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吧 关注:78,620贴子:454,150
  • 4回复贴,共1

智破绣鞋奇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丢失的鞋子
  
  康熙八年,一代廉吏于成龙被调往湖广黄州府,他先任黄州同知,后改任黄州知府,其时,黄州刚经历剧变,社会动荡,于成龙在任期间,励精图治,兢兢业业,曾排解过许多地方上发生的重大疑案、悬案,从而被百姓呼为“于青天”,民间还流传着“于成龙智破绣鞋奇案”的故事。
  
  黄州府有个永宁庄,永宁庄有个名叫何生荣的后生,家境富贵,衣食不愁。娶邻村十八岁的杜娟姑娘为妻。杜娟生得白嫩,是附近闻名的美人。这年秋后,杜娟娘家在村里演戏敬神,父母捎信让杜娟回家看戏。七八天后,何生荣见妻子还不回来,就到岳父家里去催。哪知杜娟看戏正在兴头上,执意不肯回去,加之岳父岳母也乘机为女儿帮腔,极力挽留,何生荣一看催也无用,于是赌气走了。
  
  何生荣回到家里,就一头倒在床上寻思起来:这***生得美,打她主意的男人多,在娘家会不会有相好的?是不是趁看戏的机会去幽会?我何不来个“回马枪”,看看和她相好的那人到底是谁?想到这里,他悄悄爬起身来,一溜小跑到了杜娟村子的戏场里。他见妻子正坐在一处很矮的房檐上指指点点,与旁边的女伴说笑,倍感冷落的何生荣这下更觉得来气。
  
  何生荣猫着腰东钻西转,蹑手蹑脚地来到那处房檐下。这时戏台上正演到窦娥行刑处,场里的人都屏住声息地看戏,杜娟也像忘记了一切,无意中把一只小脚垂了下来。何生荣灵机一动,伸手把妻子的一只绣鞋扒下,已经深入剧情的杜娟竟然毫无察觉。
  
  何生荣把绣鞋揣进怀里,看看并没有妻子的什么情人,就兴致勃勃地回到家里。他想等妻子回家后向她要鞋,如果她老老实实说丢了绣鞋,这事也就罢了;倘若胡乱编排一通,说明这***心里有鬼,到时再好好教训她。
  
  再说杜娟看戏的紧张劲儿一过,这才感觉到脚上有点发凉,低头一看,见是一只绣鞋丢了,知道是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们干的。她怕姐妹们见了笑话,戏没看完就先回到娘家,匆匆找了块布把脚裹好,接着就闹着回家。杜娟的父母看看夜色已深,劝她明早再走,但她坚持立马就走,父亲只好牵来一头驴子,找了个可靠的人送她回婆家。
  
  杜娟先见了婆婆,回到自己的屋内,害怕被何生荣发觉丢鞋,悄无声地拉开被子就要睡。
  
  何生荣知道她心里发虚,便故意拿话激她:“你偷偷回来干什么?咋不点灯呢?”
  
  “我怕惊醒了你。”
  
  “这就奇了!又没做什么亏心事,点上灯不是更亮堂吗?”何生荣说着就点亮了油灯。他先瞧了瞧杜娟的两脚,接着大声问她那只鞋子哪里去了?杜娟最怕问这个,哪里能回答得出?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不一会儿细汗就冒出来了。
  
  何生荣见妻子低头不语,像抓住什么把柄似的数落起来:“我让你回家你偏不回来,不知哪个把你的心拴住了?看来你根本不顾我,也不顾这个家!”
  
  杜娟觉得受了委屈,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这下何生荣更像抓住了理,大声斥责说:“说话怎么老是吞吞吐吐?你的鞋子到底哪里去了?是你送给人了,还是人家要走了?一个年轻媳妇能随便丢绣鞋吗?知道丢鞋回来怎么不告诉我?心中有鬼吧!”
  
  杜娟很想把丢鞋的事情说出来,可她知道说出来丈夫也不相信,便仍以沉默应对。
  
  想不到何生荣竟来了个假戏真做,装成十分气愤的样子说:“这件事要传出去让我怎么做人?你还怎么有脸做我的老婆?真是有辱门庭,败坏家风,我还能再要你吗?我看还不如死了的好!”何生荣越说越来气,越说越难听,末了,又恨恨地说,“明天就当着家人的面休了你!”
  
  何生荣骂了半天,一肚的气发泄完了,威风也耍尽了,便吹灯上床翻身倒下只顾自己睡去,不一会儿就鼾声如雷地进入了梦乡。
  
  杜娟见丈夫发了这么大脾气,感到十分害怕。丈夫要真的休了自己,今后可怎么有脸见人?又怎么向娘家父母解释呢?想来想去竟然想到了走绝路,摸索着把裹脚布连接起来,羞愤地上吊寻死。


回复
1楼2019-07-15 19:18
     2。赌气自尽
      
      睡梦中的何生荣听到有异常动静,一摸身边没人,忙点上灯一看,不觉大吃一惊!想不到刚才开了个玩笑,她竟当真了,何生荣手忙脚乱地把妻子放下来一试口鼻,发现已没了气息。这下他才真的害怕起来,岳父家也是当地的大户人家,要是知道了这事,一定轻饶不了他,弄不好自己也要把命搭上。
      
      怎样才能躲过这场祸事呢?何生荣思谋了半天,终于想出了一个主意:妻子是半夜回来的,肯定不会有人看见,何不趁这个空隙倒打一耙,就说杜娟没有回来,明天到岳父家里要人,看他们有什么法子?主意打定,他背起杜娟的尸体,偷偷地将其扔进了附近山脚下一户偏远人家门前的井里。
      
      何生荣返回家中,又怕又急又后悔,伏在枕头上偷着哭了一阵,直到天放亮了,这才换上一身洁净衣服,连母亲也没告诉一声,就心虚胆怯地到岳父家里去“接”妻子。
      
      岳父家的人一听,觉得有些奇怪:昨天夜里女儿杜娟已经被人送回婆家,女婿怎么还来要人?想找昨夜送杜娟的那个人问问,恰巧那人又不在家,既然女婿没见杜娟,肯定是送杜娟的人出了岔子。岳父岳母都软下腔来让何生荣耐心等等,待那人回来这事自然就清楚了。可他们哪里知道何生荣心里有鬼,他怎能耐心等呢?
      
      何生荣硬逼着岳父母交出杜娟,否则就去报官,说罢,气呼呼地走了。岳父家的人本来就对何生荣的无理有气,见他这样无情,也只好以无义的方式对待,于是来了个先下手为强,第二天抢先把何生荣告到黄州衙门。


    回复
    2楼2019-07-15 19:18
       3。第三者
        
        黄州知府于成龙看了状子,很快将送杜娟回家的那人传来,那人说早已把杜娟平安送到家里,并举出杜娟同婆婆的谈话为证,于成龙让书吏到杜娟婆婆那里对质,证明杜娟确已平安到家。这一来于成龙明白了,狠狠打了何生荣一顿板子,他才供出那夜的实情。
        
        于成龙命人押上他去那口水井打捞杜娟尸体,差役们七手八脚地忙了一阵,果然很快捞起一个死人,大家看了惊得差点儿叫出声来:捞出来的并非杜娟,而是一个血肉模糊的老汉!于成龙觉得事情蹊跷,命差役们继续再捞,结果捞了半天只捞出一只绣鞋。拿出给何生荣一看,这正是杜娟的鞋子。那么,杜娟究竟到哪里去了呢?其实,杜娟并没有死。原来,杜娟上吊只是暂时昏了过去,由于何生荣发现得及时,她并未真正断气死去。落井之后,被井壁上一个凸出来的石坎挂住,她让井中的凉气一浸,居然慢慢苏醒过来。
        
        她迷迷糊糊地感到浑身发冷,用手一摸,身边是长满青苔的石头,抬起头来一看,才知道自己是在井里。这位大难不***子忙喊救命,恰好这时有个老汉早早起来挑水,听见井里有喊叫,就伏身一看是年轻女子,老汉赶忙找来一根绳子,让她抓住往上爬,由于这时的杜娟浑身乏力,加之水井太深,费了好大劲也没把她拉上井来。
        
        二人正在焦急之时,走来一个过路的俊俏后生,他看老汉躬身拉着什么,觉得有点奇怪,上前一看说道:“老人家不如你也下到井里,把绳子系在妇人腰上,你在下面推,我在上面拉,保管一次就能把她救上来。”
        
        老汉顺着绳子滑到井中的石坎上面,按照后生说的办法一试,果然很快把杜娟救了上来。
        
        那后生一见救上来个年轻女子,仔细一看,见她肌肤白嫩,娇喘微微,是个少见的乡间美人,不由得一下动了邪念。待杜娟简述了自己的情况后,后生便对杜娟柔声说道:“娘子,请你到土坡后边避避寒风,我把井里的这个老汉拉上来。”
        
        杜娟恍如大梦初醒,只好听这后生吩咐。她刚转身走了几步,就听身后“扑通”一声闷响,回头一看,见后生正往井里掷石头。那后生直到确信那个老汉已死定了,这才拉起杜娟要走。杜娟见他不像个好人,就迟疑着不动,那后生恐吓她道:“如果你不跟我快走,就要去吃官司,我看你还是赶快离开这里。”
        
        二人来到一座看庄稼的小土屋前,后生对杜娟说:“刚才这件事你也看见了,万万不可乱说,要是说出去,连你也逃脱不了干系!”他看杜娟被吓呆了,转而说道,“你浑身都已湿透,这么冷的天怎能受得了?再说,回到家里也说不清楚,你快到这屋里把衣服拧干,我在外面给你看门。”说着就把杜娟推进了屋内。
        
        杜娟转身关好房门,很快把湿衣服脱下,正在一件件拧干的时候,那后生突然从窗口跳进来,猛地抱住毫无防备的杜娟,将她粗暴地强奸了。
        
        事毕之后,那后生问她:“你是准备回家,还是要到别的什么地方去?”杜娟哭泣着说想要回家,那后生忙劝她说:“现在可不是回家的时候。你想,那个老汉已被砸死,必然要吃官司,你俩又掉到同一眼井里,这事肯定要连累你。再说,你丈夫已有意休你,现在你又要吃官司,他怎能容你?真要到了那个地步,可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那你说该怎么办?”杜娟求救似的问他。直到这时,那后生才告诉她说:“我名叫周铁,家在离此地很远的麻城,来这里替人家干活,明天就准备回家。你如果愿意的话,就做我的妻子,我一定会好好待你,你看如何?”4。真相大白
        
        事到如今,杜娟想想也真的无路可走,又看周铁人生得俊俏,头脑灵活,敢作敢为,而且两人的年龄也很般配,就只好点头答应了。她低头看了看脚,不好意思地说:“现在脚上没鞋可怎么上路?你去给我找双鞋来吧!”
        
        周铁听后点了点头,叮嘱杜娟把门关好,就匆匆去找鞋子。天快黑的时候,他只带了些吃的回来,却没有找到鞋子。二人在这小屋内挨了一夜,第二天周铁又去外面为杜娟找鞋子。
        
        可是,年轻女人的绣鞋到哪里去找呢?既不能到别人脚上去扒,附近又无集市可买,这可真难住了周铁。另外,更让他犯愁的是,听说那老汉的尸体已被官府打捞上来,眼下正加紧追查凶手,万一要追到自己头上,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再一想,杜娟在自己手里,别人又没看见,那知府于成龙就是神人也不会查到他周铁头上。这样一想,胆子就大了起来,又到那井附近转悠了一番,顺便想听听破案的消息。
        
        突然,他看见一个人在前面急匆匆地走着,想走上前去闲聊几句。还没追上那人,却见路边有个包袱,打开一看里面除了几件旧衣服以外,还有一双绣鞋。周铁心想,这可真是太巧了。
        
        周铁再也无心打听那个死老汉的事,急忙转回到小屋里,兴冲冲地对杜娟说:“鞋子找来了,快穿上试试!”
        
        杜娟接过鞋子一看,暗自吃了一惊,她问周铁说:“这是我的鞋子呀!你从哪里弄来的?”
        
        “什么你的鞋子?是我花钱买的,你快穿上吧!”周铁随口编了句谎话。
        
        杜娟听了更加纳闷,这分明是自己的针线,就是拿到天边也能认得,难道丈夫把鞋拿到集市上卖了?想到这里,她觉得鼻头发酸,眼里流泪,忙追问周铁说:“这确实是我的鞋子,你老实告诉我,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
        
        周铁听得有些不耐烦了,便大声说:“这真的是我花钱买的嘛,怎么说是你的鞋子?”
        
        “不,这就是我的鞋子!”
        
        “就不是你的鞋子!”
        
        两人正在争得不可开交,突然涌入四五个捕快,领头的一把把周铁的脖子套住,后边的一个也拿绳子缚了杜娟,推推搡搡地把这对野鸳鸯捉了出去。
        
        到了黄州大堂,一惊一吓之下,杜娟啼哭着就把周铁如何落井下石,砸死老汉,又如何劫持、强奸自己的罪行说得明明白白,周铁无奈只有认账。
        
        原来,于成龙见没有捞出杜娟的尸体却捞出一个死老汉,感到这起案子变得复杂起来。他初步做了如下推断:既然井中没有杜娟的尸体,说明她可能没死。又从井中捞到杜娟的一只绣鞋,再加上何生荣拿的那只绣鞋,说明此时的杜娟一定赤脚,很可能就在附近,没有走远。
        
        老汉死在井下,杜娟却被救出深井,说明上面一定有人帮忙。
        
        井上的人很可能被杜娟的美色打动,进而要霸占这位女子。
        
        为怕事情败露,乘机砸死了井下的老汉。
        
        此人如果骗走了杜娟,这两人肯定会在一起;杜娟没有鞋子,必定要找鞋穿,只要想办法能让那人捡到鞋子,才可能找到他们的行踪将其抓获。
        
        按照以上推断,于成龙让人从何生荣家里找来杜娟的鞋子,故意丢在附近的路上,再派人暗暗监视,果然见周铁捡了鞋子,然后让人跟踪抓捕,周铁遂落入法网。


      回复
      3楼2019-07-15 19:18


        回复
        4楼2019-07-15 19:18
          要是能加上个判决,就算圆满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7-20 10:22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