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琴吧 关注:14,014贴子:721,852

[同人文] 见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标题和镇楼图都源自一款盲人体验公益游戏
  2.架空文 人物ooc 逻辑混乱 文笔崩坏 剧情崩坏警告
  3.不知出于何种心情在写,有点儿不稳定,暂时不会写很欢脱的剧情了,如阅读体验不适可左上角小叉叉
  4.是个咕咕咕叫的鸽子,随时坑
  5.第一次尝试多人视角,把握不到位预警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那么可以开始阅读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7-20 09:55
    二楼留给楼主,可称呼楼主碧酱,小酱,都随意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7-20 09:57
        (一)
        
        今天是个晴朗的周末,也是我失明以来的第922天。
        
        细数下来,竟然也有两年半不见天日了,原来,都过了这么久了。
        
        感觉,上一次看见太阳的日子就发生在昨天。但事实上,如今的自己已经是个19岁的大学生了。
        
        时间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它会磨平你一些粗鄙丑陋的坏毛病。自从失明以后,一向怠惰的自己也变得记事与感伤起来,遇细雨会轻吟,遇流水会驻足,毛躁的性子也开始变得安静与忍耐起来。
        
        唉,这能托失明的福吗?算了,难得今儿是无雨的一天,我终于可以出门走走了,老实说,前几天一直在下雨,把我生活的激情都给浇灭了。
        
        倒不是讨厌雨浇醒青草泥土的气味和打湿衣服裤脚的尴尬,而是满地的积水实在不利于我的行走。
        
        试想一下,盲杖敲在水坑里是什么感觉呢?砰砰砰,死气沉沉的闷响,失去敲击硬地面的清脆音,肯定很糟糕。
        
        还有,再想想下雨时,满天无尽的夏雨哗啦啦地下啊下啊,乱七八糟的声音灌入我的耳中,就像顿时落入无尽迷雾般的森林里。
        
        “不幸啊~”大量嘈杂的声音,汽车喇叭声,风声,雨声涌入脑海,你能体会到我强烈的不适与失措了吧?
        
        想必,大家也明白我是个后天视觉障碍人士了吧,没错,我就是那个遭遇不幸的上条当麻先生,只不过,这次不幸得更厉害了点。
        
        曾经,我还可以骄傲地称自己有着徒手上拳的敏捷身手,有着可以消除任何异能的右手,哪怕再不幸也可以侥幸化险为夷。
        
        但现在,我没法那么说了,在两年前那次意外中,身体受到不可逆的损害后,我算是彻底沦为弱势群体了。
        
        你肯定会好奇我是怎么失明的。唉,我是在两年前的的春天失明的。
        
        回想起造成我如此惨痛处境的那次意外,当时威力强大的霰/弹/炮从我后方打来,迅疾猩红的火蛇窜过来,我还没来得及躲闪,就直接戳中了我的后背,锋利的碎片就那么扎进了身体里……

        那一闪而逝的冲天橙光,剧烈的爆响与头皮发麻的惊惧,真是不堪回首啊,差点儿就真的与世长辞了呢。
        
        虽然之后侥幸被救,残破的身体里也顺利取出了大量炮/弹碎块,但无数细小的碎片却留在了其身体里重要的脏/器里,医生说,如果强行取出,可能会危及生命。
        
        甚至还有几粒碎片从脑后扎入了大脑,深入脑组织损坏了视觉神经,由此造成永久性失明。
        
        当突然意识到眼睛看不见的时候,我确信内心是很恐惧的,仿佛天地朝我头顶扣下一个大碗,把我的希望与光明都给封死了,我出不去,光也进不来。
        
        我有一刹那,失去了如何去做笑和哭的反应,只是呆呆地仰躺在软绵绵的病床上,思考着我漆黑的未来,思考着我如何能在漆黑的世界里去抚摸她的脸,去牵住她的手,去带给她幸福。
        
        “没事的。”
        
        当时,在单人病房里,御坂美琴听到我的苦恼时,把手中的莲子粥放在桌上,上前来轻轻抱住了病床上虚弱的我。
        
        我可以感受到她温软的鼻息在发丝间缭绕,以及滴在我脸上温热的液体,她又把她自己埋进我怀里,像小猫受冻一样微微地颤抖。
        
        “即便你看不见了,我也会一直在你身边的,我会成为你的眼睛,带你去任何地方。”
        
        她很笃定地这么说了,我略微心平静了些,我在黑暗中摸索着摸到了她柔软的头,宠溺地揉了揉。
        
        就算御坂这么承诺了,我还是很害怕,尤其是在用竹筷对不准饭菜,洗浴会撞倒洗漱用具的极度焦躁状态时,就会胡思乱想。
        
        会害怕哪一天,哪个时刻,御坂美琴会嫌弃我这个残废,会觉得我是个累赘,会选择弃我而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7-20 09:58
          
          后来,在我康复得可以坐起来下地走路时,有许多人前来看望我。
          
          他们有穿着都市常见的学生制服,也有穿异国情域的斗篷长袍、欧式西装,他们送给我水果蔬菜,首饰宝石,国家/勋章和纪念手册等等。
          
          他们口径一致地说,“多亏了你,才拯救了魔法界和整个世界,谢谢你。”
          
          在他们的眼里,我是一个英雄。
          
          我一听,很大方随意地朝说话的他们笑了笑,以表示自己无大碍,自己所做的都是应该的,自己的牺牲都是值得的,大家不用为我悲伤。
          
          但当他们离开病房后,独自只剩我一个人时,那种害怕又会涌上心头。一旦想到自己将永无天日,连御坂美琴的笑容也再看不到时,我立马停止了微笑,绝望地按着自己的盲眼。
          
          连她的手都牵不住的我,算不上一个英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7-20 09:59
             “御坂,你也不用每天都来我这儿,平时也去做些你喜欢的事儿吧,或者,找你想见的……人……我自己会按时做康复运动的。”
            
            在待在医院一个月后的一个午后,我歉意地朝发出削苹果的声音那方说话,无回报地接受她的无私照顾,令我心存愧疚。
            
            “不行,在你可以一个人走路前,你都不许走出我的视线范围!”

            她停下水果刀,爽朗清晰的声音传过来,带着淘气和强势的意味,我都可以想到她此时皱着眉头,有些不悦但很快活的神情。
            
            她把一块削好的苹果递在我嘴边,要我尝尝。我闭着眼,嗅着苹果的香气,对准香气最浓郁的一个位置找了一会儿,一口下去,结果口伸过去了一点儿,轻咬到了她的手指。
            
            “呜喵~你倒是温柔点儿啊。”她连忙把手指抽回来,轻声喊道,吹着咬疼手指,然后用手捏捏我的脸,
            
            “喂,说,你是不是故意把嘴伸得那么长的!?”
            
            “哈哈怎么会呢?上条先生怎敢招惹大小姐……嗷嗷疼疼……脸疼……”
            
            我感受着脸上火辣辣的痛感,心里为成功捉弄了她而感到窃喜。
            
            “作为回礼,我要向你小施惩罚。”她很孩子气地想要打击/报/复。
            
            我笑了笑,就像曾经站她前面护住她一样不畏惧地笑了笑,同时,有经验地握紧拳头,将全身肌肉绷紧,这样承受她的电击就不会那么疼。
            
            结果,未出现预料中噼啪作响的电击,而是她拉住我攥紧的手,随后,她在我受伤的眼部留下了小小的唇印,清凉的、有些温润的一个吻。
            
            哇?!猝然接受她的亲吻,我几乎惊地要弹起。我感觉自己从眼睛到脸部烧得通红,耳根也很烫,我想那一定很红很亮,因为她都笑出声。
            
            “以后,别再说那样的话了。医生也说了,等未来先进的医疗技术出现,就可以重新对你受损的视觉神经做手术,所以,还有希望。”
            
            她的话如春风般温柔。
            
            她又靠近了一点儿,把小脑袋甜甜地贴紧我的脖颈,我感觉到她的嘴巴一张一合,
            
            “总有一天,等到你可以看见我的时候,我会让你看到我穿婚纱的样子。”
            
            我心头一暖,感动地回搂着她,微微点头,
            
            “一定,到那时,我一定会把所有的目光留给你,而你,永远也不会逃出我的视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7-20 09:59
              我不得不说,在我确诊永久性失明的那天以后三个月,是我最快乐的日子。
              
              很奇怪吧,按常理,最初的适应期都是最难熬的,多数人会为突然身处黑暗环境而感到烦躁不安,会不适应没有视力判断的混乱嘈杂的世界。
              
              而我则不同,因为有了她,我并不怕黑暗。

              在一个月康复训练后,我已经大致记住了病房里的环境,能分辨药剂大小和种类,能独自找到厕所和扶着栏杆走路。
              
              为了让我更快训练出触觉与听觉的敏感,她会关掉病房里的电疗设备,甚至会克制自己释放弱小的电磁波。
              
              只不过,在我即将撞上墙壁或被物体绊倒的时候,她还是会很心急地冒出些电火花。
              
              “啪!”可爱短促的一声,我立马就知道她在哪儿了。
              
              虽说是无意的提醒,但我能就此察觉到她的气息和存在,然后向着她的方向走过去。
              
              而每当成功穿过各式路障和隔栏到达她跟前时,她都会很兴奋地抱住我,简直就跟中了奖得了呱太玩偶一样开心。
              
              “我为什么觉得,你现在走得比穿着肥大的呱太服还稳呢?”她瘦弱的手环住我时,仰着头这么说道。
              
              “啊?御坂小姐,你这么损上条先生可是不道德的啊,我之前穿呱太服是经常摔倒吗?被你这么认为?”
              
              “哈哈哈,你才发现吗?你去打工的时候,常常都是摔得鼻青脸肿的……”她笑得更厉害了。
              
              呀呀,不幸啊。
              
              但多亏有了她的陪伴,在最黑暗的日子里,我也是那么幸运,她就是我的太阳,是我的光明,她让我相信,她会一直牵着我走出晦暗的日子。
              
              但有时,我也战战兢兢地接受着御坂美琴给予我的关照,甚至是无偿地索取她的爱。这种跟强盗一样的做法令我厌恶,我厌恶无法带给她自由的自己,厌恶自己的无能,除了依靠她一无是处。
              
              终于,我惧怕的事情还是来了,在康复治疗的第四个月里,在沐浴着池塘幽蓝的光与蝉鸣的夏夜里,御坂美琴在医院关门后的晚上10点,推开我的病房门。
              
              那天是6月27日,天气预报说深夜会有降雨,我记得很清楚。
             
              她步子很细碎,像猫一样敏锐,似乎不想让周围的病人和医护人员发现她溜了进来。
              
              我不感惊讶,因为我很远就分辨出她熟悉的脚步声,几个月了,我早已清楚她那有些急促但很稳健的皮鞋声。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躺在床上的我侧了个身,向着门说话,黑暗里,我寻觅着她的呼吸。
              
              她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合上门,走到我跟前,并随手拉开了一侧的窗帘。窗帘一开,窗台上绿萝的气味随清凉的风拂过我的脸庞,户外的蝉鸣越发响亮。
              
              我能想象她此刻一定面向着窗外,茶眸流淌着银亮似水的月色,看向窗外静静的公园,微风吹动铁链有些倾斜的秋千,吹动投映中斑驳的树影……
              
              这些场景我虽然看不见,却在我眼前一簇一簇地晃过,满载着夏花绽放的悸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7-20 10:00
                “你来,难道只是陪我赏月吗?”
                
                我打趣地问她,但她仍没有回答,我感受着她站在我旁边的热量,那热量有些摇晃不定。
                
                她,有点儿不对劲。
                
                我不清楚她想干什么,只好静静地等。那时,我并没有发现她其实背着背包,背包里装着属于A.A.A的部分武/器。
                
                突然,我感到一丝冰凉在我脸上游动,她好像把脸靠在我的脸上了。黑暗中,我感到我的手被她拉着放在了一团柔软的东西上,之后又摸到了已经散开的轻薄衣摆,顺着一大片光滑紧致的后背,一路顺下去……
                
                啊?啊啊!我感觉自己的大脑已经当机,呼吸旋即收紧,瞬间找不着北,我完全想不到她会这么干。
                
                她刚刚不说话,原来是在……脱……脱/衣?!
                
                我发抖的手正放在她发育不太成熟的胸脯上,奇妙的触感从手指漫上手臂爬上脊背,在我还没从恍惚中清醒时,她又抖掉衣服,静静地钻进了我的被窝。
                
                那是我第一次跟她靠得那么近,我的手被她拉着按在她快速跳动的心脏处,温热的律动令我神经兴奋,睡意全无,她又往我烧热的身上蹭了蹭,缠绵的吐息挠着我的下巴,凉丝丝的短发扫在我脸上。
                
                “御御御坂……坂……你这是?”
                
                我试图让自己镇定,身上的伤也阵阵发热发作,但我觉得对方更紧张,我感觉她陷入更加窘迫的境地。
                
                “我…哇哇我……”
                
                她的体温陡升,话软糯得跟小猫嚼食,似乎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行为。
                
                之后很长时间,她都没说话,只是抿紧唇发出闷闷堵堵的声音,仿佛在酝酿什么重要的话,我一直等她开口,但并没等到什么,她只是静静离开了我怀里,重新换上衣服。
                
                “果然,不是时候啊。”
                
                她最终放弃似的叹气,又坐在床上,软软的床朝她那儿陷下去。
                
                “今晚来找你的事,别跟别人说。要是你说出去,别怪我哔哩哔哩~”
                
                她做出要电击惩戒的架势,我笑而不语,连连摇头不会乱说。
                
                她把我的被角掖好,把容易漏风进去的位置都好好掖住,什么也没说,只是慢条斯理地做着这个工作。
                
                最后,她用她的手指掠过我失去神色的眼睛,犹如爱抚一个襁褓待哺的婴孩。
                
                这个动作持续了很久,她指尖的清凉久久留存在我眼部,似记忆映刻在脑海挥之不去。
                
                我不知当时自己是不是过分敏感,直觉告诉我,
                
                她哭了。
                
                “晚安,美琴,我没事的,早点儿回去休息吧。”
                
                我眨巴着眼睛,伸出手握住她的手,温和地把她的手拿离我的眼睛,做出安慰的笑容。
                
                月光泻下,点亮窗台上翠绿色的绿萝,我听见泪水滴落在上面的脆响,嘀嗒在心头回荡。
                
                “你也是,晚安,当麻……”
                
                她轻轻地笑了,我不知道那时她的道别到底意味着什么,我可能不会知道了,我仅听见她把窗户关上,走出了房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7-20 10:03
                顶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7-20 12:48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7-20 15:33
                    ……话说楼主这是在开车吗?
                    来一波A.A.A.和小琴琴的互动?感觉这样会很有意思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7-20 17:34
                      盲人设定我好i呜呜呜 蹲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9-07-20 18:26
                        还不是时候…吗…
                        希望这不会成为最后的遗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7-20 18:38
                          我同意十楼说的话,快让我说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7-20 18:43
                            哇,楼主大大写的好棒哦,可以要一个QQ交流一下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7-20 19:34
                                第二天,我没有听见她再来,随后第三天,我收到了她的手机短信,经他人转述告诉我,短信上写着——
                                
                                上条当麻,这几天,我考虑了很久,也想了很多,跟你交往快半年了,我发现我仍无法真正地爱上你,我回忆着我与你相处的日子,发现我对你的关照更多是感激同情而非真的喜欢。
                                
                                或许,我们都认识到这个现实了,我们分手吧。我已经拿到学校的许可,到了英国了,在那儿我想重新来过。原谅我的不辞而别,祝你能重见光明,愿你能找到属于你的幸福。
                                
                                我听完这些绝情的话,轻轻地笑了笑,果然,她也认识到我这个负担了吗?到底还是选择了离开。
                                
                                或许,她放弃我也是件好事,被一个病残牵制住的人生怎么想都是悲哀的,一个漆黑的未来是没有幸福可言的,哪怕我一直幻想着拥有与她的爱情,但那都是自欺欺人,放她自由是对她的解脱,也是对我的解脱。
                                
                                只可惜,看你穿婚纱的时候要是在别人的婚礼上了,不对,是听别人描绘出你穿婚纱的容貌。
                                
                                纯白色面纱、银亮水晶鞋和钻戒,还有站在你旁边的那个他……我想,那裹着红毯、种着鲜花的礼堂一定很适合你。
                                
                                我默默尊重了她的选择,也没做过多的争辩,随后心安理得又惴惴不安地调着闹钟的指针,规定自己的起床入眠时间,跟往常人一样。
                                
                                来拜访我的茵蒂克丝边揪三色猫的鼻子边说,“当麻,怎么不见短发呢?”
                                
                                听白衣修女一问,我一阵酸楚上头,只说她最近忙着去英国交流学习,不便多次来照顾我。
                                
                                所以啊,我解释来解释去,无非是不愿意承认她拒绝我的事实。
                                
                                或许她只是想去海外逛逛,还会回来见我的吧?她其实心里还会挂念我?我心存侥幸地期待着。
                                
                                但又过了一周,无聊的我散步时听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传闻,是——有关她“失踪”的传闻。
                                
                                怎么?失踪?她失踪了吗?!我心头一紧,回想着6月27日那个夜晚她反常的举动,越发不安。
                                
                                她真的是去英国了吗?那天她晚上找我是想说什么吗?
                                
                                我惶恐地等着消息,在黑暗里焦灼地等着,等着,试图给她打电话,没人接,而紧接着在那天闷热的下午,我在广播里听到了新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7-20 21:15
                                  失踪的她被找到了,被发现丢弃在第二十二学区人工湖里,她在有着大量化学残渣和有毒**的水底浸泡了整整一周,在被捞上来时,遗体已经膨胀腐烂得看不出模样……
                                  
                                  我听着新闻播报员平淡如水的报道,一瞬间大脑一片空白,我木讷地躺着床上,反反复复确认他念出遇难者的名字,直到意识到真的是她。
                                  
                                  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你不是去英国了吗?怎么会被沉入湖里……你说的分手都是假的吗?你其实瞒着我去干了别的事……你根本没有去英国,你骗我……
                                  
                                  之后,新闻又说推测的死亡时间大致在七天前,也就是6月28日清晨,她跟我分开的那个夜晚的第二天。
                                  
                                  那时,我还迟钝傻傻地等她,等到“分手”短信后,还心存侥幸地等她回心转意,其实,那是定时发送的手机短信,她早在那之前,就已经被害了……
                                  
                                  我明明还没看见你穿婚纱的样子,我说过你不可以离开我的视线……你不可以这么自私地消失……我不会原谅你一声不吭地走掉的,我不会原谅你……你不可以死……
                                  
                                  我脑中发出轰轰的怒鸣声,手心冒着一层层厚厚的汗,身体开始陷入持续剧烈的阵痛,心脏一瞬间被巨大的腕力抓紧,我按住自己的胸口,呼吸陷入困难。
                                  
                                  我能感觉到悲恸在冲击胸腔,体内的细小弹片割裂着血肉,伤口在扩大,大量的热量从身体逃走,体温骤降。
                                  
                                  我痛苦地大呕着鲜/血,直挺挺地倒在了病床上,周围的仪器一直在狂叫,走廊有医护人员奔跑的声音。
                                  
                                  医生说过,由于许多弹片还残留在重要脏/器里,我不可以有巨大的情绪波动,否则会伤及心肺,严重会危及生命。
                                  
                                  既然可能会危及性命,那,干脆把我也带走了吧。没有夏花和流泻的月光,没有床边她的存在,我无法在一片黑暗中活下去。
                                  
                                  我永远不会知道她那晚想告诉我什么了,我失去了她。
                                  
                                  那一夜以后,无尽的黑夜彻底吞没了我,我再也看不见世界的色彩,那个可以带给我温暖并赋予我生命力量的天使,再也不会回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7-20 21:17
                                  在我没想好后续前,还不知道是he还是be,既然逻辑混乱,状态不稳,也无妨顺着看官们的意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7-20 21:21
                                    我偏向he,当然lz觉得be好也无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7-20 21:27
                                      既然都这样了……be吧()
                                      反正碧酱心里肯定有数的,否则也不会这样写得这么虐了
                                      不过把这篇悲情文写成he也是需要技术的,神转折有时候比一成不变的胃药更有意思,我很期待哦(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7-20 21:28
                                        be吧,既然都离开人世了,那就不要挽回,让死亡多一点沉重感,悲剧有实际意义。不过希望楼主能够把这一篇的线索理清,让我们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看到这里我整个人是懵逼的都不知道为啥要这么做,发生了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7-20 21:44
                                          个人比较爱BE~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7-20 21:49
                                            碧酱赛高!
                                            就这个趋势……还是BE吧,虽然我喜欢HE,还以为是美琴陪着失明的当麻直到他康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7-20 22:07
                                              He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7-20 22:56
                                                剧情看得很揪心,不知道说什么,也不能妄下评论……细细品味,韵味留长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7-20 23:02
                                                  顶顶顶,BE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7-20 23:33
                                                    HE......给他们一个好结局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7-20 23:40
                                                      顶顶,求给个好结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7-21 01:57
                                                        求点安慰一开局就死了太难受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9-07-21 12:21
                                                          中午看《洛丽塔》时,看到这句话:
                                                          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只要我看她一眼,万般柔情,涌上心头。
                                                          然后,
                                                          不知为何,脑袋里突然冒出一句话:
                                                          “可是,你还看得【见】吗?”
                                                          随后,我看到呕血的少年沉默着,成为了逝去的少女在世间苟延残喘着的遗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7-21 19:02
                                                              (二)
                                                              
                                                              有人说,身体有缺陷的人,第六感总是很强的。不过,我一直觉得这并没有什么科学依据喵,直到我的好友——双目失明的上条当麻向我提了一句。
                                                              
                                                              “我感觉到,明天就会放晴了。”
                                                              
                                                              在连续几天冬雨绵绵后,他坐在我的酒吧店里,很快活地提拉自己的黑色墨镜,向我预测道。
                                                              
                                                              果然,第二天,雨停了。
                                                              
                                                              真不愧是阿上,如此我就可以向卖家购进新的药酒了,别看他成天到晚嚷着不幸,有时运气也意外的好。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土御门元春,上条当麻的高中同学,如今仍是他的大学同学。现在的我呢是在一家地下的小酒吧里打工,就是在晚上给客人倒酒送茶的服务小生。
                                                              
                                                              为什么会选择去酒吧打工,也是为了我的工作方便。工作,工作,你知道的,就是干不太能见得光的暗部杂活,在这个偏僻的酒吧,与各色人等打交道、交换情报最合适不过了。
                                                              
                                                              我一般白天忙着应付大学课程,傍晚陪可爱萌萌的义妹做家政作业,晚上就留在酒吧工作。
                                                              
                                                              我比较喜欢调酒,穿着黑领带和黑夹克,把五颜六色的酒勾兑在一起,看着旋转多彩的酒色是一种享受。
                                                              
                                                              当然,这种享受我不会在阿上面前展现的,因为,让一个人看不见色彩的人体会调酒的乐趣,实在太残忍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7-21 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