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不二吧 关注:21,399贴子:289,706

回复:【原创】网王之不羡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病了不着急更新,好了再更也不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5楼2019-10-02 21:48
       几人分离后,立海和青学都不约而同地举行了合宿。

      正值暑假,阳光烈日,这还不算什么,正选们表示这就忍了,但是,这个破房子是什么情况?

      已经不知道是什么年代建的了,破旧得可以,即使在大白天,都莫名地阴森。

      经过反抗无果后 青学正选就在这里住了下来。

      每天爬山特训,也倒欢乐,直道两波不速之客的到来。

      “啧,你们就住这个地方。”迹部一脸嫌弃。

      “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来?”桃城忍不住插嘴。

      “本大爷——是来帮你们打败立海的。”

      ……

      另一边。

      中途溜出来不二漫步在山林里。

      冰帝是教练找来帮他们实战练习的,但估计真正开始还有一会,他就和教练打了声招呼,溜了出来。

      和那些在一起,虽是热闹,但有时也难免显得吵闹。

      漫步在山林里,不二享受着难得的清净,浮躁的心也就这么静了下来。

      “砰——”

      球拍和球的碰撞声。

      不二猛地转身,将球用手肘撞开。

      “谁?出来?”

      “空手道没落下啊,不二。”深沉的声线,不像不二等人还带着少年的稚气,他成熟稳重,好似山岳。

      “你怎么来了?”不二这么个八面玲珑的人,却带起嘲讽的笑容,他仍旧看这个人不顺眼,即使这个人帮助过他,他依然讨厌。

      谁叫他拐走了**哥哥芷戈呢?

      “这是阿芷给你的。”他就是芷戈的爱人。他并不露面,只是将一盒东西扔了过去。

      不二接住,是一包吃的:“哥呢?你怎么来了?”

      “他最近忙,这是他给你逗小孩玩的。”

      “嗯。”不二眉眼舒展开来,果然还是芷戈了解自己。

      掂了掂手中的东西,不二回到了训练的地方。

      “不二子——你终于回来了!”菊丸兴奋地挥舞着手臂。

      “有点事。”不二回道。

      “不二子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菊丸眼里带着好奇。

      “当然是——”不二故意拖长了语调,引得众人纷纷看过来,“好吃的啦。”

      不二把盒子打开来,里面放着冰袋,一打开就是水汽直冲面来,真当舒爽。

      里面放着十个晶莹剔透的“小雪球”,他们认得出来,是雪媚娘。

      外表很好看,但不二深知某人的劣根性,里面是什么馅的,就不得而知了。

      不二非常机智的把做过标记的那个唯一正常的雪媚娘找了出来。 \( ̄) ̄)/

      菊丸和桃城的眼睛唰一下亮了。

      “不二子/不二前辈,能让我们尝一口?”两人异口同声。

      不二伸出一根纤细的手指,左右摆了摆:“等你们等一下谁胜了,谁就可以吃到。”

      “啊~”菊丸瘪嘴,“不二子喵。”

      不二依旧坚定,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这样才会有更多的人吃,所以嘛:“不行呦。”

      龙崎教练笑着看这群人吵吵嚷嚷的,年轻真好啊。不过:“来抽签了,随机决定对手。”

      

      

      

      

      

      

      

      

      

      

      

      谢谢关心楼楼的小天使啦~今天已经差不多好啦,爱你们(∗ᵒ̶̶̷̀ω˂̶́∗)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6楼2019-10-03 15:35
      两波齐了?怎么觉得里面有情况?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7楼2019-10-03 16:33
          很简陋的抽签筒,不二很随意地拿起一张。

          1号。

          “谁拿到5号?”

          “我,我!”

          “六号呢?”

          ……

          大家都陆陆续续找到了对手,而最后只剩下,不二,手冢,以及迹部。

          由于青学比冰帝多一个人,所以有一个人是轮空的。

          “我是9号。”手冢清冷的声音如鸣佩环,在夏日之中注入一股清泉。

          这时候,迹部大爷才把自己的签缓缓打开。

          他骨节分明的手一如他的性格,完美无缺。

          “开来本大爷是要和你打了?天才不二周助。”

          签上,赫然写着“1”。

          “迹部君,请多多指教。”

          迹部却难得地有些兴致缺缺,毕竟,他想对打的人可不是已经打过一次的不二,而是,那个人。

          “手冢,我和你换一下吧。”不二突然对手冢说。

          “?”手冢记得,不二其实一直很期待和强者对打,虽然已经打过一次了,但强者的距离可没那么大,没有人能笃定自己一定能赢。

          “我不是已经和他打过了吗?”不二冰蓝色的眸子被遮起来,独留一份似水温柔,“而且——这是你们彼此的愿望,不是吗?”

          两人诧异地对视了一眼,原来那么明显的吗?

          而不二也暗自舒了一口气,他不想输给迹部 ,若是赢了,他刚刚把雪媚娘放冰箱的倏忽,已经把唯一正常的那个拿出去了,所以……

          最后,不二就很开心地坐山观虎斗啦。

          比赛是分组进行的。

          最后一场自然是迹部对战手冢。

          世纪之战。

          “手冢,终于有机会对上你了。”迹部的咏叹调都没用上,只是很平静地叙述这样一个事实。

          “啊。”手冢渐渐握紧球拍,多少次了,为了胜利,他每次都和迹部错开,但是作为一个高手,谁不想要激烈的强强对撞?谁不想要酣畅淋漓战斗?

          这次抛却责任,抛却一切重负,他胜,只是为了他自己!

          详情请见动漫。(好吧,是我懒得写了QAQ)

          他们不知打了多久,只知道对面的人还没有认输,自己就不能倒下去。

          “平局啊。”乾满意地将笔记本合上,已经没有再记录的必要了,这两人已经到极限了。

          不二摇头:“这两个人都没有拼尽全力。”

          “可是他们的绝招都用了,发球,接球,都毫无挑剔。”乾不服。

          闻言,不二失笑:“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乾难得地较真起来了,“他们都已经做到极致了。”

          “不,还不够。”不二的眼睛睁开来,里面尽是冷静,睿智,此时的他,站在场上两人同样的高度上,感受更强烈,“在赛场上,他们要拼的,不仅仅是实力,还有智力,比如赛前的压迫(such as 迹部),或者对绝招的隐瞒,而他们没有。

          而且那时的他们,承载的不仅仅是单纯的个人那种想赢的渴望,是整个网球部,整个学校的希望。对于他们来说,压力意味着动力。”

          “是这样吗?”乾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笔记本,狂写,嘴上还念念有词,但那至于念叨什么,大概只有他自己明白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8楼2019-10-04 16:34
          啊,冰山就不说了,大爷也那么明显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9楼2019-10-04 19:1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0楼2019-10-05 10:36
                 最后因为很多人平局(芥川对海堂那局也算),不二索性把平局的和胜者都给了。

                然后,一人一个。

                “我开动了。”十几人一起喊道。

                但是却出现了不同的状况。

                “嗷嗷嗷,水水!”菊丸顾不得打完比赛后疲倦的自己,像猴子被烧屁股一样蹦起来。

                看来他吃到了芥末馅的呢【微笑】

                (其实在写这段的时候作者第一反应是巴黎圣母院中的加西莫多,他叫了三次给水喝,然后语文老师还问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叫水水水【捂脸】)

                桃城的脸已经完全皱起来了,好像一个干瘪的苹果,过了许久,才道:“真TM……酸。”

                至于乾和海堂,卑微的他们已经原地昏倒了,五彩斑斓的味道在嘴巴中爆裂开来,嗯,大概嘴巴已经不能要了。

                手冢和迹部呢,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反应,但迹部的双眼已经发直了,但仍旧撑着“君临天下”,手冢的额头青筋暴起。

                他们一个酸,一个辣,真是酸儿辣女:)

                你说海堂?海堂他已经用自己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水池旁了。

                龙马在鉴于不二前辈的前科之下,动作慢了一拍,看到前辈们的惨状,手一抖。

                偷偷把雪媚娘藏好,装作一副被辣到的样子跑向水池。

                “越前,这样可不好哟。”不二抓住小孩。

                龙马惊慌了一瞬,眼珠子转了几转,平静下来:“不二前辈,我们都吃了,这吃食还是你带来的,不尝一口?这样我们都不好意思了。”

                “呕。”龙马自己心里作呕,没想到自己也能那么谄媚。

                “那我吃了,龙马就吃是吗?”不二眉角微挑,端的是一番风情。

                越前看他样子,就知道他已经准备好了,只能打碎牙齿和血吞。

                不二拿出标记过的雪媚娘,吞下——

                为什么感觉怪怪了,为什么那么酸???

                不二渐渐石化倒下。

                风拂过。

                “哈哈哈哈!”场地中幸存归来的人们发出一阵爆笑,不二这是遭报应了呀哈哈哈哈。

                在医院陪自家媳妇的某某某:“啊——切”

                是不是不二在骂他?某某某微笑,芷戈的标记绝对不是他换的:)

                “对了对了,小不点,你是不是也应该履行诺言了?”恢复活力的菊丸蹦到越前身上。

                “对啊对啊,越前该你了。”

                “就剩你了。”

                越前笑容僵硬,你们就这么对待你们的恩人的吗?

                最后,被逼吃下,猝。

                另一边的画风,就完全不一样了。

                “长太郎?你还好吗?”穴户看着凤慢慢吃雪媚娘。

                “很好吃呀。”凤小狗似的眼睛发着光,“要吃一口吗?”

                穴户亮将信将疑,他可是看到了,别人的惨状的。

                “来嘛。”凤递过去。

                穴户亮咬了一小口,草莓的清香顺着口腔进去,当真是无上美味。

                还有慈郎,他一口一个解决了,趴在草地上。

                雪媚娘真好吃,他眯眼。

                

                

                
                竟然有小可爱猜到了剧情嘤嘤嘤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1楼2019-10-05 15:21
                所以咯,事实证明,那谁的老公也是切开黑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2楼2019-10-05 18:3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3楼2019-10-07 11:52
                    不好意思,上次六号一早回去考试了emmm,然后考炸了,我从来没考那么低,所以这个星期的份和我想开的HP文都……嘤嘤嘤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4楼2019-10-12 20:28
                       关东大赛,决赛。

                        阳光正好,和上次的阴雨连绵完全不同,猛烈的光照得人有些蔫蔫的。

                        即使还没开始比赛,青学众已经出了一身汗了。

                        “立海大怎么还没来啊。”菊丸趴在越前身上上,一脸无聊。

                        不二没有说话,他一个人离开队伍,一遍又一遍地打着对方的电话。

                        “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注

                        播音女声一次又一次地响起,打碎不二一次又一次的微小的希望。

                        精市,你怎么了?

                        不二一瞬间想了很多很可怕很可怕的事情。

                        不,不要多想。

                        他抿了抿唇,再次打过去。

                        “如果再不来 就要错过比赛时间了。”乾看手表,难得焦躁。

                        错过比赛时间,就意味着青学不战而胜。

                        “裁判,可不可以再等一会儿。”手冢道。

                        虽然他们不是什么贵族出身,但这种比赛精神,他们的骄傲,一点也不会少。

                        裁判犹豫:“这是规矩。”

                        “我们可以等。”大石上前一步,“再等一会儿吧。”

                        “那好。”

                        但是,立海大依旧没有来。

                        突然有一个人进来,和裁判说了些什么。

                        “由于立海大无法准时到场,这次比赛,由青学获胜!”

                        “不是说等一会儿的吗?”大石问道。

                        “刚刚,他们副部长打电话过来,他们出车祸了,都没死,只是——”

                       “砰——”手机掉到地上,后面的话,不二已经听不见了。

                        果然……还是出事了吗?

                        不二觉得自己真是该死的乌鸦嘴,尽想些坏的,搞得现在成真了,他很开心是吗?

                        不二第一次感觉世界对一个人那么不公平,明明已经剥夺幸村一次健康,为什么还要来一次呢?

                        阿市,他那么执拗一个人,执拗到,认为除了网球,他一无所有的人,该怎么办呀?

                        那么微小的愿望也无法满足吗?

                        恨上帝不公。

                        “不二子,不二子?你还好吗?”菊丸看自家小伙伴双眼无神的模样,有些慌张。

                        此时不二才从自己的世界里抽离出来。

                        但他没有理菊丸,只是朝裁判旁边的人问:“那他们在哪里?”

                        “好像……是医院。”

                        不二绝尘而去。

                        “我是不是没说他们伤得不重?”那个人挠头,“只有那个切什么的,还有丸什么的受了轻微脑震荡,其他只是擦伤。”

                        青学众默。那就很尴尬了。

                        

                        
                      今天的更新有点水QAQ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5楼2019-10-19 19:47
                        所以这里幸村君还是三连霸破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6楼2019-10-20 13:42
                          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7楼2019-10-20 17:52
                            等更新,好看(。・ω・。)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8楼2019-10-25 00:33
                                 等待着不二自然是幸村毫不留情的嘲笑。

                                “怎……怎么会这么傻的人啊。”幸村笑得眼角渗出泪光,但是,他的心里却这一种暖暖的东西充塞着。

                                “阿市——”不二也很无奈,谁叫他那一瞬间就想了很多很多呢,连他们伤的程度问都没问,“别笑了。”

                                在一旁检查丸井切原的情况的芷戈忍不住凑过来吐槽道:“还不是你傻。”

                                “你们……算了算了,你们笑吧。”不二扶额,平常怎么没见他们那么“同仇敌忾”呢。

                                玩笑完了,芷戈继续认真看丸井和切原的检查报告。

                                切原和丸井比别人严重一些,因为发生车祸的时候两个人在玩闹,根据惯性定律,两个人不可避免地向前滚去,撞到硬物,造成了轻微脑震荡。

                                而且他们车祸的原因是在高速行驶中,一块石头从天儿降,打破了挡风板,所以,除了司机以外,这两个人被玻璃片弄的鲜血淋漓,也是还好没有嵌到肉里,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

                                而其他人,像幸村只是在刹车的时候撞到了车椅背上,除了因为玻璃片碎而导致的擦伤以外,半点事没有。

                                “好了,你们休息几天就好了,记得这几天不要运动。”芷戈把检查报告放好,一只手插进白大褂上的口袋上。

                                “额……是。”两个人散漫地回答道。

                                芷戈如黑曜石一般眸子里,一道光闪过,隐隐带了些不满:“精市,看着这两个人,一旦被我发现什么——”

                                听着他的声音陡然升起来,丸井和切原心底一凉,想到了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事情,不,不能想了QAQ。

                                你问我几个小时前发生了什么事?

                                是这样的

                                他们不是遭遇车祸了吗?伤情不严重,然后他们就想回去比赛了。

                                “部长,现在我们回去还来得及吧。”切原道。

                                “你们还想回去比赛?”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从切原后面传来。

                                幸村默默地移了移。

                                可惜的是切原此时因为受伤对危险的感知能力大大下降。

                                你可以想想,当一只小海带他有一根天线,用来滴滴地检测危险,但有一天他的天线瓦特了,然后他就变成了……红烧海带,还可以补碘呦。

                                ↑以上皆为胡说八道。

                                但不可否认,切原惨了。

                                “那请问,伤残人士同学,能告诉我你怎么去吗?被你们部长扶着去?然后血染赛场,为了一个可有可无的比赛,成了英雄,接受别人的欢呼?别傻了,孩子。你是脑子里都塞满了狗尾巴草吗?还是想找块豆腐撞死啊?你最终会被人忘记,一干二净的那种……”

                                芷哥其实一直是一个很温柔的人(雾),但碰到这种事情难免会比较激动(大雾)。幸村微笑地笑到,毕竟他也是被喷过的人呢。

                                果然看别人被喷比较爽一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9楼2019-10-26 19:24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0楼2019-10-26 19:26
                                  反而没说更文的楼主更文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1楼2019-10-26 19:3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2楼2019-10-27 09:05
                                        然后,然后立海大众人就只能错过了比赛。

                                        看着小海带和小猪瑟瑟发抖的样子,芷戈满意了,恢复了温柔的模样。

                                        “对你们这么乖的奖励,一人一杯饮料怎么样?”芷戈薄唇勾起,眸子弯弯,和不二幸村典型亚洲人的面容一点不同,他拥有着东西方混合的那种英俊温雅,一笑起来,整个人周围都缀满了星星。

                                        其他人都被晃了眼,连什么时候把饮料放到嘴边都不知道。

                                        唉唉,他又在欺负人了。不二向幸村使眼色。

                                        嗯,嗯。作为竹马竹马,幸村当然能读懂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不二和自己越来越近,幸村——幸村也向他渐渐靠近,好似再靠近有点就能再亲密一点似的。

                                        是的,幸村爱不二,很早很早的时候就喜欢上了,早到什么时候呢?

                                        是初见。

                                        依稀记得是那个夜晚,和服着身,一瞥惊鸿,众里寻他千百度,终无果。

                                        后在芷戈的家中,再遇见,那个人,就变成了白月光,朱砂痣。

                                        再后来,深入了解,他的关怀,他的温柔,连同学们对他的敬畏疏离都不重要了,渐渐地,那份喜爱就变了质,再看到泡沫剧里的亲吻时,他才明白,他那是爱。

                                        喜欢是大胆,而爱是小心翼翼。

                                        他清楚男子相爱,世间不容,在没有把握保护好他的时候,他不能,也不可以把那么温柔所以他把这份叛逆的爱情藏在心窝里,用冰包裹,以温和覆其表面,这就变成了幸村精市这个人。

                                        但这并不妨碍他靠近一些,不是吗?

                                        “这……是什么东西啊?”立海大众人面露苦色。

                                        “不许喷出来哟,这可对你们身体好哦。”芷戈笑容依旧,“我可是放了很多中药的,一滴就要1000日元哦,浪费一滴你们可是要……”

                                        立海大众人默。

                                        用尽全身力气把那口饮料喝下去之后。

                                        仁王不服了,开始把矛头指向看戏二人组,抗(作)议(死)道:“那部长他们呢?”

                                        “仁王,你确定吗?”幸村望着自家部员,粲然一笑,身后百合花黑得都堪比乌鸦了。

                                        仁王咽了咽口水,梗梗脖子:“部长和不二君也需要补身子!”

                                        “好。”幸村答应得格外爽快,随便拿起一瓶,顺便递给不二一瓶。

                                        “味道还不错嘛。”不二品了品味。

                                        “怎么会?”仁王还想找个人陪的,万万没想到——

                                        “部长,你这个是不是假的?”切原的躲避危险的天线果然瓦特了,直接说出了心里所想。

                                        “啪啪啪。”掌声响起来,是芷戈,他已经笑得不行了,“精市,你家部员怎么那么好玩呢?”

                                        幸村闻此言也是眉梢一挑。



                                        我……我要期中考了,保佑我嘤嘤嘤。
                                      如果炸了,可能很久不会更了,但但但是!如果考好了双更,楼楼还会开HP的新文,两边一起更,一般的话只能单更了,所以,上帝保佑我,阿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3楼2019-11-02 19:43
                                        他清楚男子相爱那段是不是少了什么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4楼2019-11-03 11:26
                                             “那——行。”不二把自己那瓶倒出来大半瓶,递给切原,“我们一起喝,不能喷出来哦。”

                                            切原一点都不想去接——这已经很明白了,他们喝的不是假的。

                                            “我,我……”切原已经快哭出来了。

                                            幸村看他不接,拿过饮料,一步步走过去。

                                            切原疯狂摇头:“不,我是病人,你……你们不能这个样子!”

                                            他整个人都快缩在被子里了,脸上呈惊恐状,手紧紧地抓住床单。

                                            “不行哦,小赤也,这种事情要自己实验过才知道,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哦。”幸村慢慢靠近他,就好像一个诱哄白雪公主吃毒苹果的老巫婆。

                                            “唔( ๑ŏ ﹏ ŏ๑ )”切原面呈菜色,两颊泛出不正常的红晕。

                                            默。

                                            “这是……咕噜”仁王咽了咽口水,“晕了吗?”

                                            “看来是的。”丸井心有余悸,还好自己没有多嘴。

                                            芷戈看戏看满足了,终于掸了掸衣摆上没有灰尘,缓缓道:“好了够了,切原君还是病号呢,不能过分。”

                                            众人OS:你刚才怎么没见制止啊。

                                            玩笑归玩笑,日子照样过。

                                            就像一句话被说得老得不能再老,小学生作文里天天用的,时光飞逝,日月如梭。

                                            少年们不识愁滋味,在网球场上尽情挥洒汗水,朝气蓬勃的脸上,尽是对青春的热情。

                                            “唉唉,你们听说青少年选拔赛的事了吗?”立海大的一个非正选在窃窃私语。

                                            “嗯呢嗯呢,我还听说我们学校只有四个人……”

                                            丸井吹着泡泡糖,啪一声,黏在嘴上,再吹。

                                            很讽刺,一向只有他们拒绝别人的份,这次,却是别人拒绝了他们。

                                            而青学,据说全员入选。

                                            “冠军明明应该是我们的。”切原小声嘟囔着,“而且丸井学长他们都不去,没意思。”

                                            突然,一阵温暖的触感落到他的发上。

                                            “部……部长?”切原诧异地看来人。

                                            轻柔的风抚摸幸村精致至极的脸颊,吹开了耳鬓间的发,显得鸢紫色的眸子更加幽邃。

                                            “你不想去了?”幸村眯眼。

                                            切原忍不住低头:“部长……”

                                            幸村的眸子里划过一丝无奈,果然,还是小孩子啊:“你问问丸井,他想不想你因为他放弃。”

                                            丸井这时候才回过神来:“什么?部长你说切原要放弃?”他转过头向切原确认。

                                            “丸井前辈。”

                                            丸井眉头一皱,揽过他的肩膀:“切原啊,你这样就不对了。”

                                            切原:?

                                            “你说,如果你们去,占了所有正选的位置,那不就证明他们的错误了吗?这打脸才爽嘛。”丸井笑嘻嘻的。

                                            “而且赤也,你若不去参加,我们立海大就成了输不起的学校了吗?”幸村接着说。

                                            切原:好像很有道理的亚子。

                                            切原又看两位前辈满脸期待的模样,握拳:“我会加油的。”

                                            

                                            

                                            

                                            

                                            

                                            

                                            楼楼这个星期周六放一天,所以今天更啦,现在成绩出来了,但排名还没出来,所以照常更,望天
                                          给还坚持看楼楼的小天使们比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5楼2019-11-08 21:28
                                            我更好奇哪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6楼2019-11-08 23:32
                                                “呐呐,这次有多少人来啊。”菊丸道。

                                                乾方方的眼镜在阳光的照耀下blingbling的:“据说因为时间原因,只有关东强手参加。”

                                                正说着,一辆车停在了他们面前。

                                                出来三个人,领头的人一头鸢紫色的发,半长不短,绿色的发带将鬓间的发归拢,土黄色的外套只是草草披着,行走间,其随风而动,分外潇洒。

                                                而略往后一步之人头戴一顶帽子,面容冷硬,薄薄的唇紧紧抿住,显得十分严肃。

                                                他的手上还拎着一个人,还未拭去眼角的泪水,证明他才刚睡醒。

                                                跟在最后面的那个人眯着眼,嘴角的弧度和眼睛一样,手里拿着和乾相似的笔和本子,让人难以捉摸。

                                                王者立海大!

                                                仿佛自带气场,已经到的学校不自觉给他们让了个位置。

                                                菊丸偷偷蹭到乾身边:“上次决赛他们没来,到底为什么呀喵。”——他知道这个问题乾肯定最清楚——当然不包括不二子,但不二子和立海大部长关系实在太好了,总让菊丸问这种问题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

                                                “据说是车祸,但他们没有受到什么大的损失。”乾果然回答了。

                                                而另一边,有些成员却开始犯嘀咕了。

                                                “一个亚军,有什么好骄傲的,也就来了三个人。”

                                                “还觉得自己是天下第一呗。”

                                                ……

                                                (最近记性越来越差了,记不清他们怎么开始的,就私设了)

                                                “各位完美的作品们,欢迎来到此次的青少年选拔赛。”听着语气,大家就明白,她就是城成湘南华村教练。

                                                她今天依旧一身白衣,英姿飒爽,卷曲的发洒落在背上,红色的朱唇,带着成熟女人独有的韵味。

                                                “首先,让我介绍一下此次训练的教练。我们的总教练,龙崎教练。”

                                                “大家好啊。”龙崎教练依旧是一身少女粉的运动外套,整张脸都笑成了一朵盛开的菊花。

                                                “榊教练。”

                                                笔挺的西装,如松的站姿,榊教练可以算是教练组的颜值担当了。他比了一个“枪”的手势,淡淡地说了一句:“去吧。”简直帅的不行,而且据说人家还是个亿万富豪。

                                                (不行,这样一说,总感觉榊教练是我以前想象的那种霸道总裁,不行,老娘的少女心。)

                                                “还有我,也是教练之一,这次,我们会选出几名成员来应对日美友谊赛,我们也希望所有人都能在这次集训中成长。”

                                                ……

                                                一系列事情交代好后,大家都回去拿行李了,然后到了一个大大的黑板前。

                                                龙崎组:越前,大石,菊丸,桃城,凤长太郎,尾本贵久,切原,穴户亮,千石,神尾

                                                榊组:乾,不二,海堂,河村,裕太,真田,佐伯,观月,柳莲二,幸村

                                                华村组:若人宏,神城玲治,桦地,迹部,忍足,天根,木更津淳,木更津亮,伊武

                                                

                                                

                                                

                                                考得还好,双更嘿嘿,就是开新文的话,让楼楼再想一下,因为楼楼的一篇短篇突然被人催更,慌张.jpg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7楼2019-11-16 17:06
                                                住的问题下次正文才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8楼2019-11-16 19:08
                                                   关于不二幸村和芷戈的二三事2
                                                    关于芷戈的爱情。

                                                    他们大概是属于那种,黑别人黑太多了,无奈又凑到一块,然后发现对方,欧呦,不错呦,这样之后被彼此吸引,从而爱上。

                                                    对,你没有看错,赵修泽就是个白切黑,表面看起来很稳重的亚子,却是个坑人货。

                                                    比如……比如,好吧留给你们自己想象吧。

                                                    我相信大家看过赵修泽给不二送东西,然后不二的结局,一定能想象的,嗯呢嗯呢。

                                                    so——他们的结合,就是,他们在华夏的同学形容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关于食物链。

                                                    正所谓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嘛……嘿嘿。

                                                    以下是本文的食物链(仅限主要人物)

                                                    芷戈/赵修泽

                                                    不二周助/幸村精市

                                                    越大前(就是越前龙雅,这位还没有出现,但是,这货也是个狼人嘿嘿)

                                                    手冢国光

                                                    迹部景吾/真田弦一郎(关于这两个人和手冢的食物链,是参考青少年选拔赛里面两个人争手冢的情节)

                                                    越小前(越前龙马)

                                                    丸井文太/菊丸英二(英二排那么高纯属青学就是个二货集中营( ̄y▽ ̄)~*捂嘴偷笑)

                                                    切原赤也(但是——人家可受宠了,立海大的小宝贝儿【滑稽】)

                                                    关于被我已经用烂的饮料梗。

                                                    你没有尝过就不知道吃东西原来也是一种痛苦。by everybody

                                                    关于男性相爱。

                                                    芷戈很纠结。

                                                    因为他发现幸村对不二的小心思,这也罢了,他又发现哔——,嗯?他又发现哔——,对了,这涉及到以后的剧情,不能剧透。

                                                    算了,就这样吧。下次再说。

                                                    关于伤病。

                                                    芷戈很不明白,为什么都一个个都可以不顾一切地去夺那一个小小的冠军。

                                                    他那些踢足球的好友,好多次都是打封闭上场的,最后也发挥不好,竟可笑地成为这个比赛输的第一责任人。

                                                    甚至有一个好友因为一次伤得太严重,从而成了玻璃人。

                                                    他们被芷戈骂了一次又一次,却不知悔改。

                                                    连赵修泽都干过这事。

                                                    然后,芷戈整整和他冷战了一个月。

                                                    幸村更是对网球有一种执念,有一种,他没了网球,就什么都没有了的执念,所以他就很怕,幸村身体又不好,怕幸村走上他朋友的老路,他就天天盯着他。

                                                    芷戈问过赵修泽,为什么要这样做?

                                                    赵修泽只是笑了一下,说:“有一个医术比赛,你手伤了,你还会去不去?”

                                                    芷戈沉默了 他想了一会,明白了。

                                                    不是什么责任感,荣誉感作祟,只是两个字,不甘,不甘就这样轻易放弃,仅此而已,即使赌上后半生,也要拼一次的执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9楼2019-11-16 22:00
                                                    只是看的几个有写日,美,交流赛的都有提及住处,顺口问而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0楼2019-11-17 14:04
                                                        这里私设两人一间房。再修一个bug,前面华村组再加一个手冢。

                                                         “阿市,我们一个组呢。”不二什么时候站到了幸村的身后。

                                                        幸村眯了眯眼睛,笑道:“是呀。真巧呢。”

                                                        “怎么,住一起吗?”不二的手扶在他鸢紫色的行李的杆子上。
                                                        “好呀。”幸村拖着行李和不二走了。

                                                        在阳光的照耀下,两个人的身影依偎在一起,一如两个人的心。

                                                        嗯呢嗯呢,幸村和不二一点都没有感觉什么不对,而我相信读者们一定感觉,有什么漏了对不对?

                                                        “那个,部长他就这样走了?”切原目瞪口呆.jpg,“那我们怎么办?”

                                                        柳一手拍在切原的头上,还动了动,嗯,手感不错,直到切原反应过来怒视他的时候,他才咳嗽了一声,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收回了自己的爪子。

                                                        “我们有手有脚,不会去找地方啊!”

                                                        切原突然呆滞,好像,确实是这样啊QAQ。

                                                       柳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自家小孩,情商怎么那么低呢,人家想要二人世界啊摔!不过也不能说出来,只能这样搪塞过去了。

                                                        但还是自家小孩,还是得管啊。柳在心里叹了口气,拎起小孩,也走了。

                                                        然后,然后,独自在秋风中萧瑟的真田:excuse me?那我呢?

                                                        此时他看见,因为独特(重音)的冰山气质,留下来的手冢。手冢正在看着不二远去的方向。

                                                        他总觉得不二和立海大部长的气氛有一点奇怪,是他错觉吗?不自觉地微微蹙眉,薄薄的唇紧紧抿住。

                                                        “那个,手冢,要不我们一起?”真田非常庆幸他够黑,可以掩盖住因自己发烫而泛红的耳朵。

                                                        手冢此时也反应过来了:“啊。”

                                                        其实手冢对室友这种其实没什么要求的,所以,哪个人都一样。

                                                        真田的内心也长长地舒了口气,这里,他也就和手冢合得来点,要让他和那些闹腾的住一块,他真怕自己给别的学校的人来个铁拳制裁,到时候就不好交代了。┑( ̄Д  ̄)┍

                                                        由于是自己找室友的,夜晚也比较安静,大家都熟悉彼此。

                                                        而像临时搭伙的真田和手冢,两人的生活作息基本相同,只不过真田多了坐禅和喝梅子茶(如果我们没记错?)的活动,而手冢对于这种静心养气的行为也表示了赞同。

                                                        第二天的清晨。

                                                        天还蒙蒙亮,就像赖床人朦胧的眼。

                                                        等不二和幸村来到网球场,手冢和真田已经跑了几圈了,而他们也自觉地和手冢真田一起跑了几圈。

                                                        手冢和真田后来就回去洗了澡。神清气爽地走了出来。

                                                        “那个,手冢,我们要不找时间打一场?”真田眼里满满的战意。

                                                        手冢正要说话,一个华丽而嚣张的声音传来。

                                                        “和手冢比赛,怎么能少了本大爷呢?”

                                                        
                                                      我们这边马拉松,星期六放假嘿嘿,不过周日又要回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1楼2019-11-22 21:38
                                                        不知道是公式书还是多数人设定,印象中梅子茶的是手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2楼2019-11-22 22:49
                                                            真田压低帽檐,脚却向前走了一步。

                                                            两个人在手冢面前对立,一昂首,一低眸,却气势全开,谁也不让谁。

                                                            一间房里只有一间浴室,幸村先洗好,而不二此时正擦着浅栗色的柔软的发出来。

                                                            “嗯哼。”正撞上门口那个不明物体,不二揉着鼻子,退了一步。

                                                            而前面那个人也发现了不二出来了,侧了侧身,让不二看见了外面的场景。

                                                            “怎么了吗?”不二低声问旁边的人。

                                                            那人——就是幸村——凑到不二边上,低声说:“他们都想和手冢比赛。”

                                                            不二感到幸村凑过来的时候,身体一僵,控制不住地想往后退,但理智制止了他。

                                                            幸村感受到不二的变化,在不二看不见的地方,那双漂亮的,盛满了傲然的眼眸,此时满是挫败和……黯然。

                                                            虽然这份哀伤显得眼睛更美了,但是,如果爱他的人看到的话,一定会心疼到无以复加吧。

                                                            略微调整了一下心情,幸村道:“你觉得,他们像不像在演华夏的宫斗剧?”

                                                            不二:“……?”

                                                            “你看,弦一郎是严肃呆板的正牌皇后,迹部是飞扬跋扈的贵妃,而手冢就是冰山皇帝。”

                                                            不二定睛一看,好像,似乎,挺贴切的诶_(:з」∠)_不过也只有阿市敢编排这几个部长级人物了。

                                                            幸村还挺得意:“是吧是吧(* ̄︶ ̄)”

                                                            不二无奈¬_¬`,不过——

                                                            “阿市,你怎么对这个那么清楚?”

                                                            幸村身形一僵:“我……我妈最近热衷这个。”

                                                            家里,fashion的幸村妈妈看着侦探剧,大大的打了个喷嚏:“啊切——”

                                                            不二看自家挚友难得紧张的样子,眯眼(楼楼:你不是一直眯着吗?不二大大:嗯?你说什么?楼楼:没有QAQ):“哦(第三声拖长),原来阿市你是这样的人啊。”

                                                            幸村泪目:“我只是陪我妈看啊。”他总不能说,他为了在人缘极好的不二面前博得独宠,去看宫斗剧了吧啊摔!

                                                           “我懂~”

                                                            幸村表示:Σ_(꒪ཀ꒪」∠)你怎么这个亚子

                                                            另一边。

                                                            正所谓,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最近我们在上鲁迅这篇文章)。

                                                            好吧,并没有爆发,也没有灭亡,而是真田率先打破了这个令人窒息的沉默。

                                                            “迹部君,我们不如打一场。”真田说得铿锵有力,“谁赢了,谁和他打。”

                                                            迹部笑了,张扬肆意,一如他最爱的玫瑰那般:“一言为定。”

                                                            然后,两个人就跑到网球场上。

                                                            “他们不能约定一下谁先谁后吗?”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的千石表示自己果然只是一个凡人,不懂大佬想法。

                                                            幸村默默扶额,他真不想承认这是他可靠的副部长。


                                                          今天的更新……不知道为什么,越写越水QAQ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3楼2019-11-30 19:56
                                                            没关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4楼2019-11-30 21:44