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不二吧 关注:21,404贴子:289,719

回复:【原创】网王之不羡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额……六比四已经比赛结束了,应该是四比四,不,五比五才有抢七的必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5楼2019-08-23 15:04
    板凳。又是看完了很多小说来看看的我_(:з」∠)_

    迹部的话,其实语气应该更骄傲的一点,那种“我就是***”的感觉吧。

    还有不是“搞得鬼”应该是“搞的鬼”。要注意细节哦(咬文嚼字的我(•̥́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6楼2019-08-23 15:09
      刚刷过网王科普下,是6比6才有抢七必要,先拿到6局并且要领先2局的才能赢。还有抢七也是先到7分还要领先2分才能赢,7-6是赢不了的,要8-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7楼2019-08-23 21:28
        写得过于零碎,感觉这几章争议有些大,捂脸。
        时间线理一下。
        迹部vs不二
        一开始焦灼到四比三
        不二发飙连扳两局四比五
        不二力竭六比五
        不二恢复六比六
        抢七
        六bi七结束
        这样也许会好一点吧QA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8楼2019-08-23 21:5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9楼2019-08-24 01:39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0楼2019-08-24 12:25
                我要开始魔改原著啦【摩拳擦掌】

                下面正文。
                 自青学与冰帝一战后,天才不二大出风头,大家都议论纷纷,各家更是重新调查了这个常年担任单打二的天才。

                这一调查就发现了问题。

                这个人的比赛数据很少有六比零!基本上都是六比二六比三什么的。

                那可是打败迹部的人啊!

                两者综合加起来,来到青学的人激增。

                “咔嚓——”

                又感觉被偷拍的不二无奈地转过身,只给那群外面调查的人留下背影。

                一只手不由分地圈过来:“不二子,你彻底出名了啊。”

                “英二——”不二把菊丸的手扒拉下去,“别乱说。”

                不二也有些无语,他们已经闯入关东大赛决赛了诶,为什么他们还这么关注他,和冰帝比赛是第一场,已经过去了很久了吧。

                “不二前辈人气很高的嘛。”越前也凑过来调侃。

                不二仍旧笑眯眯的。

                “诶诶,小不点,你说决赛龙崎教练会怎么安排啊。”菊丸背脊一冷,整个人就挂在越前身上,很自然地换了一个话题。

                “我当然会上。你还差得远呢。”

                “这么自信啊。”菊丸扯越前的脸。

                “越前,菊丸,不二,还在说什么呢,操场十圈!”

                不二跑着,心里却在想几天之后的关东大赛,和立海大啊。

                寿司店中。

                橘的妹妹橘的到来,为关东的决赛添了一把火。

                看着录音带里的景象,他们才模糊地察觉到实力的差距。

                能和他们一拼的大概只有不二和手冢吧,或许还要加个越前。

                冷漠,蔓延到整个寿司店。

                恐惧?兴奋?皆有之。

                切原赤也啊。不二看着录音带里那个嚣张的人,拼命地挑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不二觉得似乎他在控制自己,但似乎用处不大。

                “立海好强啊。”终于有人说话了,但这句话让寿司店里的气氛更加凝重。

                不二叹了口气,打破沉默。

                “那个,杏,橘他——有事吗?”橘真的是遍体鳞伤,虽然都只是皮肉上面的但是——

                “那个切原赤也真的是太过分了,他,他为什么要打哥哥膝盖啊,他明明可以很轻松地赢的,为什么要这样?”杏泪流满面,“他不配当网球手,简直就不是人!”

                不二蹙眉,虽然切原这样确实挺血腥的,但是和杏说的不一样,如果不是这种暴力行为 切原对阵橘将会是一场苦战 而且,作为一个网球手,这并不过分。

                就好像在足球比赛中,后卫经常避免不了犯规,像佩佩就被人称之为武僧,这只是一种踢球, 打球的方式。

                都是为了胜利。

                而不是和杏所说的为了暴力而暴力,那就已经牵涉到了作为人的道德问题了。

                不二深深地看了杏一眼,但最终也没有说什么。

                毕竟,明白人自是如冰雪般透彻呢。

                我又来黑橘杏了QAQ。

                我觉得九州双雄嘛,橘的实力真的不会太差,差到被切原能轻轻松松打败,所以……QAQ被骂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1楼2019-08-24 15:38
                哇更了更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2楼2019-08-24 17:27
                  橘的实力确实不差,不二在全国之前约橘打一场(在白石之前把三重反击全部打回),才有三重反击的升级版。我记得漫画是这样的。橘杏的问题很复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3楼2019-08-24 18:28
                      然而一场倾盆大雨,浇灭了青学的斗志。

                      望着如串珠散落一般的雨珠,青学众人都有些烦闷 。

                      “难道今天就不能打了吗?”

                      他们憋了许久的热血,就待如今的比赛,谁知,谁知命运弄人啊。

                      “刚刚组委会已经讨论过了,这次比赛将会延迟。”

                      “啊——”大家一幅恹恹的样子,没有发现两个人早已不见踪影。

                      另一边,立海大的休息处。

                      “啧,讨厌的鬼天气。”切原踹柜子,“嗷,好疼。”

                      “谁叫你踹的,鸡蛋碰石头。”丸井出言嘲笑 。

                      “你——”

                      “对了,赤也,趁这时候,我们把那件事做了吧。”

                      “部长什么事?”小海带抓头发,让发丝更加凌乱。

                      “你还记得你把不动峰部长打得住院的事吗?”幸村眸子弯成一轮新月。

                      小海带不禁想起了对战不动峰后自己的悲惨遭遇,一滴冷汗落下,所以为什么赢了还要被罚,还被三巨头车轮战啊啊!( :∇:)我太难了

                      真田一拳砸在切原脑门上:“道歉!不能松懈!”

                      “为什么?这不是正常比赛……嗷,副部长你为什么打我!”小海带内流满面。

                      幸村蓝紫色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担忧,随即笑得更灿烂的,可谓是花开朵朵:“赤也,如果你被打伤了,然后那个人连道歉都不道……”

                      切原想了想,墨绿色的眼睛里都是愤怒:“当然不行,那个人好讨厌!”【注】

                      “那就好了。”幸村揉一揉切原柔软的发。切原,其实是一个很干净的人,他不懂人情世故,只有一年了,他们就要毕业了,把网球部交给这个人,怎么放心啊。

                      幸村和真田带着切原一起去了。

                      但是中途却出来了个程咬金。

                      “喂,和我打一场怎么样?”越前拿着红色的球拍,少年恣意,年少轻狂。

                      “不怎么样。”幸村笑得温和,但语气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强势。

                      “为什么?你还差得远呢。”

                      “你怎么可以这样和部长说话!”小海带眼睛里都快冒火了。

                      “和我打一场。”

                      “如果你要和我打的话,不如和弦一郎先打一场。”幸村是有自己的高傲的,这个小孩,和赤也真的很像呢。

                      哦对了,幸村想起来了,这个小孩,就是周助和他提过的小矮子吧。

                      越前眉头一挑:“好呀。”

                      “精市。”真田无奈,他还没说话呢。

                      “你怕吗?”幸村反问。

                      “不能松懈。”真田提着网球拍走上去了。

                      切原:Σ(ŎдŎ|||)ノノ,副部长,你就这样这样被激将法了?

                      越前:("▔□▔)原来立海网球部是这个画风,突然感觉发现了什么。

                      

                      

                      

                      【注】我不知道这里小海带的人设有没有崩。我认为幸村和真田都像带孩子一样带着切原,而切原真的是不通人情世故,如果不是真田和幸村这样提醒的话,他应该是不会想通。因为切原这样做并没有犯规,而道歉也只是个人行为,也就是说对于这件事来说,道不道歉都一样,只是一种他人的印象罢了,讨厌的人还是讨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4楼2019-08-25 13:13
                      两个人,一个越前,另一个不二,还是去医院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5楼2019-08-25 20:2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6楼2019-08-25 23:39
                          这里说明一下,要开学了,楼楼要考试了,所以请假啦。
                          从今天到九月份楼楼考好试这一段世间都不会碰手机,so……
                          虽然卡在这里很难受QAQ
                          至于考完试双更还是一更还是不更,都由考试结果确定【摊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7楼2019-08-26 08:09
                                这里我忘记了他们是雨中对战还是在室内了,这里就设为雨中了,如果不是就当私设了。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雨丝连成线,落下来,淅淅沥沥地打在球拍上。

                              作为皇帝,真田的实力自然不用说。

                              越前毫无疑问的惨败。

                              “为什么……会这样?”越前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手中的球拍。

                              为什么会输,而且还输得这样毫无还手之力?

                              越前仰头,冰凉的雨水眼眶中,让他不自觉地闭上了眼,顺着脸颊流下的水珠,不知是雨水,抑或是泪珠。

                              他来到r国,从未输过,却在这个练习赛中狠狠跌了一个跟头,头破血流。

                              他一直是那么的骄傲,他认为自己可以突破年龄的界限。

                              可事实,给他了一个狠狠的巴掌。

                              “副部长……好帅啊。”切原目瞪口呆.jpg

                              “你已经看了那么多次了,现在才发现吗?”幸村哭笑不得地拍拍切原的头。

                              “弦一郎,我们走吧。”幸村道。

                              “嗯,不能松懈。”真田接过幸村递过来的毛巾,“我先要去找地方换件衣服。”

                              “那我和赤也先过去了。”

                              黄色的衣服渐渐远去,独留越前一个人。

                              雨越下越大。

                              越前用球拍缓缓地撑起身体,因为跪在地上太久,身形还晃了晃。

                              一步一步,他走在雨中回了家。

                              寺庙里。

                              “呦,回来啦?”越前南次郎翘着二郎腿,头也不回地向儿子打招呼。

                              没有想象中的回应。

                              越前南次郎奇怪地抬起头 望向儿子:“怎么淋成这个样子?被什么打击了?你被你老爸我打败了那么多次,还会被打击?”

                              没有回应。

                              “不是吧,臭小子。”越前南次郎站起来,凑近自家儿子。

                              龙马被一下子凑近的满是胡渣的脸吓了一跳,但也从自己的情绪里抽离出来,猫似的眸子里渐渐燃起了火。

                              “老——头——子!”龙马一字一顿地说,“我一定——会打败你的——”

                              越前南次郎这才悻悻地走开:“这样才对嘛。”

                              另一边。

                              幸村和切原到医院旁的小店买了点水果,就到了医院门诊那边。

                              熙熙攘攘的大厅,望去都是人头。

                              幸村早就打听到橘的病房,挤到前面,问前台的护士在哪里。

                              而切原,眼珠子一转,他才不想当着部长的面道歉呢,他可是要面子的,这样多丢脸。

                              他偷偷地瞥了幸村一眼,发现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就一步一步的挪开去,人有多,没几秒钟功夫,就离开了幸村的视线。

                              但是接下来切原就犯了难,橘的病房在哪里啊QAQ

                              他迷茫地走在医院里,四处都是白的,在他眼里,完全一样啊,突然,一股独属路痴的卑微感油然而生。

                              “你是——切原赤也?”

                              

                              回来了,虽然成绩没出来,但我解放了啦!hhhh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8楼2019-09-07 18:36
                              是雨天露天没错。难道越前没有和真田打二番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9楼2019-09-07 23:24
                                  听到似曾相识的声音,切原咯噔一下,转过头就不出所料地看见了那个亚麻色头发的人。

                                  “不二……”切原原是想直接叫他名字的,但想想面前之人和部长的关系,就改了口,“前辈。”

                                  “你和阿市一起来的吗?”不二看切原旁边都没什么人,有些疑惑。毕竟立海大不像是会放任路痴独自行动的学校╮( •́ω•̀ )╭,而且他的手里还拿着水果,明显是来看望人的。

                                  切原挠头:“那个……”

                                  “不会又迷路了吧?”

                                  “当然不是!”切原的头摇成了拨浪鼓,“对了,你不要告诉部长你见过我!”

                                  切原凑近不二,用一种他自认为很拽很酷的姿势看着他。

                                  “噗嗤。”不二的眼里盛满了笑意。

                                  切原气得直跺脚:“你笑什么?”

                                  却没想到,对面的那人笑得更欢了,甚至有一点晶莹从眼角渗出。

                                  “对,对不起。”不二表示切原不知道,他抬起下巴,眼里是对万物苍生的不屑一顾的时候,是对么好——笑——,“好的,我答应你。”

                                  不二周助是大——混——蛋,我再也不理他了,哼╯^╰

                                  切原气嘟嘟地走开了,走到一半,看着前面的路,迷茫.jpg,停滞了几秒钟,转身。

                                  “那个前辈,你知道不动峰的那个在哪里吗?”

                                  真香。

                                  不二错愕地看着对面那个去而复返的人,嘴角掀起,所以还是迷路了吧:“我带你去吧。”

                                  不二能够猜到,切原大概是来像橘道歉的,就带着切原往前走,一边给真田发短信。

                                  To真田弦一郎:

                                  切原在我这,我们在去橘的病房。

                                  by不二周助

                                  他答应了不和幸村说,可没答应不和真田说啊——因为幸村的关系,不二也是有真田的手机号码的。

                                  真田正好换好衣服出来,就看见这条短信,赶紧回了不二。

                                  To不二周助:

                                  不能松懈。

                                  by真田弦一郎

                                  然后就给幸村打电话。

                                  这厢幸村也在到处找切原。

                                  “喂?弦一郎?”

                                  “切原被不二带着去橘的病房了,不能松懈。”

                                  “好的。”

                                  ……

                                  幸村莞尔而笑,可谓是天光失色,万物无光,百花齐放(好吧,我编不下去了QAQ),兴味地看向住院部。

                                  切原赤也,你给我等着。

                                  另一边。不二和切原已经到了橘的病房。

                                  橘杏也在。

                                  “你来干什么?”杏警惕地看着切原。

                                  切原没说话,只是和不二一起将水果放在病床边,然后盯~

                                  对,你看得没错,一直盯着橘看,原因是切原心里正在进行一番天人交战——他实在拉不下脸去道歉QAQ。

                                  直到橘毛骨悚然,切原才初步下定决心。

                                  “那个不二前辈,还有那个女孩子,可不可以出去一下 。”切原道。

                                  “你要伤害我哥哥怎么办!”杏用自己娇小的身躯护住哥哥,憎恨和偏执的眼神一直黏在仇人身上。

                                  “我干嘛和一个伤患打呀。”切原嘟囔。

                                  杏一听就火了:“你什么意思啊,我哥哥的伤是谁弄的?”

                                  “你——”切原也不甘示弱。

                                  眼看要打起来。

                                  “咚咚咚”敲门声突然响起。


                                中秋节啦,大家想看什么脑洞呀,如果没人点,我就写不二幸村和芷戈小时候的故事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0楼2019-09-12 20:34
                                  人是有,脑洞还想到,楼主就直接写小时候的故事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1楼2019-09-12 20:44
                                      关于初见。

                                      芷戈和幸村。

                                      那时候幸村才小学的样子,有一天,母亲突然很高兴地说自己闺蜜从华夏回来了,还要住在他们的旁边。

                                      他无语地看着母亲激动地样子。

                                      过了几天,就被她拉到旁边的屋子。

                                      那里才刚刚装修好,据说这房子是他们自己设计的,很漂亮,是中西文化的完美融合。

                                      来开门的是一个女子,纯黑色的长发,温和的眉眼,完完全全就是他想象中,那个东方古国的模样。

                                      “来啦。”女子亲密挽住闺蜜的臂膀,还摸摸他的发,“这就是你孩子啊。”

                                      “对啊,你家芷戈在吗?”

                                      “他在上面,我叫他下来。芷戈——”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妈妈,怎么了?”他的声音如同鸣佩环,清澈悦耳,又带着些许温润。

                                      一个少年,不,青年从楼梯下缓缓走下来。

                                      精致的脸庞还带着些许青涩,但那通身的气质却是弥补了这点,令人见之忘俗。

                                      幸村一下子看呆了,虽然他很讨厌自己女气的脸,但也明白,他的脸简直是毫无瑕疵,加之年幼,更是可爱,但却比不上他。

                                      这让他好像看到了前几天母亲给他讲的天国右相,温和克制,和路西菲尔得天独厚的美貌不同,具备了所有天使的美好。

                                      事实证明,每个小孩都是隐形颜控。幸村很快就和他玩熟了。

                                      但是在以后的日子里,证明了这个猜想的错误。

                                      芷戈和不二。

                                      他们两个的初见有些不同。

                                      那天,芷戈代母亲去拜访不二的母亲,正好他们抽不出空去,然后就拜托了芷戈。

                                      芷戈拿着兄弟俩的照片,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 ,扶额,r人是真的多。

                                      旁边都是大爷大妈,一看到有个俊俏的小伙子都纷纷开始搭讪,一边熟练(芷戈表示:不,我并不想要这个熟练)地应付,一边注意校门。

                                      可是等到大爷大妈都快走光了,两个小孩还是没出来。

                                      芷戈皱眉,最后还是保安大爷看他等了那么久,道:“身份凭证带了吗?登记一下,进去找吧。”

                                      芷戈走进校园,问了几个小朋友,才知道两个人在洗手间。

                                      棕色头发的小孩用酒精给亚麻色头发的男孩消毒,眼睛还有些许红肿。

                                      “你们是不二兄弟?”

                                      看到陌生人,不二周助下意识将弟弟护在身后:“你是谁?”

                                      “是你们妈妈拜托我来接你们的。”芷戈把不二淑子给他的纸条拿出来——这可以证明他的身份。

                                      周助的身体显而易见地松下来,这样一折通,伤口又有些痛了。

                                      “你们怎么了?”

                                      “有几个高年级来欺负裕太。”周助道,“不要告诉妈妈好吗?”

                                      “为什么?”

                                      “因为没用。”周助低低地说,“他们有钱有势,开除不了。”但也对他们奈何不了,毕竟不二家也还算可以的。

                                      裕太接道:“而且,也不想让她担心。”

                                      芷戈把酒精拿过来,他学医,还是更擅长一点:“怎么样,考虑一下学点武术自卫?我正好有认识的空手道老师。”

                                      关于空手道。

                                      自从不二学了空手道之后,那些校霸怕了,而遇到那些怪蜀黍,不二更狠了,以前不会武术,顶多用良好的运动神经,和他们游斗。

                                      现在嘛,断子绝孙脚大家听说过嘛?(´▽`)

                                      关于芷戈在幸村心里的人设崩塌。

                                      自三个人玩熟以后,芷戈的本性就暴露了。

                                      比如给他们吃绿豆糕其实是芥末做的啊。

                                      早上如果是他最早醒,剩下两个人,被冷水泼醒还算好,有一次还用那种洗不掉的笔在他们脸上画猪,他们两个对称的那种。

                                      搭个扑克牌,他都要手贱推倒的那种。

                                      简直丧心病狂,惨无人道,也在他的调教下,不二和幸村也蜕变成了白切黑。

                                     To be continued
                                    下次节日再更番外呦,不见不散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2楼2019-09-13 15:03
                                      新人报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3楼2019-09-13 16:30
                                        好看,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4楼2019-09-13 16:30
                                          中秋快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5楼2019-09-13 21:51
                                            空手道?私设还是官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6楼2019-09-13 22:18
                                              今天先不更了,现在在上网课,到12点,13点去补课,补课好直接回学校QAQ
                                              大家下周见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7楼2019-09-14 09:00
                                                   一个的护士走了进来,中年女子,有些肥胖,圆圆的脸上布满了痘印,但声音却是极好听的:“谁是橘吉平的家属,主任医生找。”

                                                  “我……可……可是……”杏皱眉,这种时候她实在不想离开哥哥。

                                                  “小杏,去吧。”橘安抚地拍拍妹妹手。

                                                  不二适时出声:“我会帮忙看着的。”

                                                  “好……好吧。”杏恋恋不舍地看了哥哥一眼,跟着护士走了。

                                                  两人的背影渐渐远去,房间的门重新关上,隐在暗处的幸村偷偷地探出头来,耳朵贴在房门上——赤也,你到底在要什么呢?

                                                  “现在可以说了吧。”橘说。

                                                  “就是……那个……对不起>人<!”切原快速地鞠了躬,白皙的小脸涨得通红。

                                                  病房门里和门外的人都惊讶极了,但是而后切原的动作更让他们变成了酱个Σ( ° △ °|||)︴亚子。

                                                  他单手撑着窗,翻……翻出去了。

                                                  幸村:这小子是,害羞了?

                                                  不二:还好这是一楼。

                                                  橘,橘他表示不想说话,这和他想象中的恶魔(重音)不一样。

                                                  病房里出现了一种死一样的寂静。

                                                  “咚咚咚。”

                                                  “进来。”

                                                  幸村走了进来,他今天没有带发带,导致发遮住了眼,他将发丝向后捋,露出脸颊:“请问你们看到切原了吗?”

                                                  在场的都是人精,幸村进来的时间过于凑巧,可能刚刚就在门口吧。

                                                  不过,这种事,还是当作不知道吧。

                                                  “切原刚刚出去了。”不二接道,至于去哪里,他们心知肚明。

                                                  幸村笑:“他给你们添麻烦了吧,我们是来道歉的,橘部长。”

                                                  “这是在比赛规则之内的。”橘道,言下之意他们并不需要道歉。

                                                  幸村答非所问:“赤也他其实是个好孩子。”

                                                  “嗯。”两个部长对视,对方心思一览无余。

                                                  ……

                                                  两人谈了一会,幸村就表示他还要去寻切原,而不二也表示他也要离开了。

                                                  “阿市。”走出房门,不二就道,“好久不见啊。”

                                                  “还要谢谢你帮我看着赤也呢。”

                                                  “他——”不二有些犹疑。

                                                  “你是想问他性格问题吧。”幸村揉眉,“他,实在不适合做一个部长啊,但是没有选择。”

                                                  所以要用心去培养,一如手冢对越前一样,不管什么,都在所不惜。

                                                  ……

                                                  等切原被两个人找到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切原赤也,你不解释一下吗?”

                                                  “部长……”切原都快哭了,“我……我。”

                                                  幸村叹口气:“我知道你是去道歉了,这次就不罚你了……”

                                                  “部长最好了!”切原的眼睛亮晶晶的。

                                                  “没有下次了。”

                                                  看来培养部长之路,还远着呢。

                                                  嗷嗷,我更晚了,今天去吃小吃了,大家来嘉兴的时候,一定要去南门头呦,最近开的,里面都是嘉兴七八十年代的特产,炒鸡好吃(嘿嘿😁我今天就是去的南门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8楼2019-09-21 20:05
                                                  楼楼加油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9楼2019-09-28 23:16
                                                    大家国庆节快乐!
                                                    此生不悔入华夏!
                                                    忆往昔峥嵘,见今日盛况,生豪情万丈!
                                                    步履铿锵,挺拔如松,这就是中国军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0楼2019-10-01 11:16
                                                        拉面馆里。

                                                        “再来一碗!”切原豪气地把海碗一放。

                                                        不二看着切原努力奋斗的样子,抽抽嘴角,怀疑这孩子的胃可能是个无底洞,偷偷挪到幸村旁边,小声道:“他是平时饿狠了,还是一直这个样子?”不会吃坏吧。

                                                        “没事。”幸村用力掐了掐眉间,“他……平时就这个样子,就是这个饭钱……”

                                                        不二捂脸,这孩子若不是生在一个富足的家庭,可能还养不活,不过这点钱:“没事,让他吃吧,我付得起。”

                                                        不二家虽然没有像迹部他们是大贵大富之家,但也收入也是在普通人中算高了,日常给两个小孩的零花钱也不少,不二花的地方也不多,也算是小有积蓄了。

                                                        说起请切原吃饭这件事,还要把时间线调回一个小时前。

                                                        几个人刚刚走出医院门口。

                                                        “咕——”一个略显奇怪的声音传来。

                                                        不二四处望了望,才把眼神定格在满脸通红的小海带身上。

                                                        “呦——”不二还很恶趣味地调笑,“这是饿了?”

                                                        “前……前辈QAQ”小海带快哭出来了,头深深地埋下去,好像想在地上找个缝,躲进去。

                                                        不二摆手:“算了,算了 不玩你了,我作为东道主,这次我请你?”

                                                        “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幸村表示这是自家小孩,小孩食量他也是看过的,“把你吃穷你可别哭。”

                                                        回到现在。

                                                        虽然没把他吃穷,但这已经让他目瞪口呆了,也还好幸村还有良心,提议吃拉面。

                                                        “嗝儿”切原打了一个饱嗝儿,一脸满足地摸着肚子,靠在椅子上,过了好一会,发现没有人说话,看看桌上的碗,不好意思地摸头,“我是不是……吃多了?”

                                                        “没事,没事,老板娘,付钱。”不二付好钱,和切原说,“我们要不去走走?”他是真的怕小孩吃坏了。

                                                        “嗯呢嗯呢。”

                                                        雨早就不下了。

                                                        到处都是雨过天晴的芬芳。青草上还带着些许水珠,晶莹剔透,在阳光的照耀下,透出五彩。

                                                        深吸一口气,就好像体会到了生命的律动。

                                                        几个人也没什么地方去,一合计就晃到了街头网球场。

                                                        这里面人还挺多的。

                                                        幸村兴味地挑挑眉,前面两个人似乎实力不错的样子。

                                                        不二将手搭在他的肩上,从他的肩上探出头来,温热的气息扑在耳侧:“怎么?手痒了?吃饱饭运动,小心得阑尾炎。”

                                                        好久没有这样亲密了,幸村耳侧微红,不自在地偏头,隐去眸中的心思,嘴角不自觉得扯开来:“我怎么会这么傻?”

                                                        “嗨嗨,你可是经常生病的人,怎么会不清楚呢。”

                                                        这话实在说得有意思,表面上是妥协,但——

                                                        幸村为什么老是生病?有时候就是死鸭子嘴硬,还经常不顾自己身体情况,死命作,造成的。

                                                        不二真的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呢。

                                                        幸村的眸中带了几分暖色,正是因为这份温柔,他才陷得那么深。

                                                        因为他平时表现得太强,所以很少人会这样做,但毕竟,他也是个人啊,他也想要关心的。

                                                        而另一边的切原: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要在这里?还有为什么我感觉自己这么亮?

                                                        又是不会写感情戏的一天
                                                      我到底什么时候能写到他们在一起呢
                                                      【托腮】
                                                      过于慢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1楼2019-10-01 11:18
                                                        慢热不怕,有质量弃坑才可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2楼2019-10-01 12:3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3楼2019-10-01 20:12
                                                            原本感冒已经好了大半了,今天中午空调一吹又复发了,码字码到一半,难受得不行,所以今天停更一天。
                                                            本身生活那么苦,大家都是在网络里找点甜的,我不应该和大家说这个,但想来想去 还是要给大家一个解释。【鞠躬】
                                                            我先去睡了,大家晚安。明天的更新可能要取决于我的身体状况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4楼2019-10-02 1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