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锤40000吧 关注:70,973贴子:1,593,389
  • 9回复贴,共1

[Lex]怀言者角色A部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Aakas — 战斗兄弟


Ahk, Dal — Master of Signals, 34th Company (HH时期)


Ahraneth — 第34连旗手[34th Company Standard Bearer](HH时期)


Alaema — 黑暗使徒
Alaema是一名黑暗使徒,他曾是一小队怀言者中的一员,该小队暗中渗透进帝国世界Sahch-V伺机发动叛乱。在他们的秘密基地里,Alaema和其他怀言者们(他们的指导者是黑暗使徒De Haan)先是组织Sahch-V居民建立起了一个混沌邪教,接着他们开始派遣代理人前往各个城市暗中传播混沌教义。Alaema和其他怀言者们计划一旦有足够多的本地居民成为教徒,就利用该邪教在Sahch-V上颠覆帝国律法,从而将该世界收入囊中。在发展了近2年之后,该邪教在怀言者的帮助下已变得规模巨大,并且发展出了一张由甘愿为怀言者目标效力的叛徒和既得利益者组成的不断扩大的关系网络,他们只待最后灾祸降临。
但是怀言者们所不知道的是他们的计划吸起了方舟世界Varantha上的灵族的注意,这群灵族随后就对Sahch-V发动了突袭。Alaema对于此次袭击最初的感知是一个邪教徒冲进他们的秘密基地大叫着教徒和装备遭到了摧毁。之后,一大群次元蜘蛛涌入基地,该教徒随之就倒在了星镖武器的火力下。Varantha的灵族因憎恨混沌诸神及其仆从而出名,所以他们攻击起怀言者来残忍又无情,这使得在人数上占优势的怀言者们也不得不退守进他们的基地中。不幸的是,当怀言者自以为正确地撤进室内后,却突然遭到了一群等在那里的灵族伏兵的袭击,在接下来的厮杀中,Alaema被一把巫师之刃[Witchblade]击倒。灵族凶猛的攻击只针对邪教徒和怀言者,在这次攻击之后,这两帮人都遭到彻底清除,只有De Haan和怀言者Meer因为逃进了怀言者基地内安全的传送室[teleport pad]而得以幸存。Alaema的死亡和怀言者在Sahch-V上的失败使De Haan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所以他立刻开始沉迷于追踪Varantha确切位置,以便展开复仇。


Amphion — 术士
Amphion是一名怀言者的术士,在黑暗远征[Dark Crusade]期间他同术士搭档Zethus一起在星球Kronus上担任黑暗使徒继承者Eliphas[Eliphas the Inheritor]的顾问。随着血鸦战团开始攻击他们位于Deimous海湾的要塞,Amphion和Zethus召唤黑暗诸神的力量,打开了一座亚空间传送门,从而使恶魔以及更多的怀言者同袍可以登陆Kronus援助他们同血鸦SM进行厮杀。但显然这些援助并不足够,因为最终Amphion没能守住传送门,它被随后赶来的血鸦们关闭了。


Apall-Af — 战斗兄弟


Kalta-Ar — 黑暗使徒


Arkula — Kalta-Ar的Coryphaus


Ashkanez — 第34大群的首席侍僧[First Acolyte of the 34th Host]
Ashkanez是怀言者的一员。
在和Ekodas一同筹备进攻Boros Gate的期间,Ashkanez被黑暗议会指定为黑暗使徒Marduk手下的首席侍僧,Ashkanez实际上是兄弟会[The Brotherhood]的代表,他为Kor Phaeron效力,致力于清除Erebus及其在怀言者内部的党羽。在Boros Gate之战期间,Ashkanez的背叛行迹暴露,之后他丧命于Marduk的热熔枪下。


回复
1楼2019-07-16 11:42
    说到Kor Phaeron我想起一个人,Nimur Ennat。就是下边这兄弟。


    这哥们是锯齿烈阳战团第五重型突击连的指挥官,是首席连长Kor Phaeron的人,Kor Phaeron把他安插在战团里作为自己的眼线。因为战团厌恶洛迦给他们的“恩惠”。
    这哥们死得很憋屈,他是在伊斯塔万五号上被铁勇的提丰式攻城坦克的炮火炸死的。而铁勇完全没注意到他们对友军的误伤。


    收起回复
    2楼2019-07-16 11:54
      Meer?cos拉克丝那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7-16 1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