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藤新一吧 关注:285,502贴子:4,350,785

【最爱新一】沙之书:松林间(西幻AU)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无cp或all新,架空正剧向,人设和地名借鉴危命篇,慎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7-19 13:40


    这是一本诡异而神奇的书,据说是祖父在墨西哥街图书馆的一处角落找到的。它的确诡奇而强大,这本书的页码是无穷尽的,没有首页,也没有末页,即使你要把封皮弄破那样打开第一页,你也找不到最开始看到的页数,而是新的一页,就好像凭空冒出来似的。
    每隔两千页(大概是这样)有一帧小插画,当然,翻过之后就再也找不到了。插画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图案,诸如白雪之上铺展的鲜血,雷电撕破夜空吐露的火舌,松林之间翻飞的金色粒子……噢,这些仅仅能深深印在我脑海之中罢了,也无法让你们看见,因为当我把书页揭下来,这些图案就会莫名其妙地消失。我没有高超的绘画技艺把它拓下来,也不希望别人经手这本神秘的书。我只能努力辨认了一些插画,其中有几张可以隐约辨认出来是在描述故事——有关骑士,这一曾经辉煌却在时间的沉淀下没落的阶级。我一直以为这只是老一代人口口相传的老套的中世纪阶级故事。直到我在去年冬天的某个夜晚,在书上发现了一些看不懂的文字。我连夜把它们抄在了一个厚厚的本子上,顺带请人翻译了一下——你知道的,就像密码一样,谁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文字。尽管如此,在高额的赏金下还是有人愿意,并且有能力破译出这些文字的。
    这些文字描述的正是那些插画的内容,不得不说,即便是现在看来,它们都是些非常奇妙的故事,如果你愿意听我也不介意告诉你,诸如树林里的白发鬼神,顺随鲜血气味而来的鲨鱼,白色绷带包裹下的透明人,戴着红色面具的天狗一类……它们包含了喜悲,冒险,奇幻,情感,战争等等内容,但此次我想讲诉的是其中身着黑色衣袍,戴着金色花纹面具的骑士的故事,对于这个题材,你可能会觉得老掉牙,但对我而言,这个记录在古老文字的故事算得上是不知虚实的史诗……而且既然我的孙女一边说着有足够相似的人,一边已经套用这个人物并改编成了她们学园祭的小剧场,我想这个故事你们或许还是会喜欢的。
    况且,“命运”,噢对,我把这本书称作“命运”,我很庆幸我能把它的一部分誊抄下来(哪怕只是沧海一粟),还原出这么一些令人啧啧称奇的故事。它就像沙一样,能够把这些形形色色的传说故事,如此轻易掩埋在无穷无尽的时间之中。我不希望看到它因为被人遗忘而消失——虽然不知真假,毕竟历史上也从未提及过。
    请允许我以我匮乏的语言讲述这个故事。
    如果要我以一句话开篇,对于这个故事,我想说——命运是个无法猜度的世界,是用沙做成的绳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7-19 13:41
      目测中长篇,先试阅,毕竟架空文一般没什么人喜欢啦~
      如果反响还可以就删了这层作为正式文贴
      此前可能随时删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7-19 13:42
        加油


        回复
        4楼2019-07-19 14:30
          前排,慢慢看


          回复
          5楼2019-07-19 14:41
            前排支持下


            回复
            6楼2019-07-19 14:47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7-19 14:51
                文笔不错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7-19 14:55
                  目前还没写到人物的样子,坐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7-19 14:56
                    我觉得架空文还好,只要人物拿捏得到位的话


                    收起回复
                    10楼2019-07-19 16:0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7-19 16:26
                        楼主的描述能力挺不错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7-19 21:17
                          加油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7-19 21:23
                            加油(ง •̀_•́)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7-19 21:29
                              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7-19 21:48
                                w


                                回复
                                19楼2019-07-20 12:27
                                  不错


                                  回复
                                  20楼2019-07-20 12:36
                                    多谢支持啦!比较忙不能一一回复,还望谅解!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7-20 15:55
                                      顶顶


                                      回复
                                      23楼2019-07-21 20:02
                                        第一章 战役

                                        一把尖利的匕首划破凝滞的空气,凭借着被人所施加的强大作用力深深钉入土壤,倘若不是因为这方土地因为有着这些士兵汗水的挥洒而略显潮湿,那么至少这方土块就会立刻四分五裂开来。又或者扎中的不是土地而是真人的话,那么这毫不留情的一击绝对瞬间让对方一命呜呼。

                                        黑皮肤的青年的手还维持在掷出匕首的动作,就听见周围一圈围观的人在鼓掌喝彩。他转过身抹了抹脸上的汗渍,在掌声中还是有些懊恼地看着眼前立得端正的假人。

                                        有人用力推了下他的肩膀,力度大得让毫无防备的青年一个趔趄。只听见一声沙哑而粗犷的大笑:
                                        “干得不错啊,平次。要是再准一些,别说我们一个小小的都城,放眼整个帝国恐怕都没有你的对手啊!”那是一直看管着训练营的老者,似乎笑还不够表达那种满溢而出的情绪,又重重拍了拍眼前被叫做平次的青年的脊背,平次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要被震碎了,急忙躲开对方的魔爪,同时有些不满地喊道:“啊喂,老伯,别瞧不起我,我做什么可都是非常准的!当然也包括……”

                                        地上的匕首不知何时已经再次被人握住,土层随着匕首的拔出瞬间破碎,一瞬间,那一抹逼人的白光就从老人眼前掠过,狠狠刺在十米处由稻草扎起来的假人头上,甚至刺破了捆住假人头部的绳结,喷出一把稻草。

                                        “这种事了!”

                                        还没等到他有所动作,老人又重重拍在他的肩膀上,不顾这位青年倒抽一口凉气的动作,自顾自地大笑起来。
                                        “哈哈哈,不愧是我们的宫廷卫队长服部平次,想来整片大陆都没有几个可以与您匹敌的了,看来拿回那片领土还是大有希望的啊。”

                                        服部平次勉强挣脱了对方的“关怀”,忍着刚刚被拍打的酸痛笑道:“嘛,眼下战争迫近,训练强度还是要加强的,那我自然要做个表率了!”他抹了抹汗水,牵过自己那匹棕色鬓毛的爱马,冲着老人,包括身后喝彩的士兵们扬起自信的笑容,“今天先到这里吧,明天才是我们大展身手的好时候!”

                                        是的,他们是帝国最为精良强大的战士,身上因制作精良而闪闪发亮的铠甲是帝国捍卫者的象征,手里的长矛和盾牌昭示着国家的不容侵犯,而服部平次正是这支军队里的领头者。
                                        年轻气盛的黝黑青年也确实有他骄傲的资本,他可以在战争的兵刃交接中带着他信赖的战友穿行自如,几刀砍翻一个全副武装的战士,也有面对挑衅毫无余力地去还击的勇气和心性,同时,他血气方刚和热情的一面让他在自己带领的队伍中跟士兵们打成了一片。

                                        而说起明天的战役,是疲于长达三年的勾心斗角,最终他们与邻国普利公国约定好的一场面对面的战争,而这场战役决定了松林之上的悬崖,另一侧悬崖底下的流水湖畔的所有权。
                                        更遥远的,静静与飘浮的云朵构成苍茫的白色的,是一道常年积雪的山脉。

                                        说起那片雪山,算是普利公国北部山脉,而传说雪山之上的圣洁白雪,因受到了阿波罗神的眷顾而闪耀着彩虹色的游光。或许正是雪山的庇佑,铺展在普利公国这块圣土的每一粒沙尘,每一滴水乃至于每一个生灵都因神袛的偏爱而都显得细腻温润又充满灵气。

                                        事实上,在破碎的大陆版图里,领土最广人口最多的王国名为托朗普王国。传说这方文明因领土毗邻塔尔塔洛斯而受到了诸神的诅咒,或许是因为地狱的苦火舔舐着他们的领地,连知更鸟那婉转动听的音调都变得晦涩难闻,所有鸟类都羡慕不已的金色羽毛都是暴躁狂怒的产物。

                                        而他服部平次所保护的国家,既没有邻国那般温和得略显软弱,也没有托朗普王国那般尽是嗜血之徒,他们是骄傲的风尘,王座与荣耀,疾风和雷电。对于这片松林的所有权,他们志在必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7-22 11:38
                                          此时,他正昂着头,骑着自己的快马,要去准备明天面对战役的杀手锏。

                                          那是他花了几天几夜做出来的弩车,操作简单,机关精巧,杀伤力大——至少他这么认为。服部轻车熟路地骑着马,拐进他为了隐人耳目而在松林之间搭起的小木屋。

                                          距离都城有些距离,但阔叶林之间飘转的微风恰好将脸上粘腻的汗水吹干,他心情一如既往地明朗着,腰间银壶装着新鲜的羊奶,他趁着几分快意,把羊奶当做美酒,将那甘甜可口的液体倒入口中,虽然有几分腥气,在此时却是很好的解渴饮品。当在走过一个转角看见他做的标记之后,他翻身下马,将马拴在做了红色标记的树干上。随后,一转眼就是他心心念念的木屋。他拍了拍身上落满的树叶,推开这处隐蔽而静谧的小木屋。
                                          这位宫廷卫队长曾经在这里待了好几天来制作改良这架弩车,为此带了不少干粮过来,虽说现在不知道有没有变质或者被树林里的山猫吃掉。服部平次发现甚至还有一些干净衣物和精锐的武器被遗忘在他宽大的松木床上。

                                          这里几乎可以再住一个人了……

                                          要不要带一点东西回去呢,反正他也很少到这边来吧。

                                          罢了,这些没什么重要的。他从木屋后面的仓库里推出一辆庞大却轻便的弩车,将它放置在铺满叶子而显得厚实的草坪上。这架弩车虽然其貌不扬,但却算是他的杰作。它在还原其它弩车连续发射出弓弩的这一点之后,有个原本是投石机的装置被他改成了投射网的机关。而且为了使这个网足够结实,让人难以逃脱,在边缘处还有几块石头固定在网上发挥巨大的作用。

                                          就算是抓只老虎也足够了。

                                          服部颇为得意地想着。虽然这个装置还没人知道,但如果成功的话,他服部平次可就不会给人寻常武夫的印象了,如果类似帝国最强机关大师这种头衔冠在头上,他自然是丝毫不会介意的。

                                          服部正沉浸在自己想象的世界中,为接缝处上机油的动作有些缓了下来,当他猛然意识到倒多了急忙收手的时候,却不小心碰到那处“精妙绝伦”的开关。

                                          “噢,好极了。”

                                          嘭!

                                          一道大网随着三道弩箭几乎同时飞出,在服部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在眼前的大树身上捅了三个深深的窟窿,间隔不到一个指甲盖。更糟的是,那个能够捆绑一切的大网狠狠裹住了这棵可怜的柏树,巨大的冲击力让树干以夸张的弧度向后倾斜又弹回来,扑棱棱抖落一层绿叶。

                                          看着这惨烈的一幕,服部的嘴角抽了抽,带着有点不忍直视的意思闭上眼睛,耳边传来各种各样的爆鸣声,他也不敢深究。身边的马虽说也是随他跑来跑去的大胆子,但也冷不丁受了惊吓,它惊惶地蹬起马蹄,撒开四条腿飞也似地跑了,一个眨眼,服部平次就完全看不见他心爱的马的身形了。

                                          “喂,回来!”他顾不上动作和表情,急忙冲着已经消失不见的棕色骏马喊道,而回应他的只有更大幅度掉落的落叶。

                                          “……”

                                          至少杀伤力够大了。

                                          他自我安慰道,有些踌躇地打量着身前的罪魁祸首。

                                          那现在要自己走回去还是等受惊的马平静下来再回来找自己这个主人呢?
                                          要让那只跟自己脾气那么相似的烈马平静下来,还要求那家伙回来找自己啊……

                                          总之……还是先给这棵树解开绳子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7-22 11:41
                                            楼主加油哟
                                            文笔还挺好的


                                            收起回复
                                            27楼2019-07-22 11:45
                                              ———————

                                              当听到开战的号角声在远处响起,呛人的烟尘就在人们惊惧的尖叫中蒙上了恐怖的阴翳,平日温和有礼的声音都被喉咙中滚动着的嘶吼取代,每个人的血脉都喷张着愤怒狂暴的血液,埋藏在人类骨髓最深处的兽性被沉闷的肌肉撞击和鲜血迸溅所激发出来。服部平次有些颓然地坐在一节枯木桩上,扫视了一下四周或坐或平躺着的伤员,甚至有一些已经因为失血过多或者遭到重击而死去,还没算上那些掉下悬崖死不见尸的人。而即使是堪堪环绕在他周围的几个人,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和不断抽搐着的肌肉仍是让他胃里不由得一阵翻江倒海。必须承认,他们的邻国并没有他所听闻得那么不中用,他在砍倒了一片冲在前方的敌人后,不幸被一个身披重甲的敌人用长矛刺破了腿部,现在确实难以重新回战场去和他的同伴们冲杀一阵。当然,他自己是很不愿意退居二线的,要不是当时自己确实几乎力气耗尽,不得不被两三个壮得像公牛一样的战友拉走,他应该还会留在战场上。

                                              他有些愠怒地撇了一眼自己被刺伤的腿部,厚厚的护甲已经被敌方的穿刺弄出了个大口子,四周的金属也因为重击而严重变形,唯一的幸运就是并没有伤到大动脉,原来血流不止的可怕情状因为医生的处理显得好了很多,但也是行动不便,别说在密集的军队中穿行作战,此时一旦被哪个不长眼的敌人撞倒也再没有爬起来的可能。即使很不愿意承认,但事实就是,他留在那里会是个累赘。

                                              可以看见,整个战场在地势和人力的牵引下已经到了悬崖峭壁之上,原本数千人的交战也剩下不过疲惫却杀红了眼的数百人,但因为伤员统一暂时移到悬崖底下的小山坡而无法看清具体的战局。好在双方都没有因为这次作战准备过多的箭簇,不然那样漫天的流星只会让战局更为混乱不堪。

                                              他毕竟是都城里赫赫有名的宫廷卫队长,面对看不见的战局仍是留了后手,在这场战役爆发之前已经派了一个部下去取出他昨天刚刚彻底检查保养过的弩车,并将其放置在隐蔽的密林之中。

                                              趁着宫廷军里的医生还在骂骂咧咧地给其他人上药,已经耐不住性子的宫廷卫队长悄悄摸上了自己正在休息的马,借着手上的巧劲翻身而上,用双腿轻轻一夹马腹,除了他因为碰到左腿的伤痛而疼得龇牙咧嘴之外,这匹马就立刻会意,像昨日一般从军中设立的休养地点冲了出去,一旁的医生忙忙追出去了几步却只能因为这匹千里马那该死的速度作罢。

                                              他一面骑着快马,一面忍着腿部的疼痛望着峭壁之上燃起的火焰和挥扬的烟尘,想象着他的同伴挥舞着闪闪发亮的银制斧头与敌方斑驳锈剑相撞时迸溅出的火光,忍不住心情一阵澎湃——那些皮肤白得发亮的家伙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不出意外的话是他们占了上风,但前提是“不出意外”。服部平次深知,这个“意外”就是对面阵营还有一把可以穿透心脏的利刃,还没出鞘。

                                              其实他最为忌惮的家伙也不一定会出现在两国的战役之中,那家伙甚至不知道算不算普利公国的人,但吟游诗人的传播力度当真是又快又广。彼时倍受尊敬的自己还不知道那家伙的出现时,已经有人开始拿他跟那位“不祥的乌鸦”相提并论了。年少气盛的服部平次又怎么会轻易让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名号跟一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家伙齐平?他早已存了挑战的愿望融合在鲜血和骨髓之中了,这种好胜心就像火焰一般炙烤着他的灵魂,让一双眼因为战意而流光溢彩。

                                              正这般想着,悬崖顶上挥舞着的旗帜随着一道凌厉的白光闪过,旗杆顿时被折断而掉落在交战的地点,一转眼就压倒了五六个人。

                                              “那是……”他的心开始因不该有的期待而剧烈鼓动着,手上攥紧了马的鬃毛,抖动的瞳仁掩盖不住精灵之火一般的熠熠生辉。

                                              “乌鸦!”

                                              “快趴下!”

                                              树杈上停歇的乌鸦尖叫着扑棱而出,盖过了人们惊惧的呼声。

                                              一呼百应似的,一大群乌鸦从丛林之间冲向天空,无所不能的日光面对这片鸟类组成的黑色屏障只能不甘地投下一两缕挣扎而出的光线,人们身上披带的金属一瞬间失去光泽和色彩。

                                              “终于来了啊……”服部平次扬起嘴角,一双眼睛狠狠盯着上空的乌鸦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7-22 11:45
                                                鸦群似乎刻意要帮助谁似的,迅速飞掠而下,用坚硬的尖喙啄击士兵们的眼球,用爪子撕扯暴露出的皮肤毛发,一时战场之上一片混乱。

                                                但好歹动物也是无法跟这些训练有素的士兵负隅顽抗的,仅仅一个片刻,人们就摸清了这群黑色飞鸟攻击的路数,当一只乌鸦没能及时飞离斧头的攻击范围,将要被混乱却狂暴的劈砍之中成为亡魂时,一道荧亮的白光带着不容置疑的力道挡住了这致命的砍杀,与此同时,像是有什么号召似的,所有的乌鸦瞬间冲天而起,与集合同样的速度四散开来。此时,有一个人仅是站在四散的乌鸦中间,劲装的颜色与乌鸦无二,只有金色花纹的面具下露出一小截下巴。

                                                因乌鸦翅膀拍打出疾风而腾起飘绕的叶片之间,谁的声音带着颤抖呼出那个名号——“是黑衣骑士!”

                                                仿佛是潘多拉魔盒就要被开启,需要他们用生命献祭的恶魔即将出现。

                                                那是死神与暗夜的产物,是阴影与乌鸦的代名。

                                                距离鸦群最近的四人只觉得手腕一麻,登时手上的兵器便几乎同时掉落在地,再看时眼前已经没了黑衣骑士的身影。耳后突然掠过冷风,身后的人因为被剑鞘砸中头部昏倒在地。

                                                退无可退的公国士兵眼见得突然有人替他们开出一条血路,有些萎靡的精神又重新鼓舞起来,高昂的呼喊声引来的是更为犀利猛烈的攻击,他们甚至干脆捡起对方更为精良却被一一打落在地的武器作战,两个阵营此起彼伏的怒吼声几乎震动了整道悬崖。

                                                服部再怎么说也是随时愿意为了效忠君王而直面危险的宫廷卫队长,眼见得那人的加入使战势急转直下,心脏顿时可怕地停滞了下来。

                                                “快点!”像是大梦初醒一般,他冲着自己的爱马喊道,有些筋疲力尽的马听见这不容置疑的命令猛然压低头部做出冲刺的动作。服部无暇感动他那脾气大的烈马突如其来的听话,那对碧绿的眼瞳倒映着飞翔的乌鸦,折射出骇人的火光。

                                                服部只感觉马蹄一顿,属于他的庞然大物就展现在眼前。他迅速却不慌乱地跳下马背,匍匐在弩车前,眼睛却仍是直勾勾看着那道因距离遥远而略显模糊,但动作利落的黑色人影。

                                                “可恶啊,你这家伙怎么偏偏等我这个样子才出现!看来还是不能同你一较高下了。”

                                                和听起来略带些调侃的语气不同的是,他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

                                                “即使是这样……”

                                                仿佛顺应他的语言似的,弩车的发射口不知有意还是无心,渐渐对准了悬崖之上的那道快速移动的黑色身影,他的手指也慢慢覆上了那个按钮。

                                                “但是大好的局势,怎么能就这么被你破坏掉!”

                                                嘭!

                                                正是昨日,他在等待的百无聊赖中突然有了灵感,重新换了推动装置,推进力一下子比昨天大了几倍,今天也是第一次试用。于是,随着强大的反作用力,他被弩车狠狠摔在了柔软潮湿的草地上,连带着整张脸都埋进了土壤。服部平次略显狼狈地一口吐掉嘴里的沙土和草汁,不顾火辣辣的腿部疼痛撑起身子,当他再次抬起头时,只见乌鸦已经结成了群,愤怒地鸣叫着,朝自己所在的方向俯冲而来。

                                                不顾自身有没有被这群看似癫狂的乌鸦啄个半死不活的可能性,服部平次只是呆呆望着悬崖,不知是被刚才那一下摔得有些神志不清,还是因为悬崖上面已经没了那一道显眼的黑色。

                                                “我是不是把他……打下来了。”

                                                他服部平次其实并不喜欢这种暗箭伤人的方式,这架弩车也是为了留个后手,如果他不能亲自上战场作战也能够为国家献出自己的力量,要是他真的把那家伙打下来……他忽然发觉自己也没有那么开心,只有一种“理应如此”的感受。

                                                他深知那样的一击倘若真的打中了那个人,几乎就没什么活命的可能性,内心不由得多了几分惋惜,可理智只是告诉自己:他们本就不是一道的。
                                                乌鸦似乎听见了什么,突然停止了声势浩大的结群攻击,而是调转方向朝另一侧飞去,一时,服部眼前才终于重新见到了太阳。

                                                而真正让他清醒过来的,是一道从重叠的树叶之间擦过耳朵的箭矢,只觉得温热的液体从耳边滑落,他震惊地转头望去,箭已经钉在身后的树干。

                                                “什……”

                                                回应他的是林木之间再次闪动的银白色。

                                                年轻的宫廷卫队长一下子顾不得了解刚才的弓弩是否击中了自己单方面认定的对手,双手用力一撑勉强抱住马身,又顺势而上伏在马背,任凭自己的马窜出丛林,也不管它会听从哪位神灵的指引往哪里而去。随着马的极速飞奔,身侧的树木不断从身侧后退,服部只感觉筋疲力竭,忍不住在颠簸的马背上沉沉睡去,好在不知从何而来的箭矢再也没有攻击这个黑皮肤的宫廷卫队长。

                                                可方才那道黑色身影是确确实实地从悬崖的另一侧直直坠落下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7-22 11:49
                                                  ——————第一章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7-22 11:49
                                                    有点刺激


                                                    收起回复
                                                    31楼2019-07-23 19:51
                                                      好有画面感w


                                                      收起回复
                                                      32楼2019-07-23 19:53
                                                        选修里有这个
                                                        博尔赫斯的沙之书


                                                        收起回复
                                                        33楼2019-07-23 23:02
                                                          不错呀,捧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7-24 13:21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7-25 2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