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西吧 关注:245,829贴子:6,908,051
  • 30回复贴,共1

【原创】六月 入夏(原创女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9-07-20 19:25
    等好久了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7-20 19:27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7-20 19:33
        随六月入夏,恼人的蝉鸣便一日未停。有初皱着眉头将蓝色的帽檐压低了些,观察着周围没人才拐进暗部的工作室。暗部今年也就招了两个人,由于其他队伍都满员的状况,这两人无一例外被塞进有初的队伍。有初咬着棒棒糖坐在资料柜前翻看两人的记录。年纪轻轻,贡献倒不少。只是这年纪还年长自己几岁,到时候要是不服人可让人有的头痛。有初将棒棒糖咬碎,顺手将杆子丢进垃圾桶。“不如先下手为强,会会两人好了。”利落的扎起一头碧蓝色的卷发,有初拐进小胡同随着记忆拜访了宇智波的宅子。


        大抵是名门望族,屋子的规格倒是都不小。找到宇智波鼬并不难,天气炎热这小子也不忘练习,不远处还跟着个小跟屁虫,看那眉目中的相似,应该就是他弟弟。有初还想再看会,却被鼬发现。遂,一枚手里剑准确无误的从有初耳侧滑过。“哦呀,看来你的手里剑真的挺好的。”“你是谁。”鼬一步退后,将佐助护在身边。“你的队长啊,我可是特意来关心我的组员的。”有初跳下屋檐,将关心二字咬的格外清晰。鼬才渐渐打消顾虑,说了句“抱歉。”“哥哥,她是谁啊。”佐助扯着鼬的衣角,鼓着腮帮子,一副要把有初盯穿的架势。


        有初被盯的无奈,“噗嗤”一声笑出声,自然的从口袋里掏出根橘子味的棒棒糖塞进佐助嘴里。“以后我会常来见你的。”撂下一句话,有初便翻上屋顶“还要去见卡卡西呢,今日就暂别了。”潇洒的不合常理。鼬长舒一口气垂下头见佐助腮帮子鼓鼓,两手握着有初给的棒棒糖“佐助,吃完糖要记得刷牙。”“好。”还好,暗部给自己塞了个厉害的小鬼,不然有初才不会善罢甘休,只是在书店寻得卡卡西时,有初却隐隐约约觉得不太对劲。卡卡西晃晃悠悠的从亲热天堂的柜台走来又走去。


        皱着眉头深思熟虑的样子,弥漫着一阵又一阵不靠谱的气息。有初垫着脚尖自后揽上卡卡西的肩膀。“少年,你看啥呢?”“啊.............有初?”“你怎么知道我。”“暗部档案我才看过。”卡卡西眼底没半点初见的惊喜,这一点让有初有些不满意。“嘛,这样啊。”“话说,你比我小两岁还做队长是不是怪怪的。”卡卡西毫无波动的提出疑问时,瞬间让有初对他的初印象又急剧下降了一个台阶。“不如打一架?”“我不和女孩打架。”电光火石间,要不是看在书店的面子上,或许有初当即就要结印给卡卡西点颜色看看。


        收起回复
        4楼2019-07-20 20:21
          几日后,三人出行了成立小分队后的第一个任务。不得不说,卡卡西的敏锐力和鼬的侦查力和档案中说的一样优秀。鼬猩红的眸子紧盯着树林深处,卡卡西的腕子搭在短刃一侧。有初有些难受的扯了扯狸猫面具,见暗杀对象逐渐走进视野里。才从口袋里掏出颗棒棒糖咬进嘴里轻笑道“开工了。”林中腾起些飞鸟。那女孩周身的护卫甚至没反应过来,已被鼬和卡卡西全数搞定,动作利落的不像个新手。恍惚间,有初也背着手站到女孩面前,没带任何犹豫,手里剑快准狠扎进女孩的胸口。

          再然后便是一些殷红自那女孩胸口蔓延,有初饶有兴趣看着女孩的面目恐惧直至失去呼吸才蹲下身子,嫌弃的从那人怀里抽出卷轴,在手心掂了掂。真狡猾呢。起初怀疑只因这女孩周围的护卫委实草包了些,没承想还真是假的。“木叶暗部,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冥想间,一些忍者架着手里剑包围了三人。鼬的勾玉透过面具飞速旋转,连卡卡西也少有的眼底呈一片血红。“有初,或许这时候我们该终止任务了。”卡卡西伸手将有初护在身后,毕竟这小丫头看上去也不禁打的样子。

          “不,卡卡西.......现在才是开始.”鼬意味深长的看着有初“挺有两下的。”莫名的夸赞还让有初有些小得意。微微撬起狸猫面具,有初咬破指腹以血隔空画下一个印。“那是当然。”随着棒棒糖“咯嗒”一声碎在嘴里,整个树林便在卡卡西和鼬两人面前全部坍塌。如同深渊一般将那些人全部吞噬。片刻后,树林里重新寂静下来。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前一秒还气势汹汹的忍者。有初踢踏着鞋子上前踢了踢昏迷的忍者。

          “这次的幻术好像猛了些。”卡卡西将血轮眼收起,明明人是一直在身侧,幻术却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布下的。“嘛,好像小瞧你了。”自然的拍拍有初的脑袋,见鼬从一忍者身上取下真正的卷轴,卡卡西收起短刃,准备回程。“所以收起那些以为我是草包的念头最好一点也别有。”“暂时认可你。”“切。”故而经过和卡卡西的第一次出任务后,有初更加确定了和卡卡西八字不合的念头。回木叶的第一站便是到暗部资料室找分配队员的上层领导者反应了卡卡西的态度恶劣。


          回复
          5楼2019-07-21 20:12
            前两章有点乱乱的,第三章开始就进入正轨了!别放弃我


            回复
            6楼2019-07-21 20:14
              加油^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7-21 20:20
                有初和卡卡西的争执从那一刻起便再没停止。直到前后相处半年后,三人的关系才莫名的相安无事下来。甚至木叶后山的小溪成了三人的秘密基地,没任务时卡卡西总在那支着鱼竿钓鱼。早些时候连有初也没想到,吊儿郎当的卡卡西还能有这闲情雅致。“我说鼬,你弟昨天是不是开学了。”“是啊。”鼬顺手将一枚手里剑抛入水中,随着鱼脊翻滚没入。卡卡西皱起眉头“你们两个要么安静的呆着,要么就.....”“我哪吵你了。”有初一骨碌从草地上坐起,拍了拍刺人的青草,靠着卡卡西的背坐下。一阵子风吹过,鼓动间掀起鼬衣角的馨香。四目相对间,有初察觉鼬的心事重重。


                卡卡西没钓到鱼,有初便自然而然成了卡卡西的埋怨对象。一路上叨叨叨个没完,最终才换来了有初的认怂。回家途中有初总是有意侧过身子观察鼬的脸色。明明想问的话有许多,却是直至分别也未开口询问。有初深知,若是那事鼬不想让人知道,那定没人能知道。只是作为相处半年的搭档,此刻却觉得受到了欺瞒。月落时,有初着一件白色连衣裙在自家园子里乘凉,不是中秋月亮倒是挺圆。“有初,我切了西瓜你吃吗。”“吃。”凉子将西瓜切的方方正正,端到有初手边。“今天的西瓜也很红呢。”“嗯,很甜哦。”....有初盯着那只瓷碗.....忽的被那样的红迷了眼睛。一阵凉意自有初脚底蔓延至四肢百骸。


                前几日,鼬就常独自出没于暗部的工作室。行为举止也都收敛的完美,往日虽也是那样的滴水不漏的性子,近日却......完美的有些过于。有初细思极恐,放下叉子。“妈,我出去一趟。”扯下椅背上的外套,有初匆匆赶去了宇智波的大宅。寂静的连虫叫都无,匆忙间有初踩进一水塘中,抬脚时才猛然发觉....又无下雨哪里来的水塘。印着依稀的月光,有初怔在原地。一片猩红像流水一般从屋子里流出“该死。”有初原地蹭了蹭鞋子,顾不得恐惧在街道上疾跑起来。但,寻到鼬已是后话,知道鼬屠族也始终是后话。


                圆月下,鼬的眸子鲜红。佐助瘫坐在地上,任由鼬撂下一句“憎恨我。”消失在月色里。有初才将一连串的事件联想起来。鼬叛变了.......月亮鲜红的不像话,伴随着佐助的喘息声有初忽然觉得周围的气氛有些阴森。“喂,小鬼头,你要在哪儿坐到什么时候。”有初蹲下身子替佐助擦了擦脸。养尊处优的次子,还未经受任何磨练,就要受这样的打击。有初长叹一口气,从口袋剥开一颗棒棒糖塞进佐助嘴里。“跟我走就快点,我可抱不动你。”老实说,有初对这些死的人毫无感情,唯一有联系的不过就是鼬。只是宇智波一族惨遭灭族这么大的动静却没惊扰任何一个人,实在反常。


                难得没嫌弃佐助一身血还紧紧将人牵回了家。有初使了幻术让佐助暂时睡了会。安顿好佐助后,凉子递上一块湿毛巾把有初手心的血渍里里外外擦了干净。“怎么出去一会变成这样了。”“妈,这事你就别管了。”咬着指甲有初回忆起每个细节。鼬从未暴露过任何软肋,要是真有大概也是佐助。又能是什么让一个人能性情大变......“威胁?”凉子复杂的看着自家女儿紧皱着眉头一脸苦相也没能帮上忙,只好又上楼看着有初带回来的孩子。宇智波一族的族徽在衣袖上袖的清清楚楚,黑暗中凉子的指腹来回摩挲着那个族徽,若有所思。


                回复
                9楼2019-07-22 14:20
                  宇智波一族惨遭灭族的这件事直至第二日也未掀起太多流言碎语。怕佐助有应激反应,思量下有初还是替佐助向学校请了一周的假。又想着去暗部的资料室找找线索,资料室却恰好借着有加密文件的原头暂时封锁。种种迹象说是不奇怪恐怕连有初自己都无法信服。“昨天夜里,你见到鼬了?”“卡卡西,你相信他吗?”有初怔怔的撞进卡卡西异色的神色中,卡卡西愣了愣随即撇开视线“要说不相信,又怎么可能。”有初知道卡卡西的性子,虽然总是看上去满不在乎,但是同伴对于卡卡西来说,永远是最重要的存在。

                  有初转过身子,透过走廊上的玻璃看向街道上的人来人往。忽的迷了眼睛“怪不得才说这个世上永远没有真正的正义,只有利益吧。”“嘛.....刚发了工资,给你买棒棒糖好了。”卡卡西有意伸手拉上有初的衣帽,用力的按了按有初的脑袋,将人揽进了怀里。“所以说啊,我最讨厌女孩子哭了。”顺势埋进卡卡西的胸膛,有初为自己片刻的不出息感到气恼。只是一种无能为力盘踞周身继而贯穿了整个胸膛。有初哭了一阵子才红着鼻子最后在卡卡西的衣领上蹭了蹭眼泪。再卡卡西的嫌弃下,有初闷声道“我要橘子味的。”

                  佐助恢复的比想象中快,火影为佐助添置了一处新房子。虽不大也好过阴森的宇智波大宅。而后有初便没在过多的干预佐助的成长,只是偶尔差凉子送些吃的用的。一年后卡卡西退出了暗部,准备迎接即将毕业的学生。这一年来,卡卡西彻底将亲热天堂天天揣在了兜里,差点儿连钓鱼那点兴趣也要忘的干干净净。甚至将迟到的恶习发挥的淋漓尽致。有初常威胁卡卡西,若还迟到,就一把火烧了他的亲热天堂。卡卡西却从没放在心上,依旧迟到。也亏得有初这半年来逐渐改善了脾气,才不至于暴走。

                  佐助毕业典礼结束后,有初难得抽空去接了小鬼头。一年来,佐助变了太多。本来还是依偎在哥哥怀里的小鬼头如今却变成臭屁的小鬼。说起来,还是从前乖巧懂事些。就这样的冷脸王也不知是哪点吸引了这么多小姑娘围在身边。“哟,恭喜。”待佐助走到身侧,有初接过了小鬼手里的毕业证,仔仔细细看着老师的每一个评语,清一色的A和优秀。“佐助,今天吃番茄挞?”“嗯。”佐助冷着脸,只发出一个单音字节。遂,耸了耸肩走到了前头。


                  回复
                  10楼2019-07-24 17:38
                    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7-24 20:3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7-25 16:3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7-28 21:33
                          凉子特意准备了佐助爱吃的东西,恍惚间有初都要怀疑到底谁才是凉子的亲生孩子。“妈,你也太惯着佐助了。”举着筷子,有初对一桌子的番茄竟无从下手。“听说佐助和鸣人小樱分为一组了呢,嘛,真好。”凉子替佐助盛了碗番茄汤,佐助皱了皱眉头,伸手接过碗,碎碎念叨“都是吊车尾罢了。”晚饭后,有初陪佐助在街道走了走。天气不错,一抬眼就能看见一大片一大片的星星,有初习惯性的剥开一粒棒棒糖叼进嘴里。“卡卡西那家伙可藏着厉害的招式呢。”“是么。”


                          离鼬离开已经好几年,那个跟在他屁股后头的小鬼头,如今也从学校毕了业。天天满脑子想着的就是复仇,喊打喊杀也没小时候可爱了。想到这里一些郁闷由心而生,有初顺势踢开路边的石子,听的石子碰到墙从中间碎开才满意的扬起笑意。“有初和我打一架?”“那别人该说我欺负小孩了。”“没事。”佐助执意如此,有初也拗不过。两人便找了个空旷的地方当即展开对峙。来时,佐助身侧的有初就不知何时变作了影分身。本尊则蹲在不远处的树桠子上津津有味的观战。


                          小屁孩,年纪不大。搞出的动静还挺大,一些火焰星子拉扯着暗。猩红的眼睛确实像极了鼬。有初见打得差不多才寻了个机会悄悄换下了影分身。佐助有些喘,手里的结印却不肯停,太过纠缠。有初只好也划拉出一片幻境,拉着佐助跌进了一个湖海。“比起去年进步许多呢。”“若要杀了那个男人还不够。”“佐助,你经历过忍界大战吗?”有初讲起这件事,语气平静仿佛只是说起一个平常到不能在平常的琐碎事,佐助没言语只是撇开视线摇了摇头。


                          再后来,佐助在有初的幻境中沉沉睡去。有初看着草地上沉睡的佐助还有些伤脑经“哦呀,有初.....”“卡卡西。”卡卡西端着本亲热天堂,从不远处的屋顶上翻下。“看不出来,你还挺关心这孩子的身心健康。”“还不是因为交给你前不太放心,你也该收收你这吊儿郎当的样子,我说,看了这么多本亲热天堂每页还只敢看第一个字,太逊了。”卡卡西红透了脸,像极了被踩住尾巴的样子。顺手就给了有初一个栗子。“是太久没打架了?”“乐意奉陪。”有初勾住卡卡西的手肘,在卡卡西衣袖上蹭了蹭。


                          回复
                          14楼2019-07-31 09:12
                            我去旅游了,要等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8-09 19:4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8-09 22:13
                                卡卡西同有初一起把佐助送回了家,而后就去了从前常去的秘密基地。正值萤火虫季,故而森林里像有流云星光一般闪闪烁烁。“真美呢。”“嘛,算是吧。”卡卡西用手枕着脑袋躺平于草地上,有初也侧了侧身子没皮没脸的压上卡卡西的胳膊。“我不想再洗一遍头发了。”“真邋遢啊。”之后便相继沉默着,还记得从前是三个人来,佐助那时还小,到点就得睡,遂,鼬总是要哄睡了佐助再偷偷溜出来一起放烟火。和鼬一样,有初经历了两次忍界大战,当时鼬还是个太过仁慈的小鬼,有初却早就能眼皮也不眨的送敌人去死。


                                战斗姿态干净又利落,卡卡西见过有初轻而易举的将敌人捕捉进自己的幻术然后再折磨至死。“有初,现在的和平年代好吗?”“虽然,我很想经历和平年代,但此时此刻我却觉得不是。”不是和平年代,有初蜷缩起身子,将手伸进卡卡西的里衣,冷的卡卡西也向后缩了缩。“卡卡,你身上好香啊。”卡卡西愣了神,仿佛已经太久没有听到这样的称谓,唯一的可能就是有初又想起了那个男人。鼬鼬,卡卡,这样亲昵的名称整个村子也就这丫头敢叫。“这样撩拨我,可不是个好兆头。”“撩到手,也不算亏。”


                                卡卡西当即红透了耳尖,被有初没遮拦的话撞乱了心思。嘛,总是这样的话,哪有人把持的住。那一晚,有初没告诉卡卡西的是每一次贴近卡卡西,握住卡卡西的手,挽住卡卡西的胳膊都不过是在确认卡卡西的真实存在。从没人知道有初最大的弱点就只是害怕失去,尤其是拥有过后再失去。有初想,如果有一天卡卡西背叛了自己,自己定要将人困在幻境里活活饿死,才能舒心。“卡卡,你最好一直一直留在我身边。”从口袋里掏出一颗棒棒糖,有初三四下剥开,塞进卡卡西嘴里。“夜里风大,我先回去了。”


                                回复
                                17楼2019-08-17 20:45
                                  赞赞赞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9-08-17 22:22
                                    病娇女主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8-17 2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