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练吧 关注:19,719贴子:542,110

【凤练文】现代 伪恶尝试着写吧大家多多见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凤练文】现代 伪恶
尝试着写吧大家多多见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7-23 17:39
    开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7-23 17:42
      坐等⊙▽⊙


      回复
      3楼2019-07-23 18:08
        “我也不知道我是个什么东西,只是苟延残喘的活着”
        这世间有太多美好的事物了,赞叹不完,那十里烟花,那秋香桂子,那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
        灰尘轻轻的挥舞出阳光的轨迹,在她破旧的衣服上也镀了一层柔软的金。
        在烂泥中成长的东西,清水净土是负担,善意的救赎却是死亡的期限。
        她活在人们的拳脚下,四处躲蹿,把偷来的馒头合着胸腔中被打出来的血吃下去,再继续明天的行尸走肉。
        她从出生起就是在垃圾堆中度过的,没有名字,只能和老鼠说话,她不爱哭,也不爱笑。受了伤也不呻吟出声,把眼泪绞碎在腹中,在阴沟中落地发芽,活的小心翼翼,也活的倔强坚忍。
        她最怕冬天,不说那冻碎骨髓的寒意,就连就连太阳都骗人的毫无温度,她看到过冬天的一只猫冻死在夹缝中间的那一缕阳光中……
        雪总是被人们称作最圣洁的象征,那些多愁善感的优雅诗人在温暖的落地窗后举杯邀月,在华丽的大髦中踏雪寻梅。
        而那些细小的生命,却在一场又一场的雪中,一个又一个的消失,连死亡都静悄悄的。
        她也不喜欢夏天,燥热难安,血液似乎都要顺着毛孔蒸发掉,抽干心脏中的供应脉动。
        这时候太阳又霸道的四处宣布主权,就算日落西山,也无法消散余温。
        春秋天到没有那么极端,温婉而友好。
        况且,这个时节,也是与他的第一次相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7-23 18:21
          她是个叫花子,是个小偷,是个喝过污水,吃过垃圾的流浪儿。
          脸上脏污,衣服的褶皱中还有虱子,邋遢的样子就算瘦小的可怕,也惹不起别人一丝怜悯,乱蓬蓬的头发后只露出一只眼睛,闪烁着恐惧和防备。
          那天,她像往常一样走在街边的垃圾桶旁,翻找着别人遗弃的食物残渣。
          邻街的包子铺的包子出笼了,她不用回头,单是那诱人的香味就足以让她发疯,抑制自己的欲望努力到发抖,这香味让她害怕,包子铺的老板和老板娘都不是善茬,上次她偷了一个包子,被打的死去活来。
          她不知道这是行窃,是犯罪,是哪怕再穷的家庭都绝对严厉教育的可耻行为,她只知道拿完就跑,要拼命的跑,不然就会挨打,很疼,而且肚子实在饿的厉害,垃圾中的食物连填饱肚子都做不到,怎么比的上那绵软香甜的包子!
          只是后来,她跑的太投入,与一人撞了个满怀,她立刻人仰马翻,却来不及抬头看一眼,便去捡那个滚了一圈的包子,拼命往嘴里塞。
          身后的叫骂声越来越近,终于到她身后时,她本能的抱住了头,紧紧的缩成一团,紧的喘不过气。
          预想的棍棒没有打在身上,她才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一眼,面前是一位西装革履的少年人,白色的头发,黑色的衣装,年龄尚轻,却偏偏有一股清冷高傲的气势。她跪坐在他面前,嘴里还叼着半个包子,瞳仁闪动。
          那个少年给了包子铺老板一点钱,那老板带着谄媚的笑离开了,。少年轻轻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了。
          她记得,那时候的桃花,开的正烂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7-23 18:5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7-23 19:08
              好的,那个“她”就是小红莲是不是个大家心目中的红莲小公主不太一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7-23 19:13
                顶!楼楼加油^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7-23 19:24
                  是萌新吗?欢迎哦,加油^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7-23 20:0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7-23 23:19
                      等后续⊙▽⊙


                      收起回复
                      11楼2019-07-24 01:13
                        她一袭红衣,在一席酒榻旁,椅在美人榻上,轻捻一杯酒樽,醉意朦胧。
                        杯中景色鬼魅,一种支离破碎的美,邪恶而残酷,她一饮而尽,玩弄着手中的蝴蝶杯。
                        红色长衫随意的裹住玲珑有致的玉体,肩头随意散落,露出一角光滑圆润的肩头,和那肩头的毒蛇刺青。
                        她也不知到底过了多久,那日与那少年的一见一别,像一颗朱砂痣烙在她的心头。
                        她取名赤练,开了一座赌场,她总是喜欢一个人在酒榻旁饮酒,这能让她想起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久到模糊的记忆中,总有那么一个身影清晰的浮现,白发黑衣,逆着光离她而去。
                        每每当她痛苦到在地狱游离的时候,总能捞她一把,让她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她拼了命的想追赶他,希望着有一天能与他并肩站在一起,然后告诉他,因为他的存在,才有了今天的自己。
                        微风从窗户中送来花瓣,轻落在她的酒杯中,她轻轻晃动酒杯中的粉色花瓣,认出这是桃花,又一季春。 酒杯中的酒已入喉,花瓣半抿在唇
                        间,轻吐出去,落在墨迹未干的宣纸旁。
                        也不过是醉眼看花花也醉
                        下榻而去,轻盈的红衣散落点点花瓣,美好而宁静的生命,将一个季节绽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7-24 11:19
                          我喜欢你的文笔⊙▽⊙,最近吧里各种文看,满足,等后面~


                          收起回复
                          13楼2019-07-24 22:07
                            白凤第一次遇见那个女人的时候,是在她的赌场上。
                            说实在的,印象不咸不淡,只不过,能干这一行的,女人真的很少。
                            美艳的,清丽的,可爱的,他见过不少女人,主动投送怀抱的也绝不在少数。
                            而这个女人的气场妖冶,带着隐隐的攻击性,仿佛无数带毒刺的藤蔓,在你身边蓄势待发,随时给你致命一击。
                            她的名字他早听说过,赤练,一条明艳的蛇。
                            因为赤练赌场资金的庞大,不得不让他警惕,但与这样的一个金库对抗,并非明智的选择,所以白凤来与她合作。
                            白凤进入她的赌场,一个赌场的兔女郎来给他引路,里面一派狼烟洞地,鬼哭狼嚎。
                            正在下注的男人摩拳擦掌,疲惫到极致的眼睛布满血丝,放射着病态的兴奋,嘴角神经质的上扬,好像不管是输是赢,他都会接受不了过度的激动而瞬间倒地毙命。
                            有的人赌光了所有的钱,用自己的手脚押注,然后输了被砍掉手脚撕心裂肺的惨叫。
                            他被引进了一个房间,里面的装修同样华丽而诡异,房中间的沙发上,坐着一位披着红色皮衣的女人。
                            “白老板。”赤练这样称呼他,轻轻的笑着,眼神冷淡迷离,浅色的瞳孔闪烁晕人的光。
                            “韩老板。”他这样回应,平平静静,没有任何情绪的起伏,五官在暧昧的灯光中依旧坚硬清晰。
                            谈话还算顺利,赤练一直笑着,就像一剂温柔的毒药。不紧不慢,一丝一缕的侵蚀人心,温柔的残忍。
                            谈话结束后,白凤起身告别,然后离开。
                            赤练嘴角的笑意渐渐消失,她为自己点燃了一只烟,轻轻吐出一缕白烟,有些疲惫揉了揉眉间。
                            是个很了不得的年轻人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7-25 17:07
                              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7-25 21:01
                                莫名想到韩赤练,韩红莲,姬红莲,姬赤练,韩红,姬赤,文好看


                                收起回复
                                16楼2019-07-25 21:50
                                  赤练喜欢听戏,而且她不仅喜欢听而且喜欢唱。
                                  她坐在戏台下,听着那韵味十足的戏,字正圆腔。清亮,沁人心脾的清亮。
                                  满座老朽,赤练坐在最前排,她来听戏时,总是喜欢穿素衣,不施粉黛,素雅淡丽,她这时总会收敛气场,如湖心荷莲一般平静。
                                  戏中意境悠远,总能让她的内心安静如山野水潭一般。
                                  她时常幻想自己是一只大雁,承载着雨声南飞,如同黄昏的暮鸦驮着日色前行,然后在彼岸放下雨声,颤颤高鸣。
                                  世人皆知赌场老板赤练,但世人却鲜知退却官场时的红莲。
                                  当初,她拜师学艺,随了师父的姓。
                                  那时,正当烟雨朦胧,湖心红莲开放,面前的少女豆蔻年华,总喜一身红衣,师父拂袖;“那字,便是红莲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7-25 22:43
                                    小雨润如酥,春天的雨优雅文静,把天地轻轻包裹在怀中,视线总有些模糊,但却莫名的有些心安。
                                    果然还是最喜欢下雨天了,白凤看着窗外的雨,手中放着一本书,这是他最喜欢的书,书中的文字流淌着温柔细腻的感情,使人不禁感觉到这本书的作者也会是一个恬静的人。这一定是一位女士,且是一位经历过世间百态的女士。
                                    而那句“梦深物冷树知春”,让人久久不能忘怀,确实让白凤那颗死水潭一样的心微微有了波澜。
                                    他开始好奇,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位奇女子,才会落下这样的文墨。
                                    字里行间的低调遮不住才华,无法不使人心动。
                                    白凤合上那本书,封面朴素,泛着微微的旧色,整个封面上只有从书的下角蜿蜒而生的淡淡荷花。
                                    赤练双肘支在窗沿上,有些失神的看着外面的雨,下雨天总是令她的思绪满天飞。
                                    她想着天上会不会飞过一双白鸟,带着雨声,虔诚却匆然前行,然后落脚在某个枝头,待到雨停,再在天空并肩做一对神仙眷侣。
                                    诚然,这是最令她最羡慕的,也是她奢望的,可以与那个人……
                                    那个强大,又高高在上的男人。
                                    她多希望自己能与他并肩站在一起,然后对他说出自己的心意,她当初离开师父,离开戏班,放弃了她的毕生所爱,此后,她再没唱过戏。
                                    因为她看到了那个人身上耀眼的光,那便是她穷尽一生也要奋力追赶的,挚爱的人。
                                    她坐上了今天的位子,也不少与他见面,她知道了他的名字,卫庄。
                                    赤练不知道,现在的自己足不足以配得上他。
                                    自幼年时的分别后与他的第一次见面,赤练发现,原来自己对他的感情从没变过哪怕一丝一毫。
                                    她在心底,安放了他十年。
                                    赤练向窗外伸出手,接了几滴雨,想起那年,也是在这样的细雨笼罩中,师父为她取了字。
                                    今年的春雨,来的真晚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7-26 22:24
                                      感觉练以前经历颇为丰富


                                      收起回复
                                      19楼2019-07-26 23:20
                                        dd 好棒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07-27 05:37
                                          好好看!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7-27 05:54
                                            当初,赤练在戏台下听见秦腔的时候,心中就萌发了一种渴望。
                                            在台上的那些角儿们一颦一笑,牵动着她的心。后来,她厚着脸皮请求班主能收下她,班主的年龄不大,唱着须生,声音腔调都有着沉稳的厚重感。他在心里下定决心,如果师父不收他,就死皮赖脸的不走,哪怕是让她留下打扫卫生也行。
                                            她在戏班中生活了两年,洗洗干净,装扮装扮,倒也有那么积分意思,师父点点头“总算有点人模样了。”
                                            那时的红莲从心底里爱着这个行当,但她也渐渐明白,这一行,也不过是在泥潭里打过滚后,把面朝观众的那一面洗干净了给人看,背后不知多少泥点子,拖的人走不动道,但是她从没想过离开,一来因为师父的厚爱,而来是她真的很喜欢这一行,再来,便是她觉得,应该那一行都是这样吧。
                                            只是后来这生意实在不景气了,现在的人们听戏的实在太少太少,座下的花甲老人们听戏听出了泪花,哭戏,也哭自己。
                                            戏班散的前一天,师父高台上唱戏,胸腔内似乎有用不完的气,唱的高亢满怀。
                                            事急了才知把佛念

                                            口内含冰满腹寒

                                            就当这一段唱词了了一生罢,唱了半辈子戏,把自己也唱进戏里了,拔不出来了。
                                            也曾赤身战马超,夜过巴州生计巧。

                                            义释严颜前开道,十八大将马后捎。

                                            把曹操被你吓坏了,三声喝断当阳桥。
                                            第二天,一群高低不同的白衣站在师父灵前抽泣,红莲终于也褪了一身红衣,呆呆的流了泪。
                                            她怕是一生都不能干干净净的,在垃圾堆里长大的人,是受不起桂子荷香的。
                                            红莲离开了戏台,赤练开了赌场。
                                            她改了这一行,是不想用师父给的字生活的,那倒是大逆不道了。
                                            十万里江山王不管,

                                            声声哭的关美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7-28 18:21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7-29 01:40
                                                楼主,我来催更,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7-30 21:15
                                                  赤练开了这家赌场,并没有别的原因,只是为了挣钱。
                                                  她很知道钱有多重要,所以在这十年里,她不着急揽人,不着急提高地位,而是拼命敛财。而事实证明,有了钱,前面两个,自然就有了。
                                                  赤练很热衷于敛财,但她也并非一开始便想到开赌场,在这之前,她什么都干,而乞丐出身的她,最能吃的就是苦,最不怕的就是受委屈,习惯了。
                                                  原来在别人手底下打工的时候,她是学不会笑的,那让她觉得很累。反正没人注意她,什么样的表情都无所谓。
                                                  后来她开了赌场,渐渐学会了商业微笑。赤练明白,很多事不是你不愿意就可以不做的,她逼自己,做出了很多改变,她没有什么资格去痛哭流涕的说自己想要保持本性。
                                                  她的目的很纯粹,就是要钱,很俗气的那种纯粹。
                                                  当一个人一门心思放在一样事物上时,多少都会有收获,而且,赤练还算幸运。
                                                  赌场的规模做大了,她也算得上是有了地位。
                                                  原先都说唱戏的卑微,但人似乎总可以在低贱一点,她现在,是再也不配碰戏了。
                                                  赤练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她也准备好随时丢命的准备了。
                                                  她开始喜欢写点什么。
                                                  把自己内心中遗失了很久想法写下来,她写“竹杖芒鞋轻胜马”用师父教给她的正楷字。每当这个时候,她总有种恍惚,自己回到了最初的时候。她曾经总是对那些哭哭啼啼说着自己不想被改变的人嗤之以鼻,但现在她发现,人们在经历风霜后容易怀旧,就是经历了太多的磨难后对曾经自己的思念,那总能触及他们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所以她用了“红莲”做笔名
                                                  那会有一种久违的心安,人再大,经历的事再多,回到最初的地方,仍然是个孩子。
                                                  很多时候,不是不想哭,是不能在人前哭。
                                                  赤练和很多人一样,总是假装坚强,她其实很清楚,在自己失败的时候,有多希望有人能抱抱她。
                                                  赤练有多爱钱,可能照她自己的话说,便是“视粪土如金钱”
                                                  但她静下心来却发现,自己最大的欲望,也不过是当初那一个热腾腾的包子。
                                                  愿你历尽万千,归来仍是少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7-31 14:04
                                                    我也来顶顶,另外催促下我们男主登场


                                                    收起回复
                                                    26楼2019-07-31 14:42
                                                      白凤是个在平静的家庭长大的,父母和睦,老人安康。
                                                      家庭教育严苛,却没让他吃过什么苦,也真的实在是,家庭条件不允许。
                                                      白凤的家里是典型的父严母慈,他的父亲望子成龙,但是母亲却很温柔,从不掩饰自己对孩子的疼爱。
                                                      这让他成长为了一个善良又温柔的人,在爱中长大的孩子,内心总是很纯净。
                                                      但他也见到过官场上的尔虞我诈,知道人心险恶,却并没有因此就吝惜自己的善良。
                                                      他有聪明的头脑,精干的能力,这让他在公司中如鱼得水。
                                                      内心干净的人总是那么收人欢迎。
                                                      白凤上大学的时候,不管是在校内还是在校外,他都喜欢泡在图书馆里。在那时,他读到了一本书,这本书的作者用了笔名,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介绍,显得很神秘。
                                                      应该只是那个不入流的小作家,他这么想。毕竟,这本书已经放的落了灰,已经很久没有人动过了。
                                                      书本不厚,封面极为简洁,这也可能是它不引人注目的原因。
                                                      后来,他承认自己被吸引了,这本书中和他曾经读过的书都不一样,他认为,能写出这样一本书的人,和他有着完全不同的生活。
                                                      白凤有一种感觉,这本书的作者就好像他的笔名一样,是一株从烂泥中成长起来的荷花。
                                                      用最痛苦的人生,开出最温柔的花。
                                                      这是最让他震撼的,白凤的童年虽然没有经历过太多的世态炎凉,但他很清楚,一个人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很难不充满戾气。
                                                      这本书所为他呈现的,却是一个饱经风霜,依旧亭亭玉立的红莲,在微风中轻轻舒展她的花瓣。
                                                      消然一世之尘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7-31 14:43
                                                        哈哈哈我们莫名默契,
                                                        小白~


                                                        收起回复
                                                        28楼2019-07-31 14:49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7-31 21:51
                                                            白凤再见到赤练的时候,是在咖啡店里。
                                                            现在进入伏天,天气酷热,她穿了一件天蓝色的丝绸裙,裙角点缀着稀碎的宝石。
                                                            难得见她没有穿红衣。
                                                            赤练与他对视,嫣然一笑,白凤回笑。
                                                            一同坐下来,赤练看着她,脸上是招牌的微笑,她点了一杯蓝山,赤练不喜欢太苦的咖啡。
                                                            “这么巧,韩老板也喜欢咖啡。”白凤在咖啡中加了点牛奶。
                                                            “叫我赤练就行,”赤练笑意更深了些“偶尔来喝一点。”
                                                            不知道是不是衣服颜色的问题,赤练看起来并没有平时那么妖娆的媚意横生。
                                                            白凤对她的好感不由得上升,他与赤练的交情不过是工作上的,他承认赤练这个女人很聪明,也很有手段,而且还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但是白凤对这样的女人并没有太多的感觉。
                                                            或许是自己太片面了,白凤这样想。
                                                            今天的赤练很不一样,平时她的美总是那么危险,仿佛缓缓扭动身体的毒蛇,轻轻萦绕在你的周围,在你的耳边吐着信子,若隐若现着的毒牙让你不敢懈怠。
                                                            又像是午餐后游动又懒散的蛇王,慵懒的看着眼前的猎物,开始捕猎她的点心。
                                                            而现在面前的赤练,更像是稚气未脱,清纯居多的淡雅少女,气场收敛,让她的五官都柔和了许多,白凤才发现,她并没有化妆,素面朝天。
                                                            这次他们很默契的都没有谈工作的事,好像很久未见的朋友,天南地北的聊,白凤发现,他们有很多兴趣相同的地方。
                                                            他们都喜欢看书,喜欢古典文化,比起咖啡更喜欢喜欢喝茶
                                                            但是白凤也发现,赤练的只言片语中对令一个人的崇拜,赤练是个很严谨的人,并不会向别人透露太多情感,她对那个男人的崇拜完全是不经意间流露的。
                                                            白凤对她的好感度又有点下降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8-02 2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