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室透吧 关注:32,700贴子:705,079

回复:【原创,透梓】零的继承人本贴灵感来自另一个帖子,原作从全城通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来呢,我是想接着继承人的具体写下去,但是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太想把马自达的这个段子分享给大家了,而且我算了一下,如果按照现在的剧情的话,要把马自达的故事加进去的话,可能还要一段时间,所以现在就先放出来跟大家分享一下吧。
这个故事的开始可以是他们结婚以后也可以是他们同居以后,总之就是小梓在搞卫生的时候发现了一堆修车,发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0楼2020-04-17 16:01
    被藏在一个不起眼的盒子里,而盒子则被放在角落里藏得严严实实的。要不是小梓把东西挪开来搞卫生还真是发现不了呢。
    嗯,哪儿来的那么多发票?马自达的?零他最近也没去修车啊?
    藏那么严实,这是怕被我知道?
    算了,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小梓也不作多想,把发票拢好就收进了抽屉里。
    等搞好了卫生,小梓再坐下来的时候,突然就有那么一种好奇心驱使着小梓,想要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儿的求知欲油然而生。她还是拿起了那堆发票。
    她知道零的工作会涉及很多机密的事情,也不会去探寻他的电话啊,邮件啊之类。她也知道零轻易不会把文件放在家里的,就是偶有失误拿回来了也不至于放在角落里落灰,总是第二天就拿回去了。
    所以,就此推理的话这堆被他藏的那么好的修车发票应该不是什么涉及机密的情报资料一类的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1楼2020-04-17 16:02
      我来了我来了,我回来更文了,今晚会有一份,不算特别长的更新和大家分享呢。提前祝大家五一快乐呀,那个出门玩的小伙伴们也要记住口罩还需要接着带的呀。都要保护好自己,千万不要中招了,知道吗?已经复课复工的小伙伴们更是要注意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3楼2020-04-29 15:42

        “啊,所以,风见叔叔和小绿姨姨从那时起就认识啦?”
        时隔多年之后,某个在博士家吃点心的小姑娘一边拿着饮料把嘴里的吃食送下去,一边对博士爷爷的故事提问。没错,就是降谷家的小萱,她已经上小学了,在科学一门课上一直保持着十二万分的热情,自幼儿园时从老爸老妈那儿认识了这样一位在制造机械方面颇有造诣的博士爷爷后就成了博士家的常客了。待她稍大一些之后公务缠身的某公安就干脆默许他的宝贝女儿自己去找博士了。左右出不了什么事儿不是?
        今天的小萱,在请教了科学作业上的问题之后想起了上次听侦探团的哥哥姐姐们说起来的罗曼史,于是就多八卦了一下爸妈是不是吵过架之类的问题,毕竟在她的认知里,爸妈是人人都称赞的模范,也不曾在她面前吵过架。
        “有啊,我听说的有那么一回,只是具体情况我不是很了解。”已经迟暮之年的博士呵呵地笑着,端起红茶抿了一口。自打侦探团的孩子们上了中学以后,学业渐重,像之前那样无忧无虑地来他这儿嬉戏玩耍的时间也少了。小哀还在做研究,时不时去学校,给孩子们上科学课——对了,她现在还是帝丹小学的科学老师。上班时间很自由。但是也有了一份自己的独立住处了,没有像之前那样每日都住在博士家了。偌大个宅子,有时只剩下博士一人的时候,还是有些寂寞的。幸而老天似乎是有意要补偿这位爱好研究的老人家,安排了一个巴不得整日泡在他这里的降谷萱给他。
        具体情况,是后来在小绿姨姨那里知道的,小萱还知道了博士是从兰姐姐那里知道的,兰姐姐,也是从小绿姨姨那里知道有这么回事儿的。
        那时候我们两个还没有那么熟悉,早已是风见女朋友的栗山绿这样给降谷萱讲,但是我还是礼貌性地发了一个短信去问他,毕竟的话我安慰的再多,都比不上从你爸爸那里来的一句实话要管用的。
        而风见叔叔又是爸爸的副手,是除了老爸本人之外最有可能知道的人,对嘛。
        对的,据你风见叔叔后来说,接到短信的那一刹那还是很懵的。
        啊,为啥啊?
        因为他拿不准要怎么回复啊,还跑去了病房问你爸爸,结果你爸爸就给了他一句“看着办”,搞得他更懵了。
        啊我知道了,风见叔叔肯定是在纠结,怎么回复才不会坏了老爸老妈的感情,又不怕老爸说他不会保密。降谷萱人小鬼大地说到头头是道。
        是吗?是吧,都过去了这么多年了,谁知道呢。
        就连风见自己都记不得当初是怎么想的了。
        他只记得在得了“指示”之后很是犹豫地,告诉了栗山小姐真相,并且说明了降谷先生昏迷了一夜了,所以没有注意到梓小姐的信息之类的——嗯,说实话最不用纠结了,这不应该算,违反命令和规定吧。


        回复
        154楼2020-04-29 19:36
          这样的嘛?又不知道要照顾好自己,真是的,小梓听了好朋友的转述之后又泛起了一份心疼和生气,明明都千叮嘱万嘱咐要他照顾好自己了。所以说,他这还躺进了医院里?要不要去,给他带点儿什么去呢?
          与山口夫人完成了接班之后小梓就和栗山小姐结伴回家了,两人的住所其实是又一段距离的,不过就小梓今天这样的状态,栗山绿觉得多花点儿时间也是无妨。
          “你这是,想给他送吃的?”
          得到肯定答案之后栗山小姐“劝阻”道,现在病毒正于无形之中传播着呢,医院里搞不好更危险呢,等他回来再给他做好吃的也不迟嘛,你这样要是把自己折腾坏了不是叫降谷零更难受啊。
          我还是去吧,病人正是最要人照顾的时候,他一个人在医院……
          谁说他是一个人啊?就像是一个小恶魔从地狱窜出来一样,一个很诡异的声音从脑袋里钻了出来如此戏谑地对小梓说道,你忘啦?搞不好人家还不想你去呢。
          怎么可以这样说呢,天使出来反驳了,降谷零对你怎么样你还不清楚的?当然是义不容辞地去照顾他啊。
          真是,够了!小梓只觉得自己脑仁疼,我们顺便去药店买口罩吧,阿绿,搞不好过段时间更严重之后就买不到了呢。
          嗯。
          你要吃什么呢,零?到底还是给他打了电话,再次为了他没有按时吃饭的事情“训”了他一顿,得知他今天晚些就可以出院后小梓这样问道。
          只要是小梓做的,我都喜欢,我不挑的。
          去,伤员只能吃清淡的知道不。
          好。
          滴滴,拎着购物袋往回走的路上,小梓二人听到了一阵由远及近的鸣笛声,白色的马自达缓缓而来,小麦色的面孔逐渐清晰起来,比之往日的神采飞扬更多的是一些苍白:“上车吗,两位小姐?”
          “你是怎么知道我在哪儿的?”
          “从电话里听到了甩卖的音乐啊,并且来说这附近有外租卖场场地同时还有生鲜超市的也就那么几家啊。”
          本来我们还说好了要去阿绿家里一起做料理呢。
          我还以为今天能吃到阿梓的小灶呢。
          那栗山小姐要不要,来梓家里吃呢?
          对啦你要记得把哈罗接回去啊,他好想你了。
          好。
          晚高峰上走走停停,一行人总算是回到了小梓的公寓里。
          亮起的灯光在等着他们的归来,冒着热气的饭菜早就在厨房恭候多时了。
          妈妈?
          循着扑鼻的香气,小梓连外套都来不及脱就冲进了厨房,当然是妈妈啦,专属的鸡翅香味怎么会认错呢?
          啊,小梓回来啦,快去洗洗手准备吃饭啦。
          妈妈,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啊。
          说啦,但是你没有接电话呀,我在想是不是上班忙,就给你发了邮件留言,结果你也没回我啊。
          小梓妈妈颇为无奈地解释,疼爱得看着这个曾经被他们捧在手心里如今独自面对生活的孩子:“左右我有钥匙啊,你看你这不一回来就有的吃啦?”
          就是你的小狗狗有点儿难搞哟,差点儿把我当坏人了呢。
          敦促女儿赶紧脱掉外套去洗手,梓妈妈跟着后面出了厨房,见到了正被哈罗团团围住的降谷零,以及手里接过了购物袋的栗山绿:“呐,降谷先生你就把东西给我啦,好久不见哈罗他太激动了。”
          这是?
          “看来我来的不巧啊,今天有客人来聚会呀——这就伤脑筋了,我只做了你一个人的饭菜呢。”
          没事儿的啦妈妈,你看我们也买了那么多的食材嘛。
          对呀对呀阿姨,没关系的,本来今天就是说好了来阿梓这里一起做料理的。
          那,就都交给我好了,你们上班都不容易的,肯定都累坏了吧。
          喵儿,他们累坏了没有我不知道,反正本喵是饿了。
          降谷零听得梓妈妈这样说,更加不由分说地要往厨房去,嘴里还说着梓妈妈一路上也劳累,这才刚做了一大桌子好菜什么的,结果他家小梓更是以由不得他商量姿态将他强行撵出了厨房:“去去去,去跟哈罗跟大尉玩去,也不知道谁才从医院里出来呢。诺,昨晚给你留点寿司,妈妈煮好的海带豆腐汤在桌上呢。”
          我,降谷零的所有言语都被堵在喉咙里上不了下不去,一句话都没能说出口,只好乖乖坐在了饭桌旁,好歹也对你男朋友我有点儿信心好吧,我又不是什么弱不禁风的人。


          回复
          155楼2020-05-12 21:21
            小黑遇上小公主的那个脑洞始终是没想出来怎么写,还是接着继承人现在的剧情接着走吧。今天在b站刷视频的时候看到一个歌颂检察官的古风视频,我的第一联想居然是零?
            地址奉上,与诸君分享哈哈哈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4p4y1X7Rj/
            还有一点儿的小感想也拿出来和大家分享,剧情还在写,来得及就今晚放出来,万一来不及的话就,明天或者晚些时日吧(好像有种会被打脸的预感?)
            不管了,先放感想吧。


            回复
            156楼2020-05-27 21:02
              我一直以为,公检法是不分家的。他们都是一样的伟大的人。虽然说熟知的亲友圈里的检察官,律师,公安,警察们给我的印象并不是这样的,但这更多的应该是他们在我面前,是亲人,是相知多年的老友,而并不需要向我展示职业的一面的缘故吧。我仍然记得的是,小的时候,在那些任职于公检法系统里的长辈们的面前的那种不知名的害怕,这大概就是来自于他们职业上的那份严肃和刚正吧。
              这也造成了我,在众多的名柯人物中,一眼相中并深深痴情于零。
              我被他的那种爱国的激昂澎湃所感动。因为这份情怀和我自小所接受的那些爱国主义教育是一致的。只是他爱的国,是日本,而我爱的,是中华。
              这是对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深切认同,对那一片土地以及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人民的忠诚守护。
              这一份承诺之中所蕴含的情感是人类所共通的,是不分国界的。
              就算是我们有时候会说资本主义国家官僚主义政治,政客治国,商人财团主导什么,可是我觉得他们当中肯定也是会有不止一个降谷零的。
              像这次疫情里的那位铃木知事。
              愿以一人之躯,投身光影,换更多人岁月无恙的降谷零们。
              话说今天看视频的时候,第一联想居然是零,仔细一想还真的是没什么可以惊讶的,毕竟一直以来我都觉得零的各种姿态中,制服零是最帅的。
              大概有制服控的因素在其中,更多的恐怕是因为那一身制服所代表的,承载的内容。
              都说一入官场深似海,无论哪个国家都少不了威逼利诱的。
              现实中的降谷零们会如何,我只能寄希望而无法有实质性的动作。所以我希望,能在继承人里,给零一个,舞台。一个让他以战略家的姿态展现风采的舞台。
              我希望我能不枉,零给我这份的感动。


              回复
              157楼2020-05-27 21:06
                好的吧,感觉还是没写到心里的那个点儿子上,总感觉差了些什么,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他们俩在公寓里的那个情况,以及两小只的眼神交流。
                零的情况的话,其实是按照我之前在学校的经历来写的,我爸妈属于那种不轻易放弃工作并且很追求做到最好的人,反应到对我的教育上来的话就是,说的夸张一点儿就是,只要没晕倒在学校,一般都不允许我请假的。理由很充分,怕我请假了漏掉了课程。所以我总是有那样的状态——身体上生理上好难受啊,意识上心理上还在说坚持一下嘛,还没到意识模糊神志不清的地步呢,还能坚持呢。
                不知道我写清楚了没有,小伙伴们能不能get到我的点。


                回复
                159楼2020-05-29 20:16
                  要不,今晚你就睡在我这儿吧。
                  降谷零回味着那天晚上的事情,并对着坐在副驾驶上给哈罗顺毛的梓坦言道他觉得那样的阿梓很可爱。最后自然是遭到了梓的“反对“加”鄙视“。此时的日本,因为寒暖流的交汇下起了蒙蒙的细雨,没有电闪雷鸣更没有狂风大作,有的,只是铺天盖地的阴云,仿佛是专为了这场疫情致哀。
                  再强壮的人,也经不住如此高强度的连轴转的,降谷,去好好休息几天再精神饱满地回来工作,这是命令。就在两天前,黑田管理官这样对降谷,还有同样忙碌了好一阵子的零小组这样说到,给了他们四天的假期。还威胁到,除非突发紧急情况,否则不准他们在假期结束之前返回工作岗位。
                  于是降谷零终于等来了那个实现,他一直心心念念的愿望的机会——他终于有机会,带小梓,一起,去见一见他的,那四个,好,同学了。
                  原来你的学校生活,那么丰富多彩啊。这是梓第一次,听他提起警校生活的时候,给出的反应。
                  丰富,多彩吗?彼时的降谷零再一次被梓的回应逗笑了。说实话,眼前这个女孩儿的言语,总是能叫他忍不住笑出来,莫名觉得很快乐,很平静,总之难受不起来。这大概是,所谓的,阳光体质吧。就像,那位老师一样。
                  人生,瞬间就充满了阳光,和温馨。
                  可能是阿梓没有亲身经历过的缘故吧,其实说是丰富多彩也不为过,只是这个丰富,还多了些刺激和危险罢了。
                  现在回想起来,也是很叫人怀念呢。要是松田那个家伙,没有那么早离开,会不会,还想当警视总监呢?看不出来啊,那个小子,其实眼光也不输给狄原嘛。一次共同值班的时候,零从白鸟警官那里得知了佐藤美和子警官和松田那个家伙的往事。零再一次遗憾,没能在好朋友身边。
                  要是那个家伙还活着,会不会,就和佐藤警官交往了呢?成为我们五个人里第二个脱单的人——班长他,也是,要是顺利的话,怕是都已经结婚了吧。说好的要介绍他那个和我一样是混血儿的女朋友给我们认识的呢?
                  到底是谁没有遵守诺言啊。
                  “零跟他们几个,很要好啊。”这是梓第二次听他讲警校故事的时候的表态。“你跟诸伏,真不愧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啊,好默契啊。”
                  “景。”
                  哈?
                  要是景他还活着,也会希望你这样叫他的。”那是专属于我们之间的称呼。我们哟。
                  不过话又说回来,景的女朋友又会是怎么样的呢?


                  回复
                  161楼2020-06-05 17:06
                    新一期的《警察学校篇》不要太甜了——真的是傲娇零啊,人家景光都很清楚你对外号是“零”的马自达你还红着脸否认?有谁比景光更了解你的吗?还有原来如今堪称料理十项全能的零是景光教的啊。景光教的好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2楼2020-06-07 08:42
                      马自达奔驰在阴雨朦胧之中,在潮湿的地面上画出道道痕迹,很快,又因为新的水流的到来而消失不见,明天,会是晴天吗?
                      不过,持续时间再长的雨天,也会有结束的那一天不是吗?总会有阳光的。
                      终于有一天,当小梓被大尉的小肉垫摁在脸上的湿热感弄醒的时候,惊喜地发现,窗帘的缝隙中竟透着点点光亮?
                      是久违的太阳!
                      小梓猛地一把拉开所有的窗帘,热烈欢迎所有的温暖进屋。
                      衣服裙子被子,能拿出来晒的需要拿出来晒的,都拿出来!
                      零,出太阳了!
                      久违了,蓝天白云!久违了,阳光灿烂!久违了,零!
                      那次休假之后,零又回到了忙碌的轨道上,两人依旧是各忙各的,偶尔零上晚班的时候,也会赖赖床,偷偷懒,去波罗吃小梓做的早餐。
                      把拍下来的蓝天白云好心情发邮件给零,小梓开始动手准备她和大尉的早餐,一边吃早餐的她一边打开了电脑查看今天的点餐系统上的订单——那是在前一段时间疫情越演愈烈的时候拜托阿笠博士设计的在线预约点餐系统,主要是为了减少波罗店内的人流量。虽然说目前为止波罗还没有暂停堂食的业务,但是出于安全的考虑,店长还是决定要把外带和外送的业务发展起来。
                      来到波罗,小梓很快的就收拾好了系统上预约的那几份餐食,并贴上了编码条,接着是——“阿梓你早啊。”
                      “川口先生你早啊。”
                      是原料供应商川口先生把昨天的说好的材料送来了。
                      “那么,我就把我的早餐拿走啦。”
                      川口先生笑着打开手机给小梓看系统生成的编码,小梓递过一个装着三明治和冰咖啡的纸袋。
                      “您好,我想问一下是不是可以点餐呢?”门铃声轻响,带来略有些许迟疑的声音。
                      小梓转头,一个穿着制服的年轻人映入眼帘,胸前的樱花警徽熠熠生光,由此小梓可以推测,这位客人一定是一个警察。但是他并不是常来波罗的警察之一,小梓觉得他眼熟,可是小梓很确定常来的客人里没有眼前这位,要是常客的话小梓绝不至于想不起来他的名字。
                      “可以的,先生。这是波罗的菜单,请坐。”
                      “唉,真的啊。真没想到啊,我找了好多家店都说只接受网上预定点餐呢。”像是经过了长途跋涉的旅人终于找到了可以歇脚的地方那样松了一口气,在听到了小梓的肯定回答后对方如释重负地在吧台上坐了下来,开始翻阅小梓递给他的菜单。
                      “啊嘞,这该不会是,美食杂志上说的那家波罗吧。”也许是菜单上的图片叫他想起了什么,看着看着,他突然这样子问小梓。
                      “是的呢,这是您的柠檬水,请慢用。”晶莹剔透的玻璃杯里飘荡着几缕柠檬的果肉,入口清甜而不腻,柠檬的酸味更是因为浓度很低而直接被略掉了。
                      “怎么了吗?”注意到客人一直在用综合了疑惑,试探的目光看着自己,小梓有些不自在地停下了手中的活计,问道。
                      “那个,冒昧地问一下,小姐您的芳名该不会是,姓榎本吧?”
                      哎?!“您是?”
                      “真的是你啊,小梓?我是青木啊,山口青木!”
                      “阿青哥哥!好久不见啊!”
                      两人皆是喜出望外,山口青木是小梓小时候的邻居,比衫人哥哥要小一些,比小梓大那么一点点儿。常常在以前玩耍,学习,后来两人去了不同的大学,去到不同的城市工作,也就此好久不见了。
                      “那阿青哥哥现在是,被调到东京当警察了?”
                      “对的,今天是我去东京公安部报道的第一天呢。”
                      啊,熟悉的字眼被再次提起,小梓感到了那么一瞬间的恍惚,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过来,简单的寒暄过后,青木的上班时间也快到了,两人就这样结束了谈话。


                      回复
                      163楼2020-06-11 11:16
                        萱萱和妈妈一样,很在意节日的氛围,总是热衷于准备各种的节日礼物。而且,很在意礼物是不是自己亲手做的。自从上了幼儿园之后,萱萱送出的父亲节礼物大都是自己做的小手工,有一次甚至献宝一般地,把一盘煮的不怎么样的炒鸡蛋捧到爸爸面前——“这是萱萱学会的第一道菜哟。”
                        唔,降谷零很是惊喜地尝了一口,没放盐。很淡。但是很好吃。
                        “怎么样?”萱萱很是紧张,很是期待地盯着老爸。
                        以前卧底的时候,说谎都快成了家常便饭了,可是现在有了女儿,反而不自在了。黑曜石一样的眼睛像极了小梓的眼睛,仿佛将整个星空囊括其中。对着这样一双眼睛,降谷零是真的不忍心骗她。
                        “很好吃,真的,就是,有些没味道,萱萱是不是忘了放盐了?”
                        “放盐?”小公主瞪大了眼睛,小小的脸蛋儿上写满了疑惑。“可是我是按照妈妈做鸡蛋的步骤做的啊。”
                        在碗里把鸡蛋搅散,倒进油锅里,凝固,翻炒,起锅,没错啊。


                        降谷零想了想,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笑了起来——阿梓她,会在起锅的时候才加盐搅拌,有时候是直接加酱油,怕的是食用盐加热过度对身体不好,小萱可能是观察漏了。
                        “今晚吃三明治好不好?萱萱和爸爸一起做?”小孩子的注意力还是容易转移的,降谷零几句话开导下来,父女俩便一头扎进了厨房忙活。上完晚班回来的小梓看到的就是,桌上码得好好的,安室三明治。
                        “降谷零你不会吧,拿打折面包和便宜火腿给女儿做晚饭吃?”
                        “怎么可能!”我这用的可是全麦面包片和优质火腿!
                        从此小公主走上了料理的“不归路”。


                        回复
                        164楼2020-06-19 17:08
                          今日份的警视厅狗粮请收下——
                          透梓在后面的戏份里,大家不急,先铺垫


                          生死患难的感觉是个什么样的?可能普通人是很难经历和切身体会的。和平年代的公安,警察,战争年代的军人,才是一直以来最有发言权的人。现在,大概有多了一群人,叫做疫情之下的逆行者。
                          福兮祸兮,谁也不敢说夺取那么多性命的新冠病毒是个好东西,但是至少,也要“感谢”它给了全世界人民一段别样的人生经历。让我们更加珍爱生命,珍惜和身边人的每一分每一秒,更加抓紧当下的时间。
                          如果没有这场疫情,也许我们的高木警官,就不会有那样强烈的急迫感,要向佐藤小姐求婚了吧。
                          他一直都知道,在她的心里,横着太多的东西了。从父亲,到松田警官,再到……他也知道,她是多么受欢迎。他不求她满心满眼都是他,他只是想,尽他所能,护他一世平安喜乐。仅此而已。
                          如果说结婚之后需要调离岗位,那就让他走吧,他知道佐藤小姐有多热爱刑警这份工作。
                          “那个,佐藤小姐。”又一次坐在车里行驶在路上的时候,高木开口道,可惜刚开口又犹豫了。
                          “怎么了?”手握方向盘,目视前方的佐藤稍稍偏过了头来,问。
                          “你,”仿佛有千言万语堵在胸口,就是理不出来一个头绪。最终,只化作了一句——“我们结婚吧。”
                          我本来,没想过那么早向美和子提的,但是这次疫情叫我,太害怕了。上一周才在眼前的,那样鲜活的人儿,再一次联系的时候居然就已经——所以,我也不知道再等下去我还有多少机会说这个话。就干脆,今天说吧。
                          此时的道路,已经逐渐恢复了往日的繁华,路上的车流也开始恢复之前的规模了。佐藤被这突如其来的话语吓了一跳——“真是的,高木君就不能在工作时间想一点儿别的嘛?”
                          “啊啊啊,是,对不起,我分心了。”
                          “不过,话虽如此,真的是要答应的话高木君的求婚也太简单了些吧~”
                          这么说来,佐藤小姐是答应了?
                          我有说吗?


                          回复
                          166楼2020-06-29 11:56
                            番外之降谷教练?
                            小公主一出生就给爸妈带来了一份“超级大礼”,让两人享受了长达半年的,嗯,假期。
                            小梓当然是产假没得说,至于降谷零,那是被冠以,陪产的名义的,假期。虽然不知道陪产假这东西到底是怎么获得选票得以通过并且得以实施的,但是讲真的降谷零还是打心底里地喜欢这样一个假期。他可不想,在他和小梓的第一个孩子出生的,那么重要的时刻里,他还在烦恼如何请假的问题——嗯,虽然他降谷零“恋人是国家”,工作至上,但是安室透的生活里,咳咳咳,小梓至上!
                            扯远了,重来——
                            准确的说,是安室透的生活叫他懂得了,在勇往直前的同时,也要适当地,留意一下生活,特别是,身边的人。不然啊,说不好就没机会了啊~
                            小梓觉得很幸福,能有零在身边忙前忙后照顾,零也觉得很幸福,能把妻女照顾好。
                            两人一同看着闺女儿从白白胖胖的糯米团子到长出一颗,两颗牙来,再到蹒跚学步,牙牙学语——似水流年,生活固然琐碎,也难免着急之中带着些许的急吼吼,但是就是这样的点点滴滴,才叫生活不是吗?冒险再惊险刺激,也已然够多了。
                            过着过着,小梓突然发现,他俩的生活里除了照看孩子,就没有了其他的重心?
                            呐,那个,零,要不趁着现在不用上班,我去把驾照考了吧。
                            上学的时候没有抓住机会趁早搞定驾照,现在的小梓回过头来仔细想想,还是比较吃亏的——“将来我要带孩子去哪儿郊游的话,总不能老麻烦你开车带我们去吧,万一有案子等着你呢?我也把开车学会来,总好过不会吧。”
                            某天把小公主哄睡之后,小梓这样对某个正用一个看上去十万分之舒适的姿势把自己窝在软绵绵的床垫上的家伙说。
                            啊,可以啊,这主意听起来不错。等你学会了咱家再买台迷你车,你就再也不用担心下班晚错过电车的事情啦。降谷零正抱着电脑敲敲打打不知在干嘛,闻言抬起头来对着妻子就是一个足以迷死波罗那些女高中生的笑容。
                            不过对于天天见此美男的小梓来说,更让她在意的是零说的后半句话:“我都还没学呢,你就想着买车的事儿啦?你也不想想闺女儿日后的开销啊?”
                            没事儿~降谷零颇为不以为然地抱住侧身过来想要“偷窥”他电脑屏幕的小梓:“虽然你老公我很穷的,但是给你买台迷你车的钱还是有的。”
                            骗谁呢!小梓伸手刮了刮零那深色的脸蛋儿,你的工资多少我还没个数吗?啊,降谷先生?怎么,总厅又来任务啦?
                            嗯,一些案件资料和线索,让我推理一下。
                            陪产在家的降谷零,实际上也不算是无所事事地专注家庭煮夫,只不过呢,更多地,当起了,麦考夫•福尔摩斯那样的“办公室侦探”而已。偶尔也会有要出现场的时候,较之当爸爸之前,也是尽量地,快去快回了。闲暇之余,时不时地会有邻居拜托一些小案子。
                            当然,也有表面上是小案子,最后查出大案的时候。
                            就这样,降谷零陪小梓,去报名了驾照考试。教练是个上了年纪的老教练,很尽责很认真,也很,耐心却很容易着急地教人。
                            在教练的车子排不上练习的时候,零会带着女儿,拉上小梓去城市的某处偏僻少人之所开马自达练习练习。以至于有时小梓会开他玩笑说看来零不当警察也可以当驾校教练啊。
                            零回想起在警校的时候他们三个没拿驾照的一起去考试的那个“惨不忍睹”,心想,算了吧,你还是乖乖地听教练的指挥通过了考试再说吧。那个教我开马自达的家伙教我的那些东西啊,可不能交给你拿去考试啊,分分钟要考零分的出来啊。


                            回复
                            168楼2020-07-22 15:55
                              我又开新坑了,真是拿自己没办法啊,也许可能两边换着更?https://nanyangjunzhu.lofter.com/post/1f0499b0_1ca64e72c


                              回复
                              177楼2020-09-01 17:12
                                总之,圆满完成了任务帮助了奶奶的小梓心情很好地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以至于到了晚上下班之后还问零要不要给他送便当去。
                                “梓今天看上去很有活力啊。”零看着心上人发来的短信,心里开心地想,同时对自己不能早早下班去找她而感到抱歉——“只要是梓做的,都是美味的。”他这样回复道,告诉梓可以在楼下大厅里碰面。
                                “这个家伙。”梓露出了一个“我早该意料到”的表情,在喂饱了两个主子之后开始琢磨给零做什么便当。
                                这样的疫情持续的时间比大家想象的都要长,在相当一段暂停之后,政府开始宣布逐步性地,阶段性地,有计划地复工复产。对于小梓所在的这样日常的必不可缺的餐饮业来说,最大的体现大概莫过于终于可以恢复堂食了。
                                从明天开始我的上班时间要恢复之前的班次了,零。
                                恢复堂食的前一天,小梓这样跟零发短信说到。一个多钟头过后,零回复:“明天我去接你。”
                                一直到第二天,坐上了马自达的梓才想起来问零:“今天不用加班吗降谷先生?”
                                “没事儿,剩下的事情交给风见去处理就好了。”
                                零说的风轻云淡,梓也就相信这个工作效率和态度一流的男人肯定是把麻烦事儿都处理好了只留下一些收尾的工作给下属。所以,事实上真的是这样吗?
                                也许真的是这样的,我们要相信降谷先生是体贴下属的好上司,你看他还经常投喂风见不是吗?
                                晚上吃饭的时候,梓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突然问零,认不认识一个姓山口的警察?
                                山口?零歪着头想了一下,山口是大姓,不像降谷那样稀少,他认识的警察里确实有姓山口的,而且还不只一个——“你说哪个山口?”
                                “青木,山口青木。”
                                “有啊,你找他做什么?”零开始警觉了。
                                “啊,那太好了,我正愁着怎么把那个还给青木哥哥呢。”
                                嗯?!青木,哥哥?
                                趴在桌子边上的哈罗跟大尉说,他很肯定地看到了,姐姐说话的时候主人的眉毛上挑了。
                                嗯?可能是小梓说的哪句话刺激到了?大尉在舔他的爪子,他很庆幸自己能有那个聪明才智终于学会了如何跟哈罗沟通,以后小梓不在家的时候他就不用那么无聊了。
                                不过哈罗可能也觉得能学会跟猫儿说话的自己很聪明?
                                梓告诉零,青木哥哥昨天去找他们兄妹俩吃饭,完了之后把警察手册落在了衫人哥哥那儿,本来是想着梓上班的时候顺便拿去给每天早上都会去波罗吃早饭的青木的,结果今天因为奶奶的事情小梓就这样错过了。
                                噢,是这样啊,衫人哥哥的好朋友啊。
                                那小梓你还叫的那么亲切?我还以为你又有一个我不知道的哥哥呢?
                                因为是哥哥的好朋友而且又是邻居所以经常在一起玩儿啊,经常是放学之后两个哥哥一起来接我一起回去呢,那个时候还总是被同学们说是公主和她的两个骑士呢——小梓有些不好意思地回忆道,那个时候还跟哥哥闹说真是的不要他们来啦。
                                这,这样啊,零开始低头吃东西,心里暗道又是青梅竹马啊。


                                回复
                                178楼2020-09-03 1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