就是给人家破凶宅,全国各地跑。
    对于风水学,我可是非常笃信的,不但是从小在爷爷身边耳濡目染,而且爷爷还从小就刻意教了我很多关于风水学的知识。
    高中毕业之后,我没有上大学,便在爷爷的店里帮忙。爷爷的店就在我们小区内,门面不大,只有三十多个平方。
    但是生意还是不错的,店里摆了一些福牌、玉佩、挂件、字画等等物件,因为爷爷的大名,会有不少人来此买上一些。
    当然,我在店里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帮爷爷接生意,如果有慕名而来的人,爷爷又刚好不在,就由我负责接待。
    但是爷爷叮嘱过我,不管什么样的客户,我只能登记信息,是否接这单生意,我不能做主,必须由他来决定。
    我自己更不能在没有经过他允许的情况之下,擅自去做任何关于风水的活,哪怕是看一个开业的吉时也不行。加上爷爷出去做事,基本上不会带上我,所以,到现在为此,我空有一肚子的理论知识,但是一次真实的实践都没有。
    爷爷今天又不在家,他已经出去五天了,这次好像是去上港市,所以,他应该还有几天才能回来。
    我打着哈欠开了店门,然后趴在柜台上继续打起盹来,我瞌睡真的太来了,因为昨天晚上我打游戏打到了很晚。
    但是这是爷爷定下的规矩,只要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儿,每天早上8点钟必须准时开门,下午5点又必须准时关门。
    虽然每天都是这般,有些枯燥,但是我还是每天遵守爷爷的规矩,再困都会爬起来开门。
    “师傅!小师傅!”我趴在柜台上迷迷糊糊的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感觉有人在推我。
    我抬起头,揉了揉眼睛,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迷糊的问道:“你好,请问你需要什么?”
    “不是,我是想找常天师,请问常天师他老人家在吗?”摇醒我的人说道。
    常天师,自然就是我的爷爷,外人基本上都是这样称呼他。我听见他找我爷爷,我睁开了眼睛,向来人打量而去。
    我去,这人没毛病吧?这大冷天的,在这屋里还戴着一个挡了半张脸的墨镜。
    这个女人的穿着不是那种很潮的,上身穿着一件呢子大衣,下身穿着一条灰白的休闲裤,她的墨镜和她的装扮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不过,现在这个年代,什么癖好的人都人,我也没有太去纠结。
    毕竟顾客就是上帝,至于我爷爷帮不帮她,我说了不算,我的责任就是负责接待而已,所以,我还是笑了笑对她问道:“你好,请问你找我爷爷干嘛啊?”
    “哦,常天师是你爷爷啊!那……那他现在在吗?我……我想找他帮点忙!”女人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


    收起回复
    2楼2019-07-13 18:34
      我去,能有多吓人啊?
      我连骷髅头以及腐烂的尸体都见过,这活人的脸能吓人到哪儿去啊?爷爷经常带回来一些资料,资料中常有一些尸体、骷髅之类的,我都见习惯了。
      “没事儿,习惯了!你把墨镜摘了吧!”我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对女人说道。
      女人闻言,墨镜后面的目光似乎一直在打量我,见我一副自在的表情,最后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一咬牙,伸手慢慢的去摘脸上的墨镜。
      我去,望着她的脸,我心中也是一颤,浑身汗毛顿时就竖了起来。
      这个女人望上去大约二十七八岁,她的印堂正中间有着一颗紫黑的小点,然后以这个小点为中心,一缕缕紫黑色的血丝向她的额头,眼眶扩散开去。
      而且,那些血丝居然还在蠕动,就像一条条又细又长的虫子一般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蠕动。
      我的天啦,这是什么东西啊?
      “小师傅,你帮我看看,这些东西是什么啊?我去医院检查过了,医院也检查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它不痛也不痒,什么感觉都没有,就是看起来太吓人了,你能不能处理啊?”女人用她那布满血丝的眼睛望着我说道。
      “不痛也不痒?”我走进了一步,仔细的望了望她脸上的那些血丝之后问道。
      “是的,什么感觉都没有!”女人回答道。
      “那你最近是不是感觉特别困,非常非常的想睡觉,睡着之后就做梦,而且全是噩梦!”我问道。
      女人听见我的话,惊喜的拉住了我,对我说道:“是啊!就是这样的!你知道怎么办?小师傅,你救救我,我很久没有睡过一天踏实觉了,再说这个样子根本没法见人啊!”
      “我能看看你的手吗?”我对女人说道。
      “当然,你看吧!”女人快速的伸出了双手。
      我轻轻的将她的手翻了过来,去看她的指甲,可是她的指甲涂了一层红色的指甲油,我看不出来。
      “你这指甲油能不能擦掉啊?”我问道。
      “啊?要卸掉啊?”女人似乎很舍不得。
      “不用全部擦掉,只要擦掉右手的中指就可以了!”我说道。
      女人望了我一眼,见我一副认真的表情,她稍稍沉吟了一下之后,立马从她随身的包里翻出了卸甲油很快的将她右手中指上的指甲油给弄干净了。


      收起回复
      4楼2019-07-13 18:36
        “好了!你看吧!”女人再次抬起了右手对我说道。
        我示意她将手放在柜台上,然后我从柜台中拿出了一张丙火符,然后再端过来一碗净水,将丙火符化成灰之后溶于水中。
        我心中默念了一遍去晦咒之后对女人说道:“把你的中指放在这里洗洗!”
        女人闻言之后,按我说的,将中指伸进了水中轻轻的搅动了起来。
        “好了!拿出来!”我有些紧张的低喝道。
        女人听见我的低喝,似乎也觉察到了我的紧张,她慢慢的将手指拿了出来。
        我去,看来是真的了!
        她的原本看上去没有什么异常的手指甲此时变成了黑色,漆黑色。
        “天啦!这是怎么了?”女人望着我大叫道。
        “别吵!你半年之前,是不是流过产?”我低喝道。
        “你……你……你是怎么知道的?”女人一脸惊讶的望着我问道。
        “你的两大腿内侧,是不是也有这样的血丝!?”我继续问道。
        “你……”女人眼睛瞪得更大了,她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对我大喊道:“师傅,你救救我!救救我吧!你既然不用我说你都知道了,那你一定有办法的!是吗?你一定有办法的!”
        我晃了晃手,示意她别拉着我,然后我从柜台中拿出了一串辟邪珠挂在了自己的身上对她说道:“你坐一下,我这就给我爷爷打电话!”
        我安排她在外面的店铺中坐下之后,我便进了里屋,拨通了爷爷的电话。
        我虽然看出来了那是什么东西,但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因为她这是“血煞鬼婴”。


        收起回复
        5楼2019-07-13 18:36
          爷爷,店里来一个女人,她体内怀有血煞鬼婴!”我拨通爷爷的电话之后,立即对他说道。
          “什么?血煞鬼婴?玉坤,你确定了吗?”爷爷似乎也有些吃惊。
          “是的,她的印堂上的血煞癍已经开始扩散了,我用丙火符水验过的她的中指,漆黑如墨!”我说道。
          “你有没有问过她的下身是不是也出现了血煞癍?”爷爷问道。
          “我问过了,已经出现了!”我回答道。
          “那完了!没救了!你有没有碰过她的身体?”爷爷紧张的对我问道。
          “我……我在帮她查看中指的时候,摸过她的手,她拉过我的衣服!”我也紧张了起来。
          当我看见女人印堂上的那些在蠕动的血丝时,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血煞鬼婴,所以,我已经刻意的和她保持距离了。而且,在我确定了之后,我立即拿了一串辟邪珠挂在了自己身上。
          这血煞鬼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但是之前我可是听爷爷说过的。这东西相当的厉害,如若一不小心被它沾上了,那可有性命之忧。
          这东西的来源说来也是十分罕见的,它的出现必须是在诸多的机缘巧合之下。
          首先,只有女人才会得中此凶恶的东西,因为这东西出现的先决条件就是女人受孕的时间。
          这个时间一定是月圆之夜,受孕而成的胎儿还必须吸收了月之精华,变成了灵胎,这样的几率可是百万分之一,甚至是千万分之一。这样的灵胎一旦形成,便会吸引灵物前来附体,比如什么花草精灵,或者器物之灵等等。
          甚至传言,那些天上下凡的神灵,想要投胎凡间,都必须寻找这种灵胎附身降世。据说,济公就是降龙罗汉转世投胎而来,而他的母亲当时体内怀得就是这样的灵胎。
          所以,凡是怀有这样灵胎的人,只要安心养胎,将此胎孕育成形,一旦降生落地,那这个孩子必将不是池中之物,一定会有一番大成就。
          按说,这样的灵胎是大吉之物,为什么会变成了血煞鬼婴这样的大凶大恶之物呢?
          那是因为在此胎孕育的过程中,怀有灵胎的人去了不该去的地方。
          比如:殡仪馆、坟地、桑树林等等。
          这些地方平常的孕妇去了也不会有什么大碍,但是怀有灵胎之人一旦去了这些地方,百分之百就会惹来一些鬼魂野鬼,邪灵魔物的觊觎,它们哪怕是拼得魂飞魄散也会来争夺这灵胎,一旦腹内灵胎上的灵物抵挡不过,那就会被直接抹杀,灵胎就会被那些脏东西所附。
          一旦被那些脏东西所附,对母体也不会有什么特别大的伤害,只不过那个孩子降生落地之后,一定是一个大凶大恶之人,他毕将犯下十恶不赦之罪。
          假如,这个被那些脏东西所附的灵胎,没有成功降世,那就完蛋了,它本来就是夺取而来的灵胎,灵胎流产了,那它就会滞留在了母体之内,吸收母体的血气,变成了血煞鬼婴。
          这血煞鬼婴一旦形成,它就会吞噬母体的所有生命力及血气,直到母体衰亡,它便化成了凶恶的鬼婴出世。
          这鬼婴一旦出世,它就会继续寻找一切与母体有联系之人,继续吞噬他们的血气,一旦它吞噬的血气到达一定的程度,那就会直接化魔,必将祸害一方。


          收起回复
          6楼2019-07-13 18:37
            能让他用出这样的阵法,看来爷爷那边的麻烦的确很大。
            “行了,玉坤,就这样,你先封住那个女人的命宫,尽量拖延,等我这边搞定之后,第一时间赶回去!”爷爷在电话中急促的对我说道。
            他说完之后,不等我再说什么,直接就挂了电话。
            我望着已经挂断的电话,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在我可不敢在打电话过去,因为爷爷那边或许正在进行一场激烈的战斗。
            我们风水师,也称为方士,即掌控方位的术士之意。
            我们方士所有的能力,都是通过掌控方位,凝结阵法,取天地灵力来供自己使用。
            我们能够凝结的阵法等级则从低到高分为了十级,分别是十方、九宫、八卦、七星、六合、五行、四象、三才、阴阳及传说中的圣元阵。
            而我们的方士的等级也是按自己能凝结的阵法来恒定的,比如我,现在只能凝结出十方阵,所以,我只是十方方士,而我的爷爷能够凝结出七星阵,所以,他则是七星方士。
            当然,说倒是说,还有什么六合方士、五行方士等等,但是到目前为止,我听说过的,我爷爷的等级那可是最高的,比他还高的方士,或许有,但是我从从来没有听说过。
            爷爷给了我指示,这是他第一次让我出手做事儿,我心里的确有些跃跃欲试的兴奋。
            但是面对的却是罕见的血煞鬼婴,我也不知道我自己能不能搞定,所以心中也有些忐忑起来。
            但是我又想了想,我的责任主要是拖延鬼婴对母体的吞噬,等爷爷回来再收拾它,而不是我自己去面对它,想到这些,我的心里也安定了一些。
            走出里屋,我见到那个女人正在焦急的等待着,我于是对她说道:“这位女士,我已经打过电话给我爷爷了,他暂时回不来,他让我先给你做一下简单的处理,等他回来之后会亲自给你处理的!”
            “啊?常天师回不来啊?那……那我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小师傅你能行吗?”女人望着我说道。
            虽然不得不承认,我的确搞不定血煞鬼婴这东西,但是被人小看还是让我有些不舒服。
            于是我说道:“你要觉得我不行,那你就另请高明吧!而且就算你同意让我给你处理,我也还得先和你的家人沟通之后才会出手!”
            “不……不是的!我只是……我只是……”女人见我好像生气了,赶紧磕巴的说道。但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哎……爷爷都说了,这个女人的性命已经无法挽回了,我和一个将死之人置什么气呢?
            于是我摆了摆手说道:“算了,没事儿的,这样吧,你带我见见你的家人,我和他们沟通过之后,再说好吗?放心,我不会收你们一分钱,等我爷爷回来之后,他帮你们家把问题解决之后,我们再说酬劳的问题。”
            “额……那好吧,那我打电话给家人,让他们过来!”女人说道。
            “不用,你带我去你家吧!你的问题,必须去你家解决,在这儿解决不了!”我说道。
            我这样说,是因为,我一旦封了她的命宫之后,这个女人就会晕厥,所以,当然得去她家,要是她晕在这儿,那算怎么回事儿啊?到时候,她的家人说是我把她害了就完了。
            “那好吧,那就麻烦你了,小师傅!”女人客气的对我说道。
            既然她答应了,我也给她说了一句:“请稍等,我收拾一下!”然后我就拿出一个包,将有可能用到的东西都装了进去。
            我收拾好之后,对她说道:“走吧!”
            我们离开了店铺,我将店铺的门给拉上之后,跟着女人向小区外走去。
            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走在我前面的女人,她的影子居然在摇摆变形。
            望着这种情况,我的心中一凌,暗自叫苦:“完了!完了!”


            收起回复
            7楼2019-07-13 18:39
              全文阅读


              回复
              8楼2019-07-13 18:39
                回复1070


                收起回复
                11楼2019-07-13 18:40
                  人在走动,影子自然会跟着动,但是我面前这个女人的影子根本不是随着她的移动在摆动,而是自己发生了变形,自己在摆动。
                  这光天化日之下,我居然看到了她的影子上偶尔会探出一只小手或者蹬出一只小脚,然后很快又缩回去。
                  如果是其他人看到这样的情况,一定会认为是自己是看花眼了,但是我却知道,这是那血煞鬼婴快成形了,我前面的这个女人很快就会被吸光气血衰竭而亡。
                  “咳!那啥,我们稍微快一些吧,我下午还有其他活!”我对女人催促道。
                  其他的污秽之物很怕阳光,这血煞鬼婴则不然,它寄居在母体之内,吸收一点的阳光对它而言,不但没有坏处,还能加速它的成长。
                  女人听见我的话,应了一声,加快了脚步。
                  我和她出了小区,拦了一辆出租车之后,她说了地址,我们便向她家而去。
                  在车上的时候,我的得知了女人叫着苏娜,在一家私企做行政工作。他老公叫汪轩,是一个出租车司机。
                  她家离我们小区不是特别远,十七八分钟就到了。
                  在她们家的小区里走了约莫五六分钟,就到了她家。
                  到了她家之后,她掏出钥匙开了门。
                  “老公!”女人开门之后就喊了一声。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坐在客厅中,见到她回来了,立即站了起来紧张的问道:“怎么样?常天师怎么说?”
                  想来这个男人就是她的丈夫汪轩了。
                  “常天师不在家,但是我找到了这位小天师!”苏娜进家之后,让出了身后的我。
                  “这位是?”汪轩上下打量了我一下问道。
                  “常天师是我爷爷!”我也向汪轩打量而去。
                  我们方士和相士不一样,相士是看对方的气,而我们则是看对方的格局。
                  汪轩是一张国字脸,眼角的妻妾宫已经凹陷,而且还起了皱纹,证明他的妻子正遭受大灾,而且还会连累到他及其他家人。
                  “哦,可是……”汪轩似乎看我的年龄太轻,怀疑我的能力。
                  苏娜见到汪轩的表情,立即瞪了汪轩一眼说道:“嘘……这位小天师那是很厉害的!我什么都没有说,他就看出了我身上的问题!”
                  “哦,是吗?”汪轩的表情还是有些怀疑。
                  “快请进吧!”苏娜赶紧对我说道。
                  “不急!你们先进去!”我就在门口将手中的包放在地上,退了几步打量着他们家的门。
                  我到了他们家门口,就感觉到了一些不对!
                  他们家大门上聚集着一股阴气,这种阴气不是脏东西,就是来自于天地之间的纯阴之气。而且还不是因为苏娜身上的血煞鬼婴带来的。


                  收起回复
                  12楼2019-07-13 18:40
                    “怎么了?我们家大门有问题吗?”汪轩蹙了一下眉头问道。
                    “别吵!”苏娜瞪了汪轩低喝道。
                    “你们退回房间内,站远点!”我对他们说道。
                    二人闻言,迟疑了一下,然后按我说的,退回了客厅之中,远远的望着门口的我。
                    我从包中拿出罗盘,掐出一个寻气决,我得先找出这些阴气为什么会聚集在他家的大门之中。
                    奇怪!
                    罗盘显示,他家的门上聚集的阴气居然是一个“聚阴阵”。
                    是谁在他家的门上摆上一个“聚阴阵”呢?这不是疯了吗?大门之上摆上一个聚阴阵,那这家人能好得了吗?每天从这大门进出,而且还居住在这家里,身上自然就会聚集很多的阴气,一旦阴气聚集到一定的程度,那自然会招来脏东西啊!
                    可是,这些阴气明明就是聚阴阵聚集而来的,可是我却没有在他家的门上发现阵眼。
                    再说了,这聚集的阴气又不是特别重,如果是谁故意在他家门上摆下聚阴阵,又怎么会摆下如此弱的阵法呢?
                    如果是我,虽然只是一个十方方士,但是我摆下的聚阴阵都比他家的这个强上十倍有余!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我走进他家,关上了门,发现门背后也没有什么怪异的地方。
                    怪了!
                    我又打开门出去,带上了门,再次向他家门上看去!再望了望他家对面的那户人家的大门。
                    我去!!!
                    这……
                    居然是这样!
                    这也太巧合了吧!
                    这样的事儿说出去,怕是没几个人会相信。
                    这聚阴阵居然不是故意摆的,而是被人无意为之。
                    因为这聚阴阵的罪魁祸首居然是那些贴在墙上的小广告。
                    他家的门上及旁边的墙上贴了很多张小广告,都是名片大小,有维修水电的,有收购二手房的,有送外卖的,各式各样的都有。
                    巧合的,这些小广告刚好形成了一个阵法,一个简易的聚阴阵,而阵眼就在他家大门中央贴着的那张“德合电脑维修”的小广告之上。
                    真的是巧合得不能再巧了,对面那户人家的门上也贴了一张同样的小广告,但是位置却不一样。
                    汪轩家门上的这张小广告不偏不移刚好在阵眼的位置,那个“德合电脑维修”的“合”字刚好成了阵眼。
                    如果这家什么电脑维修公司,不叫“德合”,叫其他名字,没有这个“合”字,这个聚阴阵也不会成形。
                    巧就巧在阵眼的位置刚好有一个“合”字,又刚好在这个位置,加上四周墙上及对面那户人家的门上贴着的小广告,一个简易的聚阴阵就形成了。
                    哎……他家也太倒霉了。


                    收起回复
                    13楼2019-07-13 18:41
                      要是贴小广告的贴偏一些,或者谁撕掉其中一张小广告,哪怕是再在适当的位置再贴一张,这个阵法就废了。
                      没办法!刚好!所有的小广告都贴在恰当的位置,刚好形成了一个简易的聚阴阵。
                      我敲了敲门,汪轩听见之后,赶紧过来给我开门。
                      “你家门口,有一个简易的聚阴阵!所以,你家大门聚集了一股阴气!”我指了指他家的门说道,然后我把这个简易的聚阴阵形成的过程告诉了他。
                      “阴气?怎么可能啊!就几张小广告而已啊!”汪轩一脸的不信!
                      苏娜听到我们的话,也出来了,对我问道:“小天师,什么是聚阴阵啊!?”
                      “你们出来,我给你们看看你家大门上的聚阴阵!”我招了招手说道。
                      二人闻言,走了进来。
                      我关上了门,从包里拿出三炷幽冥香,点燃之后,右手中指和无名指弯曲,用大拇指将三炷香按在中指和无名指上,掐出了一个引鬼法决,然后将香放在了他家门口。
                      这幽冥香和普通的香不一样,是专门用来引鬼用的,所以阴气极重。
                      “你们注意看!”我指着幽冥香冒出的烟子对他们说道。
                      只见我手中的幽冥香冒出的淡淡青烟向空中飘了上去,然后飘到一半的时候,无风自动,化成一个漩涡,向他家门上那张小广告上聚集而去。
                      “看见了吗?”我问道。
                      “看见了!看见了!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啊!?”苏娜二人躲在了我的身后对我问道。
                      “刚才不是给你们说了,这是无意之间形成的一个简易的聚阴阵!”我吐了几口唾沫将手中的幽冥香灭掉了之后对他们说道。
                      这幽冥香可不能一直点着,一会儿真引来几只孤魂野鬼,那就是没事找事了。
                      而且,这幽冥香不能直接杵灭或者踩灭,必须要用含有人体阳气的唾沫淋灭才行。
                      “那……那我去把那张小广告撕了!”汪轩声音有些发抖的说道。
                      “别乱撕!”我赶紧伸手拦住他。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虽然这只是一个简易的聚阴阵,但是汪轩是一个凡人,他如果伸手去揭掉那张作为阵眼的小广告,那此处聚集的阴气就会全部湧进他的身体内。


                      收起回复
                      14楼2019-07-13 18:41
                        那样的话,他就算不死,也得掉一层皮。
                        “那怎么办?”汪轩对我问道。
                        “我来处理就好了!”我挥了挥手说道。
                        说完之后,我看了看门上的小广告,在大门的右下方找到了一张修理下水道的小广告,将它撕了下来。
                        这样一来,这个简易的聚阴阵就报废了。
                        但是这个聚阴阵形成应该有一段时间了,他家大门之上聚集的阴气也不算是少了,所以,我得将这些阴气泄掉。
                        原本这个聚阴阵已经废了,不需要再管,门上的阴气慢慢的就会散了。但是既然被我碰到了,那就一次把门上的阴气全部散了吧。
                        我从包里拿出一串赤阳挂珠递给了汪轩对他说道:“挂在胸口!”  汪轩接过挂珠,老老实实的挂在了胸口对我说道:“那……那我老婆呢?”
                        我也想给苏娜一串赤阳挂珠,但是她现在的情况非常的糟糕,她身上可有血煞鬼婴,这赤阳挂珠不但帮不了她,反而会激怒那鬼婴,让苏娜死得更快。
                        “她是女人,她没事儿!”我撒了一个慌说道。
                        她现在的确不怕这些阴气,因为她身上可有着一个比这些阴气更恐怖的血煞鬼婴。
                        “哦!”二人应了一声之后,站在了我的身后。
                        我拿出了朱砂墨及毛笔,在那张被我撕掉的小广告位置开了一个泄气口。
                        “散!!!”
                        当我“散”字的最后一笔提起的时候,一股阴风顿时刮了出来,卷起地上的尘土化成小小的漩涡向楼梯间飘散而去。
                        “好了,没事儿了!你们有空的时候把门口的这些小广告全部清理干净吧!”我见阴气都散干净了,对他们说道。
                        “谢谢你!小常天师!”汪轩似乎现在相信我的能力了,对我也恭敬了一些。
                        “行了,进家吧!你夫人的事儿才是大事儿,我要单独和你谈谈!”我指了指他家的门对他说道。
                        “好!请进!麻烦你了!”汪轩掏出了钥匙开门,对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
                        “小……常天师!我老婆到底得的是什么病?”我们进家之后,汪轩着急的向我问道。
                        “这个……”我望了望苏娜,见她也一脸期盼的望着我,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
                        “没事儿,只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住了而已,小事儿,会没事儿的!”我当着苏娜的面只好这样说。
                        我可不能说他们说,苏娜身上的是血煞鬼婴,她命不久矣!那样话,苏娜一听,直接就吓死过了,到时候算谁的?


                        收起回复
                        15楼2019-07-13 18:42
                          苏娜二人闻言,顿时紧张的向我问道:“啊?是什么东西啊?怎么办啊?”
                          “那个……没事儿的!小事儿,我爷爷说了,让我先来你家看看,完了他会亲自来帮你们处理的!这不,我一来,就发现了大门上的‘聚阴阵’!”我装出一副很轻松的样子说道。
                          说实话,我的心里现在并不轻松,因为我看见苏娜脸上的那些血丝越来越粗,而且蠕动得也越来越快了。所有的征兆都表示,那个血煞鬼婴已经成形了,很快就要出世了。
                          我根本没有降服它的把握,虽然我空有很多理论知识,也有十方方士的灵力,但是想要降服“血煞鬼婴”,那可是远远不够的。
                          再说,这又是我第一次做事儿,所以,我的心中也是忐忑不安的。
                          但是在事主面前,我再忐忑也不能表现出来,否则,人家事主不但不会相信我,还会更加害怕。
                          “那……刚才你说要单独我说,这……这是怎么回事儿啊!?”汪轩对我问道。
                          “哦,她身上的东西不厉害,但是这东西或许是你引来的,所以,我得找你单独聊聊!”我说了一个慌。
                          其实我这也不算是说谎,这个东西的起因就是怀孕,苏娜一个人可没办法怀孕,说这东西是汪轩带来的,在某种程度上而言,也没有错。
                          “啊?我带回来的!?怎么可能啊!”汪轩闻言,顿时大叫道。
                          “我只是说或许是你带回来的,我得先帮找出那个东西的来历不是吗?”我说道。
                          “那你爷爷什么时候回来啊!?”苏娜着急的向我问道。
                          “这个……我能先和这位汪大哥聊聊吗?”我对苏娜说道。
                          “额……好吧,那我先去卧室!你们聊!”苏娜迟疑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说道。
                          说完之后,她和汪轩说了几句话,让汪轩给我洗水果什么的,然后才走进卧室去了。
                          “坐吧!我们坐下聊!”我指了指他家的沙发说道。
                          汪轩闻言,坐了下来,然后对我说道:“小常天师,你刚才说我老婆身上的脏东西是我带来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我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降低了声音对他说道:“汪大哥,在我给你说之前,我有两个要求,你必须要先答应我,我才会将你老婆身上的东西详细地告诉你!否则,你们愿意去医院,或者愿意找其他人看,你随意,我随时可以转身离开,而且不会要你们家一分钱。”
                          汪轩闻言,楞了一下,说道:“你请说,什么要求啊?”
                          “首先,从现在开始,我们之间必须得小声的交流,不管你听到什么情况,都不能咋呼,不能让你老婆听见我们说的话!”我低声的正色说道。
                          “为什么啊?为什么不能让我老婆听见啊?”汪轩疑惑的望着问道。
                          “这是为了她好,也是为了你好!你答不答应吧?不答应,你就另请高明!”我严肃的说道。
                          “好!我答应!”汪轩降低自己的声音。
                          “其次,我一会儿告诉你的东西,如果你觉得我是在骗你,你不接受,那你就轻声告诉我一声,我转身走了就是!我再次重申一下,我不收你们家一分钱!”我说道。


                          收起回复
                          16楼2019-07-13 18:42
                            我老婆的病是不是很严重啊?”汪轩敏感的意识到了什么。
                            “你答不答应吧!?”我冷着脸问道。
                            “答应!答应!你快说,我老婆到底惹上什么脏东西!?”汪轩连连点头之后说道。
                            我见他又提高了音量,瞪了他一眼,他便立即意识到了,然后马上小声的对我说道:“我老婆的病是不是很严重啊?”
                            我点了点头!
                            他见我点头,然后紧张了起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衣襟,低声的说道:“有多严重?”
                            “如果不采取措施,她活不过今天晚上!”我低声的说道。
                            “啊!??什么!!”汪轩大声的喝道。
                            我见到他的样子,我站了起来,转身就准备开门离开!
                            其实我也是做做样子而已,我也没有真想走。
                            汪轩见我要走,立即拉住了我,他的眼眶中也泛起了泪水,低声的对我说道:“别走啊!常天师,我错了!她……她现在……现在可是能吃能喝,能蹦能跳的,怎么就会活不过今天晚上呢?”
                            “我说过,让你别咋呼,你信就信,不信就不信,我不勉强你!如果你不信,你可以找其他的人来看!”我低喝道。
                            “我……你给我说说,说说!她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汪轩说话都有些磕巴起来。
                            “她身上的东西叫做‘血煞鬼婴’!相当厉害!如果不及时处理,那东西不但会害死她,还会祸及你家里的所有人!”我又一次坐了下来,轻声的对汪轩说道。
                            “血煞鬼婴?那是什么啊?”汪轩问道。
                            于是,我把这东西形成的过程,以及它的厉害性告诉了他,并且我告诉他,这鬼婴已经成形,很快就要出世了。那东西出世之时就是她老婆命丧黄泉之时。还有,就在那东西出世之后,就会对他们家人下手,直接它吞噬足够多的血气。
                            “我……”汪轩听完我的话,有些呆愣了,似乎是被吓到了。
                            “反正你老婆,我爷爷都说,无能为力了!但是我们可以想办法阻止那东西继续祸害你的其他家人!你考虑一下吧!”我说完之后,就靠在了沙发上,不再言语。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汪轩也坐在沙发上呆愣愣的自语起来。
                            我也没有去打搅他,这样的事儿,换着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接受,我得给他一些时间。
                            过了好一会儿,起码有十分钟,汪轩似乎才缓过神来,他向我问道:“常天师,我老婆这大半年来没有去过你说的那种地方啊,怎么会呢?你是不是算错了!?”
                            “你确定?”这次轮到我不信了。
                            如果她不去那些地方,她体内的灵胎怎么会被那些脏东西给夺了去,然后又一不小心流产了,导致这血煞鬼婴的形成。


                            回复
                            17楼2019-07-13 18:43
                              “我确定,自从我老婆怀孕之后,她每天都是上班下班,两点一线,没有去过火葬场什么的!”汪轩点了点头说道。
                              那就奇怪了,这大城市中,除了那些地方,其他地方人气都很旺,一般不会有什么脏东西敢在这大城市中游荡。
                              “对了!我半年多前,遇到过一件怪事!是不是与那件事儿有关啊?”汪轩一拍大腿,对我说道。
                              “什么事儿,你说说。”我赶紧问道。
                              汪轩挪了挪,向我这边靠近了一些,对我说了起来。
                              他说,他是一个跑出租车的,关于这一点我是知道的,因为之前苏娜就给我介绍过了。
                              他半年多前,有一天晚上凌晨一点多,他都准备收车了,在路过火车站的时候,有一个客人拦住了他的车,然后说要去殡仪馆,看样子是从外地奔丧而来的,他也没有多想,就载着那人去了殡仪馆。
                              到了之后,那个客人匆匆的付钱就下了车。那个客人下车之后,他也调头准备回家。可是,他刚从殡仪馆的大门出来,转个弯就见到一个长发的女人站在路灯下招手。
                              当然他还纳闷,这地儿阴森森的,怎么这个女人的胆子这么大,敢一个人出来。
                              有人招手,他作为出租车司机,自然就得停车,否则要是有人投诉他拒载就麻烦了。
                              对于那个女人,汪轩说,他没看清楚她的脸,她的头发很长,而且就那么散披着,挡住了她大半边脸。
                              那个女人上了他的车,坐在了后座之上,只是对她说了一句:“去市区!”
                              汪轩说,他当时应了一声,然后觉得这气氛有些不舒服,还刻意的没话找话的向那个女人问:“妹子,这么晚了,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啊?”
                              可是那个女人没有回答他的话,他通过倒车镜看了一下,只见那个女人在掩面轻轻的抽泣。
                              当时,汪轩业觉得有些吓人,又对那个女人问了几句话:“妹子,你怎么了?”等等。
                              但是那个女人却只是掩面低泣,不理他,最后他又继续问了几句:“是不是和家里人吵架了”之类的。
                              而后座上的女人最后说了一句:“你开你的车,我跟着你走就是了!问什么问!”
                              当时,汪轩就觉得她这话有毛病,什么叫“我跟着你走就是了!”
                              但是,汪轩当然又想,大概对方的意思是,她坐汪轩的车,自然是跟着汪轩走。
                              于是,他又问了一句:“妹子,请问你到市区哪儿啊?”
                              “到了市区我就下!”后座上的女人带着哭腔回答了他一句。
                              之后,汪轩也没有多想,就拉着那个女人往市区走。
                              就在快要到市区的时候,汪轩停车等红灯,旁边也来了一辆出租车,是汪轩跑出租的同行,二人很熟,于是汪轩就摇下车窗和那个司机聊了起来。
                              “哟,这大晚上的生意不错啊!你不怕超载罚款啊!”汪轩说,旁边的那个司机当时对他是这样说的。
                              可是他的车上就拉了一个女人啊,怎么会超载呢?
                              当时汪轩就楞了一下,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看旁边的座位,又看了看后座。这一看,他当时就吓得亡魂皆冒,因为后座上的那个女人没了……


                              收起回复
                              18楼2019-07-13 18:43
                                “然后呢?你是不是回家了?回家之后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的地方!?”我继续问道。
                                “是的!我当时很害怕,就马上开车回家了!”汪轩说道。
                                “回到家之后,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问道。
                                “有!我的车就停在这楼下,我上楼的时候,老是赶紧身后有人跟着!我也大胆的回头查看过,但是我身后什么都没有!”汪轩说道。
                                “然后呢?你回家之后,你老婆有没有出现什么与往日不同的情况?”我问道。
                                “有啊!你怎么知道的!?”汪轩反问我道。
                                “出现了什么情况!?”我问道。
                                “之前没什么事儿,我回来的时候,她都已经睡着了!我虽然很害怕,但是她当时怀着孕,我就没有吵她。我那天晚上连澡都没有洗,直接就钻进了被窝睡觉了!”汪轩说道。
                                “然后呢?你老婆是不是突然之间肚子痛?”我问道。
                                “是啊!常天师!你说的太对了!我睡下之后,很害怕,一直没有睡着,大概半夜3点多的时候,我老婆突然说要起来上厕所!当时我没在意,可是她去上了厕所回来之后,就开始喊肚子痛!当然她似乎痛得很厉害,冷汗都痛出来了!”汪轩再次抓住了我的衣服说道。
                                这就对了,就是汪轩从殡仪馆带回来的鬼在抢夺苏娜的灵胎。
                                哎……原本他家应该是很幸运的,获得了一个灵胎,只要能将这个灵胎孕育成形,降生落地,他家必出一个旷世之才,可惜!那些贴小广告的乱贴,无意之间在他家门口摆下了一个简易的“聚阴阵”。让他家阴气聚集,汪轩身上沾染了很多的阴气,出门之后撞了鬼,并且把鬼给带回来了。
                                哎……真是造孽啊!
                                “哎……这就没错了,就是你那天晚上带回来的鬼抢夺了你老婆体内的灵胎!”我对汪轩说道。
                                “真的吗?常天师,你太厉害,原来那些脏东西真的是我带回来的!”汪轩一副懊悔不已的模样说道。
                                其实我之前也是随口一说,我也没有想到,真是汪轩带回来的脏东西。
                                “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安排!你想开点吧!现在事儿还没完呢!你老婆是怎么流产的啊!?”我继续问道。
                                “哎……她流产说来也是我的错!那天我觉得车的座垫太脏了,为了省钱我又没拿去洗车店洗,就自己拆回家来了!拿回来之后,我随手就放在了门口。我老婆回来的时候,一不小心给绊着了,然后她没站稳就摔倒了!结果她就……”汪轩懊恼的说道。
                                哎……看来这一切还真是有因果的,这大门之上聚集了那么多的阴气,这家的主人自然诸事不顺,磕磕绊绊那也是情理中的事儿。
                                但是坏就坏在苏娜怀的是灵胎,而且又被那些汪轩带回来的鬼夺了去,变成了恶胎。
                                这恶胎一流产,自然就变成现在的血煞鬼婴了。
                                “你等会儿!”我从包里又掏出了罗盘和几面阵旗对汪轩说道。
                                “怎么了?常天师!?”汪轩望着我疑惑的问道。
                                在他的家里,我虽然没有感觉到有鬼活动的迹象,但是现在是白天,或许有鬼,也藏在什么角落,或者附身在某件器物之上,以我现在的功力,是无法觉察到的,所以,我打算布一个阵,看看他的家里是否还留有那些不干净的东西。
                                “我给你家看看,你家中是否还留有那些东西!”我说道。


                                收起回复
                                20楼2019-07-13 18:45
                                  “啊!那……那麻烦了你!”汪轩说话都有些开始打颤起来!
                                  “十方寻鬼阵!疾!”我拿着罗盘辨别了一下方向之后,在他家的里开始布阵。
                                  我分别将八面阵旗布在了他家的东南西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八个方向,然后寻找到阵法的中心点,将一面旗子放在中间,我手中再持着最后一面阵旗,口吐法决低喝了一声:“疾!”
                                  “唰!”我放在地上的旗子瞬间自己就立了起来,阵法已成。
                                  “嗷呜……”一声尖利的叫声紧跟着响起。
                                  我手中旗子一挥,其他的旗子立即向发生声音来的那个鞋柜聚集而去。
                                  “妈呀!”汪轩见到这般情形,顿时大叫了一声,躲在了我的身后,紧紧的拉住了我的衣服!
                                  娘的,这屋子里还真的藏有其他的脏东西啊!
                                  大意了!我进来之后,就应该检查的!哎……我还是经验不足啊!
                                  还好,对于鬼,我偶尔跟着爷爷出去的时候,也见过,所以,只要不是厉害的凶鬼,我也不怕!
                                  “出来!否则,别怪本座无情!”我厉声大喝道。
                                  我这也是跟着爷爷学的!爷爷每次都是这个模样。但是我的心中也在打鼓,因为这可是我第一次抓鬼。
                                  我这一声大吼之后,一个黑影慢慢的从鞋柜中像流水一下渗了出来。
                                  “十方灭鬼阵!疾!”我手中法决一掐,地上的阵旗顿时变换了方位,变了阵法。
                                  我也是怕出纰漏,还是提前准备的好,要是这个鬼出来之后,不老实,我就直接灭了它!
                                  一会儿的功夫,一个黑影就出现在了鞋柜面前,被我阵旗包围住了。
                                  我向那个黑影打量而去,这黑影一头枯黄的头发东一缕、西一缕的,穿着一身黑呼呼的棉布衣服蹲在地上。
                                  “尔等鬼魂,不去转世投胎,躲在这凡人家中,意欲何为!”我学着爷爷的模样大吼道。
                                  那个黑影抬起了脑袋,她的样子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妇模样,面黄肌瘦,两只眼睛眼睛变成了惨白色,没有了眼瞳,她张口“呜噜呜噜……”的说了起来。
                                  “塞住耳朵!她说的是鬼话,你是凡人,不能听的!听了之后,会被这些鬼话迷了心窍!”我见那只鬼说话,立即对身后的汪轩低喝道。
                                  这只鬼被我的阵法困住,现了形,所以,汪轩也是能够看见她的!此时汪轩已经被吓得在我身后瑟瑟发抖,他应该没有想到,自己的家中还居住着这么一只鬼。
                                  而我拿着阵旗的手也有些微微的发抖,因为我这也是第一次独自面对一只鬼。
                                  “休得解释!你是想被本座打得魂飞魄散呢?还是老老实实去阴间投胎!”我对着那只鬼大吼道。


                                  收起回复
                                  21楼2019-07-13 18:45
                                    我的吼声很大,我也是为了给我自己壮胆。
                                    我虽然知道,这只是一只普通的鬼,我的阵法也困住了她,我随时都可以将她打散,但是我的心中还是有些肝颤。
                                    “呜噜呜噜!呜噜呜噜……”那只鬼望着我又说了起来。
                                    我听了她的话,低喝道:“你们不去好好投胎,居然来抢夺灵胎,真是罪大恶极!!”
                                    因为她告诉我,她的孙女在这儿,她得守在这儿等孙女!
                                    按她所说,她一家人是车祸死的,因为是横死鬼,没有超度就不能转世投胎,所以,就和儿媳一起跟着汪轩来到了汪轩的家。
                                    她的儿媳?难道就是那个汪轩看到的长头发的女人??
                                    “怎么了?”就在此时,原本在卧室中苏娜开门走了出来!
                                    我去,我光顾着去抓鬼了,怎么把苏娜给忘记了。
                                    “堵上耳朵!闭上眼睛!”我对苏娜大吼道。
                                    “啊???”苏娜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被我困住的那只鬼见到苏娜,顿时激动了起来,她原本苍白的面庞顿时变成了青绿色,额头之上已经出现了一道长长的恐怖伤痕,面孔变得狰狞吓人。
                                    这应该是她临死前的模样,她头上的伤痕就是在车祸中所造成的。她露出了这般模样,那就是凶性大发,心中的执念让她下意识的保护苏娜身上的鬼婴。
                                    是的,据这只鬼刚才所说,他们全家人一起出了车祸,全部身亡,直系亲属都没有了,在相关部门的调解之下,给予了旁系亲属一些赔偿,火化之后就草草的埋了,并没有给予他们任何的超度法事。
                                    这横死的鬼和寿终正寝的鬼不一样,没有超度法事引导,他们是不能安稳的进入地府投胎转世的,只会沦为孤魂野鬼。
                                    他们一家人中,这个老妇人的儿媳怨气最重,所以,那天汪轩见到的就是她的儿媳。
                                    也是她的儿媳带着他们来到了汪轩的家。
                                    来到汪轩的家后,他们居然见到了苏娜怀的是灵胎,于是,他们全家人就开始奋力争夺灵胎。
                                    因为苏娜的灵胎已经被灵物所附,至于当时是被什么灵物所附,我就不得而知了。


                                    收起回复
                                    22楼2019-07-13 18:46
                                      所以,除了这个老妇人和孙女之外,其他人都拼得魂飞魄散了,最后,她的孙女成功的夺取了灵胎,变成了恶胎。
                                      但是没想到后面恶胎又流产了,她的孙女就变成了现在苏娜身上的血煞鬼婴。
                                      这老妇人没有魂飞魄散,又沦为孤魂野鬼那么久,加上她唯一的孙女也在这儿,所以,她就一直的留在了这儿。
                                      而且,汪轩家门口的聚阴阵不断的给她带来纯净的阴气,所以,她就更没有离开的理由了。
                                      她现在被我的阵法所困,知道在劫难逃,要么被我送往地府去投胎转世,要么直接被我打得魂飞魄散,所以,她一见到苏娜,心中的执念就迸发了出来,开始拼命了。
                                      “尔这是找死!”我见她攻击我的阵旗,我心中也是大急,口中大吼了一声之后,立即掐出法决,就要将其打散。
                                      “啊!!!”就在这时,苏娜突然大叫了起来,口中发出一个女童的尖叫之声,冲着我扑了过来。
                                      完了,那血煞鬼婴本来就已经快成形了,她见到她的奶奶被困,她就直接控制了苏娜的身躯,向我发起了攻击。
                                      情况变得危急了起来,我也有些手忙脚乱起来。
                                      要是我爷爷在这儿就好了,他一定可以瞬间将她们都制服。而我可没有这样的战斗经验,我此时也懵住了,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处理,到底先打散那个老妇人的鬼魂呢?还是先控制住被鬼婴控制的苏娜。
                                      “咦谛密谛,密揭咯谛!十方灭鬼阵!疾!!!”我掐出的法决对着那个被困住的老妇人的鬼魂将手中的那面阵旗扔了出去!
                                      “轰!”其余的九面旗子顿时飞了起来,对着那个老妇人的鬼魂轰了过去!
                                      瞬间,那个老妇人的鬼魂连惨叫一声都没有做到,就直接被轰成了点点光点,消散在了空气中。
                                      而与此同时,我也被苏娜掐住了脖子,然后直接被提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苏娜虽然被控制住了,她毕竟还是人,而那个老妇人却是恶鬼,我的脑海中下意识的就选择了先灭掉那个妇人的鬼魂。
                                      不过,此时我已经后悔了我的选择,因为现在的苏娜力气变得很大很大,直接双手掐住我的脖子,将我提了起来。我感觉我的脖子都要被她给掐断了,连呼吸都做不到,只是能在喉咙中发出“咔咔咔……”的声音。
                                      我挣扎着,眼睛已经开始冒金星,脑袋开始缺氧,眼前开始发黑!
                                      “老婆!你干什么啊?放开!快放开!”我听见了汪轩的大喊之声。
                                      “啊!”我听见一声惨叫,然后我感觉喉咙一松,我掉在了地上,一股新鲜的空气涌入我的口腔,向我的肺腔蔓延,我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我知道,此时的苏娜被那个鬼婴给控制了,现在可没有时间给我喘息,我得振作起来,否则,我和汪轩都得死在这儿。
                                      我晃晃悠悠的爬了起来,睁开已经有些模糊的眼向四周寻找着苏娜。
                                      只见,汪轩此时瘫倒在不远的墙角,不知道是晕过去了还是死了。


                                      收起回复
                                      23楼2019-07-13 18:46
                                        我想刚才应该是汪轩过来帮了我一下,拉开了苏娜,然而他也被苏娜一胳膊给甩到了那面墙上。而此时的苏娜正一步步向汪轩走过去,一副不杀死对方誓不罢休的模样。
                                        我立即见到这种情况,趔趄着跑到沙发边,慌乱的从包里翻出一张定魂符,歪歪倒倒的向苏娜冲了过去,向她的后背贴了过去。
                                        “啊……”苏娜发出一声惨叫,然后站住不动了。
                                        “呼……呼……呼……”见到苏娜不动了,我喘着粗气,心中暗自庆幸我今天带的东西足够多,否则真的就完蛋了。
                                        可是,现在怎么办?
                                        这明显就是那个血煞鬼婴已经完全成形了,已经达到了控制母体的程度,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汪大哥!汪大哥!你醒醒!你醒醒啊!”我走到汪轩的身边,探了一下的他的鼻息,见他只是晕过去了,于是,我掐着他的人中,晃着他,想把他唤醒。
                                        “啊……”我掐了汪轩的人中好一会儿,汪轩这才悠悠的转醒了过来。
                                        “汪大哥,你醒了!”我将汪轩扶了起来。
                                        “老婆!我老婆怎么了?”汪轩见到那边定住不动的苏娜,立即激动的对我喊道。
                                        “别过去!你老婆现在已经被那鬼婴控制了!很危险!”我一把将汪轩拉住,大喊道。
                                        “怎么办!怎么办?现在怎么办啊?”汪轩异常的激动,已经有些发狂了,他拉着我大喊着。
                                        “闭嘴!”我对着汪轩大吼道。
                                        汪轩被我这一声大吼给震住了,神态也稍稍恢复了一些,他流下了眼泪对我说道:“常天师,怎么办啊?我老婆她连我都不认识了,力气也变得那么大,一巴掌就把我拍飞了!怎么办啊?”
                                        “别吵,我现在不是正在想办法吗?”我瞪着汪轩低喝道。
                                        说实话,我虽然这样说,但是我可真的是没有办法了。以我现在的能力,根本无法处理这样的事儿。
                                        如果是一个普通的鬼附了人的身,我还是有办法将其打出的。但是苏娜的情况却非常的特殊,她可是被她自己体内的血煞鬼婴给控制住了,我根本就没有办法将那个鬼婴给打出来。
                                        而且,苏娜的身体一直受到鬼婴的侵蚀,她的气血一直被鬼婴吞噬,我就算是有能力把她体内的鬼婴打出来,那苏娜在鬼婴出体的那一瞬间也会跟着气绝身亡。
                                        之前爷爷只是让我前来,用阵法封住苏娜的命宫,延缓鬼婴对苏娜气血的吞噬,拖延鬼婴成形出世的时间,根本没有教我如何对付这血煞鬼婴,所以,我现在也是懵的。
                                        “喝……喝……喝……”就在此时,苏娜的身体开始抖动了起来,她的喉咙中发出了如同野兽般的低吼。
                                        完了,这定魂符不足以定住这被血煞鬼婴控制了的苏娜。


                                        回复
                                        24楼2019-07-13 18:46
                                          我赶紧冲到沙发旁边,再次抓起一张定魂符,向苏娜奔了过去,这次我直接贴在了她的面门额头处的天庭上。
                                          “叽……”苏娜发出一声怪异的声音,然后又一次定住不动了。
                                          “呼……”我再次长长的嘘了一口气,这暂时是控制住了苏娜,但是我知道,这绝对不是长久之计,这定魂符的功效是定不住这个血煞鬼婴的。
                                          而且不但不能定住它,反而还会彻底的激怒它,让它提前完全成形,然后出世。
                                          就算我不停的用这定魂符定她,但是一旦它出世,那我们必死无疑。
                                          怎么办?
                                          怎么办???
                                          我的心中也急了起来。
                                          “常天师!怎么办啊?”汪轩在我身边着急的问着。
                                          我他娘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我还是好言的安慰着汪轩:“没事儿的!没事儿的!放心!会有办法的!”
                                          “呼……呼……喝……”这时苏娜的身体再次颤抖了起来,她嘴里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凶狠。
                                          她是手上,脖子,下颔,凡是我可以看见的肌肤处,一条条紫黑色的血丝冒了出来,像一条条蚯蚓在她的肌肤上爬行。
                                          一条、两条、三条……
                                          她身上的这些血丝越来越多,没一会儿的功夫,我能看见的地方就爬满了这种紫黑色的蚯蚓。
                                          完了,我也没有想到,这血煞鬼婴这么快就要出世了。
                                          跑!我心中此刻已经升起了惧意,想逃跑!
                                          可是,我他娘的又能往哪儿跑啊!
                                          我非常的清楚,这血煞鬼婴现在已经视我为死敌,我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它也会一直追杀我,一直到吸干我的气血为止。
                                          “吼!”苏娜动了,她抓住自己的衣服一扯,只听呲啦的一声,她身上的衣服就被她直接撕裂了。她的全身上下此时都冒着那种紫黑的血丝,就算是被衣服挡着的地方,我也可以看见有着一条条东西在下面扭曲拱动。
                                          “吼!”苏娜喉咙中发出如同恶魔一样的声音,她将自己上身的衣服全部扯掉了,她的上身已经是身无寸缕。


                                          回复
                                          25楼2019-07-13 18:47
                                            我和汪轩都可以看见她从头到脚,到处都有着拱动的那种血丝,尤其是肚子的地方,一团团如同蚯蚓一样的东西不断的在拱动着,渐渐的汇聚在一起,而且那些东西也是越来越粗,没一会儿就变成了小蛇一般大小在苏娜的肚子处拱动。
                                            “完了!”我嘀咕了一声,一拉汪轩,轻声的对他说道:“汪大哥,我们得跑了!”
                                            “天啦!这是怎么了?这是造的什么孽啊!”汪轩望着苏娜的样子,也是吓得六神无主了,他流着眼泪哭着。
                                            “再不走,我们就走不掉了!”我对汪轩低喝道。
                                            “不!我不能走!我不能走!”汪轩喃喃自语着!
                                            “你看看,她现在还是你老婆吗?她现在是血煞鬼婴,它马上就要出世了!它一旦出世,我们俩就算是想跑都没机会了!”我对汪轩低喝道。
                                            “吼!!”苏娜突然一把抓掉了我贴在她面门上的定魂符,然后恶狠狠的瞪着我们。
                                            她的眼睛已经完全变色了,变成了血红色,整个眼眸已经变成了一个血球。
                                            完了!!
                                            只听一声大吼,苏娜向我们扑了过来!
                                            我下意识的用胳膊挡了一下,我听见“嘭”的一声巨响,可是我意想中的强大攻击并没有到来。
                                            我睁开了眼睛,见到一个身影站在了我的面前……
                                            “爷爷!?”这个背影我太熟悉了,不是我的爷爷是谁啊!
                                            “爷爷,你终于到了!”我惊喜的喊道。
                                            可是,这时,我身旁的汪轩却一副紧张的表情对我问道:“你爷爷来了?你是说常天师来了?他在哪儿啊!?”
                                            咦,我爷爷就站在我们的面前,汪轩怎么看不到呢?“坤儿!散灵气,开灵门!”爷爷在我面前大吼了一声。
                                            “啊???”我茫然的应了一声。
                                            爷爷怎么会让我散灵气,开灵门呢?这没道理啊!
                                            我们的方士的灵门与常人一样,都是位于额头的天庭处。只是我们的灵门都用灵气封住了的,否则,我们抓鬼除凶时,自己先给附身了怎么办?
                                            但是如果我此时散掉了灵气,开了灵门,那此时鬼婴出世,就可以轻松的附我的身啊!一旦那鬼婴进入我的体内,那我不就完蛋了。
                                            “快!”爷爷背对着我大吼道。
                                            “爷爷!!”我叫了一声!
                                            “快啊!没时间了!”爷爷显得很着急。
                                            不对!不对!不对啊!
                                            爷爷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儿呢?汪轩怎么看不见他呢?!难道……


                                            回复
                                            26楼2019-07-13 18:48
                                              想到这一点,我立即咬破了中指,掐出一个法决,将指尖血抹在了双眼上然后向我面前的爷爷望了过去。
                                              一望之下,我当即就确定了,面前的爷爷不是人,而是一只鬼,我立即大吼道:“**!敢在本座面前装神弄鬼!差点就上了你的当!”
                                              一定是我刚才在寻鬼的时候,没有找干净,这房间中还有其他的鬼魂。而且这只鬼擅长迷惑之术,变成了我爷爷的模样前来欺骗我。
                                              要是我刚才一不小心,按照他所说的,真的散了灵气,开了灵门,我就会立即被他附身,那样我就惨了。
                                              “混账!你敢骂老子!”爷爷转身对我大吼道。
                                              “你……你……爷爷,你学会了分魂术了啊?”我望着爷爷的面庞,这不是我爷爷是谁啊?
                                              我此时已经开了灵眼,如果说有鬼魂在我面前变化成爷爷的身形及背影,我信!但是变化成我爷爷的面庞,而且我用灵眼还分辨不出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也就是说,我面前的真的是爷爷的阴魂,难道爷爷的分魂术练成功了?不应该啊!爷爷不是说,那分魂术没有达到六合方士的境界是不可能习会的吗?难道爷爷进阶为六合方士了?
                                              “别啰嗦了!快点!”爷爷瞪着我大吼道。
                                              “吼!”刚才被爷爷打飞的苏娜再次站了起来,她的面庞此时已经变得恐怖狰狞,她肚子上聚集的那些紫黑的血丝越来越多,越来越粗,拱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了。
                                              先不管爷爷的分魂术是怎么练成功的,现在对付那血煞鬼婴要紧,所以,我也不敢在拖延,用袖子将眼皮上的指尖血抹干净,然后散掉了我的灵门之上的灵气。
                                              我知道,爷爷这是要借用我的身子,然后收拾那个血煞鬼婴。毕竟爷爷只有一缕阴魂赶了过来,没有我的身体为载体,他的修为再高也无法收拾那可怕的血煞鬼婴。
                                              “咻!”我眼前一花,我面前爷爷的阴魂一晃,然后我感觉浑身一颤,就失去了所有知觉。
                                              这一失去知觉,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是躺在地上的,除了感觉脑袋有些沉重之外,我还感觉胳膊,小腿有些疼。
                                              我抬起胳膊看了一下,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小腿上也是一样。看这样子,爷爷用我的身体和那血煞鬼婴可是大斗了一场。
                                              我爬了起来,见到房间中一片狼藉,凳倒桌翻,客厅中的电视机也碎了,碗啊!碟啊!杯子什么的碎了一地。
                                              “爷爷!”我喊道。


                                              回复
                                              27楼2019-07-13 18:49
                                                “爷爷!!”我又喊了一声。
                                                但是房间中除了那打翻的水壶在滴水之外,没有其他任何声音。
                                                苏娜躺在不远的地方,身上已经没有那些紫黑的血丝,恢复了正常人的颜色,但是上身依旧是一丝不挂。
                                                看来,这血煞鬼婴已经被爷爷给收拾了!虽然爷爷是用我的身体收拾掉了它,但是我却不知道他是怎么搞定那血煞鬼婴的。
                                                哎……只有等见到爷爷的时候,再问问他刚才发生了什么了。
                                                汪轩则在我身后的沙发角落瘫坐着!
                                                我赶紧走了过去,再次探了一下他的鼻息。
                                                还好!又是晕过去了而已。
                                                我再次掐他的人中,用劲的摇着他。
                                                “不要!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将汪轩弄醒之后,他立即大叫了起来。
                                                “喂!没事儿了!没事儿了!”我抓住他乱挥的双手大吼道。
                                                在我的大吼之下,汪轩的眼神终于恢复了焦距,有了神色,他一把抓住我哭了起来:“啊!?常……常……常……天师!我……我老婆要……要杀我!”
                                                “好了!没事儿了!”我轻轻地拍了拍他说道。
                                                “我……我老婆呢?”汪轩害怕的紧紧抓住我问道。
                                                “哎……你节哀吧!”我背对着苏娜,伸手向后指了指说道。
                                                我知道,那血煞鬼婴应该是被我爷爷除了,或者收了。那我爷爷的分魂呢?难道回归他的本体了?既然那鬼婴已除,那苏娜自然也跟着丧命了。
                                                “她……她……她不会再爬起来杀我吧?”汪轩撑起身子望了一下躺了那边的苏娜,又缩了回来,对我问道。
                                                “不会了,那鬼婴已经被我爷爷的分身灭了!只是你老婆也……”我说道。
                                                “真的?”汪轩抓住我的手颤抖得很厉害。
                                                “恩!别怪你老婆,她也是受害者,杀你不是她的本意,她是被那血煞鬼婴控制了才对你动手的!”我给汪轩解释道。
                                                “那……那她现在还被控制着吗?”汪轩说话牙齿磕得咔咔直响。
                                                “我不是告诉你了吗?那血煞鬼婴已经被我爷爷灭了吗?没事儿了!你去给你老婆穿件衣服吧!然后请人给她做一场法事,让她入土为安吧!”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着他说道。
                                                说完之后,我站了起来,开始收拾我的包。我拨通了爷爷的电话,想问问他,他的分魂是不是回归本体了?那血煞鬼婴是不是已经被他灭了。
                                                但是他的手机一直在响,却始终没有人接。


                                                回复
                                                28楼2019-07-13 18:49
                                                  我想了想,大概是爷爷此时使用了分魂术,还处于虚弱状态,不方便接听电话吧!于是,我只好作罢,想着等晚上回去了再打给他。
                                                  汪轩也跟着我站了起来,一直拽着我的衣角!
                                                  哎……真是造孽啊!这血煞鬼婴,害得汪轩现在连去给苏娜准备后事都不敢了。
                                                  这血煞鬼婴的事儿是解决了,我也累得够呛,我本来想直接回去了,但是见到汪轩这般模样,我心一软,就对他说道:“这样吧!你先去给你老婆穿件衣服!然后我和你一起打理后面的事儿行不?”
                                                  “我……我不敢……”汪轩现在显得异常怕他的老婆。
                                                  也是,谁见到一个人活人变成那般恐怖的模样,还差点杀死了自己,哪怕是自己最亲近的人,此时心中也会感觉到惧怕的。
                                                  “哎!那你先去找床毯子什么的给她盖住行不?”我虽然理解他,他老婆此时虽然已经气绝身亡,但是毕竟她上身还光着,我去处理有些说不过去啊。
                                                  “额……那……那好吧,但是你不能走,你得在这儿等着我!”汪轩说道。
                                                  我点了点头之后,他这才跑进房间中去,很快的抓了一床毯子跑了出来,然后站得远远的扔在苏娜的身上。
                                                  “常……常天师……好……好了!”汪轩赶紧跑到了我的身边说道。
                                                  我回头看了一下,虽然没有盖好,但是也盖得差不多了。
                                                  我走了过去,将那毯子拉了拉,给苏娜盖好了!然后对汪轩说道:“过来,我们将她抬到床上去!”
                                                  汪轩见我站在苏娜身边,没见苏娜再次跳起来攻击人,这才壮着胆子走了过来。
                                                  然后在我的安慰下,他和我一起把苏娜抬到了家里的床上。我又拉过一床被子给苏娜盖好,这才出来指着客厅中乱七八糟的东西对汪轩说道:“我们简单收拾一下吧!你知道苏娜是怎么死的,别人可不知道。”
                                                  的确,这房间中这般模样,要是其他亲戚朋友过来了,还以为苏娜是被人害死的呢?到时候报个警什么的那就是没事儿找事了。
                                                  “哦!”汪轩应了一声之后,这才和我一起收拾屋子。
                                                  我们将屋子收拾了一番之后,我才让汪轩打电话找亲戚朋友过来帮忙处理苏娜的后事。
                                                  待汪轩的亲戚朋友来了之后,嚎啕大哭的,哀伤流泪的都有,我把汪轩叫到一边给他打了一个招呼,告诉他,我得走了。
                                                  汪轩见亲戚朋友们都来了,也没有那么害怕了,而他见苏娜也没有像之前那样恐怖的攻击人,而是真的走了,他这时也真的伤心起来。
                                                  “节哀吧!”我拍了拍汪轩的肩膀,并且叮嘱了他一些苏娜后事上应该注意的细节之后,这才提起自己的包准备离开!
                                                  汪轩点头表示记住了我的叮嘱之后,掏出了几张钱塞给我说道:“常天师!今天太麻烦你了!今天我家里乱成这样,我就不留你了!这是你应该收的,你别嫌少,改天我再登门拜谢!”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我也没有矫情,接过了他给的钱说道。
                                                  这是我们这一行的规矩,给人做了事儿,该收的钱就一定得收,不管收多收少,但是一定得收。就跟吃中药一样,哪怕是自己的嫡亲之人抓药,也得收钱,只是收多收少而已。
                                                  这冬天,天就是黑得早,我离开的时候,外面已经是华灯初上了。
                                                  哎……我这第一次做事,就接到了这么一个大活,差点就给送了性命,要不是爷爷及时赶到,我今天就真的悬了,现在我想想都后怕。
                                                  我刚到小区门口,就感觉身后一股阴风袭来,这阴风中包裹着一股浓浓的阴气。
                                                  我去啊!不会有什么东西跟着我吧?
                                                  我这一天没有吃东西了,又累的够呛,还被爷爷的分魂术上了身,此时我一点灵力都没有了,这会儿要再来个什么脏东西缠上我,那我就麻烦了。
                                                  “喂!等等我!”我听见身后有人在叫我。
                                                  我知道,此时绝对不可以回头……


                                                  回复
                                                  29楼2019-07-13 18:51
                                                    更多精彩


                                                    回复
                                                    30楼2019-07-13 18:51
                                                      关注


                                                      gz呺


                                                      收起回复
                                                      31楼2019-07-13 18:51
                                                        回复1070


                                                        回复
                                                        33楼2019-07-13 18:51
                                                          “喂,等等我!”我身后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这个声音冷阴阴的,听起来有一些像我爷爷的声音。

                                                          我心中认为,我身后的绝对不是我爷爷,因为鬼魂在你身后喊你的时候,它的声音一定会变成了你脑海中熟悉的声音。

                                                          爷爷曾经告诉过我,这个时候千万别回头,如果一旦回头,那身后的鬼一定就会缠住你不放的。

                                                          我此时体内一点灵力都没有了,为了防止被身后的鬼上身,我又咬破了手指,用指尖血封住了自己的灵门。然后再从包里拿出了几串辟邪的珠子挂在了身上,还拿出一张烈火符攥在手里。

                                                          做好了这一切,我的心中才稍稍安定了一些,虽然我此时灵力已经用光,但是如果身后的鬼想害我,也没那么容易了。

                                                          出了汪轩家的小区,我走到了路边等车。

                                                          我望见离我不远的地方,也有人站着等车,我就向那些人靠了过去。人多一点,我自然就没有那么害怕了。

                                                          “坤儿,别丢下我!带我回家!”一阵寒风吹过,随着风声飘过来一阵悠悠的声音。

                                                          这次我听得真真切切的,真的是我爷爷的声音。

                                                          难道我爷爷的那个分魂没有回归本体?还在这儿?

                                                          不对啊!就算是我爷爷将分魂术练成功了,也不可能把分魂留在外面这么长的时间啊!

                                                          一定是其他的阴魂在作怪!

                                                          哼,欺负我现在灵力耗尽了是吧?娘的,等我灵力恢复了,我非把你打得魂飞魄散不可。

                                                          我心中暗自腹诽着,然后又咬破了一个指头,封住了我采听门,这样一来,我就听见那些声音了。

                                                          等了约莫十几分钟,终于来了一辆出租车,我招手停车后,便匆匆的上了车。

                                                          上车之后,告诉了一下司机我家小区的名字之后,这才回头向我身后望去。

                                                          我心中暗想,我这都上车了,车子开始跑了起来,身后的鬼应该是追不上了吧。

                                                          就在我回头之时,我看见在我刚才上车的地方,一个鬼影爬在地上,正向我这边爬了过来。

                                                          我去!我回什么头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楼2019-07-19 17:19
                                                            “师傅!开快点!”我赶紧对出租车司机喊道。

                                                            “啊?怎么了?赶时间啊?”司机望了一下后视镜,对我问道。

                                                            “额……对!赶时间!麻烦你快点,到了我给你双倍的车费!”我对司机说道。

                                                            司机闻言,也没再问我什么,只说了一句“好叻!”,然后一换挡,脚下油门一踩,车子瞬间提速。

                                                            “呼……”我长长的嘘了一口气,下意识的再次回头望了望,没有再看见刚才的那东西。

                                                            还好,没有跟来!

                                                            这一路上,我忍不住不断的回头望,但是都没有见到有东西跟着,这才让我放心了很多。

                                                            “咦!小区怎么漆黑黑的一片啊?”到了我家的小区,我发现整个小区漆黑一片,偶尔有几处亮着电筒光。

                                                            停电了?

                                                            哎……我家小区附近最后在修地铁线,这晚上停电都停了好几回了,真是郁闷。

                                                            付了出租车司机双倍的车费之后,我向家而去。

                                                            路过大门口物业保安室的时候,我问了一句,保安告诉我下午就停电了,他们打过电话了,说一个小时之后就会来电。

                                                            得知一个小时之后就会来电,我就拿出手机,点出手电,照着亮回家了。

                                                            突然之间,我打了一个冷颤,一股寒风从我背后吹了过来。

                                                            妈呀,那东西还在我身后,完了,我还是没有甩掉它。

                                                            哎……爷爷曾经叮嘱过我,一旦遇到有脏东西跟着自己,千万别回头,如果回头了,就一定要想办法摆脱它,摆脱之后,切记不要再回头。

                                                            难道是我这一路回头望,把那个东西带回家来了?

                                                            可惜我现在灵力耗尽了,否则,就算是带回家来了也不怕,我布一个阵把它给灭了就是。

                                                            回店里!

                                                            店里有爷爷布的七星天覆阵,我相信,再厉害的鬼物也不敢闯进那里,我只要到了那儿,我就安全了。

                                                            于是,我小跑了起来。

                                                            不跑还好,越跑我就感觉越怕,心中就越没底,我跑的步子就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一会儿之间,我直接就是玩命的狂奔起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9-07-19 1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