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rus吧 关注:77,122贴子:1,092,146

唇齿之间 by白雪皑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唇齿之间 by白雪皑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7-25 18:39
    好学生校长女儿x不良少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7-25 18:40
      会比较颠覆citrus漫画里的人物性格吧,芽衣是真好学生,晴美也是真不良少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7-25 18:47
        初秋季节,气温还相对较高,似乎是夏天这个小顽皮还没有玩耍尽兴不肯离去,空气里还带着些许闷热。

        芽衣端端正正的坐在位子上听着班导师喋喋讲放学的一些注意事项,她表面上听的很认真,实际上思绪早就已经开始到处飘。

        班导师是个四十多的女人,这样的年龄正是喜欢把很多小事无限放大,恨不能在耳边叨上几十遍的时候。

        芽衣坐在离门比较近的第二排的位置, 她的目光似不经意的朝门口拐一眼又迅速收回来,还是没有看到自己期待的那个酒红色长发的身影。

        在班导师终于结束念叨宣布放学之后,教室里的同学开始陆陆续续往教室外走,芽衣将回去要用的作业还有课本收好装进书包,坐在位置上没动。等到人群走的差不多,她才起身出教室。

        放学的路上在三两成群的学生中,形单影只的芽衣显得有些突兀。她习惯了一个人,也觉得一个人舒服,没有牵绊,干净利落。

        掏出口袋里的钥匙插入门锁中,打开进屋。“爸爸,我来了。”一边换鞋一边打招呼。

        “啊,芽衣回来啦?先休息一下吧,饭就快好了。”厨房里传来蓝原翔的声音。他站在厨房门口问道:“怎么样,刚上高中有没有哪里不适应?”

        “没有,只要您别让大家知道我是校长的女儿就可以了。”

        “芽衣啊,我是你爸爸这是很丢人的事吗?”

        “不是丢人,是会很惹眼。我只想平静的过完高中生活。”

        “还有,爸爸。你的菜好像要糊了。”

        蓝原翔连忙过去用铲子翻炒锅里的菜并将火温调低。芽衣回到房间,走到书桌前坐下,从书包里拿出今天的作业开始做。

        在饭桌上父女俩安静的用着餐,没有太多交流。饭后,芽衣在厨房里洗碗,当芽衣把最后一个碗的洗洁精泡沫清干净放在沥水架上走出厨房时,蓝原翔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新闻。

        见她出来,蓝原翔叫住她:“芽衣你这会儿忙着写功课吗,不忙的话过来跟爸爸讲讲话。”

        她依言坐到他身边,又顺手拿过旁边的熊五郎抱在手上。

        “平时除了学习以外你也偶尔去参加一下课外活动呀。别天天那么紧绷着,适当放松一下心情。”

        “我没什么兴趣。”

        “我看学校里有几个社团的活动还不错,你可以试试看。”

        “社团......”那抹酒红色长发的身形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再说吧。”

        “多去交点朋友也好。”

        “知道了,我先去洗澡了,一会儿还要预习明天上课的内容,您早点休息,爸爸。”

        关上房门,芽衣背靠着门板,低头不知在想些什么。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好几分钟之后她才拿起床上的衣物往浴室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7-25 19:11
          邪教同人?……惊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7-25 19:22
            课间,更衣室里。芽衣将手里的运动服叠好放进衣柜里。刚刚上完体育课的她脸上还有运动过后留下的红晕。


            “晴美,好羡慕你哦,你看我的xiong部都不怎么长,我都怀疑你这是隆的,这么大。”


            “去你的,我这是天生的!”晴美和几个女生只着内//衣在讨论着,边说边摸着自己的xiong前,“我感觉最近似乎又长了一点。”


            芽衣的目光不禁往那边飘过去,却在对上那双漂亮的淡棕色眼睛时飞快的挪开。


            晴美的手正搭在柜子门上,她感觉到一股视线在看着她,本能的抬头去寻找,发现芽衣偷看以后她的嘴角勾起,眼里浮现一丝戏谑,悠悠的往芽衣那边走去。


            她瞥见芽衣的xiong前的名牌“嗨,蓝原同学是吧,你想摸摸看吗?”她挺了挺自己的xiong脯,“来啊,摸摸看。”


            芽衣有些反应不过来,偷看被发现已经很尴尬了,对方居然还过来找她。


            “什么?”


            晴美笑而不答,拉起芽衣的手按在自己xiong上。芽衣被她这举动吓了一跳,连忙挣脱开。


            “天啊!你们看见了吗?”众人的视线被晴美的惊呼吸引过来,“蓝原她刚刚摸了我的xiong,还捏了一下!”


            众人一片哗然。


            面对那些朝自己这边聚集的目光芽衣有些不知所措,她锁上衣柜门,连忙转身离开。


            “哎,你是拉拉?”身后晴美的问话中满满都是藏不住的捉弄。


            芽衣加快自己的步伐,企图逃离这让她难堪的境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7-25 19:34
              dd,晴美这里好攻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7-25 19:56
                好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7-25 23:08
                  这不是我认识的harumi,路过很有趣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7-25 23:13
                    储物柜的门上上满满是记号笔写上的“同性恋”、“死变态”“恶心”之类的谩骂话语。今早芽衣来上学看到自己的储物柜就是呈现这样的一副场景,她冷着脸打开柜门换上室内鞋,然后把上课要用的东西带上就往教室里走。


                    沿途那些指指点点和窃窃私语她都置若罔闻,她跨进教室的那一刻,明显感觉到氛围变的有些尴尬,一些同学都在偷偷往她这儿看。前后桌的同学也将桌椅拉的离她远远的,似乎她是什么洪水猛兽。


                    中午她拿着自己的便当在楼梯处找了个角落,自己一个人吃,这里平常很少有人来,在这里总算可以稍微避开那些中伤她的话语。


                    卫生间里,两个女生正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


                    “蓝原芽衣?哦,就是A班那个…...那个……嗯,真看不出来啊。”女生脸上露出一丝鄙夷。


                    “可不是,听说她昨天在更衣室摸了B班的谷口。”


                    “啊!好变态啊,别说那么恶心的东西了。”


                    两人的声音的渐渐远去。芽衣从隔间里走出来,到水池边用手接起一捧水拍在自己脸上,反复几次她才停下来,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她实在无力辩驳,只要想到那个人,她就没有底气去解释、去反驳,她有些弄不清楚自己。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是因为那次在天台上无意间看到练习台词的她,当时芽衣看见晴美的时候是躲在一面墙后,她默不作声的呆在那里,并不是害怕,只是不想惹麻烦。


                    那天早晨下过雨,天刚刚放晴一会儿,穿着短袖的校服衬衫,公主切齐刘海发式的女生站在那里,温和的阳光罩着她整个人,衬衫包裹住她姣好的身型,微光使她整个看上去平易柔和。


                    她口中念着一段表达心中对爱人深情的独白台词,远处吹来一阵清凉的风,夹带着女生温厚的嗓音与延绵爱意的话语一字不落的吹进芽衣耳朵里。


                    不记得那天是几月几日,不记得是星期几,不记得后面又上了什么课。只记得女生镀上暖色光辉的背影和她温柔缠绵的话语。


                    这时,广播的声音将芽衣的回忆打断。


                    “请一年级A 班的蓝原芽衣同学到校长办公室一趟。”


                    “请一年级A班的蓝原芽衣同学到校长办公室一趟。”

                    ……

                    叩叩叩。蓝原翔听到敲门声,合起手中还在看到文件说道:


                    “进来吧。”


                    芽衣从门外进来,顺手将门关上,坐在旁边的小沙发上。


                    “爸爸,你找我?”


                    “是这样的芽衣,我听别的老师说,最近学校里在传一些对你不太好的留言。”蓝原翔咬牙抿了一下唇继续说道:


                    “还有人看到你的柜子上被人写了一些不太好的话语,像是les什么的,意思是……”


                    芽衣没有接话,只是安静的听着。


                    “她们说你…...在更衣室摸了另一个女生的重要部位。”


                    “我没有摸她。”


                    “我也觉得这其中有些误会。”


                    见芽衣没有想要交流的意思他也只好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蓝原翔拿过咖啡壶和一只杯子,冒着热气深棕色的液体从壶口流进杯子,他把咖啡递给芽衣。


                    两人各自坐在一边,安静的喝着手中的咖啡。一时间,咖啡的香气溢满了校长办公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7-26 12:4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7-26 13:01
                        流言越来越肆意,那些恶劣的行为也越来越过分,在A班的学生顾忌着芽衣的是全班第一都不敢对她怎们样。


                        之前班里有几个人在她抽屉里放死老鼠,结果被班导师看见了,罚那几个人停课一周回去反思。并且告诉班上的同学谁再敢恶作剧下次逮到直接开除。

                        但是,班外的学生......芽衣在放学收拾东西的时候看着柜子上那些污迹已经习惯了,她擦干净了也还是会被写上去,除了记号笔甚至还有颜料油漆之类的。


                        最过分的是有几个不知道是哪个班的女生从楼上往楼下拿可乐浇她。

                        回到家蓝原翔看见芽衣这幅模样,又气又心疼,不断说要把那些学生全部退学处理,有关的人一个都跑不掉,芽衣却死命阻止他。


                        最后蓝原翔气的直接打断芽衣还想再说的话,并在接下来几天将那几个倒可乐在芽衣身上的学生退学。

                        下午最后一节课上课前,正在翻译一篇英语阅读的芽衣听到有人喊自己,来人是两男一女,其中一个蜜色皮肤,个字高大的男生她见过,也是话剧社的;还有一个穿长袖卫衣,里面是白衬衫的咖啡色直发男生;至于旁边那个女生则是留着双马尾,个字小小的,原本可爱的脸此刻面无表情。

                        “蓝原芽衣同学,出来一下,有些话想跟你说?”其中那个咖啡色直发的男生开口道。

                        把手中的练习册合上放到一旁,将笔盖住放在练习册的旁边芽衣才慢慢的走出去。她和那几个人到走廊尽头,那里有个小阳台。

                        蜜色皮肤的高大男生看着芽衣,芽衣也不说话直直地和他对视着。四个人就那样僵持着,最后打破僵局的还是那个咖啡色头发的男生。

                        “你就是蓝原同学吧,你好,我是话剧社的田村今夫。这两位是我社友,这位是九条康和,他指了指那个男生。那边那位是松本雪奈。”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就直说了。”九条康和开口道,“那天你在更衣室摸了晴美是吧。”她看着男生,等待他后面的话。

                        “作为晴美的男朋友,麻烦你以后离她远点,你是拉拉,她不是”。芽衣的眉头微微皱起,很快又松开。

                        “我没摸她。”她冷冷答道。

                        “呲。”他并未作答,只是不屑。

                        一直没开口的松本雪奈接过话:

                        “不管之前怎么样,以后离晴美远点,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跟你说的。打扰了,我们走。”

                        三个人将要传达的话说完就转身离开。
                        芽衣留在阳台上,眼睑半垂看着楼下,直到预备响起才返回教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7-26 16:59
                          更文了?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7-26 19:38
                            dddd


                            收起回复
                            14楼2019-07-26 23:07
                              对胃口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7-27 01:41
                                嗯,我承认这对确实有夫妻相,和茉莉的话就更好了😂芽衣茉莉情敌c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7-27 14:17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父亲短短几天开除了好几个学生的缘故,那些流言蜚语一下子变小了很多,小到几乎不可闻。
                                  虽然有时候还是会有一些同学看到芽衣的时候下意识的拉开距离。
                                  不过总算没有再做出那些实质性的攻击行为。前天早上来上学的时候,发现自己柜门上那些油漆、记号笔的污迹已经弄干净了。
                                  有些学生跑来跟她道歉,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找她麻烦。
                                  晨读的时候班导师领着一个茶色头发的女生进班,向大家介绍这位新来的转学生。
                                  “这位是小此木柚子同学,因为家人工作的原因转到我们学校,从今以后将加入我们A班。”
                                  柚子对着台下的同学们爽朗的做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叫小此木柚子,以后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那么小此木同学就坐到…….”班导师环视了一圈,最后指着芽衣右手边一个位置,“那边还有个空位置,你就坐那里吧。”
                                  柚子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整理书包,她转过头对芽衣说:
                                  “你好同学,能不能借你的课本一起看,我的课本要中午才能领到。”
                                  “可以。小此木同学你把桌子搬过来点吧。”
                                  “叫我柚子就好了,还没问过你名字呢。”说着柚子就将自己的桌子搬过去挨着芽衣。
                                  “我叫蓝原芽衣,请多指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7-27 15:09
                                    芽衣和柚子还会是姐妹么??还有副cp是柚子和茉莉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7-27 17:41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7-27 21:5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7-28 02:08
                                          之后柚子自来熟的不管去做什么都会带上芽衣一起,体育课上分组活动的时候看见芽衣落单也会主动过去找她。
                                          “小此木同学,你还是不要跟我走太近比较好。”从图书馆出来回教室的途中,在又碰上几个女生向自己和柚子这边投来一种怪异的眼神以后。
                                          “又来了又来了,我不是说了吗?叫我柚子。”
                                          “柚子,你离我远点吧。”
                                          “为什么要离你远点,你又没传染病。”柚子依旧是开玩笑的口吻。
                                          芽衣低头看着地上抿唇未答。
                                          “诶?我不会说中了吧?”柚子安慰的拍拍芽衣的肩,“放心,我不会嫌弃你的,有病早点治,要是你有需要我帮忙的就尽管开口。”
                                          看着还在自顾自地说下去的柚子,芽衣的脸上不禁多了几条黑线,挥开柚子放在自己肩上的手。
                                          “我没和你开玩笑!我是说真的!那些传言都不太好,跟我走的近对你没什么好处。”
                                          “那些我都听过了,那又怎样。如果只是因为性取向来决定远离与否,那也太片面了吧。”
                                          “你也说是流言了,流言止于智者嘛。”
                                          “你是智者?”
                                          “反正不是智障。”柚子笑着耸了耸肩。
                                          “噗呲!”芽衣没忍住笑了出来。
                                          她看着柚子,对方那双干净纯澈的眼里写满了认真。
                                          “谢谢你,柚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7-28 05:16
                                            芽柚大旗高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7-28 05:57
                                              希望别来三角和修罗场……都是喜欢的角色在那里争看起来真的扎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7-28 09:39
                                                “我说芽衣,那些在招新人的社团里你有没有哪个想去的?”两人正在一起解一道数学大题的时候,柚子冒了这么一句话。
                                                芽衣没有抬头,专注的写着解题步骤“怎么?你有想加入的?”
                                                “我是想加入美妆社,我很喜欢研究一些化妆之类的。”
                                                柚子转过头看了看芽衣。
                                                芽衣不解的道:“看我做什么?我不会去参加美妆社的。”她对那些化妆什么的一窍不通,想想都觉得头痛。

                                                “芽衣你长这么好看声音又好听,你要不要考虑去话剧社或者播音社。”
                                                “话剧社开学就招过新了,至于播音什么的……我没什么兴趣。”芽衣忍不住想起话剧社的那几个,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
                                                “这些还是等过几天月考完了再说吧,现在每天都要忙复习。”
                                                柚子只好拿起笔继续在草稿上演算刚才的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7-28 18:09
                                                  有趣,柚子还是那个小天使


                                                  收起回复
                                                  29楼2019-07-28 20:10
                                                    芽衣感觉可以加入手工社团什么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7-28 20:31
                                                      所以谷口晴美是哪个社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7-28 23:58
                                                        音乐教室门口芽衣和柚子并排坐在一起,芽衣塞着耳机还在熟悉自己一会儿要弹的曲子,柚子则是在无聊的四下张望。
                                                        她很想玩手机,又怕被老师或者学生会的人抓到把手机没收,她用手捅了捅芽衣的胳膊,芽衣不解的看了她一眼。
                                                        “没事,我就随便戳一下。”
                                                        于是她收到了一个来自芽衣的白眼。
                                                        “芽衣,我好无聊。快要到你了吗?”
                                                        芽衣看了看手中的号码牌说道:
                                                        “应该快了,不是已经到9号了嘛,没隔几个。”
                                                        芽衣将耳机塞回去继续听着一会儿要弹的曲子,她选的是柴可夫斯基的《F小调前奏曲》,本来是想在《降b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里选的,不过因为后面还有别的测试项目,她没有挑太长的曲子。
                                                        “我说为什么音乐社还要进行考核来选人啊,别的社团都是报名就可以加入。”柚子有些不解,毕竟她加入美妆社就只是面试自我介绍一下就可以了。
                                                        芽衣看了一眼后面派的有一段距离的队伍对柚子说道:
                                                        “大概是报名的人多了些吧,而且我听说,过段时间音乐社有节目要演出,可能是因为这个也说不定。”
                                                        音乐社这次提出来参加的人员除了面试以外还要进行测验,首先要根据自己依照自己擅长声乐或某样器乐,自己准备一首曲子表演,风格随意。其次表演器乐的同学还要多加一项测试,由音乐社的面试人员随意选一首歌曲,面试的同学当场进行即兴伴奏。
                                                        “下面请12号的同学进来面试。”
                                                        “哎哎哎,到你了芽衣。”
                                                        “那我过去了。”
                                                        “去吧,我在这里等你,加油!”
                                                        芽衣进去以后简单的做了自我介绍,便开始演奏,台下坐着三位面试官。
                                                        待她弹完以后,坐在中间那个戴眼镜的男生开口道:
                                                        “强弱、乐句的情感都很到位,节奏也卡的很准。”
                                                        “看的出来你的钢琴功底子还不错,就是不知道你乐理怎么样。”
                                                        三个人低头商量交换了一下意见,最后放一首Frankie—J的《Don’t wanna try》,曲子被消了音,只剩下唱的部分。
                                                        芽衣仔细的听着,确定调和节拍,节奏便开始合上歌曲弹伴奏。
                                                        弹奏完毕后,芽衣从站起来从琴凳前退出来向三人鞠了一躬,然后离开出去等候结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7-29 01:59
                                                          dd 芽衣乐理原来这么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7-29 03:56
                                                            学校的公告栏前围了一群学生,那些个儿高点的还好,大部分女生以及有些矮点的男生拼命踮起脚尖张望着上面的榜单寻找自己的名字。


                                                            “这次的第一又是A班的蓝原呐。”


                                                            “她考进来就是最高分的成绩,入学测验里也是考了第一。”


                                                            ……


                                                            “你们看B班的谷口这次也是在前20以内呢。”


                                                            “不会是作弊吧,谷口可不什么乖学生。”说话者带着七分不屑,三分嫉妒。


                                                            “应该不会的,她入学成绩也不错,不然怎么能进B班。”


                                                            “唉,也不知道人家怎么学习的,玩和成绩一个没落下。”


                                                            “不好意思,借过一下。”芽衣拉着柚子费力从拥挤的人群中穿过来到榜单前。


                                                            “早知道就晚点来了。”柚子擦着自己额前的薄汗,目光则是在榜单上寻找自己的名字,“啊,找到了,在这儿…...才41名啊。”刚刚还一脸激动的柚子登时又蔫儿了下来。


                                                            “已经不错了,这次出的题不简单。”芽衣看着上面的某个名字,嘴角翘起一丝微小的弧度。


                                                            “话说芽衣你好厉害哦,之前班里同学就说过你是以第一名的成绩考进来的,这次还是第一。”


                                                            两人从人群中走出来,与柚子兴奋的语气相比,芽衣则是显得很平淡“有得有失吧,我也牺牲了不少玩耍和睡眠的时间。”


                                                            芽衣回头看着身后还在拉长脖子努力想看到成绩排名的学生们。


                                                            “即便是天才也是要经过一番刻苦的努力才能获得成功。玩和学习两样兼顾,哪有那么好的事。只不过是在大家没看到的地方熬夜看书,刷题。付出和回报是相互的。”她停了一下又补了句“感情或许除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7-29 0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