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长之野望吧 关注:120,503贴子:4,772,632
  • 47回复贴,共1

大志:秀赖立志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老战报了,一楼喂度表


回复
1楼2019-07-22 17:00
    1598年,太阁秀吉去世的阴影笼罩着大阪城的上空,没有人知道丰臣家的未来将会何去何从。后来,德川家康的势力越来越强大,甚至在5年后成为了征夷大将军,有威逼丰臣之势。

    但是,一代英主秀赖却置之不理,在关原合战发生的时候,秀赖也没有插手。秀赖说:“石田三成一夫振臂万夫雄,号召力很大,若坐视不管,必留祸害!;德川之心,路人皆知,利用德川之手杀死石田,以至于家臣离心,不能拧成一股绳,甚好。”于是在德川家康胜利之后,秀赖给家康的感状中,便对家康“诛杀逆贼”的行为表达了感谢,但是秀赖对家康还进行了敲打,要求他对丰臣保持忠诚,但德川家康置之不理。
    德川家康越来越飞扬跋扈,于是英主秀赖决定给他最后一个机会,在山城国的一处寺庙里,秀赖警告了德川并提出了“二帝共治”的建议,让德川家康和他的家族担任征夷大将军,而丰臣秀赖和他的家族担任关白并太政大臣。德川家康拒绝了,并在次年发难方广寺铭钟。
    丰臣秀赖叹了一口气,对片桐东市正说:“我本来不必要说这些话,但我仁慈为先且念在家康是我家家臣的份上,不忍伤害家康的性命,愿意保证他的安堵和地位,但是家康却又置之不理。我只需要五年,就能超过家康,而家康却执迷不悟,真是可惜呀。”
    片桐且元把秀赖一手带大,他忽然想起来他在秀赖小的时候抱过他,那个时候他不小心把秀赖扔到地上了,而秀赖却没有哭泣。“可能这孩子摔傻了。”东市正自言自语。为了保住家名,保护并站队傻子明显自取灭亡,于是片桐且元在几天后出奔大阪城,投靠了德川家康。
    秀赖听说后说:“啊,片桐且元,真是一个糊涂人呀!”


    回复
    2楼2019-07-22 17:01
      为了提高武力,丰臣秀赖召集浪人为他效忠,很多英杰都来到了他的账下,在集齐不到万人的条件下,秀赖亲自领兵攻击小出家。在消灭小出家之后,秀赖把太阁的金库打开,说:“在先父的时候,天下太平,这些钱很有效的宣扬了太阁的虎威。而现在战乱四起,这些钱又有了新的作用。”
      明石扫部头问:“但是,我们应该如何高效的利用金钱呢?”
      秀赖说:“广泛的召集牢人众,这些浪人会为我们所用。将打下来的地方的浪人们组织起来,农民也是,这样就会形成滚雪球的效应,导致越打人越多,剩下的钱有效的投资商业并购买兵粮,这就是驭钱之术了。”
      扫部头担心的说:“钱总会花光的,那个时候.......”
      秀赖接着说:“那个时候,我定拥有了广阔的土地和大量的收入,那个时候解散没有立功的浪人,将他们安排到农业生产上。其他有功的浪人则继续留用,甚至可以把他们封为名主。”
      扫部头感叹到:“秀赖大人驾驭钱和人的能力远超我们所认知的范围,我愿意以死效忠!”
      秀赖笑了:“这一切若不实行,都是纸上谈兵罢了,那又有何意义呢!秀赖天下的开始,便由这小出家开始!”

      德川家康在听到小出家的覆灭之后,十分的恼火,拔出了自己的佩刀,对着大阪的方向说:“秀赖,我原本念在你年幼无知,痴傻闷愣,原本想要留你一命,但是如今........”这个时候,浅野家的告急文书也到了,愤怒的家康撕碎了告急文书,命令兵分两路总兵力五万,德川秀忠走东山道,德川家康走东海道,在尾张汇合。
      这个时候的秀赖,早就击破了浅野的军队,大军攻击片桐且元的领地。
      在听说了秀赖大军的到来之后,片桐且元十分惊恐,自知背叛秀赖的自己是没有好下场的,因此连忙向江户方向发出告急文书,躲在城里不敢野战,只能守城等待大御所的救援。秀赖听说德川家康要亲征的消息之后,连忙命令强攻。
      德川家康在行军的时候就收到了片桐且元的告急文书,告急文书如雪片一般飞向家康,但德川家康行军速度却越来越慢了。秀忠连忙请示,要求加快进军速度。
      家康说道:“吾儿,你已经是大将军了,而头脑却是如此的愚笨。”
      秀忠不解其意,连忙请假。
      家康说:“我已经看出来了,你却不知道!你看这告急文书,几乎几天就有几个,秀赖若是武略有力,怎么可能到现在都让片桐且元活着?秀赖攻城无力,愚笨至极!我方携大义之威而来,与东市正夹击秀赖,那些浪人必将四散奔逃。秀赖真是愚笨,这种行为好比以卵击石!”
      秀忠还是不解,便问:“若是秀赖围而不攻呢?”家康没有回答秀忠,认为他sha。丰臣秀赖火烧屁股,怎么可能还有闲心玩包围战呢!
      片桐且元等了很久,都没见到答复,而秀赖的军队早就打到本丸了。为了保住家臣们和自己家族的性命,片桐且元剃掉了自己的头发,穿上了浅葱色的衣服,半裸着上身,腰上只插了一把怀剑,而他的家臣们抬着棺材,来向秀赖请降。
      片桐且元看见秀赖,远远的就跪下了。秀赖对明石扫部头说:“片桐且元以死来降了。”说完就来到了片桐且元的面前。
      片桐跪在秀赖面前,说:“我背叛了殿下,又辜负了太阁殿下的嘱托,我罪该万死!!但我的家臣是无辜的,他们只效忠与我,并没有任何背叛的行为,我愿意一死来换取殿下对我手下家臣的宽恕!”
      秀赖双手搀起了片桐且元,他说:“我何尝不知道东市正的用心呢?是我表现的太过愚钝,因此才遭到东市正的遗弃,东市正的行为又何尝不是为了家臣着想呢!你的忠诚,就让你在我的任下重新证明吧!”
      片桐且元十分的感动,因此全城都投降了秀赖。


      收起回复
      3楼2019-07-22 17:01
        家康带着大军来到山城国准备进攻大阪,秀赖闻此来带军队三万人在天王山布阵,与德川家康对峙。
        为了迷惑家康,秀赖命令军队一部分藏在了深林中。家康观阵,秀忠见敌人人数很少,决定命令进攻。
        家康说:“所谓兵者鬼道,当年信长公在长筱击败武田胜赖的时候,就为了迷惑武田,因此将兵力都藏到了森林中,以至于武田胜赖无法判断信长公的武威,因此贸然出击,才由此一败。现在难道大将军也要效仿武田胜赖吗?况且秀赖军中定有强人,选中了天王山作为主战场,对我们不利呀。”
        秀忠方知父亲的苦心。
        使者来到家康的本阵,报告家康片桐且元已经被消灭的消息,家康不由得一惊。这个时候,就看阵前立起了片桐家的旗帜,家康大怒,立刻命令进攻。
        但是本多正信却拦住了家康,正信说:“秀赖此人不可轻视,大御所大人。您看片桐且元的求援书信,在细节处笔迹和片桐且元写的有一定的差别。”
        德川家康余怒未消,他怒斥到:“你怎么不早说?”
        本多正信便说:“我在发现问题之后,派人去江户找片桐的人质让她当面辨认,来回耽误了时间。”
        德川家康大怒,命令将片桐且元的人质处以磔刑,但进攻秀赖的计划就这样落空了。“秀赖不可小看。”家康自言自语道,还是先各自议和,从长计议把。
        于是秀赖便挡住了家康的进攻。


        回复
        4楼2019-07-22 17:02
          每发一楼就要被人机验证一次,莫非我被度表盯上了


          回复
          5楼2019-07-22 17:03
            和平之后,为了释放秀赖大意醉生梦死的信号,秀赖纳了真田幸村的女儿阿梅作为侧室,但是遭到了阿梅的拒绝。
            秀赖便亲自问阿梅,阿梅哭着说:“近亲结婚是不可以的!我们同父异母,怎么能行此事!我如此的丑陋,居然是个蓝脸,又如何见人,如何服侍秀赖大人!”
            秀赖笑着说:“你看,我的脸也是蓝色的,这不怪你呀!”
            阿梅才破涕为笑。
            但是阿梅又哭了,秀赖赶紧问为什么,阿梅说:“大人,三年是起步呦。”秀赖笑了:“我就是发驴,你又怕什么!”阿梅再次破涕为笑。

            但就算是如此,家康也再也不上当了,因为家康终于认识到,秀赖是一个可怕的对手。


            收起回复
            6楼2019-07-22 17:04
              但秀赖并没有停下脚步,他再次出兵平定了伊势,而有能力又忠诚的藤堂高虎成为了秀赖可靠的家臣,秀赖很高兴,并给了他珍藏已久的家族宝藏给他。

              在平定伊势之后,丰臣家基本统一了畿内,实力上已经和德川家康平起平坐,而军力上却超过了家康,距离秀赖在片桐且元面前夸下海口,不到三年。

              这场仗吓破了德川家的苦胆,甚至尾张德川家的家主暗地里也向秀赖递来了橄榄枝,并得到了秀赖的接见,秀赖说:“离心离德,很明显这是德川家灭亡的前兆。”


              收起回复
              7楼2019-07-22 17:04
                在秀赖完成了统一畿内并上洛的大业之后,难得闲下心的秀赖给新纳的侧室阿梅梳头发,阿梅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喜出望外:“秀赖公,我的脸.......”秀赖看了看,果然他们的脸色都变得正常了,二人一同笑了起来。
                这个时候,黄母衣众前来报告,说片桐且元死了。
                原来,片桐且元因为看见自己的亲人在阵前被处以极刑,十分的痛苦,当天就病倒在床上,秀赖很重视片桐,他主动探望了片桐,并命令医生尽其可能的治疗,但是最后还是无力回天。
                秀赖心中的快乐一下子就消失了,他望着天,喃喃自语道:“最后,先生还是没有弥补自己的过错呀。”

                秀赖感觉自己对不起片桐且元,于是重用了片桐的亲人,让他多立功勋,最后出将入相。
                这一年,秀赖都放在了巩固自己的土地上,为属下武将们发布感状,逐渐家臣们开始打消了对秀赖的疑虑,家中变得统一了。但是新的困难又来了,那就是钱都花光了。
                明石扫部头再度拜见了秀赖,明石全登说:“主公大人,我们的钱都花光了。”
                秀赖也感觉这一天终于到来了,秀赖说:“是时候结束结束农兵常备二元化状态了,命令解散大部分常备,但是大阪的常备仍然留着——那些是一开始就跟随我们的浪人,他们应该享受到应有的待遇。”
                扫部头点了点头,这几年秀赖大手大脚的花钱,确实带来了一定的效果,虽然明石全登不喜欢赤字,但是国家还是一年年的发展壮大起来了。
                元和三年的冬天异常的寒冷,秀赖来到大阪天守之上,阳光照下来,天守显得异常金碧辉煌。秀赖指着江户方向,对家臣们说:“从议和之后直到现在,家康还是没有什么动静。”
                真田幸村回答:“家康公虽然是一时豪杰,但眼下被称为四天王的德川精锐皆已作古,而且今年夏天,他的重要谋士本多正信也已经作古,现在德川家已经是强弩之末,德川家康在我军之势尚未超过德川家之前就已经不敢动手,何况现在!”
                其他人都点头称赞。


                回复
                8楼2019-07-22 17:19
                  江户
                  寒冬削弱了德川家康的身体,自从山城对峙失败之后,家康一直心情不好,在本多正信死之后,他更是消沉,最后终于病倒了。
                  德川家康的家臣们聚集在家康身边,暴风雪不断的吹打着窗户纸,不断带走着这位老人最后的热量。家康亲近的人都跪在家康身边,家康身边已经围满了人,这大概是家康唯一的保温依靠了。
                  德川家康已经昏睡了好几天了,这个时候他忽然睁开了眼睛:“正信呢!”
                  秀忠赶忙凑过来,对家康说:“父亲,您找正信大人有什么事吗?”
                  家康看了看身边的这位,张口便说:“您是谁呀,您看起来像个公家。”秀忠沉默不语,一边松平忠直凑了过来:“祖父,本多正信大人已经离世了。”
                  家康看了看身边的陌生人,他似乎要努力的辨认这个人,接着他打了个冷战:“不、不、不。信康,原谅我,请你原谅我!”
                  家康又昏了过去,众人把松平忠直打发出去,松平忠直一脸不爽的离开了,不久,家康又醒了过来。
                  “忠直呢?”家康问道。
                  “他刚才把您吓到了,所以我们把他赶走了。”秀忠回答。“他只是个孩子。”在家康面前,忠直永远是个孩子。
                  家康战战巍巍的枕在了秀忠的膝盖上,打量了众人一眼:“只可惜呀,只可惜正信先走一步,那秀赖十分难对付,转眼之间就拿下来畿内,以后前途不可限量.......正信呀,我还想再和你打一次江山.......”
                  家康赶走了其他人,对秀忠说:“秀忠呀,对付秀赖你有几层把握?”
                  秀忠想了想:“五层?”
                  家康摇了摇头。秀忠又说:“三层?”
                  家康又摇了摇头,秀忠咬紧牙关:“一层?父亲大人,我连一层都没有办法吗?”
                  家康闭上眼睛说:“秀忠,你的才华不在战场上,在幕府的深处,你可以制衡每一个企图争夺将军职位的一门,每一个大名都无法施展自己的野心,也可以让老中行使自己的权力而不过格,但是在战场......”
                  秀忠咬了咬牙:“那么战场呢?!父亲大人!”
                  秀忠再怎么说,家康都无法回应了,顿时,秀忠的眼泪便夺眶而出,一代枭雄德川家康,在去世的时候说的最后一句话,还是对儿子的叮嘱。家臣们听见秀忠的声音,却不敢上前,秀忠最后大声的对外面的家臣喊道:“这件事,要保密三年!”


                  回复
                  9楼2019-07-22 17:19
                    三年?连三天都没做到,具体来说,当时秀赖就已经知道了——多亏了新野的提示功能。
                    家臣们都向秀赖道喜,但是秀赖却说:“何喜之有!”之后便把自己锁在屋子里,秀赖知道,能与自己争夺天下的人已经不在了。
                    秀赖咬紧牙关,痛苦的说:“如果我早生五十年多好,若要早生五十年,我就可以和天下群雄逐鹿中原,一展才华,留名青史!但现在,我的才华又从何处施展,我的知音又在哪里呢!”秀赖紧缩双眉,在其他人看起来应该是快乐的事情,在秀赖眼中似乎是一个极其痛苦的事情。
                    没有了英雄相伴,秀赖一下子失去了活力,秀赖每天都不理政事,他从来不把没有德川家康的德川家放在眼里,就算是他有着数百万石,秀赖就算是评定也开始马马虎虎的度过了,家臣们唇枪舌剑的时候,秀赖的心却根本不在这里。
                    注意到这件事的明石全登和真田幸村感到很担心,两个人主动找到了秀赖,秀赖却避而不见。他现在唯一的乐趣就是和阿梅和千姬一起玩纸牌,秀赖厌倦的无聊的“找相同”玩法,他发明了一种新的玩法,叫做“蜘蛛纸牌”,他说:“将大多数牌背过来就如同蜘蛛的网,而几张明面上的纸牌就如蜘蛛,这个纸牌明暗有序,像极了蜘蛛。”
                    幸村和全登站在门口很久都没有回应,两个人已经愤怒到了极点。这个时候,藤堂高虎带着一个男人来了。他们才发现很久都没见过藤堂高虎了。
                    藤堂高虎和那个男人跪了下来,那个男人高声的说:“柳生但马守宗矩参见秀赖大人。”秀赖让他们进来,并让门口等了很久的幸村和全登也进来。
                    柳生宗矩很警觉,他刚想说话,秀赖说:“他们都是我的肱股之臣,你的话进入我的耳朵就相当于进入了他们的耳朵。”
                    但马守赶紧从怀里掏出一封密信,打开之后当面读道:“秀赖公亲启,我德川义直虽然不懂得高明的道理,但是还是明白一些众人皆知的道理搜喽。天下原本就是丰臣的天下,就因为德川家康(我已经下定决心和他断绝关系)飞扬跋扈,欺上瞒下,因此才获得天下的搜喽。我决心加入秀赖大人,和秀赖公共同作战,执行大义的搜喽。”

                    众人才明白,原来秀赖大人早已经安排了一切!秀赖大人只是在家里玩蜘蛛纸牌,就让御三家之一的尾张德川家叛离了德川家,暗自投入了自己的怀抱。


                    回复
                    10楼2019-07-22 17:20
                      接下来,又过了几天信使来报:“井伊家也愿意从属为丰臣家。”现在井伊家也成为了丰臣家的家臣,众人惊骇,因为井伊直政是德川家康的谱代,他的后代理应向德川家以死效忠的,但是现在连井伊家也叛变了德川,秀赖大人的力量,真是让人感到可怕.......


                      回复
                      11楼2019-07-22 17:24

                        朝廷的使节找到了秀赖,朝廷提出要封秀赖为太政大臣,这说明秀赖已经赶上了太阁的虎威!所有家臣都向秀赖祝贺。这个时候,福岛正则却向秀赖发出来宣战书!
                        秀赖十分的恼怒,他说:“福岛正则,你作为我们家的谱代,没有尽忠于我也就算了,结果现在你居然攻打我,我誓杀你!”
                        秀赖点兵五万攻击福岛正则,在打下两座城池之后,粮食就已经消耗殆尽了,秀赖赶紧解散了一部分军队,但仍然跑了很多,现在秀赖只剩下五千多人了。这个时候,细川家也对秀赖宣战,目的是夺得秀赖在四国的飞地。
                        仅仅五千人的秀赖行军路上又跑了一些,到战场的时候只有三千人了,这个时候敌人的五千人已经攻过来了。秀赖看了看身边的毛利胜永和真田幸村,说:“你们怕不怕死?”
                        二人异口同声:“宁愿舍弃生命!”
                        秀赖点了点头:“不错,就算是你们战死,你们的后人也可以对自己的儿子说:‘你的先祖是和太政大臣大人一起战死在冲锋的路上!’”
                        秀赖看了看马鞍上的红色绳子,那是他母亲淀君在他出征的时候亲手绑上去的,据说淀君已经求了佛,她和北政所一起为秀赖念经,祈求秀赖早日归来。秀赖抬头看了看自己的马印,指着马印上的葫芦说:“每个葫芦,都是太阁殿下的一次胜仗,我秀赖不想仰仗先祖的功绩,现在这些金葫芦我要把它割下来,待到胜仗的时候,我给每个表现英勇的士兵,因为这场战斗是我们共同赢得的!”
                        士兵们齐呼:“不惜身命,诚惶诚恐!”
                        没人知道秀赖到底在这场战斗中干了什么,但是我们都知道, 战争结束后,秀赖的马印上只有一个金葫芦了。
                        在秀赖文治武功之下,已经完全恢复了太阁的威风,朝廷的使者再次赶来,这次是封秀赖为关白的,家臣们列立两厢,共同祝贺秀赖大人成为关白殿下。这时,明石全登又一次来到秀赖的面前,两鬓苍白的扫部头向秀赖提出了自己最后一个建议:“殿下,要劝课农桑呀,一定kuan为农着想yi!”

                        秀赖不知道扫部头为什么这么急,当晚,一颗流星划过了天空.......


                        回复
                        12楼2019-07-22 17:41
                          上杉景胜看着楼下飘满的真田旗帜,一言不发。
                          直江兼续说出来本应由景胜说出来的台词:“要知道,当初就应该不向真田伸出援手。”
                          上杉景胜看了看直江兼续,他的鬓角都已经上了霜。上杉景胜摇了摇头:“不,救助真田是为了义,而被真田在战场上正面击败是我技不如人......”
                          直江兼续翻了翻白眼:“那么出城向真田投降也是大义吗?”
                          上杉景胜摇了摇头:“不,这是我在乱世之中凭着自己挣扎多年学到的东西。”
                          上杉景胜站起身来:“明天,也就是明天了,我向真田投降,换取你们的性命。”上杉景胜一言不发,转过身去走了。直江兼续一个人躺在天守上,闭上了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上衫投降的消息传到了秀赖耳中。
                          秀赖邀请幸村登上大阪天守,借着月光问道:“想家吗?”
                          幸村没有一刻的迟疑,直接说:“不,因为我已经在家里了。谢谢您,殿下,我和阿梅过得都很好,阿梅告诉我她感觉自己越来越成熟了,还说她在殿下这里学到了很多她没有学到的知识;而我和我的家臣们也感到十分满足,是殿下把我们从九度山拯救出来的,我们也当以死相报。”
                          秀赖笑着拍了拍幸村的肩膀,对幸村说:“你兄长那边,我会竭尽全力促进我们之间的友好。”说完之后就离开了。
                          在乱世,很多人都在扩张着自己的权力。


                          回复
                          13楼2019-07-22 18:22
                            在井伊家效忠丰臣秀赖之后,德川家便开始了大肆的报复,接连攻克了井伊家的两座城。秀赖说道:“德川秀忠暗弱无能,只敢欺负一下弱小的井伊,而不敢与我正面相战,不敢与我们发起全面战争。算他好运,我现在正全力的对抗福岛和毛利,没有精力对抗他,因此让他好好地反省自己吧!”
                            于是秀赖主动派出了信使,命令将井伊直胜从近江转封了出去,这样德川将直接面对丰臣。

                            德川秀忠正在和他的盟友真田信之对抗伊达政宗,也没有精力对抗丰臣,担忧丰臣秀赖袭击后方的德川秀忠决定和丰臣秀赖结盟。
                            这个事情震惊了幕府内外,中老土井利胜惊讶的说:“将军大人贪图伊达的蝇头小利,却放弃了幕府公仪的大旗!”
                            也因此,在很多人眼中,德川秀忠似乎已经不再是天下人了。童谣里面也开始有了“秀赖至而天下返”的内容。对此,秀赖却很宽容,直接答应了秀忠结盟的请求,而秀赖的外交布局在九州也达到了目的,正在攻击细川家的岛津也同意和秀赖结盟,而中川家也向秀赖提出了臣属的请求,由此秀赖便可以全心全意的对抗福岛。
                            于是,秀赖亲自带领军队攻击福岛正则的居城,福岛正则笼城不战。秀赖命令强攻,很快就攻到了本丸。福岛正则的使臣来到了秀赖的本阵,福岛正则希望臣属于秀赖,秀赖的愤恨还没有散去,于是他愤怒的说:“福岛正则的命运只有一个,那就是切腹!”
                            (然而交涉选项里面没有这个)
                            使者并没有退缩, 他说:“我明白殿下的报仇之心。但是我闻说殿下靠着外交的手段就让四国臣属于您,今天勒令福岛正则切腹,岂不是让所有背叛过殿下的家臣不敢投降,只能以死相拼了吗?”秀赖点了点头:“得到了这样的忠臣,才让主公免于跌落到奈落之中,真是难得呀!”
                            但是秀赖仍然无法原谅福岛正则,在福岛正则提出要拜谒秀赖之后,秀赖早已经带着军队回去了。次年,福岛正则准备上洛拜见秀赖,但是被丰臣家的使者拒绝了,福岛正则也没有被要求前往大阪。
                            福岛正则忧心忡忡,他对他的儿子说:“殿下无法原谅我的过错,如果我再这样耻辱的活下去,那么迟早会拖累福岛家。”说完之后福岛正则趁别人不注意便切腹自尽了。为了触及秀赖殿下的虎威,于是福岛家只能说是病死,但秀赖却毫不在意。


                            回复
                            14楼2019-07-22 18:22
                              在四国,秀赖得到了两个桥头堡,这样就可以直接对抗毛利。秀赖很重视这个桥头堡,于是命令真田幸村和毛利胜永驻守于此,并要求动员全部的农民和浪人参加军队。秀赖唯一担心的就是两个桥头堡兵力不足,若毛利领军来犯......
                              “报告,毛利派军队三万,前来攻击我们在四国的据点!”母衣众带来了不好的消息。秀赖大人却束手无策,因为即便是派军队过去,也完全没时间救援幸村和胜永。
                              假心假意的德川秀忠
                              在危机到来的时候,真田幸村立刻找毛利胜永商量,两个人否决了笼城的想法,决定与其野战。于是真田幸村带领一万四千人在大洲筑阵。真田幸村亲自来到了第一线,他对士兵们说:“我的父亲告诉我,军队的胜利与否不在于人数的多寡,而在于指挥的得当和士兵的素质。现在敌人虽然多,但是远道而来正在疲惫之时,且这些人虽多,都是鸡毛草寇罢了,我军精锐且以逸待劳,岂有不胜之理?”
                              士兵们都充满了干劲,晚上,探子报告,敌人正度过濑户内海,准备登陆。
                              幸村高声喊道:“冲呀,杀呀!”
                              士兵们冲了出去,毛利军队虽多,但是只有一半登陆了,还有一万人没能登陆。于是还没有拿起装备的毛利军被当做靶子被铁炮射倒,士兵们落荒而逃,这场仗一开始就结束了。很多毛利的士兵在晚上不熟悉道路,在沼泽里面被困住,也因此被讨取了首级,幸村清理了一下战场,发现斩首18000级,获得了全胜。

                              秀赖在听到胜利的报告之后,喜出望外,于是立刻命令军队出击,兵分两路攻击毛利,总兵力七万。秀赖命令幸村休息,但幸村说:“还没有到时间!”于是幸村和藤堂高虎、后藤基次带领剩下的五千人攻了过去。由于几乎损失了全部是军力,于是剩下的毛利军队几乎没有力量野战,只能笼城死守,被一个个当钉子一样起了下去。

                              秀赖十分的高兴,他特意接见了大洲战役的英雄们,他们不但赢得了战役,还顺便攻克了敌人两座城池。

                              目前,丰臣已经完全压过了德川,在势力统计表上名列前茅。夸口早生二十年的伊达政宗,却连读过大志PK说明书的真田信之都比不过,让人贻笑大方。


                              回复
                              15楼2019-07-22 18:23
                                负责调略的藤堂高虎找到了秀赖,他说:“井伊大人意愿成为家臣。”秀赖当然同意了,于是井伊直胜上洛参见了秀赖,并对秀赖行君臣礼。



                                于是,秀赖殿下便实际意义的统一了近畿,就是由于秀赖喜欢把臣属势力转封到近畿,因此直到现在才获得了“近畿统一”的称号。
                                但秀赖却没有任何高兴之色,秀赖说:“德川什么时候攻过来呢?”
                                德川秀忠的胆识被秀啦高估了不少,一口气直到七个月之后,秀赖才从藤堂高虎那里得到了德川秀忠攻过来的警告,这次秀忠十分的谨慎,还组建了一个包围网企图与秀赖顽抗到底。但是秀赖却毫不在意,因为他知道,他的先祖就在《十字军之王》里面就曾顶着全亚细亚的包围网直接手撕了西域都护府和吐蕃的联军并吃掉了吐蕃。
                                大战西域都护府
                                虽然时空不一样,但是秀赖却完全有信心手撕包围网。秀赖担心尾张德川的意见,但尾张德川很显然意见很明白:

                                丰臣秀赖决定先对付前田利常,在大军的猛攻之下,前田利常的土地直接被撕开,在他的援军还没有到的时候,前田利常就已经向丰臣秀赖称臣了。
                                但是秀忠却敏锐的捕捉到来战机,他立刻点兵五万攻击伊势,并成功破城,愤怒的秀赖回兵来救,并且要求尾张德川家出兵,尾张德川很痛快的派兵援助了丰臣。丰臣秀赖点兵七万,击退了德川秀忠,并拿下了三河。
                                德川秀忠便议和了,但两年后,德川秀忠再次出击五万,攻击秀赖新得到的三河领土,由于三河连年战乱,爆发了一揆,征兵费劲,于是秀赖命令毛利胜永、加藤嘉明领兵七万攻击秀忠。

                                这次秀赖直接推到了远江,甚至攻击到了德川秀忠的居城——滨松。
                                加藤嘉明的五万大军将滨松团团围住,将军们正在等待秀赖的进攻方略,究竟是先进攻哪里?这个时候,秀赖压着一车的货物来到了本阵,众将不解。这个时候,秀赖问身边的井伊直孝:“将军住在哪里呀?”
                                井伊直孝连忙指了指内殿:“就在这里。”
                                “好”秀赖点了点头“南蛮朋友们送给我的大家伙还没有用呢。”
                                足轻们撤掉了车上的布,原来是南蛮最新的大筒,秀赖摇了摇扇子:“我听说他叫什么名字来的?”
                                岛津的代表立刻回答:“回殿下,是‘国崩’。”
                                秀赖指了指井伊直孝刚才指的地方,说:“那就让我们的将军尝尝什么叫‘国崩’!”

                                轰!的一声炮响,撕裂了德川秀忠抵抗下去的决心。滨松城破,但是秀忠也不知去向,大概是从地道跑了。


                                回复
                                16楼2019-07-22 18:26

                                  次年,秀赖的两个肱股之臣还是离开了秀赖,秀赖很难过,他说:“离开了又兵卫和高虎,我又能出什么样的计策呢!”
                                  不久之后,德川秀忠上洛,正式向秀赖称臣,其他的几个大名纷纷上洛,拜见丰臣秀赖,因此天下一统。

                                  信之在拜见了秀赖之后,就来到了幸村的府邸,他拍了拍幸村的肩膀:“你刚到大阪的时候我们都以为你要去送死呢!结果你小子现在混的不错呀!”
                                  幸村也拍了拍信之的肩膀:“还说我,兄长您也已经是百万石的大名了呀!”
                                  两个人相拥而笑,幸村立刻向秀赖辞别,两个人前去九度山祭奠他们的父亲去了。


                                  回复
                                  17楼2019-07-22 18:27
                                    评书人:“在发布总无事令之后,殿下养民数年,终于在1640年侵略朝鲜,很快他们就拿下来朝鲜。由于明朝困于农民起义,未曾增兵救援。殿下将家光公转封到了朝鲜,本土仅有100万石,虽然总石高数超过了400万石,但家光公还是闷闷不乐。”
                                    围观的人:“那么德川家的结局如何呢?”
                                    评书人:“德川的分家大部分的土地都被收回,但是水户、纪伊和尾张的分家没有被收回,殿下对他们还是和以前一样。至于将军本家,殿下还是让他们继续担任征夷大将军,而德川和丰臣则子子代代一直通婚,宛如一家。”
                                    评书人再说:“殿下早年得到了浪人的恩惠,因此广开言路,言论很自由,也没有贬低德川。因此殿下有豪侠之风,又有经天纬地之才,真是伟大呀。那么今天殿下的书便说完了,下次我们来讲一讲我的新书《德川三代记》,敬请关注!”
                                    说书人说完便拿走了醒木,从怀里掏出了一打纸牌,问道:“还有人要玩蜘蛛纸牌的吗?”这个时候两个小孩子忽然跑来架走了说书人:“水户黄门,东街的发财和喜亮又打起来了。”说书人愤怒的说:“你别告诉我是你们家的狗!”
                                    声音越传越远,就像秀赖的故事一样一去不复还。秀赖离去之后,神号被定为“兴国大明神”,以纪念秀赖的武略。


                                    回复
                                    18楼2019-07-22 18:27
                                      够骚,先臣服还是啥打法,反正我试过先臣服,几乎没有臣属势力全被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7-22 18:31
                                        楼主写的很好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7-22 18:51
                                          现在提到秀赖就不由相到魔术师的秀赖哈里发。。。


                                          收起回复
                                          22楼2019-07-22 19:36
                                            看完了,顶下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7-22 22:57
                                              看完了,楼主玩的好厉害,我也顶你一顶


                                              回复
                                              24楼2019-07-22 23:18
                                                顶一下,这个 楼主写的好棒!!1!


                                                收起回复
                                                25楼2019-07-22 23:59
                                                  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7-23 08:02
                                                    又摸了半小时鱼,给楼主点赞


                                                    回复
                                                    27楼2019-07-23 10:44
                                                      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7-23 16:5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7-25 16:00
                                                          有趣有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7-30 16:21
                                                            有意思呀~楼主写得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9-10-09 1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