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镜奇谈吧 关注:1,346贴子:3,802
  • 20回复贴,共1

补天·石化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补天·石化症
文/半镜先生



1.

《补天》这个故事,2016年12月我就预告过了,但却一直没有写。原因是故事太过宏大,我觉得还没有考虑透彻,难以掌控。所以,不敢轻易动笔。
现在,《补天》终于构思成熟,要问世了。
这个故事一开始就不同凡响,中间是一波三折,结局更是石破天惊。
好了,下面我们就开启这趟神奇之旅。


回复
1楼2019-07-15 10:27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7-17 13:05
      2.

      故事开始于一个北方的公园。
      时间是一个夏天的晚上,大约9点多钟。
      由于天气炎热,晚饭后,很多人都到公园来乘凉。实际上,饭后到公园来溜达溜达,放松放松,或运动运动,已经是很多市民的习惯。
      所以,晚饭后这段时间,便是公园的人流高峰。
      人们三五成群,一堆儿一堆儿的。
      这边有几个中年大叔在跑步。那边长亭里有几个京剧票友在拉弦儿唱戏。这边几个大爷在甩着膀子玩陀螺。那边几个大妈在并排甩着手竞走。这边几对情侣在长椅或树后拥抱接吻。那边几个妈妈在陪着孩子围着卖玩具小吃的小摊转悠。
      还有人在吹笛子,还有人在放夜光飞行器,还有人在地上写大字,还有人在跳街舞……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广场中间的广场舞队。八九十名大妈,排列成整齐的阵容。随着震天响的音乐,在欢快地扭跳着。
      四周也有几十人围观。
      这原本是很温馨的日常生活场景。在北方的城市中,随处可见。
      可是,意想不到的变故,就在此刻发生了……


      回复
      3楼2019-07-18 09:13
        3.

        大妈广场舞队领头的是两个人,一个叫海霞,一个叫红英。
        这两个人都是前年刚退休的。工作时,两人是同事。家也住在同一个小区。再加上脾性相投。所以,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姐妹。
        退休之后,在家里实在闲的无聊。两人就商量找个事做。两个人都爱跳舞,于是就想组织个广场舞队。
        两人出钱买了音响设备,和很多广场舞教材。在家偷偷苦练了半个月,就到公园广场上来了。
        从她们第一天出场开始,队伍就不断扩大,从几人,十几人,增长到现在的近百人,只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现在,她们是附近最大的广场舞队。
        这令海霞和红英两位大妈,非常自豪。不仅让她俩成了附近小区人人皆知的“名人”,尤其在带领和指挥着百人跳舞的过程,更是让两位大妈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
        所以,对广场舞队的事情,她们非常积极,每天一吃过晚饭,便抱着音箱,早早来到了广场上。
        这天,依旧和往常一样。
        身材窈窕,舞技高超的红英大妈负责领舞。体态肥壮,嗓音粗矿的海霞大妈负责维护秩序和管理音响。
        明亮的灯光下,整支队伍活力四射。
        当时,跳的正是第六支曲子——活泼欢快的《小苹果》。
        这是红英大妈最拿手的一首曲子。
        今天下午,红英大妈为这套舞蹈改了几个新动作。自认为改得非常好。
        晚饭前,就在脑海里把当这几个动作展示出来时,人们惊愕的情形,在头脑里预演了好几遍。
        上一首曲子放完后,红英大妈就知道该放《小苹果》了。她兴奋得手心微微冒汗。她知道众人的目光,马上就要齐刷刷的落在自己身上了。
        《小苹果》的舞曲一响起。红英大妈就把肥硕的屁股,扭动了起来。
        一边跳,她一边心里想:马上,马上,让你们吃惊的新动作就要来了!
        这时,突然音乐停了!
        音箱里发出一种刺耳的,类似蜂鸣的怪声。
        呜嗷——呜嗷——
        呜嗷——
        呜——
        怪音似乎众人头顶滚过。
        广场舞队停止了动作。
        红英大妈第一反应,是音响出了问题。类似的事情,以前也曾发生过。
        第二反应,就是勃然大怒。
        ——自己精心准备的新动作,马上就要展示出来了。可偏偏这时,音响却出现了问题!


        回复
        4楼2019-07-18 09:14
          4.

          红英大妈抬头向音响望去。
          只见海霞大妈,正在低着头,用手拍音箱。
          她三步并作两步,跳了过去。
          用强压怒火的声音问:
          “怎么了?音响坏了?”
          呜嗷——呜嗷——
          呜嗷——
          离音响近了,那种怪声更加刺耳。
          她不由得皱起眉头,捂住耳朵。
          海霞大妈抬起头,扬起那肥肥的圆脸。
          慢吞吞地说:
          “没坏——”
          红英大妈打断她的话。
          “没坏,怎么——”
          这是红英大妈生产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她的话没有说完,是因为她看到海霞大妈的肥脸上,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
          首先,是海霞大妈两颊上的肉,猛烈的抽搐了几下。
          紧接着,便浮现出一个极其惊诧的表情。
          同时,双眼里,透射出深深的恐惧。
          然后,海霞大妈的脸色,唰的一下,变成了一种恐怖土灰色。
          而那个混合了惊诧和恐惧的神情,就在她的脸上定格了。
          犹如带了一副石头面具一般。
          这一切的变化,都极其迅速,几乎是在不到一秒钟之内发生的。
          虽然,红英大妈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但本能告诉她:已经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巨大的恐惧从心底升腾而起,汇成一股能量,仿佛要变成惊叫,从她口中窜出。
          可她的嘴里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因为,已经来不及发出声音了。
          她感觉刹那之间,自己的四肢,变得异常沉重,仿佛全身,被从内部灌满了铅一样。
          她想抬起自己的胳膊。
          但她的动作变得异常缓慢。
          而且越来越慢。
          当抬到面前时,胳膊就再也动不了了,已经完全失去知觉。
          她看到从自己的指尖冒出一个土灰色的小点,这个小点迅速扩散,沿着手指,迅速蔓延到整个手掌,并顺着手腕蔓延到胳膊。
          从肉色迅速变成土灰色。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阵阵尖叫。
          红英大妈下意识的扭头向后看。
          刚扭了一半,头就扭不动了。
          透过眼睛的余光,她瞥见身后广场舞队的成员在惊慌失措地四散奔逃。
          可是,好多人,似乎还被定在原地,动不了了。身体都变成了那种可怕的土灰色!
          “发生了什么事?难道他们都死了吗?我这是也要……死……死了吗?”
          这是红英大妈最后的意识。
          她的整张脸,也迅速变成了土灰色。
          恐惧的表情,在她的脸上也凝固了。
          她的全身也失去了知觉,变得僵硬。
          呜嗷——呜嗷——
          呜嗷——
          呜——
          这是红英大妈最后听到的声音。
          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在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之前,红英大妈已经从一个活生生的人,瞬间变成了一座石像。
          连同整个广场上的数百人!


          回复
          5楼2019-07-20 17:23
            5.

            20**年8月16日约晚上9:40分,某市中心的“世纪公园”里,发生了极度离奇的怪事,正在活动的342名市民,瞬间全部化成了石像。
            该次事件被命名为“816事件”,同时,被官方定义为恐怖袭击。列为A级国家机密。严禁消息外传。
            事件发生后,不到1小时,便有大批军队和生化部队到来,把该公园列为军事禁区,严禁任何人靠近。
            3小时后,整个公园便被幕布遮盖了起来,和在四周架起了铁丝网。
            并出现了很多荷枪实弹的军人,他们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进行严密守卫。
            从此,再没人知道里面的情形。
            但是,消息还是不胫而走。
            在社会上被传得神乎其神。
            提起公园里的惨状,人们无不动容色变。
            至于事情的原因,也有种种推测:有人说是闹鬼,有人说是外星人,甚至还有人说是来自地下的核辐射。
            有些胆大的好事者,想趁着夜色进去公园一探究竟。但都被防守的军队捉住,交给了当地警方。
            很多附近的居民,都纷纷搬离了住处。
            但官方始终不公开解释原因,只是通过媒体反复强调,让人们远离那个公园。


            回复
            6楼2019-07-21 10:25
              6.

              “816事件”发生三天后,我接到官方邀请,随同一个专家组,进入了被密封的“世纪公园”。
              在进入公园之前,我们每人都已领到一份资料。资料里记录了关于这次事件的情况概述,还有一些照片。
              虽然我已提前通过照片,看过了那些“石像”。等进入公园后,依然被震撼到了。
              在公园的入口,我首先看到一对母子。母亲是个大约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子,孩子是个三岁左右的小男孩。
              母亲抱着孩子在奔跑。她的一只脚已经踏出了公园。双臂也伸张开来把孩子送出。
              看样子,这位母亲是发现了公园里的异常变化,并逃跑到了公园门口,想把孩子扔出去。
              可是就在这一瞬间,她们一起被“石化”了。
              再往里走,是一群群惊慌失措,正在迎面“跑”来的“石人”。
              他们身上都穿着衣服,维持着被“石化”瞬间的动作。个个动感十足。
              要不是提前知道事情的情况,我还会以为自己进入的是一个“石像”主题的艺术公园呢。
              再往里走,我就看到了那些跑步的,唱戏的,玩陀螺的,写大字的,跳街舞的……还有那些情侣,和那阵容庞大的广场舞队。
              他们每个人,都维持着生前的动作,化成了一尊尊的石像。
              每一尊都栩栩如生,好像是顶级的艺术品一样。
              我的脑子也在飞快转动。
              我在想:究竟是什么原因?能够让这么多人,在同一时间,瞬间从活人变成石像?


              回复
              7楼2019-07-22 09:31

                7.

                在官方领队的带领下,在公园里走了一遭之后,我们便开始各自行动。
                有的专家拿的仪器检测“石像”,有的专家在测量空气和地表的成分,有的四处转悠去更仔细的观察。
                还有个和尚模样的人,甚至坐在地上打起坐来。我猜他应该是异能人士,是在进入入定状态,用心灵在搜寻什么线索。
                整支专家队伍里,基本都是科学人士,而异能人士,只有寥寥的三两个。可见,官方对这次事件的基本态度:还是把这次事情当作“科学事件”,来处理的。
                我呢,则走到梁凯源医生身边。
                看过“半镜奇谈”系列故事的朋友,应该还记得这个人。梁医生是一个极其出色的医生,也是我的好朋友。在我以前记录的多个故事中,都曾出现过。
                刚才在专家组会面的时候,我们已经相互打过招呼。
                我走到他面前,直接问:
                “在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他思索一下,摇摇头说:
                “官方的解释,应该不准确!”
                官方暂时把这次事件定义为:病毒恐怖袭击。他们推测,是国内的某些恐怖分子,或者境外的敌对者,在这个公园施放了未知的病毒。是病毒把整个公园里的人,瞬间变成了石像。
                也就是说,他们认为某种病毒,是这次事件的元凶。
                “哦?”
                我歪着头,绕有兴趣地盯着他。
                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梁医生继续说:
                “两天前,我就作为第一批专家组的成员,进来勘测了现场,和参加‘尸体’了解剖。但是……”
                “但是什么?”
                我追问。
                梁医生清清嗓子。
                “但是现场并没有发现任何新的病毒。在‘尸体’切开的‘石片’中,也没有发现病毒。”
                “会不会有这种可能:病毒在改变人体后,就立马消失了?或者转化成了普通的细菌?以致检测不出来!”
                梁医生低头思索片刻,严肃的说:
                “有这种可能性!而且也可能是用现在的方法,根本无法检测出来的新病毒品种。”
                顿了一顿,梁医生又说:
                “不过,我个人认为,这两种可能性都极小!”
                “为什么?”
                我再次追问。
                梁医生说:
                “根据尸体切片的样本分析,那些尸体已经完全变成了普通的石质,而不再是血肉的躯体。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什么?”
                “也就是说,有什么东西,在瞬间把人体的,有生命的活体细胞,全部转化成了无生命的矿物质!按道理说,目前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东西能够把活体的生命细胞进行这种转换。更何况是病毒?”
                听完他的话,我沉默良久。
                在心里慢慢消化他所表达的意思。
                停顿了片刻,他接着说:
                “而且,还有……”
                “还有什么?”
                “在这个公园里,被‘矿物化’的不仅仅是活人,而是所有活物,都被‘矿物化’了!不,准确来说,应该是这个公园里的所有生命,包括宠物狗,地上的蚂蚁,树枝上的鸟,草丛中的虫,树木,以及花草,所有的生命体都被转换成非生命体了!”
                他说的情况,我刚才也注意到了。
                确实,在这个公园里,被“石化”的不仅仅是人,而是里面的一切生命,都被“石化”了。
                梁医生陡然提高声音,继续说:
                “这种无差别转化一切生命体的东西,绝对不可能是某种病毒!”
                “那你认为是什么?”
                我急忙追问。
                “某种超自然的东西!”
                梁医生抛出结论。
                我又问:
                “那是什么?”
                梁医生果断回答:
                “不知道!”
                我为之气结。
                “不知道。你说个什么?”
                梁医生一笑,语气放缓说:
                “我虽然不知道答案,但认为,他们的调查方向错了。应该调整方向,或许很快就能找到答案了。”
                我点点头。
                认为他说的有道理。


                回复
                8楼2019-07-23 09:14
                  8.

                  现场勘查结束后,官方带队人员询问我们的意见。我们可是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但仅是一些看法而已,没有一种能够确实解释眼前发生的离奇事件。
                  梁医生向官方提出了“改换调查方向”的建议。但因证据不够确凿,并未被采纳。
                  一直到过了半月以后,依旧没能找出事情的原因。事情只好暂时搁置。“世纪公园”依旧被封锁。
                  我期间曾找许多朋友探讨过这件事情,我们也作了种种猜测,但没有一种能够完美解释“816事件”。
                  “816事件”之谜不解,始终是我一块心病。但我又确实拿它没办法,扰得我日夜不宁,寝食难安。
                  正在我愁肠纠结时,突然有一个陌生人前来拜访。
                  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的到来,竟然阴差阳错的,为困扰我多时的“816事件”,带来了新的突破口。
                  让我更加没想到的是,“816事件”的谜底,居然是如此的离奇古怪,匪夷所思!
                  甚至是完全颠覆了常识,让我这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也当即目瞪口呆!
                  好了,不要着急。下面听我给你慢慢说来。


                  回复
                  9楼2019-07-24 17:44
                    9.

                    那天中午,突然一个陌生人拜访。
                    那是个憨厚的中年男人。他手上拿着一个破烂的牛皮纸袋。见了我就一直憨憨地笑着。
                    我把他让进屋里。给他倒上茶水。
                    他把牛皮纸袋放在茶几上,局促不安地搓着双手。
                    然后,怯怯地问我:
                    “镜先生,您知道二十天前世纪公园发生的事情吗?”
                    我点点头。
                    “知道。我还被邀请作为专家组成员,参与了事情的调查。”
                    “那太好了!”
                    他的双手更加急促地搓动,脸上泛出红光,能看得出他有些兴奋。
                    他立马又问:
                    “那,那查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吗?”
                    我摇摇头。
                    “没有。”
                    顿了片刻,他突然说:
                    “或许,我可以帮到你们!”
                    “哦!”
                    听到他的话,我来了兴趣。
                    “你怎么帮?”
                    他依旧不停地搓着双手。
                    “额,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石胜利。是广西贵港的客家人。在本地开了个小超市糊口。世纪公园的事情发生后,我听到了一些传闻。他们说那些人都变成了石头,是不是?”
                    我点点头。
                    “是。”
                    他接着说:
                    “听到这些传闻后,我就想起我家传的那本笔记了。据说那是我曾爷爷的日记。里面记录了一件跟世纪公园里发生的差不多的古怪事情……”
                    我不由得长身而起。
                    “真的?你曾爷爷的日记?”
                    “对。”
                    他使劲点点头。
                    把桌上那个牛皮纸袋推到我面前。
                    “就是这个。听说这件事后,我就专门回老家一趟。把这本日记找了来。我亲戚说你参加了事情的调查,我就想拜托你,把这份东西交给国家。看看能不能帮助国家破解这件事情!”
                    我飞快地把纸袋解开。
                    里面是一本已经发了黄的,厚厚的,手工装订的宣纸笔记。上面用工整的蝇头小楷,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
                    他伸手翻开笔记,指着其中折叠的几页。
                    兴奋地说:
                    “你看,就在这里!”


                    回复
                    10楼2019-07-27 10:02
                      10.

                      石胜利走后,我把他留下的他曾爷爷的日记,迅速翻了一遍。很快就搞明白了这本日记的大体情况。
                      这本日记的主人,是清朝道光年间,一位叫石永辉的人记录的。也就是石胜利的曾爷爷。
                      石永辉当时的身份,是一名太平天国的战士。在参军前,他是一名教书先生,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参军后也没有停止记录。
                      日记里记录了他从军的始末。
                      仅从历史价值上来说,这都是一份极其珍贵的史料,对研究太平天国那段历史,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
                      其他内容,我们这里都不提,只说和本故事相关的部分。
                      说实话,在看这本日记第一眼时,我就大吃了一惊。因为,它涉及到了中国历史上的一个大人物——石达开!
                      而石胜利所说的古怪事件,也正和石达开有关!
                      而石胜利的曾祖父石永辉,正是石达开的本家叔叔,也是石达开的亲兵。
                      所以,他才有机会记录下来了这段诡异的见闻。


                      收起回复
                      11楼2019-07-29 11:53
                        后面没有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7-31 19:03
                          11.

                          在这里,我要先简单介绍一下石达开这个人。
                          石达开是太平天国最近传奇色彩的英雄人物之一。他16岁受访者出山,19岁就统率千军万马,20岁便封王拜相,32岁就就义成都,被凌迟处死。24岁时就和44岁的曾国藩在九江湖口,大战,把曾国藩打得溃不成军,几乎逼得曾国藩投河自尽。
                          石达开被封太平天国的“左军主将翼王”,被军民尊为“义王”,但本人谦辞不受。他一生轰轰烈烈,体恤百姓。后世对其评价甚高。是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军事家,政治家武学家,和民族英雄。
                          石永辉的日记开始于道光三十年。也就是说,是石达开率众参加金田起义那一年。
                          那一年石永辉34岁,石达开19岁。
                          那件古怪诡异的事情,就发生在石达开19岁那年,在他率领两千人,奔赴金田的路上。
                          他带领军队一路不断跟阻拦的清军展开战斗。
                          在石永辉的日记里,也表现出来他对这个年轻人,从质疑到逐渐相信的过程。
                          那件怪事就发生在道光三十年8月,也就是在石达开率领部队走到浔江北岸的军事要地——白沙圩的时候。
                          那正是石达开在崛起之前最黑暗的时刻。
                          石永辉以石达开亲兵的身份,记录下来的那件怪事。


                          回复
                          13楼2019-08-01 10:28
                            12.

                            石永辉的日记,是以第一人称的文言文记载的。为了读者阅读方便,我现在将它翻译成白话文,转载过来。
                            并会对当时的一些情况,在括号里进行备注说明。
                            我们下面看石永辉日记中记录的那件怪事。


                            回复
                            14楼2019-08-02 21:00
                              13.

                              道光三十年八月二十三日

                              亚达(石达开的小名)已经三天三夜没有睡觉了。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虽然他在人前依然十分镇定。但是我见他一个人的时候却不住的叹息。我们在两天内必须通过前面的白沙圩,否则不能按照预定时间到达金田,起义会失败。我们这些人就都得死。这种千斤重担,一个成年人都扛不住。何况他是一个刚满十九岁的少年啊?

                              道光三十年八月二十四日

                              今天黄昏时刻,亚达说要一个人出去走走。虽然这个时间,作为主帅,独自出去十分危险。但我们都知道他的脾气,所以不敢反对。就让他一个人骑着马出去了。我不敢懈怠,马上点了十名亲兵,随后悄悄保护他。大概亚达发现了我们。他快马加鞭,绝尘而去,消失在前方的一片树林里。我们搜遍了树林,也没有找到他。
                              深夜的时候,亚达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陌生人。那个人穿着一身道袍,满脸戾气。我过去问候一亚达。他就一伸手,把我拦住了,不让我靠近。亚达无奈地挥挥手,我只好退下。

                              道光三十年八月二十五日

                              今天早上,亚达升帐,召来所有将领高兴地宣布,说:“今天晚上,我们将攻克白沙圩!”将领们问亚达想到了什么好的策略。亚达却笑着,不回答。而是将目光落在了他身旁的妖道身上。对,是妖道。我认为,亚达带回来的这个人,就是妖道。
                              为什么呢?因为我昨晚实在不放心亚达,偷偷在帐外听了他们的谈话。
                              军帐内,亚达在焦急地反复问那人:“你真的能帮我打胜这一仗吗?你只不过一个人而已,到底能怎么帮我?”但那人却不答复,反而一直在问亚达:“如果我真的帮你打胜这场仗,让你的部队平安越过白沙圩,你真的肯把左脚小拇指切下来给我?”
                              亚达说:“只要能帮我的部队明天越过白沙圩,我斩下一只脚掌给你都可以!”那人笑笑:“不用,我只要你的左脚小拇指!不费你一兵一卒,我就能帮你荡平白沙圩!”
                              亚达还问了他许多奇怪的话,例如:“你究竟是不是人?”“你是不是神仙?”“为什么你能从天而降?”之类的。可见亚达也不清楚他的身份。他都让亚达不要再问了。
                              一个从天而降的怪人?对亚达提出那么奇怪的要求?还不用我方出一兵一卒,就能战胜对方?
                              这不是妖道,是什么?
                              我不禁更为亚达担心了。
                              同时也好奇,今天晚上这个妖道究竟会怎样去荡平敌方阵营?

                              道光三十年九月十一日

                              我今天终于能活动了。终于能够有提笔写日记了。想起半月前,那天晚上的经历,我依然禁不住浑身发抖。
                              八月二十五日晚上,吃过晚饭后,那妖道只身出营了。我怕他欺骗亚达,也好奇他究竟要去怎样战胜敌人?就悄悄跟随他。
                              只见他径直进了敌营。敌方的守卫居然连拦都不拦他。仿佛没看见他一样。我心里咯噔一下,那一瞬间,我认为他是敌方的间谍。欺骗了亚达,骗取了我方的情报。
                              我转身刚要回去给亚达报信。这时身后,却响出了一种奇怪的声音。呜嗷——呜嗷——呜嗷——。像刮风,又像是野兽的低嗥。借着月光,我看到敌营门口的守卫和巡逻的士兵,都静止不动了,像木桩一样,傻傻地站在那儿。
                              我看了半天,又投了石块试探。石块打在对方身上,对方都一动不动。我觉得情形太过诡异。便壮着胆子走上前去。一摸对方士兵,我不由得吸了口凉气。原来他们都已经变成冰冷的石头了!
                              我走进敌营,发现敌营里的人马,都已经变成了石头。而那个妖道,正坐在敌营中间,口唇掀动。嘴里发着那种诡异的怪声。呜嗷——呜嗷——呜嗷——。突然,我的身心一凝。我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动不了了。这时,那个妖道似乎无意地看了我一眼,脸上挂着狰狞的笑容。再次看到他掀动的嘴唇。我瞬间明白,正是他嘴里的那种怪声,把人变成石头的。
                              而我,此刻也正在变成石头。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从腰间拔出两把匕首,毫不犹豫的插进自己的双耳!

                              道光三十年九月十三日

                              后来我才知道,是亚达带着队伍穿过敌营,发现了我。经过近二十日的修养,我的身体已经复原如初。但耳朵却聋了。我一点儿都不觉得可惜,很庆幸自己的果断,捡回了一条命。
                              我不能再上阵杀敌。只好做亚达的贴身侍寝。每日侍奉亚达的吃喝拉撒睡。说真的,我十分感激亚达。像我这样一个废人了,他依旧没有放弃我。
                              在帮亚达穿鞋子时,我发现亚达左脚的小拇指不见了。我知道,一定是那个妖道,将它取走了。
                              今天上午,我问亚达:“那个道人是从哪里来的?”亚达也一脸迷惑。指了指天。然后提笔从纸上写下一行字:那天我在林中山顶的时候,他从天上飞下来的。


                              回复
                              15楼2019-08-07 11:08
                                14.

                                石永辉日记中记录的怪事,已经说完了。
                                概括一下,就是:当年太平天国的“翼王”石达开,在起事之初,奔赴金田时,在白沙圩受阻。从天上下来一个道士,以他左脚小拇指为交换条件,让他的部队通过白沙圩。
                                而道士在深夜只身进入敌营,嘴里哼了一首怪歌,敌营的全体将士,便都变成了石头人!
                                看完之后,我掩卷沉思良久。
                                这件事发生在160多年前的怪事,和现在发生在世纪公园的惨案,居然有真的相似之处!
                                难道,世纪公园的那些人,真的是听了怪音之后,变成石头的?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一种怪音,能够把一切生命体瞬间转化成非生命的死物?


                                回复
                                16楼2019-08-09 13:40
                                  扎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9-10 20:52
                                    然后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9-24 1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