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动物吧 关注:1,785贴子:136,467

【再创作】【未来狂想曲】【手绘彩图】一亿年后-水世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在不停地翻过无数座山后
在一次次地战胜失望之后
你终会攀上这样一座山顶
而在这座山的那边,就是海呀
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在一瞬间照亮你的眼睛……
----前言
欢迎来带山的那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7-24 20:47
    欢迎来到一亿三千万年后的世界,澳洲与欧亚的碰撞隆起了一片巨大的高原,新形成的高原与青藏高原连成一片--这是大高原。大高原的形成阻挡了大量水汽,山的北面是一望无际的大沙漠,唯有东北亚地区季风的滋润下形成的狭长的红树林带;山的南面-今天的印度,孟加拉和缅甸-则是一片广袤的沼泽,进化的魔手在这里摆弄着他的小玩意,塑造了一片雄丽的大沼泽,我们的故事也由此开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7-24 20:48
      我们在一望无际的大沼泽上降落,可以清楚的看到地表的复杂,几位眼尖的船员很快便发现了异样,在陆地部分,长满了半人高的赤棕色杂草,在陆地与水面交接的地方,却横躺着许多橙色的黏糊糊的条状植物-他们一半浸在水里,一半伸出水外。实际上这些是未来的藻类,他们在环境的迅速变化下见缝插针,迈出了进军陆地的第一步。这些湿湿的陆地藻类将在更久远的未来进行革命性的变化,在这里我们不多阐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7-24 20:49
        大沼泽的视野十分开阔,除了一片片的树林,我们很难找到其他东西-也行是他们的伪装太严密了。在漫长的搜寻中,我们终于发现了远方的一群黑点,定睛细看才发现那是未来的龟鳖目巨兽-『巨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7-24 20:49
          在开阔的地平线上,虽然他们体型巨大,但由于深棕的保护色,我们废了很大功夫才能发现他们。事不容迟,我们迅速向这群巨龟靠近,好家伙,这些温顺的大家伙足足有二十米长,身高接近十米!我们在他们的严重估计也就蝼蚁般的存在。这个龟群大概有十多个成年成员,他们懒散的漫步在宽阔的草地上,不断来回往返森林与水塘。有三四只小巨龟在大龟们脚下穿梭-说是小龟,实际上最小的也有一头白犀牛那么大,最大的那只快赶上亚洲象了。

          不过乌龟是如何长得如此之大的呢?在漫长的时光里,这些陆龟的四肢慢慢移动到身体的下端,另一方面,他们的血液也由变温转为恒温(这一变化在人类时代的龟鳖目身上可以找到影子,比如棱皮龟)。在取得足量的食物后,陆龟们可以长的更大,最终塑造了巨龟这一龟鳖目的辉煌。巨龟为了更好的调节自身运动,会在腰部发育出一块神经区,用来中转调控下半身的运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7-24 20:50
            厉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7-24 20:50
              视线回到巨龟群中,一只小龟缓缓的离开龟群,而龟群中的成员也没有发现。没多久,这只小龟已经离开龟群很一段距离了。突然不远的草丛中传来梭梭的声音,当小龟意识到危险时,为时已晚-那群成年巨龟已经离开树林前往另一片树林去了。小龟开始惊慌,向远离发出声音的草丛方向跑去,眨眼间,一只怪鸟从小龟身边的灌木丛里钻出,一口向小龟的腰间咬去。那是『帝王拟雉』,沼泽上的掠食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7-24 20:51
                帝王拟雉瞄准的是小龟的腰间神经区,一举几乎瘫痪了小龟的下身运动能力。小龟发出巨大的嚎叫声,吸引了巨龟群的注意,他们开始回来救援小龟。拟雉则早已料到这种情况,那只大一点的雄性招呼另一只较小的雌性迅速脱身,等到巨龟赶到时,小龟已经昏迷了。在无能狂怒后,巨龟群也只能回头离开。拟雉的策略非常简单,利用一只驱逐猎物,另一只收网攻击,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损伤,他们没有直接杀死猎物,而是等猎物失血过多昏迷。就这样,两只一人高的怪鸟收拾掉了一头犀牛大小的巨龟。

                帝王拟雉来自一个崭新的家族-地鸟亚纲。在约一亿年后,一支雀类的后代演化出了崭新的结构,他们利用一种胶体-我们称之为“鸟脊液”-填充了他们中空的骨骼,一方面可以支撑他们长得更大,另一方面可以分散对腿骨的冲击力。在这一革命性的演化后,小巧的雀有一支演化为了一人高的掠食者。不过相比其他地鸟,帝王拟雉所属的拟雉目则有些特别-他们没有前肢,而且是去掉了翅根。为了更快速的移动,有些东西是要舍弃掉的。为了更方便的在沼泽中运动,他们的足部变得扁平,并演化出了肉垫,防止出现陷入淤泥的情况。

                这一对帝王拟雉开始进餐了,他们将头迅速伸入巨龟的腹腔中来回搅动,他们不会弄脏自己的眼睛是因为眼睛上方喙延伸物的保护,雌性帝王拟雉一点也不矜持的扯出来巨龟的肝脏吞下,雄性则专心致志的啃食巨龟的大腿,这些怪鸟长出了牙齿-是真正的牙齿,不是喙的延伸物-这些牙齿可以帮助他们啃食骨头和杀死猎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7-24 20:51
                  这对拟雉迅速的将巨龟身上最有营养的部分扫荡一空,他们很快听见了另一只鸟的吼叫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7-24 20:51
                    抬头看,一只将近四米高的巨鸟直勾勾的盯着拟雉,在体型的劣势下,拟雉不得不退却,雄鸟叼起一块骨头,带着雌鸟钻进了树林中...这只青蓝带黄的巨鸟这才开始进食,这是『沼泽暴鹦鹉』-未来的非传统猛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7-24 20:52
                      沼泽暴鹦鹉开始在巨龟的尸体上乱踢,他巨大的后趾轻松将巨龟皮肤划开,露出没有来得及食用的肌肉,周围的其他食腐者很快围了起来,暴鹦鹉不断用喙和后肢驱赶一圈圈机会主义者。在食腐者群中,两只『新印度兀鹫』为了抢夺一块剩肉甚至火并起来,臭烘烘的鸟群又开始掀起一波波骚动。沼泽暴鹦鹉厌倦了这乱七八糟的氛围,吃完了最后一块完整的肌肉后便摇动着离开了。那些食腐鸟一拥而上,在巨龟的尸身边掀起了一波又一波惊涛骇浪...

                      沼泽暴鹦鹉是未来世界的经典猛禽,他们是今天我们所称为鹦哥的后代。这些大鹦鹉和大部分地行鸟一样,都拥有长后肢和短前肢。这些鹦鹉的后代成功的继承了祖先的智慧,他们在这个狂野的未来世界中充当顶级捕食者的地位。在整片欧亚澳大陆上,鹦鹉的后代“暴鹦鹉”牢牢掌握着半壁江山。暴鹦鹉们拥有很高的社会性,他们在正常生活中以夫妻为单位进行生存,这些小单位又会按血缘组成集团,各个集团间会因为领地食物问题爆发“战争”。按照约定俗成的规定,每个集团的长老,都会派出年前的雄性进行作战,直到一方战死才会罢休。

                      我们看到的沼泽暴鹦鹉是一只雄性,他长着亮丽的亮蓝亮黄羽毛,他的小翅膀上出现了红色的杠杠-这标志着他正处于发情期。雌鸟的颜色则单调的多,她们大多是灰色的。这只孤独的雄性慢慢的向树林深处踱去,这里正进行着鹦鹉们的求偶舞会。灰色的雌鸟站在一块平地上,他的周围围了一圈花花绿绿的雄鸟,这只单身暴鹦鹉也参加了选美-当然没成功。不过也有喜事,这个集团中有一只雌鸟产下了一窝蛋,但他的雄鸟已经战死,“长老”便派出一只雄性帮助照顾雌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7-24 20:53
                        让我们的目光转向巨龟的尸体,这个庞然大物已经被食腐者们收拾的干干净净,地上散乱着各种骨头,食腐鸟也慢慢离开了。这时尸体的处理进入了最后一个阶段,一只闪耀着蓝色光辉的大蝴蝶降落了下来,这是『大蓝斑锯齿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7-24 20:53
                          这只脆弱的鳞翅目小虫会处理骨骼着实让我们吃惊。只见锯齿蝶降落在一根脊椎上,开始用自己的前肢剐蹭骨骼,他们用这种缓慢而原始的方法使骨层变薄。君子动口不动手,接下来锯齿蝶便开始用嘴部两侧的口器啃噬骨骼。等等,虹吸式口器的蝴蝶怎么会拥有咀嚼式的颚?原来在演化中,锯齿蝶类的祖先罢黜了变态过程中对口器的改造,他们的口器仍然沿用毛虫时代的颚,同时也发育出虹吸器。在有颚的蝴蝶出现后,他们的颚部不断加强,最终成为有效的尸骨处理器。锯齿蝶在钻碎骨骼的同时,舔舐着前肢上蹭下来的肉沫。在破开骨骼后,他伸长那长的吓人的,收敛起来的管状虹吸器,将其伸入骨髓美餐去了。

                          为了适应腐食生活的日常,这种人脸大的蝴蝶对身体的其他部分做足了改进。他们原本圆润的翅膀转而变得细长,他们的腹部变得更大-而为了在进食时支撑这个巨大的腹部,他们甚至保留了两对毛虫时期的腹足-不过这些腹足的运动能力基本消失了。为了更好的与其他收尸昆虫竞争,他们的触角演化的长而多绒,利用这些小绒丝,他们可以更好的探测空气中腐尸的化学信号。

                          这种美丽而特殊的生物却面临着不太光明的未来,腐食性的转变促进了他们的边缘化,对自身改进的过度导致他们难以重操旧业。不过他们的边缘化也减少了竞争,增强了稳定性,最后一群锯齿蝶在此三千万年后的那场大灭绝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7-24 20:55
                            我们在回头看看鹦鹉们的生活,那只抱窝的雌鹦鹉已经很久没有进食了,他被迫离开巢穴寻找食物。母亲离开的同时,小偷出现了-『短喙盗地鸦』-未来的食蛋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7-24 20:55
                              持续阅读我之前作品的朋友们一定认识生活在华南高原的生灵『华南盗地鸦』,没错,短喙盗地鸦便是华南盗地鸦在孟加拉的亲戚-他们同属于“盗地鸦属”。这位盗贼伏下身子,四肢着地地缓缓靠近鹦鹉的巢穴,偷偷叼起了其中最大的那一颗。看守者来了!盗地鸦迅速切换状态,用后肢着地,前肢控制蛋的状态狂奔起来。小巧的盗地鸦拼速度是无法拼得过巨大的鹦鹉的,于是他一个激灵钻入最近的,正在暴怒的巨龟群,硬生生把鹦鹉截在了外面。

                              与他们的高原亲戚不同,短喙盗地鸦是经典的独居生活-他们仅仅在繁殖期进行短暂的两性协作生活(他们是严格的一夫一妻制生物)。地鸦父母会不断教学小地鸦如何进行伪装盗窃,这一行为可以保证短喙盗地鸦的香火代代相承。另一个不同点是他们的前肢,与高原种一样,他们的羽毛集中在小臂上,但短喙盗地鸦的羽毛更加锋利,在紧急情况下可以用来自保;他们的前肢相较华南盗地鸦更加长,这可以帮助他们进行稳定的四足运动。他们的毛色接近草场的颜色,这些保护色可以帮助他们在草垛中潜伏,帮助他们的盗窃行为。

                              盗地鸦回到自己的固定营地,迅速解决掉了那颗蛋。有时候他们也不会专攻鸟蛋,他们会去沼泽边巨龟留下的大脚印里挑小动物吃-这一情况曾发生在中生代的巨型蜥脚类身上,现在又发生在巨龟身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7-24 20:56
                                自然的奇妙力量将一个物种分割开来,在达尔文理论的推进下,他们渐渐的产生差别。生存,是物种繁衍的第一目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7-24 20:56
                                  【part1 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7-24 20:5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7-24 20:5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7-24 20:5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7-24 21:14
                                          有意思,一直好奇未来狂想曲里面孟加拉沼泽地区的陆生顶级掠食者是什么~食肉鹦鹉这个设定有骇鸟的感觉(骇鸟所属的叫鹤目本来就和鹦鹉沾点亲),那个食腐蝴蝶让我想起一些保留了祖先咀嚼式口器的小蛾类和会吸血的夜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7-24 21:16
                                            纳尼,这只奇怪的四脚怪鸟和华南的盗窃者是亲戚?让我们对比一下两者的生理特征。
                                            通过对比两图,我们可以发现他们的共同点-齐小腿的毛发,巨大的爪,隆起的喙延伸物,剪刀型喙和那经典的单爪(短喙种的单爪更粗大一点)
                                            两者的区别也很明显,短喙种前肢粗壮,适合辅助四肢运动;华南种后肢狭长,擅长双腿奔跑。短喙种的尾羽长而直,可以在奔跑时保持平衡;华南种则是四根可以运动的小尾羽,可以帮助交流。
                                            就像雪哥说的一样,这种分化现象也发生在加拉帕戈斯群岛上,说明这一现象也可能在未来发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7-24 21:25
                                              不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7-24 21:37
                                                看来一亿年后的鸟类不少都返祖成虚骨龙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7-25 21:06


                                                  这是乌鸦


                                                  收起回复
                                                  28楼2019-07-28 11:46
                                                    次回预告
                                                    『一种两栖章鱼』
                                                    『一种拥有放电能力的鲶鱼』
                                                    『一场鱼类革命的开始』
                                                    『一种温和的食鱼者』
                                                    『鳄目最后的黄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7-29 20:20
                                                      ————part2 分界线————
                                                      这是一片茫茫的,无边无际的,泛着红褐色色彩的大沼泽,湿热的气候将这里蒸腾的更加潮湿。这是未来温室世界的实验场,生物史上一场壮观的生物革命正在这里酝酿。在这碗化学汤里,烧杯打破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7-30 13:05
                                                        这是一亿三千万年后的一个平静的早晨,一群拖着粘液的章鱼缓缓的蠕动上岸,这里是头足类革命的前滩阵地,在一千万年后乌贼率先踏入汽水带禁区后,头足类赢来了一个崭新的黄金时代。这是南亚沼泽里爬行的头足类-『沼泽章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7-30 13:05
                                                          沼泽章鱼是头足类革命的前驱之一-沼泽闷热潮湿的气候再适合头足类的大登陆不过了。在世界的另一边,另一群头足类也踏上了这条不归路,并创造了一个时代-而关于这种头足类的传奇,我们以后再说。这群黏糊糊的沼泽章鱼爬上了岸,他们夜间在水中捕猎休息,白天则在沼泽边的岸上进行社交活动。两三只章鱼耷拉在一块石头上,展开自己的四条腕,用亮丽的,对比鲜明的色彩在空中挥舞-就像摆开了“擂台”一样。这些简单又复杂的肢体活动是他们用来交流的方式,当今章鱼能够灵活的改变体表的颜色来表述情感,所以我们有能力想象未来的章鱼将这一本领继续发展成为语言。

                                                          沼泽章鱼的祖先生存在水里,到了这一代是如何登上陆地的呢?前文讲到最早进入汽水区的头足类是一千万年后的乌贼,但仅在乌贼迈出历史性一步三百万年后,章鱼便迅速的发育出“伪肾”这一器官,用来调节体内盐度,随着伪肾的不断发展,章鱼便成功的进入了淡水-这些进军淡水的章鱼便是沼泽章鱼们的祖先。随着气候的温室化,在南亚沼泽这样的地方,空气足以潮湿到允许章鱼进行短暂的岸上呼吸时,进化便产生了。一类居住在大沼泽的淡水章鱼迅速发展,他们将自己的体腔膨胀的足够大以至于能够从潮湿的空气中吸收足够多的氧气;他们的鳃进一步内化为类似肺泡的结构;他们舍弃了推进器,转而将用以呼吸的开口扩大。就这样,章鱼们拥有了间歇在岸上生活的本领,但他们仍不完善的“肺”无法支持他们一辈子生活在陆地上。解决了呼吸问题,移动问题便成为了章鱼们的“大敌”。他们将自己的四条腕扁平化,变为用来吸附在土地上的“足”;另外四条腕加强了支撑,成为四条可以自由移动的“手”。这些腕上充满了可以改变颜色的色素细胞,上文他们交流的场面便是如此形成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7-30 13:06
                                                            章鱼们排成一个圈,中间是一株高高的管形草这是他们的“育儿室”,里面的小章鱼在管形草内的细菌的“滋养”下,久而久之具备了毒性。说到毒性,不得不提起几天前的一幕,一只冒冒失失的小巨龟闯了过来,踢翻了沼泽章鱼的管形草,暴怒的章鱼们二话不说的解决掉了这只倒霉的小龟,巨龟族群也因为小龟的死亡烦躁了几天。哎呀,安静的沼泽章鱼群突然躁动起来,原来一只属于另外一个群体的雌章鱼闯了进来,她的目标是夺取这个族群的管形育儿草,族群里的雄性迅速反应,他们张开四条腕,变化出亮靛色条纹在空中挥舞着,雌章鱼不想冒这么大的险,她迅速滑进水塘,消失在泥浆层层的水中了。

                                                            暗的见不到光的水中,离开的雌性章鱼突然抽搐了一下便失去了运动能力,她缓缓的下沉,却不知一张巨嘴正静候着,等待着叼起章鱼的一瞬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7-30 1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