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室透吧 关注:32,376贴子:702,246

回复:【原创,透梓】零的继承人本贴灵感来自另一个帖子,原作从全城通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dd


回复
41楼2019-07-31 17:59
    让他从回忆中抽出身来的是一张字条,很明显,是风见他们留着的——游戏帐号和密码?可以啊风见,这倒不失为一个传递信息的好渠道——看来那次随口说说的玩游戏被风见听了进去啊,不知道有没有被公安部的其他同事知道——原来零小组的降谷先生还打游戏啊。
    是啊,降谷先生还打游戏啊。这种事情当然是被整个零小组知道啦,不然通过游戏联络这种绝妙的主意怎么会被通过呢?而且是大家二十四小时轮班挂机等着呢。
    登录,挂机,哈罗的名字明晃晃地挂在界面上方——风见你是故意吗?为什么要用狗狗的名字?
    另一方面,心怀忐忑的梓小姐依旧在波罗里继续着工作。十天,二十天,一个月——咦,安室先生还没有回来?小侦探坐不住了,公安的任务也不至于吧,再加上之前的通缉令,直觉上预感肯定是有什么要发生,或者,已经发生了?
    “小梓姐姐,安室哥哥怎么还没有回来啊?”扬起好奇的小脸,镜片后的大眼睛里放着光?
    小梓的嘴角勾起一抹复杂的微笑,不置可否——她怎么知道,她当然想过打个电话,哪怕只是问一声他是否安好,听他说一句“怎么可能是我干的啊,梓小姐。”
    可是要她怎么去打这个电话?担心?忧虑?不觉得太多事儿吗?他们不过是普通同事罢了,最多是,搭档?大家就像是列车上的偶遇,到站了,各自下车,又有什么立场去过问各自下车后的生活?
    “没有呢,柯南。”
    没有?是没有消息?还是,没有要回来的意思?难道安室透这个身份已经没用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9-08-02 19:31
      悄悄的更一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9-08-02 19:32
        抓住!(喂,人早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9-08-02 21:59
          跑走了的又回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9-08-02 22:27
            小侦探的脑子里满满的天人交战,正在考虑是否要回家找个人商量一下——与此同时,琴酒的保时捷里——
            “什么,波本被抓了?什么时候的事?怎么被发现的?”
            “是昨天的新闻,大哥。”伏特加翻开电脑上的新闻页面,虽然照片做了处理,但是,“乌丸集团成员波本”那几个字却是清清楚楚地写在那儿。
            新闻不长,大部分篇幅都在介绍乌丸集团,以及这次抓捕对警方捣毁乌丸集团的意义,对于怎么确认的,怎么抓的人,只是草草了事。
            “没有任何用处的报道!哼!”琴酒冷哼着,扭过头去。
            “要去救他吗?”
            “那家伙不会出卖我们吧,毕竟他知道的还是蛮多的。”
            大家的心思翻滚着,有很多不确定摆在他们面前,说不怕被抓,那是假的,谁都清楚那会是个什么样的结局。
            “怎么会呢,就算是出卖我们也免不了那家伙的死刑,不说还有机会等到我们去救他,我们被抓了可没人去救他。”琴酒掐灭不知第几根烟,说道。
            “所以,大哥,我们这是要去救他?”
            “…………”琴酒不说话,伏特加发动了车子,坐在后座的各位也选择了沉默,只有贝尔摩德在抽着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9-08-08 13:35
              说实话小雪对酒厂的各位了解不深,要是ooc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楼2019-08-08 13:39
                没关系没关系,我们自己写东西多多少少会强加自己的理解,所以ooc不可避免


                收起回复
                48楼2019-08-08 16:21
                  短短地更一段证明一下我真的没有弃文,明天争取来个长的——对话还没有写完的,可以先自行脑补一下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9-08-15 23:06
                    看到有亲亲说被吞了,重发一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2楼2019-08-16 16:11
                      图片发不出去——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台风天网络受影响了,在透梓吧的更新没有被吞,亲亲们可以移步透梓吧——明天再尝试一下发截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楼2019-08-16 21:58
                        “是,上次的方案管理官已经拿去会议上讨论了,”风见停顿了一下,垂着头,不敢看他的小上司,“只是,我和管理官私下以为,这样做未免太过冒险了些,真的要这样吗,降谷先生?拿你自己去当诱饵?”
                        “嗯?”降谷零不置可否地看了风见一眼,“呵,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风见,不那样,怎么惹来大鱼?”那神情,与之前在射击场里如出一辙。
                        “是的,受,受教了。”风见依旧是垂着脑袋——不,把头低得更下去了。只有微动的下巴暴露了他咬紧牙关憋住话语没开口的事实。
                        可是还是不愿您去冒这个险啊,降谷先生。波本被“成功营救”回去之后降谷零的身份被发现的概率会大很多的——尽管一开始信任度会有所上升,但是波本被抓后不久组织就开始接连遭受毁灭性打击,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该怀疑那个人吧。
                        风见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小上司,也明白现在无论是说什么都很难阻止某个不把自己当回事儿的家伙去冒险,也只能转身带上门离开——话说降谷先生吃饭没有?不如叫一份外卖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7楼2019-08-16 22:48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8楼2019-08-17 19:55
                            “嘟嘟嘟…………”翻着笔记本上的记录,“外卖”二字下面写着一串数字,风见就照着打了——“您好,这里是波罗咖啡厅,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波罗?不就是,梓小姐吗?
                            “呃,您好,我想,要一份外卖可以吗?”
                            “实在是抱歉,这位先生,本店的外卖配送服务暂停了,如果方便的话您可以选择到店自取,本店的地址是…………”
                            “我想要一份鱼子酱意面,稍后就取。”谁知道,那只是因为上次安室透在送外卖的时候顺道截获了某诈骗集团的信息,给风见挂了个电话,交代他去查证时风见做的笔记——完全版的应该是:降谷先生在送外卖的时候遇到的诈骗集团线索…………至于电话,送外卖嘛,拿的当然是波罗的公用手机啦。
                            “一份鱼子酱意面,好的,请问姓名?”
                            “风,不,飞田。”
                            “好的,飞田先生,请及时取餐。”
                            恩,风见看了看时间,以及手上的工作,现在出门去波罗拿一份意面回来应该不成问题。于是他换下了制服,出发了——记得降谷先生说过,梓小姐最擅长做的就是鱼子酱意面。
                            跑步过去,应该能赶上在午休结束之前拿回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9楼2019-08-17 22:03
                              @七草惜言🍀 还有被吞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0楼2019-08-17 22:04
                                49楼的截图仍然发不出去,只能劳烦小可爱们移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1楼2019-08-17 22:08
                                  “飞田先生?”正是午餐时间最忙的时候,小梓打包好了意面后又去忙其他的了。听见有人要拿外卖,职业性地核实客人身份,却发现,在哪儿见过?
                                  “您,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风见扶了扶眼睛,用以掩饰自己的尴尬——梓小姐的记忆那么好的嘛?该怎么回答呢?
                                  “您是,那天打棒球的时候和安室先生一起的飞田先生吧。”因为你与他有关,所以形象特别深刻。
                                  “呃,是的”风见觉得,店里的空调是不是有些高啊,他都开始冒汗了呢。
                                  “安室他,好像不在的样子。”不行,要说点什么。
                                  “是,”小梓的眼眸暗了下去,就连笑容也变得有些勉强了呢。“安室先生请假了——飞田先生和安室先生常联系吗?”
                                  我们吗?经常啊——每天都见面的那种。“不,不常。”
                                  简单应付之后,风见就带着午餐一路狂奔回公安部——但愿不会太迟。
                                  “波罗的鱼子酱意面?”才吃了一口,降谷零就认出来了——毕竟小梓用的配料可不是每家店都会调的。
                                  “是,是的。”本来准备放下就走的风见停住了脚步,把打开了一半的门又关上了。
                                  “波罗的配送外卖?”
                                  “不,不是,波罗咖啡厅的外卖配送服务暂停了,我是在电话里预订了到店里去取来的。”
                                  错觉吗?降谷先生问我是不是外卖配送的时候好严肃啊。现在又莫名开心起来?有吗?大概是我看错了吧。
                                  暂停了,所以,就是说,店长没有招新人吗?小梓一个人,也是忙活得过来的吧,吧。
                                  降谷零在鱼子酱的香味里难得得晃了神发了呆,以至于忘记了还有那么一个大活人伫在面前——“降谷先生,降谷先生?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恩,谢谢你的午餐——我很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2楼2019-08-17 22:39
                                    dd


                                    回复
                                    63楼2019-08-18 08:2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4楼2019-08-21 08:51
                                        可恶,明明知道自己对她而言极有可能是一个路人甲乙丙丁,过去就忘,不再惦念,可还是忍不住地想要成为那最特别的一个,私心地以为你如今仍旧独自忙碌是因为你习惯了与我在一起合作,而不是店长招不到人。
                                        明明就是,事情全部结束才是天下太平,可以与你安心坦白,却还是那么不应该地想要安室透的日子再长一些——因为我拿不准,我们的以后,会是从此平行不在相交,还是?
                                        你会等我吗?小梓?等我把这一切都处理好,把那群**一个个都收拾干净。
                                        然后以,一个,骗子的身份来向你坦白?
                                        对不起啊,之前,骗了你。我根本就不是什么安室透。
                                        这些话语,就算是三个月后,已经成功回归降谷零身份的他想来,也不知道,该是用个什么词语来形容。
                                        现在,作为一个有理的人,他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和小梓解释了?
                                        “去自首吧,安室先生,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5楼2019-08-21 12:25
                                          dd


                                          回复
                                          66楼2019-08-21 18:15
                                            新闻当然不会说被抓住的波本叫做安室透,至于为什么小梓会这样以为,那纯属是因为高木警官的几度造访让她不得不怀疑——每次都不说清楚,都说是警方机密无可奉告,可是每次都绕不开安室先生,偏偏这期间唯一值得称得上大案就只有乌丸集团的落网——不是波本,是谁?
                                            你又失踪不见得“那么及时”,新闻上说的通缉又那么地“针对”着你——所以,到底是不是你?
                                            如果不是,那为什么连最疼爱的狗狗都要拜托别人照顾?
                                            当小梓得知,安室先生把哈罗交代给了小兰时,心里的最后一根防线,被突破了。
                                            现在,当一切又回归风平浪静,安室透再度回到波罗时,她却发现,再也不能说服自己了。
                                            傻吗?波本明明被抓了,怎么还可能回来上班?
                                            不,波本又被乌丸集团的其他成员给救了——一直密切关注事件进程的小梓敢说,她没有漏掉任何一个细节——
                                            波本被抓是因为偷文件时被风见警官开枪打伤了,枪伤暴露了身份。被抓后伤口一度恶化,被送往警察医院进行治疗——医院的警备并没有监狱那么森严,故而乌丸集团的其他成员看准了时机,把在医院里的波本给救了出来——随后虽然成功捣毁了乌丸集团,但是仍然有网之鱼——这次的行动还得到了FBI,CIA,MI6,国际刑警组织等盟友的大力支持。
                                            小梓不相信他会做那样的事,可惜怀疑就像一颗种子,落下了,就种下了,就生根发芽了。
                                            你倒是告诉我,你这三个月去了哪里,又去做了什么啊!给我一个解释好吗?
                                            “对不起,梓小姐,这件事是我不对。”是,真的?真的…………
                                            “之前没有把真相告诉你是因为我的工作不允许。”什么工作,果然是波本吗?
                                            “我不能让他们,我的敌人们知道,我是一个公安警察,所以,我用了安室透这个假名字,来到这里——骗了你,对不起。”
                                            “公,公安?”小梓的表情直接说明了此刻的她有多,难以置信,如释重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7楼2019-08-22 10:16
                                              dd


                                              回复
                                              68楼2019-08-22 10:36
                                                顶!


                                                回复
                                                69楼2019-08-22 14:08
                                                  “是的,就是那个被称作‘零’的部门。”当得知自己的好好小梓在想些什么时,某人又“犯规地”笑了——原来小梓那么关心我的吗?“我的工作是潜入一个十分危险的犯罪组织,获得他们的更多信息,以便于我的其他同事们进行抓捕…………”
                                                  “乌丸集团吗?”梓,好奇宝宝,关爱后援发问了。
                                                  “对的。”不对,小梓是怎么知道的?
                                                  “那么,零先生,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呢。”既然是卧底工作,那么安室透也不过是一个假名字吧。
                                                  “零先生?”
                                                  “之前柯南有提过,安室先生小时候有个代号也叫做‘零’,你的工作又是在被称作‘零’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并且我现在又不知道你的真名叫什么,所以不叫你‘零先生’叫你什么?”
                                                  柯南?降谷•安室•波本•透•零想起了自己的那几次“惨痛”经历——没亲眼所见就是不会相信啊,那么个“人小鬼大”的躯壳里装着的居然是个十七岁的少年——恩,十七岁能做到这个地步也算,年轻有为?
                                                  怎么,突然牙有点痒?我才不会承认自己曾经被一个外表七岁实际十七岁的小家伙给算计了呢。
                                                  “零,我的名字,就叫做零,降谷零。”
                                                  “那天我和柯南说的,也有不真实的地方,零不是我的代号,而是我的名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0楼2019-08-26 14:26
                                                    dd


                                                    回复
                                                    71楼2019-08-26 23:03
                                                      顶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2楼2019-08-28 17:41
                                                        番外,依旧在波罗的降谷先生?
                                                        难得的周末,可是却是偏偏有人没假放——比如正在查案的高木警官和佐藤警官。
                                                        “终于有点眉目了啊——呀已经到中午了啊,佐藤警官要不要先吃个饭?”从毛利侦探事务所出来的高木警官整理着笔记上的线索和记录,一抬头,居然已经过了饭点?
                                                        “这么说真的是有些饿了哎,”佐藤警官望着外面那火辣辣的太阳,也停在了楼道口上——“要不,就波罗吧。”
                                                        “叮铃铃”悦耳的门铃声响起,职业性的微笑应声而起——“欢迎光临波罗!”
                                                        “呀,是高木警官和佐藤警官啊,今天来办案吗?还是来咨询的?”
                                                        “是来向毛利先生请教些问题的——咦,降谷先生不是在休假吗?”
                                                        被点名的某人正在吧台后面一如既往地做蛋糕,闻言只是抬起头来微微一笑,并无更多的解释,仿佛他还是安室透,在那里做蛋糕是个多么正常的事情。
                                                        “他是休假,但闲不住,就跟过来了。而且他的蛋糕还有三明治一直都是供不应求——我做的完全没有那么好吃。”
                                                        “那是小梓你谦虚了,你做的也很好吃。”终于开口了,想笑就笑啊,别憋着,难受不难受,降谷安室先生。高木警官在心里默默地吐槽着。
                                                        接过梓小姐的意面还有降谷先生的咖啡,两人在吧台的座位上开始享受生活?
                                                        “是最近那个无头尸的案子吗?”
                                                        “不,是那个学院后山焦尸的案子,被害人的面部全部被毁,就连身份证实都是一个难题呢。”
                                                        “那还真是麻烦,辛苦两位了。有什么线索吗?”
                                                        “有是有,只是没有证实,l已经派人去了。”
                                                        “这样啊,那还有什么其他的发现吗?”

                                                        正要回答,佐藤的电话不合时宜地响了——“这样?好的,我和高木马上来。”
                                                        一脸歉意地合上电话,对不起了高木,不能好好把这顿饭吃完了。“对不起了降谷先生,恐怕要打包走了。”
                                                        “没关系的,工作最重要。”利索的打包好,递上饭盒。俨然是当年的安室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3楼2019-08-30 21:35
                                                          目送他们离去,午饭时间过去之后的波罗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甚至,还有些冷清?不存在的,有安室透的小梓和有小梓的安室透绝对不会同意冷清这个评论的。
                                                          “工作最重要?零?那你呢?”
                                                          “我?当然是陪小梓最重要啦。”几乎是不假思索,给自己和小梓煮好两杯咖啡,小梓的口味偏甜,又想减肥,加糖不如加多点牛奶。
                                                          自己嘛,清淡的纯咖啡就够了。
                                                          “是吗?哎呀我怎么给忘了今天小兰不在家,给毛利先生定了午餐。”
                                                          “没关系的,毛利老师没有来催,估计是在思考案件呢,我现在就送上去——是三明治和咖啡对吗?”
                                                          “不,是咖喱饭。”
                                                          “那我还是带上些咖啡吧,算我请老师的。”
                                                          说完,就一阵风一样地准备好饭菜还有咖啡,上楼去了。
                                                          果然还是案件更有吸引力吧,零先生。想去查案子直说啊,我又不会,怪你,对吧。
                                                          小梓想着自家零先生在等待咖啡机煮咖啡的时间里那无意识地敲击——也不知道是手指疼还是桌面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4楼2019-08-30 21:36
                                                            这是降谷先生的小习惯了,当他还是安室先生的时候小梓就发现了。当他不耐烦的时候,脸上一般是不会表现得很明显的,但是手指却会毫无节奏地敲击着桌面等一切可以找到的,可以敲的东西。
                                                            你暴露了哎,降谷先生——
                                                            话说他知道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5楼2019-08-30 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