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空释吧 关注:15,818贴子:547,064

【精修文】终夜报答未展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7-15 18:48
    【提示】
    原文为《不该》,本文在剧版幻城吧发过,本篇为精修文,将有修改。除非有事,否则每日一更,直到更到与原文的更新进度一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7-15 18:51
      【预告】
      今晚两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7-15 18:52
        0.0 
         引子.
          “红莲即将绽放,双星终将汇聚,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请耐心等待。”
          
           炼泅石小岛,遍地残破的鸟羽沾满鲜血,奄奄一息的人影倚靠着那块漆黑的石头,他身下汩汩流出温热的血液,融化了三尺厚的雪,一朵两朵……无数炽热的红莲缓缓绽放。
          
           湛蓝瞳孔睁开的那一刻,命运似乎回到了它的轨迹。空中传来滚滚闷响,一条被掩埋的轨道悄然出现。
          
           虚空中似乎有人笑了。
          
          命运的车轮开始滚动,未知的前方,两条轨道各自延伸。
          
           “红莲已经绽放,双星重新汇聚,命运的齿轮再一次转动,请耐心等待。”
          
          ————————————————————
          
          注意事项:
          
          【原创,如有雷同,对对对都是我错。(三重肯定表否定)】
          
          1.本文全员向,剧情向,释云烬中心。  

          2.本文背景:樱空释化身霰雪鸟撞向炼泅石,随后时间倒流回卡索成人礼。
         
          3.有角色洗白。
          
          4.本人文笔渣爆。

          5.cp涉及释all,皇月,辽涯,索落,渊莲。 

          6.多结局。

          7.多催更!!!!催更才能使我有动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7-15 19:34
          有新文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7-15 19:41
            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7-15 21:46
              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7-15 21:46
                1.0
                  
                  “这里还是和以前一样啊。”一名毫无灵力波动的凡人背着一名年轻的白发男子来到无尽海与冰族的边界处为数不多的凡人聚集区。
                 
                  
                  世界被逆转时空,一切都那么熟悉却陌生
                  
                  他把身上的男子放在无尽海岸的浅滩上,有些留恋地望了一眼,随后迅速离开,隐入人群中。
                  
                ————
                  
                  
                  
                   黑暗。
                  
                   永无边际的黑暗。
                  
                   许久,似乎是什么破茧而出,刺目的白光让他用手下意识的遮挡,全身却疼痛无比。
                  
                   樱空释醒来是在无尽海的一个礁石浅滩上。
                  
                   他只记得自己叫樱空释,但自己身份是什么,却一无所知,他想不起来了。
                  
                   他忍着全身的疼痛,挣扎着起身。每走一步都会让他感到锥心的疼,像每一个人鱼族刚生出双脚第一次踏上地面时的疼痛,但他必须走,他如果继续呆在礁石浅滩上,那么无尽海一些生活在浅滩的大型生物会寻上他的。
                  
                   他望着近处炊烟袅袅的小村,加快了脚步。终于在一户人家的门前,停下了脚步。他走不动了,必须寻到落脚处,他刚准备敲门,但是突如其来的黑暗让他晕倒了。
                ———
                    
                   “卡索。”
                  
                   “母后,你怎么来了?”
                  
                   来人是自己最尊敬的母后,卡索朝冰后稍稍一作揖。
                  
                   “卡索,你在这干嘛?”冰后站在卡索身后很久了,但卡索似乎在出神,一直眺望着刃雪城远处,那里除了白色之外还有另一抹颜色——落樱坡。
                  
                   “我只是……觉得自己似乎遗忘了什么。”卡索摇摇头,将眼中的惘然隐匿在眸子深处。
                  
                   “卡索,今天是你的130岁成人礼,作为刃雪城里最小的王子同时也是最有天赋的小王子,你不该快去收拾一下自己然后参加父王母后为你举行的宴会吗?”冰后将手搭在卡索的肩上,给卡索一丝依靠的温暖。
                  
                   卡索闻言愣了一下,突然有种顶替了别人位置的罪恶感。
                  
                   “母后,我先去接人鱼族的客人。”卡索看着自己的母亲微笑着点点头,便回宫殿,先去接客人。
                  
                   与此同时,等待着卡索的到来的,不仅有他的成人礼,还有一个天大的阴谋。
                  
                ———
                  
                   “谢谢。”
                  
                   休息了许久,全身的痛感减轻了不少,樱空释终于醒来了,他向面前一对老夫妻感激道,就是这对老夫妻,将自己带了回来。
                  
                   “不用谢,孩子,你叫什么啊?”老婆婆接过樱空释喝完茶水的杯子放好,因为笑容,脸上叠起许多褶皱。
                  
                   “……你们叫我阿释就好。”樱空释报以礼貌的微笑,发自内心的笑容让老婆婆老爷爷感到友好。
                  
                   通过大半日的唠嗑,樱空释了解这对老夫妻和自己所处位置,不过有点疑惑的是,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这么放心自己,如果是他,他绝对不会这么放心一个陌生人。
                  
                   自己所处是冰族的边缘,这对老夫妻已经自己生活在这里很久了,两人相依为命。两个人以前有个儿子,不过被无尽海的彼岸,被一个名为火族的族群抓去,估计已经也回不来了,火族生性残暴,抓住的冰族人不是残忍杀害就是折磨。
                  
                   “阿释,你很像我的儿子。谢谢你。”老婆婆忽然说道。
                  
                   樱空释心头一阵触动,刚才的疑惑瞬间消散。
                  
                  世上最不值得怀疑的就是一个母亲对自己儿子的爱。
                  
                   “母亲吗……”樱空释头忽然有点痛。
                  
                   “阿释,没事吧?”
                  
                   “我,我没事。”樱空释扯出笑容望向他们,不让他们担心。
                  
                   “老伴!人鱼族的公主和冰族王子来了!快出来看!”老爷爷的声音有些颤抖,显然是第一次见有些激动。
                  
                   “你个老头子,是不是又看到什么美女啦?!”老婆婆气急败坏的走出去。
                  
                   樱空释失笑,跟着出去看。
                  
                   从无尽海出来数对人马,个个穿的好生美丽,不过气质十分普通,完全不及他们围绕着的中间高高在上那两名女子,气质动人,更不容想他们帘后的模样。隔着厚厚的帘纱,樱空释只能依稀辨别左边的女子应该是另一名女子的长辈。
                  
                  周围的人群在围观着,说着什么赞美的话,人头攒动,好生热闹,只是樱空释似乎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啊!”当列队走过他面前的时候,不知哪儿飞出的石头让撑轿的人趔趄了一下,紧跟着一声娇嗔响起。
                  
                   一条蓝宝石手链隔着层层的帘纱飞了出来,直直朝樱空释掉去。樱空释下意识的使用幻术,散发着寒冷气息的冰蓝色气团精准无比的稳稳托住了那蓝宝石手链。
                  
                   樱空释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个毫无灵力波动的人故意扔出了石头,他想追过去却发现这时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向他,樱空释只能看着那个人不紧不慢地离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7-15 23:09
                    1.1
                    

                     “哥,请你自由的……”

                    

                    活下去。

                    

                     落樱坡下,炽热的红莲绽放,一个面容精美却苍白的人躺在另一个人的怀里,如同一个失去活力的漂亮布娃娃。



                  —————

                        

                     “释!”

                    

                     卡索猛地睁开眼睛,一副娇俏的容颜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眼睛里满是担忧——正是岚裳。

                    

                     卡索刚刚奉命去迎接人鱼族的队伍,却看到岚裳和一个少年神色痛苦,于是卡索出声,而另外少年看了一眼自己,发出一个模糊不清的音节,迅速消失。卡索本想上去一看,但是突如其来的一副画面让自己错失了最好的机会。

                    

                     “卡索,你没事吧?”岚裳心急问道,“你刚刚是在喊谁的名字啊?”

                    

                     “岚裳,我没事,只是想到了什么随便说了个字而已。”卡索微微一笑,俊美的脸庞展现的温柔让岚裳脸一红。

                    

                    “对了,刚刚那个人是谁啊?” 卡索装作无意地问道。

                    

                     “不清楚,但是看起来有些眼熟。”岚裳挠了挠头,不清楚,“他说他叫樱空释。”

                    
                    
                     “樱空释……”卡索脑海似乎又闪现出刚才的画面。

                    

                     “卡索?你怎么了,真的不用看看医生嘛?”

                    

                     “我只是觉得这个名字太熟悉了,熟悉到让人觉得不适,”卡索每念一次这个名字心脏就有些抓着疼,“樱空释么……”

                    

                     樱空释,在神族的字典里是幻雪之影的意思。

                    

                     “幻雪之影……”卡索的脑海再一次闪过一副画面。

                    

                     在落樱坡的樱花树下,一道身影微笑着面对前方那个人,说希望他自由自在的飞翔,而那道身影随着樱花的落下,消散在虚无。
                   

                    
                     “啊!”岚裳忽然的惊呼把卡索飘远的思绪瞬间拉回来。

                    

                     “怎么了岚裳?”卡索望向岚裳,似乎以为她受了什么伤。

                    

                     “我有东西漏在樱空释那了!”

                    

                     岚裳当时只顾着道谢,却忘了拿回那条蓝宝石手链。

                    

                     “天色还早,我的成人礼还有一会才开始,我先陪你去拿回东西吧。”卡索看出来那样东西似乎对岚裳很重要。

                    

                     “好啊。”岚裳点点头,她终于可以和卡索单独的相处一会了,这是她可是梦寐以求的事情,她当然要好好抓住机会。

                    

                  ———

                    

                     “阿释,你没事吧。”老婆婆担忧地问。

                    

                     “我没事。”樱空释摇摇了头,头疼随着那个叫卡索的人的远去减轻了不少。

                    

                     “阿释,要不你休息休息?”老婆婆还是很担心。

                    

                     “我真的没事。你们就放心吧。”樱空释牵住老婆婆的手以示安慰,像树皮一样粗糙的手丝毫没让觉得不适,反倒有些心疼。

                    

                     “阿释,你刚刚的幻术好厉害啊。”老爷爷秒变樱空释的迷弟。

                    

                     “有人吗?”突然,门被粗暴地推开,把老爷爷吓了一跳。

                    

                     “谁啊?”老婆婆有点不满意来人的态度,刚探头出去一看,却被吓得手一哆嗦。

                    

                     “怎么了?”樱空释同样探头出去,却望见一群人。那群人和冰族的打扮截然相反,红发红眸,带着火一样炽热的气息,是樱空释最讨厌的气息。

                    

                     这些人中间站着一个气质高贵的人,估计是他们的头领之类的。


                    
                     “不知火,火族大人来此,有,有何贵干?”老爷爷颤巍巍地拱手道。

                    

                     原来他们是火族的人。樱空释眯着眼睛观察着这些人。


                    
                     “里面的人,都出来。”一个明显是下人的火族人放开喉咙吼道,刺耳极了。

                    

                    樱空释挑了挑眉,扶着颤抖的不成样子的老婆婆走出来。


                    
                     中间那个似乎是领头的人正是火族派来冰族参加卡索王子成人礼的炘绝王子。炘绝原本跟随着人鱼公主岚裳的气息来到这,却发现岚裳和人鱼族都已经消失,估计被人接去刃雪城。炘绝现在有点不开心,他随意踢开一户人家的门,想找人泄泄气。


                    
                     出来的两人里,炘绝一眼看到樱空释那银白色长发,冰蓝瞳孔的样子,一副冰族人模样不禁让他皱眉,对樱空释的样子十分不满意,或者说他对冰族的样子都很不满意。


                    
                     炘绝手指了指老爷爷,再点了点地,意思让老爷爷跪在地上。老爷爷颤抖着身子,跪在炘绝的面前。随即上前个下人狠狠地拍了一下老爷爷背,老爷爷吃痛弯下了腰,用手撑着地。

                    

                     樱空释想上去阻止,单被老婆婆死命拉住。

                    

                     炘绝看到这样,露出一个不屑的微笑,把脚放在老爷爷的背上,露出鞋底,指了指樱空释:“你,过来,给本王子舔干净鞋。”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7-15 23:10
                    【两更达成√】
                    此文内容会比原文内容要多出更多信息量,并且能够更好地解释原文的一些bug。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7-15 23:15
                      我,几年前好像看过类似这样的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7-16 09:18
                        今晚三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7-20 17:00
                          楼主,这篇文中会把原文中的一些情节删减吗,还是说只是增加了一些情节,大体走向没变?我想再看一遍,但不知道该看哪一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7-21 12:37
                            咕咕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7-21 16:36
                              1.2

                                

                                 “哥哥……”甜糯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星轨。”星旧小心翼翼地抱着一名女孩。

                                

                                 “哥哥。”星轨反手抱着星旧,把头靠在星旧的肩上。

                                

                                 “红莲即将绽放,双星终将汇聚,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请耐心等待。”星旧亲吻着星轨的额头,软声道。

                                

                                确定怀里的星轨已经睡着,星旧将她放在床上,宠溺而担心地望了一眼星轨,离开了。在星旧离开后,星轨睁开了她的眼睛,深邃幽暗,仿佛能将人摄入。


                                
                                 “哥哥,他回来了。”



                              —————

                                


                                 “火族大,大人们,这个孩子还不懂事……”

                                

                                 老婆婆颤抖的跪了下来,爬到炘绝面前,她拉了拉樱空释的手,想让樱空释也跪下来,但樱空释仍然站在那,湛蓝的瞳孔中闪着孤傲和冷清,坚挺的脊梁展示着他傲人的骨气。

                                

                                 “叫你过来了吗?”炘绝的一名手下一脚踢开老婆婆,然后粗鲁地指着樱空释,“你过来。”

                                

                                 樱空释伸手扶住了老婆婆,神色变得冷漠,唇边的温度越来越冷。炘绝有那么一瞬间看到樱空释的眼睛有变成了金色。

                                

                                 “听到没有,王子叫你呢!”一个火族士兵推了一下樱空释。


                                
                                 樱空释看了一眼那个下人,下人忽然按住自己咽喉部分,眼睛瞪大,不甘的望着樱空释,缓缓倒地。樱空释扫了一眼除了炘绝外的其他火族人,那些人的反应纷纷像之前那个人一样,心有怨恨的倒地。

                                

                                 “你,你干了什么?!”炘绝终于坐不住了,手上燃起了熊熊烈火。


                                
                                 “炘绝王子,这么欺负一个小神,不符合你火族王子的身份吧。”


                                
                                 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是卡索。

                                

                                 “原来是卡索王子啊。”炘绝眯了眯眼睛,望向他身旁的岚裳,“卡索王子倒是说说我怎么欺负了他?还有他杀了我这么多随从,究竟是谁欺负谁?”

                                

                                 “炘绝王子此言差矣。”樱空释眨了眨眼睛,露出笑容,天真里带着邪气。

                                

                                 “啊!”一个火族随从忽然从地上弹起,摸着自己被人踩痛的手,随后似乎发现自己身上并没有什么伤,其他人听到叫声也纷纷起身,很惊奇地发现自己没有死。


                                
                                 “哎呀,真抱歉,我没看到。”樱空释在那名踢开老婆婆的士兵的手狠狠地踩了一脚,还碾了好几下才送脚,微笑着说对不起。


                                
                                  “你看,你的随从不也好好的吗?”岚裳说,“没想到堂堂的火族王子居然为了对付一个小神这种拙劣的谎言都编得出来。”


                                
                                 “这……”炘绝一时语噎,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可是刚刚,他的随从的确是没有了呼吸。

                                

                                 “炘绝王子,冰族的晚宴就要开始了,你不会打算迟到吧?”卡索开口道。


                                
                                 “哼!”炘绝甩了甩披风,扬长而去,其他随从连忙跟着自家主子离开。

                                

                                 “谢谢。”樱空释朝卡索点点头。

                                

                                 “不用。应该是那些火族对你的不杀之恩说谢谢。”卡索点头致意。

                                

                                 樱空释挑了挑眉,望向卡索的眼睛多了一丝意味不明的情绪。卡索刚刚清楚的看到,虽然樱空释并没有出手,但是杀意却已经爆发,他的杀气已经凝聚成能让人感到恐惧的地步,刚刚炘绝的随从之所以“死”,也正是因为樱空释爆发的杀意使他们觉得自己被杀了,如果卡索晚来一步,估计那些随从就再也醒不来,而在场的炘绝估计也难逃一劫。


                                
                                 “你的幻术很高强。”樱空释淡淡的评论道。

                                

                                 “当然啦,卡索他可是冰族史上最有天赋的王子,他还是未来的冰王呢!”岚裳骄傲的说。

                                

                                 “……”樱空释愣了一下,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你真的想当王吗?”


                                
                                 “卡索,你真的想当王吗?”


                                
                                 “卡索,没想到你也是和那些人一样,把我只是当一个玩物而已。”


                                
                                 记忆的碎片在樱空释和卡索的脑子霎时间绽开,想抓住却不过短短一瞬,便消散于虚无。

                                

                                 “喂,樱空释你什么意思?”岚裳第一个跳出来问。

                                

                                 “没什么意思。”樱空释摇摇头,他总是记得,在他记忆的深处,有一个人说过他想像天上的霰雪鸟一样自由自在的飞翔。

                                

                                 “卡索……”岚裳抓住卡索的胳膊,在很久远很久远的记忆中,仿佛有一个人,为了他哥哥的自由,愿意倾尽他的生命。


                                
                                 卡索摇了摇头,无言。但满脑子都萦绕着一句他十分熟悉却从来没有听过的话:“哥,请你自由的活下去。”

                                

                                 “你是来拿你的手链的吧。”樱空释选择转移话题,直接朝岚裳扔去一条蓝宝石手链。

                                

                                 “诶,没错,就是这条,谢谢你啊。”岚裳接过手链,欣喜道,“作为报答,我请你去参加卡索的成人礼吧,卡索肯定不会拒绝。”


                                
                                 “乐意至极。”卡索说。

                                

                                 “但我拒绝。”樱空释摇了摇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7-21 21:13
                                   “诶?!!!”岚裳仿佛听到一个最不可思议的消息,“为什么?!多少人想去都去不了啊。”

                                  

                                   “我要找一些很重要的东西。”比如他的记忆,樱空释并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你要找什么?说不定我可以帮你。”卡索开口。


                                  
                                   “多谢卡索王子,我……”樱空释愣了一下,随即马上改口,“看来盛情难却,那我就先多谢卡索王子了。”


                                  
                                   樱空释发现每次他的记忆浮现,总是在遇到卡索和岚裳,反正自己也没事干,干脆就去参加卡索的成人礼,顺便看看能不能想起些什么。


                                  
                                  “为什么卡索一开口你就答应啊?”岚裳鼓起腮帮子,倒还真像一条鱼。


                                  
                                   “没有,我只是觉得拒绝你很好玩。”樱空释看着岚裳炸毛,嘴角不由勾起。

                                  

                                   “你!樱空释!”岚裳很气愤,却也拿樱空释没辙,只好叉着腰嘟起嘴生闷气。


                                  
                                   岚裳和樱空释互相开玩笑,卡索宠溺地看着他们,明明今日方相识,他们却熟络得像故人。

                                  

                                   不远处的人脸色苍白,但腰脊仍然挺直,他负手眺望着尽海,那座孤独的炼泅石小岛。

                                  

                                  “樱空释,听到了吗?命运之轮转动的声音。”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7-21 21:14
                                  软软的沙发我要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7-21 22:05
                                    楼主,我劝你粗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7-22 10:23
                                      1.3

                                      “他回来了……”

                                      雪雾森林里,一个老婆婆正荡着秋千,忽然她停下来了,望向刃雪城的远方,喃喃道。

                                      刃雪城的远方,正缓缓驶来一辆马车。

                                      “红莲已经绽放,双星重新汇聚,命运的齿轮再一次转动,请耐心等待。”


                                      ---------


                                      “那个,我可以叫你释吗?”卡索突然开口道。

                                      樱空释微愣,眼中闪过不明的光芒,缓缓点了点头。

                                      马车忽然加快了速度,起初卡索等人并未留意,但是随着行走的路越来越抖,卡索才意识到了不对劲。

                                      马车正驶向山崖,之所以陡正是因为着山路的陡峭。

                                      “你是谁?!”卡索一把扯开马夫的斗篷,却发现马夫已经换成了一名凡人,并且已经遭毒手,但马的极速疾驰仍在继续。

                                      “有人在远程操控幻术赶马往悬崖奔去。”卡索皱眉,望着刚刚扯开马夫斗篷的手,都是血。卡索脑海闪过一副画面,曾有一个守界使者曾经对自己说过,凡人的血能压制神族的幻术。

                                      卡索勒紧缰绳想让马停下,但是马像嚼了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怎么办,卡索?”岚裳在人鱼族养尊处优,怎么可能见过这种场面。

                                      “跳车。”卡索的眉皱了起来,正在思索着是谁让马车赶往悬崖。

                                      “不行。”樱空释摇了摇头,指了指这条路,左右都是悬崖峭壁,面前不远处就是万丈深渊,“让我来。”

                                      “你有伤。”卡索一眼就看穿了樱空释现在的身体状况。

                                      “你们可以?”樱空释瞥了一眼卡索,随即弯腰出了马车。

                                      樱空释脚尖轻轻一点,便落到了马车的前面,而他的身后,不到半米距离,就是万丈深渊。

                                      “抓紧了。”

                                      樱空释指尖浮动着冰蓝色的灵力,他像冰族一样,将左手无名指扣起,使出了冰族的幻术,精纯灵力缓缓形成一只无形的大手挡住了前进的马匹,可是马匹的冲势太大逼得樱空释不得不退后数步,忽而一股柔和的推力抵住了樱空释的背后,终于将马匹的冲势尽数消去,停下了马匹。

                                      卡索悬着的心终于放下,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不过,卡索没有看到的是,樱空释使出幻术时,左手无名指扣起,的确是冰族使出幻术的动作,而樱空释的右手食指,却不经意的弯曲。卡索日后被火族追杀时,而那些火族使出幻术的动作,正是如此。

                                      “咳咳。”樱空释捂着胸口咳嗽了几声,脚一软,直直往地上跌去,幸好一双有力的臂弯接住了樱空释。

                                      樱空释靠着卡索不断咳嗽,能看到几缕猩红,他弯起嘴角讽刺一笑,果然还是太勉强了点。抬眼望向不远处,却只能看到一抹离去的背影。随着樱空释咳嗽的动作,原本只是随意束起的银白色长发此时纷纷散落,冰蓝色的瞳孔里闪过一丝痛苦。

                                      “樱空释,你没事吧?”岚裳的眉间染上一层担忧。

                                      樱空释即使痛到说不出话,还是摆摆手,不让岚裳担心。

                                      “要不我们先休息一下吧。”岚裳提议道。

                                      “释,我们以前见过吗?”卡索忽然问道,“你的语气,你的话语,你的气息,你使用幻术的样子,你的一举一动我都感觉十分熟悉,但是我明明是第一次见你。”

                                      “实不相瞒,我也是。”

                                      樱空释抬眸望向卡索。来自山间的风扬起了他额前垂下的两绺青丝,樱空释的双眸像夜晚一只只在月光下扑腾着翅膀的蓝蝶,即使生命渺小仍努力往希望的冰冷光芒靠近,忽然让卡索的心被一只手狠狠捏了一下。


                                      “释,你先休息一下吧,一会我们再回刃雪城。”卡索不敢再与这冰蓝的瞳孔对视,他怕疼,很怕。

                                      休息过后,樱空释的呼吸平稳了许多,只是脸色依旧苍白,散落的头发让他看上去有点狼狈。

                                      “释,我替你收拾一下吧。”卡索指了指樱空释散落的头发。

                                      樱空释看了一眼卡索:“谢谢。”

                                      神的死穴在后脑,樱空释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信任一个才见过两次面的人,但这个人却总让自己提不起警戒心。潜意识告诉樱空释面前的人值得用自己的生命去交换。

                                      卡索的手法很娴熟,就好像他做过很多次一样,柔顺的头发在指间滑落,白色的发丝像极了刃雪城万年不化的冰雪的颜色,但前者比后者多了一种名为感情的东西。没有幻术,卡索无法给樱空释编织多精美的头发,只能替樱空释简单的梳理了一下头发。两缕头发洒落在肩,后脑的白发全都束在一起,自然垂直在背后。

                                      虽然简单,但可以保证头发不会再散落。樱空释长相本就俊美,简单的发型却让樱空释少了分不近人情,多了丝自然朴素。

                                      “走吧。”

                                      樱空释站起身,天上纷纷扬扬的大雪落在他的身上。卡索下意识抬手想为樱空释撑起结界,替他遮挡风雪,但他猛地发现自己暂时没有了幻术,神色黯淡了不少,不远处的人将卡索的动作都收入眼中,眼睛有些酸涩,无声地张了张口,但能勉强分辨口型。

                                      “哥。”

                                      隐隐约约,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破茧而出。

                                      —————tbc——————
                                      如果有留意我写的另外一篇文,应该就会有小伙伴发现《终夜报答未展眉》这篇与《不该》多了很多伏笔,也作出了部分修改,有小伙伴问应该看哪篇,我个人建议是如果看了《不该》,就可以先继续看《不该》,等完结再来看《终夜报答未展眉》;如果有小伙伴还没看《不该》,就可以看《终夜报答未展眉》这篇,因为这篇比《不该》完善许多,如果真的等不及再去看《不该》也可以。
                                      还有: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我全都要。


                                      回复
                                      25楼2019-07-22 16:09
                                        挺长,但不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7-22 19:36
                                          不是,我寻思着是我写的不够明显这个“远处的人”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7-23 00:19
                                            为什么没有人猜猜他是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7-23 00:19
                                              dd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7-23 17:0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7-24 13:27
                                                  好看,坐等更新,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9-07-24 17:29
                                                    1.4



                                                    *无脑洗白冰王冰后,注意避雷



                                                    ——————————



                                                    “卡索王子,岚裳公主,冰王等人已经等你们好久了。嗯?不知这位是?”守界使者秦楚一看到卡索回来,就忙着来到卡索面前行礼,却发现他和岚裳公主搀扶着一个面容苍白的人。


                                                    “我们遇刺了,是他救了我们。”卡索说。


                                                    “!卡索王子,岚裳公主你们有伤到哪里吗?”秦楚脸唰的一下变白,冰族王子和人鱼族公主遇刺这事可是会直接牵连到他们守界使者啊。


                                                    “别张扬,先只跟我父王,母后还有人鱼圣尊说,还有,给我们三个重新备一套衣服。”卡索还是稍微有点洁癖的,身上沾着凡人鲜血的衣服让他感觉十分不适。


                                                    “卡索遇刺!卡索和岚裳的救命恩人?还沾上了凡人的鲜血?”冰王的眉头皱了又舒,舒了又皱。


                                                    “卡索王子是这么说的。”秦楚保持着单膝下跪参拜的姿势,不敢随意乱动。


                                                    “好。”冰王挥了挥手,示意秦楚退下。


                                                    “这卡索王子和岚裳的救命恩人是何方神圣?”人鱼圣尊根据秦楚的描述也大致猜出了应该是下午帮岚裳捡手链的那位冰族青年。


                                                    坐在一侧的冰后,只是笑了笑:“不管是谁,只要救了卡索和岚裳的,就是我族的恩人,只要不是别有用心之徒,我族必定会好好的款待的。”冰后的笑容是多么的温柔。


                                                    “卡索王子,岚裳公主到——”


                                                    卡索即使暂时失去了灵力也没有任何惊慌,带着少年的意气风发以及冰族未来王上的王者气息,大步流星却不失风度地缓缓踏来。而他的身后,是人鱼族的公主岚裳以及一位冰族青年樱空释。


                                                    炘绝看到最后的樱空释的时候脸色忽的一变,被长袖挡住的手背青筋尽数爆起,如果不是他还顾着礼仪尽力压制自己,估计手里的茶盏早已被捏个粉碎。


                                                    樱空释默默地跟在两人身后,身上的气息尽数敛去,让人觉得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冰族人。


                                                    “卡索,这位是……”未等卡索介绍,冰王就开口询问,卡索自然是接过冰王的话头说下去。


                                                    “父王,这就是我的朋友……”樱空释三个字尚未出口,只见坐在另一侧的,冰王的侧妃——莲姬,忽然站起来,惊呼出声:“释!我的释!我的儿子!释!”接着就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跑了下来一把抱住了樱空释。


                                                    樱空释猝不及防被抱了个满怀。


                                                    樱空释不用多费力就能挣脱出莲姬的怀抱,可抱住的一瞬间他觉得这怀抱异常的温暖,熟悉……但容不得他多想,樱空释以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温柔推开了莲姬,垂下眼帘收敛心神,神色不变:“王妃请自重。”


                                                    冰王原本慈善的目光随着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他是知道莲姬有精神疾病的隐患,但她已经很久没有再犯过了,为何这次一见这名年轻人就重新犯了呢,还众目睽睽之下,让冰族的颜面何存……冰王握紧了拳头。


                                                    突然,一只温暖的手覆盖住冰王握紧的拳头,转头一看是冰后,她对冰王笑了笑,充满柔情蜜意的目光里让冰王的心情平静不少,接着冰后转向各位来宾:“实在抱歉,莲妃妹妹她因为曾经失去了一个儿子所以导致她变成如今这副模样,我们实在不忍心把她一天天消沉下去所以才把她带来今日会场,没想到发生这种事,让大家看了笑话了。我会请幻愈师带她回房看看的。”


                                                    冰后一席话不仅让大家对莲姬产生同情,还对冰王冰后的做法称赞了一番。


                                                    “虚伪。”炘绝看到冰王冰后这副伪善的嘴脸就感到恶心,把手中的糕点放到了一边。


                                                    “释!我的儿子!”莲姬还在呼唤着樱空释的名字。


                                                    “抱歉,让你受惊。”卡索对樱空释感到歉意,竟然让客人看了自己的笑话。


                                                    “没事。”樱空释望着卡索微笑着摇了摇头,只是一回想起刚才莲姬的拥抱就心中闷得慌,一股从胸膛涌出的巨大悲伤一点一点往他的四肢蔓延。


                                                    听到樱空释说“没事”时,前来送礼的神医族中一名年轻男子——皇柝却摇了摇头,他身为神医族的未来主君,年纪轻轻就拥有着称赞天下的幻愈术,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樱空释现在的情况。医者父母心,他想了想决定一会儿再去拜见一下这位嘴硬的病人,现在并不是合适时机。


                                                    “不,你有事。”


                                                    一道清冽的声音如同初春刚融化的小溪淙淙,明亮的瞳孔像黑夜里的满月,格外闪亮,紧身的黑衣勾勒出少女曼妙的线条,皇柝突然明白所谓一见钟情是何种感觉看,他只是消消看了她一眼,就沦陷进去了。


                                                    “月神。”黑衣女子旁边穿着粉色长裙的女子拉了拉她,“抱歉,王,我妹妹月神她年纪尚小,还不谙世事。”月照将月神拉在身后,并示意月照不要说话。


                                                    “王,这位姑娘说的没错,但这只是旧疾,在来刃雪城之前就有了。”未等冰王回应,樱空释已经上前一步解围。


                                                    月照感激的看了一眼樱空释。


                                                    “月神……真好听的名字。”皇柝只是傻傻的笑了笑。


                                                    “也罢,既然你有伤,就赶紧入座休息吧,若需要幻愈师治疗,也尽管开口。”冰王挥挥手。


                                                    “谢王。”樱空释入座。



                                                    “今日是我冰族小王子卡索的成人礼,大家应该高兴点。”冰后起身缓解刚才尴尬的局面。


                                                    “冰王,我有一事相求。”炘绝上前。


                                                    冰王皱了皱眉,刚刚的事情已经让各族人看了自己的笑话,而火族与冰族向来不和,此时火族突然开口肯定是不好的事。


                                                    “炘绝王子请说。”


                                                    “素问卡索王子从小天赋极高,灵力高强,乃是未来冰王的不二人选……”炘绝停顿了一下。


                                                    冰王心里咯噔一下,不好,难不成这火族王子想要挑战卡索?冰王刚刚得知了卡索路上遇险的事,并且也知道了卡索沾上了凡人的血,暂时无法使用幻术,如果火族王子来挑战,估计……


                                                    “想必卡索王子的朋友也是个灵力高强的人,请冰王能满足我的挑战欲。”炘绝话锋一转,将矛头指向在一边正准备默默看戏的樱空释。


                                                    炘绝的话一出让所有人都愣住了,不过一会儿便开始纷纷议论起来。


                                                    樱空释即使把心中情绪掩饰得再好好,脸上也不由自主地闪过一丝惊讶,还没等他说话,卡索已经站出来维护他。


                                                    “他乃是我冰族的尊贵的客人,而且有旧疾,恐怕这场比试会不公平吧。”


                                                    “难道这小小的心愿冰王也不愿成全我吗?又或者说卡索王子想要代替他与我一战?”炘绝嘴角一勾,歪头邪魅地望着卡索。


                                                    冰王一皱眉,这炘绝明显就是针对冰族,既然都开口了他若拒绝了则显冰族气度小,无论让卡索还是樱空释出来,都是代表着冰族,若是放在以前他并不担心卡索会如何,但是他如今失去了灵力,就怕炘绝趁此伤害自己最疼爱的儿子。但是这樱空释来路不明,而且也是冰族的客人,如果被打伤了自己也不好交代。


                                                    “不必了。”樱空释看着冰王左右为难的样子,又想了想卡索暂时没有灵力,也只好站起身替冰王抉择了,“王,请让我一试。”


                                                    “这……”冰王犹豫了,


                                                    不行,樱空释有伤,还很虚弱。岚裳想站起来说些什么,但被人鱼圣尊拦住了。岚裳扯了扯人鱼圣尊的衣服,后者无奈摸了摸岚裳的头,站起身缓缓开口:


                                                    “我有一个建议,不如我们换种比试方式,不会伤到对方也不会伤了两族和气。如何?”


                                                    “圣尊有何指教?”冰王倒是感兴趣地询问下去。


                                                    “跟我来。”


                                                    炘绝满意地看着所有人来到冰原来看他和樱空释的切磋。并没有人发现,炘绝原本的几个手下不见了,他们此时正悄悄的来到了冰幕前……



                                                    ———————TBC———


                                                    回复
                                                    32楼2019-07-25 16:30
                                                      自己给自己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7-25 22:18
                                                        我有点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7-26 21:49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7-27 11:36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9-07-28 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