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吧 关注:113,026贴子:877,568

【镇魂】流绪微梦这里馨馨,一个依旧在坑底躺平的精分人士。一个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镇魂】流绪微梦
这里馨馨,一个依旧在坑底躺平的精分人士。一个原著与剧版杂糅向的产物,剧版占比更重些,文风微虐预警。lofter同步更新中(老福特id:苏沐馨),感谢大家支持。由于学业问题,更文时间不定,尽量暑假内结文,我尽力而为去还原这不过审的情感()承蒙厚爱,希望各位看官不喜勿喷,可以踊跃提建议哈,馨馨会认真听取的。首发放预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7-19 12:15
    2020-02-26 16:09 广告
    预告
    原来一个人的孤单不是孤单,想念一个已经离去的人,才算真正的孤单。

    “这一万年里,我唯一不会忘记的便是自己的名字和昆仑的故事。”

    “给任何事情定一个期限,终究不会有结果,倒不如把握好现在,何必去忧心未来。我们还有很多未来。”

    “可未来,真的属于我吗?留给我的时间,又还剩多少呢?”

    “你知不知道这会腐蚀你自己的身体?老子的命是命,你的命就不是命了?你是神吗?你死不掉的吗?”

    “赵云澜!赵云澜!快走!”

    “要走一起走,你这次别想再让我看着你的伤后悔了。”

    “哥哥!何以至此?为了一个镇魂令主,竟将生命链接与他共享。你可知这样一来,你连一个未能完全觉醒异能的地星人都奈何不了了。”

    “我要你死在我的手里……”

    …………

    沈巍,你隐忍得让我心痛,这一切,真的值得吗?你的一句值得,我根本配不上。不论何时何处危险降临,都是你不顾一切冲到我面前挡下,转身还要扯一个僵硬的微笑告诉我你没事。我手里的这根镇魂鞭,何时能为你做点什么?

    赵云澜,很感谢你能出现结束我一万年漫长的等待,昆仑是你,赵云澜是你,当年的一句“巍巍高山,连绵不绝”值得我用命来守护,我的命格因你而变,用生命来护着我我心甘情愿。所以,不必愧疚。我生来孤独,你是第一个愿意走进我的世界的人,我可以摘下面具,我可以面对一切,但我绝不会面对你受一丝伤害。

    “昆仑,我不后悔!”

    “沈巍,我不后悔!”

    ——————预告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7-19 12:16
      第一章 生疑
      天灰蒙蒙的,似乎一场大雨即将倾盆而至。路边的小贩火急火燎地叫嚷着收拾摊子,街道一改往日和谐的面目此时此刻出奇的纷乱。“轰隆——”裂帛似的一道惊雷忽然自空中传来,黑云压城的感觉飘然而至。沈巍缓步走着,他冰冷的淡然与过往风风火火的行人与商贩格格不入。他抬眸望向上空,迟疑了片刻,似是要下雨了。刚才惊慌失措的人们都已经渐渐消失在视线中,空旷的街道,身着靛蓝色西装的男人深深呼出了一口气。刚才那几个厉鬼不知是用了何种怪异的手段,竟叫他一向杀伐决断的黑袍使有些吃力。不想再去想了,想想回去,该如何向他解释。沈巍精致的面容毫无波澜,肆虐在肩膀上的伤痕隐隐作痛,他微微皱起眉锋,伸出手臂扶上了右肩。那厉鬼定是得了心术不正之人的帮助,否则不会有如此厉害的利爪,他会是谁呢?烛九吗?如纸面色愈加惨白,连鲜艳的唇瓣此刻都湿了颜色。
      直到细密的雨滴滴滴答答地敲打在他的身上,他才意识到需得马上离开了。本想瞬移离开,却不想生了岔子。他的双手刚刚汇聚起来的黑能量盘旋了不久便自行消失,强烈的反噬致他吐了一口血沫。“呵——烛九,果然是你!”他唇边沾染着鲜血,显得妖艳极了,嘴角扬起一个虚弱的弧度,无奈地叹了口气,快步离开。似有似无的声音在耳际回荡:不知那几只厉鬼可否合大人的心意,大人是不是还在纳闷为什么你会被区区几个厉鬼伤到呢?我倒是很想让那厉鬼陪赵云澜玩玩,不知黑袍使大人意下如何呀?哈哈哈哈哈——
      “烛九!你休想动他!”沈巍阴沉着脸,将本就苍白的面色硬扯得更加苍白。“我不动他可以啊,你自己来找我啊!”飘忽的声音戛然而止,沈巍脱力般扶住了路边的站牌,俯下身去,喘息了几声。
      这边的赵云澜看着天色不对,早就坐不稳了,“这他娘的什么鬼天气,沈巍可别在外面赶上大雨,真是不让人省心。”祝红抱着一大袋生羊肉正嚼地津津有味,腾出嘴时说了一句,“呦!我们鬼见愁什么时候也会关心人了啊?”赵云澜正心烦意乱着,昨天才因为沈巍的身份跟他闹得不太愉快,今天就玩失踪,这到底什么鬼?“怎么就叫关心了,这不是怕他回来生病嘛!百无一用是书生你懂吗?我可不想照顾一个病弱的大学教授。”黑猫腾空一跃跳到了赵云澜腿上,“喵的,老赵,你别跟我说你还以为他只是个大学教授,我早就知道你对他身份起疑了。”黑猫似乎又吃多了,直接压得赵云澜跳了起来,“你快给我下去,压死老子了,你这几天小鱼干吃超标了吧?”在电脑桌前敲敲打打的林静接了句话茬,“他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7-19 13:34
        “他是一向都超标好吗?对了,话说我上次给沈教授做检测时是真的奇怪,我严重怀疑他非人类。”赵云澜提起大长腿朝着林静的屁股就是一脚,“去你的!别瞎说,大白天的你也不怕吓着小郭。”小郭正专心整理文件,没有理会。
        终于安静了一小会儿,赵云澜揉了揉狂跳的太阳穴,这***的什么事儿。“沈教授!你回来了?”小郭的一句话让赵云澜来了站起来的力量,可刚刚看到沈巍的那张脸,便想到昨天的种种,赌气坐了下去,翘起二郎腿,“哎呦!回来了!还以为你不稀罕我们特调处换兼职了呢!”一想到昨天沈巍的语气,赵云澜就满是怒火,明明一起经历了如此之多,为何他就要死死压着自己是谁这件事情不肯揭开,为什么他就不愿意将自己的苦楚告诉他和他共同承担,为什么在他其实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之后依旧不遗余力地掩饰。沈巍,你不累吗?他讽刺的语气被所有人察觉到了,气氛异常尴尬,大家大气儿不敢出一声。还是林静先打破尴尬,“沈教授,你没事吧?我看你脸色很差。”沈巍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一晃,依旧用着一贯温和的微笑回应,“我没事,谢谢,可能是今天上课上久了太累了吧?”林静嘀咕起来,“哦!没事儿就好!”自然地望向旁边坐在沙发上的赵云澜。他的脸色现在别提多难看了,眼神冷冽地望着沈巍,沈巍只能不动声色地躲开注视。赵云澜心里犯怵,又撒谎,老子早对你的课表了如指掌了,今天大二考试,他一节课都没有。许是心虚,沈巍在掠过赵云澜的清冷的眼神时低下了头。赵云澜实在窝火,一个箭步冲到沈巍身边,扯起他的手臂便要离开,“你跟我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7-19 13:37
          第二章 身份
          赵云澜这么轻轻一扯,沈巍右肩上的伤口便隐隐作痛,他明显的感觉到撕裂感,有温热的液体自伤口中淌出不断地被衣料吸收,这才回想起自己本应能自愈这些伤口的,现如今是怎么了呢?明天还得去赴约,不知烛九又会以什么刁钻奸诈的手段来对抗自己,只能怪自己当年心软,没有割除这个毒瘤,如今留他在人世祸害人类,如今还要殃及赵云澜,他绝不允许赵云澜出半点差错。想想对策,既要瞒住赵云澜,又不可以让烛九利用郑意胡作非为……思绪如一团乱麻,沈巍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机械地跟着赵云澜移动着脚步,身上伤口的痛楚渐渐麻木。其实这样被赵云澜牵着回家也很好,他仿佛看见了昆仑,一切情感在此时都体现的无比柔和。快到家时,赵云澜停下脚步,回头望向沈巍,“满意了?”沈巍紧紧咬着下唇以抑制自己快涌到嘴边的血,“什么?”赵云澜的语气依旧不痛不痒,“我说你把自己搞这么狼狈满意了?”他深邃的眼睛里明显地映出沈巍还有不曾掩饰的心痛。沈巍笑了,“这点雨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还没那么虚弱,你别担心了。还有,烛九最近……”“你别转移话题!”赵云澜态度强硬地转回话锋,丝毫不留余地,“我现在就希望你能敞开心扉告诉我,你是谁,难道我们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你连这点信任感都不曾给我吗?你的身份特殊怎样呢?你的过去不可言说又怎样呢?你既然已经加入了特调处选择相信我,你应该把你的顾虑统统打消了啊。沈巍!你能不能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固执啊?你什么时候能释怀?什么时候能不藏着掖着?什么时候能惜点命?”赵云澜说到这里气的青筋暴起,紧紧握起的拳头不知该砸向哪里,最后狠狠地砸向了背后的墙,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伤口好像渗血了,沈巍只能庆幸他今天穿了深色西服,幸运的话还能搪塞过去。他背过身去,装作调整了下眼镜,实则是实在控制不了此时的因伤口撕裂而狰狞的面部表情。挨过去一会儿,他缓缓转身,“云澜,不是我不信任你,是我不能这么自私。我只是个普通的大学教授,有幸加入特调处与你们一起办案。除此之外,我无话可说。”柔和的目光撒向赵云澜,赵云澜丝毫不为所动。“沈巍你太顽固了,算了,你不愿意说,我不逼你了,进屋,洗澡换衣服,别感冒了。”他终究还是先软了下来,对待沈巍,如何暴风雨的攻势,都没有任何效果。
          说着便去拉沈巍进屋,因为太大力竟再次扯到了伤口,沈巍终于发出了一声难以抑制的闷哼,“呃”,赵云澜立马察觉,“怎么了?”“没事,刚刚撞了一下。”赵云澜当然是赵云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7-19 19:46
            赵云澜当然是赵云澜,沈巍的掉马甲之前他说的话他一个字都不会信。心里嘀咕着老子信你个鬼,便将沈巍扶到沙发上,替他脱下外套之后才发现,他右肩膀处的新伤仍在汩汩流血。血液凝固后与衬衫粘连在了一起,替他剥离时都有些手抖,不忍心多看一眼。“我,我轻点。”赵云澜看着有些难为情的沈巍,心疼地不知该说什么好。
            替他清洗了伤口,包扎好,沈巍一声都不吭,但他遍布额头的汗珠与被冷汗浸湿的衣服着实出卖人。“解释一下吧,大学教授!”沈巍强撑着将自己的上身直立起来,“就是不小心撞到了,我没什么好解释的!”赵云澜看着眼前这个固执的沈巍真的特别想发怒,但他这整个人散发出来的虚弱的样子却又让他无比痛心。“好啊沈巍,说得真好!”沈巍艰难地起身,用另一只手臂够到了自己的外套,拽过来之后便要离开,“谢谢你替我包扎伤口,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回去了。还有,明天我要跟我们系的许老师出差,所以明天我请个假,我走了!”沈巍强撑着扔下这几句话,推门离开,独留下傻傻站在原地的赵云澜,“沈巍啊沈巍!你究竟在想什么 ,我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
            沈巍捂着右肩的伤口默默道:“知道了我的身份又能如何?你知道了你是昆仑又如何?我不想你痛苦,也不想你深陷危险。赵云澜,我不能那么自私地只顾自己。”
            是夜,星月失了璀璨,漆黑的夜与两个无眠的人……
            次日,沈巍早早便做好了准备。不论如何,郑意都不能被烛九利用,她的异能太过强大,加上她对谈啸的执念,倘若再被烛九挑唆,那后果不堪设想。沈巍面对着镜中的自己,不禁冷笑,这副惨白惨白的脸色是要拿给谁看呢?他身为黑袍使如今也有这般无奈的时候,这真是太讽刺了,他抚上上受伤的右肩,耷拉下眼眸,运起周身能量传输到伤口处。如千万只蚂蚁叮咬般痛苦难耐,他不禁痛呼出声。“呃啊”只有这样才能暂时按住这个像个调皮的孩子一样的伤口,不可以展现一丝脆弱给对手,这是黑袍使一贯的作风,必须如此!
            他轻轻擦去满脸的冷汗,戴上眼镜,毫不犹疑地踏上了这条路,尽管是烛九一早就铺设好的为他量身定做的陷阱。推开别墅大门,一阵小提琴声响起,沈巍不禁警觉,站在门口以清冷的目光扫视着一切事物。可对面的人分明不是烛九,也不是郑意,会是谁呢?沈巍谨慎地向前走了几步,用冰凉的语气试探对方,“你是谁?”赵云澜拉着小提琴走近沈巍,沈巍瘆人的面色才有所改观。“赵云澜?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赵云澜放下小提琴,仍是一副无法琢磨的冷笑模样,“原来沈教授所说的出差地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7-19 19:47
              “原来沈教授所说的出差地点就是这里啊?还当真是清新脱俗,现在的大学教授出差不去外地,居然来这里啊!”沈巍满心疑惑,此刻也只能闷不做声地不做解释了。没过多久,沈巍隐隐察觉到了烛九的能量范围波动越来越近了,刺耳的声响回荡在别墅里,等沈巍急着提醒赵云澜小心时赵云澜已经中招了。沈巍阴沉着脸死死凝视着面前突然出现的烛九,烛九伸手扼住赵云澜的喉咙,狠狠牵制住了他。“哎呦,这可真是太精彩了我的黑袍使大人!你明知是圈套还敢一人前来,现在我一举两得。你不知道郑意的异能强过多少地星人吗?赵云澜这时候已经中招了,我真的很想看他自己掐死自己的模样。黑袍使大人,你会心疼吗?”沈巍抬眸,似一束寒光喷射而出,烛九有一闪而过的恐惧,随后便想到自己处于有利地位,便不再惧怕。“烛九,放了他,我不想重复第二遍。”磁性的嗓音回荡在房间里,一改往日温暖的声线,似是来自黄泉之下的最没有情感的声音。“这么好的鱼饵,我怎么舍得?我很期待镇魂令主疯狂杀死你们所有人的情景。”烛九毫不退让,只因自己手中握着最重的砝码。“是吗?那我的身份如何呢?”说完,一阵阴冷的风穿堂而过,别墅内的烛光纷纷随着阴风舞起诡异的舞蹈来,黑色的能量聚集,沈巍瞬间一袭黑袍加身。烛九邪邪的扬起嘴角,“你们到底什么关系?值得你这样做?也不知黑袍使这个完全形态能在人间保持多久,别怪我没提醒你,身上的伤会严重限制你黑能量的周转,你越损耗越会反噬。”
              斩魂刀伴着又一股能量闪现,“当”的一声脆响砸在地面上。沈巍挥起长刀便是致命一击,烛九拉着郑意挡在面前与之抗衡。又是一个瞬间,烛九带着二人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一串虚无的声音,“快赶来特调处看赵云澜怎么把他们一个一个干掉呀!”沈巍心急如焚,赵云澜中了招难保不会做出什么错事,他必须赶回特调处保护其他人。他全然忘记自己的身体状况,瞬移只外面不过二十面,完全形态便彻底消失带起一次最大程度的反噬,“噗——”沈巍喷出一口血软倒在地上,他剧烈地喘息着,这次的反噬似乎无法抵消了,体内的黑能量横冲直撞地失了规律,感觉下一秒就会倒下。“小澜,赵云澜。”他喃喃道,一把拭去嘴边的鲜血,赶回特调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7-19 19:48
                楼主,少一楼。第三楼没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7-19 19:51
                  今天要累成狗了,暂时先更到这儿吧,你们的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大家多提意见哈,会认真采纳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7-19 20:01
                    第一章 生疑
                    天灰蒙蒙的,似乎一场大雨即将倾盆而至。路边的小贩火急火燎地叫嚷着收拾摊子,街道一改往日和谐的面目此时此刻出奇的纷乱。“轰隆——”裂帛似的一道惊雷忽然自空中传来,黑云压城的感觉飘然而至。沈巍缓步走着,他冰冷的淡然与过往风风火火的行人与商贩格格不入。他抬眸望向上空,迟疑了片刻,似是要下雨了。刚才惊慌失措的人们都已经渐渐消失在视线中,空旷的街道,身着靛蓝色西装的男人深深呼出了一口气。刚才那几个厉鬼不知是用了何种怪异的手段,竟叫他一向杀伐决断的黑袍使有些吃力。不想再去想了,想想回去,该如何向他解释。沈巍精致的面容毫无波澜,肆虐在肩膀上的伤痕隐隐作痛,他微微皱起眉锋,伸出手臂扶上了右肩。那厉鬼定是得了心术不正之人的帮助,否则不会有如此厉害的利爪,他会是谁呢?烛九吗?如纸面色愈加惨白,连鲜艳的唇瓣此刻都湿了颜色。
                    直到细密的雨滴滴滴答答地敲打在他的身上,他才意识到需得马上离开了。本想瞬移离开,却不想生了岔子。他的双手刚刚汇聚起来的黑能量盘旋了不久便自行消失,强烈的反噬致他吐了一口血沫。“呵——烛九,果然是你!”他唇边沾染着鲜血,显得妖艳极了,嘴角扬起一个虚弱的弧度,无奈地叹了口气,快步离开。似有似无的声音在耳际回荡:不知那几只厉鬼可否合大人的心意,大人是不是还在纳闷为什么你会被区区几个厉鬼伤到呢?我倒是很想让那厉鬼陪赵云澜玩玩,不知黑袍使大人意下如何呀?哈哈哈哈哈——
                    “烛九!你休想动他!”沈巍阴沉着脸,将本就苍白的面色硬扯得更加苍白。“我不动他可以啊,你自己来找我啊!”飘忽的声音戛然而止,沈巍脱力般扶住了路边的站牌,俯下身去,喘息了几声。
                    这边的赵云澜看着天色不对,早就坐不稳了,“这他娘的什么鬼天气,沈巍可别在外面赶上大雨,真是不让人省心。”祝红抱着一大袋生羊肉正嚼地津津有味,腾出嘴时说了一句,“呦!我们鬼见愁什么时候也会关心人了啊?”赵云澜正心烦意乱着,昨天才因为沈巍的身份跟他闹得不太愉快,今天就玩失踪,这到底什么鬼?“怎么就叫关心了,这不是怕他回来生病嘛!百无一用是书生你懂吗?我可不想照顾一个病弱的大学教授。”黑猫腾空一跃跳到了赵云澜腿上,“喵的,老赵,你别跟我说你还以为他只是个大学教授,我早就知道你对他身份起疑了。”黑猫似乎又吃多了,直接压得赵云澜跳了起来,“你快给我下去,压死老子了,你这几天小鱼干吃超标了吧?”在电脑桌前敲敲打打的林静接了句话茬,“他是
                    ps:刚才那位小可爱你的三楼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7-19 20:03
                      太棒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7-20 08:47
                        死死捂住小马甲的只是经常锻炼身体的沈教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7-20 08:47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7-20 08:51
                            顶顶顶!!!+催更哈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7-20 15:36
                              第三章 计谋
                              赵云澜机械地移动着脚下的步子,眼神冷冷地扫过眼前的所有人。祝红惊吓地从电脑桌前站起,“赵云澜?你怎么了?你为什么会跟他们在一起?”祝红漂亮的瞳孔里写满惊愕与不解,然而赵云澜依然面色寡淡,不曾言语。冷冷地举起手中的黑能量枪,枪口直直的指向祝红,“赵云澜你给我醒醒,你给我清醒点!”烛九站在赵云澜身后一番耳语,“杀了她!杀了所有人!”赵云澜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子弹迅速划过,祝红应声倒地。“哈哈哈哈!做得很好!带我们去找谈啸。”赵云澜领着烛九与郑意找到了谈啸,而沈巍此刻已经赶到了特调处。一进门就发现了倒地昏迷的祝红,他仔细观察了一下祝红的伤口,心里大概有了个着落。“哒——哒——”脚步声传来,摄人心魄,沈巍从容的安置好祝红,起身面相赵云澜。“赵云澜,你竟然杀了祝红!你真的控制不了你自己吗?”赵云澜依旧毫无反应,沈巍愤愤地上前揪住他的衣领,“你给我清醒点!”接着便是一个分贝极小的“拔枪!”赵云澜狠狠地推开了沈巍,举起能量枪便直直地冲着沈巍开了一枪。
                              烛九见沈巍已倒下,夺过了郑意手里的轮回晷和山河锥,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沈巍缓缓起身,目光冷冷地投向烛九,赵云澜转身又是一枪击中烛九要害,“这,这是怎么回事?没人能摆脱郑意的控制。”赵云澜笑了起来,“哎!你还真把异能当魔法呀!可巧了我戴了这个东西,不然可真要被你们控制了!”沈巍测过脸去看了一眼赵云澜,浅笑了一下。“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是装的?”“那是自然啦,不然怎么让你乖乖亮明身份啊!”沈巍此刻真是哭笑不得,无可奈何了。烛九见事情不妙,拉过郑意便要威胁众人。沈巍变出斩魂刀向他砍去意欲活捉烛九防止他再作乱,谁知他一个闪身便跳出了窗户逃了。赵云澜气的大骂,“又让这家伙逃了,太亏了!”他盯着地上的两件圣器若有所思,沈巍走到郑意与谈啸跟前,“郑意,你多次犯案,造成死伤无数,你要跟本使回地星接受制裁了。”“大人!大人!我求你不要带她下去,她也是受人利用,她从来都没有害人之心的啊!”小女孩失望地低下头,不再去思考自己的命运了。“可规矩就是规矩,容不得半点含糊,本使必须带她回去了。”沈巍不改面色,冷得像块寒冰。赵云澜本能地感觉到一股凉意,这沈教授秒切黑袍使也太快了,都有点接受不了。沈巍向郑意伸出双手,两人瞬间消失在他们眼前。赵云澜笑了笑,“凡事在他那里都没得商量,果然这次也是!呵呵!”
                              安顿好一切,赵云澜骑着摩托回家,路上一直在想沈巍的做法究竟是对是错,他为什么不能心软一次放过这个可怜的女孩。直到他看见路边与他招手的谈啸与郑意,他感到十分惊喜与舒畅。原来他,也会仁慈,也会悲悯众生。
                              “哎呀!这事情总算结束了,也不枉费我煞费苦心地套你的身份啊!”赵云澜叼着棒棒糖调侃着面前正在品茶的沈巍。“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只是不想掀起大乱。”他始终眼神飘忽,不知在想些什么。赵云澜突然意识到什么,“这个黑老哥啊!我之前可能对你的态度不太恭敬,你见谅啊,你说你早告诉我你是谁不就好了吗?”想想之前赵云澜风骚的行为,赵云澜就感到无比丢人,岂止是不太恭敬,追女孩,撩人的手段全用上了,鬼知道他当时到底在想什么,自己对这个斯斯文文又禁欲的大学教授动了不过审的想法。“没,没关系的。”沈巍尴尬地咳了几声,不再说话。“我说黑老哥,既然你已经选择相信我了,当时就该向我坦诚的,你回想一下你之前拙劣的掩饰,现在想来是不是很尴尬。就比方说黄李两家婚礼,你一个人干倒了一片还被高部长看见了,我再回过头来试探你你又闪烁其词,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呀!”赵云澜越凑越近,沈巍很是僵硬地偏了偏身子,扶了下眼镜,“这个暂时不能告诉你。”赵云澜无奈地笑笑,“算了不逼你了!你瞒我这么久,我的精神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你得补偿我!”赵云澜这登徒子的语气让气氛不禁出现了又一个尴尬时段。沈巍的左耳跟至脖颈处微微泛红,又是一口茶抿了下去,“那,怎么,怎么才算补偿啊?”“这很简单,加入我们特调处呗!”他对着沈巍笑着。沈巍紧紧盯着赵云澜,不禁眨了一下眼睛,赵云澜一脸计谋得逞的样子,“你不说我可当你答应了啊!好了,那我代表我处正式邀请龙大生物工程系教授兼黑袍使大人沈巍同志加入特调处。”沈巍无奈地摇摇头,笑了。“对了,让我看看你的伤,现在总能告诉我你那里是怎么伤成那样的吧?”沈巍一激灵站了起来,“不用了,斩魂时不慎被他们的利爪抓了一下,已经好了。”沈巍急匆匆走开,赵云澜拍了下自己的嘴躺在了沙发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7-20 16:25
                                有需要艾特的小伙伴可以留名哒,大家踊跃评论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7-20 23:0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7-21 00:4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7-21 02:01
                                      赵云澜是不是在后悔,不该问,应该直接扒衣服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7-21 11:21
                                        沈巍意识到什么,微笑着打破尴尬,转身走出赵云澜的凝视范围,回去收拾好东西,带上外套便要离开。“那就走吧!今天刚好下课早!”
                                        不想引起更多误会,沈巍很明显地躲避着赵云澜的注视,迅速绕开赵云澜走到了他前面。“你怎么了?为什么又瞒着我?”沈巍身体一僵,头也不回地扔回一句,“上课有点累,没事的。”
                                        “沈巍!讲实话!”赵云澜提高了几个分贝。“快走吧!”赵云澜猛的走上前拽住沈巍,“别想走!”沈巍积攒已久的情感瞬间被点燃,他回身便是大力一推,赵云澜整个人被推进了办公室,沈巍又是一个隔空关门,“砰——”赵云澜咽了口唾沫,这是什么节奏?美人生气了?
                                        沈巍缓步走向赵云澜,就在马上凑近的时候又立马节制地连退了一步。赵云澜正做好了准备,结果才发现无比尴尬。我去!沈巍这个欲擒故纵跟谁学的?这也太撩了,白准备半天了。沈巍推推眼镜,用一种很无奈的语气说,“我说过了我死不了,你别再逼我了行吗?”赵云澜明显能感受到沈巍燃起的情欲被他强行克制下去,是什么造就了他这样矛盾的让人心疼的性格,他不得而知。他是希望他能放下芥蒂,能告诉他他伤了,他痛了,他累了,可他什么都不说,明明痛的要死还要扯一个笑容骗他。
                                        “我不想逼你,我这是关心你!你总用毫无逻辑的理由编来骗我。”
                                        “我没有!赵云澜,你难道忘记我的身份了?”
                                        赵云澜看着眼前这个摇摇欲坠的人,简直无可奈何。“算了算了,讲这种大道理从来都讲不过你,我认栽。”
                                        沈巍回身告诉赵云澜:“近期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轮回晷,山河锥一定要加强防护,烛九现在一定会急着去找另两件圣器,我们一定要抢在他之前,否则,他背后的恶势力真的有可能重返人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7-21 15:58
                                          @梦殇◆云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7-21 16:0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7-21 21:1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7-22 08:40
                                                第五章 危势
                                                “可现在两件圣器在我们手上,其余两件又不知所踪,我们要赶在烛九前面必须先自己触发圣器去感知另两件圣器的位置,否则等到烛九找到它们后人界会有大乱子的。”赵云澜紧缩着眉头陷入沉思,沈巍缓缓转过身去,不自然地撑了一下办公桌,连呼了好几口气才缓过来。赵云澜道,“走吧,其他人还在等着我们回去,回去再想对策。”沈巍点点头,再无一言。

                                                “今天向大家隆重宣布一件事情,龙大最年轻最有实力的沈教授将正式莅临我处担任荣誉顾问一职,大家欢迎啊!”赵云澜又是一副很不靠谱的样子花式赞美了沈巍一番,将一旁的沈巍搞得有些尴尬。他浅笑着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大家不必拘谨,日后还要仰仗各位照顾了。”沈巍的话语恰到好处的缓解了尴尬,众人一起鼓起掌来。
                                                揭开两件圣器的保护罩,赵云澜拿起轮回晷和山河锥,紧紧握在手里,合上双目。想找到另两件圣器,如今也只能靠这种最笨的方法去感知了。烛九卷土重来指日可待,他有义务保护所有人。圣器逐渐亮起微茫的光芒,正当赵云澜满心期待之时,圣器突然爆发出不可控的力量,他紧握着圣器的双手开始剧烈颤抖,他感受到强烈的反噬,就好像自身的力量正在被圣器一点点吸收而飞速流逝。沈巍及时冲进实验室,运起能量猛的切断圣器与赵云澜的交联,赵云澜便连退了几步,沈巍一个转身接住圣器归于原位。“赵云澜!你不要命了!我有没有提醒过你要你别去动圣器?”沈巍苍白的面颊透着些许红晕,许是气极,他努力合上双眼调整呼吸压制暴怒,“我,我这不是试试看能不能感应到嘛!谁知道我这么菜。”赵云澜尴尬地回应着,像个做错事急于向最信赖的人澄清的孩子。沈巍转过身去,不再理会他,刚才动作太过剧烈,狰狞的伤口又不合时宜地痛了起来,他从来对自己不上心,也不会花心思去收拾自己,其实因为伤口失血过多加上处理不当一连几天他都是处于高烧状态的。嘴唇泛着异于常人正常唇色的惨白,脸色也是蜡黄蜡黄的。一阵晕眩让他差点直接倒在赵云澜面前,不可以,绝不可以。赵云澜早就看出了沈巍的不对劲,只是他一直都在躲闪,连让他碰一下都不曾给过机会。“别再动圣器了,反噬过度你会死的。烛九的事情我来想对策。”扔下这几句不痛不痒的话,人便疾步离开。
                                                走出光明路,穿过一条小巷。沈巍的脚步逐渐变慢,他一直不曾抬眸,也许只是累了,身上的伤已经整整折磨了他三天,都不曾有愈合的迹象。他走着走着撑了一下墙壁脱力了很久。“黑袍使大人,不知这感觉如何啊?”邪魅空灵的声音再度响起,沈巍警觉地抬起头,眼神瞬间切换,冷冽异常。“夜尊?”他有一瞬间的错愕,他的能量体系是如何强大了?竟能隔空传音,“亲爱的哥哥,再耐心等等,我马上就能出来见你了!”声音卷着一阵又一阵寒风,吹得人瑟瑟发抖。沈巍抬眼,“那你可无须煞费苦心了,你冲破封印一次,我便能再封印你一次,这来之不易的和平,你非要打破吗?”“封印我?你?做得到吗?”沈巍的眼神出现了几秒钟的呆滞,但又快速调整过来,“你不要动什么歪心思,安分地待在你该在的地方,否则。。。”“哈哈哈哈哈,我真的好期待呀!哥哥,再会了!”邪魅的声音远去,沈巍紧绷的神经得以放松。他定是又蛊惑了不少地星人为他卖命,才得以有如今这让他感到棘手的力量。

                                                烛九得到夜尊的帮助,身上的伤已经全好。“圣器,早晚都会是我们的!沈巍,赵云澜,你们给我等着!”

                                                “赵处,不好了!”汪徵边讲边飘到赵云澜办公室了,赵云澜正叼着棒棒糖梳理自己这一团乱麻的思绪,两件圣器把他搞得极为抓狂。“怎么了?”“老楚和小郭在出外勤的时候出事了!”
                                                “什么?怎么回事?”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大概是烛九的手笔,现在人失踪了,林静都无法定位。”
                                                “妈的!”赵云澜狠狠地锤了一下办公桌。“行,你先出去吧,让林静继续定位,我们必须确定他们的位置。”
                                                “好!”
                                                汪徵飘出去时,恰巧沈巍急匆匆地走进来。“烛九的目标不是老楚和小郭,而是圣器,我没猜错的话,他马上就会联系我们了!”沈巍直勾勾地盯着赵云澜。
                                                “可是圣器不能交给他,老楚小郭也不能不救!”赵云澜开始犯愁,抱着脑袋开始冥思苦想。
                                                不一会儿,“老大,老大,快来,烛九发来的!”林静的声音打破寂静。
                                                沈巍,赵云澜急忙奔回大厅,林静打开投影仪,烛九发来的视频被投影到了大屏幕上。“想救他们两个人,你们要拿圣器来换,不然,我不敢保证他们俩能不能撑过今晚。”他的身后是已经不知因为何种原因昏迷过去的小郭和老楚。赵云澜气的咬牙切齿,一拳头砸向旁边的墙上。“这!这个烛九太狡诈了!那不是让我们陷入两难之地吗?”祝红也是一脸担忧。沈巍淡然地分析着这糟糕透了的状况。“人,我们一定要救,但是圣器又不能交给他,只有一种可能,活捉烛九,逼问老楚和小郭的位置。”
                                                “沈教授啊你是不知道,这个家伙属泥鳅的,有点光就能溜,我们怎么可能活捉他嘛!”
                                                赵云澜气冲冲地走进实验室,留下一脸懵逼的众人。“赵云澜!赵云澜你想干什么?”赵云澜没有回应,过了一会儿,沈巍才意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7-22 10:56
                                                  沈巍才意识到什么,瞪大了眼睛,也急忙跑去了。果然,推门进去,便看见了倒在地上的赵云澜,双手又握着圣器。这个不省心的!沈巍心中狂跳,叫他不要碰圣器,偏要一意孤行。他小心将他扶起坐到椅子上,为他输送了些黑能量,静静等待他转醒。
                                                  也没有很久,赵云澜醒了,刚一睁开眼便迎上沈巍摄人心魄的死亡凝视,他顿觉一阵理亏,未发一言。见沈巍刻意压制自己的怒火,便又想摆出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哎!我最近总是特别容易晕菜,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啊!”赵云澜傻笑着企图缓解下尴尬,可他的沈教授依旧不领情,一股热流似从鼻子中流出,一切被沈巍看在眼里,赵云澜意识到什么,慌忙用手背去蹭,蹭了一手血。沈巍疾步走到赵云澜跟前提起他的衣领,眼睛紧盯着他的眼睛,赵云澜有些呆滞,不敢反应。沈巍轻轻突出一口气,狠狠合了一下双目,回身一拳头砸到了身后的铁架上。赵云澜被这一幕惊讶到了,只见沈巍掏出手帕为他擦拭血渍。“我有没有说过不要动圣器,你还要我说几遍,你是不是真不想要命了?”这样的沈教授还是第一次见到。“我是想不到别的法子了,而且我好像梦见了老楚和小郭都死了。”
                                                  “死了?”沈巍若有所思,回身说,“你这很可能不是梦,而是预知了未来。”
                                                  赵云澜有些错愕,“怎么会?”沈巍点点头,“是的!”
                                                  “这不可能,我一定可以救他们的。我想到办法了,沈巍,需要你配合我”

                                                  “怎么样?想好了吗?要人还是要宝贝?”烛九丑恶的嘴脸再次出现在屏幕上,赵云澜说了一句,“我们要人!”“好!痛快!今晚见,稍后我会把我们见面的位置发给你们的,注意哦,可别存什么不好的念头,不然我不敢保证这两位会不会现在就死掉。”说着往后瞟了一眼已经昏迷的老楚和小郭。
                                                  赵云澜对着林静耳语了一番,便拉着沈巍离开了。“这个计划必须万无一失,黑老哥,这次靠你了!”沈巍点点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7-22 10:59
                                                    忘记说了,这章还没有结束,还会有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7-22 10:59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7-23 11:44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7-23 11:44
                                                          大人是不是在特调处面前也要掉马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7-23 11:44
                                                            文是很可以的,就是……就是没分段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7-23 2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